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90亿美元QDII额度 基金独揽九成|证券类

新年伊始,机构投资者迎来新一批QDII额度。最新一期《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投资额度审批情况表》显示,1月13日,外汇局启动今年第一轮QDII额度发放,向21家机构发放90.2亿美元QDII额度,14家基金公司获得了其中的81.5亿美元额度,占比达九成。

这也是自2020年9月重启QDII额度发放以来,外汇局连续第三个季度发放QDII额度。加上本轮发放的额度,外汇局已累计批准171家QDII机构1257.19亿美元的投资额度。

1月新增90.2亿美元

QDII额度

外汇局最新《QDII投资额度审批情况》显示,截至2021年1月13日,相比去年11月末,各类机构新增QDII额度90.2亿美元。其中,银行类机构新增4.2亿美元额度,累计额度达到163.7亿美元。花旗银行(中国)有限公司、宁银理财、招银理财、光大理财各新增1亿美元QDII额度;恒生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新增0.5亿美元QDII额度;其中,于2019年12月24日成立的宁银理财首次获批QDII额度。

证券类机构再次成为1月份QDII额度发放的最大赢家。66家证券类机构合计获批额度644.3亿美元,相比去年11月增加了81.5亿美元,占新增额度的90%以上。

此外,保险类机构最新额度为359.03亿美元,相比去年11月增加了4.5亿美元;信托类机构此次未获新增额度,总额度仍为90.16亿美元。

14家基金公司获新额度 基金公司在此类新增额度中斩获颇丰,揽获本次证券类机构全部新增额度。数据显示,14家基金公司1月单月合计新增81.5亿美元QDII额度。大型基金公司因海外业务布局相对早,体量更大,是此次新增额度中最受益的机构。

外管局数据显示,博时、富国、广发、汇添富、南方、易方达等6家基金公司每家均获得8亿美元新增QDII额度;招商基金获得7亿美元新增额度,鹏华、银华两家各获得6亿美元额度;嘉实、华宝、中信保诚等5家基金公司也均有新增额度。

此轮额度下发之后,嘉实基金已累计获批QDII额度41亿美元,是唯一一家QDII额度超过40亿美元的基金公司,易方达及华夏基金所获QDII额度也增至38.5亿美元。此外,博时、上投摩根、广发、富国等6家基金公司累计获批QDII额度已超过20亿美元。

广发、富国、招商基金在本次获得新增QDII额度之后,顺势进入“20亿美元QDII俱乐部”。

与基金公司同属证券类机构的证券公司,本次未获得新增额度。统计显示,目前20家证券公司及证券资管机构合计获批121.9亿美元QDII额度,其中,中金公司是唯一一家获批QDII额度超过20亿美元的证券公司。

此外,两家保险机构也在1月新增QDII额度,友邦人寿保险新增3亿美元,累计获批额度4.68亿美元;泰康保险集团新增1.5亿美元额度。

蔚来值1000亿美元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黎明,编辑: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一年前,如果有人跟你说,蔚来市值会涨到1000亿美元,你大概率会觉得他疯了。但现在,蔚来疯了,因为它真的涨到了1000亿美元。

按市值计,蔚来已经是中国排名第六的互联网上市公司,排在京东之后、百度之前。在1月11日美股开盘后,蔚来市值首次跨过千亿美元大关。

中国市值前六互联网上市公司 数据截至2021年1月14日 制图 / 深燃

于是一个让很多投资者能打起来的辩题来了:蔚来,值1000亿美元吗?

正方可能会这么说:蔚来是“中国特斯拉”,前景可期;蔚来是豪车,能跟BBA(奔驰、宝马、奥迪)扳手腕;蔚来车主粘性高,用户圈子玩得溜;蔚来有“后台”,合肥市政府可是中国“最牛投资机构”……总之,投资看的是未来,蔚来的未来很值钱。

反方可能这样反驳:蔚来销量只有特斯拉的零头,只是个小众认可的品牌;换电模式不靠谱,资产太重成本太高;传统车企一旦大反攻,蔚来的先发优势难持久;按市销率算,蔚来的估值比特斯拉还贵,泡沫很大了……总之,蔚来不值现在这个价。

都说新能源汽车具有颠覆意义,但蔚来还没颠覆国内的汽车业,先把投资者的价值观给颠覆了。

言归正传,深燃带你拆解一下蔚来这家公司,看看这1000亿美元市值有多少水分。

打不过特斯拉,就“欺负”BBA?

要回答蔚来值不值1000亿美元的问题,先得从最近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情说起。

一是特斯拉国产Model Y降价。这款车在1月1日正式发售,基础版起售价33.99万元,高性能版36.99万元,分别较国产化前降价14.81万元和16.51万元。

这个消息出来后,市场有两大反应。首先是特斯拉订单爆了,访问量激增导致官网订单都无法刷新。与此相对应的,是不少唱衰蔚来的声音出现,认为Model Y将冲击蔚来的市场份额,传闻蔚来用户大面积退订。

第二件事是蔚来发布了首款轿车ET7。国产Model Y发售8天后,蔚来在成都举办NIO Day,并在会上正式发布ET7,整车售价补贴前44.8万元起。

过去蔚来的主打车型一直是SUV,由此避开了跟特斯拉在中国本土市场的正面竞争,轿车的推出,意味着在产品形态上,蔚来和特斯拉的重合度越来越高。

按道理讲,第一件事对特斯拉是利好,对蔚来是利空。消息出来后几天特斯拉股价大涨,马斯克一跃成为世界首富。但是,以蔚来为首的“三傻”股价重挫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反而跟着特斯拉一块涨。而在ET7发布后,蔚来的市值就涨过了1000亿美元。

所以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蔚来的敌人到底是谁?难道特斯拉是个假想敌?

来源 / Pexels

李斌是这样回答的:“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不存在那么大的竞争,我们的竞争对手是BBA(奔驰、宝马、奥迪),我们要把同样价格区间、他们的油车用户转变成自己的用户。”换言之,蔚来的敌人是BBA。

这个回答听起来很有道理,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新能源汽车取代油车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蔚来称自己是电动车中的豪车,对标油车中的BBA。但是,从BBA转换过来的用户,在面对蔚来和特斯拉时,到底会选择哪一个,这还要打个问号。

事实上,从发展路径来看,蔚来跟特斯拉很像,外界也一直认为蔚来就是对标特斯拉。特斯拉2008年发布的第一款车Roadster,是一辆超级跑车,后来发布的Model S和Model X,也都是豪车的定位,直到推出Model 3才下沉到大众市场。蔚来2016年推出的EP9也是一辆超跑,后来推出的ES8和ES6是中高端豪华车,只不过蔚来现在还没有推出价格更下沉的大众化产品。

蔚来一方面顶着“中国特斯拉”的光环,同时又打着跟BBA抢市场、不跟特斯拉竞争的口号,难免让人觉得双标。

所以当特斯拉国产Model Y降价时,业内最关心的问题不是特斯拉又要抢走多少油车市场,而是蔚来能否扛得住特斯拉的降维打击。

特斯拉肯定是打不过的,蔚来也无意迎战。从电动车的发展历程来说,特斯拉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师傅”,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尤其是2020年特斯拉开始国产化之后,中国市场爆发,仅在过去一年特斯拉Model 3就在中国本土销售了137459辆,占全球总量的近三成。更关键的是,随着国产化的Model Y上市,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冲击力度正在加速。

有一个细节或许能从侧面体现蔚来和特斯拉之间微妙的关系。蔚来的大本营本来是在上海,曾计划在上海嘉定建厂。特斯拉2018年7月和上海市政府达成合作,决定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此后拿地、盖楼、生产,政策一路开绿灯。然后在2019年3月,蔚来取消上海嘉定建厂计划,次年拿到合肥市政府70亿元融资,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即便是被美股狂热的投资者称为中国的特斯拉,蔚来也从来没承认要跟特斯拉一决高下。有人说,蔚来打不过特斯拉,就来“欺负”BBA。毕竟,BBA转型缓慢可能被弯道超车,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蔚来手里还有哪些牌?

BBA是豪车,蔚来也说自己是豪车。

从价格上看确实是这样。比如蔚来首款量产车ES8,起售价44.8万元,这个价格已经是奥迪A6L、宝马5系、奔驰E级的档次。最新发布的ET7,蔚来声称对标宝马7系、奔驰S级。李斌说这车甚至对标未来的苹果汽车,特斯拉不是对手。

打的是豪车的概念,讲的是高端的故事,这是蔚来手里的一张牌。

但很多人质疑的是,蔚来的豪车不是靠产品,而是靠定位和营销。有人曾形容蔚来“品牌力大于产品力”,车子质量是一方面,车主的尊贵和感觉是另一方面,有时候后者似乎更被蔚来看重。

买蔚来的大部分是有钱人,有钱人需要圈子,需要尊贵的体验,需要独特的身份标识。

前几天一段有人包飞机参加活动,在机舱内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视频,就是蔚来车主参加蔚来Nio Day时发生的。而在Nio Day现场,蔚来车主自发组建的乐队还上台表演,现场汪峰出台献唱三首歌,场面跟开演唱会似的,这就是蔚来为车主打造的圈子和文化。按照很多蔚来车主的说法:Nio Day不只是发布会,更是一场party,一场旅行,一场老友见面会。

相比传统汽车厂商和其他造车新势力,蔚来的产品力不一定是最强的,但用户运营却非常重视。所以特斯拉可以频繁降价,被老车主骂割韭菜,但蔚来怎么都不可能降价,一定要维持高价的形象。

特斯拉降价是部件国产化、规模上来了,导致成本降低了,但蔚来的定价策略跟特斯拉不一样,按照李斌的说法,蔚来不是按照成本定价,而是按照市场。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或许是,蔚来是在打造一个高端品牌,会享受品牌溢价。这句话被很多人骂,说蔚来其实也是要割韭菜。

但不管怎么定价怎么宣传,最终还是得落脚到销量上。

造车新势力2020年新车交付量 制图 / 深燃

由于新势力跟特斯拉的销量差距实在太大,不在一个量级,这里暂不作对比。就三家新势力而言,目前蔚来的交付量还是排在第一,但理想和小鹏的增速也非常快,与蔚来的差距在缩小,蔚来能否一直保持第一还存在变数。

1月9号Nio Day上蔚来ET7的发布,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款车将搭载采用固态电池技术的150kWh电池包,续航突破1000公里。固态电池将商用的消息引发市场大讨论,被视为蔚来抓了一张大牌。也是因为这一点,发布会后蔚来股价大涨,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而固态电池不会采用的隔膜和电解液生产商则股价大跌。

但这一波秀肌肉看起来还停留在PPT层面。发布会后李斌在接受采访时称,蔚来采用的并非全固态电池。业内专家则表示固态电池5年内不可能商用。

1000亿美元市值,有没有水分?

不管特斯拉是不是蔚来的敌人,对于蔚来如何估值,人们最习惯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还是直接对标特斯拉。

2020年,特斯拉全球销量接近50万辆,蔚来是4.37万辆,特斯拉市值8000亿美元,蔚来接近1000亿美元,如果单看市销率,目前蔚来的估值已经比特斯拉还贵。投资人都质疑特斯拉股价有泡沫,但跟蔚来相比之后,会发现特斯拉的估值似乎还可以更贵。

另外,人们喜欢拿蔚来跟传统车企对比。按现在的估值,蔚来已经超过了戴姆勒、奥迪、本田、通用、法拉利、福特等传统车企。

全球车企市值排名 制图 / 深燃

但其实这不具备太大的可比性。新造车跟传统车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就像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的差别,二者不适用同一套估值逻辑。传统车企按汽车公司估值,新造车按科技公司估值。现在任何一家公司只要扯上新造车的概念,估值立马爬升。比如百度,造车的消息出来后,百度股价连续多日大涨,市值达到过去两年高位。

更适用的是分部估值法。

传统汽车是用硬件定义汽车,而新造车是用软件定义汽车,所以传统车企只是在单一卖车,而新造车既可以卖车,也可以卖软件。也是因为这种差异,新造车的业务可以拆分为整车制造、销售业务、智能驾驶系统的软件业务、流量变现等衍生业务。其中,对估值起决定作用的是整车制造和软件业务。进一步说,销量决定了整车制造的估值,自动驾驶渗透率决定了软件估值。

具体到蔚来,光大证券预估,2025年造车新势力对标的纯电动车市场空间或达200万辆,三家新势力占60+万辆,其中蔚来占20-30万辆。按照蔚来目前的产品与技术路径规划,采用分部估值法,给蔚来的整车制造5.5倍PS,整车部分估值625亿美元,NIO Pilot(蔚来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精选包和全配包的安装率分别按20%和30%来算,给出30倍PS,软件部分估值167亿美元,蔚来整体估值792亿美元。

光大证券在2020年12月18日发布这份报告时,蔚来市值为719亿美元,仅半个月后,蔚来就达到了光大证券给出的792亿美元估值,并继续上涨至1000亿美元。

中金公司同样采用分部估值法。在11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中金对蔚来给出了2025年6338亿元(979亿美元)的目标市值,2021年目标价52美元,对应市值约800亿美元。中金的理由是,预计蔚来2025年销售汽车近40万辆,NIO Pilot精选包、全配包的渗透率分别达到40%、50%,合计90%。将蔚来的业务拆分成硬件(车)、软件(智能驾驶)与服务(服务无忧包)三块,分别给予2025年25倍P/E、60倍P/E、20倍P/S,得出上述估值。

但券商预测估值的速度,显然完全跟不上蔚来的股价增长速度。报告发布后不到两个月,蔚来就达到了中金给出的蔚来5年后的估值水平。

有意思的是,1月9日蔚来发布ET7新车后,中金马上更新了对蔚来的估值,上调蔚来硬件(车辆销售)和软件(智能驾驶)部分的市值,并上调目标价42%至85美元,对应44%上行空间,2025年目标价更是高达103美元,对应市值约1600亿美元。

有人调侃说,对造车新势力的估值,就是一场数字游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被颠覆的不只是券商跟不上节奏的估值预测,还有投资人的投资信仰。

谁把蔚来推向了估值巅峰?

很难想象,这样一家如日中天、股价涨疯了的新造车企业,在一年多以前还因为资金链问题陷入绝境,股价跌至1美元。

跟特斯拉的剧本一样,蔚来讲了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特斯拉也曾一度濒临破产只差一个月)。不同的地方在于,在资本市场上,有一大批看空特斯拉的人。摩根士丹利在2019年5月称特斯拉股票只值10美元,2020年9月还有美国投资人认为特斯拉股票真正的价值更接近50美元。

据金融数据公司S3 Partners的分析显示,长期以来,特斯拉一直是做空投资者最喜欢的目标,但因为特斯拉股价一直涨,导致特斯拉空头今年账面亏损了超过380亿美元。

特斯拉和蔚来市值 数据来源 / 东方财富Choice

奇怪的是,蔚来的做空者却相对较少。目前公开做空过蔚来的做空机构是香橼资本,这份2020年11月发布的做空报告,认为蔚来的估值太高了,比特斯拉还贵,所有购买蔚来股票具有投机属性。但香橼并未给出更多有说服力的论据和理由,也未找到蔚来的硬伤,做空杀伤力非常有限。

国内很多投资人投资蔚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信李斌,看准了李斌这个人,因为在过去李斌所有做过的项目里,无论是易车还是摩拜,他都让投资人赚到了钱。

国外投资人买卖蔚来的股票,更多是看到了套利机会。特斯拉一马当先,已经趟出了一条估值不断翻倍的路子,以蔚来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就走在这条路上。

而且蔚来也让美股投资人赚到了钱。仅在2020年,蔚来就在二级市场进行了三次增发,以及多次可转债发行。第一次增发是在6月,定价5.97美元,第二次增发是在8月,定价17美元,第三次增发是在12月,定价39美元。现在蔚来的股价已经超过60美元,这意味着,所有参与了这几轮增发融资的投资人,都赚到了钱。

美股对蔚来股票的投资热情高涨。在2020年蔚来股价从3美元涨到60美元的过程中,有很多个交易日蔚来股票的换手率高达20%,有一段时间日成交金额甚至超过了蔚来的流通市值,这意味着买卖非常频繁,市场博弈非常激烈。而在11月,有两个交易日蔚来股票的成交额居然位列美股第一,超过了特斯拉和苹果等巨头。

投资和投机的情绪都围绕着蔚来这家公司,将它的市值推向了千亿美元大关。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股价能一直涨、估值能持续提升的基础上。市场担心的是,现在看起来已经很贵的市值,是否已经过度透支了蔚来在未来的预期,归根到底,估值都需要靠业绩的提升去消化。一旦消化不良,高估就变成了泡沫。

资本市场本来就是一个麻雀也能变凤凰、泡沫可以变蛋糕、信仰拿来变魔术的地方。不论是千亿市值还是万亿市值,只要有人买单,它就是合理的。戏谑的地方在于,所有人都不想成为最后买单的那个人。

蔚来值1000亿美元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燃”(ID:shenrancaijing),作者:黎明,编辑:魏佳,36氪经授权发布。

一年前,如果有人跟你说,蔚来市值会涨到1000亿美元,你大概率会觉得他疯了。但现在,蔚来疯了,因为它真的涨到了1000亿美元。

按市值计,蔚来已经是中国排名第六的互联网上市公司,排在京东之后、百度之前。在1月11日美股开盘后,蔚来市值首次跨过千亿美元大关。

中国市值前六互联网上市公司,数据截至2021年1月14日 制图 / 深燃

于是一个让很多投资者能打起来的辩题来了:蔚来,值1000亿美元吗?

正方可能会这么说:蔚来是“中国特斯拉”,前景可期;蔚来是豪车,能跟BBA(奔驰、宝马、奥迪)扳手腕;蔚来车主粘性高,用户圈子玩得溜;蔚来有“后台”,合肥市政府可是中国“最牛投资机构”……总之,投资看的是未来,蔚来的未来很值钱。

反方可能这样反驳:蔚来销量只有特斯拉的零头,只是个小众认可的品牌;换电模式不靠谱,资产太重成本太高;传统车企一旦大反攻,蔚来的先发优势难持久;按市销率算,蔚来的估值比特斯拉还贵,泡沫很大了……总之,蔚来不值现在这个价。

都说新能源汽车具有颠覆意义,但蔚来还没颠覆国内的汽车业,先把投资者的价值观给颠覆了。

言归正传,深燃带你拆解一下蔚来这家公司,看看这1000亿美元市值有多少水分。

打不过特斯拉,就“欺负”BBA?

要回答蔚来值不值1000亿美元的问题,先得从最近两件看似不相关的事情说起。

一是特斯拉国产Model Y降价。这款车在1月1日正式发售,基础版起售价33.99万元,高性能版36.99万元,分别较国产化前降价14.81万元和16.51万元。

这个消息出来后,市场有两大反应。首先是特斯拉订单爆了,访问量激增导致官网订单都无法刷新。与此相对应的,是不少唱衰蔚来的声音出现,认为Model Y将冲击蔚来的市场份额,传闻蔚来用户大面积退订。

第二件事是蔚来发布了首款轿车ET7。国产Model Y发售8天后,蔚来在成都举办NIO Day,并在会上正式发布ET7,整车售价补贴前44.8万元起。

过去蔚来的主打车型一直是SUV,由此避开了跟特斯拉在中国本土市场的正面竞争,轿车的推出,意味着在产品形态上,蔚来和特斯拉的重合度越来越高。

按道理讲,第一件事对特斯拉是利好,对蔚来是利空。消息出来后几天特斯拉股价大涨,马斯克一跃成为世界首富。但是,以蔚来为首的“三傻”股价重挫的情形并没有出现,反而跟着特斯拉一块涨。而在ET7发布后,蔚来的市值就涨过了1000亿美元。

所以这里有一个关键的问题:蔚来的敌人到底是谁?难道特斯拉是个假想敌?

来源 / Pexels

李斌是这样回答的:“蔚来和特斯拉的产品不存在那么大的竞争,我们的竞争对手是BBA(奔驰、宝马、奥迪),我们要把同样价格区间、他们的油车用户转变成自己的用户。”换言之,蔚来的敌人是BBA。

这个回答听起来很有道理,毕竟所有人都知道,新能源汽车取代油车是不可逆转的大趋势,蔚来称自己是电动车中的豪车,对标油车中的BBA。但是,从BBA转换过来的用户,在面对蔚来和特斯拉时,到底会选择哪一个,这还要打个问号。

事实上,从发展路径来看,蔚来跟特斯拉很像,外界也一直认为蔚来就是对标特斯拉。特斯拉2008年发布的第一款车Roadster,是一辆超级跑车,后来发布的Model S和Model X,也都是豪车的定位,直到推出Model 3才下沉到大众市场。蔚来2016年推出的EP9也是一辆超跑,后来推出的ES8和ES6是中高端豪华车,只不过蔚来现在还没有推出价格更下沉的大众化产品。

蔚来一方面顶着“中国特斯拉”的光环,同时又打着跟BBA抢市场、不跟特斯拉竞争的口号,难免让人觉得双标。

所以当特斯拉国产Model Y降价时,业内最关心的问题不是特斯拉又要抢走多少油车市场,而是蔚来能否扛得住特斯拉的降维打击。

特斯拉肯定是打不过的,蔚来也无意迎战。从电动车的发展历程来说,特斯拉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师傅”,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尤其是2020年特斯拉开始国产化之后,中国市场爆发,仅在过去一年特斯拉Model 3就在中国本土销售了137459辆,占全球总量的近三成。更关键的是,随着国产化的Model Y上市,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冲击力度正在加速。

有一个细节或许能从侧面体现蔚来和特斯拉之间微妙的关系。蔚来的大本营本来是在上海,曾计划在上海嘉定建厂。特斯拉2018年7月和上海市政府达成合作,决定在上海建设超级工厂,此后拿地、盖楼、生产,政策一路开绿灯。然后在2019年3月,蔚来取消上海嘉定建厂计划,次年拿到合肥市政府70亿元融资,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即便是被美股狂热的投资者称为中国的特斯拉,蔚来也从来没承认要跟特斯拉一决高下。有人说,蔚来打不过特斯拉,就来“欺负”BBA。毕竟,BBA转型缓慢可能被弯道超车,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蔚来手里还有哪些牌?

BBA是豪车,蔚来也说自己是豪车。

从价格上看确实是这样。比如蔚来首款量产车ES8,起售价44.8万元,这个价格已经是奥迪A6L、宝马5系、奔驰E级的档次。最新发布的ET7,蔚来声称对标宝马7系、奔驰S级。李斌说这车甚至对标未来的苹果汽车,特斯拉不是对手。

打的是豪车的概念,讲的是高端的故事,这是蔚来手里的一张牌。

但很多人质疑的是,蔚来的豪车不是靠产品,而是靠定位和营销。有人曾形容蔚来“品牌力大于产品力”,车子质量是一方面,车主的尊贵和感觉是另一方面,有时候后者似乎更被蔚来看重。

买蔚来的大部分是有钱人,有钱人需要圈子,需要尊贵的体验,需要独特的身份标识。

前几天一段有人包飞机参加活动,在机舱内又是唱歌又是跳舞的视频,就是蔚来车主参加蔚来Nio Day时发生的。而在Nio Day现场,蔚来车主自发组建的乐队还上台表演,现场汪峰出台献唱三首歌,场面跟开演唱会似的,这就是蔚来为车主打造的圈子和文化。按照很多蔚来车主的说法:Nio Day不只是发布会,更是一场party,一场旅行,一场老友见面会。

相比传统汽车厂商和其他造车新势力,蔚来的产品力不一定是最强的,但用户运营却非常重视。所以特斯拉可以频繁降价,被老车主骂割韭菜,但蔚来怎么都不可能降价,一定要维持高价的形象。

特斯拉降价是部件国产化、规模上来了,导致成本降低了,但蔚来的定价策略跟特斯拉不一样,按照李斌的说法,蔚来不是按照成本定价,而是按照市场。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或许是,蔚来是在打造一个高端品牌,会享受品牌溢价。这句话被很多人骂,说蔚来其实也是要割韭菜。

但不管怎么定价怎么宣传,最终还是得落脚到销量上。

造车新势力2020年新车交付量 制图 / 深燃

由于新势力跟特斯拉的销量差距实在太大,不在一个量级,这里暂不作对比。就三家新势力而言,目前蔚来的交付量还是排在第一,但理想和小鹏的增速也非常快,与蔚来的差距在缩小,蔚来能否一直保持第一还存在变数。

1月9号Nio Day上蔚来ET7的发布,最引人注目的是,这款车将搭载采用固态电池技术的150kWh电池包,续航突破1000公里。固态电池将商用的消息引发市场大讨论,被视为蔚来抓了一张大牌。也是因为这一点,发布会后蔚来股价大涨,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而固态电池不会采用的隔膜和电解液生产商则股价大跌。

但这一波秀肌肉看起来还停留在PPT层面。发布会后李斌在接受采访时称,蔚来采用的并非全固态电池。业内专家则表示固态电池5年内不可能商用。

1000亿美元市值,有没有水分?

不管特斯拉是不是蔚来的敌人,对于蔚来如何估值,人们最习惯采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还是直接对标特斯拉。

2020年,特斯拉全球销量接近50万辆,蔚来是4.37万辆,特斯拉市值8000亿美元,蔚来接近1000亿美元,如果单看市销率,目前蔚来的估值已经比特斯拉还贵。投资人都质疑特斯拉股价有泡沫,但跟蔚来相比之后,会发现特斯拉的估值似乎还可以更贵。

另外,人们喜欢拿蔚来跟传统车企对比。按现在的估值,蔚来已经超过了戴姆勒、奥迪、本田、通用、法拉利、福特等传统车企。

全球车企市值排名 制图 / 深燃

但其实这不具备太大的可比性。新造车跟传统车企,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物种,就像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的差别,二者不适用同一套估值逻辑。传统车企按汽车公司估值,新造车按科技公司估值。现在任何一家公司只要扯上新造车的概念,估值立马爬升。比如百度,造车的消息出来后,百度股价连续多日大涨,市值达到过去两年高位。

更适用的是分部估值法。

传统汽车是用硬件定义汽车,而新造车是用软件定义汽车,所以传统车企只是在单一卖车,而新造车既可以卖车,也可以卖软件。也是因为这种差异,新造车的业务可以拆分为整车制造、销售业务、智能驾驶系统的软件业务、流量变现等衍生业务。其中,对估值起决定作用的是整车制造和软件业务。进一步说,销量决定了整车制造的估值,自动驾驶渗透率决定了软件估值。

具体到蔚来,光大证券预估,2025年造车新势力对标的纯电动车市场空间或达200万辆,三家新势力占60+万辆,其中蔚来占20-30万辆。按照蔚来目前的产品与技术路径规划,采用分部估值法,给蔚来的整车制造5.5倍PS,整车部分估值625亿美元,NIO Pilot(蔚来自动辅助驾驶系统)精选包和全配包的安装率分别按20%和30%来算,给出30倍PS,软件部分估值167亿美元,蔚来整体估值792亿美元。

光大证券在2020年12月18日发布这份报告时,蔚来市值为719亿美元,仅半个月后,蔚来就达到了光大证券给出的792亿美元估值,并继续上涨至1000亿美元。

中金公司同样采用分部估值法。在11月19日发布的报告中,中金对蔚来给出了2025年6338亿元(979亿美元)的目标市值,2021年目标价52美元,对应市值约800亿美元。中金的理由是,预计蔚来2025年销售汽车近40万辆,NIO Pilot精选包、全配包的渗透率分别达到40%、50%,合计90%。将蔚来的业务拆分成硬件(车)、软件(智能驾驶)与服务(服务无忧包)三块,分别给予2025年25倍P/E、60倍P/E、20倍P/S,得出上述估值。

但券商预测估值的速度,显然完全跟不上蔚来的股价增长速度。报告发布后不到两个月,蔚来就达到了中金给出的蔚来5年后的估值水平。

有意思的是,1月9日蔚来发布ET7新车后,中金马上更新了对蔚来的估值,上调蔚来硬件(车辆销售)和软件(智能驾驶)部分的市值,并上调目标价42%至85美元,对应44%上行空间,2025年目标价更是高达103美元,对应市值约1600亿美元。

有人调侃说,对造车新势力的估值,就是一场数字游戏。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被颠覆的不只是券商跟不上节奏的估值预测,还有投资人的投资信仰。

谁把蔚来推向了估值巅峰?

很难想象,这样一家如日中天、股价涨疯了的新造车企业,在一年多以前还因为资金链问题陷入绝境,股价跌至1美元。

跟特斯拉的剧本一样,蔚来讲了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特斯拉也曾一度濒临破产只差一个月)。不同的地方在于,在资本市场上,有一大批看空特斯拉的人。摩根士丹利在2019年5月称特斯拉股票只值10美元,2020年9月还有美国投资人认为特斯拉股票真正的价值更接近50美元。

据金融数据公司S3 Partners的分析显示,长期以来,特斯拉一直是做空投资者最喜欢的目标,但因为特斯拉股价一直涨,导致特斯拉空头今年账面亏损了超过380亿美元。

特斯拉和蔚来市值 数据来源 / 东方财富Choice

奇怪的是,蔚来的做空者却相对较少。目前公开做空过蔚来的做空机构是香橼资本,这份2020年11月发布的做空报告,认为蔚来的估值太高了,比特斯拉还贵,所有购买蔚来股票具有投机属性。但香橼并未给出更多有说服力的论据和理由,也未找到蔚来的硬伤,做空杀伤力非常有限。

国内很多投资人投资蔚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相信李斌,看准了李斌这个人,因为在过去李斌所有做过的项目里,无论是易车还是摩拜,他都让投资人赚到了钱。

国外投资人买卖蔚来的股票,更多是看到了套利机会。特斯拉一马当先,已经趟出了一条估值不断翻倍的路子,以蔚来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就走在这条路上。

而且蔚来也让美股投资人赚到了钱。仅在2020年,蔚来就在二级市场进行了三次增发,以及多次可转债发行。第一次增发是在6月,定价5.97美元,第二次增发是在8月,定价17美元,第三次增发是在12月,定价39美元。现在蔚来的股价已经超过60美元,这意味着,所有参与了这几轮增发融资的投资人,都赚到了钱。

美股对蔚来股票的投资热情高涨。在2020年蔚来股价从3美元涨到60美元的过程中,有很多个交易日蔚来股票的换手率高达20%,有一段时间日成交金额甚至超过了蔚来的流通市值,这意味着买卖非常频繁,市场博弈非常激烈。而在11月,有两个交易日蔚来股票的成交额居然位列美股第一,超过了特斯拉和苹果等巨头。

投资和投机的情绪都围绕着蔚来这家公司,将它的市值推向了千亿美元大关。

但是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建立在股价能一直涨、估值能持续提升的基础上。市场担心的是,现在看起来已经很贵的市值,是否已经过度透支了蔚来在未来的预期,归根到底,估值都需要靠业绩的提升去消化。一旦消化不良,高估就变成了泡沫。

资本市场本来就是一个麻雀也能变凤凰、泡沫可以变蛋糕、信仰拿来变魔术的地方。不论是千亿市值还是万亿市值,只要有人买单,它就是合理的。戏谑的地方在于,所有人都不想成为最后买单的那个人。

今天,KKR又募了100亿,来势汹汹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投资界”(ID:pedaily2012),作者:杨继云 刘博,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天,又一只超大新基金诞生。

投资界获悉,全球PE巨头——KKR今天宣布已募集完成首个KKR亚洲房地产基金,规模达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而在三天前,KKR才刚刚官宣完成亚洲基础设施基金的募集,总额达39亿美元(约合253亿元人民币),成为亚太地区体量最大的跨区域基础设施基金。

四天官宣两只新基金,规模累计超过360亿人民币,这样的募资节奏和规模令人震惊。此前KKR在2020年Q3季度财报中透露,其四期亚洲基金以及中国成长基金总规模333亿美元,加上最新两只基金达到38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2500亿。

在外界看来,KKR颇为神秘,但其在中国的投资十分活跃——2020年7月,KKR出手领投兴盛优选8亿美元的C+轮融资;同年12月,有消息称KKR参与牵头字节跳动最新一轮融资。2021年,以KKR为代表的美元基金巨无霸们,来势汹汹。

4天官宣360亿,KKR来势汹汹:继续重仓亚洲

开年,国际PE巨头KKR连续官宣两支大额基金,这样的成绩实属罕见。

今天, KKR宣布已募集完成首个KKR亚洲房地产基金(KKR Asia Real Estate Partners),募资总额达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10亿元),旨在针对亚太地区房地产进行机会型投资。这是KKR首只泛亚太地区房地产基金,也是迄今在亚太地区首期募资规模最大的泛区域性房地产基金之一。

而在3天前,KKR刚刚官宣完成了KKR亚洲基础设施基金(KKR Asia Pacific Infrastructure Investors SCSp)的募集,总额达39亿美元(约合253亿元人民币),成为亚太地区体量最大的跨区域基础设施基金。投资界获悉,该基金LP包括公共和企业养老金、主权财富基金、保险公司、捐赠基金、私人银行平台、家族办公室和高净值个人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只基金都将重仓亚洲。KKR亚洲房地产基金,将重点关注商业、工业和住宅地产等投资领域,并将机会型评估新兴另类板块的资产;而亚洲基础设施基金将由一支位于亚太地区的专业投资团队进行投资,关注包括废物、可再生能源、电力和公用事业、电信和运输等基础设施领域。

谈及新基金,KKR亚太区负责人路明表示,“亚太地区房地产行业对现代化房地产及开发项目的高需求,需要通过成熟的投资模式和创新运营解决方案来进行满足,以进一步解锁亚太地区的快速增长潜力。”

成立于1976年的KKR,总部设在纽约,是全球历史最悠久、经验最丰富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有“华尔街收购之王”之称,也是声名显赫的“野蛮人”。它与黑石、凯雷、德州太平洋并称“全球四大PE巨头”,如今也是中国乃至亚洲地区最活跃的国际PE巨头之一。

截至目前,KKR在亚洲市场已经拥有了共四期亚洲基金、中国成长基金,以及最新的亚洲基础设施建设基金和亚洲房地产基金,在中国及亚洲地区愈发活跃。KKR在2020年Q3季度财报中公布,其四期亚洲基金以及中国成长基金总规模333亿美元,如果加上最新的17亿美元和39亿美元,已达到389亿美元,折合人民币超2500亿。

PE巨头在中国:投了字节跳动,押中兴盛优选

KKR的中国故事始于16年前。

早在2005年,KKR就在中国香港设立了办公室,开始进入亚太市场。发展至今,KKR已在北京、香港和上海均设有办公室,为各行各业的中国企业提供本土化的深度支持。数据显示,自2007年起,KKR已经在中国投资超过46亿美元。其投资领域十分广泛,从私募股权到房地产,再到消费品、环境科学、教育、金融服务、医疗健康和科技,都有所布局。

多年来,KKR一直准确捕获中国市场的机会。南孚电池、蒙牛乳业、恒安国际、现代牧业、亚洲牧业、中粮肉食、圣农发展、联合环境、青岛海尔、优信集团等如雷贯耳的名字背后,都有KKR的身影。

其中,青岛海尔更是堪称圈内的一笔经典投资案例。2014年,KKR集团的全资子公司KKR(卢森堡)通过定向增发约3.05亿股成为青岛海尔第三大股东,持有后者约10%的股权,投资额近34亿人民币。这是当时KKR在中国最大规模的一笔投资。3年后,KKR经过先后3次减持,共计实现退出50亿人民币,再加上持有的剩余股份价值,可谓是赚得盆满钵满。

有趣的是,眼下最火社区团购独角兽兴盛优选背后,也有KKR的身影。2019年7月,KKR宣布战略投资兴盛优选近4000万美元;2020年7月,KKR再次出手领投兴盛优选8亿美元的C+轮融资。如今的兴盛优选,累计融资金额超18亿美元,这是KKR押中的最新一家互联网独角兽。

除此之外,KKR在中国的轰动投资案例还有字节跳动。早在2018年10月,KKR便参与了字节跳动4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2020年12月,双方又再度传出火花。据路透社报道,红杉资本和KKR正牵头字节跳动最新一轮融资,对字节跳动的估值为1800亿美元。对于该笔融资,字节跳动方面对投资界表示不予置评。

对于中国市场,KKR一直以来都有着很高的期许。其联席总裁兼联席首席运营官Joe BAE曾表示,相信未来中国资产管理业务会迎来井喷期,并希望把公司在美国的所有的产品线都带到中国来。

2021年美元基金凶猛:来吧,人民币基金正面应战

KKR的密集募资,只是美元基金来势汹汹的缩影之一。

眼下,以KKR为代表的美元基金手上弹药充足——去年5月,KKR宣布完成新一轮40亿美元的募资,其中28亿美元来自KKR错位机会基金,超过11亿美元来自单独管理账户;同年6月,KKR宣布已经为第三支亚洲基金募集超过100亿美元资金。令人乍舌的是,KKR在财报中表示,仅在2020年第二季度,其新筹集的资金便超160亿美元,打破了自身的募资记录。

而另一家PE巨头——黑石,也势不可挡。2020年11月,黑石集团正在为旗下第二个专注于亚洲地区的私募股权基金筹集至少50亿美元。相比2018年其首支亚洲基金23亿美元的规模,第二支亚洲基金目标扩大一倍以上。这意味着,黑石集团正急速押注亚洲市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黑石集团总资产管理规模达到5844亿美元(约38348亿元),其中有超过1500亿美元的可投弹药,堪称富可敌国。

不同于人民币基金深陷“募资难”泥潭,以KKR、软银愿景、黑石等为代表的美元基金巨无霸们,正火力全开重仓中国市场。三天前,国内运动科技公司Keep宣布完成3.6亿美元F轮融资,正是由孙正义掌舵的软银愿景基金领投。

而这些巨大体量的美元基金,客观上加剧了国内VC/PE圈的竞争。2020年,达晨财智执行合伙人、总裁肖冰曾向投资界讲述他关注到的一个现象,“我们预测到注册制以后,整个资本市场会发生变化,A股趋向港股、美股化,原来国内资本市场还存在套利空间,以后这种红利会渐渐消失,人民币基金要跟美元基金正面竞争。”

深圳一位本土创投大佬也直言,美元基金跟人民币基金现在已经开始进入了白热化竞争,到今年可能基本上都是在一个竞争的状态,美元项目在境外,上市难度会越来越大,“现在我们团队在外面看项目,动不动就遇上头部的美元基金。”

可以预见,这样残酷的竞争画面还会在2021年频繁上演。

B站要赴港二次敲钟,股价曾年涨360%,IDG、君联、腾讯等投资人乐开花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融中财经”(ID:thecapital),作者:什小瀑,编辑:吾人,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13日,据媒体报道,哔哩哔哩(B站)踏着中概股回归的大潮已经正式提交香港上市申请。

据悉,B站上市时间或在3月,融资规模由20亿美元加码至25亿美元-30亿美元,预计在未来2个月内完成交易。

2018年3月,B站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年后,陈睿曾公开表示B站“生死线”为100亿美金,“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一百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很快,B站用了一年时间,市值从45亿美元涨至100亿美元,成功突破“生死线”。

如今,B站已是市值近420亿的巨兽。然而,巨兽也有烦恼,比如何时才能扭亏为盈。时隔一年,B站赴港二次上市,不知道陈睿的心中是否有一条新的“生死线”?

01 股价一年涨360%,两年涨700%的B站“最懂年轻人”

B站回归上市,似乎一早便埋下伏笔。

“B站90%的用户都在中国大陆,而用户在哪里,其实最好就选择在哪里上市,所有中国互联网公司首选都应该选在国内上市,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可能海外时间会短一些。”在2018年3月,B站成功敲响纳斯达克钟声的现场,CEO陈睿在被问到未来是否会选择回归时如此表示,“如果国内的相关规则许可,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会选择回到中国国内上市。”

果然,B站用实际行动对曾经的表态做出了验证。在某位行业人士看来,这是B站在当下相时而动做出的最佳选择,“随着国内公司在国外上市面临的监管日趋严格,中概股回归成为趋势。从B站发展态势来看,如今获客成本低,借上市扩大用户规模,储备好内容,加深护城河是当务之急。”

从2009年诞生,到2020年月活突破2亿,正式会员数达9700万,如今的B站再也不是一度为A站宕机做备胎的“小破站”了,而是走出原有二次元藩篱,从内容分区上涵盖动画、番剧、音乐、舞蹈、游戏等多元化的综合性视频网站。

B站破圈儿的标志性动作莫过于晚会。2019年12月31日跨年夜,《权力的游戏:冰与火之歌》《镇魂街》《哪吒》《英雄联盟》《流浪地球》《千与千寻》等经典IP,吴亦凡、周笔畅、五月天等深受年轻人喜爱的嘉宾,异次元的碰撞、展现出来的家国情怀等等,使这场晚会的播放量在两天内冲到到3674万,两周后,视频播放量已超7565万。

2020年12月31日跨年夜,B站与央视合作举办了“2020最美的夜”,从洛天依的开场,到漫威仙剑的出场,再到崔健的《假行僧》出场,在新与旧的碰撞中,影视、动漫、游戏多元IP等多元素融合在一起,人气突破了2.5亿,这一数据再次冲上巅峰突破新高。

满屏“爷青回”的弹幕文化打响更高知名度。成功破圈儿后的B站用户量增多,股价随之飙升。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平均月活跃用户数、移动月活跃用户分别为1.97亿、1.84亿,比上年同期增长54%、61%。股价股价一年涨360%,两年涨700%,B站似乎有着无比光明的未来。

02 B站的“是”与“非”

B站的称号之一,即“披着弹幕外衣的游戏公司”。 

2013年,B站成立游戏中心,陆续上线《侠物语》《黎明之光》两款游戏;2014年,《百万亚瑟王》《崩坏2》成功拉开了B站游戏联运业务的大幕;2015年,《Fate/Grand Order》成为B站的首款独家代理手游,成功登顶App Store畅销榜第一位。

游戏联运、联合发行、代理发行、合作研发以及投资研发等各方面的游戏收入,成为B站营收占比中重要的一部分。然而,不得不提的是,游戏营销和B站一直引以为傲的流量如果能互相打通,对于两者都会有很大裨益,但两者逻辑不同,各自为营,这造成转换效率很低。

此外,“内容涉黄”是B站难以言说的痛。

12月3日,上海市“扫黄打非”办联合市委网信办、市文旅局约谈B站,责令限期整改2周。12月21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再次部署上海市“扫黄打非”办组织查处B站平台存在的涉色情低俗等问题。

“高速驰骋的企业,尤其要注意握好方向盘,系好安全带,助推‘后浪’们安全冲浪、奔涌向前。”全国“扫黄打非”办发布的通告中称。

B站组织专项人力排查和处理了相关稿件,非常配合地迅速进行了为期两周的整改,并称“B站将不断加强内容审核能力,优化内容管理机制,积极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然而,对于综合性视频网站来说,视频审核难度不小,要想彻底防范政策风险仿佛并非易事。

如果说成功出圈的B站最大的烦恼,莫过于盈利情况一直不容乐观。

据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B站于第三季度营收32.3亿元,同比增长74%。但净亏损由二季度的4.76亿元扩大到9.9亿元。品牌渠道、营销费用的上涨,以及公司移动游戏推广费用的增加、内容成本及版权费用花费过高是其连年亏损,盈利困难的直接原因。但往深层次挖掘,B站的盈利模式存在诸多问题。

从成立至今,B站从围绕内容创作与分享,到布局游戏、动漫、直播和电商,进行了一系列商业化探索。游戏、增值服务、广告和电商成为B站四大业务板块。

其中,游戏联运业务,是其最大的现金流来源。作为二次元聚集地的B站深谙用户心理,对其进行以二次元游戏为主的精准投放,既提高了用户黏度,又将自身用户“二次售卖”为游戏厂商的用户,从中取得利润。

直播增值服务收入是其另一营收来源。乘着直播的东风,B站增加直播模块,和主播按照比例分享收益。网红主播的签约,既带来营收,又将主播粉丝转化为平台用户,同时提高了平台用户黏性。

广告收入和电商收入占比较少。视频不加贴片广告是B站提高用户黏度的一种手段。近几年,B站增加了一定数量的图片广告,及与up主进行合作,以在内容中加入软广告的形式分享收益。同时,利用z时代人群心理特点,对用户售卖游戏及动漫周边产品进行盈利。

综上,B站收支结构较为单一。调性鲜明、用户群体年轻化是B站成功的推动力,然而这也造成了以动漫类为主的游戏推荐,对用户类型进行了限制。在直播方面,B站和专业直播平台存在较大差距。大会员及番剧虽然是其主推,但会员性价比不高带来的营收寥寥。因本身调性等因素,广告收入和其他付费视频网站的贴片广告收入相比更是天壤云泥。

不过B站一直在进行更多的商业化尝试,比如,举办定制旅游、办演唱会等线下活动;进军旅游业后,将旅游子品牌分拆为独立公司进行独立融资等。

近日,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提交的ICP备案网站域名“bilibilipay.cn”和“bilibilipay.com”被审核通过。这意味着,B站将正式进军金融支付领域。

看着光鲜亮丽,却实现盈利之路漫漫的B站,似乎拥有着更多可能。

03 IDG、君联、腾讯、索尼纷纷布局

天眼查显示,从2009年成立至今,公司共获得九轮公开融资,在投资人队伍中,不乏IDG、CMC资本、启明创投、君联资本等投资界巨头。腾讯、索尼等产业大亨更是对其投入重注。

B站融资历程 

 备注:截图来自于天眼查

IDG资本是最早超B站伸出橄榄枝的投资机构,双方的最早结识可追溯到2013年。

当时任投资经理的童晨在内部牵头做90后研究时,发现了二次元这个宝藏,而在这一领域,B站最为亮眼。在和徐逸进行沟通后,童晨判断B站极其了解用户需求。之后,在童晨的推动下,猎豹的陈睿加入到B站创始人队伍。

IDG资本在B站的A轮和B轮进行了持续加注。B站也报之以李,成为IDG资本围绕年轻人成功布局的“90后第一股”。

腾讯投资在B站的发展中,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2015与2017年,腾讯参与了B站的C轮与D轮融资。B站上市后,腾讯在2018年10月和2020年2月对其进行了多番押注。其中,2018年,腾讯通过认购增发新股方式对B站注资3.176亿美元,交易完成后,腾讯成为哔哩哔哩的第二大股东,持股占比约为12%。如果按以8.5美元/股买入,如今哔哩哔哩已涨至105.6美元/股,腾讯的账面浮盈高达35亿美元。

在腾讯成为第二大股东之后,阿里也加入到投资人队伍中。B站也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里为数不多拿到A、T两家巨头资本的幸运儿。

阿里关注二次元是在2015年。通过收购优酷土豆,阿里间接持有了A站股份。后因经营不善、资本运作混乱等种种因素,阿里放弃了对A站的扶持。这也为投资B站埋下注脚,一方是优质的垂直流量社区,一方是拥有强大资本和业务能力的互联网巨头,双方一拍即合。

2019年9月,阿里巴巴买入2300多万股,以同时期股价推测,阿里巴巴的账面浮盈逾20亿美元。

2020年4月9日,旗下有诸多游戏、动漫、音乐领域知名IP的索尼以4亿美金的价格认购4.98%的股份,万众期待的“B加索”组合也正式宣布出道。双方将在动画、游戏等多个领域进行合作。对于这笔投资,索尼表示看好娱乐业务,重视中国市场。“借力 B 站年轻一代的核心用户群及在线娱乐的强大实力,推动索尼娱乐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2015年到2017年,君联资本采用“综合基金+文体专业基金”联合投资的形式三次投资B站。谈到投资,原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靳文戟曾表示,押注一家早期公司有时几乎等于押注创始人,在影响他决定的各类因素里,B站的掌门人陈睿起到了关键作用。此外。B站最独特的地方在于形成了其他视频平台难有的社区文化和用户黏性。而它自身“新数据、新人群、新创新”等元素又符合了君联对TMT项目的期待。

B站是君联在TMT领域投资额最大的项目。上市后的B站给君联资本带来了不菲回报。

04 B站也爱做投资

B站的投资步伐从未停过。

如果以2018年B站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这个时间点为界。上市前之前主要投向游戏、动漫等领域,比如,2013年到2014年阶段,B站共进行了三笔投资,分别是了漫展资讯的手机软件Manka、游戏公司艾米乐和芜湖享游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上市后,B站加大了动画制作、发行、媒体等业务的投资。投资方向的改变和B站寻求用户增长,扩大内容品类有很大关系。2020年B站的投向更广泛,除了游戏外,对IP开发和虚拟直播进行了布局。

总的来说,B站围绕ACG领域,即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与Games进行了大比例布局。 按细分领域划分的话,游戏占比最重,覆盖了游戏研发、制作、服务、发行等诸多细分领域。

B站在游戏领域的部分投资情况 

备注:融中财经制图,数据来自于公开信息整理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到2020年8月中旬,B站投资的游戏公司近20家。据it桔子显示,在2016年,B站投资了上海灼焰、萌鲸网络、御宅游戏等三家。2020年,除了上图中的掌派科技千跃网络、绮心科技、哆祈哆祈之外,B站还投资了影之月、时之砂、猫之日、光焰网络等。

有专业人士称,“B站投资大量游戏公司,主要目的在于内化游戏研发和发行体系,建立更强的游戏储备系统。”

比如,哆祈哆祈、掌派科技均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商,千跃网络为网络游戏开发商,上海萌鲸网络科技公司专注于研发国产二次元移动游戏,网元圣唐、猫箱网络均为游戏开发公司,掌派科技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公司,米画师则是一个主攻游戏领域的画师……这些投资均为B站提供了不错的回报。

不过,也有投资“走眼”的时候,比如开发CYBERPUNK题材的PRG游戏的萌琼网络,因为自身经营不善而导致了游戏进度暂停。

B站在文娱传媒领域的部分投资情况

备注:融中财经制图,数据来自于公开信息整理

文娱传媒领域是哔哩哔哩最主要的投资领域,截至2020年年底,投资数量约50起,投资企业除上图所示外,还有欢喜传媒汉卿传媒青藤文化、小象大鹅、口袋宝宝等。

在动漫产业链上游,B站投资了动漫制作公司童园文化、绘梦动画等;在垂直二次元平台上,投资了“轻文轻小说”、“M站”等;在展会方面,则布局了ComiDay、ComiTime、米漫等公司;在产业链下游,B站成为中文世界最大的动漫周边模型玩具网“AC模玩网”的股东。

在二次元领域,B站的投资盖了动画、漫画、游戏、虚拟偶像、声优、轻小说、漫画和衍生品等。在2019年和2020年,哔哩哔哩相继投资了艾尔平方、七灵石、灵樨文化、云集将来超电文化无锋科技有度文化、Lategra等企业。

在动画领域,在动漫内容积累起一定用户的基础上,基于对未来国内市场ACGN衍生品需求的判断,B站在2017年向IP衍生品综合服务商艾漫提供了近5000万元人民币的投资。2018年,投资了广州红小豆动画有限公司。2019年,通过扶持国创产业链,广播剧、漫画、会员购,B站围绕动画IP做了全产业衍生链条的布局。

此外,B站也是做LP的一把好手,先后以18.69%、7.99%的投资比例,投资了苏州优格华欣(优格资本)与君联嘉志股权投资两支基金,间接投出了格如灵、威魔纪元等知名项目。

2019年4月,陈睿曾公开表示,“长期来看,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这个体量的内容平台都将被淘汰,一百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我提的不是一个‘目标’,而是我过不了这根线我会死。”很快,B站用了一年时间,市值从45亿美元涨至100亿美元,成功突破生死线。

如今,B站已是市值近420亿的巨兽。然而,巨兽也有烦恼,比如何时扭亏为盈。如今赴港二次上市,不知道陈睿的心中是否有一条新的“生死线”?

158亿美元,这场“豪门联姻”正式落下帷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马慕杰,36氪经授权发布。

LVMH与蒂芙尼最初达成的交易金额是162亿美元。经过了一番博弈后,落定的价格比原定金额减少了4亿美元。从162亿美元降至158亿美元,“豪门联姻”正式落幕。

一波三折,蒂芙尼终于正式成为了全球奢侈品巨头集团LVMH的家族一员。

2021年1月8日消息,LVMH集团宣布以158亿美元完成对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蒂芙尼)的收购。这意味着,全球奢侈品最大规模的交易迎来收官。

这场“豪门联姻”大戏历时一年多,中间也经历了一些“不愉快”。但或许是彼此的吸引力太过浓烈,最终双方还是成功牵手了。

一些变化体现在“彩礼”上。最初,LVMH与蒂芙尼达成的交易金额是162亿美元。经过了一番博弈后,落定的价格比原定金额减少了4亿美元。

与此同时,LVMH还将派任三名高管入驻蒂芙尼。其中,LVMH创始人伯纳德·阿尔诺的儿子亚历山大·阿尔诺将出任蒂芙尼执行副总裁。

亚历山大·阿尔诺出生于1992年,曾在硕士毕业前亲自主导了LVMH对行李箱品牌Rimowa的收购计划。据悉,毕业之后,亚历山大·阿尔诺还获得了在麦肯锡、KKR集团的工作机会,但他拒绝了offer。

从162亿美元降至158亿美元,“豪门联姻”正式落幕

这是一场颇有戏剧性的买卖。

2019年11月,LVMH发布公告宣布,该集团与蒂芙尼达成了最终协议,打算以每股135美元,总价约合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蒂芙尼。

这场“提亲”看上去十分风风火火。彼时的消息是,在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正式批准后,这项交易有待蒂芙尼股东批准和监管机构的审核,预计将于2020年中旬完成。

市场也对这场交易持看好态度。收购消息“官宣”后,LVMH的股价尾盘上涨了1.9%,而蒂芙尼在美国上市的股票价格大涨逾6%。

然而,2020年中旬,这项“亲事”却生了变。

2020年9月,LVMH称,LVMH董事会收到了来自法国欧洲及外交部的信函,要求LVMH把完成收购Tiffany的时间推迟到明年(2021年)1月6日,以应对美国政府威胁给法国商品加税的危机。基于一连串的事件,收购蒂芙尼的基础已经被削弱,将无法按现状完成对蒂芙尼的收购。

对此,蒂芙尼对LVMH发起了诉讼,起诉LVMH未在约定时间内完成收购,并指控LVMH企图通过其他延缓措施迫使蒂芙尼重启收购谈判。

“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我们很遗憾,但LVMH集团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诉诸诉讼来保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蒂芙尼董事会主席Roger N. Farah彼时表示。

在得知蒂芙尼的诉讼后,LVMH也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起诉书,反诉蒂芙尼,并直指对方在新冠疫情期间管理不善。在反诉公告中,LVMH表示,其对蒂芙尼的起诉感到惊讶,但显而易见的是蒂芙尼为这份指控做了长期准备。

这样的局面一度让市场猜测双方的联姻或将告吹。不过,也有观点同时认为,这是LVMH的有意压价之举。

这个观点并不是空穴来风。据路透社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LVMH集团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此前一直在与他的顾问进行谈判,试图找出向蒂芙尼施压,以降低双方此前协定的每股135美元的交易价格。

不过该消息人士同时称,LVMH集团尚未决定是否采取降价策略,也还未向蒂芙尼提出重启谈判的要求,目前也尚不清楚是否会这么做。

后来的事实是,LVMH“讨价还价”成功了。2020年12月29日,双方和好,并联合声明称,双方就修订原兼并协议中的部分条款达成共识。2020年12月30日,LVMH以折后158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交易获得Tiffany股东投票通过。

如若分析LVMH无法放下蒂芙尼的原因,从其此前对蒂芙尼的评价里或可见端倪。

蒂芙尼被LVMH视为“睡美人”。换句话说,虽然蒂芙尼发展业绩低迷,产品缺乏创新,但LVMH依然认为蒂芙尼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品牌,现有定价范围广阔具有吸引“千禧一代”的优势。

而指派亚历山大·阿尔诺出任蒂芙尼执行副总裁的做法也可看出LVMH“叫醒”蒂芙尼的决心。作为90后,想必亚历山大·阿尔诺更懂千禧一代的审美与消费习惯。

据了解,亚历山大·阿尔诺在掌管箱包品牌Rimowa期间,不仅大刀阔斧地对Rimowa的品牌视觉形象进行了修改,而且还与多个潮牌合作,发布联名款旅行箱,迅速占据了年轻人市场。

手握1528亿美元,“奢侈品教父”登顶全球第三富豪

“我们会给予蒂芙尼施加同等的承诺与热情,就像多年来我们对旗下每个享有盛誉的品牌一样。”LVMH集团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

某种意义上,蒂芙尼似乎难以质疑这份“同等的热情”。

众所周知,LVMH不仅堪称奢侈品界的“收割机”,其缔造者伯纳德·阿诺特更是被称为“世界奢侈品教父”。一直以来,伯纳德·阿诺特精于收购之道,如同“打怪”一般收购了各种行业的各种独立奢侈品牌。

据悉,除了古驰(GUCCI)、爱马仕之外,伯纳德·阿诺特几乎没有失手过。例如,香水品牌“迪奥”于2017年被LVMH收入囊中,此外娇兰、高田贤三等香水品牌也属于LVMH;其旗下的时装皮革类品牌包括了LV、纪梵希、芬迪等众多奢侈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LVMH旗下共有75家知名品牌,分布在酒水、时尚皮具、香水美妆、手表珠宝、精品零售和其他共6个不同的板块。

除了擅长收购之外,伯纳德·阿诺特还有着卓越的经营智慧。他曾在两年内让迪奥(Dior)起死回生,并成功复活了多个品牌。

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LVMH的业绩一度暴跌,但很快便有了复苏的迹象。

根据LVMH财报数据,在截至6月30日的半年内,LVMH销售额下降至183.93亿欧元,降幅达到28%,营业利润大跌68%至16.71亿欧元,净利润仅为5.22亿欧元,同比暴跌84%。而2020年第三季度内,LVMH总体内生性营收下降7%,至119.6亿欧元。其中,时装和皮具部门内生性营收增长12%。

在业绩回暖的趋势下,LVMH的股价也在反弹回升。根据福布斯2021全球富豪榜,伯纳德·阿诺特最新身价为1528亿美元,排名第三,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和位列第二名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

158亿美元,这场“豪门联姻”正式落下帷幕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作者:马慕杰,36氪经授权发布。

LVMH与蒂芙尼最初达成的交易金额是162亿美元。经过了一番博弈后,落定的价格比原定金额减少了4亿美元。从162亿美元降至158亿美元,“豪门联姻”正式落幕。

一波三折,蒂芙尼终于正式成为了全球奢侈品巨头集团LVMH的家族一员。

2021年1月8日消息,LVMH集团宣布以158亿美元完成对美国珠宝品牌Tiffany(蒂芙尼)的收购。这意味着,全球奢侈品最大规模的交易迎来收官。

这场“豪门联姻”大戏历时一年多,中间也经历了一些“不愉快”。但或许是彼此的吸引力太过浓烈,最终双方还是成功牵手了。

一些变化体现在“彩礼”上。最初,LVMH与蒂芙尼达成的交易金额是162亿美元。经过了一番博弈后,落定的价格比原定金额减少了4亿美元。

与此同时,LVMH还将派任三名高管入驻蒂芙尼。其中,LVMH创始人伯纳德·阿尔诺的儿子亚历山大·阿尔诺将出任蒂芙尼执行副总裁。

亚历山大·阿尔诺出生于1992年,曾在硕士毕业前亲自主导了LVMH对行李箱品牌Rimowa的收购计划。据悉,毕业之后,亚历山大·阿尔诺还获得了在麦肯锡、KKR集团的工作机会,但他拒绝了offer。

从162亿美元降至158亿美元,“豪门联姻”正式落幕

这是一场颇有戏剧性的买卖。

2019年11月,LVMH发布公告宣布,该集团与蒂芙尼达成了最终协议,打算以每股135美元,总价约合16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蒂芙尼。

这场“提亲”看上去十分风风火火。彼时的消息是,在两家公司的董事会正式批准后,这项交易有待蒂芙尼股东批准和监管机构的审核,预计将于2020年中旬完成。

市场也对这场交易持看好态度。收购消息“官宣”后,LVMH的股价尾盘上涨了1.9%,而蒂芙尼在美国上市的股票价格大涨逾6%。

然而,2020年中旬,这项“亲事”却生了变。

2020年9月,LVMH称,LVMH董事会收到了来自法国欧洲及外交部的信函,要求LVMH把完成收购Tiffany的时间推迟到明年(2021年)1月6日,以应对美国政府威胁给法国商品加税的危机。基于一连串的事件,收购蒂芙尼的基础已经被削弱,将无法按现状完成对蒂芙尼的收购。

对此,蒂芙尼对LVMH发起了诉讼,起诉LVMH未在约定时间内完成收购,并指控LVMH企图通过其他延缓措施迫使蒂芙尼重启收购谈判。

“必须采取这样的行动我们很遗憾,但LVMH集团让我们别无选择,只能诉诸诉讼来保护公司和股东的利益。”蒂芙尼董事会主席Roger N. Farah彼时表示。

在得知蒂芙尼的诉讼后,LVMH也向法院递交了一份起诉书,反诉蒂芙尼,并直指对方在新冠疫情期间管理不善。在反诉公告中,LVMH表示,其对蒂芙尼的起诉感到惊讶,但显而易见的是蒂芙尼为这份指控做了长期准备。

这样的局面一度让市场猜测双方的联姻或将告吹。不过,也有观点同时认为,这是LVMH的有意压价之举。

这个观点并不是空穴来风。据路透社曾援引知情人士报道,LVMH集团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此前一直在与他的顾问进行谈判,试图找出向蒂芙尼施压,以降低双方此前协定的每股135美元的交易价格。

不过该消息人士同时称,LVMH集团尚未决定是否采取降价策略,也还未向蒂芙尼提出重启谈判的要求,目前也尚不清楚是否会这么做。

后来的事实是,LVMH“讨价还价”成功了。2020年12月29日,双方和好,并联合声明称,双方就修订原兼并协议中的部分条款达成共识。2020年12月30日,LVMH以折后158亿美元收购蒂芙尼的交易获得Tiffany股东投票通过。

如若分析LVMH无法放下蒂芙尼的原因,从其此前对蒂芙尼的评价里或可见端倪。

蒂芙尼被LVMH视为“睡美人”。换句话说,虽然蒂芙尼发展业绩低迷,产品缺乏创新,但LVMH依然认为蒂芙尼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品牌,现有定价范围广阔具有吸引“千禧一代”的优势。

而指派亚历山大·阿尔诺出任蒂芙尼执行副总裁的做法也可看出LVMH“叫醒”蒂芙尼的决心。作为90后,想必亚历山大·阿尔诺更懂千禧一代的审美与消费习惯。

据了解,亚历山大·阿尔诺在掌管箱包品牌Rimowa期间,不仅大刀阔斧地对Rimowa的品牌视觉形象进行了修改,而且还与多个潮牌合作,发布联名款旅行箱,迅速占据了年轻人市场。

手握1528亿美元,“奢侈品教父”登顶全球第三富豪

“我们会给予蒂芙尼施加同等的承诺与热情,就像多年来我们对旗下每个享有盛誉的品牌一样。”LVMH集团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诺特(Bernard Arnault)在一份公开声明中表示。

某种意义上,蒂芙尼似乎难以质疑这份“同等的热情”。

众所周知,LVMH不仅堪称奢侈品界的“收割机”,其缔造者伯纳德·阿诺特更是被称为“世界奢侈品教父”。一直以来,伯纳德·阿诺特精于收购之道,如同“打怪”一般收购了各种行业的各种独立奢侈品牌。

据悉,除了古驰(GUCCI)、爱马仕之外,伯纳德·阿诺特几乎没有失手过。例如,香水品牌“迪奥”于2017年被LVMH收入囊中,此外娇兰、高田贤三等香水品牌也属于LVMH;其旗下的时装皮革类品牌包括了LV、纪梵希、芬迪等众多奢侈品牌。

公开资料显示,LVMH旗下共有75家知名品牌,分布在酒水、时尚皮具、香水美妆、手表珠宝、精品零售和其他共6个不同的板块。

除了擅长收购之外,伯纳德·阿诺特还有着卓越的经营智慧。他曾在两年内让迪奥(Dior)起死回生,并成功复活了多个品牌。

2020年,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虽然LVMH的业绩一度暴跌,但很快便有了复苏的迹象。

根据LVMH财报数据,在截至6月30日的半年内,LVMH销售额下降至183.93亿欧元,降幅达到28%,营业利润大跌68%至16.71亿欧元,净利润仅为5.22亿欧元,同比暴跌84%。而2020年第三季度内,LVMH总体内生性营收下降7%,至119.6亿欧元。其中,时装和皮具部门内生性营收增长12%。

在业绩回暖的趋势下,LVMH的股价也在反弹回升。根据福布斯2021全球富豪榜,伯纳德·阿诺特最新身价为1528亿美元,排名第三,仅次于排名第一的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和位列第二名的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

国外机构总结2020年最赚钱游戏 COD16独揽19亿美元

因为新冠疫情的影响,世界各地的民众进入宅家模式。室外活动的减少,也变相的带动了2020年游戏产业的发展。近日,游戏市场调查机构SuperData公布了2020年度游戏总销量报告,总结了2020年最赚钱的10款大作,一起来了解下吧。

根据SuperData公布的报告显示,在2020年游戏产业总收入比2019年提高了12%,游戏产业的总收入达到了1399亿美元。其中手机游戏为738亿美元、PC游戏为331亿美元、主机游戏为197亿美元。

此外,SuperData还总结了2020年最赚钱的10款游戏,具体如下:

1:《使命召唤16:现代战争》、19.13亿美元

2:《FIFA 20》、10.83亿美元

3:《GTA5》、9.11亿美元

4:《NBA 2K21》、8.89亿美元

5:《NBA 2K20》、7.71亿美元

6:《使命召唤17:黑色行动冷战》、6.78亿美元

7:《集合啦!动物森友会》、6.54亿美元

8:《赛博朋克2077》、6.09亿美元

9:《模拟人生4》、4.62亿美元

10:《毁灭战士:永恒》、4.54亿美元

【17173新闻写手团队招募启事】

如果你每天都在关注全球游戏动态,还有很多想法不吐不快,那么欢迎加入17173新闻创作团队!

你将获得竞争力的稿酬,有机会抢先试玩新游,并和小伙伴们一起疯狂吐槽!

有意者请加群:697308043 17173新闻兼职写手群 或扫码以下二维码进群↓

1561529321920.png

德意志银行就美国的指控达成1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德意志银行

知情人士透露,德意志银行同意支付1亿美元,以就刑事指控进行和解,这包括通过幌骗交易策略操控贵金属期货市场的指控。

根据和解协议,该行三年内不再犯,则不会被起诉,也不需要对指控认罪。提起指控的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检察官,去年以类似罪名罚了摩根大通9.2亿美元。

德意志银行就美国的指控达成1亿美元的和解协议|德意志银行

知情人士透露,德意志银行同意支付1亿美元,以就刑事指控进行和解,这包括通过幌骗交易策略操控贵金属期货市场的指控。

根据和解协议,该行三年内不再犯,则不会被起诉,也不需要对指控认罪。提起指控的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检察官,去年以类似罪名罚了摩根大通9.2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