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忽如一夜春风来,《1818黄金眼》又捧出了一日网红小张。看着他在镜头下陈述玻璃门碎掉的经过,硬糖君也忍不住对物业怒斥:“快赔医药费给他!”

而从租房小吴的横眉冷对、到护妻小刘的月嫂纠纷,再到因为帅脸刷爆全网的小张,《1818黄金眼》似乎已经成了“民生节目的扛把子,素人网红的制造机”。再往上追溯,轰动一时的天德池rap更是它当年入侵新媒体的力作。

获得年轻人追捧,并被视为快乐源泉的《1818黄金眼》,暗合了威廉·斯蒂芬森在《传播的游戏理论》中提出的媒介观。他将传播分为工作性传播和娱乐性传播,观看《1818黄金眼》的民间百态并随手分享,无疑是一种典型的娱乐性传播。

荧幕里的爱豆触不可及,节目里的素人可能就在隔壁。在这种心理认同下,《1818黄金眼》里闪现的素人帅哥,也就有了抗衡综艺明星的可能。至少在泛选秀时代,观众对没有过度包装且有烟火气的“小张们”,是有天然好感的。

同样的现象,也发生于新闻节目的帅气主播、体育社区的微胖美女。把一个好看的人,放置在一个对颜值没有过高要求的行业或环境里,反而更容易被人们发现他的好看。这种审美优待,既源于受众潜意识里的素人好感,也面临着网络扒皮带来的形象祛魅。

租房小吴没有真的混入娱乐圈,小张的网络不雅评论曝光,虎扑新晋女神冰淇淋被爆有男友还流出了形象拉胯的街拍。安迪·沃霍尔曾预言,未来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但他却忘了提醒,每个人都经不起互联网15个小时的猛锤。

民生节目里的帅哥,就像《红楼梦》的诗词要待在书里,绿油油的青荇要泡在水里。离开了滋养他们的原生环境,大约都是要幻灭的。

1818走红实录

话说2014年,上一个“小张”在天德池洗浴店丢了包,老板认为他是勒索各家洗浴店的惯犯。夺人眼球的不是失物,而是长发员工对小张的diss:“钥匙只有你一把的,这家你丢东西,那家你丢东西,那些他全都报了案,配都配不来的唉!”

rap加拍手,既像莲花落又似数来宝,眉飞色舞的表情slay当年的鬼畜市场。互联网长大的这一代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民生新闻爆发期的洗礼。对“通稿式的民生新闻”不感冒,对角度刁钻的《1818黄金眼》如珍似宝。

新晋小张的走红,也是相同的舆论失焦。宁波的小张洗完澡后,一只手捋头发,一只手去开浴室门。平地一声雷,钢化玻璃突然自爆。被割伤手指的小张吓得不轻,至《1818黄金眼》采访时手上已经缠满绷带。明明应该关注维权后续,观众却突然发了花痴:“小张有点帅啊!”

浴室的暖光,加上1818摄像角度的精妙,造就了小张扛打的颜值。闻讯赶来的群众,看到小张的微博自拍以及vlog之后倒不能说“诈骗”,只是有点高期待下的失落。平时对明星挑三拣四,到了素人这里半夜打鸣,双标就差喊出来了。

或许生活里干干净净的帅哥太少了,导致小张“出场”就宣告缺货。只不过在被扒出是男主播,以及在微博里戏称化妆小姐姐是婢女、评论不雅词汇后,小张已迅速清了微博。不说此地无银也算心虚,女孩子还是不能见个帅哥就扑啊。

小张事件发酵之快,从最初的围观颜值到大众窥私,再到最后被怀疑营销,简直是过山车的速度。“鸡毛蒜皮”的小事,值得占据这么巨大的公共注意力吗?或者即便是有炒作意图,这后期的物料准备是不是稍显不足。

比起“兴也勃也,亡也忽焉”的小张,硬糖君窃爱小刘。小刘为妻子在月嫂中心“爱的果实”订购了45天的服务,期间双方因为争议而更换了两次月嫂,最后以“爱的果实”退部分款项了结。

但随着刘先生妻子口述的微信文章曝光,月嫂公司多次上门威胁。刘先生护妻心切,在《1818黄金眼》记者的陪同下质问对方:“趁着我家没有男人在的时候往我家跑,这是你们处理事情的态度吗?”说完就把文件往地上一扔。B站弹幕里纷纷呐喊:“淦!太man了吧!帅爆了!”

看多了渣男,刘先生此举舒适度满分,1818男团真是从人夫到鲜肉样样有!细心观众还发现,刘先生卫衣质量不错,被扯得露出胸肌然后又弹力复原。只不过维权最终不了了之,月嫂中心没道歉而是全网公关删视频,看来《1818黄金眼》业务能力有待提升。

直男的冰淇淋化了

月初才掀起虎扑直播流量的“请给我一个冰淇淋”,经历了从直男女神到跌下神坛的剧变。以丰乳肥臀享尽直男红利的她,近期被拍到非常朴素的照片,让众直男大呼上当。

冰淇淋在虎扑回应,身边的男性是朋友,在楼下是等一个姐姐。“我的身材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找一个胸大胯大的女生,让她穿一身宽松的衣服,你看她看起来壮不壮?”并许诺直播时,转十圈给大家全方位展示身材。

硬糖君这里想帮冰淇淋洗白一下,她直播的样子和偷拍差别并不大。看过直播的不应该早就知道,她发的照片不说高P也有滤镜。

但从刷火箭时的“一曲红绡不知数”,到生活照曝光后的“五陵年少争讽嘲”,直男们“舔而复踩”的态度真是人性修罗场。那种假装客观的发言,也很事后诸葛。“你飞机也打了,梦也做了,也不算亏,还想退钱?”我的天啊,这是青楼龟公的工作话术吧,思想龌龊措辞流氓。

而更让人生气的,是冰淇淋对直男们加码的媚合。

先是哭哭,唤醒同情心和保护欲;接着展示硬货,时不时露出底裤;拿出户口本,证明奴家还是云英未嫁。三套组合拳一打,直男又拜裙下。冰淇淋涨红了脸,胸脯气得上下起伏,争辩道:“街拍不能算真颜值!女主播的事不能算骗!”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直播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不知道是女菩萨的道法精妙,让人不由得不信;还是男信众入局已深,成了装睡的人。不管是一直舔的,还是踩完又舔的,抑或是众人皆舔他独醒的,似乎都将女性物化成了满足即时期待的商品。而作为主动将自己商品化的冰淇淋,倒很有点摧眉折腰的毅力,一切以直男喜好为尊。

一笔糊涂账,两边各五十大板都还嫌不够。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经此一役,相信冰淇淋必定还能在虎扑混口饭吃,而直男对女性的凝视也不会终止。甚至床头打架床尾合,双方的革命友谊更紧密了也说不定。

冰淇淋翻车事件,具有社区网红的普遍代表性。即因为满足社区审美倾向而走红,又因为自我或商业包装过度导致人设难支,最终经过几番意见博弈决定网红在社区的命运。

有JRS调侃冰淇淋是“冰碧萝”,显然意指曾经的乔碧萝。只不过对于乔碧萝的反差,冰淇淋显然没到一夜楼塌的程度。直男的冰淇淋化了,但荷尔蒙的冰室还能把它再冻成型。

主播让我追新闻

江山代有美人出,不在民生节目就在新闻节目。上了B站热搜的央视记者王冰冰,被网友夸“像凌霄和李尖尖之女”,又掀起了“主播让我追新闻”的热潮。

类似王冰冰在黄河边踩草的新闻,有多少观众平时是愿意仔细看的?农村姥姥让你捡点柴火都费劲,看小姑娘玩草秒变精神小伙。一直讲内容为王,原来不是看新闻的内容,而是看记者面容。

既然是美少女,少不得经历一番秀女入宫式的点评。有人说王冰冰是氛围美女,离开了造型和妆容加持,会露出五官硬伤。也有人说,这要是都不算美女,你把我丢在人堆里找到算你赢。

央视记者曾经是清一水的知性和成熟风,类似冬日娜个人风格那么明显的绝对是少数。王冰冰的出现,恰好填补了邻家甜美系的空白。不用和明星比谁艳压谁,上镜就很亲民讨喜。

男主播方面,张韬、王言、胡悦鑫都曾受到不同程度的关注。张韬2017年加入CCTV4,今年6月进入CCTV13新闻频道,主要播《新闻直播间》的下午时段,感觉很快就可以往黄金时段发展。

承接央视男主播郭志坚老师的标准脸,张韬是浓眉大眼的周正长相。同批次进入央视实习的王言被网友称像李现,(提名缅甸果敢电视台的杨荣宽更像)胡悦鑫被说像韩庚。当时央视意在更新血液,年轻化队伍的举措确实让新闻主播更多的被讨论。

与原载体电视相比,在素人网红的传播过程中,由于弹幕、评论、转发、热度排序等功能的介入,营造了一个“共同在场、相互觉察、节奏同步”的空间。猎奇和看帅哥美女的情绪相互感染,这种体验又进一步激发受众参与的积极性。

小张、王冰冰、冰淇淋同时霸占这几天的热搜,不仅与“共同在场”的互动仪式有关,也与终端使用不无联系。如今,每一个新媒介平台都是一个开放的终端。任何人都可以方便地“深扒”和使用开放端的内容,同时不同的媒介相互影响,最终形成持续的内容接力。

在知道小张可能有女友后,抖音网友纷纷表示:“那小张也不能说是一点责任都没有。”在挖出《1818黄金眼》成立了MCN后,群众对于小张在镜头下的美貌也就不诧异了。

如果民生节目成为MCN运作网红的新方式,那还真是大有可为。黄金眼MCN隶属浙江广电,主要业务是网红带货培训。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小张和黄金眼有签约。资源错用的问题,倒暂且不用担心。

互联网最不缺的就是崇拜后的祛魅,小吴没有鸡犬升天,洗剪吹小哥也没出道,小张刚走红就不经扒。人们更爱新闻文本的“二次创作”,在搬运信息的同时,添油加醋地成为内容生产的二道贩子。

或者,并非素人太美太帅,而是时代太需要好看的脸去填充期待。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谢明宏,编辑:李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