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IT爆料汇”(ID:baoliaohui),作者:于松叶,36氪经授权发布。

时代的灰尘,落到每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山。新冠的病毒,正是当下的灰尘,活生生地改变了社会、个体原有的轨迹。

阿里巴巴2020年财报显示,闲鱼2020财年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去年增长超过100%。这一战绩,无疑有新冠这一因素加成。

在闲鱼上,搜索“疫情”二字,会涌现出许多让人感慨万千的物品描述。或无奈或窘迫,或自嘲或苦闷,每一个卖家都在无意间诉说着自己的疫情经历。而闲鱼上的买家,购物理由也是不尽相同。

此外,疫情还促进了一些人们意料之外的闲鱼交易。

1.线上甩卖库存

这次疫情,对年过不惑的董轩来说,是一个重要的人生转折点。2018年夏天,董轩去成都出差,三天之后,他爱上了成都的火锅。回到广东后,董轩思考再三,决定辞掉朝九晚五的销售工作,想要在茂名开一家火锅店。

得知了这一情况的妻子,并不是很支持他的决定。妻子的顾虑有二,一是原来的公司待遇不错,没必要冒险创业;二是觉得广东人普遍口味清淡、不喜食辣,开川式火锅店,未必有好的营收。

但是董轩意向坚决,没等妻子同意,就已经提交了辞职报告。火锅店于2018年秋开张,第一次做生意的董轩发现自己什么都要学,选址、进货、定价、引流……凡事都要学习。经过一年多的用心经营,董轩的火锅店生意倒也有声有色。

春节期间,董轩还盘算着是不是要贷款再开家分店,但看着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商场开张日期一次比一次延后,董轩开始焦虑起来。

“疫情照这样发展下去,就算是开张了,也没有多少人敢来吃火锅吧?”董轩反复地问自己。

3月初,董轩迫于无奈,决定放弃火锅店。而与此同时,他也给自己谋划好了后路。受中药治疗新冠肺炎启发,董轩觉得开艾灸养生馆是个不错的路子。

董轩对《IT爆料汇》表示:“你不知道,这次疫情,艾灸火得很!很多人买艾条熏屋子,中医院也在用。”

董轩贷款开了一家艾灸养生馆。由于之前开火锅店投入了不少资金,董轩决定把火锅店的物品全部变卖以回流部分资金,于是他打开了闲鱼。

“我只想尽快卖掉!哪怕赔点钱也无所谓。”这是董轩最迫切的想法。所以售卖的火锅店物品,董轩的标价只是进价的六七折。

由于价格便宜,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内,董轩挂在闲鱼上的数十个不锈钢小火锅已经全部卖完,库存的近千包火锅底料也已经卖出了400多包。董轩相信,剩下的火锅底料也将在两三个月内处理完毕。

董轩只是疫情之下万千实体店主的一个缩影。在闲鱼上,有网吧倒闭,甩卖键盘、鼠标等设备的网吧老板;有商场不营业,甩卖帆布鞋的卖家;也有市场不景气,白菜价卖花卉的花匠……每一个卖家背后,都折射出一个行业的萎靡。

赢商大数据的《2020实体商业疫情影响市调报告》显示,疫情期间,开业天数、营业时长、营业额、日均客流量,都减少六成及以上的品牌商平均占比达46.5%。其中,将近7成的品牌商客流、营业额疫情期间同比下跌近60%以上。

在现实的重创中,闲鱼成了大批实体店主们的救命稻草,帮助营收艰难或已经倒闭的中小店铺老板挽回了相当一部分损失。

2.白领转逛闲鱼

有人用闲鱼清库存,有人用闲鱼图实惠。沈阳的95后女白领李菲,则有所不同,她将闲鱼作为了线下商场的替代,以及大牌商品的检验场。

李菲属于典型的当代白领,生活充满小资情调,家里满是香薰、香水、装饰品等能为生活增添幸福感的东西。

在疫情来临之前,李菲经常逛商场,但在疫情来临之后,不便出门,李菲就将逛商场的时间分给了闲鱼。“闲鱼上能买到很多仅在商场售卖,但是淘宝上买不到的东西。”李菲对《IT爆料汇》表示。

在电子商务高速发展的那几年,许多商场和品牌店铺为了自保,所以不向电商平台提供货源。但闲鱼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微妙的制约,因为人们可以把自己在线下购买的东西拿到闲鱼上售卖,自然就吸引到了李菲这类平时喜欢逛商场的人。

因为本就喜欢逛商场,所以即便网购,李菲也不喜欢等太久。在网购时,她会优先选择同城或同省卖家。

这使得李菲发现了闲鱼的另一个优点:“闲鱼上的同城或同省卖家要比淘宝多,所以我的选择也就更多。”闲鱼是典型的C2C平台,人人都可成为卖家,门槛低,因此大多数情况下,同城或同省的卖家数量会多于淘宝。

尤其是在疫情最严重的几个月,跨省快递龟速运转,在闲鱼上可供选择的同省或同城卖家较多,让李菲这类在意快递时长的用户十分满意。

在购买品类上,李菲说:“香薰一定是买全新的。香水更倾向于购买别人用过的,因为大牌香水本身较贵,有的香水还不知道是否好闻。买二手的,价格在可接受范围内,即便翻车了(买到假货)也不心疼钱。”

再就是李菲认为,二手香水已经被卖家使用和检验过了,通常情况下是保真的,但也不排除有假货,这就看卖家人品了。在闲鱼上,可查看卖家的芝麻信用和买家评价,这通常是购买者判断卖家是否靠谱的重要衡量指标。

李菲还强调,自己在闲鱼的购物体验,总体上是好于淘宝的。唯一觉得的不足的是闲鱼卖家不像淘宝专业客服那样随时在线,导致有的时候不能及时回复。

虽然闲鱼的沟通时效性不如淘宝,但无可否认,闲鱼上的卖家相较于职业客服,对商品有着更加深入的了解和使用心得,因为他们也曾是所售商品的买家。

李菲说自己在和卖家的沟通过程中,就能大致感受到商品的真假,或者商品是否符合自己期望。同时闲鱼具有社区化的内容池,类似于小红书,卖家可以最大程度地描述自己对商品的了解或使用心得,使得像李菲这类注重体验感的用户在某些品类上更加倾向于闲鱼。

李菲在疫情期间也会选择淘宝、京东、唯品会等电商平台,如果这些平台有活动,她还是会首选这些平台,但同时也会考虑闲鱼。

李菲大致统计了一下,自己60%的香薰和15%的香水及小样都是在闲鱼上购买的,还有一些小饰品也来自闲鱼。毫无疑问,闲鱼成为了李菲疫情期间购物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选择。

3.作业代做兴盛

如果说疫情期间的闲鱼,清理库存和转移消费阵地的行为都在意料之中,那么作业代做服务的兴起,可以说是一个彻底的不可预料事件。

重庆的大三学生袁江,所学专业是平面设计。大二开始,袁江就在闲鱼上挂了定制画图的链接。但因为是定制类服务,而不是实体,所以这类交易始终存在争议。

《IT爆料汇》联系到闲鱼官方客服,询问此类交易是否受平台保护。客服回应称:不建议进行交易,因为发生纠纷不容易维权。如果一定要交易也可以,到时会根据具体情况,对交易纠纷进行判定。

袁江说:“疫情期间,卖画图的生意照比往年这个时候更好了。”受疫情影响,开学延迟,很多大学生在家看网课。学生们在家比较懒散懈怠,所以就有一些学生无法完成作业,于是在闲鱼上搜索“定制画图服务”,实际上就是找人代做作业。

此外,临近毕业季,一些大学生的毕业设计也是找袁江代做。袁江说:“我只顾买家的设计要求,至于他们用我设计的作品顶替作业还是毕业作品,我也管不了。”

在交画稿前,袁江会和买家签合同。在合同中,明确规定,虽然设计作品是买家定制的,但是作品著作权依然归袁江所有,如果后续想要出版或者商用,需要另付费用。

对于学生买家们来说,他们并不在意著作权属于谁,只要能把作业或毕业设计如期交到老师手中就好。

但还是出现过交易纠纷。袁江说:“有一位买家,因为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就没和对方签合同。但交易都已经结束一个多月了,对方还是不断找我修改。”袁江不堪其扰。

袁江表示,自己的大学生客户,多来自北京、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的高校。这些经济发达地区的学生,家庭条件也相对优越,能够承受得起数千元一套的定制作品。

在闲鱼上,搜索“画图”“设计定制”等关键词,会出现大量商品链接。有些卖家甚至毫不避讳,直接在商品描述中加上“大学生”“作业”“毕业设计”等关键词,以便学生们搜索到。此类定制服务中,一些热度较高的链接,询问量从几千到几百不等。

南京的网页设计师林婷婷,疫情期间被裁员,“被裁员完全是意料之外的。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心仪工作,所以我就在闲鱼上帮大学生代做网页设计作品了。”

从四月初到现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林婷婷已经交易了30多单,每单价格从30-700元不等,150元左右的单子较多。“闲来无事维持生计而已。”林婷婷说道。

不同于袁江的谨慎,林婷婷和买家之间并不签合同,“我的客户只有学生,设计好的网页他们拿去交作业而已,不会被商用,也没必要签什么合同。”

在林婷婷的闲鱼主页里,有买家评价道:“做得也太差了,感觉就是套了个模板,根本不值这个价钱!”面对偶尔出现的几个差评,林婷婷并不在意。

被疫情推至高峰的作业代做服务,虽然很火,但存在种种不规范以及潜在纠纷。这类交易在给闲鱼带来流量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隐患。

有网友反映,自己曾在闲鱼上发布了“论文降重”的链接,然后账号被闲鱼官方处罚了。鉴于论文的学术特殊性,闲鱼自然要加强管控,不敢撕开口子。目前,在闲鱼上搜索“论文”,不显示任何商品链接。

但是对于部分高校的艺术生来说,无需毕业论文,只需要毕业设计即可毕业。闲鱼上的诸多毕业设计代做性质的定制服务,或许是一颗深埋的雷。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董轩、李菲、袁江、林婷婷均为化名)

发布者 |2020-06-07T15:00:12+08:00六月 7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疫情下,闲鱼里的收容所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