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易生活”(ID:IT-3eLife),作者 三易菌,36氪经授权发布。

尽管数天后,腾讯微博就将正式停止运营与服务,同时也标志着这场持续十年的微博赛道大战最终以新浪微博(以下简称微博)的胜利而告终。

但是微博方面或许并没有因为竞争对手的退场而感到高兴,事实上其如今更是可以被称为是麻烦缠身。据日前相关信息的显示,在国家网信办持续深入开展的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中,微博出现了“引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的问题。

事实上,近期外界也不难看到微博正在就用户反应巨大的相关方面问题进行一一改善。例如已经上线的定制化热搜榜单,就将此前拼盘式的热搜变为了划分不同用户群体的分块模式。而在日前有消息显示,微博方面将继续对超话进行改良,并启动”封闭超话”功能的内测。

据悉,封闭超话是一种仅面向粉丝可见的超话类型,新成员关注主题需要获得主持人的审批,审批通过后才可查看超话中的内容。而按照微博发布的封闭超话创建规则显示,封闭超话审核通过前为试运营阶段,该阶段中用户将不能申请大小主持人认证与粉丝大咖认证,如果封闭超话名称为公共兴趣词则会被设置为普通的公开超话,并且当前全部主持人的权限将会被收回。

其实微博的超话,本质上来说就是标签功能的延伸和扩展。在如今这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里,海量的多元化内容已经占据了大量用户的视野,同时也让信息的精确获取变得更加复杂与繁琐,自然也就大幅增加了用户的机会成本。

而标签的存在,则降低了用户进行搜索所花费的时间成本,并可以让不同的信息得到分类与整合,能帮助用户从一系列关键词中筛选出真正感兴趣的内容。因此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微博超话是有效进行核心概括与内容整理的形式,同时也是引发传播的有力武器;而对于用户来说,超话则是简单可靠的检索方式,并且其还能聚集相同属性的用户,为这些用户之间建立一种纽带。

而超话作为标签的升级版本,凭借着一系列更为严格的规则,也将拥有共同兴趣的用户聚集在其中,进行类似签到、发帖,以及互动等动作,因此自然而然也就形成了一个闭环。而这种通过在微博整体大环境的基础上,建设一个个“小圈子”的做法,其实就很有当年BBS的“遗风”。并且相比于公共属性更浓的热搜,超话则可以说是微博实现“人以群分”的关键。

就像网络游戏中的打怪升级一样,在每一个超话内部,粉丝在意的数据是超话等级与经验值的获取。而对于微博来说,兴起于饭圈的超话,无疑也是保障社区流量的重要来源。同时用户即便不点击进入具体的超话,也可以在微博信息流中刷到已关注的超话内容推荐,其后缀为“来自xx超话”,因此这也让超话成为了既可以凝聚流量,又能连通公共舆论场的润滑剂。

虽然超话对于微博方面来说很好,但其过于浓厚的饭圈氛围,却可能会让普通用户感到不适。因此有观点认为,超话可能才是饭圈在微博的大本营。在不少人业内人士看来,在被监管部门点名通报之后,微博没有选择一刀切,而是启动封闭超话的内测,就是希望在解决“饭圈互撕行为”与从饭圈分一杯羹中寻求到平衡点。

超话作为微博流量的重要来源以及培养核心用户的基础,就与作为商业化工具的热搜一样,显然是微博方面无论如何都不愿意舍弃的。但纵观过去多次饭圈之间的对抗就不难发现,战斗的舞台正是就是超话,而为了争夺超话的主持人,对垒的两方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因此目前微博的选择,是在超话之间筑起一堵高墙,人为的将各个明星的粉丝分开。而这一方式,也被外界认为,或是微博方面试图将平台划分为一般用户认知中的公共广场,另一部分则是属于饭圈的自留地,并且官方显然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过与饭圈完全切割开。

在新浪微博一路走来的经历中,战胜了搜狐微博、网易微博,以及腾讯微博等一众竞争对手,并登上了纳斯达克的舞台。然而不幸的是,在熬死了同一赛道的诸多竞争者后,微博如今不仅没有达到独孤求败的地步,反而是在短视频的浪潮之下显得左支右绌。

从2015年开启娱乐营销模式后,微博就已经是与流量明星和饭圈成为了互相成就的关系。毕竟放眼各大用户群体,购买力、流量,以及自来水效应的集大成者,非各爱豆的粉丝莫属,而类似发射卫星和命名行星这样的操作,也不难发现粉丝为偶像斥巨资应援的例子几乎比比皆是。

因此在之后的2016与2017两年,微博的净利润均以超过200%的速度疯涨。但是增长无疑是有尽头的,如今饭圈也已经不再狂热,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某知名流量明星的粉丝为了刷销量证明自家偶像的商业价值,故意批量购买该明星代言的产品,并且在购买后再进行退货。

因此从2019年第一季度开始,微博就陷入了慢增长时代,此前高歌猛进的势头也被打断。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20年第一季度,微博营收的同比增速分别为1.23%、1.65%、-2.85%、-19%,而净利润的同比增速则分别是-26.91%、-11.58%、-42.90%,以及-65.4%。

但在没有寻求到新增长点的情况下,微博方面所需要抓紧的,自然是占总营收比重接近九成、以泛娱乐内容为主的广告及营销收入,同时还需要努力维护其经过数年营造出的向粉丝收门票,和向品牌方收佣金的现有模式。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今饭圈作为娱乐产业的代表产物,已经和过度娱乐化的微博捆绑异常紧密,而要让微博整治乃至与饭圈进行切割,或许无异是要了微博的老命。因此对于现阶段依旧需要饭圈的微博来说,就只能通过人为制造障碍,让此前进入大众视线的饭圈,重新回归到小圈子的状态。

当然,作为一个为用户提供表达空间、创造参与社会公共话题讨论的平台,在社交平台竞争中屹立不倒的微博,显然也不会放弃有别于如今一众短视频平台的优势。如今微博作为在目前国内市场最具影响力的社交平台,这一番定制化热搜与封闭超话的操作,也被外界认为就是毫无顾忌的喊出了“我全都要”,是既想保持国民公共话题广场的优势,也希望从饭圈的粉丝经济中继续分到一杯羹。

但是既要让饭圈为我所用,又不能让狂热的粉丝反噬平台,这钢丝到底微博能不能走好,就只能让时间给出答案了。

发布者 |2020-09-22T12:00:50+08:00九月 22nd,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从定制热搜到封闭超话,微博中的饭圈“毒”或已颇深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