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靠谱二次元”(ID:kpACGN),作者 开炮鸽,36氪经授权发布。

你可能不玩《英雄联盟》,但这几天你一定被UZI这个名字刷屏了。

6月3日,英雄联盟职业选手简自豪(UZI)因健康原因宣布退役,相关话题登上7个微博热搜,最高一度冲到了热搜第二位。这个15岁出道的电竞选手几乎将最好的青春都献给了RNG战队,在2018年UZI带领RNG拿下当年的春季赛、夏季赛、亚洲对抗赛、季中赛冠军,几乎是全满贯的殊荣。

巅峰状态的UZI从2016年加入RNG后,帮助RNG在成绩、知名度和商业价值都提升了一个档次,尤其是在2018年RNG登上神坛。如今UZI退役,RNG本该收获鼓励和感激,与UZI继续共进退。恰恰相反,因为RNG疑似“卡合同”、成绩下滑、营销过重的种种问题,RNG遭到了网友全网脱粉,商业价值缩水,这也给许多电竞俱乐部敲响警钟。

合同限制倒逼UZI退役?引援不利令粉丝期待换来失望

是否对UZI疑似“卡合同”倒逼UZI退役?是目前网友对RNG最大的疑问。

游戏论坛NGA上一则爆料显示,UZI在2016年加入RNG时签约了5年的劳务合同,在休赛期有其他队伍联系因为违约金太高而放弃。

 NGA论坛上对疑似“卡合同”的爆料

UZI的一位粉头“毕竟UZI”也在微博上疑似回应:劳务合同不只五年,肯定了UZI与前RNG打野选手MLXG合同类似的说法。

今年4月,MLXG在退役后的一次直播中曾提到合同问题,称自己与RNG依旧存在直播的经纪合约,现在履行的是经纪合同,但还有一个比选手约更大的合同限制了自己的复出选择。“就算打比赛,也只能去RNG,不能随便转会到其它战队。”

前RNG的教练风哥也曾控诉RNG,“自己与战队签订过类似的合同,导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能去其他战队。”在更早之前,17年末RNG的中单小虎谈到转会传言时就说过,自己与MLXG的合同一样,基本签“死”在了RNG。

虽然前几天LETME和MLXG都在直播中表示,不存在“卡合同”,选手的选择大于俱乐部的意愿。但从MLXG与前教练风哥的表述来看,RNG队员都有限制转会的条款。

若以运动员和直播合约来看,对电竞队员的转会加以违约金的限制可以理解。但合同问题如此集中暴露在RNG一支队伍里,也加重了网友的质疑。他们认为,RNG的合约不够透明,有可能因为劳务合同长,违约风险大,导致UZI无法转会,只能选择退役。

 粉丝们对合同问题提出质疑未得到回应

至今为止RNG并未对合约问题做出回应,也导致UZI的粉丝纷纷在RNG战队微博下留言质疑RNG疑似“卡合同”。“脱粉RNG”的言论也从微博转而在知乎、NGA等各个平台发酵。

 UZI退役后,多个平台RNG脱粉

从粉丝的角度来说,合约问题是脱粉的导火索,引援不利、成绩下滑、不重视赛训则让粉丝们积怨已久。

自2018年之后,RNG的战队成绩日益下滑。2019年的春季赛RNG止步4强,夏季赛获得亚军,在S9全球总决赛的舞台上,去年进入4强的RNG小组未出线,生死战中输给欧洲战队FNC也成了UZI参加的最后一场S赛。

那场比赛中UZI输出了全场最高18769点伤害,比对手多了10000点,可以说是全面碾压,但总人头数RNG是3-11,UZI击杀了2人。这场比赛也是RNG2019年-2020年的缩影,UZI的状态毋庸置疑,但来自队友和团队的帮助不够。

2019年在RNG没有像样冠军的情况下,UZI依旧被评为最佳ADC,就是对他实力最好的认可,但其他位置的最佳人选被FPX和IG包揽。

到了2020年春季赛,RNG的比赛成绩下滑到了一轮游的地步。粉丝们也因为成绩不佳在官博下多次质疑RNG引援不利。

每次转会期,RNG的交易流言都是最多的,粉丝们的期待也最足,但每一季RNG的粉丝都是满怀期待开始,以失望结束,然后在一次次比赛失败中愤怒和无助。

因为身体原因,UZI在2020年并未上场。粉丝们的心态十分矛盾,一方面希望UZI复出拯救战队,另一方面战队引援不利,其他位置给不了UZI太多帮助,输掉比赛粉丝们又怕UZI背锅。就在一次次矛盾的失望和期待中,“神”的退役消息压垮了粉丝们最后的希望,彻底点燃了粉丝们的怒气。

相信如果RNG能给UZI更多帮助,更多注重赛训,或者在合同问题上处理的更透明,多与粉丝们互动沟通,也不会陷入当前的舆论漩涡中。

商业化过重人情味丧失,RNG品牌价值过于依赖UZI

比起舆论危机,UZI退役对RNG商业价值的影响更需要重视。

退役后的UZI以主播身份活跃在直播平台,以UP主身份活跃在视频网站,看起来UZI并未与大家告别,他依旧以各种形式活跃在电竞圈,唯独告别了比赛,告别了RNG战队。

据电竞业内人士分析,RNG是近年来品牌营销投入最大的战队,拥抱年轻人本身是正确的选择。尼尔森体育发布的《电竞英雄品牌研究报告2019》显示,英雄联盟的粉丝在中国、美国、韩国在内的多个国家中,都有超70%的人群集中在18-34岁之间。

RNG在全国各地都组建了粉丝后援会,甚至把旗帜插到了海外,借助18年的成绩,逐渐收获了“肯德基”,“谷粒多”,“奔驰”等许多排面十足的赞助商,意图与年轻人产生深层次的连接。

年轻人热爱互动和自发安利,同时也是敢爱敢恨的,尤其当他们发现,战队总是输掉比赛,只顾着商业化。

在游戏媒体游久网的中国电竞价值榜中,当RNG发布夏季赛名单没有UZI的时候,战队价值曾一度跌到第13位,战绩不佳拖累了品牌价值。

这并非是RNG粉丝第一次反噬,实际上在赞助商与粉丝之间,RNG并未组建起很好的桥梁。

S8期间备受期待的RNG止步八强,粉丝们把怒气发泄在了RNG赞助商“谷粒多”上认为谷粒多是“毒奶”,让赞助商十分头疼。但资本的无情也让粉丝寒心,奔驰更是把此前拍摄的“无畏造英雄”系列广告紧急下架。

到了2019年,RNG成绩出现较大下滑,不少粉丝意识到商业活动与赛训成绩的不平衡,在RNG获得2019年度最佳营销奖后,纷纷提议要将赛训和成绩一起抓。

当时RNG的CMO李杰明曾经提到:对于RNG俱乐部来说,赛训第一、粉丝第二、商业化第三。但在接下来RNG的做法让粉丝觉得RNG的重心本末倒置,商业化放在了第一位。

2019年底,RNG推出R39电竞潮牌,让RNG退役选手Letme代言,大半年过去并未取得显著效果,R39月销量最高一件T恤仅有109人付款,反观NIKE版本的RNG队服,以及UZI联名的纸巾付款人数都可以轻松过几百。

从19年春季赛止步四强,S9小组未出线,到2020年春季赛一轮游只获得八强,粉丝们再也难掩怒气。头号粉丝将矛头指向RNG只注重直播帝国和潮流文化,却忽视了赛训,不少粉丝都产生了共鸣。

在电竞领域,没有成绩的营销就是一盘散沙

至少在粉丝眼里,RNG的形象已经从给粉丝发放大礼包应援物的贴心软泥怪,变成了只顾赚钱,克扣选手的无情俱乐部。甚至在春季赛止步八强的3天后,RNG依旧放出了以UZI为代言人的合作广告,评论区也充斥着对RNG过度商业化的质疑。

过于依赖甚至消费UZI,也是RNG品牌价值的一大问题。

“到底是UZI拖累了RNG,还是RNG在消费UZI?”,答案越发趋于后者。2020年UZI再也没有上场,RNG的赞助商也锐减。

在2018年和2019年,RNG的赞助商都保持在10个以上,“肯德基”,“谷粒多”,“奔驰”这些电竞领域的新品牌加入令人刮目相看。

但到今年肯德基,谷粒多,红魔电竞手机,多力多滋等品牌纷纷停止了赞助,只剩下惠普,罗技,东鹏特饮这些电竞领域常见品牌,数量也仅剩8个。

电竞营销人士认为,肯德基放弃RNG与英雄联盟赛事进行合作,也是考虑到战队成绩波动导致品牌方权益和美誉度不稳定,与赛事官方合作是更稳妥的选择。

比起成绩不稳定的RNG,品牌方更愿意选择冠军,或者直接找到UZI。奔驰的对手宝马选择了S9冠军FPX,赞助英雄联盟赛事官方的哈尔滨啤酒直接选择UZI作为电竞合伙人,而非赞助RNG整个队伍。洁柔纸巾与UZI的合作中,更多粉丝只关心联名款纸巾上UZI有多可爱,而不是RNG战队的形象。

UZI退役后,RNG还剩什么?这是RNG首先要回答的问题。

近两年,RNG在品牌营销上做了许多尝试,也暴露出很多问题,无法平衡赛训与商业化令许多粉丝“由爱生恨”,合约问题回应不及时不透明,令RNG粉丝对战队心生质疑。

上述这些问题,其实也是电竞俱乐部的普遍难题,一个UZI可以将RNG逐渐推上神坛,但UZI退役带来的品牌价值空白及缩水如何预防,以及如何将顶级队员的流量转化为团队流量和品牌价值?至少RNG的做法无法令人满意。

UZI的退役意味着粉丝们再难期待RNG在赛场上创造奇迹,这触碰的是电子竞技粉丝的底线,在“菜是原罪”的电子竞技领域,赛场上疲软的RNG正逐渐褪去曾经的冠军光环,剩下的商业价值需要被重新审视了。

发布者 |2020-06-08T13:00:03+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UZI退役RNG大量脱粉背后,是时候重估电竞战队商业价值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