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沈义人卸任OPPO副总裁不到两个月,老将刘波第一次以中国区总裁的身份接受媒体群访。

从去年开始,OPPO开始摆脱“厂妹机”标签,尝试高端化转型。在产品上,持续推出了价位在3000+以上的Find系列,在砍掉了此前销量担当R系列之后,后续依旧承担着OPPO粮仓职责的Reno系列在定位上也逐渐理清:分拆Ace系列,Reno主打摄影的标签逐渐加深等等。

但毋庸置疑的是,OPPO大刀阔斧的转身也充满阵痛。据Gartner报告,第一季度OPPO市场销量下滑19.1%,勉强跑赢全球20.2%的大盘。而在中国国内,OPPO第一季度也录得了15.8%的降幅。

上半年手机市场,尤其是安卓阵营为了抢占5G换机潮,也在努力拼性价比,在机海策略中,OPPO似乎明显没有跟上节奏——Reno 4用的是骁龙765G,起售定价反而接近3000价位,目前暂时也缺少1000-2000价位的便宜的5G手机。

但刘波表示,这些下滑的表现,在OPPO内部看来其实是“战前调整”。针对接下来OPPO的产品策略、渠道策略、IoT策略,刘波一一作了解释。

以下是刘波接受36氪等媒体的采访实录(略有删减)

Q:今年产品节奏会不会加快?

 刘波:对于OPPO来讲,过去非常擅长的是终端产品,R系列也好,Reno系列也好,是中国区最重要的粮仓产品;我们也会不断探索向高端走,坚持打造Find X系列产品。Reno系列则会坚持一年两代,不会过快地做产品。剩下的在A系列打造上,就是要快速做5G下沉动作。这是我们现在整体的策略和节奏思路。

Q:OPPO在IOT上的打法,差异化需要怎么做?

刘波:我们的战略是万物互融,我们发现,很难用一个产品给用户带来变革性的、跨越式的创新体验,因此我们提出的是跨场景、多终端的路径。我们把用户的核心场景分成四大类,包括家庭、出行、个人和办公,我们的IoT策略就是在这四个关键场景做核心入口的产品

另外,OPPO的文化是合作共赢,不会把所有的东西都做出来。我们还是需要有很多合作伙伴,所以我们当时提出“一收一放”策略,做一些核心的能够跨场景的设备,另外一些智能家居和其他设备,会跟合作伙伴一起去做。

Q:现在Realme和一加也在推自己的产品,OPPO会不会跟这两个品牌有一些联动?OPPO在IOT线下渠道上会不会学习小米之家的模式?

刘波:不光是Realme和一加,OPPO做IOT的心态是跟所有的品牌合作,不仅是手机厂商,还有其他品类的厂家,我们都是开放的,都是希望做联动的,而且我们研究出的比如耳机低延时技术,都会公开出来。

未来我们看到的一种趋势,比如人们在一线城市或者省会城市往Shopping Mall去,我们在人群聚集和趋势的地方做一些重点的投入,让OPPO的用户完整体验到OPPO所有产品的东西,这里面还包括互联网的一些服务在线下如何落地。

Q:OPPO今年在整体渠道运营策略上会不会有一些调整?对渠道整合方面具体做了哪些事情?

刘波:从我们的策略来讲,并没有特别的注重分线上跟线下渠道上的区分。我们认为我们的策略还是注重产品和消费者。

渠道是有两个方向的,一是中高线城市往Shopping Mall、专卖店方向发展,这是OPPO未来要重点发展的地方。我们在全国已经超过600家Shopping Mall的店,专卖店更多。

第二是,在很多低线城市的手机店、专卖店,非常分散、体量巨大。这些强的地方我们依然会做一些投入。刚刚讲的提升终端形象,让大家现场能体验、可购买,可以摸到我们产品的体验方式,我们依然会保持。

Q:在这个阶段,OPPO在策略上的一些打法后续还有哪些调整?

刘波:刚刚讲的策略上的东西,对于OPPO来讲我们还是找到不变的因素。第一,更聚焦是很重要的。第二,过去强能力的地方可能要做得更强,就是加强我们渠道的纵深优势,让长板更长,以及我们一直很擅长的营销领域。

另外,我们要做一些未来的东西做投入。这个未来的东西就是刚刚讲的渠道变化的东西、消费者变化的东西,这些就是我们要抓住未来的变化。

Q:背后的逻辑是不是又回到了以前?

刘波:看似表面是变化,但本质和内核是不变的。其实我们要做全球化、本地化,一个事情的开端或者战略的开始,它应该是要有打通、打穿或者一个进攻的主线。对于我们来讲要做全球化的东西,目标早就明确了。

当时我们做全球化,一定要依附一些东西,我们过去是从一个主体里慢慢发芽,发到东南亚、南亚、欧洲,去中东非等等。这个芽长起来了,能够自立生长,这时候就应该移开,让战区有独立空间,有独立决策机制,让它从小树苗变成参天大树。这是刚才讲的本地化到全球化的大战略。

Q:未来从产品到渠道、销售、产品定义上,IoT和手机怎么样做一些融合?

刘波:从未来的视角讲,一定要融合。从零售的终端、整体营销的策略,到产品的规划,应该是全线拉通的状态。目前来讲,从营销端到销售端,肯定是在做融合的动作,产品端也有这样的动作,未来在很快的时间大家就会看到这些变化。

Q:疫情之后大家对于价格特别敏感,不知道您有没有观察到这个现象?同行在1000-2000+的价位段打得非常狠,咱们在下沉市场上有什么具体的打法吗?

刘波:我从各大第三方数据公司看到的数据,不会有剧烈性的变化。过去消费升级,做到1000以上,然后慢慢上来。我认为绝对不会回到千元机时代,因为千元机份额在中国还在不断减少。但也不会都去买4000、5000的手机,现在是有些人上、有些人下,总体来说中国市场是相对稳定的,但没有了过去一直在往上跑的感觉。

现在所有厂商都在做5G手机产品价格下沉的工作,但是对于OPPO来讲,我们的定位,包括外观设计都可以符合2000块钱以下的产品用户诉求,而不是简简单单做便宜。做便宜是一方面,但做到用户很喜欢、价格又不是很高,这是我们现在拥有的一种能力。

Q:2020年一季度看,中国区包括全球市场下滑都比较严重,们内部有没有分析到底是什么内因导致我们产生下滑的情况?

刘波:在我们内部看来并不是下滑,而叫战前调。我们当年2G转3G时,3G转4G时,4G转5G时,一般战前调整会把老一代产品故意做低做少,为大战准备。大战一来,我们发现疫情确实耽搁了一下,但是大家接着会在Reno4的表现包括接下来暑期和下半年产品中看到我们的成果。

延伸阅读:

《知料丨别了,沈义人;别了,OPPO的营销时代》

《最前线丨OPPO发布Reno4系列,主打拍照+65W闪充,2999元起售》

发布者 |2020-06-08T10:00:09+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36氪专访 | OPPO中国区总裁刘波:4G到5G间要有战前调整,将加速5G下沉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