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喵喵漂移 萌动繁荣山丘

如果繁荣山丘来了一群喵,他们能不能与宝宝争夺一下“漂移萌主”的称号呢?今日,世纪天成旗下国民级竞速网游《跑跑卡丁车》正式推出与《如果历史是一群喵》的一系列联动道具。其中,不仅有麻花、瓜子、煎饼所扮演的秦汉版以及三国版6名人物,还有象征着王权的“玉玺 X”!

与此同时,繁荣山丘也举行了盛大的活动欢迎历史喵们的到来,车手们不仅可以在签到和累积登录活动中免费获得麻花、瓜子、煎饼(秦汉版),还可加入三国阵营赢取积分、无限制道具以及全套联动道具哦!到底历史喵们的漂移技巧如何?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宣传PV】

【萌喵降临繁荣山丘 三国鼎立谁能称王】

今日更新后,《如果历史是一群喵》的演员“麻花”、“瓜子”、“煎饼”将会与车手们见面,他们所扮演的“孙权”、“刘备”、“曹操”人物也将上架商城。作为三国时期魏蜀吴的领主,当然也得在繁荣山丘开辟新的领地。

2020年12月24日12:00-2021年1月4日23:59,车手们参与活动后,会自动被分配至魏、蜀、吴三个势力中任意一个势力。车手们完成每日任务以及额外任务都可获得相应的积分。车手们的积分不仅可以用来抽取“亥伯龙神 X”、“阿特密斯 9”等稀有道具,还可增加所属势力的总积分,以便抽到“全套联动道具”哦!

图1.jpg

【寻找历史喵大行动 联动角色免费放送】

对比三国版的角色,秦汉版的就比较调皮了,他们分别藏在了不同的福利活动中等待各位车手前去寻找哦!2020年12月24日12:00-2021年1月7日05:59,车手们累积在线达到一定时长不仅可以获得“道具卡综合礼包”等精美道具,更可免费拿到“煎饼(秦汉版)”无限制角色。

另外,在每日的签到活动中,完成升级任务可将次日的奖励升级,而车手们的终极奖励则是“麻花”所扮演的“项羽”角色。并且,在12月31日起的新一轮签到活动中,终极奖励将会是“瓜子”所扮演的“刘邦”角色。赶紧行动起来,去寻找秦汉争霸中的历史任务吧!

图2.jpg

今日,《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正式推出系列联动人物及赛车,三国鼎立、秦汉时代的数位历史人物悉数登场,到底谁能在繁荣山丘再次拔得头筹?我们拭目以待吧!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你听过鱼叫吗?一群鱼唱情歌惊扰到了附近居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传说中,人鱼形态(最初版本为人鸟)的海妖拥有天籁般的歌喉,能够迷惑路过的船员。

图源:《加勒比海盗》

而现实中的鱼类在我们的印象中都是哑巴(鲸是哺乳类),最多让你听到游泳时扰动水流的声音。

然而,有这么一群鱼,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每到夏天,太阳一下山,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索萨利托市的沿海居民就会听到“嗡嗡嗡”的哼鸣声。受困扰的居民住在浅滩上的船屋中,奇怪的响声在他们的屋子里回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日出。

索萨利托市的水上船屋 | 图源:Wikimedia Commons

响声弱的时候像剃须刀的马达声,强起来堪比飞机引擎发动。更令附近居民苦不堪言的是,这声音在半夜到早晨6点之间最响,吵得他们无法入睡。

当地居民纷纷猜测,这声音到底从哪儿来?排水管道?秘密潜水艇项目?甚至还有人猜测是外星人来他们那过暑假。

最后生物学家终于找出了噪声的真正来源——斑光蟾鱼(Porichthys notatus)

雄性斑光蟾鱼 | 图源:S. Bose, Aquatic Behavioural Ecology Lab (McMaster University)

蟾鱼科成员向来以“能叫”闻名。它们的模样就跟名字一样,脑袋像蟾蜍,声音也像蟾蜍一样聒噪。

原来,每年4~8月份是斑光蟾鱼的繁殖季节。单身雄鱼们纷纷从海底游到北美太平洋沿岸的潮间带参加相亲大会。

它们深谙动物界相亲之道,在海滩的石头底下准备好迎接对象的“婚房”,然后放声“歌唱”。雌鱼听到情歌,便会前来相会。

斑光蟾鱼身上的一串串小点会发荧光,且离水后还能靠皮肤呼吸存活24小时 | 图源:Elkhorn Slough Foundation

繁殖期的雌鱼对雄鱼的声音更加敏感,它们会通过雄性的声音判断对方够不够健壮。

每只雌鱼在巢中产下多达400枚卵,前前后后,会有好几只雌鱼过来,在窝里留下1000多枚卵,附着在岩石表面。蟾鱼妈妈们生完孩子就走,留下蟾鱼爸爸独自看护孩子。

雄蟾鱼和它守护的卵 | 图源:Bass, A. H. (1990)

蟾鱼爸爸会一直守着窝,即使宝宝出生,也会继续照顾幼小的娃们,直到它们能够自立。

这么负责的奶爸在鱼类中,乃至整个动物界都相当难得,堪称模范爸爸。

蟾鱼发声不仅限于繁殖期,在遇到威胁或竞争捕食时还会发出其他声响。

可鱼类明明没有声带,蟾鱼又是怎么发出声音的?

蟾鱼的声音并不是从喉咙里出来的,它的发声器官在身体更深处——鱼鳔及其周围的发音肌。

蟾鱼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鱼鳔原本的作用是调节浮力,就像个气囊。而蟾鱼的鱼鳔结构发生了特化,上面长有发音肌。这些肌肉通过收缩引起鱼鳔中的空气振动,将声音放大。肌肉收缩越快,声音频率越高。

雄蟾鱼在繁殖期间,受性激素作用,发音肌变得更加发达。不过,并不是所有雄蟾鱼都会唱情歌。

雄蟾鱼又分为Ⅰ型和Ⅱ型,比例大约为9:1,Ⅱ型雄鱼不会唱歌,体型也比Ⅰ型雄鱼小很多,常被误认为是雌性。它们会悄悄溜到Ⅰ型雄鱼的窝里孵卵……真就“浑水摸鱼”。

Ⅰ型(中)、Ⅱ型(左)雄蟾鱼和雌蟾鱼(右)| 图源:Bass Lab

雌性蟾鱼也能发出声音,但不及雄性“嗓门”大。

Ⅰ型(左)、Ⅱ型(中)雄蟾鱼和雌蟾鱼(右)的鱼鳔和发音肌(箭头处)| 图源:Bass, A. H. (1990)

Ⅰ型雄蟾鱼在繁殖期发出的连续哼鸣听起来像低音号,频率在100赫兹左右,一次可持续1小时。


蟾鱼的哼鸣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蟾鱼在争斗时的声音则是一连串咕噜声(grunts)和低吼声(growls)



蟾鱼的咕噜声和低吼声 | 来源:Andrew Bass, Department of Neurobiology andBehavior, Cornell University.

一只蟾鱼的声音尚可忍受,但成千上万只蟾鱼的深夜大合唱,谁受得了啊?最惨的是那些船屋底下被蟾鱼安家的居民,被直接请上了演唱会的贵宾席。

作为蟾鱼的铁粉,神经生物学家安德鲁·巴斯(Andrew Bass)更关心的是,身处噪声中心的蟾鱼自己怎么没被振聋?

巴斯发现,蟾鱼的听觉系统和发声系统配合默契。每当发音肌收缩时,听觉器官中毛细胞的敏感度就会降低,它们分别由不同的神经控制,但始终保持同步活动。

蟋蟀、蝙蝠、猴子还有我们人类自己都有类似机制来保护听力。

其实水下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安静,全世界有43科、800多种鱼类能够发出声音。

大多数时候,它们的声音都被我们忽略了,或者在人耳可听的范围之外。当然,也有像蟾鱼群合唱那样大得惊人的。例如石首鱼科的直鳍犬牙石首鱼(Cynoscion othonopterus)据称是海洋中最吵的动物,它们也拥有特化鱼鳔。

石首鱼科斑鳍白姑鱼的特化鱼鳔 | 图源:莫显荞(2019)

另一类典型的发声方式是通过摩擦碰撞骨骼等组织发声,比如雀鲷科鱼类通过碰撞上下颌带动牙齿碰撞发声;石鲈科鱼类会摩擦上下咽齿发出尖锐的声音;海鲶则靠胸鳍基部和胸带骨摩擦发声。

还有一种发声方式就比较“有味道”了——肛门排气(俗称放屁)。当沙丁鱼群在夜间受到惊扰时会从肛门排出气泡。这些泡泡破裂的声音频率很高(中心频率3.0~4.1千赫兹),在多数掠食性硬骨鱼类的听力范围外,但沙丁鱼同类可以听到,这样可能有助于维持群体行动。

沙丁鱼群 | 图源:Wikipedia

然而,这些动静还是逃不过海豚等高级捕食者的敏锐听觉。

回到我们的主角蟾鱼,在科学家的帮助下,索萨利托市的居民们终于揪出了噪声制造者。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些鱼赶走,还专门设立了"嗡嗡蟾鱼节"(Humming Toadfish Festival),索性跟蟾鱼的相亲大会一起凑热闹。

80年代的蟾鱼节海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把科学带回家(ID:steamforkids),作者:Mirror

吴磊 | 未知派对

派对不应该就是个社交场吗——通过一群人认识另一群人,通过朋友再结识他的朋友,觥筹交错,顺势扩张人脉关系。吴磊组织派对,我是说如果,可能会出现的主题是“睡衣派对”。“一群人收工后,聚在某人房间里,一起吃吃烧烤,喝点东西什么的”,然后我们来着重打量一下吴磊的睡衣,他的睡衣是全棉质地,只可能素色花纹,一整套,“用我姐的话来说,属于‘夕阳红睡衣’”。

吴磊 | 未知派对

吴磊

吴磊冲进房间,头发看起来乱乱的。

今早6 点他就被叫了起来,7 点不到从家里出发,车开了一个多小时,或许接近两小时,一路上都在睡回笼觉的吴磊并不能给出一个精确时间,最终抵达了距离上海市中心70 多公里的“滴水湖”,这个距离让人简直无法相信自己还处在上海地界内,但滴水湖又确确实实属于上海南汇。这个湖比1999 年出生的吴磊还要“年轻”些,它纯粹“无中生有”,是围海造出来的人工湖,呈正圆形。即便出生成长在上海,吴磊也不怎么熟悉这里。他慢吞吞地走到窗口,看了眼窗外不远处的平静的湖水,自言自语说了一句:“哦,这是滴水湖呀。”

没听到有谁回应,吴磊回身又环视了一下房间,选中一张沙发,直接倒头躺上去。“太远了,我要缓会儿。” 又稳妥地补了句,“一会儿我就醒了。”

吴磊 | 未知派对

吴磊

或许这种不太清醒的状态非常适合本次采访,我们讨论的话题关于“派对”,但此刻我们却坐在酒店房间内,化妆师和发型师忙个不停,哪有什么“派对”气氛啊。只能单刀直入对吴磊说:“好吧,不如,让我们假想一个属于你的派对,它会是什么样的呢?”

吴磊依旧看着镜面,迟疑了片刻。

接着,我们将会进入一场未知的派对,这场派对同样是“无中生有”的,用吴磊的话来说:“未知,才是最有趣的事情。”

“邀请谁?”

“半夜打来电话的人。”

吴磊 | 未知派对

吴磊

提到“派对”这个词,我们可以想到F.S. 菲茨杰拉德笔下的场景,发生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一书中,当然对大多数生活在千禧年后的视觉动物来说,记忆里的印迹可能源于巴兹· 鲁赫曼的电影。

盖茨比的盛大派对占了整个第三章,详细记录下盖茨比豪宅的访客名单,用菲茨杰拉德的文字来说:“每天早上醒来都是面对一个难以形容的辉煌并且充满希望的世界。”

在他蔚蓝的花园里,男男女女像飞蛾一般在笑语、香槟和繁星中间来来往往……大批包办筵席的人从城里下来,带来好几百英尺帆布帐篷和无数的彩色电灯……7 点以前,乐队到达,绝不是什么五人小乐队,而是配备齐全的整班人马,双簧管、长号、萨克斯管、大小提琴、短号、短笛、高低音铜鼓,应有尽有……

“等一下。”吴磊摇摇头,尽快截住了这无穷无尽的想象,这不是他口中所谓的“派对”:“如果……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派对’的话,我们的那种应该算是——‘茶话会’吧。”

茶话会,什么意思?是一群人坐在一起,静态聊天吗?

“差不多,我不喜欢特别吵的地方。”20 岁的吴磊拥有低沉的嗓音,“我也不喜欢人多。”

派对不应该就是个社交场吗——通过一群人认识另一群人,通过朋友再结识他的朋友,觥筹交错,顺势扩张人脉关系。

“这种刻意的认识人的方法……”吴磊不喜欢那份功利,“随缘认识才最好,没有任何理由和目的地成为朋友才有意思。” 他提起大学时,上公共英语课,有个同学默默坐到最后一排靠近角落的位置,那同样也是吴磊最爱的位置。吴磊相信,他不可能立刻认出戴着口罩和帽子的自己。两个男生顺口聊起游戏,然后约好一起去食堂吃午饭。这就是他所谓的随缘认识——想和吴磊成为朋友,“首先就别去想‘如何成为我的朋友’”。

吴磊组织派对,我是说如果,可能会出现的主题是“睡衣派对”。

吴磊 | 未知派对

吴磊

“一群人收工后,聚在某人房间里,一起吃吃烧烤,喝点东西什么的”,然后我们来着重打量一下吴磊的睡衣,他的睡衣是全棉质地,只可能素色花纹,一整套,“用我姐的话来说,属于‘夕阳红睡衣’”。

吴磊想过组织朋友们一起去骑马,骑马是他喜欢做的事之一,但是很难找到在这一点上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大家似乎都怕马。吴磊试着发出邀请,得到的答复是:好呀,等你骑完告诉我们啊,我们一起吃饭。

派对人数的话,会是十人左右,超小型。

人太多会尴尬,吴磊小心地挑着参加派对的人选,他是谨慎、体贴、善于观察、尽力让所有宾客舒适的主人:“把朋友喊到一起,大家肯定得彼此喜欢,彼此认识,我可不会让其中某一个人成为尴尬的存在。”

朋友多来自影视圈,能成为他的朋友,很重要的一点是“不八卦”。

“不把你的事、你说过的话再去告诉别人。”以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吴磊难免顾虑,“如果是靠谱的朋友,大家就可以畅所欲言了。我是一个不会在别人背后说闲话的人。当然,如果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会想要知道他的事情——如果连了解的欲望都没有,也不称为朋友了,不是吗——但对别人的隐私,能否做到守口如瓶很重要。”

身边好友大都比吴磊年长,也有关系亲密到可以互相倾吐心事的,称为“半夜来电话的朋友”。

“那个时间,电话一响,我都不用看,就知道是他。”拥有这份信任,吴磊乐意扮演聆听者,“很多时候、很多人只是缺少一个倾诉对象——他又不可能坐在马桶上自言自语,我安静听着就好了。他们也并不怎么需要我的建议。就像我自己需要倾诉时,心里早已有答案,不过需要信任的人的一句引导。”

那你呢,会去和人分享秘密和心事吗?

“可能……也只有一次两次。”吴磊表现出了超越20 岁的成熟,这非常符合大众对他的印象,遇到困境理性内敛,“我愿意想办法去解决问题,而不是为了问题反复纠结。”

《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 联动公布

今日,世纪天成旗下国民级竞速网游《跑跑卡丁车》宣布正式与知名国漫《如果历史是一群喵》达成合作。双方将携手打造一系列联动道具、角色,同时,《跑跑卡丁车》也在其官方网站公布了关于本次合作的活动专题,并将免费送出IP联名全套道具。

与此同时,《跑跑卡丁车》全新主题“奥林匹斯”今日也将正式上线。宝宝、皮蛋一行人将在奥林匹斯山上与宙斯相遇,并与诸神之王来一场凡人与神的碰撞,到底胜利的天平在无限的神力面前还能否向宝宝他们倾斜呢?我们拭目以待!

图1.jpg

【《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 纵“刮”历史好礼相送】

今日,《跑跑卡丁车》公布与《如果历史是一群喵》即将在12月24日合作推出一系列的联动道具。三只可爱的喵将会完成卡通演员到帅气车手的转变,到底这些喵会怎样萌动繁荣山丘呢?我们拭目以待!

与此同时,为了欢迎喵们的到来,《跑跑卡丁车》也准备了刮刮乐活动为各位车手献上好礼。车手们完成相应的任务,即可获得刮奖机会。其中,不仅有“游侠 X”、“黯泣 X”等稀有赛车,更有“IP联动全套道具”等你来赢哦!

图2.jpg

【奥林匹斯主题上线 稀有赛车1+1登场】

今日更新后,全新主题奥林匹斯正式上线繁荣山丘。车手们在迎来宙斯等众神挑战的同时,也将迎来【奥林匹斯 抉择之门】、【奥林匹斯 冥界入口】、【奥林匹斯 神殿】、【奥林匹斯 宙斯城】四张主题新地图。是蜿蜒的赛道更迷人,还是华丽的神域更耀眼呢?我们进游戏一探究竟吧!

此外,Bingo2活动也将限时开启。值得一提的是,本次Bingo2的终极奖励将会是终极赛车“阿特密斯 X”与全新赛车“克罗诺斯 X”两款赛车!第二轮更是有内含“红旗 X”、“终极部件 X”等多种无限制赛车的“稀有车辆礼包升级版”等你来赢哦!

图3.jpg

《跑跑卡丁车》X《如果历史是一群喵》今日联动公布!刮刮乐IP联动全套道具相送!快来和车手喵们一起漂移吧!

后褚时健时代:如何变成一群人的褚橙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李星野,编辑:杨布丁,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每年的11月是云南褚橙的收获季,2020年的不一样在于换标了:包装上创始人褚时健的表情不再是沧桑和压抑的,取而代之的是从容、舒展的笑脸。

在“烟王”、“橙王”褚时健逝去一年后,其子褚一斌做主更新了自己公司的产品商标,想让父亲把轻松、幸福的形象留给世界。

过去两年,褚一斌的身份也有了转变,从父亲褚时健身边默默的执行者,到一个家族的大家长。他要把褚时健“一个人”的褚橙,变成“一群人”的褚橙,一群人的事业与寄托。

2020年11月,腾讯新闻《财约你》再度探访哀牢山,对话褚橙接班人、褚氏农业总经理褚一斌,追忆褚时健最后的时光、瞻望褚橙之未来——“励志橙”没了我们最初追崇它的精神载体,还能成功转身为现代农业的标杆吗?

褚一斌在哀牢山褚橙庄园里对话《财约你》主持人马腾。两年前,同样的地点,褚时健坐在同样的位置对话《财约你》

褚时健“笑了”

 “(褚橙包装上的褚时健形象)以前是一张苦脸,去年我提出来要改。” 褚一斌对《财约你》说。

一生大起大落,一辈子重担压顶,在家人眼里,褚时健活的也刚强、也紧绷。即便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天,“老爷子也不是虚弱的躺在床上,屈服于疾病的一个人”。

据褚一斌回忆,去世前20小时,褚时健说要起来坐坐,褚一斌赶紧把父亲抱起来,放到沙发上,给按摩腿、梳头。那时褚时健鼻子里插着氧气管,自己一挥手把氧气管拔了,丢到肩膀上。褚一斌吓了一跳,想去阻止,老爷子倔强得很,说:“我试试看”。结果话没说完,失去意识、头一低,撞在了褚一斌胸口。

一阵混乱,老爷子被抱回病床,胸口起伏地呼吸着。褚一斌刚松一口气,医生低声让他做好准备——老爷子的生命要以小时计了,可能需要插管。褚一斌懵了,因为插管以后,父亲就没有跟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间了。

最后的时间里,褚一斌坐在床头,两只手捧着父亲的脸、大声呼喊,到第三声的时候,老父亲心跳归零。

2019年3月5日,91岁的褚时健故去。那前后的数月,是褚一斌最难捱的时间,从身体到精神,9天睡了5个小时。直到“五七”那天,他盯着父亲的遗像一直看、一直看,似乎发现老爷子严厉的眼神慢慢变柔和,有了一个深深的微笑。褚一斌的心一下子舒展开了,也有了改商标的想法。

新老两个商标,左图为褚一斌公司的新商标

后人想让老爷子放下。

“今年3月5日,我们一家人上山拜祭老爷子。之后我又一个人上去汇报工作,站在墓前默默地跟老爷子交流。”褚一斌说,“刚刚下来时,有记者电话问我,‘老爷子忌日周年你有什么想说的?’我说如果能够给老爷子发个信息,我要告诉他,‘不管在哪里,开开心心的,别再苛刻自己了’。”

褚一斌说,他最大的遗憾是自己不够勇敢,在病房的最后三天里,始终没有勇气跟父亲好好道别,问问他还有什么事还放不下、还有什么要交代。

强势父亲打了80分

许多年里,褚一斌一直急于逃离,逃离山一样的父亲,逃离被规划好的命运。

2018年褚时健对话《财约你》时,坐在旁边的褚一斌给父亲剥橙子。那次是褚时健生前最后一次接受媒体视频大型采访

从长相到性格,褚时健、褚一斌父子很相像,一样烟不离手、最大的爱好是 “拿鱼”(捉鱼)。50多岁的褚一斌,有一半的岁月都在努力走出父亲的影响力。从上高中开始,褚一斌更向往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在云南终老。

1983年~1984年,褚一斌在玉溪烟厂工作了一年,那是父亲褚时健成为“中国烟王”的地方。父亲也已经帮他规划了整个人生路——高中学理科、上大学,分配到烟厂做电器修理工,55岁之前做到副厂长。

褚一斌说:“我就感觉头皮凉飕飕的,我的一辈子啊!”

于是褚一斌逃了,1987年自费留学日本。奔向自由的前提是,他在玉溪先结婚生子。“父亲是棵树,很大很强,我们都在树下,那种感觉只有自己知道。我就想能不能伸出去树外一点?哪怕就1/3。”

日本、秘鲁、深圳、香港、美国、新加坡……褚一斌后来走了很多地方,有主动,也有不得已。这期间父母入狱、姐姐自杀。2005年母亲马静芬被查出癌症时,褚一斌时隔十年回到中国。

清晨7点,褚一斌推开病房门,老父亲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握着他的手问,“有没有问题?进来时都好吧?”眼睛有那么一丁点儿湿润。那是几十年里褚一斌第一次看到父亲不再那么刚强了。

2012年年底,在新加坡的褚一斌接到父亲电话,那时父亲已经快85岁。“你看着办吧,我跑不动了。”父亲在向他“示老”,这让他下定决心回到故乡。

潜移默化中,来自于父亲的肯定,影响着褚一斌做事的准则。2018年,褚时健在对话《财约你》时,给儿子打出80分。褚一斌当时没在场,被转告时一度以为听错了,因为父亲平时太严格了。褚一斌说:“他打60分我就很开心了!及格了。”

褚时健早前对《财约你》这样评价褚一斌:“(他)要积累经验;现在慢慢地有进步,他喜欢跟高级官员(高级管理人员)来往,这个也不是坏事;但是我说我们还是要着重搞实事,今年(2018年)逼着他,他来抓实事了,那就好,我就说他有希望了。”

褚时健希望儿子在资金问题上稳妥一点,但同时潜移默化中,保守的老父亲也在接受后辈资金处理上的方式。老人坚持做事业时,贷款只能占总投资30%;但2018年,在褚一斌的主持下,公司的第一轮融资已经完成,家族企业第一次迎来外部投资者。

2018年,褚一斌给自己打60分;两年之后,给自己打70分,10分的加分在于更高效的管理。

“2019年褚橙产品销售是历年来速度最快的,果子是33天采摘、35天销售,完成了我们做鲜果的目标——以最快的速度把产品从树上送到消费者手上。鲜果的鲜很重要。”褚一斌有点骄傲:“去年我们从4月份开始建了一个五六百人的选果厂,是国内一流的生产线,设备投资了4000多万,都是自有资金。”

一群人的褚橙

老父亲离开一年多的时间里,褚一斌花了很多时间陪母亲打麻将。

“小家庭是一个,大家庭是一个,要保持平衡。第一,不能对不起父亲;第二,该担的责任要担起,担起这个家的老老小小。”褚一斌说。

平衡、责任,都不是轻松的话题。从2015年开始,有关褚橙传承的话题就受人瞩目。外界知道一个褚橙,但细说起来它其实有若干支脉。

在褚一斌之前,早一步回云南帮忙的是褚时健外孙女任书逸、李亚鑫夫妇,他们从销售开始融入褚橙。孙女褚楚从英国学成归来后,也加入了经营;之后,褚一斌从新加坡归来。

褚时健早年曾吐露让外孙女继承的想法,但妻子马静芬认为褚一斌更适合做大家长。之后的情况是,褚橙不断壮大,主要家族成员各有自己的公司、基地,独立管理。

2018年,情况明朗,家族产业继承人明确为褚一斌。同时,任书逸也继续拥有多家公司,包括实建褚橙果业、褚橙果品、传承果品等。而褚橙体系里成立最早、也是最重头的公司——新平金泰果品,由马静芬和褚一斌母子各占55%、45%。

褚橙的经营形态仍旧像一棵多支脉的橙树。

家族成员之间的生意竞争,是褚一斌正在解决的问题,他要正式买下女儿褚楚名下的两个基地,女儿也正经八百的和他谈生意、磨价格。

从一个人的褚橙,变成一群人的褚橙。

这家家族企业在2019年提出了上述概念。褚一斌解释:“以前为什么叫一个人的褚橙,一个老英雄他有历史沉淀、有智慧、能力;(我们)不用想,跟着他干就行了。今天,我们说大家的褚橙,要共同努力、一起分享,把他留下的事业继续推进。”

这种思路下,员工股份激励在规划中。从2020年5月至今,股权激励的第一轮方案已经出炉。褚一斌明白,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要仰仗一群人的执行;股权激励方案索性全部开放讨论,就在褚橙庄园,60多人一起参与、修改。

上市也在一步步执行中。2018年底,上市想法被褚时健认可后,公司设定了一个六年的规划。褚一斌说:“(公司)现在正在进行一些结构的整治,我们对资本市场并不排斥,希望可能是在三年以后,(公司)结构跟资本市场的(要求)匹配、融合。”

褚一斌给《财约你》介绍自己目前业务规划

除了褚橙品牌,云冠橙品牌也在褚一斌的重点规划中,这是公司更大规模生产的载体。

褚一斌说:“哀牢山这一块6400亩,只有这里的(橙子)能叫褚橙。但是企业要发展,不能说真的上市了还靠这6000多亩地、1万多吨的产品,对不起广大消费者。所以我们在2018年就启动了云冠橙。褚氏农业现在和将来有两个品牌,褚橙和云冠橙。”

目前云冠橙正在和拼多多合作,是拼多多主动找到的褚一斌,也正好契合他想寻找二三线城市消费者的想法,“云冠橙作为褚橙产业的腰部产品,拼多多的特质,在产品属性定位上有一定的匹配度。”

中国每年的柑橘产量是3000多万吨,褚橙和云冠橙的总产量是3万吨左右,市场占有率不足千分之一。不敢妄称是产业皇冠上的明珠,褚一斌说只希望能做成行业先行者。

青年褚一斌怕别人知道父亲是褚时健,给自己化名“于斌”;中年褚一斌再被介绍是褚时健的儿子,从心底是自信的,因为在内心,已经证实了自己,接过了对四世同堂的家族、对企业、对员工的责任。

 “我希望肩上的包袱不要那么重,70岁一定退休,未来的十几年(任务)是打造一个肩膀,能够把担子交过去。”褚一斌说,这个肩膀不一定是儿女的,但如果他们愿意,可以是首选人选。

“你想做更好的褚时健吗?”在访谈快结束时,主持人问道。

褚一斌的回答快速而且坚定:“不,我只想成为更好的褚一斌。”

随后,他又补充了一句:比起伟大,我更想做一个可爱的企业家。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ID:lengjing_qqfinance),作者:李星野,编辑:杨布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