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 普通小夏,36氪经授权发布。

60多岁的黄阿姨,爱上短视频里粗制滥造的“假靳东”,并为了对方离家出走。她说,自己从未体验过爱情。

安徽的梁其带着一个孩子,现在又怀孕了,没有工作,平常家里的开支全靠在外打工的丈夫。但是丈夫已经三个月没有往家里打钱,手机也打不通失联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生活。

张月的丈夫出轨后,在出租屋里烧炭自杀。第三者带着孩子五次三番跑来找张月讨要生活费、房子,她身心俱疲后患了重症,正躺在医院里。

生活就是如此残酷和荒谬,她们正面临情感生活的缺失,但又无处诉说。

年轻人可能很难理解黄阿姨为什么会相信“假靳东”爱自己;也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女性就是离不开那个家暴出轨的丈夫;甚至难以理解一些讲独立女性,如何与丈夫沟通的短视频点赞量会这么高?

但确实不是所有人都懂得这些情感常识,或者知道了,却不明白怎么用于自己的生活之中。他们按部就班地步入了中年,然而感情观念似乎没有得到成长。

社交媒体的话语权逐渐被年轻人和有文化的人所掌控。而这些身处三四线城市,甚至更偏远地区的中老年人仿佛被“折叠”了,婆媳争吵、丈夫出轨、家暴、离婚、再婚、孩子… …他们也不知如何处理。

快手上的情感主播成了他们能抓住的一根稻草

快手直播间里隐藏着中年人的痛与爱

王玲不认字,腿有残疾,在青海老家的一个工地上给工人做饭,每个月有3500元的收入。她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儿,成绩很好,喜欢跳舞和画画。

某一天,王玲连麦到主播晓文(ID:主持人晓文-情感电台)的直播间,非常礼貌地问晓文能不能给在新疆打工的丈夫拨打一个电话。因为不想因为自己没文化耽误了孩子,她把女儿放在了寄宿制的学校,现在又给女儿报一个4500元一年的兴趣班。但是王玲一个人真的供不上了,希望丈夫能够出一部分钱。

晓文拨打了这一通电话,一个有着浓重地方口音的男性在电话那头。听到晓文讲王玲想找他要钱,讲述了自己的打工生活,今年因为疫情,上半年都没有干什么活儿,又被压了一些钱,还借了一些出去。

“你知道,你老婆在家带孩子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吗?”

“我赚了钱寄回家不就行了,而且两三个月打一通电话回家,她们都说过得挺好的啊。”

在接通电话之前,丈夫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原来有这么多的兴趣爱好,也根本不知道妻子原来过得这么辛苦。丈夫也不知道女儿需要的不仅仅是过年的时候带着她买一两百块的衣服鞋子,还需要在成长的过程中有父亲的陪伴,需要一种安全感。

丈夫听完沉默了一会说最近会把工作安排一下,尽快回家看看,挂了电话。王玲哇哇大哭。

问题解决后,晓文挂断了她的电话,开始连麦下一位听众。直播间的公屏上不断显示着王玲送出一快币(价值一毛钱)的小礼物。

晓文说“你不要再刷了,现在本身你经济就困难,自己留着吧。”但是王玲不会打字,只能用不断刷礼物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最后晓文看着她送出将近2块钱的礼物后,实在不忍心再让她浪费钱,一狠心将她踢出了直播间。没想到,下午晓文开直播,王玲又进来不停地刷小礼物。“我真的是没招了,可能王玲在别的直播间抢了点红包,全刷我这儿来了。”

打开每一个直播间,就像推开了一扇门,走进一个家庭里听到家长里短,爱恨情仇的故事。

“每天打开连麦列表都是99+。”

“我做了100场直播,连麦了600多人。”

“根本解决不过来,我的助理微信都加满了,可能失恋这些不太急的问题,得排一个星期才能连上麦。”

找情感主播求助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正在面临情感危机的中年人,但这样一个庞大的需求仿佛被“折叠”了。

这些人中一部分生活在小城镇里,此前可能根本不知道情感也是需要学习的,也没有人教过他们如何处理感情问题。

现在微信公众号、微博豆瓣等众多平台上有大量的感情教育信息,但是思考一下,这些偏向“精英”的话语内容,他们平常会看到吗?

快手是王玲们经常用来消遣娱乐的软件,而上边的情感主播成为了这些中年人情感问题的出口。“他们都憋疯了”晓文说。

这些遭遇情感问题的中年人,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找不到合适、信任沟通渠道。如果将自己的私事告诉身边的朋友,别人可能把你当笑话,并且即使说了可能也得不到合理的意见和帮助。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依旧深深印在这些中年人心中。

在快手情感直播间里,用一个没有作品的小号连麦,谁也不会不知道自己是谁,家住哪里,给这些中年人批上了一层心理安全的外衣。

更重要的则是信任,大部分情感主播都长时间在线倾听别人的问题,并给出相应的意见。这些中年人看了几场直播后,逐渐信任某一位主播,转而从观看变为向主播求助。

什么人在倾听他们的故事?

坐在直播间里听大家倾诉感情问题的主播都是什么人?

清河李哥(ID:清河李哥情感连麦)在快手上现在已经有了上千万的粉丝。他是一名退伍军人,做过私人保镖,在国外帮人管理过工厂,也自己开了公司。之前一直喜欢拍正能量段子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去年在快手上开了一个账号。

在快手看直播的过程中,他发现有很多弱势群体需要帮助,在直播间里给别的主播刷了很多礼物。后来自己也做直播,有很多遭遇感情问题的人来向他求助,因缘际会下成为了一名情感主播。

随着受众注意力的转移,电视台、电台逐渐没有了昔日辉煌。曾经供职于这些地方的主持人也来到了短视频平台,寻求转型的新机会。比如天津卫视《爱情保卫战》的主持人赵川、陆琪,青岛电视台的主持人鼎鼎、晓文… …

来到快手后,情感主播的共同的感受是竟然还有这么多不尽如人意的事情正在我们身边发生。

找到情感主播的求助的人群五花八门,有在校大学生、年轻妈妈、甚至留学生,但主播们说中年人群体会更多一些。

老公失踪、孩子叛逆、家暴无法离婚、无性婚姻、婆婆刁难、马上要再婚了却被拒绝… …

“生活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你一声叹息或者一种惊喜。”赵川感叹到。

成为情感主播在获得关注和收益的同时也在付出着代价。

清河李哥从早上6点开始直播,这意味着他每天5:30需要起床,洗漱,准时坐在摄像头面前。每天早晨和晚上各直播3个小时,这一年来从未间断。

而另一位主播晓文也是同样的生活,早晨9点到12点,下午2点到5点,偶尔甚至会直播到七点。每个周休息一天,去做自己的本职工作。

在直播间里当然不能表现出疲惫,但是长时间的说话也会有撑不住时候。

四月的一个上午,晓文正连着麦,突然感到心慌,手脚开始出汗。对方还在说着话,晓文只能打断他,说你稍微一等,我去吃个药。她赶紧走回房间,找出速效救心丸,吃了下去。

直播间里一片安静,晓文缓了5分钟。观众在评论区里留言,今天别播了,赶紧下播去休息吧。

但是今天团队给安排的电商还没有接上,如果此时下播,电商和自己的团队收益都会受到影响。主播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背后有整个团队在支撑,晓文最后撑到了电商卖货结束。

情感主播需要不停地说话,气血消耗非常严重,咽炎也随之而来。每天长时间坐在直播间里,颈椎、腰椎也会与一定影响。

除了体力上的消耗,做情感主播更多的疲惫来自于脑力和情绪。

每天来到情感直播间的人,大多是婚姻遭遇了问题,主播需要一层层地提问,引导他说出内心真实的想法,逐步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貌。在照顾求助者情绪的基础上给予有逻辑和理性的建议。与此同时还要兼顾直播间里正在观看的家人们的感受,与他们进行一些互动,这个过程需要主播的思维一直运转。

情感主播做久了说话会越来越严谨,一定要搞清楚事情的前提条件以及说话的分寸。如果主播无意间说了一句偏向某一方的话,可能会引起直播间里其他家人的反感。

情感主播的底线和坚守

感情是一个非标准的问题,情感主播也不用持证上岗,现在短视频平台上活跃着数以万计的情感主播。

虽然也会存在个别主播追求博眼球的直播效果,但几位优质且专业的情感主播都坚定地表示,把情感主播当成一份职业肯定是有门槛的。

赵川(ID:赵川)总结了四个自己作为情感博主的基本素质。首先不恶意炒作;其次不以主播的利益为核心目的放大当事人的冲突;第三要具有作为主播和人沟通的基本生活常识;第四即使是做自媒体,也带有媒体属性,主播必须为自己所说的每一段话负责。

与此同时几位情感主播都向小娱表达了对于流量的纠结。

那些猎奇狗血的故事,和传统电视台一样,收视高。理性分析问题的时候,凑热闹观众少了,但是主播们也想帮助真正有情感困惑人。

直播间里也面临着同样的抉择,在前期选择连麦对象的时候,是否要为了流量而选择更猎奇的话题?

刺激的两性冲突毫无疑问会引起观看者的兴趣,为直播间带来更高的热度,而讲亲子关系,如何与孩子更好的沟通话题,直播间数据就没那么好。

赵川举了一个例子,一位女性要和丈夫离婚,团队在前期预采过程中了解到她曾经有一段感情经历没有告诉现在的丈夫。

在直播过程中如果把这段经历爆出来,将会改变整个故事的走向,更加刺激,也会引来更多的流量。

但是赵川选择坚决不说。“这是我的职业素养,知道哪些东西不应该呈现给受众。如果我说了就相当于在一个公开场合,把这个人内心最隐私的一部分拉开给他们现在岌岌可危的婚姻中的另一个人看,这就已经干预到他们生活的正常走向了。”

鼎鼎(ID:主持人鼎鼎)也表达了相似的观点,希望无论是自己还是直播间里的观众都不要抱着猎奇或者批判的眼光看待求助连麦的人。

他为什么出轨?她为什么不能独立?夫妻双方为什么会把日子过成这样?

这些故事听起来离谱,但是问题的出现总是有原因的,真正的原因可能并不能被挖掘出来。但是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倾诉和寻求帮助的渠道,他们可能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从别人的故事里反观自己的人生,可能是旁观者能从这些情感故事中得到的。

中年人需要怎样的情感教育?

人类学家项飙曾经谈到,道德不应该像一顶帽子戴在我们头上,必须将道德的帽子摘下来,放在上手去观察它。我们为这些情感故事荒谬,离谱的同时,不妨想想,我们在用谁的道德,指向谁的生活。

中年人的感情危机是上一代人情感教育的缺失,以及在激烈变化的时代中社会冲突和人的冲突的集中体现。

现代婚姻关系从建国后才正式确立,但是几千年来的婚姻观念转变是需要时间的。

在爷爷奶奶那一辈人,更多考虑的还是温饱问题,那时候大家对于爱情和情感的诉求并不是这么高。现在的中年人大部分是在这样的家庭里成长起来,受上一辈影响,他们曾经以为婚姻就是这样。就如同电视剧《金婚》里文丽和东志的婚姻,打打闹闹,鸡毛蒜皮一辈子就过去了。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物质生活在短短几十年中得到了极大提升。当温饱满足后,大家开始追求精神层面的满足,回过头来审视自己的感情婚姻的时候,一定会有困惑。

现在也经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位家庭主妇的丈夫出轨了,她死活不愿意离婚,而是吵闹着要让丈夫离开第三者回归家庭,为什么她不能放弃背叛的丈夫?

因为她基本丧失了自己的所有社会支撑,全部的注意力都在家庭和丈夫身上,在她的婚姻观中,出嫁从夫,照顾好孩子家庭就是她的一切。而当丈夫在外事业越来越好的时候,她就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

当她选择成为家庭主妇的那个时候,没有人告诉她这究竟是一份什么样的工作,需要具备怎样的抗风险能力。

陆琪在直播中告诉她们,做家庭主妇也是要有技能的,比如理财能力、社交能力、在丈夫孩子之外找到自己生活新支撑点的能力。家庭主妇并不是一个保姆,而是一个家庭的推动者。

但是情感主播能够教会他们谈恋爱吗?能也不能。

主播们能做的是倾听与分享,帮助网线那端的求助者理清自己的现状和思路,给予专业性的意见和告诉他们看问题的另一种视角。

但是这种帮助是有限的,毕竟当回到现实生活中,人并不会马上发生质的改变。“我只是在他们心中种下了一个种子,也许某一天被激发的时候,问题可能就解决了。”

余秀华写下“苦苦深井,倒映月亮。像我遇见的那么多痛苦一样。深井里长满了苔藓,每一次向上爬,又掉下来。太薄了,这人生。”以诗歌对抗生活的苦痛和婚姻里无赖一般的丈夫。

那些无法写出锦句的中年人,在直播间里对着主播,倾诉着深藏心底已久的欲望与困惑。

文中张月、梁其、王玲均为化名

发布者 |2020-10-20T08:00:21+08:00十月 20th, 2020|分类:新闻|标签: , , , , |在快手直播间,目睹中年人的爱恨情仇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已关闭评论

关于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