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 承曦 ,36氪经授权发布。2019年,美国写字楼二房东公司WeWork发生了“上市灾难”,不仅上市失败,资本估值暴跌了九成,软银集团和孙正义投资神话宣告破灭,之后,WeWork在全世界进行了业务收缩。据媒体最新消息,WeWork公司周三表示,伴随着继续削减开支,该公司将出售其中国业务的大部分股份。

据报道,WeWork表示,WeWork中国子公司的现有投资者挚信资本公司已支付2亿美元,增加其持有的股份,交易结束后挚信资本公司拥有WeWork中国业务超过一半的股份。

据悉,WeWork母公司We将放弃对中国业务的运营控制权,但将继续从运营方获得年度服务费,以换取WeWork品牌和服务的使用。

WeWork公司于2016年在上海开设了第一家共享办公场地,目前在12个城市经营着100多个办公场地。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挚信资本公司的运营合伙人姜跃平(曾经担任美团点评公司高管)被任命为WeWork中国业务的代理首席执行官。

多年来,WeWork一直将亚洲视为业务显著增长的源泉。该公司成立了多家合资企业,以扩大在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业务,而中国分公司则直接从软银集团、弘毅投资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实体淡马锡公司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0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WeWork还以过于相似的名称为由起诉了中国竞争对手UrWork,并斥资数亿美元收购了其他区域性共享办公公司,如中国Naked Hub和新加坡的Spacemob。

去年,WeWork的发展遭遇了重大挫折,因为一系列原因(比如创始人管理混乱、资本市场不认可科技公司的身份),该公司上市失败,随后资本估值暴跌了九成,成为全球互联网发展历史上罕见的事件,软银集团也蒙受了巨额投资损失,孙正义的投资风格遭到抨击和质疑。为了避免过去100亿美元的投资打水漂,软银集团投入更多资金,对于WeWork展开了全方位的救助。

在软银集团接管之后,WeWork展开了一系列的自救计划,包括裁员、削减成本,退出核心市场美国之外的诸多地区,停止许多写字楼租赁计划,关闭了过去盲目多元化扩张进入的业务(比如一所贵族私立小学)。该公司还尝试了特许经营的新模式,尤其是在印度市场。

一家权威财经媒体指出,WeWork中国业务未来的运作模式类似于传统的特许经营模式。但一位知情人士表示,WeWork将保留中国业务的少数股权和一个董事会席位。

按照这种新的特许经营模式,中国业务未来给WeWork带来的收入份额将会减少,但这也意味着该公司减少了昂贵的长期租赁的风险。在经济衰退期间,当公司收入下降,但房东仍然要求租金时,这可能是一个福音。 

发布者 |2020-09-24T18:00:35+08:00九月 24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WeWork 2亿美元出让中国业务:原美团点评高管任代理CEO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