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陈燕妮、刘荻青,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印度时间4月22日,印度政府修订了《外汇管理法》(FEMA),以遏制中国等接壤邻国国家的投资。通过了FDI政策修改,即日起,与印度接壤国家的非公民实体在印度投资时,需在政府路径下进行提前审批。

FDI修改后增加了中国资本进入印度的难度,但业内人士分析该政策对印度市场上的存量投资影响较小,但对未来将进行的增量业务影响较大。

有研究员指出,印度公司面临的主要威胁不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而是来自中国的出口,2019年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达560亿美元,印度政府正应该利用吸引投资来缩小差距。

布鲁金斯学会3月的一篇论文称,中国企业在印度的现有投资和计划投资总额超过260亿美元。中资减少进入印度市场,对印度来说可能也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在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副总经理杨绪红看来,FDI政策修改以后,如果长期执行下去,可能对中国的创投基金和印度本地的出海企业都会造成不小影响;但实业投资暂不会受影响,印度政府为发展制造业,在印度建厂的手机产业或家电产业链等投资,印度会在14天内完成审批。

针对印度修改FDI政策,印度最大的律所之一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的高级研究员,Pratik Datta认为,国家安全和外汇管制应该是分离、独立的两方面。要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设立单独的法律更为明智。

中国投资者观望

根据中国政府的数据,自2014年以来,中国对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了5倍,截至2019年12月,其在印度的累计投资超过80亿美元,“远远超过了与印度接壤的其他国家的投资”。布鲁金斯学会3月的一篇论文称,中国企业在印度的现有投资和计划投资总额超过260亿美元。

中国在印度的投资额如此庞大,且连年增长。新政一出,让不少中国投资者只得暂缓投资脚步。国内也有不少专家对印度限制外国直接投资做出了解读。

中国工商银行孟买分行副总经理杨绪红曾对印度修改FDI政策表示疑惑,因为印度给出的理由是防止外资对印度企业进行投机性收购,而投机性收购一般发生在股市。股市的规范一般是遵循FPI(对外证券投资)渠道,但此次印度修改的确是FDI(外国直接投资政策),这是两个不同的机构,印度此举的目的让人疑惑。

但FDI政策修改以后,如果长期执行下去,可能对中国的创投基金和印度本地的出海企业都会造成不小影响,因为其资金要进入印度,绕不开印度政府的审批。但实业投资暂不会受影响,印度政府为发展制造业,在印度建厂的手机产业或家电产业链等投资,印度会在14天内完成审批。

工行孟买分行新春团拜会。(图片来自网络)

杨绪红透露,实际的操作过程中,很多通过 FDI 进入的中方资金都在申请审批。对于大额投资,他觉得比较可行的办法还是内保外贷(注:内银行为境内企业在境外注册的附属企业或参股投资企业提供担保,由境外银行给境外投资企业发放相应贷款)

印度FDI应该制定单独法律

对某些国家的投资作出限制在印度曾有先例,具体发生在制药业和烟草业。印度律师事务所Khaitan&Co.的Pandey表示,在2011年前,印度允许外资通过自动途径对制药业直接投资,但某些海外公司有意通过追加投资以接管公司实体的行为引起了印度政府的警觉,出于保护国家卫生安全考虑,政府在当年11月宣布制药业的任何投资都需走政府审批路径。2014年新政府上台后,政策有所放宽,但即使到现在,自动审批路径下的投资最多也只能注资74%。

Singh and Associates高级合伙人Daizy Chawla提到,印度在2010年禁止了烟草业的外国直接投资,该禁令的导火索是日本烟草公司宣布将印度子公司的股份从50%增至74%。

印度的举动并不反常。西方国家也已采取措施,遏制类似收购企图的产生。然而,在方法上却有着根本的不同。西方国家利用专门的法律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以应对机会主义的收购,而印度则利用外汇控制法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显然,多数发达的司法管辖区更倾向于制定专门法律,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但印度并没有类似的立法,这种审查也不是印度控制并购制度的一部分。这让印度《外汇管理法》逐渐成为针对进入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法。这显然与全球其他国家对外国直接投资的审查模式不同。

Pratik Datta是来自印度最大的律所之一Shardul Amarchand Mangaldas & Co的高级研究员,他认为,对这种思虑不周的政策,印度的政策制定者应该重新考虑。国家安全和外汇管制应该是分离、独立的两方面。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设立单独的法律更为明智。

因此,在疫情影响下,全球供应链遭到破坏之时,印度想要吸引外国直接投资,可能需要放松外汇管制,同时加强国家安全审查。为了追求不同的政策目标,必须有单独的体制结构。

而且,印度政策制定者一直渴望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若真的可以实现,《外汇管理法》将不复存在。但国家安全方面的担忧仍将存在,仍需要对外国直接投资进行筛选。因此,对外来直接投资的国家安全审查,最好能从《外汇管理法》中剥离出来,放在一个独立的立法框架中。

部分印度商界人士表示,投资政策调整并不具备充分的理由,主要由地缘政治因素推动,政策调整已经开始对中印经贸往来产生负面影响,未来影响还将进一步加剧。

印度面临的威胁不是中国的投资,而是和中国的贸易逆差

在过去的20年中,印度累计获得4569.1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其中超过72%的资金来自5个国家,毛里求斯,它是外国投资者首选的渠道(31%)、新加坡(20.7%)、日本(7.2%)、荷兰(6.7%)和美国(6.2%)。同期,中国在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仅为23.4亿美元,占比0.51%。根据商工部数据,中国的投资主要是在过去5年中,共计18.1亿美元,其中投入汽车行业8.7673亿美元、电气设备1.525亿美元和服务业1.27亿美元。

尽管过去几年中国对印度的外国直接投资比例一直在上升,但这一比例仍然可以忽略不计,这使得印度修改外国直接投资政策的举动很难被理解。

根据中国全球投资追踪器(CGIT)数据,从2007年3月至2019年12月,中国公司在印度投资了145亿美元(不包括建筑合同),涉及43笔交易,其中23笔是绿地交易投资。这些投资大部分集中在能源、技术(电信)、消费品、金属和房地产行业。

中国对印度投资涉及的领域(1亿美元以上的投资)(图片来源:CGIT)

在过去3年中,中国公司在印度的投资分别为28亿美元(2017年)、33亿美元(2018年)和34亿美元(2019年),其中大部分为绿地投资。

2015年至2019年中国对印投资1亿美元以上的项目数量(图片来源:CGIT)

多年来,印度不同的政府都欢迎中国的投资,由于印度对中国的巨额贸易逆差超过550亿美元;政府一直试图通过投资来部分弥补这一差距。由于需求下降、贷款不畅以及印度资本的固有弱点,全面禁止外国直接投资的禁令将对汽车、建筑、房地产和其他服务业等部门造成严重后果。

海得拉巴管理技术研究所经济学助理教授Steven Raj Padakandla和德里观察员研究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Niranjan Sahoo认为,印度公司面临的主要威胁不是来自中国的投资,而是来自中国的出口。尽管目前外国直接投资受到限制,但印度制药业依旧严重依赖中国公司提供的化学品,中国的塑料制品、电子产品涌入印度市场。2019年,中印两国的贸易总值为920亿美元,其中印度的贸易逆差为560亿美元。

吸引投资是缩小这一差距的好方法,也是一个绝佳的时机。此外,鉴于中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影响力,中国风险投资仍将找到通过各种途径在印度进行投资的方法,与此同时,他们将继续购买印度股票市场的股权。简而言之,印度应该采取其他更聪明的手段。正如一位著名金融分析师表示,“巨额外国投资的风险承担者是对方国家,而不是投资接受国。因此,我们应该尽可能多地吸引中国投资,因为主要风险承担者将是中国,而不是印度”。

本文来自公众号:志象网(ID:passagegroup),作者:陈燕妮、刘荻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