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binhood投资者买入的五只低质股

原标题:Robinhood投资者买入的五只低质股 来源:金融界网站

无论您是否资深投资者,2020年至今的市场表现也会杀您一个措手不及。在前所未见的新型肺炎疫情下,短短四个月左右,市场已经经历了相当于约十年份量的动荡。

当然,市场恐慌和波动加剧通常有利长线投资者,原因是除了这次调整外,过往每次股市调整后,投资者都能在牛市反弹中收复失地,故此买入并长期持有优质股是十拿九稳的策略。

话虽如此,市场恐慌和波动亦会带来负面影响。以Robinhood为例,这个网上投资平台提供免交易佣金和开户送股优惠,成功吸引大量的年轻/千禧一代投资者,但在市场越发动荡之际,同样产生了投资风险。

尽管Robinhood的部分用户懂得放眼长线,平台的大部分会员却是追逐每日大热股票的短期投资者。由于我们无法准确预测短期股价变动,年轻股民往往会承担巨大风险。

除此以外,Robinhood平台的最大问题,在于部分热门股票是质素较差的企业。因此,接下来,笔者将会介绍深受散户欢迎,可是大家绝对应该避之则吉的五只股票。

Nikola

老实说,包括蔚来汽车、Tesla、Workhorse Group和Tortoise Acquisition在内的整个电动车行业都很像处于由散户制造出来的巨大泡沫之中,只是上述企业的估值均不及Nikola离谱。

眼见Tesla和蔚来汽车连升数周,短炒投资者单纯地以为市值200亿美元的Nikola会一样爆升。毕竟,Nikola亦推出了Badger系列电动农夫车,而且市场估计随后的初步定金需求强劲。

然而,世事并没那么简单。真相是,Nikola 从来也没有售出过任何电动车或燃料电池车。

Nikola希望在明年开始生产Badger,但公司无疑会面对困难和障碍。从Tesla和蔚来汽车的例子可见,企业生产时会面对各项突发情况,例如蔚来汽车便放弃了在上海兴建电动车生产工厂的计划,过去十年,Tesla亦无数次延迟推出新款汽车。假如投资者幻想Nikola能在一夜之间从概念阶段进化至全面生产,他们将会大失预算。简而言之,未来数年Nikola将会疯狂烧钱。

Aurora Cannabis

千禧一代最爱的大麻股 Aurora Cannabis是另一项令人难以理解的投资选择。自2019年首季完结以来,大麻股普遍插水,当中以Aurora的表现尤其差劣。过往16个月期间,该公司的股价暴跌近90%。

曾几何时,市场憧憬Aurora能成为全球大麻生产龙头。公司更在加拿大以外拥有24个市场,意味着其可以利用规模经济生产低成本的高质素产品,并且将大量大麻出口至医用大麻合法化的海外市场。可惜,与监管相关的供应问题使加拿大业务遇上瓶颈,加上很少海外市场愿意接受进口大麻,结果Aurora关闭了五座生产设施、暂停兴建另外两座厂房,同时出售占地100万平方呎的温室。

不过,Aurora的财务状况才是最大问题所在。公司按市价发售股票和进行全股份收购,已经持续导致股东权益大幅摊薄。此外,Aurora Cannabis的商誉亦占总资产的五成以上。笔者估计,公司将会撇减超过一半的总资产。

美国航空

Robinhood平台的投资者也非常留意名牌企业股,而且相信该类公司会在疫情后卷土重来。在这方面,美国航空集团大概最符合他们的投资逻辑。在2月底股市大跌前,只有约14,000名Robinhood的用户买入了该公司的股票。时至今日,平台上的美国航空股东人数已经突破659,000名。

虽然美国航空能够获得美国联邦政府提供的冠状病毒疫情援助金,可是毫无疑问,该公司在主要航空企业中敬陪末座。根据最近一季的文件显示,美国航空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约为36亿美元,其债务总额却处于341亿美元的惊人水平,而且当中还未计及在6月底发售,利率高达12%的35亿美元债券。鉴于现时借款利率接近记录低位,有关债券的利率充分反映了美国航空业务模式的附带风险。

另外,航空业何时恢复正常仍然是未知之数,各间企业可能要花数年时间才能追上2019年的载客量水平。考虑到美国航空收取新型肺炎援助金的条件包括暂停股份回购和派息,对股东来说,现时情况堪虞。有见及此,投资者再无合理原因持有任何美国主要航空股,更别说是其中财务状况最恶劣的美国航空。

Callon Petroleum

Robinhood上的投资者亦喜欢在石油和天然气行业中捞底。在3月初,持有大波动钻油股Callon Petroleum的Robinhood用户不足4,000名,到了现在,已经有超过110,000名会员买入了有关股份。问题是,Callon Petroleum也许会连累投资者蒙受损失。

在2019年7月,Callon宣布会以32亿美元的股票收购Carrizo Oil Gas,当中超过一半代价涉及承担Carrizo的债务。买卖双方称该项交易能带来重大变化,透过合并,新公司可以扩大在德州二叠纪盆地(Permian Basin)和鹰滩页岩油区(Eagle Ford Shale)的业务规模,并改善现金流潜力和成本协同效应。然而,随着新型肺炎爆发,各项愿景成为泡影。

截至最近一季,Callon Petroleum的债务接近33亿美元,主要于2023年或之后到期,但公司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只有约1,480万美元。如果按照2020年第一季的标准计算,单是要偿还负债,公司每年便须动用超过8,000万美元。雪上加霜的是,Callon的债权人将可用融资额由20亿美元下调至17亿美元,其中包括13.5亿美元的已提取融资额。这样看来,Callon 正逐步陷入破产重组,普通股股东最后或会一无所有。

Hertz

最后,同时或许是最难以解释的Robinhood用户投资选择,是汽车租赁巨企Hertz。投资者应注意,于5月22日,Hertz 已经依循美国法例第11章申请破产。不过,在消息公布后,投资其股票的Robinhood用户由约44,000名急升至接近148,000名。

纵然有人猜测Hertz会于破产程序期间发行普通股(公司已表示撤回决定),并估计其他企业会有兴趣收购其全部或部分资产,仍然无改公司破产的事实。就算在破产过程中,公司将会重组债务,并继续经营,在这段时期,股东大概不能获分任何资产。换言之,Robinhood上的约148,000名投资者可能会损失全部资金。

倘若您对笔者的预测抱有疑问,不妨看看公司自己的看法。在搁置股份发售前,Hertz曾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文件,当中透露:

本公司会将手头现金用于破产期间的营运所需,估计股东权益将会减少。因此,普通股持有人(包括本次发售的买家)将会承担无法根据第11章收回资产,以及普通股变得毫无价值的重大风险。

有鉴于此,投资者应该尽量避开Hertz和本文介绍的所有股票。

媒体流量不断走高,怎么低质广告还泛滥了呢?

本文来自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头图来自:pixabay

最近,英国媒体Immediate Media发现,在其旗下的BBC Good Food应用中,出现了大量海外产品零售商的低质广告。

而这不是孤例。

在BBC Studios授权下,Immediate Media运营着BBC Good Food、BBC Focus、BBC Gardeners’ World等产品

随着大客户削减广告预算甚至退出广告市场,近来,一些规模小、标准低、质量差的广告替代了原来高质量的广告内容,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眼前。

人人“限足在家”,互联网流量出现“井喷”的现象。但是,在媒体流量不断走高的同时,广告价格却在下降,低质广告也呈泛滥之势。为何广告的价格和价值会出现倒挂?什么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本期全媒派独家编译Digiday文章,带你一起走进媒体广告市场上的这片“谜云”。

低廉背后的代价?

最近,人们花费在厨房里的时间越来越多,过去两个月里,BBC Good Food的流量一直激增。虽然Comscore还没有发布4月份数据,但3月份的报告显示,该网站的独立访问用户达到了1550万。根据媒体主动披露的数据,今年4月,BBC Good Food的页面浏览量超过了2亿,用户超过5000万,同比增长了160%。

随着流量的增加,除了Immediate Media,低质量广告也频繁出现在了其他优质媒体上。

“广告价格变得很低廉,广告质量也在下降。”RedBud联合创始人Chloe Grutchfield表示,“我们每周都会对收集到的新域名进行分类,其中有近10%的都是低质内容。”

流量激增和大品牌纷纷削减广告预算带来了更多的广告位富余,使得程序化广告的CPMs(千人展示价格)下降了10%~20%。但是由于担心无法收回成本,大部分媒体都不愿意降低自己的广告底价。

在这种情况下,“规模更小,但更‘好斗’的广告主往往会在竞价中获胜,从而能够在优质媒体上展示自己的广告内容。”广告欺诈研究专家Augustine Fou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低质广告出现的概率。

广告市场的变化也引发了诈骗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恶意广告来进行获利。这些欺诈广告会伪装成提供加密货币或者退款声明等页面,从而获取用户的个人数据。

Fou表示,尽管有很多反广告欺诈技术的相关专业人士监督,但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检查用户是否是机器人、广告的脚本是否有恶意的重定向等,广告创意内容并不是他们检查的重点。

“也没有人能够判定一则广告的信息是‘好’的还是‘坏’的。”他表示,“这个标准太主观了,没有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些销售仿冒N95口罩或宣称可治疗新冠病毒的广告能成功展示在用户面前。”

解决方向:待市场回暖

“在过去,媒体会拒绝在质量上或者广告类别上存在问题的广告。”媒体信托(The Media Trust)欧洲区总经理Matt O'Neill表示,在目前需求低迷、广告交易价格降低的情况下,“从我接触了解的媒体来看,几乎全都放松了对广告质量的门槛限制”。

 “自3月中旬以来,我们对数以百万计的广告进行了分类,结果表明,在此期间,在我们合作伙伴的平台上,低质的广告数量已经翻了一番。”他说道。

“在当前这个营销活动受限的特殊时期,我也一直在询问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坏年景,如何处理这些低质的广告。”Immediate Media数字营销战略部负责人Dominic Perkins说道。

Immediate Media没有通过特定的第三方机构,而是通过英国数据广告技术咨询公司ReBead来追踪这些有问题的广告。

Immediate Media的五个广告供应方平台伙伴也在进行着广告核查工作,比如Google旗下的恶意软件检测公司Spider,具有人工智能检测和基于人工的检测方式。

O'Neill表示,对不良广告的分类的确是一个主观的过程,较难操作。他认为这就更需要在广告供应环节中明确各种标准和要求。

“我们预计五月将是最为艰难的一个月。”Perkins补充道,作为英国财政年度的结束,一些广告商的预算将在四月结束和重启,“随着人们重新进入零售业,我们预计能在6月份实现收入增长。”

Future Publishing杂志对不良广告和欺诈行为的增长有所预见,因此已经收紧了低质内容的黑名单,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低质广告问题。其首席执行官Zack Sullivan表示:“目前市场上普遍较低的广告价格鼓励了低质广告的购买增长,但随着价格的回升,低质广告泛滥的问题将逐渐好转。”

糟糕的广告、欺诈的风险……这些是广告公开竞价市场“硬币的另一面”,不过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大品牌有望重返市场,这样的负面影响将会降低。

疫情发生以来,随着网络流量的明显上升,媒体有了更强的广告供应能力。特殊时期让广告拥有更多展示机会,同时也给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因而充满了谨慎和不安。在高流量和低价格之间,广告市场既是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又是“贫瘠”、“荒凉”的。

不知从何处来的风正摇晃着世界,但我们还在为拥有一个更健康的广告市场生态努力着。因为,广告从来不仅仅只关于营销,还关乎审美、道德和社会价值,这些要素都曾一一印在百年广告史上。

原文链接:

https://digiday.com/media/fewer-advertisers-means-more-bad-ads-from-ad-exchanges/

本文来自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

媒体流量不断走高,怎么低质广告还泛滥了呢?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全媒派”(ID:quanmeipai),作者:腾讯传媒,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英国媒体Immediate Media发现,在其旗下的BBC Good Food应用中,出现了大量海外产品零售商的低质广告。

而这不是孤例。

在BBC Studios授权下,Immediate Media运营着BBC Good Food、BBC Focus、BBC Gardeners’ World等产品

随着大客户削减广告预算甚至退出广告市场,近来,一些规模小、标准低、质量差的广告替代了原来高质量的广告内容,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众眼前。

人人“限足在家”,互联网流量出现“井喷”的现象。但是,在媒体流量不断走高的同时,广告价格却在下降,低质广告也呈泛滥之势。为何广告的价格和价值会出现倒挂?什么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独家编译Digiday文章,带你一起走进媒体广告市场上的这片“谜云”。

低廉背后的代价?

最近,人们花费在厨房里的时间越来越多,过去两个月里,BBC Good Food的流量一直激增。虽然Comscore还没有发布4月份数据,但3月份的报告显示,该网站的独立访问用户达到了1550万。根据媒体主动披露的数据,今年4月,BBC Good Food的页面浏览量超过了2亿,用户超过5000万,同比增长了160%。

随着流量的增加,除了Immediate Media,低质量广告也频繁出现在了其他优质媒体上。

“广告价格变得很低廉,广告质量也在下降。”RedBud联合创始人Chloe Grutchfield表示,“我们每周都会对收集到的新域名进行分类,其中有近10%的都是低质内容。”

流量激增和大品牌纷纷削减广告预算带来了更多的广告位富余,使得程序化广告的CPMs(千人展示价格)下降了10%~20%。但是由于担心无法收回成本,大部分媒体都不愿意降低自己的广告底价。

在这种情况下,“规模更小,但更‘好斗’的广告主往往会在竞价中获胜,从而能够在优质媒体上展示自己的广告内容。”广告欺诈研究专家Augustine Fou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低质广告出现的概率。

广告市场的变化也引发了诈骗者利用虚假广告或者恶意广告来进行获利。这些欺诈广告会伪装成提供加密货币或者退款声明等页面,从而获取用户的个人数据。

Fou表示,尽管有很多的反广告欺诈技术的相关专业人士,但是他们的主要工作是检查用户是否是机器人、广告的脚本是否有恶意的重定向等,广告创意内容并不是他们检查的重点。

“也没有人能够判定一则广告的信息是‘好’的还是‘坏’的。”他表示,“这个标准太主观了,没有人可以做出这样的判断。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一些销售仿冒N95口罩或宣称可治疗新冠病毒的广告能成功展示在用户面前。”

解决方向:待市场回暖

“在过去,媒体会拒绝在质量上或者广告类别上存在问题的广告。”媒体信托(The Media Trust)欧洲区总经理Matt O’Neill表示,在目前需求低迷、广告交易价格降低的情况下,“从我接触了解的媒体来看,几乎全都放松了对广告质量的门槛限制”。

 “自3月中旬以来,我们对数以百万计的广告进行了分类,结果表明,在此期间,在我们合作伙伴的平台上,低质的广告数量已经翻了一番。”他说道。

“在当前这个营销活动受限的特殊时期,我也一直在询问为我们的合作伙伴应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坏年景,如何处理这些低质的广告。”Immediate Media数字营销战略部负责人Dominic Perkins说道。

Immediate Media没有通过特定的第三方机构,而是通过英国数据广告技术咨询公司ReBead来追踪这些有问题的广告。

Immediate Media的五个广告供应方平台伙伴也在进行着广告核查工作,比如Google旗下的恶意软件检测公司Spider,具有人工智能检测和基于人工的检测方式。

O’Neill表示,对不良广告的分类的确是一个主观的过程,较难操作。他认为这就更需要在广告供应环节中明确各种标准和要求。

“我们预计五月将是最为艰难的一个月。”Perkins补充道,作为英国财政年度的结束,一些广告商的预算将在四月结束和重启,“随着人们重新进入零售业,我们预计能在6月份实现收入增长。”

Future Publishing杂志对不良广告和欺诈行为的增长有所预见,因此已经收紧了低质内容的黑名单,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低质广告问题。其首席执行官Zack Sullivan表示:“目前市场上普遍较低的广告价格鼓励了低质广告的购买增长,但随着价格的回升,低质广告泛滥的问题将逐渐好转。”

糟糕的广告、欺诈的风险……这些是广告公开竞价市场“硬币的另一面”,不过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大品牌有望重返市场,这样的负面影响将会降低。

疫情发生以来,随着网络流量的明显上升,媒体有了更强的广告供应能力。特殊时期让广告拥有更多展示机会,同时也给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因而充满了谨慎和不安。在高流量和低价格之间,广告市场既是丰富多彩、充满活力,又是“贫瘠”、“荒凉”的。

不知从何处来的风正摇晃着世界,但我们还在为拥有一个更健康的广告市场生态努力着。因为,广告从来也不仅仅只关于营销,还关乎审美、道德和社会价值,这些要素都曾一一印在百年广告史上。

原文链接:

Fewer advertisers means more bad ads from ad exchan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