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2015年,作者在耶路撒冷的一家创业公司工作。每天6点起床,9点到公司上班,下午5点下班。后来作者接触到远程工作,开始到处旅游。有一天旅游回家之后,突然之间,没有了热带海滩、聚会,陌生朋友,有了很多空闲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就和一个朋友创建了一个外包 Web 开发公司,将所有时间用来创业,每周工作7天,每天工作14小时,成为了工作狂。经过筋疲力尽的3个月,意识到工作狂的生活不是想要的,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他问自己,为了未来的快乐,是否今天就值得整日工作,过着悲惨的生活?原标题《Between Workaholism & Procrastination》。

2015年2月

我当时在一家位于耶路撒冷的创业公司工作,名叫Curiyo。那时候我的生活很规律。我早上6点左右起床,和我的朋友一起去健身房, 回到房间洗个澡,吃一碗沙拉,然后去上班。早上9点左右开始上班,5点左右离开,去见朋友,出去玩,或者做任何我当天晚上计划的活动。

同年9月,我第一次出国旅行。我和我高中最好的朋友一起去意大利进行了一次为期2周的旅行。就像他们说的那样,我染上了“旅行病”。那次旅行之后,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计划下一次的旅行,以及什么时候能再飞出国一次。从那时起,我开始每个月都旅行。

有一天,我发现一篇关于数字游民和远程工作的博客文章。我对自己说:”就是它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我开始思考如何实现这个目标。几个月后,我在Toptal(国际自由职业者平台)找到了第一份远程工作,并报名参加了为期3个月的东南亚之旅。而到了2016年9月,距离我第一次旅行的一年后,我在泰国远程工作,享受着海滩,喝着新鲜的椰子水,并称自己为数字时代的游牧民族。

“Work hard, play harder”(努力工作,尽情玩乐):这是数字游民的口号。每天的日程安排都和前一天不一样,取决于我当天想做什么,或者我和团队在计划什么。换句话说,你不可能有固定的作息时间,你必须要有灵活性。否则,你将要么错失享乐,要么做不好工作。

2017年2月

结束了我为期3个月的东南亚之旅后,是时候回耶路撒冷看望我的家人,并计划下一步的行动了。回去的时候我并不兴奋,我从小在耶路撒冷长大,直到那时候,耶路撒冷一直是我度过一生的地方。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实在是太辛苦太无聊了,我只是在天堂呆了三个月就回来了。

突然间,没有海滩了,也不能睡到自然醒, 或者结实陌生人的机会。有了很多空闲的时间,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每天做的就是离开父母家,到我花了5年时间攻读计算机工程学位的大学校园,工作到睁不开眼睛为止。

我把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工作填满了。我和朋友一起创建了一家外包网络开发公司,每周7天,每天工作14小时,我成了一个工作狂。我希望通过创建一个成功的企业,让我有办法逃离我的城市,搬到其他地方去,回到我曾经短暂体验过的天堂生活。

经过3个月漫长的白天和不眠之夜的混战,我意识到这不是我想要的。当然,我还是想建立自己的事业,但我不喜欢目前这条道路。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写了以下这些话:

我像往常一样,很晚才醒来,试着睁开疲惫的眼皮。我跳过了 “今天有什么计划?”这个惯常的问题,离开了我的床。距离上一次回答这个问题已经快3个月了,在回耶路撒冷的第一个星期后,是同样的日子在不断重复。醒来后,去办公室,遇到同样的人,工作12-14小时。

那天一切都一样,除了一件事,一个念头。当我突然发现自己大声的对自己喊道:”妈的,我不开心,FUCK!”在我脑海里面有个声音问道。”你快乐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在疲于奔命,忘了问自己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如果你不快乐,那还有什么意义呢?”。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工作只是我逃避现实、填充空闲时间的方式。这一切让我不禁想:难道为了未来的自己能够幸福,我就必须埋头工作,而不管现在活得很痛苦吗?

可能很多人都会说 “是的”,也可能在说 “不是 “之前犹豫一下。但这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我们其实都在做一些什么。我们所有人今天都在努力工作,希望明天、下周、下个月、或者一年后,我们会快乐、满足、充实。

这让我想到了另一个改变了一切的问题:如果我不享受实现梦想和目标的方式,那么追逐梦想和目标的意义何在?

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明确的答案,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我的答案是拖延症。一方面,我想建立一个企业,创造伟大的事物。另一方面,我不想在任何事情上工作(努力),除非我知道如何在做的同时保持快乐!

2017年6月

经过几个月的时间和繁忙的文书工作,我搬到了德国,我的数字游牧生活又开始了。从那时起,我花了3年多的时间,周游世界,探索、玩乐、创造回忆。我过着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生活。我过着一种没有任何规律的生活,想醒就醒,想工作就工作,明天永远是一场没有计划的冒险。

你可以说一切都很完美,但旧梦还是在纠缠着我,我想建立和创造一个成功的事业,我自己的事业。我从来都不喜欢给别人打工,用自己的时间来换取金钱。而在玩乐和拖延之间,我一直在尝试建立东西和提出想法,但事情总是在夹缝中落空。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下,真的很难不去外面的阳光沙滩玩,而去埋头做10个小时的兼职项目。所以结果,拖延成了我新的生活方式。

2020年3月

我离开墨西哥去旧金山旅行了2周,我本来今年有很多旅行计划。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疫情,至少还要再走几年的老路。

疫情发生两周后,我发现自己没有工作,也没有其他事情可做。没有旅游,身边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这一次,我不仅有大量的空闲时间,而且所有的时间都变成了自由时间。历史有了重演的机会,我也有了一次做决定的机会。我想不想重新过一遍2017年的生活吗?我想让自己忙于副业和无休止的工作吗?

3年前的感觉还历历在目,我不想再掉进那个陷阱。那是一个我必须要利用的机会。我一个人生活,没有任何形式的干扰,这是一个重新发现自己和我真正想要的东西的机会。

我的目标是在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同时,独自创立一个企业。我不想每天花14个小时在我的笔记本电脑上,感觉它正在吸走我的生命。我相信,在不陷入工作狂的沼泽地的情况下,低成本创业是可能的。

今年早些时候,我处于上图中左下角的某处。为了向右边转变,我必须解决我的拖延症问题。由于我之前尝试过的任何方法都不适合我,我决定学习一切关于这个问题的知识,并挑战自己,写一本关于这个问题的书!我试图向自己(和他人)证明,生活在幸福的曲线中间地带是可能的,一个可以让你富有成效同时保持快乐的地方。

“一鸟在手,胜过十鸟在林”

我最好的朋友,他正在经营一个在线业务,有大约30万美元的ARR(主营业务收入),他是处于曲线的右边。他是我认识的最敬业努力的人,但他并不快乐。当我问他这个问题时,他说他不相信可以保持这种平衡。对他来说,你不可能同时做到高效(成长够快)和快乐。他的目标是在40岁之前拥有一个稳定的大企业,这样他就可以放松下来,到时候再享受生活。

我不想这样,如果以我的幸福为代价,我不想建立一家企业。我不想用30%的幸福感来换取未来的自己5年、10年后100%的承诺。不仅仅是100%的幸福不可能实现,而且我相信未来的自己还是会停留在同一个仓鼠轮上,说服自己还需要5年才能到达想象中的完美幸福。

成为工作狂会让你盲目,你不再看清大局,你没有时间去思考和反思,你是为了工作本身而工作。而如果没有一个合适的系统和定期的停顿,停下来仔细检查你的方向,轮子只会越转越快,直到最终把你吐出来,把你扔到墙上。

我知道,有时候有一件事让你是如此的兴奋,不觉得它是工作。但纯粹的兴奋不会永远持续下去。最终,你将不得不面对其他无聊和不太令人兴奋的工作。而一旦最初的兴奋感消失,你要么退出,要么闭上眼睛,踩下油门踏板,成为一个不停工作的僵尸。

然而,生活并不容易,你不可能总是在放松和轻松的同时完成一些事情。有时候,你别无选择,只能如此用力,几天、几周、甚至几个月。问题从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你要把脚从油门踏板上抬起来,看看周围,看看自己要去哪里,检查一下是否应该转弯换方向。

所以,让我们把所有的碎片粘合在一起。一个拖延症患者脑子里有这样一只想要即时满足的猴子(1),他希望立即得到回报,享受乐趣,享受当下,而不关心未来。一个工作狂脑子里有一只恐慌怪(2),他想努力工作,牺牲今天的一切,这样你明天就可以快乐了。

(蒂克伟)

发布者 |2020-07-30T16:00:10+08:00七月 30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工作狂”与“拖延症”:如何在追求梦想和享受生活之间找到平衡?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