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未来可栖”(ID:hifuturecity),作者:王露,36氪经授权发布。

文/王露

编辑/小屋

一位香港的地产大佬曾经说,“即使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在历史上也有被嘲弄的时候。”

同样,每个被限制消费的地产大佬,都曾有过风光的时刻。

2015年4月,在北京平谷区灰蒙蒙的北方山区里,进行着一场高规格的接待和发布。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理事依空法师在金海湖的大坝上诵经祝福,在下面听讲的人是山水文园创始人李辙带领的公司高管,以及从海外留学回国没多久的儿子李李。

大坝背后是6.7平方公里的金海湖,湖的另一侧是国内单一规划面积最大的建设项目山水文园金海湖旅游度假区(22平方公里)。临湖的小悬崖上,有一个独栋别墅酒店,那是歌手汪峰向章子怡求婚的地方。

从酒店坐汽艇可以去往隐藏在山坳里的一块平地码头,那里养着几十匹欧洲纯种马,每一匹马的价格都足够在北京买下一套房子。

山水文园的一名员工指着湖对面的一处悬崖说,那里准备规划一个蹦极的项目,想想就很刺激。

2015年到2016年,是山水文园创始人李辙最风光的时刻。爱子回国,被安排到了山水文园集团副总裁的位置,公司所有人都捧着父子两人。

在公司外部,2014年山水文园与美国大型主题公园连锁品牌六旗集团签约合作,正在规划建设中国的大型文旅连锁品牌。

山水文园投资集团总裁张晓梅在一次发言中说,“六旗是谁?和国际环球并称三大旅游乐园,在之前北美发展18个园子从来没有落户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它实际是主题类公园中高山类的开山鼻祖。”

山水文园和六旗集团合作,要打造一个真正的文化旅游产业品牌,“我们忘掉我们是房地产公司,我们不是房地产商,是中国的文旅商。”

张晓梅断言,国内房地产行业中的中高端市场和郊区小镇可以撑起“房地产黄金新十年”。

李辙更是喊出:山水文园要打造世界级IP。

彼此,京津冀版块上一个投资300亿元的“山水六旗小镇”项目正在筹划,这个项目会包含主题公园、抗衰老机构、文化机构、医疗机构、城镇化机构,仅抗衰老机构一项,就计划引入“干细胞、瑜珈、心理学、道家养生”所有中西文化能融合的概念。

李辙告诉他的业主们,“力争让每一个人都活到121岁。”

但这个原计划2018年就开业的项目,很快没了声音。

另一个意外的惊喜填补了进来。李辙收到了一个来自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的邀请,山水文园很快许诺在海盐建设一个“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2016年开工,2019年开园。

而这个项目几乎是流产的京津冀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的翻版,计划总投资也是300亿元。

随后,山水文园在海盐拿下15宗国有土地使用权,开始一个庞大的投资。

李辙称,“这是一段奇妙的缘分”。

但实际上,背后的一切都是生意。之前为了引进美国六旗集团,山水文园买下了对方在国内的唯一合作权,代价是每个季度要付出1500万美元,一年6000万美元,相当于约4亿人民币。

也就是说,从2015年至今,不管有没有项目被开发出来,山水文园都要付掉“版权费”至少22亿元。

李辙的梦想和六旗主题公园的版权,就像一个捂在手里的热碳,规模不大、土地存量并不多的山水文园必须加速滚动,才不至于烫手难忍。

2016年7月与重庆市璧山区签约,投资300亿元打造“重庆山水主题小镇——六旗乐园”。预期一期项目在2019年6月底前开业迎客。

2017年9月再与江苏省会南京市签约建设山水主题小镇项目,总投资超350亿元,预计于2021年开始正式投入运营。

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山水文园接连拿地和落子布局,并激进地签约扩张,先后宣布在浙江、重庆、南京三地打造11个主题公园,对外公布的总投资将超过950亿元。

但根据六旗集团的“投诉”信息,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山水文园已经付不出主题公园的独家使用费了。

被一个庞大的梦想套牢之后,李辙的处境就像很多开发商抱怨的一样:“辛辛苦苦干一年,发现都给银行打工了。”

美国六旗集团发布公告催债,让山水文园的糊涂账彻底被摊开。

山水文园内部开始大裁员。2019年7月,山水文园策研设计总院被传裁员。12月10日,网上流传山水文园内部裁员资料显示,集团公司700多人“只留65人”。

目前,山水文园投资集团6名法定代表人中,已有5人被限制高消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山水文园集团共收到139件裁判文书,裁判内容涉及建设工程纠纷、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劳动者争议纠纷等多项案由。

位于重庆的山水小镇项目主体公司“重庆山水主题小镇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早已被股权冻结,可能是被拖欠债务的企业开始通过法律途径索偿。

预计于去年开园的浙江山水六旗乐园,今年被谈最多的是因拖欠工程款被供应商告上法院,项目连一个乐园都没建成。

去年4月,浙江省嘉兴市政府官网曾披露消息称,截至当年3月,山水六旗乐园所在的度假区,已累计完成投资140.2亿元,而这与最初签约时披露的投资额还相差一半以上。

在山水文园的大摊子中,重庆璧山的六旗乐园只建成了数字体验馆,南京溧水的六旗项目仅在建展示中心,核心景区均尚未开工——曾经投进去的钱,再也收不回来了。

山水文园曾经对标万达文旅,仿造万达设置了策研设计研究院,并花重金从万达挖了一批高管,开出的年薪从200万到800万不等。

但现在,这些人也在面临万达文旅同样的命运,并且迎来的也是同一个买家:孙宏斌的融创。

2020年6月2日,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人民政府、融创鑫恒投资集团、海盐融创文旅发展有限公司签署协议,三方将共同开发建设海盐滨海国际度假区——也就是之前的山水六旗国际度假区,它未来的名字是:杭州湾融创文旅城。

孙宏斌再一次救场,披上白衣,成为骑士。

在海盐六旗乐园项目不远的地方,是融创正在销售的项目——海逸长洲,并购山水文园海盐项目之后,融创可以连片开发了。

重庆山水六旗项目的子公司也在2018年出现了融创的身影,公司相关负责人已经由李辙之子变更为融创的汪健萍。

融创接手之后,山水文园只能“撤场”。许多人对山水文园的印象,又回到了北京东四环那个跟公司同名、李辙幸运发迹的项目:山水文园。

4年前,在山水文园签约美国六旗集团之后,李辙还有一个更大的梦想。在东四环山水文园项目数百米的临街商业街上,聚集着很多名流大摩,这条一直没有拿出来出售的商业街,当天迎来的是83幅毕加索画作,其中大量原画是第一次在国内展出。

李辙称,“今年引进毕加索展,明年将引进达芬奇、米开朗基罗、莫奈、梵高等世界级艺术大师的作品。”王刚、马未都、张艺谋、郎朗、李可染等著名艺术家已经陆续进驻社区,未来这里会成为一个国际化的艺术大道。

那天展出的毕加索画作中,有一副代表着毕加索晚年的成就——《火枪手》。一位网友对这幅画评论说,“国王的火枪手,他不仅捍卫王冠,也处于宫廷阴谋、爱情、诡计的中心。”

毕加索《火枪手》

当天有将近1500人见证,谁也没有想到,山水文园项目未来的接班人会不是李辙的儿子,而是融创。

别克制,「关注」就完事了

发布者 |2020-06-08T11:00:12+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靠卖房发的财,凭梦想花光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