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目标”分解为“小事情”的正确方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当我们设下一个宏大的目标或是面对一个大的难题,很多人总是不知道从哪里着手。然而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作者以写作为例,通过自身的经验讲述了如何将人生中的“大目标”分解为阶段性的“小事情”,并在追梦前行的同时学会享受过程。文章译自Medium,作者Jennifer Locke,原标题To Do a Great Big Thing, Break It Into Tiny Daily Things。

图片来源:Pexels

当我告诉朋友我在写书时,他们中的大多数都表示震惊,就好像我说我在自己盖房子一样。 “你在做什么?写书吗?我永远无法想象一般人怎么能写出一整本书”。

然而,我的秘密是:我从不需要一口气写完一整本书。

美国作家威廉·福克纳(William Faulkner)在六个星期内就写完了《我弥留之际》,并如他所说一字未改。但这种文思泉涌的写作方式并不是大多数作家可以实现的,对我来说,美好的工作日更像是以下的其中一种:

-头脑风暴,发散思维15分钟。

-研究写作大纲。

-为某个章节写下几百字。

当然,还有除此之外的许多杂事。其实,写作这项工作可以分为几个步骤,然后再进一步地分解为更小的环节,循序渐进,拆解庞大的目标。

想要完成写作和实现任何其他的“大事”一样:都需要坚持。你无法一口气写下全部内容,就像你不会在没有任何准备训练的情况下去跑全程马拉松。

不积硅步无以至千里,长时间量变的积累为质变的飞跃铺平了道路。无论你是想开展线上业务,还是走上新的职业道路,或与伴侣组建家庭,你都必须先将“大事”分解成一件件小事,分解成最基本的组成部分。

从细微处思考

首先,以每周为单位,确定下当前这一周最重要的目标。接下来,规划出可以朝着该目标迈进的每一小步,进而确定出每日目标,再将其缩小。

不要眼高手低。生活中,我们往往高估了自己可以实际完成的工作量,每日规划的事情要略低于自以为可以完成的事情,要定下更切实际的目标。举例来说,假设你想开展线上业务,开一家网店或是经营一个网站,并且已经从知名的企业家那里购买了一门课程。那么你的本周目标可能就是学完该课程,则日常目标就是每天学习一个单元,不要一口气定下每天学习三个单元或是半本书,完成8小时高效学习这样的目标,充分了解自己的学习能力,制定最适合自己而又现实可行的计划

当我们把目标分解,最大的挑战便是向前迈的步幅太小而无法带来成就感。我们习惯了即时满足,就像在Instagram上发图一样,迅速获得的点赞和评论令我们内心愉悦。但是,要想实现自己的“大事”,请远离外部因素带来的这些影响,内在的真正动力是唯一能帮你度过难关的救命稻草。

适当的休息事半功倍

不要一直往“目标”栏添加无限的任务,遇到瓶颈时要学会转换思维,放松休息。重置你的大脑,或许只是站起来换个地方走动走动。研究发现,在工作中休息一下实际上可以帮助释放神经递质,这些神经递质可以使大脑恢复平静。其他研究也支持这一观点,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聚精会神后,大脑会变得严重饱和。长时间的学习需要适当的休息来缓解大脑疲劳,而恰到好处的放松可以加强大脑的记忆,提高学习效率,同样,这也适用于除学习之外其他需要集中精力的工作。

如果你想要保持忙碌,你总会找到事情做。但是,把精力分散在许多事情上不会让你获得成就感。专注于小的事情,适当暂停休整,然后以饱满的姿态继续前进。

享受过程

如果你在朝着一个非常宏大的目标努力,那可能需要好几年才能得到令人满意的结果。试着让自己享受过程,不与人比较也不用别人的成功来衡量自己。正如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所说:比较会偷走快乐。

换一种方法,如果你衡量的标准是昨天的自己,那么你总是能持续得到正面的激励。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在追梦的路上走了多远?从那以后的365天里,我学到了什么?

如果你没有一颗追求进取的心,你也不会为自己设下远大的目标,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一定要做点什么”的壮志雄心。对自己的远大抱负怀有感激之心,珍惜每一次学习新事物的机会,脚踏实地继续前进。

我常跟自己玩起心理战术:告诉自己我已经实现了最终的目标,现在的一切都是倒叙。假设我正在写一本书,试图描绘一个故事情节,但是我卡住了,迟迟没有满意的思路。短暂地休整放空后,我会尝试着先打出脑海中所设想的结尾,往回推演。为了得到这个结果,我可以怎么做?采取什么措施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哪些片段可以组合起来使故事更加完整?

想象力带我从结尾倒推故事的发展,一直推到故事的开篇,在不知不觉中,就已经完成了写作。其实,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方法,有什么样的小技巧,重要的是要排除万难,坚持下去,享受或艰难或欣喜的过程。当你热爱的是做这件事情的过程,而不是结果,你的创造力也会随之迸发。相信我,着眼于当下的每一小步,好的结果自然在不远处等着你。

贾樟柯:不能面对这样的生活,是我们一整代人的懦弱

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人,面对这个时代的故事,如果能从自己狭小的世界里面去观望别人的生活,我们就能够理解。

或许我们曾经有过这样的生活,但我们假装忘记。

有时候我们不能面对这样的生活,或者面对这样的电影,这是我们一整代人的懦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贾樟柯,题图:电影《海上传奇》剧照

继《江湖儿女》后,如无意外,贾樟柯的新作《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将于今年与大众见面。

这是一部由余华、贾平凹、梁鸿等知名中国现代作家参演的纪录片,横跨了70年的中国。

在《一直游到海水变蓝》中,贾樟柯回到了他电影事业的源头——乡村和文学,与他敬重的作家们一起重新注视1949年后的中国往事。

乡村、文学、真实的中国,一直是贾樟柯创作的母题。在新作面世之前,我们不妨回到贾樟柯的旧电影手记,寻找这些串联起他电影生涯的命题的意义。


一、电影是我的精神出路

我十九岁那年,疯狂地喜欢上了文学,我试着写小说,后来又喜欢上了画画,最后我确定我真正想从事的是电影。

直到今天,我还常常会有许多不平静的时刻。

政治剧烈变动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个人的情感处境,或者生、老、病、死,那些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才能逐渐理解的生命真相,都会让我们体会到无时无处不在的人的困境。

也正是这些困境给了我充沛的表达欲望,电影是我的精神出路,这是我选择电影为自己终身职业的理由。

电影虽然只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但依然是一门古老的行业。

我们和那些遥远世纪的说书人,那些口传史诗的艺人,那些编撰民间传说并把它流传下去的先辈一样,电影是人类在科技时代的表达方式,然而它最终将传递的仍然是人类的生存经验。

电影作为一种记忆方式书写着各自民族的历史,在这看似宏大的使命背后,这门艺术真正需要的还是每个作者真实而富有洞察力的个人书写。

相信和捍卫个人表达的价值、自由,唯有这样我们的作品才能表现出必要的尊严与价值。

在经济的限制或者政治的压制之下,我们最少可以成为一个反叛者,用电影去和人类的惰性、黑暗抗争。

《天注定》剧照;大海(姜武)


二、下一代怎么活,是他们要解决的问题

在我们的文化中,总有人喜欢将自己的生活经历“诗化”,为自己创造那么多传奇。好像平淡的世俗生活容不下这些大仙,一定要吃大苦受大难,经历曲折离奇才算阅尽人间。

这种自我诗化的目的就是自我神化。

因而,我想特别强调的是,这样的精神取向,害苦了中国电影。

有些人一拍电影便要寻找传奇,便要搞那么多悲欢离合、大喜大悲,好像只有这些东西才应该是电影去表现的。而面对复杂的现实社会时,又慌了手脚,迷迷糊糊拍了那么多幼稚童话。

我想用电影去关心普通人,首先要尊重世俗生活。在缓慢的时光流程中,感觉每个平淡生命的喜悦或沉重。“生活就像一条宁静的长河”,让我们好好体会吧。

北岛在一篇散文中写道:

人总是自以为经历的风暴是唯一的,且自喻为风暴,想把下一代也吹得东摇西晃。

最后他说,下一代怎么个活法?这是他们自己要回答的问题。

我不知道我们将会是怎么个活法,我们将拍什么样的电影。因为“我们”本来就是个空洞的词——我们是谁?

三、最重要的是人的自由

我欣赏韩寒的话“没有立场,只有是非”。欣赏那句话其实是因为我们的语境。

1949后的成长过程里,整个教育就是给你立场,所以,说没有立场,不是说在多元文化环境里抛弃立场,而是意识到教育带来的基因上的影响。

现在我坚持说我是个人主义者,因为最重要的是人的自由,以及对个人跟个人选择的尊重。

我们是另一个战争胜利了——整体上经济高速崛起、全球影响力扩大,但这个经济奇迹里面,个人的命运遭遇却往往被忽略了。贫富分化、地区差异,具体的人事实上得到了多少好处呢?

《海上传奇》剧照韩寒

自由问题是让人类长久悲观的原因之一,悲观是产生艺术的气氛。悲观让我们务实,善良;悲观让我们充满了创造性。

而讲述不自由的感觉一定是艺术存在的理由,因为不自由不是一时一地的感受,绝不特指任何一种意识形态。不自由是人的原感受,就像生老病死一样。

艺术在一定程度上反映我们对自由问题的知觉,逃不出法则是否意味着我们就要放弃有限的自由?或者说我们如何能获得相对自由的空间,在我看来悲观会给我们一种务实的精神,是我们接近自由的方法。

在一种生活中全然不知自由的失去可谓不智,知道自由的失去而不挽留可谓无勇。

这个世界的人智慧应该不缺,少的是勇敢。因为是否能够选择一种生活,事关自由;是否能够背叛一种生活,事关自由。是否能够开始,事关自由;是否能够结束,事关自由。

自由要我们下决心,不患得患失,不怕疼痛。

四、我们应该成为个人宿命的反叛者

一个尊崇个性的社会怎么建立起来?我觉得这涉及个人超越的问题,自我启蒙的问题。这个问题摆在了每一个个体面前。

面对束缚自由的常态时,一方面是推进制度的改变,让这个社会的管理更加趋于成熟、人性化;一方面在个人的选择上,我们应该成为个人宿命的反叛者。

反叛可能首先来自对多元价值的认同,对单一价值的反叛。

比如,当我们整个社会都在用金钱来计算价值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成就感?我们是不是还有别的生活的可能性?面对另一种可能性,我们是不是有勇气去迈出自己的脚步?

当你去反叛整个社会保守的价值观的时候,自由就开始逐渐属于你。

在人潮的流动中,我看到了无数个这样的肖像。在山西的山区,在湖北的山区,与我擦肩而过的这些乡村的年轻人,他们在路边站着,他们在打麻将,他们在上网。

我在省会城市见过他们,我在北上广见过他们,我在东莞的那些大型工厂里面见过他们,他们生活在我们周围。

他们所能够分享到的东西并不是太多,现在我们有一种信息的假象,如果我们从互联网的角度,可以说我们在信息的分享方面似乎丰富了很多,但是,人们分享了信息不等于分享了生活。

那么真正的实体生活,衣食住行,这些触及你个人基本生活内容的改观,它是信息自由化所代替不了的。

另一方面,我们并不能够期待网络能带来一个个性化的中国社会,我不相信网络能够带给中国更年轻一代更多的自主性,网络本身所提供给你的价值可能更加单一。

因而我想,一个充满反思、反叛的社会,是需要我们共同去建立的。

如果我们想获得自由,我们不能仅仅依赖网络,我们不能仅仅依赖外部制度的改变,我们更应该依赖的是我们自己,一个个对自由有渴望的个体。

我是一个叛徒。

五、做了一个汉奸梦

这夜,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五棵松体育馆,正在举行一场巨大的集会。北京有五棵松体育馆吗?我不知道,但梦中是这样的。

很不幸,集会是由占领者日本人举行的。在梦中,北京又被日本军队占领了。一群时常在媒体上露脸的中国人,被集中在体育馆的入口处。队伍中没有人喧哗,也少了平常的意气风发。

整个会场到处是木刻的樱花和不熟悉的军乐旋律,我们这些被占领土地下的所谓文化人,惶恐地聚集在一起。这时候,有军人吹响哨子让我们入场。

一群人站在门口痛苦之极,梦中的贾樟柯告诉贾樟柯:你如果往前走一步进去,就会成为周作人、就会成为胡兰成、就会成为像那些前辈一样的汉奸,你要往前走一步吗?

在梦中我经历了此生最大的焦虑,我一下子醒来,发现自己泪流满面。

醒来后,知道是梦我还是好羞愧。这种强权下的选择是如此屈辱不堪,这是历史传承给我们的焦虑吗?

《海上传奇》工作照

晚上电影节放映《海上传奇》。有一位女生,二十岁左右怯生生的样子,放映后她问:导演,我想问你一个会让你不愉快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呢?

我说:我在拍上海的某个侧面,上海除了浦东、淮海路之外,还有苏州河两岸密集的工业区,还有南市那些狭小的弄堂,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上海就是这个样子。

女生突然愤怒起来:那你有没有考虑,你的电影被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外国人对中国投资的信心?

我也愤怒起来:想那么多外国人干吗?就为了那些投资,为了外国人怎么看中国,我们就忽视一种真实的存在吗?中国十三亿人口中有很多人依旧生活在贫穷的环境中,难道我们可以无视吗?

短暂的沉默后,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我被她的话惊成了傻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

他们所谓的“爱国主义”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的人的命运,这是畸形的爱国主义。

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如果集体回避我们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的文化没有能力反映我们生存中的真实困境,未来会怎么样呢?

今天我们用电影描述我们的不堪,给社会一种改变的要求或许才是可行之道。

《海上传奇》剧照黄宝妹

六、我不相信,你能猜对我们的结局

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一批忠实于电影的人,我们无论与什么对抗,譬如商业经济,都呈现出超凡的毅力。

如果我们愿意承认一个国家的电影应该有文化的成分,我会告诉大家,在这十几年里,最具文化努力的电影大都来自“第六代”导演,而且很难想象如果失去这些导演的作品,我们气若游丝的电影文化,还有怎样的传接,我们还能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来告诉世界:中国电影文化还活着。

而对观众,对市场,最起码我对它依旧有激情。有另一首诗歌,来自拉脱维亚诗人贝尔社维卡:

你如披上群星欢叫的天空

我在你身上点燃我的爱

每次你伤害我

你只熄灭一颗星星

那么,我又为什么要悲声长叹?

跟任何一代导演一样,我们都会衰老,都会或早或迟失去创造力。

生命中引诱自己下沉、游说自己放弃的另一个自己,日渐强大,青春岁月里从未有过的身的疲惫和心的厌倦,也不时会袭来,而私欲也准备好它的理由,笑眯眯来到我们身边。

但对我来说,只要看到满街如织的人群,我还有动心的刹那,这让我想起最初拍电影的理由。

学会将滚烫的生命和真实的自我投放在自己的作品中,是我们的电影走向未来的理由。

遗憾的是,一些人在第六代导演的电影里,突然遭遇了“自我”,因为不熟悉便错将“自我”当“自恋”。而如果一部影片没有自上而下的“精神”传达,便说:这电影没有主题。

可是,即使是幼稚的自我认识,传达出来的仍然是尊贵的个人感受。

不要担心我们的偏执,电影应该是一种娱乐,我们中的大部分人过去、现在都在捍卫电影作为娱乐的权利。

但是,多元的态度不应该是专属于娱乐的专利,文化失去最后的栖身之地,大众的狂欢便开始成就新的专制。

我们中的人,还会拍出各种各样的佳作,也会拍各种各样的烂片。但,我相信只要自我尚在,就能保留灵魂。只要对现实尚有知觉,就代表我们还有充沛的创造力。

对不起,我说了太多的“我们”,因为一种电影精神不是由一个人构成的。

结束文章之前,我想用老文艺青年的方法,来几句北岛的诗:

我不相信天是蓝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声

我不相信梦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无报应

我加一句:我不相信,你能猜对我们的结局。

《天注定》工作照

(文章摘编自《贾想 I》&《贾想 II》)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看理想(ID:ikanlixiang),作者:贾樟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