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娱观察”(ID:wldygc2016),作者 艾木子,36氪经授权发布。

五月的最后一天,乐团「五月天」在台北市立体育场举办了出道23三年来,首场“无人”演唱会,线上观演人数一度接近5000万人次。

当晚,两千公里外,北京东城区山老胡同的一个小四合院里,营业刚刚满六年的黄昏黎明俱乐部(DDC)门口人头攒动,觥筹交错间,摇滚青年在这里埋葬青春。

半个月前,这家位于北京东四环的livehouse,通过微博发布官方声明称,“虽然当下疫情得到一定缓解,但livehouse恢复秩序难以预期,基于种种不可抗及不确定因素,不得不决定:即日起关停山老胡同DDC”。

5月31日,乐迷们从四面八方赶来,赴山老胡同里的最后一约。

五月,对于livehouse来说,是悲伤的一月。

以海外艺人为主,主打hiphop和电子音乐的上海「ARKHAM俱乐部」,在5月16日迎来谢幕演出;经营11年之久的广州livehouse场地「Tu凸空间」在五月2日宣布停业,原场地目前已贴好大大的招租广告……

根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此前发布的《致全国演艺同仁倡议书》(以下简称《倡议书》)显示,不完全统计,2020年1-3月全国已取消或延期的线下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超20亿元。

然而,有人迎来青春收尾,也有人在夹缝中努力找光。随着疫情好转,政策放松,现如今,livehouse正在逐渐重启。

“从5月22日开放后至今,线下演出已经举办了5场,目前演出排期已经排到了12月,大概订出了60%。” 杭州Mao livehouse内部人士Curtis在接受网娱君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黑暗中蛰伏了几个月的livehouse,黎明将至?

线下重启,但这次有点不同

livehouse开放的契机,源于5月13日。文旅部发布《剧院等演出场所回复疫情开放防控措施指南》通知要求,演出场所开放后,观众人数不得超过剧场座位数的30%,且需间隔就座,保持1米以上距离。

“对于乐队来说,只开票30%等同于赔钱演出,但因为乐队也都太久没演出过了,有很多合作伙伴邀请,我们也就做了一些线上+线下的演出策划。”霓雾娱乐的创始人,知名乐队经纪人徐凯鹏向网娱君透露道。

在线下演出开放的近半个月时间里,徐凯鹏签约的乐队和平和浪、鬼否以及盘尼西林纷纷回归线下。其中,和平和浪已经举办了三场演出;鬼否乐队将在6月7日,迎来疫情后的首次合体亮相;盘尼西林将在苏州Mao ivehouse举办2020年首场公开线下演出「黎明破晓时」。

乐队早已迫不及待,livehouse更是期待已久。

从4月起,杭州Mao livehouse就已经开始为开业做准备,不仅在场地内重新进行全面杀菌消毒,还准备了大量口罩、测温枪以及洗手液等防疫物资。

在等待线下演出的审批期间,杭州Mao livehouse也曾迎来几场特殊的演出。

5月13日,摩登天空宣布将联合26个城市的livehouse举办「草莓星云线下观演活动」,观众通过线下预约形式进入livehouse,痛仰、万能青年旅店等一众乐队将分别在不同的时间,通过大屏直播的形式与观众在“线下”相见,杭州Mao livehouse是承办场地之一。

“本来以为只是live‘代餐’,但没想到现场气氛特别的好,跳水、挥旗、pogo,开火车一应俱全,这应该是我看过最特别的一场演出了。”参加了该演出活动的王琦回忆起当晚的场景,仍十分激动。

在该演出结束几天后,5月22日,杭州Mao livehouse举办了首场真正意义上的线下演出。

与此同时,各地也逐渐释放演出恢复信号。

武汉VOX livehouse 5月15日宣布重新开门;5月30日,上海育音堂「柏林的雾」线下首演,向乐迷现场发橘子;重庆坚果6月6日音乐人曾楠有线下演出;济南、青岛,郑州多地livehouse从六月中开始将迎来丢莱卡乐队的线下巡演……

复工难,不复工更难

形势看似一片大好。

但徐凯鹏对接下来的演出情况还是持谨慎态度,他表示,“目前来看,乐队处于慢慢重启的状态,就整体行业而言,差不多线下演出也就只恢复到5%,毕竟不是所有场地都开放,也不是所有艺人都能营业。”

这种担忧主要源于当下线下演出行业,整体的不明朗以及不稳定。

以杭州Mao livehouse为例,据内部人士Curtis介绍,目前只要严格遵守“出示杭州健康码-确认本人证件-测量体温-登记身份信息,演出全程佩戴口罩,保持适当间距”的基本流程,观众就能够入场观演。

但就演出本身而言,近期所有活动的宣传策划都从以往二三个月至半年不等的宣传周期缩减为一个月,甚至十几天的宣传售票期,这对于主办方和场地方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除此之外,由于政策限制,售票总数只能控制在以往的30%,这也让很多主办方及音乐人开始考虑,是否要对演出票价和时长进行调整。

网娱君从徐凯鹏处了解到,由于疫情影响,目前乐队演出的开始时间,一般会向更早一点的时间调整,考虑到消费群体以年轻人为主,票价也会尽量提供一些优惠。但与此同时,在演出内容上,可能会增添更多的互动环节,来增强疫情期间被弱化的乐迷与乐队之间的情感连接。

然而,相比重启过程中的“道阻且艰”,另一批迟迟没能迎来复工消息的livehouse,仍处“险境”之中。

2014年搬至北京西城区天桥文化中心附近的疆进酒,就是其中之一。

在疫情发生前,疆进酒的主要收入来源于场地出租、演出票房分成以及酒水销售,但在关停的四个多月里,该部分的收入徒降至0。

“就像普通人失业了,要靠自己的存款过日子一样,我们现在也还是靠之前的存款。” 疆进酒的主理人左野对网娱君表示,疫情期间,场地取消或延期的演出大概有100多场,偶尔为主办方线上音乐直播提供场地,成了疆进酒疫情期间为数不多的生意。

“疆进酒此前就开放影视拍摄的功能,以前大概一年也能接10-20单,疫情期间我们只不过强调了下这个功能,本质上我们还是以livehouse为主。”左野解释道。

然而,相比于上海杭州等城市,北京的演出市场迟迟未有声响,这也让左野和他的疆进酒有些“焦虑”。

再加上此前老牌livehouse陆续关停,左野在采访时开玩笑表示:“如果线下演出还要继续暂停几个月,我们可能也要转行干别的了,6月能恢复最好,要是8、9月还不行,那就太可怕了。”

Livehouse,通往未知的未来

好消息是,正如左野所期望的,北京的livehouse如今也开始有复苏迹象。

近日有消息称,6月19日,葡萄不愤怒、花墙等乐队将在北京乐空间举办“真实世界快乐重建计划”演出。

而在演出市场逐渐复苏的情况下,livehouse及独立音乐人们也迎来了一些新的机会。

据徐凯鹏介绍,从目前的售票情况来看,乐迷市场上呈现出了“报复性消费”的趋势,这给之前票房一般的乐队或音乐人提供了一个线下圈粉的机会。

为了帮助livehouse尽快缓解疫情期间的经济损失,当下,乐队及主办方本身可能也会与场地共同分一部分赞助费用,帮助其尽快恢复到正常情况。

相比其他在资金链中挣扎的livehouse,Mao livehouse杭州“阔气”了许多,在演出开放后,Mao livehouse杭州场地费大多给出了五折左右的优惠。

Curtis告诉网娱君,Mao livehouse杭州的场地出租方在疫情期间,减免了两个月的房租,让livehouse的硬性开销压力减少了许多,再加上疫情期间曾举办六场酒吧式的酒水促销反响都不错,Mao livehouse在资金链方面的困扰也少了很多。

左野则选择在暂未开放的这段时间,筹备新的业务块。尽管具体情况还未对外官宣,但他表示,这其实是疆进酒一直想做的,疫情期间空出来的时间,恰好可以完成这个计划。

对于那些没能在疫情期间挺过来的livehouse,左野也感到十分惋惜,在他看来,乐队都是要先从中小场地锻炼起来,再一步步走到音乐节,才能走进更多观众视野,即便演出开放后,也会需要2-3个月的恢复期。

但他仍然很乐观,就像大多数的乐迷,仍期待并且相信,关停后的DDC在几个月后,将在另一个地方重新造梦。

那些我们在春天里失去的,也终将在夏天找回。

发布者 |2020-06-08T10:00:11+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你离2020年的第一场livehouse演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