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坚分享剧中角色看法 赵丽颖喊话让他送殷沛下线

孙坚发文认真分享自己对殷沛的看法,赵丽颖转发让他送殷沛下线,还在评论区调侃道:“下辈子,希望你好好读书”。


新浪娱乐讯 1月8日,在《有翡》中饰演殷沛的孙坚[微博]发文认真分享自己对角色的看法,他写道:“我对殷沛的理解是没有感情这条线的,只是在他的黑暗世界里,有两个女孩对他的善意让他的世界有了微光,一位给了枣叫了声少侠,在黑夜里他回报给她指了路,一位拌了嘴替他杀了杀父仇人,他也用命回报了她的命。他想跟他们成为朋友,可是看到楚楚对自己的恐慌,看到周翡对自己的不解,又何必呢,毕竟是自己一生是错,殷沛不配。”

1月10日,赵丽颖[微博]转发孙坚的发文,并喊话孙坚让他送殷沛下线:“殷沛,出自名门正派,江湖因你而精彩,好走,不送”。孙坚不舍地说道:“周翡,愿我来生能跟你成为朋友”,赵丽颖则附上剧中截图在评论区回复他:“下辈子,希望你好好读书”。

孙坚分享剧中角色看法 赵丽颖喊话让他送殷沛下线

孙坚发文认真分享自己对殷沛的看法,赵丽颖转发让他送殷沛下线,还在评论区调侃道:“下辈子,希望你好好读书”。


新浪娱乐讯 1月8日,在《有翡》中饰演殷沛的孙坚[微博]发文认真分享自己对角色的看法,他写道:“我对殷沛的理解是没有感情这条线的,只是在他的黑暗世界里,有两个女孩对他的善意让他的世界有了微光,一位给了枣叫了声少侠,在黑夜里他回报给她指了路,一位拌了嘴替他杀了杀父仇人,他也用命回报了她的命。他想跟他们成为朋友,可是看到楚楚对自己的恐慌,看到周翡对自己的不解,又何必呢,毕竟是自己一生是错,殷沛不配。”

1月10日,赵丽颖[微博]转发孙坚的发文,并喊话孙坚让他送殷沛下线:“殷沛,出自名门正派,江湖因你而精彩,好走,不送”。孙坚不舍地说道:“周翡,愿我来生能跟你成为朋友”,赵丽颖则附上剧中截图在评论区回复他:“下辈子,希望你好好读书”。

《晴雅集》正常放映?上海影院:已接通知要下线|晴雅集

新浪娱乐联系上海部分影院,其中三家回复称片子已经下线,其中两家回复称今日(1月5日)还有最后一场放映。


《晴雅集》《晴雅集》官博发图回应被下线

新浪娱乐讯 1月4日晚,网传郭敬明《晴雅集》全部下线,猫眼、淘票票两大购票平台已检索不到该片排期。有媒体5日发文表示,上海多家影院仍提供该片选座购票服务,最迟排片日为1月10日,且相关影院称暂未收到下架通知,目前仍可购票,已排片的场次正常放映。

新浪娱乐联系某购票网站显示尚有排片的上海部分影院,其中三家回复称片子已经下线,至于为什么有的渠道仍有显示售票,他们也不清楚情况;其中两家回复称今日(1月5日)还有最后一场放映,但只能到影院现场购票观看,且明起将不再排映《晴雅集》。问及不再放映的原因,影院均表示是接到通知要下架。

(新娱)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郭敬明

原标题:突发!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

上映11天收获4.5亿元票房后,郭敬明执导的《晴雅集》在1月5日全国院线突然下线。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位影视行业人士处获悉,该片在1月4日收到下线通知,未被告知下线原因。目前,淘票票和猫眼两大购票平台已经撤下《晴雅集》,该片在票房数据平台灯塔专业版上也不见踪影。

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上映前夕,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而后郭敬明和于正分别公开致歉。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正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尽管《晴雅集》不涉及侵权问题,但郭敬明过往存在的污点,可能是导致影片下线的原因。

上映仅11天

《晴雅集》由郭敬明执导兼编剧,赵又廷、邓伦、王子文等主演。该片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同名小说,分为《晴雅集》和《泷夜曲》两部,讲述了阴阳师晴明,在探寻天都城怪象的过程中,与武士博雅、法师泷夜相识,三人联手展开调查的故事。该片于2020年12月2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截至目前,《晴雅集》是郭敬明执导电影中评价第二高的影片,豆瓣给出了5.1分,仅次于5.9分的《悲伤逆流成河》。该片在预售阶段下足功夫,首日票房达到9522.47万元,不过在口碑发酵下,该片票房直线下坠,下映前一天的1月4日仅收获844.12万元票房。上映11天,累积票房达4.51亿元。

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

目前,郭敬明未就《晴雅集》下线发表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官方微博在1月4日晚上10时发布一张电影海报,用16字疑似回应《晴雅集》下线:晴雅之约,感恩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

猫眼专业版披露的《晴雅集》出品方显示,该片共有11家出品单位,其中涉及上市公司新经典,其全资子公司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作为重要出品方。

此前因抄袭被质疑

针对《晴雅集》的下线,外界普遍将其与郭敬明早前的抄袭事件联系起来。

2020年12月21日,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

联合署名的还有琼瑶、庄羽的身影。两人作品早前分别被于正、郭敬明侵权,但于正、郭敬明败诉赔偿后均未道歉。

时隔多年,众多编剧导演心中的怒火之所以再被点燃,郭敬明、于正在近期参与综艺节目的相关言行无疑是导火索。

其中,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2》的作品《无量》中,给自己署名编剧,给另外两位编剧署名为“副编剧”,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编剧署名的行业争议。有网友发现,郭敬明的影视作品中,均有“副编剧”的存在。

业内人士指出,这“明显就是不愿意给署名,但不给署名又说不过去,所以就创造了副编剧这样尴尬的职位。”

针对百位编剧导演的联名声讨,郭敬明在12月31日选择公开道歉,作家庄羽接受了致歉,并提议将郭敬明提出的赔偿用来建立反剽窃基金,郭敬明通过微博回应同意。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随着矛盾双方的握手言和,似乎抄袭风波告一段落,但随着《晴雅集》突然被下线,事件再起波澜,业内人士普遍将其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联系起来。

《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涉及知识产权部分的修改,共有8处。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郭敬明

原标题:突发!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

上映11天收获4.5亿元票房后,郭敬明执导的《晴雅集》在1月5日全国院线突然下线。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位影视行业人士处获悉,该片在1月4日收到下线通知,未被告知下线原因。目前,淘票票和猫眼两大购票平台已经撤下《晴雅集》,该片在票房数据平台灯塔专业版上也不见踪影。

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上映前夕,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而后郭敬明和于正分别公开致歉。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正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尽管《晴雅集》不涉及侵权问题,但郭敬明过往存在的污点,可能是导致影片下线的原因。

上映仅11天

《晴雅集》由郭敬明执导兼编剧,赵又廷、邓伦、王子文等主演。该片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同名小说,分为《晴雅集》和《泷夜曲》两部,讲述了阴阳师晴明,在探寻天都城怪象的过程中,与武士博雅、法师泷夜相识,三人联手展开调查的故事。该片于2020年12月2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截至目前,《晴雅集》是郭敬明执导电影中评价第二高的影片,豆瓣给出了5.1分,仅次于5.9分的《悲伤逆流成河》。该片在预售阶段下足功夫,首日票房达到9522.47万元,不过在口碑发酵下,该片票房直线下坠,下映前一天的1月4日仅收获844.12万元票房。上映11天,累积票房达4.51亿元。

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

目前,郭敬明未就《晴雅集》下线发表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官方微博在1月4日晚上10时发布一张电影海报,用16字疑似回应《晴雅集》下线:晴雅之约,感恩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

猫眼专业版披露的《晴雅集》出品方显示,该片共有11家出品单位,其中涉及上市公司新经典,其全资子公司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作为重要出品方。

此前因抄袭被质疑

针对《晴雅集》的下线,外界普遍将其与郭敬明早前的抄袭事件联系起来。

2020年12月21日,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

联合署名的还有琼瑶、庄羽的身影。两人作品早前分别被于正、郭敬明侵权,但于正、郭敬明败诉赔偿后均未道歉。

时隔多年,众多编剧导演心中的怒火之所以再被点燃,郭敬明、于正在近期参与综艺节目的相关言行无疑是导火索。

其中,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2》的作品《无量》中,给自己署名编剧,给另外两位编剧署名为“副编剧”,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编剧署名的行业争议。有网友发现,郭敬明的影视作品中,均有“副编剧”的存在。

业内人士指出,这“明显就是不愿意给署名,但不给署名又说不过去,所以就创造了副编剧这样尴尬的职位。”

针对百位编剧导演的联名声讨,郭敬明在12月31日选择公开道歉,作家庄羽接受了致歉,并提议将郭敬明提出的赔偿用来建立反剽窃基金,郭敬明通过微博回应同意。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随着矛盾双方的握手言和,似乎抄袭风波告一段落,但随着《晴雅集》突然被下线,事件再起波澜,业内人士普遍将其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联系起来。

《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涉及知识产权部分的修改,共有8处。

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郭敬明

原标题:突发!郭敬明新电影《晴雅集》上映11天即全面下线

上映11天收获4.5亿元票房后,郭敬明执导的《晴雅集》在1月5日全国院线突然下线。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多位影视行业人士处获悉,该片在1月4日收到下线通知,未被告知下线原因。目前,淘票票和猫眼两大购票平台已经撤下《晴雅集》,该片在票房数据平台灯塔专业版上也不见踪影。

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上映前夕,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而后郭敬明和于正分别公开致歉。

有业内人士指出,国家正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尽管《晴雅集》不涉及侵权问题,但郭敬明过往存在的污点,可能是导致影片下线的原因。

上映仅11天

《晴雅集》由郭敬明执导兼编剧,赵又廷、邓伦、王子文等主演。该片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同名小说,分为《晴雅集》和《泷夜曲》两部,讲述了阴阳师晴明,在探寻天都城怪象的过程中,与武士博雅、法师泷夜相识,三人联手展开调查的故事。该片于2020年12月25日在中国内地上映。

截至目前,《晴雅集》是郭敬明执导电影中评价第二高的影片,豆瓣给出了5.1分,仅次于5.9分的《悲伤逆流成河》。该片在预售阶段下足功夫,首日票房达到9522.47万元,不过在口碑发酵下,该片票房直线下坠,下映前一天的1月4日仅收获844.12万元票房。上映11天,累积票房达4.51亿元。

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中国电影票房APP截图

目前,郭敬明未就《晴雅集》下线发表回应。值得注意的是,《晴雅集》官方微博在1月4日晚上10时发布一张电影海报,用16字疑似回应《晴雅集》下线:晴雅之约,感恩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

猫眼专业版披露的《晴雅集》出品方显示,该片共有11家出品单位,其中涉及上市公司新经典,其全资子公司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作为重要出品方。

此前因抄袭被质疑

针对《晴雅集》的下线,外界普遍将其与郭敬明早前的抄袭事件联系起来。

2020年12月21日,编剧余飞、宋方金在社交平台发布了111位编剧、导演、制片人、作家的联名信,直指有抄袭劣迹的于正、郭敬明出现在综艺中进行话题炒作,以此追逐点击率、收视率的做法。

联合署名的还有琼瑶、庄羽的身影。两人作品早前分别被于正、郭敬明侵权,但于正、郭敬明败诉赔偿后均未道歉。

时隔多年,众多编剧导演心中的怒火之所以再被点燃,郭敬明、于正在近期参与综艺节目的相关言行无疑是导火索。

其中,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2》的作品《无量》中,给自己署名编剧,给另外两位编剧署名为“副编剧”,由此引发了一场关于编剧署名的行业争议。有网友发现,郭敬明的影视作品中,均有“副编剧”的存在。

业内人士指出,这“明显就是不愿意给署名,但不给署名又说不过去,所以就创造了副编剧这样尴尬的职位。”

针对百位编剧导演的联名声讨,郭敬明在12月31日选择公开道歉,作家庄羽接受了致歉,并提议将郭敬明提出的赔偿用来建立反剽窃基金,郭敬明通过微博回应同意。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随着矛盾双方的握手言和,似乎抄袭风波告一段落,但随着《晴雅集》突然被下线,事件再起波澜,业内人士普遍将其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联系起来。

《刑法修正案(十一)》已于2020年12月26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将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涉及知识产权部分的修改,共有8处。

球鞋交易平台切克疑似出局 App在应用商店下线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原标题:切克疑似出局 潮品交易靠什么护航

来源:北京商报

今年的潮鞋圈似乎安静了许多。北京商报记者近日观察发现,球鞋交易平台切克App在iPhone、华为等手机应用商店已下线。一度火热的潮品交易市场,在有新玩家尝试入局时,似乎已有人黯然退场。而潮品交易领域,尚需建立起平台的供应链壁垒。

冷热不均 切克疑似下线

背靠二手交易平台转转的“切克”,在潮品交易行业中似乎成了一个过客。近日,北京商报记者观察发现,曾于2019年5月高调上线的切克App已在苹果手机App Store中低调下架。记者尝试在App Store中检索切克,搜索结果并未包含该应用。随后,记者在小米、华为等安卓手机应用商店中检索切克,得到了同样的结果。转转官方微博对切克相关内容的更新也停留在去年11月。对此,记者联系到转转集团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这是公司正常的业务调整,转转端内有更多二手潮鞋交易。一位潮品交易行业的从业者向记者透露,今年7月时,切克的业务运营情况似乎已不乐观。

实际上,在2019年上半年,球鞋鉴定与交易平台“得物App”与“Nice App”纷纷融资,估值甚至达到十亿美元级别。生在风口上,切克也曾有不错的交易数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19年5月9日,转转站在风口中,瞄准这个“用户舍得砸钱的”潮流圈上线了切克,上线首日,切克GMV突破百万元,平台交易量始终保持快速增长。去年6月15日-19日年中大促期间,切克更是实现了交易量300%的环比增幅。

就在切克疑似黯然离场的同时,潮鞋交易二级市场依然有利好消息传来。据悉,成立于美国的StockX将进军中国市场;得物2020年全年GMV有望突破千亿元;SNAKE潮流当铺在今年4月完成了数百万元的天使轮融资。

经营短板 缺乏基础资源

无论是潮鞋还是手机,爆款单品能够瞬间吸引流量。正如墨绿色iPhone 11刚上市时,手机加价上千元,也能在几分钟内完成交易。与此同时,部分黄金码的潮鞋在二级市场的价格突破万元。潮品市场正需要源源不断的潮品上架来维持流量。

一位销售、回收二手潮鞋的商家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Nice、得物等潮品交易平台需要有品牌商或者明星设计师等入驻、合作,才能为平台积攒粉丝、积聚流量,并完善整个供应体系,“仅靠散户、个人商家收购、销售的形式不能支撑平台的长久运营”。耐克、阿迪达斯等品牌也会尝试通过线上平台发售潮鞋系列产品,平台也十分重视这类资源对自身的导流。“这类流量比其他渠道获取的流量黏性更强。”该商家负责人直言。

回看切克的发展过程,去年7月,切克签约国内球鞋鉴定师“995”,尽管“995”鉴定师全职加入切克,却难以复制成量级的潮品鉴定速度与规模。在业内人士看来,转转在供给端便出现了供应渠道的短板。除此以外,在上线一年多的时间里,切克没有独立的融资进账,这也掣肘了平台扩容。

一位从事潮品鉴定的工作人员透露,潮品二手电商的发展考验自己的“出身”,出身能为平台形成较好的循环流量。例如得物,该平台源自虎扑体育社区,Nice也是从建立社区起家,从球鞋文化中孵化出交易产品。

壁垒待建 仍需加强监管

尽管得物、斗牛、Nice等平台依旧活跃,却也是消费市场监管的洼地。今年6月,中国消费者协会发布数据显示,“6·18”大促期间,共收到有关“得物”的负面信息8735条,主要涉及假冒伪劣、鉴定费、优惠券等问题。斗牛在新浪黑猫上有2000余条消费投诉信息,问题集中在商品存在瑕疵、余额无法体现等。

对于潮品交易的监管,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在线上交易中,买方在没有直接接触实物的情况下购买商品,存在一定的鉴别盲点。卖家通过二次交易赚取差价,这类服务交易是将球鞋等实物商品逐渐转化为金融产品,这会涉及到金融监管问题,不仅仅是商品消费维权难点。此外,对于球鞋的鉴定保证以及线下是否存在交易中的货量等问题都是平台面对的风险。

对于潮品二次交易的现状,产业时评人张书乐同样认为,潮品电商异化成了另一种理财产品,如炒鞋、炒盲盒,背离了原本的消费族群,成为了对其本身无感、只在乎溢价部分的非目标用户的囤积物。这也是潮牌电商们目前正在试图扭转的一种态势,因此偏向于蛰伏和重新构建场景。

张书乐指出,在经历了资本搅动的爆发期后,现在的潮品交易电商其实处于一种蛰伏期,即市场活力低于预期,Z世代的消费能力暂不足承载潮牌的过多溢价消费。

张书乐建议,潮牌交易电商应从IP角度切入,形成自己的独特价值元素,并形成对垂直用户的强黏合度,并辐射更广的消费群体。当下,潮品整体的IP塑造偏弱,产品设计上潮而不实,容易走向工艺品或装饰品方向。因此实用性和IP的独特性,是平台或品牌构建壁垒的关键。潮品交易的核心不是赚快钱,应该注重孵化和运营IP,并快速迭代产品,不能过度使用溢价的方式制造泡沫。

一位从潮品交易创业的业内人士表示,在消费升级过程中,消费者自然会追逐购买热款。潮品交易是一个自由定价的市场,平台无法对涨价与降价的幅度作出明确规定,但有义务阻止恶意炒鞋行为的出现。北京商报不等式调查组

韩国尚未对手游采取防沉迷措施 表示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17173鲜游快报,专注于快速带来全球新游信息】

日前,韩国女性家族部长官候选人郑英爱表示,深夜强制下线制(16岁以下的未成年从凌晨零点开始到上午6点为止禁止玩游戏)对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很有意义。不过,至于是否把范围扩大至手游,她表示还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12月24日,女性家族部长官候选人郑英爱的听证会上,张景泰议员主张“现行的深夜强制下线制需要改变”。张景泰议员表示“虽然深夜强制下线制是为了保障青少年的睡眠,并预防游戏成瘾,但由于最近的趋势是手游,该法案很难起到应有的作用”。并表示“反而会被人指责,说是限制父母的子女教育权,青少年的自我选择权等基本权益”。

说完,张景泰议员问到“能不能往保障青少年的权利,并提升父母对子女教育权的方向去修改深夜强制下线制?”对此,郑英爱候选人回答“现行的深夜强制下线制,作为保护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制度,是很有意义的”。

接着,针对“是否把深夜强制下线制扩大到手游”相关问题上她表示,目前马上把深夜强制下线制的范围扩大到手游领域,还存在技术上的难题等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

在韩国,女性家族部从2011年11年开始实施“青少年保护法第26条(深夜强制下线制),同时规定每隔两年可重新指定深夜强制下线制的适用范围。而到目前,只有电脑游戏和电玩游戏适用深夜强制下线制,手游仍被排除在外。

1.jpg

【17173新闻写手团队招募启事】

如果你每天都在关注全球游戏动态,还有很多想法不吐不快,那么欢迎加入17173新闻创作团队!

你将获得竞争力的稿酬,有机会抢先试玩新游,并和小伙伴们一起疯狂吐槽!

有意者请加群:697308043 17173新闻兼职写手群 或扫码以下二维码进群↓

1561529321920.png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