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副其实的,赚死人钱。

正解局出品

日本媒体报道,日本警方在东京一个民宅里发现了500多具人骨。左邻右舍被吓得不轻。

进一步调查发现,这些人骨属于几十年前的逝者,而且来自印度。这个民宅过去是一家骨骼标本研究所,这家标本研究所在很早以前从印度进口了这些人骨。

这个新闻再次证实了印度的一个神秘产业:人骨贸易。

日本媒体的相关报道

1. 人骨交易200年

在印度国内,也时不时曝出关于人骨贩卖的新闻。

2018年11月,印度铁路警察在印度北部的比哈尔邦一个火车站巡逻时,在一个男人的包裹里发现了累累白骨:共有50块,其中,16具头骨、34具股骨。

还在这个邦,2009年警察在一辆巴士上查获了67具头骨。2004年,缴获骨头1000具。

在西孟加拉邦,2017年3月,警方在一个村庄发现365具骨头。

印度铁路警方缴获的一批人骨

印度的人骨贸易可以追溯到近200年前。

解剖是现代医学的重要基础。西方国家作为率先实现近现代化的国家,在医学研究上也一直处于领先地位。

在18世纪,医学院必须为学生提供人类骨骼。为了满足医学教学需要,英美等国盗墓泛滥,甚至发生居民和医学院学生的大规模械斗。

当时,在英国还发生房东一年里杀死17人,专门卖尸体的骇人事件。

所以,1830年代后,英美等西方国家先后通过法律,规范了获取尸体等行为。

以盗墓为题材的一本研究著作(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翻译下书名)

由此导致,骨骼供不应求。

英国人就把目光转向了“女王王冠上的明珠”:印度。开始强迫印度人转卖人骨。

很快,人骨产业在印度蓬勃发展起来。在1850年代,仅加尔各答医学院一年就能制造出900具骨骼,大多销往海外。

印度独立后,直接掌控了全球人骨市场。

1984年,印度出口的颅骨和骨骼多达6万件。由于充分的供应,西方国家医学院学生只要花300美元,就能买到一箱骨盒和教科书。

2. 30多年禁而不止

但这一切,本应该在1985年结束。

当时,印度破获了一批准备出口的人骨:1500具儿童骨架。印度举国震惊,社会上纷纷传言,这些小孩是被绑架杀死后取骨的。

迫于压力,印度政府取缔了人骨出口,但国内医学院学生仍然可以合法买到人骨。

但海外的庞大需求从没有消失。

在医学教学上,尽管现在有很多工厂生产PVC仿真骨骼,但是这些仿真产品很难完全呈现人骨的真实状态,比如,疾病、劳作等都会在人骨上留下印迹,特别是,颅骨、关节等部分PVC仿真骨骼很难达到实际的效果,这类骨骼对于教学又很有用。

在世界上一些地方,人骨还被作为传统药物的重要配方,有些地方还认为它有“催情”的功效。

而在尼泊尔、不丹等国,人骨又被制作为宗教场所的法器。

也有人把人骨当作艺术品收藏。

美国费城一所博物馆收集的头骨

东欧等部分国家在印度禁令出台后,也曾出口过人骨,但制作工艺却比不上已有百年传承的印度。加上,前些年又有国家宣布出口人骨为非法。

所以,尽管禁令已经实施30多年,但人骨贸易在印度却屡禁不止,由此滋生出巨大的人骨买卖黑市。

而其背后的利润也高得惊人。在印度比哈尔邦,购买头骨的价格是1000—2000卢比(按目前汇率,1卢比相当于人民币9分钱),在海外售价能够高达40000—50000卢比,利润高达几十倍。

实际上,全球各地人骨售价并不完全相同,有些地方售价要更高。比如,在日本买到上颌和下颌对齐的头骨要花30万日元(约1.8万人民币)

下面是一份美国人骨交易价格,比如带牙齿的颅骨售价高达1200美元,关节完好的手骨200美元。

哪里有利润,哪里就有人冒险。

在印度就一直活跃着许许多多不法人骨商人。英迪拉·甘地(尼赫鲁的女儿)执政时期,就下令禁止出口人骨。但1977年,她下台后,在人骨商人的活动下,禁令很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要取得警方的证明,来表明是合法获得的。

当时,人骨商人往往塞给经办警察几千卢比,就能轻轻松松拿到一张证明。

时至今日,在“打点”下,印度的人骨贸易还在悄悄进行着。用CNN 2017年底采访一位印度退休高级警官的话说:一个人骨黑市在西孟加拉邦迅猛成长。

印度一家人骨公司网站展示商品

3. 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

但在西方主要人骨输入地区,交易却大大方方进行着。甚至,在ebay、Facebook、Instagram等网站上,都能进行人骨交易。

而在美国,没有联邦层级的法律禁止人骨交易(原住民遗骨除外),所以,在美国可以轻而易举找到很多在线出售人骨的网站。

下面是著名的“骨室”(The Bone Room)网站的产品信息。比如,其中一具男性骨骼售价5000美元,女性5800美元。

人骨贸易的受害者,则是广大的印度穷人。

印度人骨商人获得人骨的主要渠道有4个,但最终的源头却都是穷人。

印度大部分人信仰印度教。根据印度教信仰,人死后是要火化的(印度佛教徒也一样)。

印度缺少统一的火葬设施,基本都是用木材等燃料烧掉。一般,办一场葬礼需要7000—9000卢比,穷人家庭根本无力承担,所以,把逝者尸体出售给走私者,不仅省了办葬礼的费用,还能额外得到几千卢比补贴家用。相比之下,有钱人家则用带有香味的木材、煤油或者酥油烧尽后,把骨灰撒到“圣河”恒河。

还有穷人把逝者尸体直接放入“圣河”里,据估计,每年约有35000具尸体被丢在恒河。在加尔各答贫民区,有一些人就干起一门生意——捞尸,然后卖给人骨工厂,最终流向黑市。

恒河岸边

但这些仍然不会满足需求,也导致了许多不法事件。

在印度,孩童,还有部分其他宗教教徒要求土葬。在殖民时代,英国医生聘请小偷从墓地挖掘尸体。

盗尸,在今天印度仍然存在。比如,几年前,在印度北方邦一个叫Meerrut的地方,两个小孩下葬几个小时后,尸体就不翼而飞。

在印度,火化一般需要Doms人(Doms种姓的成员)来执行,因为印度人认为没有Doms人,逝者灵魂就不能进入天堂。有些人骨商人就会买通Doms人,直接带走逝者遗体,或者等烧到一半时带走。

在印度的一次火化

从道义上讲,人不是商品,买卖人骨无疑有违人伦。但目前人骨至少在科研上,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这似乎是一个两难问题。

那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

宏大的意义也许谈不上。但我一直希望能让大家在这里,了解现实世界的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