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年年底,参加真人秀《偶像练习生》时,朱正廷马上满22 岁了,同台的多是比他小的弟弟,个个实力不凡,稚拙而生动……

朱正延 | 类似超人

朱正延

暗影

朱正廷现在的家是个小型的“动物园”,养了很多只猫狗。他从小喜欢动物,父母工作忙碌无暇陪伴的童年时代,很多时候就是蹲守在电视机前看中央电视台的《动物世界》,里面有弱肉强食,也有舐犊情深,给他那会儿不怎么多彩的精神世界增添了几抹亮色。成年后,他有了自己的第一只宠物,一只名为“五百万”的黑法斗,后来萌宠队伍陆续壮大,但最宠的还是“五百万”,它是陪着他一路走过来的。

2017 年年底,参加真人秀《偶像练习生》时,朱正廷马上满22 岁了,同台的多是比他小的弟弟,个个实力不凡,稚拙而生动。这些舞台上的准偶像们,很多十来岁就进入了高强度的训练生生活,朱正廷是上了大学才明确了要朝这方向走。他知道自己起步晚,原本心里没底,最后倒也凭着十多年的舞蹈功底,顺利成团出道了。

朱正延 | 类似超人

朱正延

他不曾自诩是聪明孩子,从来相信苦练的力量,身上有不少被规训的痕迹。刚开始学舞时,因为骨骼比同龄人硬,压腿拉筋练腰,下过不少苦功夫,后来身段确实柔软了不少。落笔写给粉丝的话,被调侃字迹,就关起门来自己练,还拉着姐姐监督,渐渐字也不似从前一副散架样儿了。近两年学起的油画也是,因为是个急性子,抱着磨炼心性的念头拿起了画笔,一开始坐不住,现在画画倒成了日常生活里颇为上心的喜好。

当年,《偶像练习生》的口号是“越努力,越幸运”,一句大而笨重的话,很多人都懂这个理,但少有人得其道,朱正廷算得上是这少数者之一。

朱正延 | 类似超人

朱正延

进阶

6 月中旬,电视剧《孤独的野兽》终于顺利在重庆开机,这是朱正廷参演的第一部电视剧,也是他第一个男主角角色。过去一两个月里,除了偶尔的综艺录制,他过着一段相对规律的生活,每天从酒店到片场,收工再回酒店,内心对于这个新身份也更笃定了些。

真正意义上开始演戏,是去年拍摄的《急先锋》,他扮演急先锋小队里的武器专家,有不少吊威亚的动作戏份,舞蹈基础扎实,倒不算太吃力,但镜头、走位、台词,都是关卡。他是安徽人,有时会 “n”“l”不分,找到的解决办法和以往一样——苦练,先把自己的台词录下来,再一遍遍去磨音准,找语调。有了那次大银幕经验,这回多少心里踏实了些,但新的问题也出现了。剧里,他饰演中古店能力超群的鉴定师洛宾,古董、珠宝、奢侈品鉴定,样样都精通。现实层面,这是他完全陌生的领域,剧组给他请了专业的珠宝鉴定老师,是位五六十岁的地质博士,在这行做了几十年。老师告诉他,洛宾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里是不存在的,没人能既懂珠宝又懂古董,他自己经手过那么多宝石,现在也不可能拿到一块,就能准确说出它的好坏。

朱正延 | 类似超人

朱正延

怎么能拿捏好这个角色,朱正廷犹疑过,他对“真”看重,自认大体是个实在人,身边玩得好的朋友,也多是性情相投的,“就你跟这人聊天的时候,不会觉得他戴着一副面具。每个人都希望生活中少点(虚的),对吧?”但戏就是另一回事了,它天然地需要张力,夸张是通向它的途径之一。朱正廷想起自己以前在上海戏剧学院的时候,专业是中国舞,往往要在三五分钟的舞台表演里讲清楚一个故事,那就不只是单纯的肢体动作了,情绪的张力同等重要,便也能逻辑自洽了。

少时离家去外地学舞,后来去海外当训练生,出道成团后又开始拍电影、演戏、出音乐专辑、做巡回演唱会、常驻各大综艺,回头看自己这些年一次次前行的脚步,朱正廷不曾后悔过,他心里清楚也许并不全然是理性的选择,但都是个人自由意志的结果。用霍金的话说,“是大脑里几十亿个神经元之间产生的蝴蝶效应”,他被莫名其妙不可自知的力量引导,在一次次选择前毫不迟疑地放弃和当机立断,成就了那不可多得的绝妙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