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快传获快手和腾讯投资,从“印度国民工具”转型超级平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刘荻青 付饶,36氪经授权发布。

志象网从多个信源获知,腾讯和快手完成对茄子快传(SHAREit)的新一轮投资,具体金额未披露。

茄子快传是中国早批试水跨平台近场传输的软件,2011年于联想内部孵化,到了2015年,茄子快传已在国内拥有2亿用户,但在这一时刻,公司选择单独拆分,转型出海。

几年时间,SHAREit已经发展成一款全球用户总量超18亿,常年居于Google Play年度App总榜单前十的出海产品。

此外,它还将版图扩张到印尼和非洲等多个新兴市场。时至今日,SHAREit早已不是一个传输工具、下载中心,它正转型为一个超级平台,可以刷视频、玩游戏,而且还在印度发布了支付工具SHAREit Pay。

不过,从2019年开始,茄子快传管理层发生一系列变动,前CEO晏飞从公司离开。这并未影响投资者对茄子快传的信心。快手和腾讯同时加持茄子快传,也表明对出海这个赛道的重视,尤其是后者表现出色的印度市场。

印度小镇青年的“装机必备”

2011年,茄子快传CEO仇俊还在联想负责手机在国内设备的预装和商店游戏业务。后来,部门想试着做些不仅仅依靠联想设备的创新移动互联网产品,就组建了一个新的产品团队,借着向移动互联网转型的浪潮,茄子快传应运而生。

当年,中国普遍还在使用3G网络,网络资费较贵,而茄子快传主打的的“无网 传输”,使用户在传输文件时不需要耗费流量,而且和蓝牙传输相比,速度是其200多倍,解决了用户间传输文件的痛点,产品得以在用户间广泛传播。

随着电信运营商提高网络传输速度,且流量资费下降,WiFi、QQ、微信、网盘等跨平台传输工具陆续出现,茄子快传在中国的增长陷入瓶颈也是一个必然。但与此同时,公司在海外市场却逐渐走红。

2015年,仇俊来到印度考察市场,他提到,自己在印度手机卖场发现,很多消费者买完手机就下载了SHAREit。

回国之后的仇俊思考,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是在国内转型,将茄子快传打造成为其他类型的产品;二是选择出海。

仇俊说:“2015年6月,我们下定决心,全力以赴出海。“ 伴随着茄子快传从联想集团剥离出来,SHAREit便开始“All in 出海”。

仇俊

于是,公司进入海外的首站选在了印度、印尼等互联网发展程度较低的国家。以印度而言,该国当时的网络质量、数据传输速度等都处在初级的阶段,SHAREit在进入这些国家时没有进行过多的宣传,就凭口碑收获了不少用户。

彼时,中国互联网环境发展成熟,而印度互联网市场还处在新兴阶段。当地市场仍处于从功能机向智能机迭代的状态,而年轻人又占国民比例的大部分,从人口到手机移动设备端的红利都一直存在。

进入印度市场的初期,很多用户都是通过手机预装才使用SHAREit。仇俊称,联想帮助公司积累了转型前后的首批用户。

因为传输工具适用于多人使用的场景,下点苦功找到核心用户和粉丝,后期通过口碑传播,就逐渐见得较高的用户留存率。

从工具到内容

2016年开始,SHAREit决定战略转型:由纯粹的输出工具开始向内容平台进行演化。

2017年底,SHAREit在印度市场推出了内容应用平台,嵌入在其App中。最开始,应用平台采取UGC(用户生成内容)的方式。经过一年多的尝试,SHAREit开始转向了PGC(专业生产内容)的路线,并深耕本地化内容。

Google印度首席执行官Rajan Anandan曾在2019年底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在印度4亿多网民中,有超过2.25亿印度人只能用当地语言访问互联网;印度网民在YouTube上消费的内容中,超过97%不是英语;印度南部最受欢迎的流媒体平台FastFilmz主要提供泰卢固语、泰米尔语等南印方言视频内容。总的来说,90%的印度网民都习惯消费本土语言内容。

也就是说,要拿下印度内容消费市场,赢得印度本土方言用户是必过的一关。

2018年5月,SHAREit和印度时代音乐集团(Times Music)合作,上线27种语言的版权音乐。同时,收购了FastFilmz,并任命其创始人Karam Malhotra为SHAREit印度CEO。同年12月,SHAREit又与Hungama Digital Media建立合作,引进原创短视频和长视频内容,这些都被印度媒体评价为“本土化内容投入”。

本土内容扩充之后,下一步就是做好有针对性的内容分发。Karam Malhotra表示,SHAREit通过向观看板球内容的用户发送定向内容通知,获得了近50%的点击率。

据茄子快传的官方数据显示,截止到2019年底,其全球累计用户数已达18亿,月活超5亿,茄子快传旗下的应用包含了视频播放器(S Player)、音频播放器(LISTENit)、应用锁(LOCKit)、系统清理(CLEANit)等多款应用。2020年初,还新推出了视频应用WATCHit。

视频应用WATCHit

进军游戏和支付

SHAREit早就意识到,工具只是过渡性产品,要尽快向内容平台转型。不过,它的野心不止于此。

除了内容之外,SHAREit还上线了自己的支付工具SHAREit Pay和游戏平台。

印度4G网不稳定,大型游戏不适合使用移动数据下载,SHAREit自然成为亲朋好友间分享游戏的工具,SHAREit因此积累了大量游戏原始用户。

在PUBG大火的时期,SHAREit Game就在社交媒体主页和玩家互动。时至今日,在SHAREit应用中,PUBG相关的视频浏览量高达1.23亿。新冠疫情期间,SHAREit还在游戏视频板块专门列出了“Coronavirus”栏目,鼓励玩家用游戏或动漫场景来制作和新冠病毒有关的好玩视频,如今平台上已有用PUBG、GTA5、《我的世界》等游戏场景制作新冠主题的短视频,观看量大多都在10到70万的量级。

SHAREit上的新冠病毒专题游戏视频

大量的游戏视频内容和运营,让SHAREit在用户心中成为一个游戏内容的平台。但SHAREit并不满足于此。2019年10月,SHAREit印度CEO透露,团队已经开始与一些游戏工作室合作,推出他们的游戏作品,并把SHAREit打造成一个完整的游戏生态系统。

现在的SHAREit App中,“游戏”成为了主页的4个栏目之一。游戏栏目的主页,俨然是一个琳琅满目的游戏商店。点开一个游戏图片,用户就可以直接在App内玩网页游戏。至此,SHAREit成为了游戏分发的入口。

SHAREit游戏界面

SHAREit在游戏上的发力不仅仅在App前端的“游戏中心”,SHAREit印度CEO Malhotra表示,SHAREit将成为一个复合型的游戏平台,提供策划、托管、整合支付、应用安装、变现等服务,“在游戏工作室需要帮助的任何领域提供支持。“

SHAREit还瞄准了电竞。2019年10月,Malhotra提到SHAREit还在与电竞组织公司Nodwin Gaming谈判。

“但我认为还有一个非常庞大的业余电竞生态圈,首先需要在线上发现和培养,然后从那里开始,你再发现一些半职业的游戏玩家,可以把他们带入一些线下活动中,“ 他补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