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日本到南美,黑帮大佬们集体“从良”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信出版集团(ID:citicpub),作者:阿信,原文标题:《拒领30亿补贴、免收保护费还发钱,从日本到南美,黑帮大佬们集体“从良”了?》,头图来自:《浴血黑帮》剧照

前不久,阿信被几条微博热搜,屡屡迷惑得满脸问号。

这事儿,还得先从隔壁霓虹国说起:由于经济停摆,日本决定向每位国民(注意是“每位”),发放一笔10万日元的补贴。

本来普天同庆的一件大喜事,结果混迹社会的狠人大哥们,却通过媒体说:“这钱,我们不收!”

大佬们接着解释说,这也不是针对谁,只是:

“我们这些游手好闲的人,平常已经给社会添了很多麻烦……不愿在这种紧急的时刻还依靠国家。“

这种浪子回头式的悔悟让大家很感动:大哥们也“太懂事”了吧!

而且,这还不是日本一家的独有国情,最近几个月,隔三差五,热搜榜总是会被各国黑帮大佬们霸上一小会儿,比如:

墨西哥的毒贩集团居然自掏腰包,给民众分发抗疫物资;

巴西黑帮,则直接越过无所作为的政府,宣布封城,还非常“体贴地”提醒市民:“记得勤洗手哦亲,不然就把你的手砍下来。”

墨西哥的毒枭们还不忘在盒子上写一句“来自你的朋友”

你看,隔着屏幕都能嗅出黑帮“满满的正能量”!

所以,他们真的金盆洗手,决定集体“从良”了吗?别急,阿信今天就来说说大哥们都在打什么算盘。

比996更惨的是快灭绝的日本黑帮

首先,就从“感动世界”的年度黑帮——日本大佬,开始分析。

根据相关报道指出,截至2018年年底,日本黑社会成员总数只有大约3万人,如果全员申请今年的补助,算下来,将约有30亿日元可作为黑社会的“资金来源”。

但其实,如果你对阿信去年的推送还有印象的话:《日本黑帮老龄化:卖奶茶、做周边,大佬们是真干不动了!》,就会知道,真正困扰日本黑帮的,是后继无人,压根就不是那么几个钱的事儿。

根据日本警察厅统计,2015年末,日本全国的2万名黑社会成员中,50岁以上的超过了40%,而20~29岁的成员却只有4.7%。

除了“老龄化”这样的内生性问题,让当今的日本黑帮举步维艰的,还有日益严酷的外部环境。

此话怎讲?

其实,日本黑道从17世纪诞生直到20世纪80年代止的这段时期内,无论是在宪法上还是国家的具体法律上,都是一种被国家承认的民间组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们甚至具有为国家服务的功能。

权力当局和黑道间形成了某种默契,黑道不会危害国家的经济和大中规模企业的利益。日本社会至今仍有观点认为黑道的活动促进了20世纪60年代日本经济的高速增长。

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更是说:

“在日本,不认识自己老家的黑道组长的议员是不存在的。”

白黑两道一直拥有一种隐形的力量,在社会中维持着自己的平衡。但在20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日本的黑帮出现了明显的越界。

围绕着地盘争夺和势力扩张,日本全国都有过黑帮明目张胆的火拼,枪战射杀,更有甚者直接向对方的事务所投掷手榴弹,每年都有因黑帮抗争而伤亡的市民。

为了将黑帮彻底从社会上孤立,日本先后通过了《暴力团对策法》和《暴力团排除条例》,将日本黑帮推上了悬崖边,以至于现在,几无立锥之地。

特别是到了21世纪,对黑帮零容忍的坚决取缔态度,已经成为了全国上下的共识。

对黑帮成员的打压,已经近乎于一种“歧视”:黑帮成员没有资格开设银行账户;所有的商业场所,都有权利拒绝为他们提供服务;遇到不合格的产品或者服务,黑帮成员敢去投诉,就会被定义为“敲诈勒索”……

黑帮已经成为了“过街老鼠”一样的存在,不仅吸引不了年轻人,就连原有的队伍都呆不下去了。

正是在这种环境下,以四代目山口组组长竹中正久为代表的黑帮“有识之士”提出:

“要努力维护和树立良好形象,改变黑帮血腥与暴力的大众印象,好好对待邻里乡亲,把他们看作是生命中的彼此。“

这种做法,渐渐成为了日本黑帮的共识:以退步换取生存空间。只要不危及自己的根本利益,该遵守的规则尽量遵守,尽量使用文明礼貌用语。

所以,在这次疫情中,我们才会看到,面对政府的补助金,黑帮大佬们在媒体之前,会尽量把话说得不仅体面、还显得人情味十足。

他们甚至还会以“过来人”身份,给年轻人喊话:

“游手好闲的人是没有资格得到(这笔钱)的……如果特殊时期就要依靠国家,这是不合理的。我们也会把这个消息传达给年轻人。”

甚至连和警察对峙,黑帮大哥们也不忘了戴上口罩——果真是一个把细节做到极致的民族,让人不服不行。

3月14日,警察以涉嫌非法持枪为由,对福冈当地黑帮“道仁会”总部进行搜查。媒体发现,这群黑帮成员的防疫措施还异常标准,大家齐刷刷地戴着口罩,肢体冲突期间也毫不松懈,甚至骂完警察都不忘紧一紧口罩上的鼻梁条。

但其实,黑帮之所以会如此重视“口罩”在媒体中的露出,也与他们的致富逻辑相吻合:经济好,就跟着做赚钱买卖,经济不好了,就发国难财。

疫情发生后,日本黑帮生意难做,经营的夜总会客人锐减,原本最喧嚣繁华的地方都变得十分冷清。平日里向自己“地盘”里的店家收取“保护费”,暂时也难以收上来了。

日本第一大黑帮“山口组”的成员接受媒体采访时大吐苦水:

“太闲了太闲了!拜疫情所赐,没有事情可做了!”

黑帮于是打起了口罩的主意。

保护费收不上来,他们就以普通医用口罩一个200日元(折合人民币约13元)的价格强卖给地盘上的店家,一盒50个就能赚1万日元(折合人民币约658元)

Anyway,总体来说,日本黑帮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即使表面功夫做得再精致,等待他们的,无非也就是消亡速度会稍微减慢一点而已。

来自“你的朋友”墨西哥毒枭的惊悚问候

比起稍有顾忌、颇显“低调”的日本黑帮,一些第三世界国家黑帮的表现就显得相当抢眼且粗放。

首当其冲的是作为如今世界最大的毒品供应国——墨西哥。

据相关报道,墨西哥贩毒集团“卡特尔”让成员向民众发放救援物资,以帮助拮据的居民渡过难关。

值得一提的是,据路透社报道,发放物资的人中还有墨西哥大毒枭“矮子”古兹曼的女儿,发放的物资上不仅印有公司的标志,还有她爸的肖像。

古兹曼的女儿给一位老妇人发放包裹  图:路透社

他们在墨西哥第二大城市瓜达拉哈拉发放物资,物资主要包括食用油、大米、糖和其他物品。

对于这一行为,墨西哥总统20日承认,毒枭在疫情大流行期间一直在分发援助物资。总统洛佩斯称“这是不可避免的事”并坦言墨西哥政府无法阻止他们。

在这些表象之下,是墨西哥贩毒集团枪下的数十万无辜民众的冤魂:仅2010年,就有2.8万人因毒品战争死亡,2011年4月,这一数字上升到惊人的4万。

众所周知,墨西哥的毒枭势力强大,为了和政府对抗,毒枭们停止内斗,强强联手,以超过10万武装人员去对抗政府军。

不止如此,一些大的帮派甚至还拥有重型坦克和装甲车这样的重型武器,墨西哥警察根本不能和其抗衡。

墨西哥毒贩在这次疫情中的表现,并不是出于社会责任和慈善心。5月14日,《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就鲜明地指出,这只不过是在收买人心。

事实上,墨西哥巨大的贫富差距和庞大的贫困人口,才是墨西哥贩毒如此强势的根本原因。

剥去现象看本质,为穷人分发防疫物资并不会从根本上解决穷人的困境,反而还会让穷人们树立起这样的认知:跟着他们才有饭吃。

疫情期间墨西哥黑帮给穷人发物资

如果说,日本黑帮在历史上还起到过补充政府职能的作用,那么墨西哥毒贩则是在借着疫情炒作自己。

所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才会说:

“这些犯罪组织在发放物资,这没有帮助。真正有所帮助的是他们停止自己的恶行。”

而此前的4月6日,墨西哥一名市长为了控制疫情而下令封锁城市道路,却无意中影响当地犯罪集团运送毒品,随即就被暗杀。

被枪杀的墨西哥金塔纳罗奥州马哈瓦尔市的市长戈麦斯

只有“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才是毒贩们一直坚信不疑的原则,不听话就送你去见上帝。

戈麦斯市长遇袭的车辆

巴西政府:我们应该和黑帮合作抗疫!

巴西人民:举双手赞成!

如果说,墨西哥毒贩是伪善,墨西哥政府对此洞若观火的话。那接下来,巴西的故事,就真的把阿信推上了魔幻体验的巅峰。

其实,巴西总统前一段时间的表现,也确实让人捏了一把汗。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总统博索纳罗开始了一系列迷惑操作,先是在电视上说“没有恐慌的必要”,要“像男人一样”。

总统甚至走上街头,和自己的支持者以及还在坚持营业的商家握手。他怒斥那些采取封城措施的州长: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正在破坏巴西,把国家带入深渊,封城是违法犯罪!”

总统不作为,眼看疫情愈演愈烈,底下的官员们也很急啊。

巴西卫生部长路易兹·恩里克·曼德塔甚至公开呼吁,政府应当联手毒贩黑帮共同抗疫,并且赢得了很多当地居民的支持。

在这样的情况下,卫生部长真就和黑帮老大开展对话了,也算是活久见了。

于是当地时间3月24日,巴西两大黑帮之一“红色司令部”发布了一则“宵禁令”。语气十分霸道:

3个贫民窟的居民注意了!从今晚8点开始实施宵禁,要让我们看到谁还在街上乱晃,我们就教你如何做人!

黑帮一边开着车在街上巡逻,检查有没有人擅自出门,一边用大喇叭播放老大亲口录制的管制措施——“不洗手,就砍手”。

不洗手,就砍手

黑帮下场“治国”挺唬人的,从前人潮涌动的贫民窟街头,现在空空荡荡见不到人影。

巴西黑帮之所以积极抗疫,完全是因为政府延伸不到这里,他们才是贫民窟的实际统治者。

在黑帮统治下,凶杀、性犯罪与泛滥的毒品层出不穷。他们对穷人的生存问题不屑一顾,老百姓们的命更是不值一提。

只是,从制毒到贩毒,从占据地盘到收取保护费,巴西黑帮离不开这些贫民。

据外媒调查,最早在社交平台上发布封城公告的黑帮团伙老大,是个名为Antonio Lopes的大毒枭。他靠走私毒品发财,买了好几座豪宅,光固定资产就超过了6000万美元。

钱都是那些穷人帮他挣来的,但这些钱并不会帮贫民解决实质性问题。

说白了,底层人民是巴西黑帮的工具人,保住这些人的命,只是为了保住黑帮自己口袋里的钱。

结尾

疫情来临之际,在一些国家,黑帮适时地站出来承担起“责任”,从而让他们在舆论之中大放异彩。

但是,不管是日本、墨西哥,还是巴西,黑帮真正关心的不是平民,而是出于本能维护自己的地盘和利益。

即使他们表面看起来说的和做的都很漂亮,也终究和罂粟花一样,最终毒害的是社会的机体。

为什么很多国家的平民窟都由黑帮掌控?无论政府怎么整治打击都没有太大收效?在《贫穷的本质》一书中指出过,贫穷是滋生多种犯罪的土壤,因此打击黑帮的最佳手段,其实缩小贫富差距,从根本上消除贫困。

如果一个社会是往良性的方向发展,黑社会与犯罪的势力一定是按照日本黑帮现今的模式一样,是一个逐渐减灭的过程。

日剧《侠饭》中的一句台词,堪称对黑帮的最佳总结:

 

参考资料:

[1].全日本最狠的大哥正在漏尿,看完我想给他们大钱.刘喜奔.新世相.2020.5.14.

[2].戴口罩打架的日本黑帮,被逼成了“模范市民”.游戏研究社.2020.5.8.

[3].南美黑帮的暴力防疫:AK一响,爹娘白养.乌鸦校尉.2020.4.17.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中信出版集团(ID:citicpub),作者:阿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