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光酱,题图来自木下佑香

对于国内网上的大胃王们来说,这个8月是很艰难的一段时间。包括抖音在内的多个短视频、直播平台应政策要求,开始整顿暴饮暴食、浪费粮食、假吃、催吐等行为,处罚措施包括关停封禁账号等。包括浪胃仙等头部吃货主播们,纷纷删除之前的内容。而同样是吃播文化流行的日本,大胃王的发展却越来越火,这中间的差异到底在哪?

 

在日本文化里,男主外女主内,女性抛头露面的相对较少。大胃王比赛是一个非常少见例外,这是一个“重女轻男”的比赛,观众以女性为主。女性可以参加包括新人战和女王战在内的所有类别的比赛,而男性只可以参加男女混战的最强战。这其实就涉及到一个观赏性的问题,比起人高马大的成年男性,身材瘦小却非常能吃的女性的视觉冲击力无疑更大。历代的暴食女王也大都是身材娇小的女生,不少人的体重都在50kg以下,如何吃得多却保持苗条,也是大家看大胃王比赛时热衷的话题。

 

在东亚社会,尤其是在日本,对女性外貌和举止的有严苛的要求,很多女生是不敢在众人注视之下放开大吃的,对于女性观众来说,看暴食女王则能获得一种代理满足的快感。暴食女王的出现释放了她们的这种压抑,只需要隔着屏幕观看就能得到满足。这种男女通吃的特性,让整个社会都对暴食女王有一种追捧。这种追捧也造成过悲剧,2002年爱知县的一个中学生,就因为模仿大胃王比赛的方式吃面包而窒息死亡。节目因此谢罪停播,一直到2005年才恢复播出。

 

和中国因为韩流文化的影响,而在网上兴起的吃播潮不同,日本对吃播的迷恋和对大胃王的追捧,早在互联网兴起之前就存在。日本的吃播统称“大食い”,直译就是大胃王,而提起大胃王,最有名的要属《火力全开大胃王》这个节目。《火力全开大胃王》开始于1989年,最初不过是东京电视台的一个不定时的一个节目,连固定的播出时间段都没有,后来因为收视率高,转变成固定时间的常态节目。

日本知名大胃王木下佑香

 

日本知名大胃王木下佑香,就是2009年参加这个节目出道的。而在这个节目30多年的历史中,诞生了多位女性大胃王,除了木下,还有魔女之称的菅原初代等,不仅多次卫冕冠军,还曾代表日本参加国际大胃王比赛。

 

早在2014年,木下香佑就开始在youtube上传吃播视频。她身高158,瘦瘦小小,是最早一批把吃播风潮带起来的youtuber之一,用最近流行的话来形容她就是“吃播界的OG”。经过了6年的洗礼,无数吃播博主的来来去去,木下依然稳居日本吃播界的第一名,拥有548万粉丝,视频播放量超过20亿,比第2名和第3名的总和还要多。

木下的很多粉丝都很长情,其中还不乏年纪比较长的粉丝,尤其在今年宣布和原来的公司解约后,评论中时不时能看到“吃饭的样子就像我的小孩一样”,“一路看着你成长,之后也想继续守护你吃饭的样子”这类充满着“母爱”的留言。对很多粉丝来说,看吃播早就成了生活不可割舍的一部分,就跟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让他们产生迷恋和归属感的,而不仅仅是“吃”这个行为。

 

在日本文化,一个人吃饭尤其是女生,是个挺微妙的事情,社会上有“女人就应该会做饭”的刻板印象,女生一个人去餐厅吃饭会觉得“羞耻”。漫画家高木直子就曾经在《一个人住的第五年》这本漫画里,生动刻画了女孩子一个人去吉野家吃饭的心路历程。漫画出版后引发很多讨论,不少女生都觉得“好有勇气”,“果然一个人过久了就是不一样”,“但这是大都市的特权吧,反正谁也不认识我,丢脸也没关系”。而在日本最受欢迎的大众点评类网站食べログ上,也经常能看到“女孩子一个人去吃也不尴尬”这类非常有针对性的评论。

 

在日本,一个女生做餐厅做吃播是很需要勇气的,但这一类内容在国内很正常。日本大胃王佐藤,作为一个女生,经常一个人去餐厅做吃播。对于想一个人外食的女生来说无疑非常有参考价值。根据日本排名网站的问卷统计,佐藤是人气吃播博主里女性粉丝占比最高的一个,喜欢她的人当中有90%以上都是女性。

 

进食前后X光下的胃位变化

 

日本文化很较真,包括在大胃王这个行业。日本电视台为了检验大胃王的真假,曾经专门做过一期节目,邀请大胃王木下参加。在她进食前后,分别用X光扫描胃部的大小。记录下胃部的变化情况。在电视节目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吃完100枚寿司之后的胃部膨胀情况。这种较真,使得日本吃播网红不敢作假,只能老老实实的吃。

 

中国大胃王网红的特点,是时间短,尺度大,爆发速度快,内容高度相似。中国的大胃王风潮的出现,历史并不长。大概从2016年开始,密子君在B站上开始播放火鸡面的视频,中国大胃王的内容开始成为一个独立的内容系列,而随着2017年抖音快手的短视频兴起,浪胃仙等新一代大胃王开始爆红,其中浪胃仙抖音粉丝已经高达3941万,成为了抖音平台绝对的头部网红之一。

 

而MCN、资本入局、信息流的推荐机制和算法,不断的加码和推火吃播这个行业。“一个网红的生命力,一般是6~12个月,如果6个月不火,我们就放弃了。”之前在美食MCN工作的李微(化名),对网红的制造流程了如指掌。但这加剧了吃播博主们的恶性竞争。

 

相较之下,国内吃播的内容相对单一,主要是追求吃得多、吃得快,比如“15分钟吃完10桶拉面”、“5分钟吃完60个水饺”等等,长此以往,数量越来越大,最后只能以假吃、催吐的方式来继续下去。

 

根据新浪娱乐等报道,国内成名最早的几个吃播网红,如密子君、大胃王mini等,都曾被爆出有吃后催吐的行为。从最原始的抠喉催吐,发展到吃播前先吃蛋清润滑,吃的过程中大量喝水,尤其是碳酸汽水,吃播后用管子催吐等,伴随着吃播的发展,催吐的相关产业也在不断发展。这些人还会自称“兔子(与吐谐音)”,在贴吧、qq群等互相交流催吐的经验。大胃王密子君被石锤吃播催吐,就是被人扒出了她用qq号在催吐吧分享自己的催吐经历。

 

很多大胃王,并不是真正享受吃播这件事,而是把它当成赚钱工具。为了吸粉而不断猎奇,为了打赏做直播,为了卖货做视频,不管吃到什么都以量取胜,久而久之粉丝也产生疲乏感。而这些吃播博主为了留住粉丝,又会进一步挑战更短时间吃更多东西,形成恶性循环。

早期的快手上,类似“社会你X哥”的账号,为了吸引粉丝,不惜靠着生吃整个猪头等内容,来博取眼球,最后被平台整顿关闭。

 

而在日本,大胃王们尽量寻找着自己的特色。有着146万粉丝的谷崎鹰人,不仅很能吃,还很会做海鲜料理。他的海鲜系吃播显得非常特别,比如6.5kg的海胆和蟹、10kg的巨大章鱼等。大概正是这种特别让他凭借不到200个视频,就拥有3亿+播放量,跻身日本吃播界TOP3,除了他之外,粉丝量前10的吃播博主视频量都在700个以上。

 

中日吃播网红差异性,还包括职业化路线的发展和选择。日本的大胃王,除了吃播之外,大都身兼多职。发展的路径除了网红,也非常多元化。

 

日本历代的暴食女王,大都非常善于包装自己,比如辣妹增根,就以金色头发辣妹妆作为一大卖点,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和人设,比赛当中也不忘补妆。她是推动大胃王职业化的一个标杆,在她之前,大胃王和运动员差不多,大多都靠比赛赏金和赞助生活。而增根通过辣妹人设获得很多喜爱,成功进入演艺界,参加了不少节目,巧妙地利用“大胃王”和“吃不胖”这两个标签,出了一系列健康食谱书,宣传的标语是“吃再多也不会胖”。


而近几年因为吃播的大火,也出现了反向吸粉,靠吃播人设火起来的艺人,比如以爱豆身份出道的萌梓,靠着连续3年拿下大胃王比赛的冠军,从演唱会都凑不齐100个人的小糊豆,变成在youtube上有50万+粉丝的人气吃播博主。

 

对于日本的大胃王来说,吃播并不是一种新职业,而是本来职业的另一种打开方式。除了吃播博主这个身份,很多人同时还是艺人、作家、餐厅老板、美食评论家等,“吃得多”只是他们人设标签的一部分。而且他们都知道,只靠机械的“吃得多”是走不长远的,如何让吃变得更有吸引力,如何把这份吸引力变成关注、变成数据、变成钱也是日本的大胃王们一直在探索的问题。

 

中国吃播文化的兴起和发展的过程起于民间,发展时间较短,影响力多在抖音等短视频自媒体平台上,目前主要的方式,还是做网红和主播,赚一波快钱。虽然类似浪胃仙这样的头部大胃王,也开始上《天天向上》等综艺节目,但毕竟属于极少数,目前国内吃播网红的收入模式也相对固定,要么是平台分成,要么是火了之后的广告收入。

 

随着直播的兴起,增加了打赏和带货的收入方式。但是,根据腾讯创业的报道,很多餐厅和食品制造商,并不喜欢找大胃王广告合作,“不会邀请大胃王来做日常宣传的,吃相有些难看,感觉对可能是一种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