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赛博朋克2077》捏脸站上线!上传捏脸赢周边

游侠《赛博朋克2077》捏脸数据站上线,玩家可以在这里上传你的角色捏脸,或是分享下载喜欢的捏脸作品,给你的V改头换面。

传送门:

或打开至工具页面查看

游侠网1

上传捏脸

点击页面中的上传按钮,上传捏脸图片并填写捏脸数据。无论是美丽动人的V,或是英武帅气的V,甚至古神苏醒般的V都一一展示出来吧。

游侠网2

分享捏脸

点击保存按钮,会生成分享图片。你可以将捏脸数据下载下来,给自己的V捏一个 优秀 的脸。亦或是发给自己的亲友,让他的V有一个不一样的开始。

游侠网3

点赞

你可以在首页或是点进捏脸数据的详情页进行点赞,给戳到你的捏脸一个鼓励。

活动

让我看看你的脸!上传你的捏脸,我们还有官方周边送出,快来参与吧。

游侠网4

活动时间:

2020.12.22-2021.1.3

参与方式:

玩家在游侠捏脸站上传自己的《赛博朋克2077》捏脸图片和数据。活动时间结束时根据点赞数排名,我们将送出5件官方主题T恤给获得点赞最多的五个捏脸作品。

注意事项:

1、每个玩家可上传的捏脸作品数量不限;

2、每个玩家只可获奖一次,如果前5名中有重复玩家,奖品顺延;

3、不可上传涉黄涉政和其他不当图片,违者取消参与资格并封号;

4、中奖名单会在活动新闻中公布;

游侠网5

大脑意识上传云端得永生?你可能想多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生老病死,自古以来都是人世间最折磨、又最难解的悲情。虽然长生不老这种美好的愿景几乎不可能实现,但如今,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发展,围绕思维永生的相关研究不断引得众多科学家关注。比如在身体死亡后,讲人的大脑意识上传到云端,进入一个虚拟的世界,是否能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能够通过电话或视频通话与现实世界中的亲人保持联系?这种未来的可能性就称为思维上传,也就是在“数字来世”中继续维持一个人的思想意识。但本文作者认为,人类也许可以解开让大脑意识永生的秘密,但不可能通过将大脑意识上传云端来实现。原标题《No, Your Mind Can’t Be Uploaded to a Computer》。

就像歌里唱的,“每个人都想上邮票,但没人想死”。

而最近,对于那些想让永生的人来说,最热门的话题之一就是大脑意识上传,即我们可以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机器上的概念。但就像之前所有的永生计划一样,这个大脑意识上传也是有致命缺陷的。

我们需要认识到的第一件事是,意识:唯一一种可以不朽之名合理上传的“心智”,是一种身体功能。意识是我们的身体产生的,而我们还不知道它是如何做到的,但无论如何,我们的大脑都能设法产生神经科学家所说的知觉(哲学家称之为感受质 qualia),这些知觉是有意识经验的构件,比如声音、颜色、气味、味道、痛苦的折磨、对身体的认识,以及其他一切我们的大脑融合在一起的东西,以创造我们的意识世界,无论是在我们清醒的时候,还是在我们的梦中,或是在幻觉中。

计算机幻觉

当然,有人认为,大脑意识与其他的身体机能不同。具体来说就是,大脑是一种有机的计算机,意识是运行在上面的程序,而一个人的自我身份只是被程序访问的存储记忆。所以,如果你能复制大脑硬件上正在运行的程序,把记忆中的数据复制到一台机器电脑上,然后在上面运行“你”的程序,这样,你的思想就会被“转移”到那台电脑上。而如果那台电脑在人形机器人的身体里,你就可以无限期地活成一个西部世界式的机器人。

这种观点乍一看有一定的道理。诚然,我们的身份感来自于我们的记忆。如果突然间你失去了现有的所有记忆以及形成新记忆的能力,即使你的大脑在实时创造感知方面没有问题,你也会失去对自己是谁的感知。当你早上醒来的时候,你还能看到、闻到、听到,还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但你实际上是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就好像你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完全长大了一样。

但你的大脑真的是一台运行程序的电脑吗?这取决于你所说的“电脑”和“程序”是什么意思。

计算设备由来已久,最著名的是算盘,它是一个托盘或盒子,里面装着一些小物件,可以在木板上快速地左右移动,以帮助店员等人进行加减法之类的运算。然而,这些装置是不可编程的。换句话说,它们不能自己进行计算,而必须由知道如何计算的人进行操作。

第一台可编程机器不是用于计算(算数)。它们进行物理操作,如播放音乐或织布。在19世纪初,一种被称为分析引擎的设备,将这两个概念结合到了一台能够自动执行某些数学计算的机器中。大约一个世纪后,艾伦·图灵设计了一种机器的理论,这种机器可以执行任何可能由“人类计算机”执行的计算,这意味着一个人在纸上进行数学计算,而且时间不受限制。这种“通用”机器是所有现代计算机的基础。

可编程计算装置和非编程计算装置的输出都有两个方面的共同点,即物理的和符号的。设备的物理终结状态代表了一个概念,人类用户可以阅读和理解。换句话说,算盘的珠子或石子的位置,对于一只猫,以及任何不知道这个东西是用来干什么的人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同样的道理,屏幕或印刷品上的图案,对于任何不精通该符号系统的观察者来说,也是毫无意义的。就其本身而言,计算机实际上并没有计算任何东西,它只是在进行无意义的运动。只有作为涉及人脑的系统的一部分,人脑构造设备并解释它的输出,机器才可以说是在“计算”,让人类观察者思考符号结果的意义。如果你只知道罗马数字,计算机输出的代码就只是胡言乱语。

但是,虽然计算机本身并不做任何现实世界中的加减法,也就是说,算盘并不向收银台增加或取出任何硬币,但是,将计算设备与其他种类的机器结合起来,在“计算”的驱动下做物理工作是可能的,计算只是根据一套规则(程序)自动改变状态。比如说,这类计算机与机器的结合,就是我们让计算机驱动机器人给汽车喷漆的方式。而这种工作确实与人类的许多身体机能有本质上的相似,比如我们的手脚移动等运动机能,就是由大脑的运动皮层来控制的。

在这些情况下,我们面对的是另一种类型的“计算”,它并不涉及执行数学计算(尽管所有这些操作都可以用数学来描述),而是执行物理上的迭代,或各种状态变化的重复。在2002年出版的《一种新的科学》中,Stephen Wolfram提出了这样的观点:整个宇宙其实就是一台这样的计算机。一切存在的事物的每一次状态变化,从字面上看都是一次计算,一个初始状态按照规则达到一个最终状态,一个输入和一个程序化的输出,而这个程序就是一套物理规律。

更重要的是,这个程序在物理“机械”本身之外没有独立的存在,而是我们通过观察得出的抽象概念。比如,牛顿在对引力的强度进行计算时,它的吸引力可以通过乘以相关物体的质量来得出,而且它的强度会按照物体之间距离的平方来减弱,所以距离增加三倍,力就会减少到原来的1/9等等,他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数字会是这样。爱因斯坦把引力建模为时空的扭曲,我们才明白这些数值是如何从宇宙的物理学中产生的。程序的“规则”只是“硬件”本身的属性。

我们的电脑也是如此,就像我现在用来写这篇文章的电脑,以及你现在可能正在使用的电脑或手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第一次接触电脑的时候,运行第一批可编程的打卡机也是如此,运行IBM机器的打卡机也是如此。

两百年前,人们很容易看出,分析引擎和自动织布机或钢琴一样,都是一种物理设备。没有人会认为其中涉及到任何独立于硬件的“软件”。但今天,符号化的编程语言和图形化的编程界面使人们很容易陷入软件不是硬件的错觉。事实上,物理定律是身边唯一的程序,它们和硬件是一回事。当我们对计算机进行编程时,我们所做的只是调整它们的物理状态,以便当我们接上电源时,它们能做我们想要的事情,并达到某种有用的最终状态,无论是屏幕上的图案,还是移动机械臂末端的喷漆枪的电线中的脉冲图案,还是其他任何结果。

人们很容易相信,计算机或“信息处理器”,实际上是在处理某种叫做信息的东西,就像食品加工厂处理玉米一样,而且这些信息是独立存在于机器内的。我们很容易用同样的方式来看待我们的大脑,作为信息处理器,它从字面上看是包含信息的东西。但就像物理定律,或物质的属性,如温度、密度和压力,信息也是一种抽象。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有用的,但还是一个抽象的概念。我们生活在一个由空间、时间、能量和物质组成的世界里。信息并不是作为独立于这些的东西而存在的。

把信息当作一种东西,把我们头脑中的“内容”(无论其含义如何)当作信息,这是某些流行的科学解释中的一个错误。而这种错误使人们很容易想象,这种“内容”可以被“转移”到通用计算机上,从一个“信息处理器”转移到另一个“信息处理器”上,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

意识不是信息,它是一种生物活动。要想让一台机器执行同样的活动,它必须在物理上做大脑正在做的事情,或者是类似的事情。通用计算机不是用来做这个的,而且无论多少编程都无法让它们做到这一点。我们了解移动手臂的基本力学原理,所以我们可以建立计算机与机器的组合来模仿这种活动。但由于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大脑是如何产生有意识的感知的,所以我们不能建造一台机器来有意识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互联网永远不会成为有意识的,它不是为了成为有意识的而建造的)。

图灵迷思

在计算界内还有一个关于大脑和图灵理论化的通用计算机的普遍错误,这导致了一种错误的想法,即图灵证明了通用计算机可以做任何人类大脑可以做的事情。而这就导致计算机领域的一些人认为,通用计算机只要编程得当,就可以有意识,因此,即使我们还没有想出如何实现,但理论上大脑意识上传一定是可能的。

斯坦福哲学百科全书是这样总结这个问题的:

不幸的是,关于图灵1936年的论文,出现了一个迷思,即他在那里对机制的极限进行了处理,并建立了一个基本结果,即通用图灵机可以模拟任何机器的行为。这个迷思已经传入了心智哲学、理论心理学、认知科学、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人工生命等领域,普遍产生了不好的结果。

问题是,根据Wolfram的定义,意识并不是一个经过计算的最终状态,而是一个纯粹的物理计算状态。为了在现实世界中产生实际的知觉,计算设备需要与其他某种机械相结合,在我们的时空中产生实际的现存知觉。就像计算设备本身不能再现人类的呼吸、消化或循环,而只能是这些过程的符号表征一样,没有任何计算设备本身能够再现人类的意识觉知。这不是技术进步的问题。它根本做不到。

我们对大脑的菊花链(daisy-chain)过程的理解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我们的皮肤接触到热的表面,神经细胞发生生化反应,触发一系列的电化学脉冲,沿着一系列神经过我们的脊柱,到脑干,然后通过我们的运动皮层,然后到我们的肌肉,肌肉收缩并将我们的皮肤从热的表面撤回。当然,这只是对实际情况的一种过于简单的描述,但这正是神经系统最初进化而来的那种事情。

某个时候,复杂动物的大脑发展出了一种质的不同的能力,一种全新的技巧:产生知觉。任何数量的菊花链活动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在某个阶段,我们的大脑进化出了创造颜色、声音和气味等所需的“其他机器”。而我们仍在试图了解这个机器是什么,在哪里。但检查活体动物的工作大脑是极其困难的,通常需要间接和不完整的手段。

在我们的意识机器理论中,最近比较有希望的进展之一是CEMI,即意识电磁信息场理论,它提出进化论利用神经活动产生的“垃圾”电磁场来进行新的把戏。对CEMI的调查还处于萌芽阶段,它可能不会成功,但至少它有可能让我们找到答案。

复制大脑

另一个提出来的使意识永恒化的概念,是找到一种方法来构建模仿神经元功能的组件,并以正确的方式将它们拼凑在一起。虽然任何这样的努力都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至少可以说,如果我们把大脑意识看成是“信息”,把神经元看成是菊花链中的简单开关,就会变得容易想象。这样看,我们可以忽略大脑的实际物理结构,想象一个意识机器的组件可以摆放在桌面上,它们的排列方式无关紧要,处理速度等问题也可以忽略。

但是,这种过于简单化的说法太理想化。而如果像CEMI这样的东西被证明是准确的,这种说法就会被淘汰。只要能保存信息流,大脑的实际物理结构与意识无关的立场被称为“机会极简主义”,这是一种“球牛”论点,取自一个关于理论物理学家的古老笑话。Ned Block在2009年是这样描述生物学和极简主义观点的冲突状态的,他指出,意识和“思想”或智能不是一回事:

我们不知道如何制造一台能思考的机器,但无论制造机器思考有多困难,都没有意识困难。生物学理论说,只有拥有正确的生物学的机器才能拥有意识,从这个意义上说,生物学的说法对机器意识不太友好。

应该很明显的是,他们的灵感更多的是来自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计算机思维模型,而不是21世纪的意识神经科学时代。正如丹内特坦言:“神经科学的近代史可以看作是一系列细节爱好者的胜利。是的,连通性的具体几何结构很重要;是的,特定神经调节器的位置及其效应很重要;是的,架构很重要;是的,尖峰模式的精细时间节奏很重要,等等。许多机会主义极简主义者的美好希望已经破灭:他们曾希望可以省略各种东西,他们已经了解到,不,如果你省略了x,或y,或z,你就无法解释大脑如何运作。”(《认知神经科学》第四版)

而在尝试复制的道路上,还有一个障碍:身体地图。我们每个人的大脑都包含着它所在的身体的神经地图。如果没有匹配的身体地图,大脑就无法有效工作。所以,即使你大脑的身体功能可以在机器大脑中复制,在它的机械外壳中也无法正常工作。而我们从人脑的身体图谱错误的实际案例中知道,有意识的心理体验将是一个活生生的地狱。在每一个清醒的时刻,你的大脑都会发出警报信号,事情是非常非常错误的。所以,除了想办法制作一个合成大脑,模仿你有机大脑的详细的小规模生物功能之外,合成大脑还必须改变,以便映射到它所在的新的身体机制上。

当你考虑到大脑的神经元数量和银河系的恒星一样多,超过1000亿个,而且神经元之间的连接数量超过了整个宇宙中的恒星,以复制大脑作为目标似乎是一座空中楼阁,即使是以某种方式创造出可行的合成神经元,都可能做不到。

这并不是说,人类永远不可能解开让大脑意识永生的秘密。我自己不报什么期待,但谁知道呢?不过我们可以确定的,大脑意识上传不可能成功。

(译者:蒂克伟)

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 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环球时报记者 梁由之】近日,美国《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一直存在上传非法或严重违反道德的视频内容。各地民众对该网站的反对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甚至令其有关门的风险。

Pornhub网站于2007年在加拿大成立,曾以向用户提供免费观看色情视频、供用户上传色情视频而获得巨大流量,甚至一度登上全球网站流量排行的前列。一直以来,由于内容本身的敏感性及网站运营模式的漏洞,不少用户会将通过偷拍、盗窃所得的色情视频上传至平台赚取收益,或者借助该平台宽松的监管宣传种族主义等思想。上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再次批评Pornhub仍含有大量强暴、偷拍、种族主义、虐待等内容的视频。该文作者仅通过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就找到了多达数千条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文章刊登后不久,支付渠道服务商万事达和维萨宣布暂停为Pornhub提供服务。

面对谴责之声,Pornhub近日回应称,网站将组建专业审查团队对违法内容进行打击。但舆论认为,该网站所涉及的问题可能是“结构性、难以改变”的,唯一能根治之法就是将其彻底关闭。

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 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环球时报记者 梁由之】近日,美国《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一直存在上传非法或严重违反道德的视频内容。各地民众对该网站的反对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甚至令其有关门的风险。

Pornhub网站于2007年在加拿大成立,曾以向用户提供免费观看色情视频、供用户上传色情视频而获得巨大流量,甚至一度登上全球网站流量排行的前列。一直以来,由于内容本身的敏感性及网站运营模式的漏洞,不少用户会将通过偷拍、盗窃所得的色情视频上传至平台赚取收益,或者借助该平台宽松的监管宣传种族主义等思想。上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再次批评Pornhub仍含有大量强暴、偷拍、种族主义、虐待等内容的视频。该文作者仅通过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就找到了多达数千条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文章刊登后不久,支付渠道服务商万事达和维萨宣布暂停为Pornhub提供服务。

面对谴责之声,Pornhub近日回应称,网站将组建专业审查团队对违法内容进行打击。但舆论认为,该网站所涉及的问题可能是“结构性、难以改变”的,唯一能根治之法就是将其彻底关闭。

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 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环球时报记者 梁由之】近日,美国《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一直存在上传非法或严重违反道德的视频内容。各地民众对该网站的反对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甚至令其有关门的风险。

Pornhub网站于2007年在加拿大成立,曾以向用户提供免费观看色情视频、供用户上传色情视频而获得巨大流量,甚至一度登上全球网站流量排行的前列。一直以来,由于内容本身的敏感性及网站运营模式的漏洞,不少用户会将通过偷拍、盗窃所得的色情视频上传至平台赚取收益,或者借助该平台宽松的监管宣传种族主义等思想。上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再次批评Pornhub仍含有大量强暴、偷拍、种族主义、虐待等内容的视频。该文作者仅通过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就找到了多达数千条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文章刊登后不久,支付渠道服务商万事达和维萨宣布暂停为Pornhub提供服务。

面对谴责之声,Pornhub近日回应称,网站将组建专业审查团队对违法内容进行打击。但舆论认为,该网站所涉及的问题可能是“结构性、难以改变”的,唯一能根治之法就是将其彻底关闭。

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 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原标题:含非法、违反道德内容引民众反对,全球最大色情网站将关门?

【环球时报记者 梁由之】近日,美国《纽约时报》等多家媒体报道称,全球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一直存在上传非法或严重违反道德的视频内容。各地民众对该网站的反对声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甚至令其有关门的风险。

Pornhub网站于2007年在加拿大成立,曾以向用户提供免费观看色情视频、供用户上传色情视频而获得巨大流量,甚至一度登上全球网站流量排行的前列。一直以来,由于内容本身的敏感性及网站运营模式的漏洞,不少用户会将通过偷拍、盗窃所得的色情视频上传至平台赚取收益,或者借助该平台宽松的监管宣传种族主义等思想。上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再次批评Pornhub仍含有大量强暴、偷拍、种族主义、虐待等内容的视频。该文作者仅通过几个简单的关键词,就找到了多达数千条未成年人的色情视频。文章刊登后不久,支付渠道服务商万事达和维萨宣布暂停为Pornhub提供服务。

面对谴责之声,Pornhub近日回应称,网站将组建专业审查团队对违法内容进行打击。但舆论认为,该网站所涉及的问题可能是“结构性、难以改变”的,唯一能根治之法就是将其彻底关闭。

百度智慧城市:轻松一拍,城市管理不再是难题

当您每天为生活奔波忙碌时,是否曾有意停下来看看周围整洁、有序的环境?

这是因为同样有一批人也在为了这座城市秩序奔波忙碌,保障每位市民良好的生活质量。从一片绿地、一盏路灯,到马路旁的一个纸团,一滩水洼,这些成百上千个纷繁多样的城市场景,构成了一幅幅一线城市管理者的工作画布。

他们每天奔波在城市的大街小巷,负责上报垃圾遗撒、违规广告等各类城市管理问题,通知专人到场解决。

你知道吗,网格员在上报一条城市管理案件时,为了保证案件及时准确处理,除了要上传不同角度的证据照片外,还要上传周围环境图,从几百个小类的下拉框中选择案件类别,打字输入问题描述和十字定位,上传录音描述。这一过程,对业务熟练的网格员来说,需要花费2-3分钟;如果是不太熟练的网格员,在路边站5-6分钟都有可能,上报出错还会被监督员批评。——一位基层街道的网格员如是说。

网格员上报案件过程繁琐,细节要求多,对网格员业务能力要求非常高。然而城管业务中繁琐的项目还不仅如此。

在网格员上报案件,处置人员到达现场进行处置完成后,还需要向上级部门反馈问题处置情况,然后派发核查任务给上报该条案件的网格员二次到达现场,拍照核查提交至市/区/街道分中心,最后再由分中心的坐席归档,才能算作结案。

坐席对案件进行人工审核结案

这样的处置流程,拉长了整个网格化管理流程的链条。随着城市管理服务的不断深化,案件上报量日渐增加,处理时效要求却在不断缩短,这给网格员和处置员带来了非常大的业务压力。

不仅如此,在“全民城管”推广的今天,复杂的投诉流程也阻碍了市民上报的热情,难以达到共治共享的社会格局。

你负责拍照

其他的事交给百度智慧城市

为此,百度智慧城市打造了“城市管理事件智能上报和智能核查”解决方案,在流程上删繁就简,化多步为一步;在技术上广泛利用 AI、大数据、区块链等关键技术,使网格化管理系统运行更高效、更流畅、更稳定。

在识别端,基于国产自主研发的飞桨深度学习框架,百度智慧城市研发了城市事件、部件自动识别的模型,能够在网格员拍照后自动识别图片中的问题主体,自动选择上报事/部件类型,并根据 GPS 定位等信息生成事件简报,实现快速、高效、轻松上报。

在结案端,AI 化身结案审核小助手,基于上报图和结案图,采用相似度模型自动判断上报图与结案图是否是同一场景,再结合事/部件识别结果判断问题是否解决并给出 AI 结案意见,帮助坐席更快、更高效地审核案件,解决案件结案归档不及时,人员前往现场反复核查的问题。

目前,百度智慧城市随手拍识别算法已经具备50余种城市管理事、部件的智能识别能力。 对于违规户外广告、非法小广告,识别准确率均可同时达到95%以上;在一些数据极易混淆的场景,如暴露垃圾、道路不洁、绿地脏乱、乱堆物堆料、废弃家具设备,这些类别的识别准确率也可同时达到90%以上。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百度智慧城市积淀深厚的 AI 技术实力和丰富落地实践成果的展现。 原来五六分钟的时间,我只能报一条案子,而引入百度智能云技术和解决方案后,同样的时间能多报三五条案子,现在我们就能保证辖区内的违规城管事情得到及时处理,我只要把照片上传上去,它立马就能识别出案子的类别,不需要从菜单里一条条找了,再输入一些案件描述信息,就能马上完成上报,比以前的流程快多了。——一位基层网格员反馈。

AI 创新应用赋能海淀“城管” 2019年年末,北京市海淀区启动了新一轮的大城管综合业务平台智能化改造项目。

该项目秉承“信息多元化、流程极简化、运行智能化”的项目建设原则,以网格员、第三方力量、市民为基础信息收集渠道,结合城市视频、传感器(物联网)、卫星、融媒体等多维手段。 同时以 AI、云计算、大数据技术作为核心技术支撑,通过跨部门信息共享、协同工作,构建“发现即处置,处置即考核”的极简业务流程,打造责任到位、处置及时、运转高效的智慧化大城管和公共服务的监督处置机制,全面提高城市管理和政府公共服务水平。

AI 创新应用赋能海淀“城管”

其中,在数字化网格管理系统的升级改造中,海淀区引入了百度智慧城市的 AI 智能识别与智能结案算法打造创新应用,实现案事件自动识别派遣,处置后自动结案,简化现有业务流程,提高运行效率。 AI 智能识别与智能结案模型自今年7月底在北京市海淀区的几个街道陆续上线后,起到了不错的智能识别效果。 同时也在不断收集来自不同街道的一线网格员的使用反馈,针对 AI 识别能力的不足,不断优化现有模型和算法,提升 AI 业务在城市管理中的价值。

除了已经形成的网格员上报事件识别之外,AI 事件识别的算法还有更广泛的用途:

一些城市将算法应用在市民“随手拍”小程序中,同样也降低了市民上报城市事件的门槛,结合区块链等新应用形成奖惩机制,进一步促进和推动了城市向更有序、更高效的全民共治方向发展前进。

另外,百度智慧城市还针对城市中多种违法事件的的识别管理,研发了不同场景的识别算法:城市摄像头事件识别、无人机事件识别、遥感事件识别等多种算法,天-地-空-人多角度提升城市治理效率和水平。

城市治理不只是城市领导者的独角戏,而是每一个人共同的责任。未来,百度智慧城市将不断提升并深化 AI、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在城市治理中的应用,赋能城市管理业务中的多个场景,帮助城市管理者实现智慧城市新蓝图:

从数字城管迈向智慧城管,使城市网格化管理更智慧、更高效;通过科学分析、科学决策,为基层人员减负,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打造市民心中理想城,让每一座城市更加整洁、更加有序、更有温度!

城市管理领域常用名词注释

事件:城市管理领域的常用名词,如“暴露垃圾”、“沿街晾挂”等城市违规事件;

部件:城市管理领域的常用名词,如“上水井盖”、“立杆”、“路灯”等需要维护/修补/更换的城市基础设施;

十字定位:城市网格化管理常用名词,指网格员在上报问题时的位置描述方法,旨在用该方法更准确地描述问题发生地点,方便处置人员找到案发地点对问题进行处置。

阿里云Teambition网盘移动端正式版已上线,用户体验翻倍提升!

据报道,阿里云Teambition网盘移动端首个正式版已于 11 月 20 日上线,相比迷你版,阿里云Teambition网盘移动端正式版的性能更稳定、更流畅,在迷你版遇到的上传、下载等问题都已得到优化解决,大幅提升用户体验感。

所有阿里云Teambition网盘内测用户更新 Teambition App 后,就可以使用这个大幅改进的新版本了:

√支持更丰富的文件上传类型

a. 分类上传文件,操作起来更直观

b. 图片上传不限制数量

c. 手机上也可以一键创建文件夹

√一个独立的上传管理页面

a. 右上角固定入口

b. 上传下载的速度清晰可见

c. 批量管理即将上线,请再等等

√下载、删除、重命名功能都有

a. 单个文件:下载、删除、重命名齐全

b. 文件夹:支持删除、重命名,会增加下载

√网盘主页快捷操作增多

a. 右上角查看容量,更直接方便

b. 不喜欢【快速访问】,可以关掉

√导航支持自定义

a. 不用的功能模块,隐藏起来

b. 顺手调一下模块的左右顺序

华原朋美上传道歉视频 向好友以及经纪公司致歉

华原朋美道歉华原朋美道歉

新浪娱乐讯 华原朋美23日在YouTube上传视频,向好友高嶋知佐子与事务所老板道歉。

据悉,高嶋知佐子之前曾为华原朋美介绍了保姆,华原认为保姆有虐待孩子的行为,于是偷偷录影并报警,但警方判定保姆并没有虐待儿童的行为。华原朋美也因此跟高嶋知佐子闹翻,惹出不少祸端。 


将大脑意识上传云端,实现思维永生,你愿意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术头条(ID:SciTouTiao),作者:小婷,编审:王新凯,题图来自:《太空漫游2001》

生老病死,自古以来都是人世间最折磨、又最难解的悲情。“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唐代诗人白居易以这样的诗句表达着对逝去好友的无限思念;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宋代文学家苏轼以这样的悲词表达对已逝妻子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

虽然长生不老这种美好的愿景几乎不可能实现,但如今,随着互联网、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发展,围绕思维永生的相关研究不断引得众多科学家关注。

也许就在不久的某天,我们真的可以将自己的思维上传至云端,而获得永生。

今年上半年,一部新的影视作品UPLOAD(上载新生)就将我们带入一个奇怪的云端 “ 来世 ” 。

该剧讲述的是一位年轻的电脑程序员,在一次自动驾驶汽车事故中受伤,临死前他同意将自己的大脑上传到一个名为Lake View的高级虚拟世界,之后便开始了一段来世人生旅途。

在身体死亡后,上传到云端的思想进入一个虚拟的世界,就像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能够通过电话或视频通话与现实世界中的亲人保持联系。

图中男主正在云端参与女朋友为自己举办的葬礼(图片来源:亚马逊影业)

大脑上传,思维永生

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面临一个可悲但不可避免的事实——生老病死。即使当今医疗保健和医学的进步意味着我们可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活得更长久、更健康,但我们的肉体总归会消亡。

 如果有朝一日,人类的大脑可以在没有身体的情况下永远存活下去,又将发生什么呢?——这就是大脑上传(也称为思想上传)或全脑仿真(WBE)背后的想法。

大脑上传,其实是一项令人匪夷所思的复杂工程,其背后的基本思路是,我们可以详细地扫描大脑的结构并采集大脑信息,再根据大脑原型如实地创建一个可以在硬件上运行的模型,并且其行为与原始模型完全相同。

想象一下,在未来的某一天,一台机器可以详细地扫描你的大脑,然后在计算机模拟中重新创建你的思想、记忆、情感和个性,并将你的思想精华迁移到计算机上,以一种潜在的、不朽的数字形式,复制一个新的、同样有效的人的版本。

这种未来的可能性就称为思维上传,也就是在“数字来世”中继续维持一个人的思想意识。

脑科学研究越来越多地表明,思想上传从理论上是可以实现的,并且不违背物理学定律。该技术的实现可能还在未来很遥远的时候,可能需要几个世纪的时间才能完成所有细节,然而考虑到人们对这个目标的兴趣和为之付出的努力,思维上传似乎是一定可以实现的。

但是,“大脑上传”任务的规模之大,绝非是我们想象的将你的思想下载到U盘那么简单。

根据当前最新的脑科学研究成果,科学家们确信,人类大脑拥有大约1000亿个神经元,这些神经元通过突触相互连接,将外界的感觉信息传递给大脑,然后再传递给肌肉,这些信息以复杂且不可预测的方式在庞大的互联网络中流动和转换,从而产生思想。

计算神经科学家Grace Lindsay博士认为,大脑是一个由神经元、胶质细胞、血管、免疫细胞和其他物质组成的杂乱的一团。关于大脑,有太多我们不了解的东西,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无法使用侵入性技术来记录人类大脑中各个神经元是如何工作的,而只能用非常粗糙的方法来估计神经元在做什么。

多年来,已经有许多组织帮助我们更好地绘制我们的大脑。例如,世界各国的脑科学计划正在绘制大脑图谱,以显示单个细胞和神经回路是如何相互作用的,而蓝脑计划(Blue Brain Project,由瑞士科学家设想的一个复制人类大脑的计划) 正在为啮齿类动物的大脑建立精确数字重建和模拟,其目标是在未来对人类大脑进行同样的研究。

前几天大名鼎鼎的 “现实版钢铁侠”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为自己旗下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举行发布会,就向公众展示公开了可实际运作的Neuralink设备和自动植入手术设备,这是一种有望实现人脑与电脑交互的脑机接口设备,为治愈人类脑部疾病,并赋予人脑更强大的功能,拉开了科学的序幕。

大脑上传的技术挑战

要实现思想上传,至少需要解决两个技术难题。

首先,需要构建一个由模拟神经元组成的人工大脑;其次,需要扫描一个人的实际生物大脑,并精确测量其神经元如何相互连接,以便能够在人工大脑中复制这种模式。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步骤是否真的可以重塑一个人的思想,或者是否也必须复制大脑生物学的其他微妙方面。

 目前,第一项技术挑战几乎已经解决。

工程师们已经知道如何创建人造的模拟神经元,并通过突触将它们连接在一起,可以模拟成千上万甚至数百万个神经元的网络。诸如 Siri 或自动驾驶汽车之类的现代人工智能奇迹都依赖于大型的人工神经网络,而想要模拟一个具有 860 亿个神经元的人脑,确实有些超出了当前的技术可实现范围,但科学家认为这一状态可能不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计算机技术进步的脚步从未停歇。 

实际上,第二项技术挑战要困难得多。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医学院的一组科学家最近实现了一个里程碑式的进展,他们使用电子显微镜绘制了一只蛔虫的所有神经元之间完整的连接模式,这种微小的生物大约只有300个神经元,但是仅完成这项任务科学家们就耗时近10年。

而要上传人类的大脑,可能还需要一种不会杀死研究对象的扫描仪,并且需要用它扫描大约一亿倍的细节,这种技术目前尚不存在。

目前最乐观的预测,是在几十年之内就可以实现上传思想,但是如果说这一任务可能花费几个世纪的时间,也不是没有可能。

另外,大脑的哪些部分是必需要列入“上传”清单的,哪些部分仅仅是维持碳基大脑运行所需的“支持性”的部分,而不需要上传到硬件?Sandberg博士认为,这种大脑运作的“协议”甚至比绘制大脑更重要,因为我们需要知道如何构建一个大脑。

此外,在上传大脑时,还需要考虑的另一个因素是大脑的实际大小,是否有足够的存储空间和运算能力在电脑上 “ 运行 ” 这一大脑的模拟模型?

Sandberg说:“我们可以通过观察突触连接的数量来估计,大概是10的15次方,也就是一千万亿个,并估计每一个存储位和字节之间的某个位置,这大概会产生1PB的数量。” 

但是人类大脑的功能不像计算机,我们通过关联来存储记忆,因此,如果我们看到某些东西,就会激活在以往经验中被类似事物激活的神经元模式。

那么就存在另外一个棘手的问题,似乎没有人会耗尽记忆。

尽管有这些障碍,Sandberg博士仍然认为上传大脑很可能,他认为我们有一个在本世纪内尝试这项技术的绝好机会。为了实现大脑上传,就需要一个具有高度先进技术的特定框架。 

Sandberg博士说:“显然,我们需要大量的计算能力,但是无论如何,这目前处于在建状态。我们已经完成了在微观水平上扫描脑组织的方法,但还没有准备好对整个大脑进行扫描。”

无论这项技术花费了多长时间,它似乎都将成为我们未来的一部分,所以现在值得花点时间去思考它的意义。

思维永生之后,我还是我吗?

假设你决定进行大脑扫描并上传思想,想象一下这样一种情况:一个有意识的头脑醒来了,它拥有你的个性、记忆、智慧和情感。它认为它是你,它可以继续生活、学习和记忆。 

模拟的你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处于模拟电子游戏环境中,也许模拟的你会被分配到了一个模拟版的曼哈顿公寓里,在那里他与其他所有上传数字身体的人一起生活。模拟的你还可以在天气永远完美的美好日子里,享受在数字渲染的城市中漫步。

但由于处理此类信息所需的大量带宽,因此你的嗅觉、味觉和触觉可能会被削弱。总的来说,模拟的你可以想到:“啊,上传是值得的。我已经到了数字时代,这是一个安全宜人的住所。愿计算云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Sandberg博士说:“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希望上传自己的意识,他们相信自己将被转移到计算机上,并永久地活着。但上传会出现像《星际迷航》中传送器的想法一样的问题:如果你的整个身体被分解成原子,然后在新的地方重建,那还是你吗?或者你在上传的过程中被摧毁了,而另一端又创造了一个新的意识?”

从哲学的层面来讲,模拟的你和物理世界中真实存在的你之间是什么关系?

想象一下,你的人生轨迹就像字母Y一样向前发展,从出生到长大,思想随着生长轨迹的变化而变化。有朝一日,如果你的思想被上传了,这时,Y有了两条分支,每条轨迹都确信这是真实的你。

假设左边的分支是虚拟的你,右边的分支真实的你。这两个分支沿着不同的人生道路前进,积累了不同的经验。由于肉体的生老病死在所难免,右侧分支将不可避免地消失;而左侧分支可以无限期地生存,而两个共同的部分也会作为记忆和经验继续存在。

但是,这个时候我们可以说,你真的实现了数字化永生吗?

问题的核心在于“真的”这个词。你们俩都不是“真实的”你。你们形成一个扩展的分支几何体。这个几何体可能也不只停留在两个分支上。我们可以想象一棵更加枝繁叶茂的树,总的来说仍然是“你”,而个人的想法将需要修改或完全抛弃。

模拟的你在虚拟公寓中醒来,感觉还是原来的你。它有一种经验的连续性,它记得走进诊所,刷信用卡,签署豁免书,躺在桌子上,感觉自己被麻醉了,然后又在别的地方醒来。他拥有你的记忆、个性、思维模式和情绪怪癖。它坐在新的床上说:“真不敢相信它成功了!绝对是物有所值。” 

我不会再称它为“它”,因为那是你的一个版本。我们称其为模拟的你,这个模拟的你也会去探索“模拟人生”。

这是一个很难用直观的舒适感去思考的世界,因为,没有人对此有任何经验。我们每个人都习惯于晚上入睡,我们不会纠结于昨天的我是否已经死亡,也不会担心是否有人代替了我们。而有了思想上传,我们将不得不适应生命延续的不同概念。


令人憧憬的“来世”世界

如果“来世”真的到来,那么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就是,谁会积累最大的权力?

第一个可能的答案是,生活在模拟世界中的人们。

他们已经建立起一生的政治和经济联系。上传后,他们将有数百年的时间来积累更多的资源并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范围。相比之下,生活在物理世界中的人仅仅是新手。生物学意义上的人将成为人类的幼虫阶段,每个人都渴望成为幸运的少数人,他们被允许化身为拥有世界的不朽精英。

 第二个可能的答案是,那些控制对数字世界访问的人。

想一想宗教如何运作?最高层的人告诉你,如果你的举止得体,你将进入天堂;如果你表现得不好,你可能会遭受永恒的惩罚。很多战争都是基于这种动机而进行的。有人告诉我们,自杀式炸弹袭击者有望在来世获得回报。但是,宗教煽动者提供的来世是无法客观确认的。

五千年前,文字的发明为我们提供了跨代知识积累的主要工具,也为我们提供了现代世界。但是,一个有智慧的、有思想的头脑,始终无法实现跨代传递。

“思想上传”技术的出现,将为我们提供一种强大的新方式来积累技能和智慧,也将像文字一样再次引起人类文明的变革。

 比如,凭借人类的肉体凡胎,几乎不可能实现遥远的太空旅行,不仅仅是因为太空中弥漫的宇宙射线会对我们脆弱的身体造成致命伤害,更重要的是,短暂而又有限寿命,就使得人类不足以到达任何有趣的地方(搭乘当今最快的火箭,人类也要5万年才能到达离地球最近的恒星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然而,所有这些障碍,都可以通过思想上传来克服,因为对于思维永生的“人类”来说,没有任何时间或空间的固有限制。

我们真正迈向太空文明的唯一途径,可能不是通过建造能够容纳人体的宇宙飞船环境,而是通过建立承载人类思想的平台。

可以说,思想上传将是人类进入更深远未来的最直接的途径,因为那时的人类,将不再受我们死亡或地球家园命运所累。

庆幸的是,我们有可能是第一代实现永生梦想的人类;但不幸的是,我们也可能是最后一代会死去的人类。

参考资料: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24632861-000-upload-review-an-odd-afterlife-where-your-brain-is-kept-in-the-cloud/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ind_uploading

https://www.theguardian.com/technology/2019/oct/20/mind-uploading-brain-live-for-ever-internet-virtual-reality

https://www.wsj.com/articles/will-your-uploaded-mind-still-be-you-11568386410

https://metro.co.uk/2019/06/05/will-ever-able-upload-brain-computer-9819234/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学术头条(ID:SciTouTiao),作者:小婷,编审:王新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