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好看”的确切含义,陈若轩没有细讲,每个人对“好”的理解都不一样。“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我觉得,好东西是会吸引人的,是会传染的。”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陈若轩的助理有些紧张。距离约定的采访时间,已经过去40 分钟了,陈若轩还没有结束上一个电话采访,一边化妆,一边继续回答问题。当时《九州缥缈录》正在播出,各种拍摄和采访密集而来。而陈若轩“想法多,愿意聊深的”,助理说。

碰上任何与表演相关的话题,陈若轩都愿意多讲讲。他在《九州缥缈录》里扮演姬野,一个落魄世家里,不受待见的庶长子,成长中几乎没有被家庭温暖过。大概是这样的原因,姬野后来与另外两位主角,羽然和阿苏勒结下深厚情谊,以至于很难接受两人为局势所迫暂时成亲。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其实观众能看到所有的剧情,但是你要考虑到姬野是不知道的。”陈若轩为姬野打抱不平,“那个时候没有手机,没有Wi-Fi,也没有网络。其实姬野也很可怜,连个电话都没有。”

播出后陈若轩把这部戏安利给周围每一个人,他说这不是因为戏里有他,“我参演过好多戏,没有每部都安利。还是觉得这部戏好看,想安利一下。”

什么是“好看”的确切含义,陈若轩没有细讲,每个人对“好”的理解都不一样。“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是我觉得,好东西是会吸引人的,是会传染的。”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Q A:

演《心理罪》的时候,你说要变成人物而不是演。这次为了变成姬野,都花了哪些功夫?

陈若轩:就是尽可能地靠近角色吧,外在、内在,然后化妆,所有吧。走入角色是逐渐的,三个月之后就进入到角色里了。(有一段)拍的是在姬野家里,父亲打姬野,被打的过程中一瞬间感到自己和这个角色贴在一起了。

之前学散打和搏击有帮助这次的打戏吗?

陈若轩: 当然有帮助啊,我现在拍打戏,很多时候一遍就学会了。对认识角色也有帮助吧,练武能够磨炼自己的意志,我觉得有一部分关系。之前学了三年,从初中二年级开始学的,每周末去,(包括)暑假寒假。一开始学搏击就是以为学这个是可以天下无敌,所向披靡。结果学了才发现是被人揍得已经不行了,先要挨揍,才能打别人。成龙的电影有影响到我,比如《我是谁》《神话》这些。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对你而言姬野是一个强大的人吗?

陈若轩:是一个不太强大的人。他是一个其实很脆弱的人,一般想要证明自己的人都是不够强大的人。因为不够强大,所以才通过掩饰自己的脆弱来变得强大。

这个角色会影响到你对自己的认知吗?

陈若轩:他让我有了很多的收获和更新吧。对表演的认知也好,对自己的认知也好。我也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坚持健身,可以那么拼命地训练,一天可以练两次,一星期可以练四五次。拍姬野之前我健身从来没有这么拼过,他还是发掘了我挺多不一样的东西。

你对作品好坏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陈若轩:基本上就是要做出更多人喜欢的东西, 我觉得因为作品不是给自己看的,是给大众看的。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什么样的影视剧作品,朋友安利给你的时候会特别想去看?

陈若轩:一般说挺好的,可能就听一听;一般说特别牛的,诶,觉得应该是挺好的,再去看。“挺好”跟“牛”是两个阶段。像《哪吒》,吹爆朋友圈了,这种就一定要去看,不看心里痒痒。但是在剧组拍戏不是没有时间嘛,只要一休息,我就经常会找一天两天,去电影院里买四五场电影一起看。自己坐在电影院一天,然后好看的电影就会学习一下;不好看的,里面也会有好的东西;(一部电影)一两个小时里面总有一两回是可以学习的。有一些成本小,或者是看上去制作没有那么精良的,其实并不代表人家没有认真地拍、认真地演,只是没有钱而已。看着制作没有那么好,但也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不然不会平白无故被人喜欢,我觉得不会有一部烂的作品平白无故被人喜欢。

当天有什么全部都买?

陈若轩:一般不挑,一般也是攒了几部好电影,还没有下映,然后顺带着几部最近在播出的电影,就一起看了。看电影的话,连轴看也不会累。

看电影的过程中学习的是什么?

陈若轩:我觉得是表演吧。往往有一些演员的特殊处理、一些反应,我觉得很特别的、很生动的,就记在备忘录里,有时候要是播完了就把台词记下来,看看那个台词回想他当时是怎么演的,其实因为那个很特别的反应,是能记得住的,学习一下。记了挺多的,现在备忘录里有60 多条,其中有一大部分都是跟演戏有关的。

陈若轩 | 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

陈若轩

会形成你的一个资料库吗?

陈若轩:会。其实就跟看书一样,都在自己的潜意识里。演戏的时候,很自然地就会表演出那个东西来。我之前是拍一个轻喜剧。然后我就看了很多《生活大爆炸》,然后甚至郭德纲的相声或者是《跨界喜剧王》什么的,我就把那些一些喜剧的节奏,还有公式,以及我自己的笔记,还有我自己的理论,记下来,记了很长很长。

你会觉得这些练习也好,记录也好,算是你的一种审美体系吗?

陈若轩:我的审美体系是,只要我没有、我不会的,我都得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