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硅谷洞察”(ID:guigudiyixian),作者 Chelsea Yang,36氪经授权发布。

5月28日,美国股东维权团体、企业监管机构机构股东服务公司(ISS)就扎克伯格的薪酬向Facebook开炮了!ISS调查发现,扎克伯格2019年的安保费高得出奇,达到了2050万美元。并且,ISS称Facebook目前的高管薪酬制定机制过于宽泛,缺乏客观的业绩衡量标准。ISS此前还高声音呼吁,要Facebook的股东在5月27日召开的年度股东大会上投票反对Facebook高管的薪酬机制。

扎克伯格2019年的薪资究竟有多高?股东的意见能够撼动他未来的薪酬吗?当你了解了科技巨头高管薪酬背后的秘密,就会发现,这可能性多么微乎其微。

美国科技巨头CEO薪资有多高?

谈到硅谷科技巨头高管的薪资,我们就不能不说硅谷“1美元俱乐部”。“1美元俱乐部”的代表就是扎克伯格。扎克伯格2019年总薪资为2340万美元,但是,他的基础工资只有1美元。

同样拿1美元基础工资的还有Snap CEO和联合创始人斯皮格尔。当然,斯皮格尔实际总薪资远远低于扎克伯格,只有167万美元。

通常情况下,选择拿1美元基础工资的都是大型上市公司的创始人,他们对公司具有足够的控制权,通过股票能够拿到足够的薪资,不需要担心收入的问题。

此外,这样做还有诸多好处,一方面把自己的收入和股票绑定在一起,能让股东相信CEO会对公司的发展足够上心,另一方面还能赚取公众的好感。并且对于CEO来说, 基础工资的个人所得税可能高达40%,然而股票投资为长期资本收益税只有大约15%,能省下的纳税额就非常可观了。

1美元CEO俱乐部成员,图片来自互联网

当然,“1美元俱乐部”之外,其他科技巨头CEO的2019年的薪资表现也都不凡。例如,Apple CEO库克基础工资300万美元,总薪资为1156万美元;Microsoft CEO纳德拉基础工资233万美元,总薪酬4291万美元;Google CEO皮猜为2.8亿美元,是谷歌中位数薪资258708美元的1085倍。

50位CEO平均薪资对比(分为底薪1美元组和底薪非1美元组)图片来自Hustle

从上图可以看出,“1美元俱乐部”里的CEO平均薪酬最后也都能超过百万、千万,甚至非“1美元俱乐部” 的CEO平均薪酬更高。那么这些巨头公司高层的薪酬大包里都包含了什么呢?薪资方案又是怎么制定出来的呢?

Facebook高管薪酬背后的秘密

Facebook高层的薪资包括三部分:1)基础工资;2)基于绩效的现金奖励;3)限制性股票形式的股权奖励。

那么,Facebook的薪资由谁决定呢?薪酬、提名和治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薪酬委员会)是唯一决定CEO薪资的,以及批准其他高管薪资方案的机构。扎克伯格、Facebook COO 桑德伯格(Sandberg)以及人力资源老大则可以共同向委员会提出薪酬建议。

薪酬委员会成员,Andreessen Horowitz风投创始人,Paypal/Palatir联合创始人,Dropbox CEO,图片来自互联网

但是,扎克伯格可谓是牢牢的掌控着自己在薪酬委员会的权力。目前,该薪酬委员会由Facebook董事会三位成员组成。而Facebook董事会的成员要么是扎克伯格的老战友,例如PayPal创始人蒂尔,要么是像今年2月刚加入的,与扎克伯格有着8年密友关系的Dropbox CEO休斯顿。

而那些和扎克伯格在Facebook的管理和政治问题处理立场不一致的人,如Netflix 的 CEO哈斯廷斯和前美运通CEO切诺尔特,都在去年和今年纷纷离开了董事会。

Facebook现任独立董事成员,图片来自Facebook年报

那么,Facebook的高管薪酬是如何计算的呢?除去基础工资,Facebook的现金奖励为每半年支付一次,计算公式如下:

现金奖励 = 基本工资 * 个人目标奖金百分比 * 个人绩效百分比 * 公司绩效百分比。

其中个人目标奖金百分比2019年均为75%;而个人绩效奖金百分比则有6个档次:0%、85%、100%、125%、200%和300%。个人绩效完全符合公司预期的为100%,超出预期的则更高。

关于个人绩效奖金百分比怎么定,扎克伯格和COO桑德伯格会讨论提出意见,最终由该薪酬委员会评估决定。然而,这些都是主观的评价,没有任何可以量化的因素。

例如,2019年,CTO施罗普弗(Schroepfer)因为在Oculus等产品上取得的进展获得了200%的评级,而COO桑德伯格等只有125%,都没有具体的量化标准。这个评级的标准也会随时调整。例如,由于Facebook此前深陷信息泄露的丑闻中,所以薪酬委员会专门在2019年下半年专注提高的优先任务上加了一点,即要在隐私和安全性上取得进展。

限制性股票也是由薪酬委员会每年根据高层绩效并参考同类公司高层的股票等因素来进行发放,可以兑现股票的时间也是由委员会为每一位执行官单独确定。

Facebook 2019年高层薪酬,图片来自Facebook年报

2019年,Facebook全体员工薪酬中位数为24. 7883万美元,而扎克伯格薪资和其比例为94:1,算是相当高了。与之相比,亚马逊的CEO贝索斯和亚马逊全体员工薪酬中位数的比例仅为 49:1。

并且,面对大权在握的扎克伯格,Facebook的股东未来动摇其薪酬的可能性几乎为0。

亚马逊高管薪酬体系:让股东最满意的“优等生”

与Facebook相比, 亚马逊可谓是科技巨头里的“优等生”,其高管薪酬的设计和决策流程一直让股东十分满意,无话可说。

亚马逊高层的总薪资由两部分: 1)基础工资;2)定期授予的限制性股票。

高层没有股权激励、退休福利、离职遣散费等。但是亚马逊不会将高层的绩效和股票激励挂钩。这是因为,亚马逊认为过分看重短期的绩效就会遏制长期的创新力。

亚马逊1997年建立的这个体制,与许多其他的科技巨头都不一样,但正是这个体制让亚马逊得以创造了亚马逊云(AWS), Kindle, Alexa这些创新产品。可以说,如果当年亚马逊把卖了多少书作为高管的考核指标,如今就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可以看到,亚马逊在评估高层薪资时最强调的是帮助公司取得长期收益。例如,虽然2014年亚马逊的股票比2013年跌了22%,但是它更看重在过去10年内其股票增长了1274%,在过去三年内增长了146%。对于亚马逊,长期增长才是关键因素,而体现长期价值的股票激励也是高管薪资的主要组成部分。

亚马逊 1997年到现在的股价波动,图片来自互联网

除去基础工资,亚马逊的限制性股票,需要高管达到绩效要求,并经过一定的时间期限才会发放。

发放的具体流程是怎样的呢?首先,亚马逊负责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和CEO贝索斯会先根据这个高管的职责、过去的贡献、未来预计的贡献,并参考零售、互联网和娱乐企业相似职级的管理层的薪水来做评估。最后,由亚马逊薪酬委员会决定具体发放时间段和金额,一般在5-6年内发放完。

亚马逊薪酬委员会由亚马逊的独立董事组成,目前有三位成员是MIT计算学院院长Huttenlocher,星巴克COO Brewer,以及风投机构高级顾问McGrath担任委员会主席。管理层也会定期和大大小小的股东开会,听取他们对薪酬方案的意见。

亚马逊薪酬委员会成员,图片来自互联网

在某些年份,CEO的薪资会显得很高,那是因为CEO在这一年收到了股票奖励。但是,虽然账面上包含了奖励,但是这些股票都是陆陆续续在后面几年才会发放的。

那么,亚马逊的高管们19年的基础工资是多少呢?CEO贝索斯的基础工资为81840美元,CFO为16万美元,亚马逊云(AWS) CEO Jassy和全球消费部门CEO Wilke等是17万5千美元。由于贝索斯持有大量亚马逊的股票,所以除去基本工资,他选择不再拿额外的股票奖励。

当然,大佬的安保费也高。贝索斯和扎克伯格一样,在安保费上下了血本。虽然还不及扎克伯格的十分之一,但2019年也高达了160万美元。

亚马逊 2019年高层薪酬,图片来自亚马逊年报

股东与董事会就高管薪酬的博弈,猜猜谁会赢? 

除了科技行业,美国娱乐行业的诸多CEO薪酬也受到了股东质疑。比如迪士尼的CEO艾格因为其2018年6565万美元的过高薪酬而受到了股东质疑,连迪士尼创始人的孙女Abigail Disney也公开表示,这个数目太疯狂了!

在迪士尼股东大会上,反对其薪酬方案的股东,比支持的多8%。因此,迪士尼的薪酬委员会在2019年和艾格进行了三次协商,要求降低他的薪资。

艾格2018年收入是其员工收入中位数的1424倍,图片来自Forbes

第一次协商是要求提高其绩效考核的标准,降低其薪酬和股价增减幅度的联系;第二次协商是要求取消或降低艾格收购福克斯后的奖励,并取消其基本工资上涨的计划,而转为给了一份240万美元的限制性股票和期权;最后一次协商是即使艾格在2019年7月连任CEO,也要取消其500万美元的奖励。

即便2019年迪士尼表现极好,不仅收购了福克斯、Disney+在美国也大火,但是艾格最后还是同意了对其薪资的调整,所以艾格在2019年的薪资降到了4750万美元,主要下调来自1007万美元的股票激励。这一次博弈,可谓是股东获得了胜利。

艾格领导下的迪士尼业绩,图片来自Quartz

Netflix也面临类似的质疑。去年6月Netflix股东会上反对高层薪酬的票比支持的票多190862,但这次股东就没能影响董事会的决定。因为,股东大会对薪酬没有直接约束力,只是作为董事会的参考。

因此,其CEO哈斯廷斯2019年依然获得了3858万美元的总薪资,其中70万美元是基础工资,约46万美元是使用公司私人飞机的费用,剩余的均为股票期权的价值。哈斯廷斯薪资和Netflix员工中位数比例高达190:1,甚至还远超扎克伯格。

可以看出,虽然科技和娱乐巨头的董事会是由股东选出来的,但是最后薪酬方案决定权还是更多在董事会。因此,和董事会关系密切的扎克伯格等就明显占据了优势。

除此以外,投票权也非常重要,当初和扎克伯格一起创业的首任Facebook总裁帕克因为有过被董事会踢出局的悲惨经历,所以他从第一轮融资开始就帮助扎克伯格拿到了绝对的控制权,扎克伯格目前拥有Facebook57.8%的超级投票权。

而伊隆. 马斯克相比于扎克伯格话语权就弱很多了,马斯克在特斯拉的投票权只有20%左右,如果股东不满,董事会要对他进行降薪处理,那他的处境就比扎克伯格难多了。

高层的薪资大战,中层员工怎么看?

为了刺激扩大产业,增加投资和就业,美国政府2017年12月签署了下调公司征税的法案以后,公司有了更多钱,但是很多公司并不是用这些钱来加大研发、发展新的业务,而是用来买更多股票,并且股票都被CEO纳入囊中。

相比17年,来自公司的税收18年下降了930亿美元,图片来自互联网

那么公司的中层领导会对这些高层高昂的薪酬感到不满吗?硅谷洞察对FLAG公司的一位中层领导进行了采访。这位被访者表示,中层领导也会关注高层领导的薪资,但很少会感到不满,除非高层领导的薪资高得离奇,那么员工会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不满,如在公司年度问卷里关于高层薪资的部分提出意见,或是在定期的与高层见面会上提出这个问题。

但是中层领导的不满和意见只是作为参考,没有太大的实质性影响,除非不满已经升级到罢工等能够引起股东或董事会的注意,才有可能最后影响到最关键的董事会的决议。

可以说,当美国的科技、娱乐业大佬们上演着与股东、董事会博弈的薪酬大战时,众公司员工更多的还是“吃瓜群众”的角色。除非,你也恰好是这家公司的股东,能够一定程度发出自己的声音。

(作者:Chelsea Yang、硅谷洞察;编辑:SV Insight)

发布者 |2020-06-08T09:00:18+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光安保费就2050万美元,扎克伯格1元年薪是骗人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