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那种绝对自我的人,但也绝对不会熄灭自己心里的小火苗。不停歇地工作了十几年,她发现自己变得游刃有余,做真正想做的事,照顾身边的人。在排练厅出一身臭汗是幸福,在家里睡懒觉也是幸福。对狮子座的佟丽娅而言,最大的霸气,是能掌控自己的生活。

佟丽娅 | 不能批评,只能建议

佟丽娅

排练时她本来心里没底,想先从小剧场做起,但老东家东方演艺集团说这是一个好项目,应该去最好的舞台,就去了国家大剧院2000人大剧场。

首演那天晚上,她的朋友来了,业内专家来了,师兄的老师也来了。看完后,老师发了个朋友圈,夸演出好。朋友们也喜欢,大家都说“:没想到佟丽娅真的认认真真跳了一次舞。”

半年之后再谈起这场演出,她还是兴奋:“ 我是真的扛住了所有压力,花了很多时间,把自己泡在排练厅,不顾一切地做了一件事。第二场演出就一票难求了,想看也看不着。连我自己都找不到票。”

佟丽娅 | 不能批评,只能建议

佟丽娅

因为演戏,她曾以为自己放下了对舞蹈的爱—2004年做出辞职决定时,“留在北京”比“跳舞”更重要。但最近,她觉得自己“被勾回来了”,还是痴迷于舞台。采访前一天,她晚上十一点钟还在排练厅,跟她担任导师的《舞者》节目中的选手排练。“其实这是他们的比赛,但我很喜欢和大家一起探讨专业。我可以从舞蹈的角度给出意见,也可以加入对戏剧的理解,从电影的画面感去想象舞台。我现在有游刃有余的感觉。”

佟丽娅 | 不能批评,只能建议

佟丽娅

勇敢不怕事儿的儿子娃娃

佟丽娅出生在新疆伊宁,小时候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会想,如果顺着那拉提草原一直走,会走到哪里?阿拉咯尔山后面,有没有更高的山?

12岁那年,大伯开了一辆拉货的大卡车,走了一天一夜,带她去乌鲁木齐。他们抄了近路,左边是一号冰川,右边是悬崖峭壁,有厚厚积雪,甚至能看见不知道埋了多久的汽车残骸。路很滑,车开得很慢,对面突然冲来一辆大卡车,眼看就要相撞了,她紧紧抓住门框把手,没有喊叫,直到两辆车错开走远之后,眼泪才不停流。大伯夸她“:这丫头挺勇敢,是个儿子娃娃。”

在新疆,“儿子娃娃”是个夸人的词,大概意思是说:勇敢,不怕事儿。佟丽娅喜欢被说是“儿子娃娃”,大人越夸,她越来劲儿,她不允许自己是个哭哭啼啼的小姑娘。

去年,她收到春晚主持人的工作邀请,第一反应是兴奋,“怎么会是我?竟然看到了我!”但开心过后是无尽的恐怖,“那么大的舞台,亿万人在看着你,等着你出错。突然从演员变成主持人站到台上的那一刻的紧张感和痛苦感,无法形容。从小到大,这是唯一一次我对要做的事情没有把握。”

佟丽娅 | 不能批评,只能建议

佟丽娅

春晚排练那段时间,她每次上台,腿都是软的。回到后台,要找一个没人的角落,低声地大喊,把心里的恐惧、压力都释放出去,为下一次上台做准备。同样来自新疆的央视主持人尼格买提则会教她一些技巧,也鼓励她“:别怕,我们都是儿子娃娃。”

她完成了这份艰巨的工作,“像做了一个梦。”她总是那个勇敢的人。从新疆到北京,从舞者到演员,再回头去做舞蹈剧场,还“傻大胆”地接春晚主持。

12岁时,翻过家乡的山,看到了更大的世界。在北京的第20个年头,她又翻过了春晚这座“山”。现在的佟丽娅,觉得自己不会再害怕任何事情。“这么难的事都扛下来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