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第一家人体冷冻中心:最小冷冻者13岁

来源:一条

至今,中国已经有10位冷冻人成功“住进”了研究院的液氮罐里,其中最小的只有13岁。一条探访了中国唯一的人体冷冻中心,采访到第一位冷冻人的家属。冷冻人醒过来,记忆还在不在?如果有一天真的被复活,他将如何独自面对崭新的世界?……跟着一条来看看吧。

揭秘中国第一家人体冷冻中心:最小冷冻者13岁

来源:一条

至今,中国已经有10位冷冻人成功“住进”了研究院的液氮罐里,其中最小的只有13岁。一条探访了中国唯一的人体冷冻中心,采访到第一位冷冻人的家属。冷冻人醒过来,记忆还在不在?如果有一天真的被复活,他将如何独自面对崭新的世界?……跟着一条来看看吧。

揭秘中国第一家人体冷冻中心:最小冷冻者13岁

来源:一条

至今,中国已经有10位冷冻人成功“住进”了研究院的液氮罐里,其中最小的只有13岁。一条探访了中国唯一的人体冷冻中心,采访到第一位冷冻人的家属。冷冻人醒过来,记忆还在不在?如果有一天真的被复活,他将如何独自面对崭新的世界?……跟着一条来看看吧。

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有多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公爵(ID:juejue677),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人体的一些生理数据:


人体大脑占体重:1/40

“生命中枢”通常指的是:延脑

人体血液容量约占身体体积的:1/14

正常人血液中也含有微量酒精,比率约:0.003%

大脑被撞后起包的原因是:头部没有足够的脂肪层进行缓冲

婴儿一出生就喜欢甜味的原因是:因为羊水是甜的

隔多久我们就会长出一层新的皮肤:27天

身体中的细胞总数大约为:1800亿

成人的头发总数约有:10万根

最先衰老的器官是:胸腺

身体不能够自己产生:维生素

肌肉重量能占人体总体重的:50%

每天因为穿衣服擦掉的表皮细胞:成千上万

人体通过呼吸利用的氧气,仅仅占空气比率的:5%

我们第一次心跳发生的时候:在宝宝肚子里的第三个星期

刚出生的时候,我们身上的骨头总数是:250根左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公爵(ID:juejue677)

现在的年轻人究竟有多虚?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公爵(ID:juejue677),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人体的一些生理数据:


人体大脑占体重:1/40

“生命中枢”通常指的是:延脑

人体血液容量约占身体体积的:1/14

正常人血液中也含有微量酒精,比率约:0.003%

大脑被撞后起包的原因是:头部没有足够的脂肪层进行缓冲

婴儿一出生就喜欢甜味的原因是:因为羊水是甜的

隔多久我们就会长出一层新的皮肤:27天

身体中的细胞总数大约为:1800亿

成人的头发总数约有:10万根

最先衰老的器官是:胸腺

身体不能够自己产生:维生素

肌肉重量能占人体总体重的:50%

每天因为穿衣服擦掉的表皮细胞:成千上万

人体通过呼吸利用的氧气,仅仅占空气比率的:5%

我们第一次心跳发生的时候:在宝宝肚子里的第三个星期

刚出生的时候,我们身上的骨头总数是:250根左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知识公爵(ID:juejue677)

从木乃伊到冷冻大脑:人类冷冻复活简史

大概很多人都觉得人体冷冻保存只存在于科幻之中,但其实已经有许多科学实践。

全世界参与人体冷冻的人,目前已经有数百位之多,但人体冷冻依旧存有困境。人体冷冻在操作规范,资本,技术方面都存在着很多问题。

所以也无怪乎有人认为冷冻人是一门利用人类恐惧,大割韭菜的生意。毕竟以如今的医学发展水平,要想复活这些遗体,在可见的未来实在是看不到太多希望。

那么在当下,人体冷冻就是毫无意义的吗?

我不这么认为。

在我看来,人体冷冻,本质上是一种通过阻断病人死亡、为其寻求疾病治愈新方法的科学方式。也可以说是一门和人类科技发展,和时间,和生命对赌的技术。参与者用金钱和遗体,赌未来复活的希望。

乐观地说,随着未来新科技的涌现,打破人体冷冻的技术难题,从而实现复苏、存活,也并非一定不可能,但需要艰苦卓绝与极具创新的科学探险。

如果攻克这一技术难题,将是人类最重大的科技突破之一。

国内本土首例人体冷冻,未来人类能否永生?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死亡能不能按下暂停键?

咱们在不少科幻电影看到过人体冷冻的桥段,把人体低温保存,然后等待起死回生。

比如《复仇者联盟》里的美国队长在被冷冻了70年,复苏后又是一条能战能斗的好汉。

那么这到底有没有可能实现呢?

人体冷冻技术,正式在全球范围内被人知晓,还是在上个世纪的70年代。

1972年,一个名叫阿尔科生命延续的基金会在美国成立,它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冷冻服务供应商。

更多内容通过视频来看看吧~

《冻结的希望》中的人体冷冻技术,能够打开永生的魔盒吗?

探寻生命的起源与归宿,是科幻作品不变的母题,又时不时会与现实遥相呼应。

比如科幻小说《漫游金星》中,艾萨克·阿西莫夫将金星描绘成了动物王国的天堂,恰好在9月14号,一个国际天文研究团队发现金星上生命存在的证据,震惊了全球天文学界。

文字描绘的奇幻想象,还有哪些正在刷新我们对世界的认知呢?

人体冷冻就是一例。

科幻小说家尼尔琼斯恐怕不会想到,他在1931年发表的小说《奇异的故事》中所描述的,主人公去世后遗体被发射到太空中冷冻又复活的故事,在今天已经不再是奇谈怪论,而是人类延续生之希望的一种现实选择。

一个泰国的科学世家,在得知年仅两岁、身患绝症的女儿药石无灵之后,说服全家将她进行冷冻,希望未来更加先进的医疗技术能够拯救孩子。这也成为目前年龄最小的人体冷冻案例。

家属究竟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做出选择?他们真的相信亲人能复活吗?

这个交织着生与死亡的故事,因一部名叫《冻结的希望》的纪录片,得以将其背后的逻辑、挣扎、思索、伦理,全面地呈现出来。

冻结的希望,与留住的爱


简单介绍一下人体冷冻技术Cryonics,指的是在极低温度(摄氏零下196度)以下保存人体,在技术成熟后解冻及治疗。

原理听起来并不难理解,现在利用低温冷冻技术来保存生物细胞、冻卵等已经很普遍了。但让整个人体从死亡到冷冻再到复活,其中的技术难点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首先冷冻技术需要在人体宣布医学死亡后快速介入,通过按压或LUCAS等心肺支持系统,让血液重新流动,然后注入神经营养物质等溶剂,再将身体进行初步降温,再转移至血液置换手术台。随后血液逐渐被不同浓度梯度和成分的冷冻保护剂替代。

第二也是最核心的冷冻过程,病人从手术台被放进冷冻盒里保存,逐步下降到液氮温度(零下 196℃)后装入液氮罐中保存。而防冻剂能否支撑到复生的那一天,恒温器是否会出现不可预知的升温现象(此前发生过此类问题),都增加了人体冷冻实施的风险。

更令人无奈的是,世界上已经有很多成功人体冷冻的案例,但解冻实验只在胚胎、老鼠和兔子等哺乳动物大脑这类实验材料上成功过。尽管人体冷冻之父——罗伯特·埃廷格在他的著作《永生的期盼》充满希望地写到,“医学科技将最终能够修复人体的任何创伤,包括自然衰老和死亡”,但现实是,直到目前还没有一例冷冻人体被成功复活。

即便充斥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为什么还有成千上百人前赴后继想要被冷冻?有数据统计,全球申报登记的人体低温保存志愿者已达3000多人。

他们的心路历程,终于借由一部纪录片《冻结的希望》,得以被人们所感知。

这位全世界年龄最小的人体冷冻参与者,是一名两岁的泰国女孩艾因兹。

她罹患了最致命的脑癌,小小年龄便受尽了治疗之苦,一共做了10次手术,12次化疗,即便如此,癌细胞扩展很快,依然在某一天陷入昏迷,并且再也没有醒过来。

视她如珠如宝的父亲恰好是一位科学家,在艾因兹生病期间开始思考,如果找不到药物和治疗方法,怎样才能把艾因兹留下来?

最终他说服全家人了解了人体冷冻这一技术,让艾因兹在储存罐中静静地休息,等待在一个没有疾病的世界里重生。

目前,全球能够独立完成人体冷冻全部程序并可以长久保存的只有四家,分别是美国的Alcor、CI,俄罗斯的KrioRus和中国的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最终,他们选择了距离手术地点很近的亚利桑那州的Alcor(阿尔科)。

在进行冷冻之前,阿尔科CEO马克思摩尔让艾因兹的家长们做好心理准备,因为目前关于重生的技术猜想,可能在未来根本无法出现,5-10年内是无法复活的,再次相见是很难的一件事。

但艾因兹的父母和家人依然决定,留给小女孩一个希望。他们录制给未来艾因兹的视频中,告诉她——如果将来有一天醒来,希望你知道我们很爱你。

延续生命,等待希望,是许多冷冻技术参与者及其家人的初衷。幸好伴随着技术的日益进步,不是只有好莱坞明星、科学家、科幻爱好者等等才能尝试,普通人也可以拥有另一种选择。

比如2016年,身患癌症的14 岁英国女孩JS给法官写了封信,希望自己能够被冷冻起来,在未来有机会被救治并醒来,哪怕是几百年之后。

2018年,山东泰安72岁的刘爱慧被宣布肺癌临床死亡后,在山东银丰生命科学研究院接受了人体冷冻。她曾在生前对丈夫表示,人死了以后火化就是一把骨灰,自己的尝试看是否真的能延续生命,也算是对社会做了贡献。

把希望留给未来,是这些冷冻人及他们的亲人,留给人类的火种。

死去的人能复活,真的能解锁人类未来吗?


当然,和所有的前沿技术一样,人体冷冻技术同样是一个“魔盒”。正如博尔赫斯的《永生》中所描绘的那样,肉体的不死也可能让人类进入到一座轮回的迷宫之中,被永远囚禁,因为一旦没有了死亡,生命中的一切都变得没有意义。

而《冻结的希望》这部影片,也尝试引领我们对技术引发的潜在问题进行思辨。

一方面是伦理上的。死去的人能复活,本身就是挑战社会现有伦理的事,这是否证明拥有金钱就等于拥有无限的生命?长此以往显然会出现严重社会问题。事实上,在接受众多泰国本地电视台的采访时,艾因兹的父亲就一直在面临“违背自然因果”“打扰灵魂飞升”之类的质疑……

同时,人体冷冻也在挑战技术哲学。艾因兹能否顺利复活,复活后的人还是不是“艾因兹”,都是一个未知数。为此需要脑科学家来帮助保存大脑中的神经元,以努力将艾因兹本人能够带到未来重生,而不是她的复制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一种“看看就好”的技术。

对于普通人来说,人体冷冻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想看过影片之后,大家会从一种对新技术感到刺激、神奇的情绪当中,变得慎重、理性,同时充满希望。因为永生,不再是一种奢望,但选择,却关乎所有人的现实与未来。

生命的永恒循环:打开迷宫需要的三道锁


为什么我们需要这样一部纪录片,在当下探讨一个充满未知的科学命题?

我想,刘慈欣在《隐藏的现实:平行宇宙是什么》一书序言中所提到的那句话,可以解释这部纪录片出现的意义。

他认为,“相对于有着明确现实意义的应用科学和技术,每个人更应该了解的却是最基础的科学理论,以及其最前沿的进展,因为这是人类眼中宇宙和大自然的最新图景。”

探究人类的生存可能,是所有幻想中最具浪漫色彩的一种。而必须承认的是,人们对于人体冷冻的需求是存在的。而解决技术不确定性与不可计算性的根本,不是对其避而不谈、漠不关心,而是通过引发思考与讨论,为新技术上几道安全锁。

第一道锁:规则建设。对前沿技术进行政策法规层面的规则设计,才是规避风险,避免像基因编辑那样为恶魔所用。比如在贺建奎宣布CCR5基因编辑双胞胎女孩出生后,我国卫生部就发布了《生物医学新技术临床应用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等新法规。

第二道锁:大众共识。除了严厉刑罚之外,预见性的探讨能推进共识。因此,将新技术科普给大众是十分必要的。

《冻结的希望》向我们展示了人体冷冻并不是一个遥远的科学实验,而是关联着许多人的爱、希望与寄托。人类如何面对至爱的死亡,能否有另一种方式寄托哀思?人体冷冻所承载的除了技术本身,更是一种人文关怀。

第三道锁:科技传播。既然要激发大众讨论,那么科学传播到底是从科学主义还是技术主义来解读新应用,对科技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

二者的区别在于,科学主义对科学改变人类生活前景具有积极乐观的看法,而技术主义则秉持着过度推崇技术本身会给人类带来灾难的悲观论调。这也是大众面对新技术时最容易出现的分歧。

爱与理性的矛盾纠缠,在人体冷冻技术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对于科学作品的传播者来说,《冻结的希望》无疑很好地用一种充满人文情怀的中立态度,将两种思考都呈献给了观众们。

博尔赫斯曾说,人类的生存实质是一次次的死亡体验,“死亡使人们变得聪明而忧伤”。

对死亡和痛苦的感知与超越,正是因为人类心中拥有渴望怜惜的人,有害怕失去的东西,有希望挽回的珍宝。

如今,B站出品的获奖纪录片《冻结的希望》已于9月15日在全网独播,Netflix同步全球播出,收获了全网好评。其打动人的地方,或许就在于一种理性技术探讨之上的温度,我们能从中感觉到,永恒的也许不是一具肉体本身,而是深藏于人类心中不灭的深情厚爱。

一场死局,也可能是希望的破晓。这条技术突围之路,比最终的结果更令人期待。

你的维生素D够了吗? 医生没告诉你的各种细节,本篇都有了|维生素D|骨折

来源:返朴

维生素D(VD)对人体的钙吸收起着关键作用。VD缺乏的时候,吃下去的钙只能被吸收10%,再怎么补钙也可能无济于事。对现代城市伏案工作学习的人群来说,怎样才能知道日照是否已经生成了足量的VD?补钙要补VD,该通过哪些形式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本文介绍了人体所需维生素D的来源、作用、 如何补充以及血检结果的解读,希望帮到各位新手父母和需要补钙、正在补钙的你。

什么是VD?

20世纪初期,研究营养缺乏症的医生们发现了13种维生素。由于人体自身不能合成维生素,所以,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将维生素定义为必须从饮食中获取的有机化学物质,它们在人身体的新陈代谢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仅需少量即可发挥作用。

维生素D (VD) 是这13种维生素之一,是一种脂溶性维生素 (总共有4种脂溶性维生素:维生素A、D、E、K)。虽然VD确实对健康至关重要,而且只需要少量即可,但是严格地从定义上讲,它不应该算是维生素,因为人体是可以自身合成VD的。相反,大多数天然的食物,除了鱼和蛋黄等以外,都不含VD。此外,从食物中获取的VD,人体也必须先对其进行转化加工,才能发挥作用。

和其他常见维生素不同,VD不是一种化学物质,而是许多化学结构类似的化学物质的总称。常见的VD主要包括两种类型:维生素D2 (ergocalciferol) 和维生素D3(cholecalciferol)。

图1:维生素D2和维生素D3的化学结构图1:维生素D2和维生素D3的化学结构

维生素D2主要来自真菌 (例如在阳光下生长的蘑菇) 和一些植物源食物。阳光中的紫外线B(UVB) 会促进蘑菇中的麦角固醇 (ergosterol) 形成维生素D2 。人工合成维生素D2的过程也比较简单,将植物甾醇暴露于紫外线中就可以生成维生素D2。由于维生素D2的生产成本较低,所以经常被添加在食品里。

维生素D3仅存在于动物源食物中,如多脂鱼(fatty fish,指各部肌肉混合后脂肪含量高于5.0%的鱼类)、鱼油、肝脏、蛋黄等。人体内天然的维生素D3是由皮肤中普遍存在的7-脱氢胆固醇作为前体合成产生的。阳光是合成反应的关键:阳光中的紫外线B将7-脱氢胆固醇转化为维生素D3的催化剂。没有阳光中的紫外线B,体内就没有维生素D3的生成。人工合成维生素D3的方法于人和动物皮肤中天然产生的方法相似:从胆固醇产生7-脱氢胆固醇,然后紫外线辐射将7-脱氢胆固醇转化为D3形式。

图2:紫外线催化维生素D2和D3的化学合成 图2:紫外线催化维生素D2和D3的化学合成

无论是从食物里摄取的,还是人体自身合成的,维生素D2和D3都要经过人体的进一步代谢才能起作用。

肝脏会将维生素D2代谢为25-羟基维生素D2,将维生素D3代谢为25-羟基维生素D3。这两种化合物统称为25-羟基维生素D,也叫骨化二醇 (calcifediol)。

25-羟基维生素D是VD的主要循环形式,其血液水平反映了体内VD的储存量。因此,医生通常通过测量血液里的25-羟基维生素D水平来估算您体内VD的量是否足够。

尽管25-羟基维生素D被用作检测指标,但它还需要在肾脏里加上最后的一对氧和氢分子,成为最后的有活性的形式:1,25-二羟基维生素D,也被称做骨化三醇 (Calcitriol)。

 图3:人体内VD的代谢丨作者作图 图3:人体内VD的代谢丨作者作图

VD的益处

VD最主要的作用是增加肠道对钙的吸收,从而调节骨骼生长、保持骨骼健康。当人体内有足够的VD时,人体对饮食摄入的钙能吸收30-40%;如果VD缺乏,就只能吸收10-15%。儿童缺乏VD会导致佝偻病 (rickets);成年人缺乏VD会引起骨软化症 (osteomalacia) 和骨质疏松症 (osteoporosis)。

骨质疏松症和骨折

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人 (多数是女性,但也有男性) 会有患骨质疏松症的风险。骨质疏松症的特征是骨骼易碎,如果摔倒可能会骨折。

VD对维持骨骼健康有重要的作用,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个作用也是最有争议的——尽管医生们都同意缺乏VD会增加患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风险,但他们对服用VD保健品的益处和最佳剂量意见有分歧。

血液中的钙对神经、肌肉和心脏的功能至关重要,其水平是不能下降的。此时,如果体内钙总量不足,为了应对血液对钙的需求,身体会分泌甲状旁腺激素,从骨骼中调动钙补充血液里的钙,维持血钙水平,以使心脏和神经能够正常工作。但这样一来,骨骼就被牺牲了,随着其中的钙浓度下降,骨骼就会变得脆弱且容易骨折。

没有足够的VD,肠道就无法有效从食物中吸收钙。大多数研究显示,缺乏VD会增加骨质疏松症的风险以及骨折的可能性。那么,补充多少VD保健品能降低骨折风险?有些研究只包括女性,另一些包括男性和女性;有些只包括体弱、年长或住院的人,另一些则包括健康的人;有些研究只补充VD,其他则同时使用VD和不同剂量的钙;有的研究每天服用400IU的VD,其他的则每天多达800 IU…… 研究设计五花八门,因此这个问题还没确定的答案。

VD很重要,但不意味着如果您体内VD水平正常,也需要额外补充。2018年8月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得出结论:增加普通人群的VD水平不能降低健康人群骨折的风险。一项对81个研究的荟萃分析发现,补充VD并不能预防骨折或跌倒或改善骨骼矿物质密度。对于一些确认体内VD不足的人,额外补充会有健康益处。

其他疾病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VD在许多其他方面对人体也很重要。人体的许多组织,例如前列腺、肠道、心脏、血管、肌肉和内分泌腺等,都会表达VD的受体 (能与VD结合的蛋白质)。一些正在进行中的研究表明,当VD与这些受体结合时,可能产生有益的作用:肌肉需要它才能收缩,神经需要它在大脑和身体各部位之间传递信息,免疫系统需要它来抵抗入侵的细菌和病毒。

对任何疾病的任何一组患者进行采样,他们体内的VD含量几乎都会低于健康个体。很多人据此推测,VD含量低会导致这种疾病——但其实并没有证据证明。生病时,人的外出活动少,食欲不振,这些都会降低体内VD的水平。因此,我们无法断定VD的水平低是导致疾病的原因,还是生病造成的后果。

一些相关性研究表明,VD可能可以预防结肠癌,甚至可能预防前列腺癌和乳腺癌。但是,血液中较高的VD水平也与胰腺癌的高发病率有关。这些研究不能确切地证明缺乏VD会导致疾病,也没有证明服用VD保健品可以降低患这些疾病的风险。目前,要断定低VD状态是否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以及高水平VD是否会保护或者增加某些人的风险,还为时过早。

简单来说,是否需要补充VD的原则是:不缺不用补,缺了才需要补充到正常水平。

如何获得足够的VD

如何获得VD?

简单的答案:阳光、食物或保健品。

人体自然合成维生素D3需要多少阳光?

VD也被称作“阳光维生素”,因为它的合成需要紫外线/阳光做催化剂。影响体内VD水平的最大的因素是光照。

如果您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活动,常年防晒或居住在日照缺乏的地区,就很有可能缺乏足够的光照促进自身合成所需的VD。

小知识点

在室内透过窗户暴露在阳光下,皮肤不会产生VD。这是因为,玻璃虽然对可见光是透明的,但几乎能够吸收所有的紫外线B。紫外线B是可能导致晒伤的射线,因此,透过玻璃不会被晒伤。

但是,紫外线A (UVA) 比紫外线B更接近可见光谱,约 75%的紫外线A能够透过普通玻璃。紫外线A会导致皮肤损伤和基因突变。后者可能导致皮肤癌。因此玻璃不能防护阳光引起的皮肤损伤。

那么每天需要照多少阳光才够呢?

有个研究发现,印度南部的蒂鲁伯蒂人(北纬13.40°东经77.2°),每周晒两次半小时的正午太阳,所产生的VD的量就足够人体所需。阳光催化的自身皮肤内合成的VD也不会过量:如果身体所需的量够了,自身合成就会减少。

但是,在距赤道较远的国家/地区,因为日照不够强,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达到相同的结果。然而,也需要注意不要长时间在没有防晒霜的条件下接受日照。这点对肤色较浅的人尤其重要,因为过多紫外线引起的晒伤是引起皮肤癌的主要危险因素。

知识点:防晒霜的使用

晒太阳和涂防晒霜是一个需要权衡利弊的选择。

阳光包含两种形式的射线:紫外线A (UVA) 和紫外线B (UVB)。UVB是皮肤合成VD所需的能量。

UVA的波长更长,穿透皮肤较深,与皮肤老化有关 (例如皱纹的产生)。UVB的波长较短,穿透皮肤较浅,与皮肤灼伤有关 (例如皮肤晒红)。尽管UVA和UVB射线对皮肤的影响方式不同,它们都会破坏皮肤细胞的DNA,引起基因突变,从而可能导致皮肤癌以及过早衰老。这些射线还会损伤眼睛,导致白内障和眼睑癌等。

适当的光照对身体有好处,过量的紫外线辐射对身体有害。

为了保护自己,应该尽量避免夏季的日照,尤其是上午10点至下午2点之间。夏季大艳阳天出门的时候,要么尽可能戴大帽檐的帽子,穿深色的长袖衬衫和长裤;要么就应该涂抹防晒霜。

防晒霜的SPF至少应该要有15;皮肤白的人应该选择SPF30以上的。但是,有一点要注意, SPF仅适用于UVB,挑选防晒霜的时候应该选一种也可以防止UVA的“广谱”防晒霜。最重要的是,应该尽早涂防晒霜,并且经常补涂。

需要的光照时间还受很多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季节、一天中的不同时间、所处地区的纬度/海拔、空气污染程度、皮肤色素沉着、防晒霜的使用、玻璃和塑料对紫外的穿透能力及其老化程度等等,都会影响人们所需的光照时间。(详见:紫外线的危害: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黑”之地丨展卷)。举个例子,生活在北纬37°以北或南纬37°以南的人们,除了在夏季短短的几个月内,一年中其它季节都无法从太阳获得足够的UVB来产生人体所需的所有VD。另外,皮肤色素沉着可以导致皮肤中VD的产量减少90%以上,因此肤色深的人群很容易缺乏VD。

哪些食物含有VD?

VD也可以从饮食中摄入。VD含量高的食物来源包括多脂鱼 (例如三文鱼)、鱼油、蛋黄、黄油和肝脏。

然而,VD含量高的食物资源不多,单纯从饮食中获取足够的量不太容易。一个蛋黄只含有大约20 IU (International Units, 国际单位) 的VD。必须吃大约10克的鲑鱼、200克的大比目鱼、850克的鳕鱼或将近两个230克的金枪鱼罐头才能得到400 IU的VD。

除此以外,一些加工食品,例如酸奶和橙汁等,会额外添加VD (D2或者D3)。

VD保健品,哪种好?

如果检测发现体内VD的水平确实比较低,而又无法通过生活方式的改变来改善,那么还可以服用VD保健品来补充。

市面上的VD保健品既有维生素D2,也有维生素D3,它们的区别是很大的。

虽然维生素D2和D3被统称为VD,但是它们对提高人体内VD水平的能力不完全相同。在摄入量相等的情况下,维生素D3比维生素D2更能有效地升高血液中骨化二醇的水平中。

一项针对32位老年女性的研究发现,同等单剂量 (300,000 IU) 的维生素D3提升骨化二醇水平的功效几乎是维生素D2的两倍。

还有研究发现,粉末形式的维生素D2对温度和湿度的波动更敏感,因此已发现不同品牌的维生素D2的含量与瓶子上标注的含量可能有很大的差别。但是,这个研究看的只是粉末形式的维生素D2,目前还不清楚溶解在油里面的维生素D2是否也会不稳定。

所以,如果需要额外补充VD,应该考虑选择维生素D3。由于VD是脂溶性的,VD的保健品最好与含有脂肪的食物一起服用。

VD越多越好?

1997年以前,美国建议所有成年人每天VD的摄入量是200 IU。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被发现缺乏VD,现在建议51至70岁的人每天摄入量增加到400 IU,70岁以上的人增加到600 IU。这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绝经后的女性),人们合成VD和吸收钙的效率降低。现在有许多权威机构建议每天摄入800-1000 IUVD。

母乳喂养的婴儿尤其需要注意补充VD,因为母乳里面含有的VD的量比较低。婴儿出生后每天需要400 IU的VD,直到他们喝添加了VD的配方奶或牛奶。

2010年11月,美国医学会的专家委员会设定了新的VD “饮食参考摄入量”。

这个摄入量基于一个假设条件:这个人完全没有通过日照自身合成VD,并且摄入了足够的钙。美国医学会建议从饮食或保健品中获取的VD见表格1 (注意,上限摄入量是美国医学会的专家们认为最高安全量;1 mcg = 1 µg = 1微克) :

 表1:美国医学会推荐的VD 参考摄入量丨作者作图 表1:美国医学会推荐的VD 参考摄入量丨作者作图

那么VD是不是越多越好呢?

绝对不是,任何好东西都有过量的风险。

过多的VD会引起异常高的血钙水平,导致恶心、便秘、食欲不振、精神错乱、心律不齐甚至肾结石。

像其他脂溶性维生素一样,VD存储在人体的脂肪中。每日摄入量总会有波动,当某些天摄入过量的时候,多余的量可以被存储起来;当某几天摄入量不足时,身体就可以动用自己的储备。但这也意味着,持续摄入过量的VD,身体的存储可能会积累到毒性水平。在这些极端情况下,过量的VD会升高血液中的钙水平,从而引起嗜血、便秘甚至死亡。但是这种极端情况在超大量摄入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目前每天剂量 ≤ 2,000 IU被认为是安全的。

另外一种情况是,身材瘦小的人 (例如婴儿和儿童) 体内的脂肪量较少,那么VD的存储空间也较少。如果服用了大剂量的VD,过量的就会进入血液,导致钙吸收过多,以致中毒。目前尚不清楚超过VD摄入量的上限多久后会有危险。

VD的毒性几乎总是由保健品的过量使用而造成的。过度的阳光照射不会造成VD过量,因为人体自身合成会有精密的调控,量足够了就不再继续了。

国内很多VD是以鱼肝油的形式补充的,主要成分是维生素A (VA) +VD。补充VA对VA缺乏的孩子有帮助。但是,大多数健康,营养丰富的孩子不需要额外补充,还很容易摄入过量。例如,在美国,一项对全国3,000多个儿童进行的随机抽样调查发现,服用复合维生素的2岁以内的儿童,有97%摄入的VA 过量。即使在不服用保健品的幼儿中,也有15%的人摄入了过多的VA[。

VA过量会有很严重的后果:虚弱,头痛,恶心,皮肤干燥和其他症状。长期服用过量的维生素A会引起关节疼痛和骨骼脱钙,导致骨质疏松[。

因此,如果不是VA缺乏,要补充VD应该选择单一成分的保健品,而不是选择这种复合形式的。

血液里VD水平的检测

怎么知道自己到底缺不缺VD呢?上面讲到可以通过检测血液里的25-羟基VD来衡量看体内VD的水平。

测试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解释结果。很多专家认为,还缺乏高质量研究的数据来系统地确认到底哪个临界值显示VD缺乏。

1) 尽管标准不尽相同,但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血液里的25-羟基VD的水平低于12 ng/mL(毫微克/毫升) 或是30 nmol / L反映了VD明显不足。(1 nmol/L = 0.4 ng/mL)

2) 美国医学会认为如果在12-20 ng/mL (30-50 nmol/L) 之间,有些人可能有VD缺乏的倾向。没有证据表明血液里的浓度高于30 ng/mL (75 nmol/L) 会有更多的益处,而浓度高于50 ng/mL (125 nmol/L) 可能反而会引起不好的问题。

3)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认为血液里25-羟基VD的水平持续超过200 ng/mL (500 nmol/L)就会有“潜在毒性”。

表2:各路专家对 VD含量危害性的看法丨作者作图表2:各路专家对 VD含量危害性的看法丨作者作图

根据这个指标,有些人缺乏VD,几乎没有人的VD量过高。一般而言,年轻人的血液中25-羟基VD的水平高于老年人,男性的水平高于女性。

可能缺乏VD的人群包括:

1) 母乳喂养的婴儿。

2) 老年人,因为他们的皮肤在阳光照射下不能像年轻时一样有效地产生VD,而且肾脏也不能很好地将VD转化为活性形式。

3) 肤色较黑的人,因为他们的皮肤从阳光中产生VD的能力较低。

4) 患有克罗恩氏病或乳糜泻等疾病的患者无法正常代谢脂肪,而VD需要通过脂肪被吸收。

5) 肥胖的人,因为他们的体内脂肪会与VD结合,阻止其进入血液循环。

VD和其它药物的相互作用

类固醇药物如泼尼松 (prednisone) 会干扰VD的代谢。如果定期服用类固醇药物,需要与医生讨论VD。

减肥药orlistat (商标名称包括Xenical和Alli) 可能会影响VD的吸收。降胆固醇药cholestyramine(商标名称包括Questran、LoCholest和Prevalite)也是如此。服用这些药物的人应与医生讨论VD的摄入量。

治癫痫药物苯巴比妥 (Phenobarbital) 和地兰汀(Dilantin,phenytoin)会影响VD的代谢并影响钙的吸收。结核药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降胆固醇的他汀类药物和噻嗪类利尿剂会增加VD的水平。

总  结

以前,只要晒成“健康”的棕褐色,身体就会自然生产人体所需的所有VD。然而,现代人常在室内办公,为防皮肤癌使用防晒霜,这个传统经验已经不再对所有人适用了。如今保证摄入足量VD的方案是:吃鱼、鸡蛋,喝添加了VD的牛奶和果汁,服用适当剂量的VD保健品。

关于到底什么人需要补充VD和应该补充多少的辩论仍在继续,但波士顿哈佛医学院附属的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正在进行一项期待已久的随机试验(名为VIital),他们使用了25,000名成年人作为试验对象,旨在研究补充VD和欧米茄-3脂肪酸对癌症、中风和心脏病的影响。结果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公布。

你的维生素D够了吗?

维生素D(VD)对人体的钙吸收起着关键作用。VD缺乏的时候,吃下去的钙只能被吸收10%,再怎么补钙也可能无济于事。对现代城市伏案工作学习的人群来说,怎样才能知道日照是否已经生成了足量的VD?补钙要补VD,该通过哪些形式补?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本文介绍了人体所需维生素D的来源、作用、 如何补充以及血检结果的解读,希望帮到各位新手父母和需要补钙、正在补钙的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返朴(ID:fanpu2019),作者:史隽,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什么是VD?

20世纪初期,研究营养缺乏症的医生们发现了13种维生素。由于人体自身不能合成维生素,所以,从那时起,科学家们就将维生素定义为必须从饮食中获取的有机化学物质,它们在人身体的新陈代谢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仅需少量即可发挥作用。

维生素D(VD)是这13种维生素之一,是一种脂溶性维生素(总共有4种脂溶性维生素:维生素A、D、E、K)。虽然VD确实对健康至关重要,而且只需要少量即可,但是严格地从定义上讲,它不应该算是维生素,因为人体是可以自身合成VD的。相反,大多数天然的食物,除了鱼和蛋黄等以外,都不含VD。此外,从食物中获取的VD,人体也必须先对其进行转化加工,才能发挥作用。

和其他常见维生素不同,VD不是一种化学物质,而是许多化学结构类似的化学物质的总称。常见的VD主要包括两种类型:维生素D2(ergocalciferol)和维生素D3(cholecalciferol)

图1:维生素D2和维生素D3的化学结构

维生素D2主要来自真菌(例如在阳光下生长的蘑菇)和一些植物源食物。阳光中的紫外线B(UVB)会促进蘑菇中的麦角固醇(ergosterol)形成维生素D2[1]。人工合成维生素D2的过程也比较简单,将植物甾醇暴露于紫外线中就可以生成维生素D2。由于维生素D2的生产成本较低,所以经常被添加在食品里。

维生素D3仅存在于动物源食物中,如多脂鱼(fatty fish,指各部肌肉混合后脂肪含量高于5.0%的鱼类)、鱼油、肝脏、蛋黄等。人体内天然的维生素D3是由皮肤中普遍存在的7-脱氢胆固醇作为前体合成产生的。阳光是合成反应的关键:阳光中的紫外线B将7-脱氢胆固醇转化为维生素D3的催化剂[2]。没有阳光中的紫外线B,体内就没有维生素D3的生成。人工合成维生素D3的方法于人和动物皮肤中天然产生的方法相似:从胆固醇产生7-脱氢胆固醇,然后紫外线辐射将7-脱氢胆固醇转化为D3形式。

图2:紫外线催化维生素D2和D3的化学合成

无论是从食物里摄取的,还是人体自身合成的,维生素D2和D3都要经过人体的进一步代谢才能起作用。

肝脏会将维生素D2代谢为25-羟基维生素D2,将维生素D3代谢为25-羟基维生素D3。这两种化合物统称为25-羟基维生素D,也叫骨化二醇 (calcifediol)

25-羟基维生素D是VD的主要循环形式,其血液水平反映了体内VD的储存量。因此,医生通常通过测量血液里的25-羟基维生素D水平来估算您体内VD的量是否足够[3]

尽管25-羟基维生素D被用作检测指标,但它还需要在肾脏里加上最后的一对氧和氢分子,成为最后的有活性的形式:1,25-二羟基维生素D,也被称做骨化三醇(Calcitriol)

图3:人体内VD的代谢,作者作图

VD的益处

VD最主要的作用是增加肠道对钙的吸收,从而调节骨骼生长、保持骨骼健康。当人体内有足够的VD时,人体对饮食摄入的钙能吸收30%~40%;如果VD缺乏,就只能吸收10%~15%。儿童缺乏VD会导致佝偻病(rickets);成年人缺乏VD会引起骨软化症(osteomalacia)和骨质疏松症 (osteoporosis)。


骨质疏松症和骨折

随着年龄的增长,很多人(多数是女性,但也有男性)会有患骨质疏松症的风险。骨质疏松症的特征是骨骼易碎,如果摔倒可能会骨折。

VD对维持骨骼健康有重要的作用,这几乎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个作用也是最有争议的——尽管医生们都同意缺乏VD会增加患骨质疏松症和骨折的风险,但他们对服用VD保健品的益处和最佳剂量意见有分歧。

血液中的钙对神经、肌肉和心脏的功能至关重要,其水平是不能下降的。此时,如果体内钙总量不足,为了应对血液对钙的需求,身体会分泌甲状旁腺激素,从骨骼中调动钙补充血液里的钙,维持血钙水平,以使心脏和神经能够正常工作。但这样一来,骨骼就被牺牲了,随着其中的钙浓度下降,骨骼就会变得脆弱且容易骨折。

没有足够的VD,肠道就无法有效从食物中吸收钙。大多数研究显示,缺乏VD会增加骨质疏松症的风险以及骨折的可能性。那么,补充多少VD保健品能降低骨折风险?有些研究只包括女性,另一些包括男性和女性;有些只包括体弱、年长或住院的人,另一些则包括健康的人;有些研究只补充VD,其他则同时使用VD和不同剂量的钙;有的研究每天服用400IU的VD,其他的则每天多达800 IU…… 研究设计五花八门,因此这个问题还没确定的答案。

VD很重要,但不意味着如果您体内VD水平正常,也需要额外补充。2018年8月发表的一项荟萃分析得出结论:增加普通人群的VD水平不能降低健康人群骨折的风险[4]。一项对81个研究的荟萃分析发现,补充VD并不能预防骨折或跌倒或改善骨骼矿物质密度[5]。对于一些确认体内VD不足的人,额外补充会有健康益处。


其他疾病

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VD在许多其他方面对人体也很重要。人体的许多组织,例如前列腺、肠道、心脏、血管、肌肉和内分泌腺等,都会表达VD的受体(能与VD结合的蛋白质)。一些正在进行中的研究表明,当VD与这些受体结合时,可能产生有益的作用:肌肉需要它才能收缩,神经需要它在大脑和身体各部位之间传递信息,免疫系统需要它来抵抗入侵的细菌和病毒[6]

对任何疾病的任何一组患者进行采样,他们体内的VD含量几乎都会低于健康个体。很多人据此推测,VD含量低会导致这种疾病——但其实并没有证据证明。生病时,人的外出活动少,食欲不振,这些都会降低体内VD的水平。因此,我们无法断定VD的水平低是导致疾病的原因,还是生病造成的后果。

一些相关性研究表明,VD可能可以预防结肠癌[7],甚至可能预防前列腺癌和乳腺癌[8]。但是,血液中较高的VD水平也与胰腺癌的高发病率有关[9]。这些研究不能确切地证明缺乏VD会导致疾病,也没有证明服用VD保健品可以降低患这些疾病的风险。目前,要断定低VD状态是否会增加患癌症的风险,以及高水平VD是否会保护或者增加某些人的风险,还为时过早。

简单来说,是否需要补充VD的原则是:不缺不用补,缺了才需要补充到正常水平。


如何获得足够的VD

如何获得VD?

简单的答案:阳光、食物或保健品。

人体自然合成维生素D3需要多少阳光?

VD也被称作“阳光维生素”,因为它的合成需要紫外线/阳光做催化剂。影响体内VD水平的最大的因素是光照。

如果您大部分时间都在室内活动,常年防晒或居住在日照缺乏的地区,就很有可能缺乏足够的光照促进自身合成所需的VD。

小知识点

在室内透过窗户暴露在阳光下,皮肤不会产生VD。这是因为,玻璃虽然对可见光是透明的,但几乎能够吸收所有的紫外线B。紫外线B是可能导致晒伤的射线,因此,透过玻璃不会被晒伤。

但是,紫外线A (UVA)比紫外线B更接近可见光谱,约 75%的紫外线A能够透过普通玻璃。紫外线A会导致皮肤损伤和基因突变。后者可能导致皮肤癌。因此玻璃不能防护阳光引起的皮肤损伤。

那么每天需要照多少阳光才够呢?

有个研究发现,印度南部的蒂鲁伯蒂人(北纬13.40°东经77.2°),每周晒两次半小时的正午太阳,所产生的VD的量就足够人体所需[10]。阳光催化的自身皮肤内合成的VD也不会过量:如果身体所需的量够了,自身合成就会减少。

但是,在距赤道较远的国家/地区,因为日照不够强,可能需要更多时间才能达到相同的结果。然而,也需要注意不要长时间在没有防晒霜的条件下接受日照。这点对肤色较浅的人尤其重要,因为过多紫外线引起的晒伤是引起皮肤癌的主要危险因素[11]

知识点:防晒霜的使用

晒太阳和涂防晒霜是一个需要权衡利弊的选择。

阳光包含两种形式的射线:紫外线A(UVA)和紫外线B(UVB)。UVB是皮肤合成VD所需的能量。

UVA的波长更长,穿透皮肤较深,与皮肤老化有关(例如皱纹的产生)。UVB的波长较短,穿透皮肤较浅,与皮肤灼伤有关(例如皮肤晒红)。尽管UVA和UVB射线对皮肤的影响方式不同,它们都会破坏皮肤细胞的DNA,引起基因突变,从而可能导致皮肤癌以及过早衰老。这些射线还会损伤眼睛,导致白内障和眼睑癌等。

适当的光照对身体有好处,过量的紫外线辐射对身体有害。

为了保护自己,应该尽量避免夏季的日照,尤其是上午10点至下午2点之间。夏季大艳阳天出门的时候,要么尽可能戴大帽檐的帽子,穿深色的长袖衬衫和长裤;要么就应该涂抹防晒霜。

防晒霜的SPF至少应该要有15;皮肤白的人应该选择SPF30以上的。但是,有一点要注意, SPF仅适用于UVB,挑选防晒霜的时候应该选一种也可以防止UVA的“广谱”防晒霜。最重要的是,应该尽早涂防晒霜,并且经常补涂。

需要的光照时间还受很多其他因素的影响,例如季节、一天中的不同时间、所处地区的纬度/海拔、空气污染程度、皮肤色素沉着、防晒霜的使用、玻璃和塑料对紫外的穿透能力及其老化程度等等,都会影响人们所需的光照时间。(详见:紫外线的危害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黑”之地丨展卷。举个例子,生活在北纬37°以北或南纬37°以南的人们,除了在夏季短短的几个月内,一年中其它季节都无法从太阳获得足够的UVB来产生人体所需的所有VD。另外,皮肤色素沉着可以导致皮肤中VD的产量减少90%以上,因此肤色深的人群很容易缺乏VD。

哪些食物含有VD?

VD也可以从饮食中摄入。VD含量高的食物来源包括多脂鱼(例如三文鱼)、鱼油、蛋黄、黄油和肝脏。

然而,VD含量高的食物资源不多,单纯从饮食中获取足够的量不太容易。一个蛋黄只含有大约20 IU (International Units, 国际单位)的VD。必须吃大约10克的鲑鱼、200克的大比目鱼、850克的鳕鱼或将近两个230克的金枪鱼罐头才能得到400 IU的VD。

除此以外,一些加工食品,例如酸奶和橙汁等,会额外添加VD(D2或者D3)

VD保健品,哪种好?

如果检测发现体内VD的水平确实比较低,而又无法通过生活方式的改变来改善,那么还可以服用VD保健品来补充。

市面上的VD保健品既有维生素D2,也有维生素D3,它们的区别是很大的。

虽然维生素D2和D3被统称为VD,但是它们对提高人体内VD水平的能力不完全相同。在摄入量相等的情况下,维生素D3比维生素D2更能有效地升高血液中骨化二醇的水平中[12, 13]

一项针对32位老年女性的研究发现,同等单剂量 (300,000 IU)的维生素D3提升骨化二醇水平的功效几乎是维生素D2的两倍[14]

还有研究发现,粉末形式的维生素D2对温度和湿度的波动更敏感[15],因此已发现不同品牌的维生素D2的含量与瓶子上标注的含量可能有很大的差别。但是,这个研究看的只是粉末形式的维生素D2,目前还不清楚溶解在油里面的维生素D2是否也会不稳定。

所以,如果需要额外补充VD,应该考虑选择维生素D3。由于VD是脂溶性的,VD的保健品最好与含有脂肪的食物一起服用。

VD越多越好?

1997年以前,美国建议所有成年人每天VD的摄入量是200 IU。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被发现缺乏VD,现在建议51至70岁的人每天摄入量增加到400 IU,70岁以上的人增加到600 IU。这是因为随着年龄的增长(尤其是绝经后的女性),人们合成VD和吸收钙的效率降低。现在有许多权威机构建议每天摄入800~1000 IUVD。

母乳喂养的婴儿尤其需要注意补充VD,因为母乳里面含有的VD的量比较低。婴儿出生后每天需要400 IU的VD,直到他们喝添加了VD的配方奶或牛奶。

2010年11月,美国医学会的专家委员会设定了新的VD “饮食参考摄入量”。

这个摄入量基于一个假设条件:这个人完全没有通过日照自身合成VD,并且摄入了足够的钙。美国医学会建议从饮食或保健品中获取的VD见表格1(注意,上限摄入量是美国医学会的专家们认为最高安全量;1 mcg = 1 µg = 1微克):

表1:美国医学会推荐的VD 参考摄入量,作者作图

那么VD是不是越多越好呢?

绝对不是,任何好东西都有过量的风险。

过多的VD会引起异常高的血钙水平,导致恶心、便秘、食欲不振、精神错乱、心律不齐甚至肾结石。

像其他脂溶性维生素一样,VD存储在人体的脂肪中。每日摄入量总会有波动,当某些天摄入过量的时候,多余的量可以被存储起来;当某几天摄入量不足时,身体就可以动用自己的储备。但这也意味着,持续摄入过量的VD,身体的存储可能会积累到毒性水平。在这些极端情况下,过量的VD会升高血液中的钙水平,从而引起嗜血、便秘甚至死亡。但是这种极端情况在超大量摄入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目前每天剂量 ≤ 2,000 IU被认为是安全的。

另外一种情况是,身材瘦小的人(例如婴儿和儿童)体内的脂肪量较少,那么VD的存储空间也较少。如果服用了大剂量的VD,过量的就会进入血液,导致钙吸收过多,以致中毒。目前尚不清楚超过VD摄入量的上限多久后会有危险。

VD的毒性几乎总是由保健品的过量使用而造成的。过度的阳光照射不会造成VD过量,因为人体自身合成会有精密的调控,量足够了就不再继续了。

国内很多VD是以鱼肝油的形式补充的,主要成分是维生素A(VA)+VD。补充VA对VA缺乏的孩子有帮助。但是,大多数健康,营养丰富的孩子不需要额外补充,还很容易摄入过量。例如,在美国,一项对全国3,000多个儿童进行的随机抽样调查发现,服用复合维生素的2岁以内的儿童,有97%摄入的VA过量。即使在不服用保健品的幼儿中,也有15%的人摄入了过多的VA[16]

图4:常见的“鱼肝油”

VA过量会有很严重的后果:虚弱,头痛,恶心,皮肤干燥和其他症状。长期服用过量的维生素A会引起关节疼痛和骨骼脱钙,导致骨质疏松[17]

因此,如果不是VA缺乏,要补充VD应该选择单一成分的保健品,而不是选择这种复合形式的。

血液里VD水平的检测

怎么知道自己到底缺不缺VD呢?上面讲到可以通过检测血液里的25-羟基VD来衡量看体内VD的水平。

测试本身不是问题,问题在于如何解释结果。很多专家认为,还缺乏高质量研究的数据来系统地确认到底哪个临界值显示VD缺乏。

1) 尽管标准不尽相同,但大多数专家都认为,血液里的25-羟基VD的水平低于12 ng/mL(毫微克/毫升)或是30 nmol / L反映了VD明显不足。(1 nmol/L = 0.4 ng/mL)

2) 美国医学会认为如果在12~20 ng/mL(30~50 nmol/L)之间,有些人可能有VD缺乏的倾向。没有证据表明血液里的浓度高于30 ng/mL(75 nmol/L)会有更多的益处,而浓度高于50 ng/mL(125 nmol/L)可能反而会引起不好的问题。

3)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认为血液里25-羟基VD的水平持续超过200 ng/mL(500 nmol/L)就会有“潜在毒性”。

表2:各路专家对 VD含量危害性的看法,作者作图

根据这个指标,有些人缺乏VD,几乎没有人的VD量过高。一般而言,年轻人的血液中25-羟基VD的水平高于老年人,男性的水平高于女性。

可能缺乏VD的人群包括:

1) 母乳喂养的婴儿。

2) 老年人,因为他们的皮肤在阳光照射下不能像年轻时一样有效地产生VD,而且肾脏也不能很好地将VD转化为活性形式。

3) 肤色较黑的人,因为他们的皮肤从阳光中产生VD的能力较低。

4) 患有克罗恩氏病或乳糜泻等疾病的患者无法正常代谢脂肪,而VD需要通过脂肪被吸收。

5) 肥胖的人,因为他们的体内脂肪会与VD结合,阻止其进入血液循环。

VD和其它药物的相互作用

类固醇药物如泼尼松(prednisone)会干扰VD的代谢。如果定期服用类固醇药物,需要与医生讨论VD。

减肥药orlistat(商标名称包括Xenical和Alli)可能会影响VD的吸收。降胆固醇药cholestyramine(商标名称包括Questran、LoCholest和Prevalite)也是如此。服用这些药物的人应与医生讨论VD的摄入量。

治癫痫药物苯巴比妥(Phenobarbital)和地兰汀(Dilantin,phenytoin)会影响VD的代谢并影响钙的吸收。结核药也是如此。

另一方面,降胆固醇的他汀类药物和噻嗪类利尿剂会增加VD的水平。

总结

以前,只要晒成“健康”的棕褐色,身体就会自然生产人体所需的所有VD。然而,现代人常在室内办公,为防皮肤癌使用防晒霜,这个传统经验已经不再对所有人适用了。如今保证摄入足量VD的方案是:吃鱼、鸡蛋,喝添加了VD的牛奶和果汁,服用适当剂量的VD保健品。

关于到底什么人需要补充VD和应该补充多少的辩论仍在继续,但波士顿哈佛医学院附属的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研究人员正在进行一项期待已久的随机试验(名为VIital),他们使用了25,000名成年人作为试验对象,旨在研究补充VD和欧米茄-3脂肪酸对癌症、中风和心脏病的影响。结果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公布。

参考文献

1. R. Jäpelt, J. Jakobsen, Vitamin D in plants: a review of occurrence, analysis, and biosynthesis. Frontiers in Plant Science 4,  (2013).

2. M. Wacker, M. F. Holick, Sunlight and Vitamin D: A global perspective for health. Dermatoendocrinol 5, 51-108 (2013).

3. M. F. Holick, Vitamin D Status: Measurement, Interpretation, and Clinical Application. Annals of Epidemiology 19, 73-78 (2009).

4. K. Trajanoska et al., Assessment of the genetic and clinical determinants of fracture risk: genome wide association and mendelian randomisation study. BMJ 362, k3225 (2018).

5. M. J. Bolland, A. Grey, A. Avenell, Effects of vitamin D supplementation on musculoskeletal health: a systematic review, meta-analysis, and trial sequential analysis. The Lancet Diabetes & Endocrinology 6, 847-858 (2018).

6. C. Aranow, Vitamin D and the immune system. J Investig Med 59, 881-886 (2011).

7. M. L. McCullough et al., Circulating Vitamin D and Colorectal Cancer Risk: An International Pooling Project of 17 Cohorts.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111, 158-169 (2018).

8. C. F. Garland et al., The role of vitamin D in cancer prevention. Am J Public Health 96, 252-261 (2006).

9. R. Z. Stolzenberg-Solomon, Vitamin D and pancreatic cancer. Annals of epidemiology 19, 89-95 (2009).

10. C. V. Harinarayan, M. F. Holick, U. V. Prasad, P. S. Vani, G. Himabindu, Vitamin D status and sun exposure in India. Dermatoendocrinol 5, 130-141 (2013).

11. #039, J. Orazio, S. Jarrett, A. Amaro-Ortiz, T. Scott, UV Radiation and the Skin.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olecular Sciences 14, 12222-12248 (2013).

12. L. Tripkovic et al., Comparison of vitamin D2 and vitamin D3 supplementation in raising serum 25-hydroxyvitamin D status: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95, 1357-1364 (2012).

13. P. Glendenning, G. T. Chew, C. A. Inderjeeth, M. Taranto, W. D. Fraser, Calculated free and bioavailable vitamin D metabolite concentrations in vitamin D-deficient hip fracture patients after supplementation with cholecalciferol and ergocalciferol. Bone 56, 271-275 (2013).

14. E. Romagnoli et al., Short and Long-Term Variations in Serum Calciotropic Hormones after a Single Very Large Dose of Ergocalciferol (Vitamin D2) or Cholecalciferol (Vitamin D3) in the Elderly.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 Metabolism 93, 3015-3020 (2008).

15. L. A. Houghton, R. Vieth, The case against ergocalciferol (vitamin D2) as a vitamin supplement.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84, 694-697 (2006).

16. R. Briefel, C. Hanson, M. K. Fox, T. Novak, P. Ziegler, Feeding Infants and Toddlers Study: Do Vitamin and Mineral Supplements Contribute to Nutrient Adequacy or Excess among US Infants and Toddler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Dietetic Association 106, 52.e51-52.e15 (2006).

17. M. Rutkowski, K. Grzegorczyk, Adverse effects of antioxidative vitamin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and Environmental Health 25, 105-121 (2012).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返朴(ID:fanpu2019),作者:史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