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oNews 刘文轩

责编/杨博丞

这是一个令Podcast界掀起巨浪的消息。

不久前,全球音乐串流巨头Spotify宣布,它与全球最受欢迎的Podcast节目之一的《The Joe Rogan Experience》签订多年独家协议,9月起,这档节目将在Spotify独家播出。

虽然双方均未透露这次合作的细节,但华尔街日报引述消息来源报道称,这笔交易价值超过1亿美元,是Podcast史上最大一笔交易。

Spotify在2019年才开始重视Podcast,在《The Joe Rogan Experience》之前,Spotify曾收购podcast网络Gimlet Media、Parcast、The Ringer,以及免费创建podcast的平台Anchor。

Podcast不新鲜

11.jpg

“Podcast”这个词来自“iPod”和“broadcast”,2000年初期,伴随着iPod和宽带网络的问世而诞生,当时人们还需要将Podcast节目下载到iPod中才能随身携带和收听。然而移动互联网不断迭代,以及视频流媒体的壮大,Podcast悄然褪色。

不过信息传播的速度越快,网络上的声音也随之变多,人们的注意力被打散到各处,长篇内容的吸引力逐渐变小,却给Podcast带来“重生”的机会。

中国也不例外,越来越多的Podcast节目诞生,也开始出现像喜马拉雅、蜻蜓FM这样的平台。

去中心化的RSS与中心化的平台

22.jpg

与其他线上音频内容相比,Podcast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订阅模式,它采用RSS 2.0的格式传送。这意味着,用户只要拥有一个可以解析Podcast来源地址的软件就能收听到节目,作者和听众也无需担心审查问题,有些Podcast软件还能像播放音频一样播放视频。像这样的软件,IPN播客网络的创办人李如一给它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泛用型播客客户端”。

33.jpg

虽然“泛用型播客客户端”更自由,但它与RSS阅读器一样,内容变多以后,品质良莠不齐,“喂什么吃什么”的模式就不那么好用了,用户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整理这些订阅源。相比之下,Facebook、今日头条这样的“平台”要方便一些,操作门槛也更低。

Podcast领域的平台,通常无法直接通过RSS源订阅节目,而是需要创作者提交RSS地址或音频文件,通过审查后,才能像App一样“上架”。听众则是通过搜索节目名称,或在首页的编辑推荐中访问收听。

不过节目上架以后,有些平台还可以帮助创作者分析听众特征。比如Spotify就提供了听众所在地区、性别、年龄分布等统计资料。

44.png

平台当然也有劣势,注册账号、上传内容还是最基本的,审查标准也各不相同,创作者如果希望自己的节目在不同平台有更多的曝光量和收听量,还需要了解不同平台的运作机制。

创作者怎么看

55.jpg

对创作者本身来说,接下来可能会面临类似YouTuber的困境。一方面,制作节目需要投入成本,但想收回成本,则需要变现。另一方面,产业逐渐成熟后,会有更专业的创作者甚至多人团队加入,单枪匹马的独立创作者将面临更大的挑战。

对于变现,广告分成应该是最直接的变现方式,目前可以看到一些节目采用口播广告的方式获取收入。不过作为刚入行的创作者,Alvin认为,这种变现模式离自己还太遥远,“毕竟目前华人世界真正听Podcast的人还是不多”。

不过他对平台带来变现机会这件事比较乐观。Spotify这样的平台可以结合自身的广告模式,在podcast节目中插入个性化广告,未来将可以进化成类似YouTube广告分成的模式,Spotify提供的用户资料也可以作为制定口播广告方案时的参考资料。

66.jpg

“更积极一点,还可以尝试别的途径”,Alvin表示,他还在策划邮件订阅、Telegram频道和群组的形式,“但现在还是起步阶段,更具体的计划暂时还没有。”

一直以来,即便没有平台加持,很多Podcast节目都探索出自己的付费模式,比如李如一的《一天世界》有付费会员邮件通讯,以前还有通过Telegram提供的付费音频内容;《Anyway.FM》推出“Anyway.Member”会员计划,提供各项服务和网站的会员专属功能;《科技岛读》干脆把Podcast视为帮助推广付费订阅邮件的一个“附属品”。

面对以后可能遇到的专业团队,Alvin认为,对于新手创作者来说,现在机会还有很多,“每星期都能看到新节目上线,而且已经有不少节目制作得很专业了”。他表示,未来可以考虑与其他podcast创作者玩“串台”:“在不同的Podcast节目里闲聊,就像现在的YouTuber一样。”

Podcast的最终形态
对于Podcast的未来,Alvin觉得目前的模式还不是最终形态。“现在还不够方便”,他认为podcast以后会出现更多变化,“Anchor、SoundCloud这种平台感觉都在努力把制作内容的门槛拉低,但还不够。”

Alvin举例称,“以前有个手机软件叫‘啪啪’,有点像Instagram,但搭配图片的是语音。”他认为,以后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手机应用,但形态会不太一样。

“想象一个以Podcast内容为主的Facebook,但这种软件变热门的话,Facebook应该也会做一个类似的吧,结果最后我们还是在用Facebook。”Alvin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