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十点科学(ID:Science_10),作者:祝叶华,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美食总是带给人慰藉,但偶尔也带给人伤害。当一个人无节制地暴饮暴食时,他不仅腰围粗了,大脑也会发生变化。

《千与千寻》剧照

近日,大胃王吃播遭整顿,各平台相继发声,将加强美食类直播内容审核,杜绝餐饮浪费行为。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已表示将出台相关法律,制止餐饮浪费行为。各省市餐饮协会纷纷响应,倡导“光盘行动”。

我们从不否认大胃王的存在,但博眼球的大胃王吃播却不应追捧,尤其是在联合国多次发布全球粮食危机预警的情况下,强撑、边吃边吐的行为尤显难看。

一边是海地人民吃泥饼充饥,一边是“大胃王”吃播边吃边吐,实在刺眼。|来自网络

这不仅是价值导向问题,也是一种错误示范,超量进食会对人的身体产生严重损害。从科学角度讲,自律饮食对任何人都是稳赚的。不信,我们来看一看。

暴饮暴食,伤身还伤脑神经

暴饮暴食是指没有任何节制,没有任何规律的大吃大喝,进而造成身体或者心理损害。

最显而易见的是身体损害。如果我们每餐重复摄入过多卡路里,代谢综合征就会找上我们,高血压、糖尿病和肥胖接踵而至。

2019年《柳叶刀》发布的2017全球疾病负担研究显示,在全球范围内,2017年,饮食风险共造成约1100万成人死亡。心血管疾病是饮食相关死亡(1000万)的主要原因,其次是癌症(913090人死亡)和2型糖尿病(338714人死亡);在中国,饮食相关的心血管疾病及癌症死亡率最高[1]

而除了我们熟悉的增加体重、加重疾病负担之外,长期的超量进食还会扰乱人体正常的进食机制,给大脑带来负面影响。

生长素和瘦素是刺激和抑制食欲的两种激素(实际参与调节食欲的激素超过20种),它们都会影响饥饿调节。当我们感到饥饿时,生长素水平会增加。进食后,瘦素水平又会告诉身体,我们已经饱了。

暴饮暴食会破坏这种平衡,让大脑“奖赏机制”盖过食欲调节。

因为咸的、高脂肪的和含糖的食物会释放让人感觉良好的荷尔蒙,比如多巴胺,它会激活你大脑的快乐中心。这导致身体随着时间的推移,将快乐与某些高脂肪和高卡路里的食物联系在一起,并最终超越了饥饿调节,鼓励我们出于快乐而不是饥饿而进食,因此引发了一个永久的暴饮暴食循环。

暴饮暴食停不下来。|《千与千寻》

在这个过程中,研究人员发现,大脑会发生一些可见的变化。

下丘脑是大脑的一个小区域,负责调节身体的许多代谢过程,如情绪、记忆、饥饿、生长等。而外侧下丘脑细胞与进食行为密切相关。比如,前面提到的瘦素,就是由胰岛素刺激脂肪细胞分泌,然后与下丘脑的神经元群受体反应,进而调节我们进食的。

科研人员通过小鼠试验发现,在接受高脂肪饮食后,肥胖会导致小鼠的外侧下丘脑内各种细胞的基因表达发生改变,参与抑制暴饮暴食的某些脑细胞变得不那么活跃了。换句话说,高脂肪饮食会改变大脑,让人们更难停止暴饮暴食[2]

这会让一些人陷入困境。因为暴饮暴食有时是由心理原因引起的。这类暴饮暴食者将饮食作为发泄点,持续一段时间后,变得更加无法自控,这时候就要就诊于神经内科或者临床心理科,请医生进行干预了。

少吃一点点,健康多一点

与暴饮暴食相对的,是饮食节制。多项研究都表明,对于无基础疾病的个体来说,少吃一点是保持健康的首选。七分饱的智慧从未过时。

首先,少食可以推迟老年病。2020年3月《细胞》杂志的一项研究指出,少食可以减少身体的炎症程度,并且延缓与年龄有关疾病的发生。70%的卡路里摄入,让小鼠实现了“冻龄”。与正常饮食的小鼠相比,“七分饱”小鼠的体细胞随年龄变化不大,倒是与幼年小鼠很相似。并且,其细胞内抗炎症基因表达更活跃,可以系统地抑制衰老过程中炎症反应的增加。

其次,少食还可以帮助对抗癌症。2020年7月《自然》杂志的一项研究表明,减少卡路里的摄入有助于对抗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乳腺癌。通过模拟禁食,结合激素疗法,实验的36例乳腺癌患者大部分预后都得到了改善。检测发现,模拟禁食似乎增加了目前应用最广泛的两种癌症激素药物他莫昔芬和富维斯坦的药效。同时,研究人员发现,所有参加试验的患者的血糖、血清IGF1、瘦素和C肽的水平都有所下降,而循环酮体水平增加。他们认为,除了乳腺癌之外,模拟禁食或许还可用于治疗对胰岛素、IGF1或瘦素敏感的其他癌症[4]

2020年6月《自然通讯》上的另一项研究也表明,模拟禁食可作为化疗的辅助手段。这项研究选择了131名乳腺癌患者,并将其分成两组,一组在化疗前三天和当天接受禁食,另一组保持正常饮食模式。测试结果显示,接受模拟禁食的患者肿瘤缩小的概率更高,同时模拟禁食也显著减少了淋巴细胞中的DNA损伤,表明它可以防止化疗引起的细胞损伤,这或许会成为辅助治疗癌症的潜在疗法[5]

由此可见,无论是对健康人士,还是对一些有基础疾病的个体,减少热量的摄入都有一定的好处。少吃一点很值得尝试。

少吃一点不会亏。|《千与千寻》

地球上还有8亿人吃不饱饭,自律是美德

最后要说的是,前有疫情,后有蝗灾,全球性的粮食危机正在悄然发生。而且,地球上的粮食从来都不够吃,今年更被称为“50年之最”。

联合国粮农组织数据显示,在全球粮食系统中,粮食损失和浪费一直是一个普遍问题,总量约占全球所有食物的30%,相当于每年浪费和损失13亿吨粮食。而世界76.33亿人口中至少还有8.2亿人面临饥饿,相当于世界上每9人中就有1人挨饿。

全球“饥饿”地区涉及的范围也颇广,一些地区人口增长率还很高。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发布的《2019年全球农业生产率报告》显示,目前全球的农业生产率年均增长为1.63%,但2050年全球人口预计会接近100亿,年均增长率需要维持在1.73%以上才能喂饱所有人。

而全球不同地区农业生产率存在差异,中国以及南亚地区的农业生产率增速较快,北美、欧洲和拉美等国家和地区的农业生产率增速正在放缓。其中,低收入国家的农业生产年均增长率仅为1%,这些国家面临粮食生产不安全、营养不良和农村贫困人口比例较高等问题。

可以说全球农业生产还是很窘迫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大肆浪费粮食,甚至因为一点流量而“因播殉职”,实在有些过了。虽然这些吃播只是少数人,和餐饮业中的食物浪费比起来九牛一毛,但不良的价值导向需要我们反思。

因为,食物是用来带给人愉悦的,饮食自律不仅是健康之道,也是美德。

参考文献:

[1] Health effects of dietary risks in 195 countries,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2017.

[2] Rossi MA, Basiri ML, McHenry JA, et al.Obesity remodels activity and transcriptional state of a lateral hypothalamicbrake on feeding[J]. Science, 2009, 364(6447):1271-1274.

[3] Shuai Ma, Shuhui Sun, Lingling Geng, etal. Caloric Restriction Reprograms the Single-Cell Transcriptional Landscape ofRattus Norvegicus Aging[J]. Cell, 2020, 180(5): 984-1001.

[4] Irene Caffa, Vanessa Spagnolo, ClaudioVernieri, et al. Fasting-mimicking diet and hormone therapy induce breast cancerregression. Nature, 2020,  DOI:10.1038/s41586-020-2502-7.

[5] Fasting mimicking diet as an adjunct toneoadjuvant chemotherapy for breast cancer in the multicentre randomized phase2 DIRECT trial,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DOI: 10.1038/s41467-020-16138-3.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十点科学(ID:Science_10),作者:祝叶华,头图来自: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