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作者 李禾子,36氪经授权发布。

音乐流媒体平台过往几年激烈的竞争中,版权一直是争夺的焦点。但曾经一直在为版权头痛的网易云音乐,今年似乎迎来版权丰收年。

9月14日,网易云音乐宣布与贝塔斯曼音乐集团(BMG)达成战略合作,后者部分拥有艾薇儿、小红莓和Jason Mraz等知名歌手的录音版权,以及Bruno Mars、大卫·鲍伊、Nirvana和Suede等人的词曲版权。双方合作范围中,音乐版权、音乐IP深度开发等包括在内。今年以来,网易云音乐更是先后宣布与吉卜力工作室、滚石唱片、华纳版权和少城时代等公司达成了版权方面的合作。

而这些合作背后,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合作方中不乏许多原本独家授权给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腾讯音乐)的版权方。

比如网易云音乐与国际三大唱片公司之一环球音乐的牵手。8月11日,几乎是前后脚,网易云音乐、腾讯音乐两家相继官宣与环球音乐达成合作。而在此前3年,环球音乐版权一直为腾讯音乐独家所有,网易云音乐仅从腾讯音乐拿到转授权,这次,环球音乐则是将其曲库直接授权给了网易云音乐。

所以,表面上看,版权方开始不再追求进行版权独家授权了。这背后,版权方在打什么算盘?国内在线音乐市场的竞争格局会因此改变么?

版权方为什么不想独家了?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版权独家并不是竞争的目的,而是竞争的一种结果。在国内,争抢独家版权一度是几大音乐流媒体平台用来构筑竞争壁垒最重要的方式,效果也最立竿见影。

但独家可能是脆弱、不稳定的,背后有着唱片公司、音乐人等版权方对自身长远发展的考量。

“如果我是版权方的话,肯定不会一直跟一个平台(独家合作),因为我需要平衡,”一名长期观察音乐行业的人士向品玩说道,“如果有一个平台一直特别强势,它越来越厉害、跟第二名差距越来越大的话,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它议价能力就强了,我肯定希望有多个平台同时竞争。”

版权方选择与音乐平台合作,看中的无非有两点:一是价格,二是媒体价值。

价格的因素很好理解,谁出价高谁就更有机会拿下版权。价格也在2017年的那场版权大战中发挥了决定性作用,据称腾讯音乐当年拿下环球音乐等唱片公司的独家,出价就达到了正常授权价格的几倍,溢价惊人。

但随着行业纵深发展、用户红利逐渐消失,媒体价值渐渐会超越价格成为版权方更加看重的因素。

媒体价值也就是指一家平台能否把版权运营好,让版权价值最大化,它的本质是打造影响力——拥有持续的影响力才更有利于版权创造长期价值,版权方们都明白,这比平台开出“一次性”的价格更“值钱”。

品玩此前获悉,周杰伦所在的杰威尔音乐今年原本有意与网易云音乐直接达成授权,双方已经过洽谈,但最终结果未谈拢,原因就在很大程度受到了上述因素的影响。

HiFive首席策略官张昭轶向品玩分析,由于此前杰威尔旗下版权一直为腾讯音乐所有,双方合作已然十分熟悉,在这种情况下,“哪怕网易云音乐出同样的价格,站在杰威尔的角度来说,给网易云音乐独家仍是不划算的,会损伤自己的听众,因为他们更习惯在QQ音乐、酷狗听周杰伦,而且腾讯音乐又给到杰威尔很多曝光等等支持,合作的默契也确实是超过网易云音乐的。”

▲ 图源网络

而版权方更看重媒体价值,一定程度也解释了各大唱片公司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

比如在今年,杰威尔就先后与抖音、快手分别达成了版权合作。品玩了解到,与音乐流媒体平台相反,短视频平台只花极低的成本就可以拿到版权,很多版权方甚至会“求着”短视频平台帮其发歌。流媒体与短视频的区别就在于,后者是流量池,带来的流量更大,对音乐版权方来说是很好的宣发渠道,而且短视频的形式也决定了它不需要像流媒体一样过度依赖上游版权内容。

所以很多时候,也很难说版权方有对某家音乐平台的忠诚度。

独立音乐人如此,大唱片公司也如此。

“我如果是一个独立音乐人,选择平台还是取决于我自己职业发展阶段的需要。”上述观察人士告诉品玩,“起步阶段我可能会选择网易云,后期火了,想让我的受众面再宽一点,如果腾讯音乐给的钱又多,我可能就会选腾讯音乐;但哪一天腾讯音乐可能给我的资源不合适了,我可能再回归网易云,这个都是说不定的。”

同样的,“大唱片公司都知道一件事情,把自己的用户绑在一个平台上会有风险”。曾有过唱片公司运营经验的张昭轶说,这其实也解释了即便环球音乐与腾讯音乐有投资绑定关系,仍会选择把版权授权给网易云音乐,“大唱片公司更多考虑长远发展,而不是短期赚个版权快钱就结束的,因为除了赚钱以外,还要维护自家的艺人,会考虑很多元的因素。”

网易云音乐“翻身”了吗?

虽然版权方有不再进行版权独家的倾向,网易云音乐想要追赶腾讯音乐,仍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我们可以先来看看今年网易云音乐达成的几项版权合作。以今年5月与华纳版权(Warner Chappell Music)达成的合作为例,这项合作中网易云音乐实际拿到的是华纳音乐旗下的词曲版权。

通常来说,一首音乐作品版权包括两部分:录音版权和词曲版权。录音版权在业内更通俗的叫法是“母带”,英文也翻成“机械版权”,是我们听到歌手演唱的实际完整作品,音乐平台强调的“独家”也通常指的是录音版权;词曲版权则往往与翻唱作品挂钩,比如去年《乐队的夏天》痛仰乐队翻唱王菲的《我愿意》,就需要事先取得这首歌曲的词曲版权(音乐平台上架的王菲原版的《我愿意》则属于录音版权)。

所以相比于录音版权,词曲版权并没有那么“显性”,而对于音乐平台来说,录音版权才是最有价值的。或者可以理解成,原版歌曲比翻唱歌曲对一家音乐平台来说更有价值。

这就可以解释网易云音乐与华纳版权达成的合作。实际上,在今年网易云音乐达成的版权合作中,也有相当一部分属于词曲版权,这次与BMG的合作,则包括了一部分录音版权,一部分词曲版权。

事实是,依然有许多唱片公司的录音版权独家在腾讯音乐手里,网易云音乐想要在平台播放这些歌曲,依然需要向腾讯音乐取得转授权。并且据品玩了解,腾讯音乐有一些录音版权是大概率不予转授的,比如周杰伦和五月天。

就这一点来说,版权依然会让网易云音乐头痛。

“版权是(音乐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但曲库量不是。”张昭轶告诉品玩,这决定了谁拥有了头部版权,谁的优势就越大。他举例说,“薛之谦一个人的歌,一年播放量在10亿量级,但这对BMG几百万的曲库,依然可能是挑战。”

不过,正如前文所言,版权竞争是一方面,平台运营同样重要。就目前来看,网易云音乐做得还不算差,加上有阿里巴巴的注资,以及它现有的独家和转授,它的生存不是问题。

就像张昭轶告诉品玩的那样,“网易云音乐虽然曲库不如腾讯音乐,但是对用户粘性的维系来讲,单位效率也很高了……版权是不是值钱,能不能构成壁垒?它是壁垒,但这个壁垒也在逐渐被瓦解。”

发布者 |2020-09-25T15:00:36+08:00九月 25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音乐版权方不再腾讯网易“二选一”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