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候选药在日本试验无效,中国已全面推广?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端端酱(ID:DuanduanReport),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有一条很重要的信息被大家忽略了。

5月19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新冠候选药物法匹拉韦(Favipiravir)在政府组织的药物临床试验中疗效不佳,目前没有充分的科学证据表明可作为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药物。生产这一原研药物的富士胶卷公司在消息公布后股价大跌4%。不过这一消息并未在中国媒体上传播。

日本法匹拉韦片

明星药物无效?

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补充了得出这一结论的经过:日方此前选择了多家医疗机构中正住院治疗的86名轻症及无症患者作为试验对象,第三方委员会日前对其中40余人的中期临床试验分析结果得出结论,未见明显疗效,该结果已向日本厚生劳动省报告。

尽管中期试验结果认为,病毒减少率在两组病人间没有出现明显差异,也有意见提出应该中断该临床研究,但目前专家结论仍是“判断是否具有有效性为时尚早,继续临床研究”。

法匹拉韦(Favipiravir)是由日本富士胶片株式会社开发的原研药物,具有广谱抗RNA病毒活性,于2014年3月在日本批准上市,用于治疗新型和复发型流行性感冒。但该药不在日本市场流通,仅被日本政府作为战略储备药物,只有出现更新的流感病毒感染、其他抗流感病毒药物无效或效力不足时,厚生劳动大臣宣布可以给患者用药,否则病人无法获得。

引发这一谨慎决定的主要原因是,法匹拉韦在日本批准时,曾因不良反应和潜在的致畸性引发科学界担忧,该药的上市申请审核期也很长,大约三年。因此,日本学界认为该药物应谨慎使用,除临床研究外很少使用。

鉴于其潜在的新冠治疗效力,日本在两家医院组建了法匹拉韦的观察试验小组。5月4日,路透社在神奈川县的圣玛丽安娜医科大学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外的记录板上拍到了法匹拉韦作为试验药物的记录。

路透社拍摄的医院试验记录。

日本外相茂木敏充4月28日还透露,全球超过70国家已请求日方提供法匹拉韦,其中与38国已经完成协调。手续办完后,日本将通过联合国项目事务署(UNOPS)无偿提供。茂木5月15日表示,已经向爱沙尼亚、荷兰、哈萨克斯坦和印尼四国提供了药品。

首相安倍晋三也多次表示:“如果能确认有效性,力争在5月通过审批。”

但目前的试验结果看来,情况并不乐观。

中国已作为抗新冠药物宣传?

中国也有自己的法匹拉韦产品,并已在市场上作为“新冠治疗药物”推出。

2016年6月,海正药业与日本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签订化合物专利独家授权协议,而化合物专利已于2019年8月到期。2020年2月中旬,海正药业的法匹拉韦获我国药监局有条件的紧急批准上市,从药品审评中心(CDE)受理到获批仅仅用了10天时间。但其适应症是成人流感而非新冠肺炎,且只能在其他抗流感病毒药物治疗无效或效果不佳时使用。

虽然海正药业获批上市的法匹拉韦片适应症为流感,但这款药针对新冠病毒的临床试验已经展开,《临床试验批件》审批结果显示:应急批准本品进行临床试验,适应症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除海正外,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数据显示,截至3月18日,针对法匹拉韦片展开的临床试验共有10个,与新冠肺炎相关的临床研究为7个,均为干预性治疗研究。

海正药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毫不避讳这款药物在新冠上的前景:“法匹拉韦一旦获批上市,则可供临床专家小范围同情给药治疗新冠肺炎。如果有更多临床证据表明法匹拉韦对新冠肺炎的治疗具有有效性,将通过合适的渠道,提供更多的药物惠及患者。”

海正的“底气”,或源于多家机构及科研部门主动为该药的新冠疗效背书。

2月26日,“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疾病诊疗方案(试行第一版)”首先加入了“法匹拉韦”这一药物。方案主要撰写者解释,法匹拉韦的作用机制跟大家最期待的瑞德西韦基本一样,而且它已经用于流感的治疗,抑制流感病毒部分机制和冠状病毒有可能是相通的。

3月17日,科技部生物中心主任张新民表示,法匹拉韦已完成临床研究,显示出很好的临床疗效,未出现明显不良反应,建议尽快纳入国家诊疗方案。

科技部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在新闻发布会提及的这项“法匹拉韦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的临床研究(注册号:ChiCTR2000029600)”结果也在次日出炉。

该研究由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刘磊、刘映霞团队合作完成,结论提示法匹拉韦可能通过加快病毒清除,达到缓解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进展的疗效。

但蹊跷的是,上述研究论文却一度被“撤”。

3月18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刘磊、刘映霞等人在 Engineering 杂志上发表了题为:“Experimental Treatment with Favipiravir for COVID-19:An Open-Label Control Study” 的论文。4月1日,该文章即被“临时移除”(TEMPORARY REMOVAL),杂志并未说明移除原因。

Engineering 杂志临时移除文章的截图。

4月17日,该论文已重新上线,经对比发现,替换后的论文在讨论部分显得更加谨慎和委婉。

原论文在讨论部分提出:“研究的局限性在于,它不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临床试验,导致患者招募过程中不可避免地存在选择偏差。然而,鉴于同时出现的患者数量多,且该疾病具有极高的传染性,使用大多数患者无法理解的随机分配,使患者接受不同的试验药物在伦理上是不可接受的。”

替换后的论文则将论文局限性的表述改为:“由于这不是一项随机、双盲、平行的试验,因此有必要进一步进行精心设计的大规模验证性试验。然而,鉴于新冠肺炎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所造成的巨大影响,我们的结果可能为这种新出现的疾病的治疗提供有用的信息。”

尽管研究者措辞谨慎。5月20日,多个媒体平台可见海正药业关于该药物的宣传内容:法维拉韦片(获批商品名)能被选中用于新冠疫情,是基于严谨的临床试验数据。在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研究中心,深圳第三人民医院发起的法维拉韦片治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临床试验中显示,法维拉韦片安全有效,并建议扩大规模在临床应用。在该宣传内容上,还详细描述了网络购买平台路径。

一位不愿具名的研发人员表示,法匹拉韦没有获批新冠适应症,只能在“同情用药”的情况下使用,海正药业此举属于扩大适应症宣传,且该药副作用明显,应该谨慎使用和推广。

进一步检索发现,该药至今并未纳入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

Reference:

1. https://asia.nikkei.com/Spotlight/Coronavirus/Fujifilm-shares-down-5-on-negative-Avigan-report

2. https://www.japantimes.co.jp/news/2020/05/13/national/two-japanese-drugs-coronavirus/#.XstLHqgvM2w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端端酱(ID:DuanduanRepo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