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
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吴晓宇。

来源:观致汽车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吴晓宇

编辑 | 吴岩

造车是公认的“财富粉碎机”,但或许在地产商眼中,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在宝能汽车斥资16.3亿元接手长安PSA半年后,近日,位于深圳的长安标致雪铁龙工厂彻底“改头换面”为宝能汽车的新基地。在揭牌仪式上,宝能汽车副总裁陆幸泽表示,该新基地将导入宝能增程式汽车和观致SUV等全新高端产品生产,首款车将于今年第四季度下线。

同样,大手笔的“买买买”也为恒大换道造车提供了诸多便利。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恒大已豪掷逾3000亿元布局汽车上下游产业链,恒驰首款车计划在今年上半年正式亮相,2021年量产。恒大董事会主席许家印曾不无自豪地宣称,按照正常的造车逻辑,一辆新能源汽车从研发到量产至少需要4-5年时间。

造车烧钱已成为共识,但在跨界造车这条路上,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

百亿砸出汽车帝国

面对200亿元的造车门槛,“不差钱”的地产商凭恃着丰厚家底,为造车梦前赴后继。

2017年12月,宝能汽车斥资66.3亿元收购观致汽车51%的股权。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当时宣布,将连续5年每年向观致汽车投资100亿元,用于新产品研发。许家印也在2019年11月公开表态,“恒大计划3年投入450亿元用于造车”。

靠砸钱,房地产巨头迅速“集齐”造车条件:造车资质、工厂、生产线,以及人才和技术储备。

2019年1月,恒大以9.3亿美元收购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51%的股权,获得整车研发能力和资质。此后,恒大通过收购、入股等方式将底盘架构、动力总成、轮毂电机、动力电池等核心技术收入囊中,“把能买的核心技术、能买的企业都买了”。

今年4月,恒大集团面向全国拟招聘3万名精英,涉及新能源汽车与房地产等领域,主要招聘新能源汽车行业人才。5月18日,恒大汽车研究院再次发起“抢人大战”,在全球公开招募8000人,涉及研发、制造、品牌、营销、销售等诸多环节。

与恒大类似,宝能也通过“买买买”欲迅速实现造车美梦。在仅有15家车企拿到了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的2017年,宝能通过入股观致,快速取得资质,从而可以“借鸡生蛋”。

2017年,宝能通过收购观致汽车,将其位于江苏常熟的生产基地收入囊中。随后,宝能通过新能源汽车项目与地方政府签约,拿下多块土地。

截至目前,成立仅3年多的宝能汽车一举集齐了深圳、贵阳、昆山、西安、广州、昆明和深圳等9大基地,可统计的官宣总投资额超过1000亿,整车产能达300万辆。相比之下,东风集团2019年财报曾披露,入华28年的神龙汽车,规划产能不过年产39万辆。

宝能汽车生产基地 来源:宝能汽车微信公众号

“通过造车拿地一方面可以跨界布局,另一方面也解决了拿地难、拿地价格高的问题。” 中信证券分析师王梓晨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但是否是借造车来圈地圈钱不得而知。”

现金流成了“救命良药”

受全球车市下行和疫情双重影响,车企纷纷节衣缩食度日,缺钱已成为汽车圈的“主旋律”。

5月中旬,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从知情人士处获悉,天际汽车资金链绷紧,已经拖欠合作方费用3000万元。拜腾汽车不久前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公司核心管理层已明确将降薪80%,并出资参与C轮融资。这意味着拜腾汽车在去年就已经公布的C轮融资,至今仍悬而未决。

今年3月,理想汽车CEO李想在社交媒体感慨:“上百个新造车企业中,能坚持到今天,且从不拖欠员工的工资,从不拖欠供应商的货款,能做到的估计已经不超过5个了。”

即便是往昔资金实力雄厚的传统车企,也在勒紧裤腰带谋生存。

戴姆勒去年11月宣称,计划在2022年底之前,削减超过14亿欧元的人员成本,在全球范围裁员至少1万人。今年6月初,雷诺表示,计划全球裁员约1.5万人,这也是雷诺未来3年20亿欧元成本削减计划的一部分。宝马、福特、菲亚特-克莱斯勒(FCA)等诸多跨国车企均被曝出工厂停产、降薪裁员的消息。

普遍存在的缺钱窘境中,现金流被视为车企的“救命良药”。

蔚来汽车2019年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蔚来剩余现金余额为10.56亿元。4月28日,来自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国家队资本的70亿元融资落实,蔚来现金流压力得到暂时缓解。蔚来表示,将把这笔钱用于搞研发、更新产品、提高运营效率。为了获得充裕的现金流,通用、福特等跨国车企收缩全球业务,以应对时艰。

相比之下,出手阔绰的房地产企业不仅有实力斥巨资造车,还可以靠造车和地产业务之间的联动反哺主营业务。

一位地产行业的中层管理者此前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表示,国家调控之下,卖房正在变得越来越难,“开发新的汽车业务,如果还能够跟房地产联动发展,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多位汽车业人士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只要足够有钱,房地产商做汽车“没什么问题”。

造出车 ≠ 活得好

虽然地产商用钱搭建起了汽车版图,但快进快出的造房逻辑,可能并不适用于造车。

“宝能做房地产的风格是‘大干快上’,希望尽快看到产出、迅速拓展销售网络,但它做汽车并未逃脱这种风格,毕竟汽车产业是一个产业链、投入周期长的行业。由于思路不同,被宝能挖掘的汽车行业高管压力都很大。”观致汽车员工李伟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

“传统燃油车市场品牌多,竞争激励,招募经销商并不容易。而对于新能源汽车,基础打得不好,很难一下子冲量。”上述员工表示,宝能集团为了快速提升销量,曾经采取“左右倒右手”的内部消化做法,即把生产出的观致汽车“卖给”宝能旗下共享出行平台联云动。此举在短期内让观致销量大涨,却让经销商对这个品牌敬而远之。

观致汽车官方销量数据显示,2018年,在没有新车问世的情况下,观致汽车销量达到6.32万辆,同比大涨320%。

宝能入股观致时聘请从传统车企挖角的“汽车天团”,也已经纷纷出走。

2018年11月,上任仅8个月的宝能汽车副总裁、观致汽车高级副总裁兼销售公司总经理蔡建军离职,他曾是北汽股份副总裁。2018年8月末,观致汽车副总经理单志东在上任两个月后离职。2019年7月,曾在上任时放言“复活观致”的宝能汽车常务副总裁、原观致汽车CEO李峰,也在上任1年多后离职,他曾在20余年间为北汽福田、奇瑞、北京现代效力。接任李峰的是前日产-雷诺联盟全球新能源总监矢岛和男。

迄今为止,跨界造车的“野蛮人”宝能并未盘活观致。乘联会数据显示,2019年,观致仅卖出2万多辆。2020年一季度,观致汽车销量不足500辆。

来源:观致汽车微信公众号

恒大汽车研究院成立后,也因为管理风格差异屡遭诟病。有恒大员工向未来汽车日报透露:“即使是恒大的研发人员,也得完成销售指标。”在他看来,恒大房产味道太浓,这两个字放在汽车消费品上,并不具备打动国人消费者的气质。

即便如此,前赴后继闯进汽车圈的地产商仍未打消造车的念头。6月初,有消息称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调,该消息被拜腾方面否认。

但随着特斯拉国产化,传统大型车企大象转身瞄准电动化,跨界造车的地产商想要活下去,恐怕还很艰难。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王梓晨、李伟为化名)

未来汽车日报

发布者 |2020-06-07T10:00:09+08:00六月 7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房地产商做汽车,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