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辛晓彤,36氪经授权发布。

一个拥有7500名员工的国际化大公司从即将上市到濒临破产需要多长时间?Endeavor告诉你:半年多一点。

由于全球疫情大爆发,这家以经纪代理、体育娱乐营销以及流媒体内容制作传播的“泛娱乐经纪帝国”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公司业务虽多,但基本全线停滞,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公司营收下降约70%。

目前,Endeavor 的员工中有2500名被降薪或者解雇,其旗下公司WME有20%的员工放无薪假或者被迫离开。Endeavor 的CEO阿里·伊曼纽尔(Ari Emanuel)和执行主席帕特里克·怀特塞尔(Patrick Whitesell)已经放弃了薪水,据说每人400万美元。

▲伊曼努尔(左)和怀特赛尔,在2014年SBJ的年度体育产业50人里排名并列第7。

金融服务公司穆迪(Moody’s)在4月底将Endeavor的债务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并强调疫情限制了其偿还能力。4月早些时候,标普全球将Endeavor公司的信用评级从B级降至CCC+级。

传言愈发恶劣。《洛杉矶时报》报道称,公司所在的“全世界最尊贵住宅区”比弗利山庄已经传出Endeavor资产重组的消息,伊曼纽尔被架空。还有一种传言是公司将面临部分出售或者破产清算。

▲Endeavor在比弗利山庄的办公大楼。

不过这些都被Endeavor总裁马克·夏皮罗(Mark Shapiro)否认了,“简直就是在写小说。”

Endeavor经历了近10年的野蛮生长,快速扩张时忽略的小瑕疵如今已长成一头灰犀牛。

公司创始人兼CEO阿里·伊曼纽尔出生在一个犹太家庭。在美国,伊曼纽尔兄弟非常知名。阿里的大哥伊齐基尔·伊曼纽尔(Ezekiel Emanuel)是著名的生物伦理学家,曾担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医疗顾问;二哥拉姆·伊曼纽尔(Rahm Emanuel)是一名政治家,在克林顿的总统竞选中主管财务,曾担任奥巴马的白宫幕僚长,2011年成为芝加哥首位犹太裔市长,2018年卸任。拉姆·伊曼纽尔也是高盛系,而高盛是Endeavor IPO的主要推手。

▲伊曼纽尔兄弟三人曾接受过《名利场》的专访。

1995年,伊曼纽尔离开好莱坞著名经纪公司ICM,和三个前同事一起成立了Endeavor Talent Agency。有娱记曾断言:“他不甘心生活在两个哥哥的光环下,希望有所作为。”

Endeavor Talent Agency很快成为好莱坞发展最快的经纪公司。2009年,伊曼纽尔与当时还在担任WMA(William Morris Agency)CEO的怀特塞尔一拍即合,合并成立WME(William Morris Endeavor)公司,并共同出任联合CEO,把公司总部迁往比弗利山庄。WMA成立于1898年,是美国艺人经纪公司的鼻祖。2010年,《财富》杂志将伊曼纽尔和怀特赛尔评为“年度经济人物”(Businessperson of the Year)之一。

合并之后,WME开始了它的数字化发展和扩张之旅,伊曼纽尔成为好莱坞最具影响力的经纪人之一。

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流媒体大潮悄然席卷好莱坞,只是比弗利山庄的老牌机构并没有发觉,甚至还为其牵线搭桥、做起了嫁衣。

由于流媒体技术的兴起,电影与电视剧之间的围墙轰然倒塌。流媒体以规模化的内容供给争夺用户的娱乐时间,用户注意力往线上转移,传统影院放映时长和录像发行窗口期锐减。可以说,从付费电视生态到电影展映,从劳资谈判到人才交易,影视行业很难找到一个没有被流媒体重塑的角落。

伊曼纽尔一直在讲流媒体的故事。他在20岁的时候曾读过《后电视时代》,马上成为这本书的作者、未来主义者乔治·吉尔德(George Gilder)的拥趸,这本书精准预言了流媒体时代。

▲乔治·吉尔德,美国经济学家、未来学家、“数字时代”三大思想家之一,毕业于哈佛大学,曾获白宫企业杰出奖。

这就是伊曼纽尔带领公司转型的大背景。事实上,好莱坞的企业从来不受华尔街待见,因为他们太脆弱,一旦某个明星或者个人有了风吹草动,整个公司乃至行业也将受到影响。然而,Endeavor的故事证明,当公司成为一艘泰坦尼克号一般的巨轮,一间舱房进水对巨轮的影响不大,致命的是五间一同进水。

时间回到2012年,私募股权公司银湖资本以2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WME 31%的少数股权。2014年是WME转型的重要一年,WME宣布以24亿美元收购全球最大的体育娱乐营销管理公司IMG,将业务从单纯的经纪代理拓展到体育娱乐领域,初具帝国雏形。收购之后,WME改名为WME-IMG公司。

之后就是WME-IMG公司的狂奔之路,连续收购了全球电竞管理公司(Global eSports Management,GEM)和环球小姐(Miss Universe)、职业骑牛大赛(PBR)等一系列大IP。

▲2014年,伊曼努尔和怀特赛尔与马云、李连杰在斯台普斯球场观看湖人与火箭的比赛。

2016年又是非常重要的一年,WME-IMG以40亿美元收购了UFC的母公司Zuffa,震惊了体育界。这是当时体育产业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可以说,凭借这次的收购,WME-IMG奠定了体育娱乐领域的江湖地位。

▲伊曼努尔与UFC总裁白大拿(左)。

疯狂收购的背后当然是疯狂烧钱。2014年,银湖资本追加投资5亿美元换取了20%的股份,拥有WME-IMG多数股权。2016年,软银以55亿美元的估值投资2.5亿美元获得WME-IMG的5%股份。2017年,WME-IMG又获得加拿大养老基金(Canada Pension Plan Investment Board,CPPIB)和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GIC)牵头的11亿美元投资。

2017年,WME-IMG经历内部重组,改名为Endeavor。重组后,公司业务主要分为三大部分——经纪人业务归WME、体育娱乐业务归IMG和数字业务Endeavor X。

▲Endeavor的业务版图。(可点击放大观看)

Endeavor本希望通过IPO获得进一步的资金支持。根据SportsPro Media在2019年9月的报道,该公司计划以每股30到32美元的价格出售1940万股,期望募集6.2亿美元。但就在Endeavor进入上市倒计时,共享办公平台WeWork估值大跌,资本市场对其极速扩张导致债务累积和缺乏盈利能力失去了信心。其后,科技健身公司Peloton上市当天就跌破发行价。种种事件导致Endeavor在2019年两度推迟IPO计划。

《名利场》展示了几个细节,Endeavor第二次推迟IPO是在预定时间的前一天公布的,当时怀特塞尔已经在前往纽交所敲钟的路上;公司计划举办的庆祝晚宴化为泡影,但是有人忘记取消预定的一卡车汉堡外卖,于是芝士汉堡成了当晚餐桌上唯一的装饰品。

还有一个在比弗利山庄流传很广的故事:Endeavor推迟IPO之后,比弗利山庄的房产经纪突然发现他们拥有了完整的周末,因为有不少Endeavor员工取消了他们的预约租房。

投资者质疑Endeavor的地方主要有两点,都是其大举并购带来的后遗症。

第一是债务问题,这也是Endeavor上市的主要原因。目前,Endeavor有46亿美元的债务需要偿还,主要来自收购IMG和UFC所导致的欠债。

第二是亏损问题。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业绩,Endeavor 从2016年起到2019年上半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只有2018年盈利3.16亿美元,后者还是因为公司以7.29亿美元出售了IMG College 的营销业务。其连续亏损的原因也是由于大量收购导致经营成本不断走高。

▲Endeavor在营收增长的同时,经营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不过,根据Endeavor第二次IPO招股书提供的信息,公司在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数额与2018年上半年相比已相对缩窄。

2019年上半年,Endeavor的收入同比增长5.48亿美元,增幅为36.5%,贡献最大的是体育娱乐业务,增长了4.2亿美元,同比提高46.4%。这部分增长主要源于与足球赛事相关的媒体版权的出售,以及UFC、IMG Arena、自有赛事和体育制作的收益。

然而,收入的提升赶不上运营成本的增加。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直接运营成本增加了4.37亿美元,同比增长67.2%,至10.859亿美元。这些成本与赛事版权的购买有关,也是因为Endeavor X业务对流媒体平台NeuLion等的收购。

从目前情况看,Endeavor 还有喘息的机会。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该公司刚刚获得了一笔2.6亿美元的定期贷款,这笔贷款由摩根大通银行牵头,将用于恢复疫情期间受损的娱乐业务。

消息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Endeavor在2019年的利息、税项、折旧和摊销前利润(不包括UFC)超过4亿美元,今年有望将利润提高1.5亿至2亿美元。“在冠状病毒危机过后,Endeavor可能会再次尝试IPO。” 《华尔街日报》的报道称。

发布者 |2020-05-25T09:00:15+08:00五月 25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收入停滞债务缠身,2020年Endeavor继续“渡劫”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