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杨芮,编辑:荞木,题图来自:《月事革命》

上周,因为一条关于散装卫生巾的微博,掀开今年第二次关于女性月经的热烈讨论。

人们突然意识到,原来中国可能有上亿女性,因为贫困只能购买两三毛一片,质量堪忧的卫生巾。

这次的讨论,让我们看到了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距下一个被完全遗忘的需求,也让我们再次看到了社会对女性生理需求的无视。

更有趣的是,还让我们见识到了神秘而自信的男人们是如何对女性在卫生巾问题上指点江山的。

但是,关于女性月经的问题,是全靠卫生巾可以解决的吗?即使真有一天,月经用品都免税了,甚至免费了,女性就不会再因为月经苦恼了吗?

卫生巾贫困也许还可以通过金钱来解决,但是对女性生理需求的无视和偏见,怎么解?


一、卫生巾贫困,远不只是钱的问题

从橙雨伞在对两毛的卫生巾进行的测评里可以看到,虽然这些卫生巾有一些吸水的功能,但是它不仅毫不隔湿,还非常容易被揉烂而使得内部的粉尘、碎渣跑出,附着在女性的下体

不难想象,长期使用这样的卫生巾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怎样的影响。甚至,有许多女性是连这样的卫生巾也负担不起的,包括那些未成年的女孩。

根据《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的统计,我国有4000万生活在贫困中的儿童,其中有400万是12~16岁要面临月经的女童。

《月事革命》

《中国慈善家》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北京青优社会工作发展中心(UU公益)在11个省、自治区的70多所贫困地区学校的调研中发现,有5%已经来月经的女生是完全不用卫生巾的。

稍有条件的女孩会去买一些可能比两毛钱一片还劣质的卫生巾来用,而还有一些女孩甚至只能用破布条、卫生纸、作业纸等来解决。而因为无力负担卫生巾而导致的妇科疾病,更是不可能得到及时的治疗了。

但是在无数个扶贫项目中,关注到女孩子卫生巾需求的却少得可怜。

有的扶贫项目甚至恨不得给每个孩子买一台电脑来学习编程,或者给孩子请外教来学习英语,也不会想到有那么多女童的基本生理卫生需求得不到满足。

可是,卫生巾的短缺,真的只是没有钱的关系吗?

还记得2016年傅园慧在外网的爆红吗?那可不是因为“洪荒之力”的表情包,而是她在比赛完之后直接对着采访说“我昨天来例假了,所以还是会有点乏力,感觉特别累”。

但讽刺的是,今年疫情期间一位护士说自己在接受央视直播采访时说“处在生理期,肚子有点疼”,结果在重播时被剪掉。

说不出口的月经只是一个表象,而其直接引发的问题,就是它让世界上一半人口的正常生理需求与困扰都成为了“隐形的”。

还记得年初国内疫情最紧张的时候,全国上下捐赠的价值百万的卫生巾,却因为不是救灾物资,不能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到达一线医护人员的手里。

即使抗疫一线医护人员中有近70%都是女性,但是却有领导层替女医护人员决定了,卫生巾不是刚需,所以不需要。

而这种对女性生理需求的无视绝不仅仅存在于月经问题上。

就在两周前,国家刚刚宣布把伟哥和包皮手术列入医保。对男性的生殖健康的关心当然非常值得支持,但与女性生殖健康相关的,如避孕药、宫颈癌疫苗、最基本的卫生巾,却都不在医保范围里。

就此,相比于很多国家都有对于卫生巾减税免税的特别政策,国内卫生巾高达13%的增值税又成为了大家反复争论的问题。

二、“没人比我更懂卫生巾”的男人们

这次关于卫生巾的讨论特别精彩之处还在于,女性们发现,除了男领导对的我们的生理需求有许多指导意见之外,许多热心男网民也对女性在卫生巾的各个方面进行了科普和教育。

比如,在卫生巾的13%增值税问题上,许多男性们开始给要求降税的女性们科普,说降税并能让卫生巾价格下降,反而可能是让资本家得到了好处。

当然,这些热心男性网友们并不会关心的是,在美国一些免去了卫生棉条税的州,实际上月经用品价格是下降了的。

更不要说,女性们争取免税只是第一步,下一步需要争取的是国家对经期用品的补贴——就像许多大学、街道地方有免费的安全套发放一样,女性要争取的还有免费的卫生巾。

还有一些热心男性们认为,是女性没有进行认真的比价,才会买不到便宜又安全的卫生巾。

比如某知乎网友就在“如何看待为了省钱买三无的散装卫生巾”的问题下这样回答:“安尔乐日常100片也不过29.9元,跟散装卫生巾是一个价,为何要到网上买三无产品?”

但是只要搜索一下就会发现,安尔乐29.9元100片的并不是卫生巾,而是护垫。当然,卫生巾和护垫之间“细微”的分别,对这些要指点江山的男性来说,也许并不重要。

还有一些男性说,女性一个月应该只用四五片卫生巾,一包可以用好几个月。不知道这个结论是不是来自于丁香医生6月的一篇关于月经量大小的科普。

这篇科普贴中说,女性通常有20~80ml的月经量,而图中一片日用卫生巾可以吸收20毫升的月经量,所以如果经期超出4片的用量,那就是月经量过大。

网友@柠檬木聚糖 指出,经血并不都是纯的血液,有许多其它的液体成分,所以排出量是会超过这几十毫升的液体量的。

更重要的是,丁香医生所推荐的如此衡量月经量的方法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出于卫生、舒适和安全,大部分女性都不会等到一整片卫生巾都浸湿才去换。

但从丁香医生的回应来看,他们似乎认为那些数据比女性积累的生命经验要可靠得多,也不会因为女性提出的质疑而对自己这种纸上谈兵的测算方法产生怀疑。

就连在这个男性毫无经验,唯一完全属于女性的话题领域里,都有这么多的男同胞们要来批评和指导女性,那么在其他的话题里他们在女性面前会有多么自信,真是不敢想象。

三、卫生巾解决不了月经的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并不是所有男性都是那么神秘地自信着的。现在我们也会看见一些男性在身体力行地想要去了解女性的月经体验。

通过他们模仿女性经期使用卫生巾的体验,我们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了解,月经对女性的困扰,除了身体不适和经济压力以外还有什么。

从男性视频博主@肌肉山山 这一天的体验中可以看到,即使没有月经带来的一系列生理不适,只是用卫生巾本身已经让他坐立难安,情绪糟糕,无法专注工作了。

@肌肉山山 《男生24小时体验带卫生巾和卫生棉条……》

他和其他许多体验了卫生巾的男性博主一样,最后都是发现原来女性每个月都要经历的事情,是这么的痛苦。

当然,女性实际上来月经的感受,因为生理上的不适,与这些男性博主短暂的体验还是很不一样的。

@肌肉山山 《男生24小时体验带卫生巾和卫生棉条……》

但是这些男性使用卫生巾的痛苦体验可以让我们重新思考一个问题——女性经期的不适,真的都只是由生理不适引起的吗?

在肌肉山山的视频里,最让很多女性有共鸣的,除了因为卫生巾本身潮湿闷热所带来的不适之外,就是对于侧漏的担心和害怕。当他弄脏裤子的时候,弹幕中无数“过于真实”飞奔而过。

其实仔细想想看,担心月经血弄脏裤子可能是除了痛经之外,最困扰女性的问题了。

几乎所有的卫生巾或棉条广告都会强调让女性“安心”、“自由”。

广告中的模特通常都会穿上白色的裤子或者做一些运动,来展示这个卫生巾可以防止经血侧漏,弄脏裤子。而很多女性也常常为了“防侧漏”这点买单,即使不一定真的有用。

每款卫生巾都要强调防侧漏,就好像每款护肤品都要有“美白”功能一样,看起来是追求一种“更好”的状态,但实际上反应的是我们对于另一种状态的不接受。

但是,为什么我们觉得经血不能弄脏裤子如此重要?试想一下,哪怕是人们觉得鼻涕再脏,但是人们也不需要为了鼻子流出的血而染红的衣服感到羞愧。

和其他身体部位流血一样,经血也是不可控的,但却是需要被隐藏的,隐藏失败的话,是会让人感到耻辱的。所以,卫生巾承担的远不只是卫生的问题,它更是需要完美隐藏起女性的月经。

和月经相关的问题,还不仅仅只是月经羞耻而已。

新一期《脱口秀大会》的小北就说出了现代年轻男性对女性经期的几乎全部认识:要多喝热水、少吃辛辣、多休息,以及“你怎么又生气了”。

并不是所有女性的情绪问题都会与经期产生联系,可是女性却早已对这些刻板印象习惯、麻木,甚至是内化了。

把月经与女性的情绪捆绑,看似是对女性的照顾,但实际上却是对女性诉求的不屑一顾。

月经好像一张符咒,贴在女性身上,她们就会自动被静音,一切的情绪和诉求就可以被外界屏蔽,不再被听到。

不过,女性情绪化的标签不仅仅是和月经捆绑的。社会文化早已认定女性是情绪化的,不理性的,只是月经让这样的偏见能够更“有理有据”地被运用。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

所有这些问题,看起来都是女性月经所“带来”的,但实际上它们只是把女性的不自由和不平等地位,通过月经表现出来了而已。

所以卫生巾做得再好,价钱再便宜,能够用到的人再多,也都不能解决月经羞耻的问题。

只要社会不正视女性的需求,不接受女性与男性不同的身体,那么再多厉害的工具,也只是修饰他们眼中女性的“瑕疵”而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杨芮,编辑:荞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