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懒熊体育”(ID:lanxiongsports),作者 丁梦垚,36氪经授权发布。

时间转眼来到了6月。随着5日北京宣布了各类体育健身场所恢复正常营运,各类体育运动项目正常开展,逐步恢复市级体育赛事的举办,一线城市的大众体育复苏态势进一步凸显。

就体育教育机构来说,大部分一线、二线城市的机构都已经复课。根据懒熊体育的观察和了解,目前来看,一、二线城市已复课的体育教育机构,上课情况大多已恢复到疫情之前70%左右的水平。随着暑假即将来临,各机构也有了下半年的规划和目标。

一切看起来正在往好的方向变化。

但关注度相对较低的三、四线城市呢,那里的情况怎么样了?

对三、四线城市而言,大部分地区疫情状况已经好转,人口流动也相对较小。按常理分析,在这种情况下,当地教育或体育部门有可能提前放宽对教育机构上课的限制,允许机构恢复上课,机构恢复的情况自然也会好很多。但现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位于青海西宁的一家中考体育培训机构告诉懒熊体育,早在4月中旬,他们就被允许复课。当地也只要求市民去医院、大型超市必须戴口罩,平时不强制。但负责人却说:“复工以来情况不是很好,比去年少很多人。”

每年的寒假前是中考培训机构最好的招生节点,其次是暑假。但在今年,做中考培训的机构错过了寒假前招生的黄金时期。该负责人还提到:“寒假前招收了一部分学生,但是现在没法上课,很尴尬。”虽然没有家长要求退费,但机构给一些课时没有上完的学生进行了退费。目前,该机构主要在做西宁当地第二批体育中考的两周培训课程,同时准备暑假班和篮球班的招生。

▲今年多地宣布取消体育中考,培训机构损失不小。

另外,还有一些位于三、四线城市的体育教育机构透露,虽然在当地去到人口较少的地方已经不需要戴口罩,不过,当地相关部门并没有明确告知机构可以复课。

然而已经损失了四个多月的收入,机构们迫切地需要复课来自救。

因此,他们只好开始“试水”。在一些城市,部分机构开始按照当地的防疫政策,做一些小规模授课。

“我们这边的体育教育机构是归体育部门管,体育部门还没有明确通知,但我们开始做了”,山西吕梁一家篮球培训机构对懒熊体育说,“现在我们还没大面积开放,先做一些小规模教学,看情况慢慢增多,边开边等通知。”

在吕梁当地,篮球培训课单价并不算高。当地一些篮球培训机构会在体育学院招兼职教练来授课,即使是在自有的室内场馆,一节课收费也只是在50元左右。不过,随着全国连锁机构开始攻入下沉市场,吕梁也有了华蒙星体育这样的大机构入驻。

疫情之后,一部分中小机构没能撑过疫情,三、四线城市更是如此。因此,一些当地机构也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开始“抄底”扩张,而大型全国连锁机构也有了进驻下沉市场的机会,凭借品牌效应,让消费信心不足的家长打消顾虑。

但是,该机构负责人也告诉懒熊体育,虽然有品牌机构入驻,但是在三、四线城市,家长更认可当地的机构。“不管什么公司来了,人们只认这里的教练怎么样、教得怎么样。

在这里,体育连锁培训机构并没有新东方英语那样出名”,他说,“你要说篮球培训,恐怕没人知道行业巨头是谁,但是要说当地谁家篮球培训好,大家都知道,小地方教练就是品牌。”也许正因为如此,华蒙星体育在吕梁的这家加盟机构,也只是加入了华蒙星的课程体系和参加比赛,名称仍然维持不变。

▲在下沉市场,本地机构耕耘多年,连锁机构入驻需要更多考虑当地家长的顾虑和需求。

而对于一些机构来说,由于规模小、亏损相对较少,它们很不容易地撑了下来。但由于疫情的影响和防疫政策限制,复课情况仍不容乐观。

在四川宜宾,一家青少年轮滑培训机构的黄教练就提到,疫情对机构和自己影响都很大。宜宾在5月份已经允许体育教育机构复课,但来上课的学生就只有以前的30%-40%左右。孩子不来上课,机构销课、招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不过,目前虽然只有30%-40%的学生回来上课,但该轮滑培训机构仍然保持疫情前的上课节奏。“我自己是周一到周五每天一节课,周末每天两节课”,黄教练说。

虽然课时仍然保持以前的节奏,但由于当地规定,每节课的学生少了很多,所以教练的收入也下降不少。也正因如此,黄教练透露,工资一下少了很多之后,很多教练也都选择不做了,自己留下来也是因为“喜欢轮滑,做了十多年了,即使现在没有快外,也没想过转行”。

由此可见,与之前设想不同的是,三、四线城市的情况并没有想象中恢复的那么好。

不过,在全国体育行业都在慢慢恢复的情况下,三、四线城市的相关部门或许可以给当地家机构更明确的信号,机构也可以更积极主动地探索其他业务、扩大影响力。如若不然,在大型连锁机构趁机陆续进驻的情况下,当地机构中长期看会受到不小的冲击。

发布者 |2020-06-08T13:00:03+08:00六月 8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大众体育复苏初现,但三四线城市的培训机构还在等信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