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鸟民宿:跨年夜订单占比过半 元旦温暖游成主旋律

不平凡的2020年在跨年的钟声里画上句号。木鸟民宿发布元旦假期民宿预订数据报告,订单实现平稳有序增长。

跨年夜订单占比过半 年轻人跨年仪式感满满

从数据来看,元旦假期民宿市场一片火热。元旦期间,木鸟民宿平台入住订单以31日居多,数据占比过半。跨年夜当晚,年轻用户在民宿里和朋友闺蜜一起跨年狂欢,仪式感满满。而自带网红元素的民宿,可拍照打卡、聚会轰趴的属性,也成为年轻人温暖跨年的不二之选。此外,3天的元旦假期,用户大多入住天数为2天,不拼假也成为元旦出游的主基调。

逃离寒潮南方城市受欢迎 温暖游成元旦主旋律

作为2021年的第一个假期,北方城市正在遭遇入冬以来的第一股寒潮侵袭,逃离寒潮,南方城市成元旦出行的首选。木鸟民宿元旦住宿热门城市中,排名前10名的城市分别为重庆、广州、长沙、杭州、上海、南京、武汉、厦门、成都、北京。从民宿预订城市分布来看,南方城市十之有九,只有北京一个北方城市跻身前十,且排名在最后一位。由此可见南下温暖游成用户元旦出行的首要需求,而往年的热门冰雪游的北方城市哈尔滨首次跌出前10。

周边游居多 自驾滑雪遛娃上榜

在木鸟民宿元旦预订咨询中,车位、自驾、滑雪、周边玩法、带娃等位列咨询关键词前五。元旦3天小长假,部分用户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选择周边自驾游,和家人一起到郊区或者城市周边遛娃散心,也有用户选择在城市周边的滑雪场来一场酣畅淋漓的滑雪之旅,开启新的一年。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元旦档13亿创影史新高,影视股借“流量”抗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作者:仙黛了瑞拉,36氪经授权发布。

2021年的元旦档,不仅让票房市场创下了一个新纪录,也让影视资本市场感受到了一波暖意。

国家电影局1月4日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元旦档(1月1日-3日)三天累计票房达到12.99亿,打破了2018年创造的12.71亿元档期票房历史纪录,其中元旦单日票房达到6.01亿,同比增长107.12%,刷新2018年创造的3.68亿元旦单日票房纪录。

这对于2021年的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值得高兴的局面,2020年略显冷淡的贺岁档,在这个新年元旦档的辅助下,显得不那么萧瑟。而喜悦的气息也从票房市场顺势飘散到了资本市场,甚至提前开始了一波上涨红利。12月31日收盘,横店影视涨停,中国电影大涨4.79%,华谊兄弟上涨3.12%。

票房市场与资本市场的集体高涨,让电影行业显得生机勃勃。公众对于沉寂一年的影视公司们再次提起了兴趣,对于2021年情况尚不明朗的春节档也有了更多的期待。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春节档7部电影背后,一共有129家影视公司(非去重数据),其中从万达影视、华谊兄弟、光线传媒、北京文化等传统电影公司,到乐创影业、阿里影业等互联网公司,均有参与。

元旦档13亿,是档期爆发还是借势“流量”?

对于这个史上票房最高的元旦档,电影行业或许是有几分出乎意料的。

一方面,今年元旦档的票房发酵能力远远超过预期。数据显示,历年来元旦档体量都不太大,在今年之前,最受瞩目的元旦档是2016年,虽然彼时跨年夜的概念营销没有兴起,但是凭借《唐人街探案》《老炮儿》等贺岁电影,档期票房十分亮眼,而此后2018年就算以《地球最后的夜晚》“一吻跨年”打造出了跨年夜的现象级热度,也没能促使元旦档的爆发。

今年跨年元档上映的三部新片,易烊千玺主演的中小成本剧情片《送你一朵小红花》(以下简称《小红花》)、开心麻花喜剧演员“杂烩”的《温暖的抱抱》、宫崎骏引进动画《崖上的波妞》,皆不属于商业属性和票房体量较大的IP电影。虽然跨年夜当天大盘预售超过了2亿,《小红花》在粉丝经济的推助下,一部电影首日预售就超过1亿,但是行业仍然不能确定元旦档电影会不会持续走高。

这种情况下,元旦档票房却连续三天走高,票房累计达到13亿,成为电影院复工以来,继国庆档之后最火爆的档期。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三天里,《小红花》一部电影贡献了40.2%的票房占比,三天票房累计超过5.2亿,《温暖的抱抱》在大盘一路高涨的情况下,也充分释放喜剧题材红利,档期内票房超过3亿。

2020年过去,公众强烈希望这一年的种种灾难与挫折尽快过去,元旦档作为2021年的伊始,比往年承载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与仪式寄托。猫眼数据显示,元旦档观影人次已超3200万,仅次于2018年,档期效应空前放大。

这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一个意外之喜。而这意外之喜背后,除了特殊的时间节点,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易烊千玺。

而这个格局与元旦档三天的格局基本一致,最大的赢家无疑是《小红花》,元旦档期里。而《小红花》作为一部商业性较弱的抗癌题材剧情片,能够领跑元旦档,作为主演的流量偶像易烊千玺功不可没。

《小红花》像一面放大镜,将易烊千玺在电影《少年的你》之后累积沉淀的粉丝经济与大众好感度放至最大,并形成了相辅相成、互利互助的正向融合。

粉丝市场上,电影上映一个月前,粉丝就自发为电影自来水宣传,传播电影线上物料,并一举将电影总预售票房送进了华语影史前三名;电影上映后粉丝群体组织包场观影,相比起其它流量应援的常规操作,易烊千玺粉丝似乎在有意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

比如个人包场,粉丝官方呼吁让渡出黄金场次,不挤占普通观众空间;而各地区粉丝团根据院线活动或平台优惠,总结出各类优惠购票活动,促进粉丝观影;同时组织后援打投组,帮助电影口碑发酵。这些活动想要做到的不仅仅是粉丝圈层的狂欢,还想在不伤害易烊千玺大众好感度的情况下,刺激大众市场完成观影。

而在大众市场上,易烊千玺也是少数将明星流量与口碑实力完成融合的年轻演员,年轻的观众愿意为了他买一张票。从影视市场的《长安十二时辰》、综艺市场上的《这!就是街舞》到电影市场的《少年之名》,易烊千玺开始于“口碑”这个词挂钩。

公众查找他的个人经历,能看到官方与粉丝罗列出来的各大流量数据,也能看央视、金鸡、金像、百花等官方平台或奖项的青睐,今年易烊千玺还出现在了First、西宁等电影节上。他不仅仅是国内互联网养成的第一代流量,还有能够作为代表作的内容作品,在既保持了自身偶像属性的同时,又获得了大众市场认知度与好感度。

这种案例并不多,电影市场上从来不缺少想进入电影圈的“流量们”,从鹿晗、吴亦凡到李易峰、杨幂、杨颖等,但真正能一鸣惊人,并转型“上岸”的人,寥寥可数。

元旦档走高、春节档预热,资本市场谁是大赢家?

截至写稿时间,1月4日票房大盘超过1亿,虽然相比假日期间有所回落,但是放在工作日大盘中横向对比,情况已经超出预期,元旦档的热度似乎还未消散。而今天票房市场依旧由《小红花》完成领跑,该片单日票房回落至4000万左右,但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亿,《温暖的抱抱》单日票房下跌至2000万左右,累计票房达到5.4亿,而老片《拆弹专家2》占据一部分市场,虽然走势不如新片,但是累计票房已经超过8.36亿。

票房市场上的爆发,让影视公司们的开年有了好兆头。如横店影视作为《小红花》的出品方,爆款效应直接带动了股价上涨。此前《小红花》总预售超过2亿,横店影视股价一路高走,12月31日股价一度涨停,今日开市,横店影视涨幅达到5.99%。而猫眼数据显示,目前该片片方分账票房达到2.77亿。

而在《小红花》之后,横店影视1月还有犯罪科幻电影《缉魂》即将上映,今年春节档还有《熊出没·狂野大陆》《你好,李焕英》两部电影预备中。

同样受元旦档票房红利实现上涨的还有华谊兄弟,12月31日华谊兄弟股价上涨3.12%,今日开始华谊兄弟已经实现了微幅上涨。而它是电影《温暖的抱抱》的主要出品方之一。

2020年对于电影行业而言是低迷的一年,但是对于华谊而言危机意味着转机,2020年影院复工后的首个爆款电影《八佰》成功将华谊成退市边缘拉回了江湖中心,虽然离昔日行业龙头的光景还有距离,但是《金刚川》《温暖的抱抱》等电影的后续发力让华谊有了更多筹码。

今年春节档华谊兄弟参与了游戏IP改编电影《侍神令》与《你好,李焕英》。这或许可以视为华谊兄弟在春节档的重新发力,此前在2017年《西游伏妖篇》之后,华谊就很少出现在春节档电影的主要出品名单里。

而元旦档的火热,为公众对于1月后春节档的关注进一步升高。目前以影片市场热度而言,春节档7部电影已经会出现一定的梯队分层。猫眼数据显示,《唐人街探案3》(以下简称《唐探3》)作为去年春节档唯一留存的种子选手,热度一马当先,作为第一梯队,想看人数达到355万,这个数据即便是放在往年的春节档队伍也让人咋舌。

受《唐探3》的影响,万达影视即便没有在元旦档现身,资本市场也已经提前给予一波红利,从12月31日到今日开始,万达影视股价一路走强,截至今日收盘,万达影视成为股价涨幅最高的电影公司,超过了横店影视和上海电影。而不难预料,春节档万达影视还将收割更大的资本红利。

第二梯队则是《你好,李焕英》,贾玲自导自演的首部电影作品,演员阵容上邀请了沈腾作为搭档,可以算是市场好感度最高的两个TOP喜剧演员的合作,受题材红利的影响,该片想看人数达到了52.3万。

第三梯队则是游戏IP电影《侍神令》与系列动画IP《熊出没·狂野大陆》,两部电影想看人数均在30万左右。前者作为华谊与网易的奇幻大片,因为阴阳师IP与陈坤、周迅等主演阵容备受期待,后者则是历年春节档投资回报率最高的系列动画电影,《熊出没》系列在春节档就意味着低幼市场与家庭观影的自留地。

第四梯队则是《刺杀小说家》、动画电影《新神榜:哪吒重生》和光线传媒的《人潮汹涌》。这三部电影宣布进入春节档,无疑给观众市场提供了更多选择,从奇幻冒险类型片到动画电影、犯罪喜剧,虽然目前声量相对较低,但是不难预料此后可能会出现类型黑马。

回归现实,元旦档的火热让人惊喜,春节档多片聚集也让人期待,但关键是这两个档期中还有一个月的空白时间,而这一个月市场是否能够保持热度,还需要观察。目前1月上半旬体量较大的电影是《猎狐行动》《缉魂》《扫黑·决战》等犯罪悬疑类型片,是由它们接管票房市场,还是老片发挥余热,这或许是1月票房市场能否持续“保暖”的关键。

民宿价格虚高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劲旅网”(ID:ctcnn1),作者:陈杰tigereat,编辑 :壮壮,36氪经授权发布。

#民宿价格虚高吗?#

2021年元旦,以这样的方式喜提“热搜”,恐怕是所有民宿人都意料之外的。客观来说,一两个“价格虚高”的案例,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好与坏。但是这些个案背后所代表的消费者情绪,却需要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高度注意。

01 

这次舆论事件源于一个案例。

元旦期间,孙女士一家四口前往海南三亚跨年旅游,没想到在平台上搜索的多家民宿价格破万元/间夜,引发吐槽。

该案例被工人日报率先发布,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多家官媒相继转发与评论,随即冲上热搜。

实际上,每年春节前,作为国内最热门过冬目的地,海南总会曝出类似的新闻,只不过,往年“价格虚高”的板子,都是打在酒店屁股上,今年则是民宿。

民宿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原因有三:

其一,疫情导致出境游停摆,海南今年承载着全国消费者过冬度的期待,很多往年不起眼的问题今年都有可能被放大。

其二,民宿作为大住宿的一部分,和酒店一样,价格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自然难逃“价格虚高”等行业通病。

其三,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民宿在疫情催化下发展更加快速,因为对消费者越来越重要,才会受到更多关注与争议。

从这一事件本身来看,并不具备太大的争议性,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具有争议性的案例”引爆了舆论,说明背后消费者的情绪由来已久,这个案例只是充当了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人日报的报道中,还披露了另一个案例:

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老故事客栈在2020年10月3日至4日单价最低的普通观景阳台房价格为8383元,最贵的精致观景标准间价格为9863元,而这一客栈日常价格仅为150~300元,最终被当地相关部门处罚。

两个案例联系起来看,我们就更加清楚,此番舆论风暴本质上是一场消费者针对民宿,积累已久各种负面情绪的总发泄。

这并非坏事,只有当负面情绪能够被引爆出来,我们才能够更加了解这个行业。

02

“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背后,消费者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仔细浏览微博上消费者的海量评论,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关键词:

“高性价比”。

准确的说,是对于民宿“高性价比”的期待,站在消费者角度,可以从两方面进行解读: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特色要更鲜明、服务要更周到、体验要更当地。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高端民宿,通俗解释就是,消费者用五星级酒店间夜的价格,住到在软硬件不属于前者的民宿里。例如,海南三亚,一家高端民宿,软硬件堪比五星酒店,拥有观海大阳台,步行三五分钟就到海边,院子里有个大大的泳池,老板娘负责烹饪一日三餐,老板还亲自带你玩遍当地。

这种秒杀五星级酒店的高端民宿体验,就是消费者心里的“高性价比”。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住得人更多、住得环境更好,享受的服务更多。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经济型民宿。同样在海南三亚,消费者用经济连锁酒店标间的价格,却住到一个软硬件尚可的两室一厅,一家四口连带宠物入住,还能做饭、洗衣、家庭party。尽管民宿离海边不近,尽管周边环境略有嘈杂,但消费者同样认为是“高性价比 ”。

相较于酒店,消费者认为民宿应该更具性价比,甚至要“高性价比”。

一旦这种“性价比”消失,给予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大幅下降,民宿很容易被吐槽。在微博上,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是真正在抱怨民宿价格太高,而是在集体吐槽民宿“基本功不过关”,导致性价比偏低。

新华网一项针对民宿住宿体验的调查,超过10万人投票,6.2万人投票“一般”,2.5万人投票“不好”,只有1.4万人投票“很好”,由此可见消费者对民宿真正的情绪所在。

我们也可以梳理一些关键词:

卫生不达标;

服务不周到;

照片变“照骗”;

特色不明显;

……

这些行业通病,透过个例不断放大,成为消费者发泄情绪的槽点。想要解决这些槽点,行业需要如何行动?

03

从目前来看,民宿行业在三个方面已经在积极行动:

民宿房源等级体系建立。

消费者之所以在预订民宿时频繁踩雷,很大一个问题在于,在平台上预订民宿时,无法准确判断一家民宿到底值多少钱。这方面酒店行业就成熟多了,至少有三个维度帮助消费者甄选:酒店星级、用户点评和平台等级。

尴尬的是,民宿恰恰在这三个维度上都处于初级阶段。好在行业积极行动,这方面的进展一直在加速,尤其在民宿等级体系方面:

线下以各地民宿协会和地方主管部门为主,相应的评级体系正在逐步建立,这些官方认可和评定的等级标准,能够成为消费者选择民宿的重要依据。一家被当地评为最初级的民宿,一旦标价超过当地最高级别民宿,这时候消费者就要斟酌,具体原因是什么了。正如文章开头的贵州民宿案例,有对比之后,消费者自然会用脚投票。

线上以民宿预订平台为主,平台会对海量房源进行等级评定与划分。1.0阶段,途家、爱彼迎、美团民宿为代表的三大平台,相继推出了优中选优的PRO房源和PLUS房源,这些从百万房源中甄选出来的优质房源,就是解决消费者初步的选择难题。2.0阶段,平台所有房源都按照一定标准,划分进入不同等级。

如此一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稳定民宿价格体系,防止乱定价现象。

民宿基础标准体系升级。

消费者对民宿绝大多数吐槽都集中在基础问题上,尤其是卫生、安全和服务。

这些年,民宿行业已经从强调自己住宿特色上的“非标准化”向强调基础服务的“标准化”过渡,即民宿首先回归住宿属性,卫生、安全和服务做到足够标准,和酒店看齐,甚至要高于酒店,然后再去强调“非标准化”的住宿特色。

基础服务的“标准化”包含多项内容,例如布草绝对的干净整洁、一客一换;保洁打扫快速到位、洁净到位;门窗安全充分保障、公安联网与身份登记流程完备;照片展示客观真实、杜绝夸大虚假……

数据显示,疫情之下,消费者对卫生、消毒、清洁相关关键词的关注度、咨询量比疫情之前增加了470%,说明这些基础问题已经成为消费者预订民宿的痛点。

只有基础服务不断提升与完善,才会让消费者的吐槽大幅度减少,也会让优质民宿房源更容易脱颖而出,与更高定价匹配。

民宿房源定价体系建立。

民宿到底应该卖多少钱?

民宿经营分散、小业主居多、线上化率相对较低等特性,导致民宿房源定价更多依赖于个人经验,容易导致很多民宿经营者在调节房源价格时过于主观。依然以海南为例,冬季旅游旺季到来,很多民宿运营者只知道涨价,但是涨多少、怎么涨却没有头绪,导致出现文章开头孙女士一家人的惊呼。

房源价格体系应该随着经营波动调整。现阶段的海南民宿,间夜价格上浮源于季节性因素,但是不能一味猛涨,而是应该根据大数据调整,平时与周末,白天与黑夜,甚至每个小时价格都应该是变动的,这符合市场规律。与此同时,民宿同样要有涨幅上限,超过这条红线就要自觉回撤。海南监管部门每年都会针对住宿行业价格予以指导,很多酒店被罚过,这方面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都要留意,不要撞到枪口,被树立成反面典型才知道后悔。

民宿预订平台正在积极帮助民宿运营者熟悉并使用这些基于大数据的价格工具,让他们能够根据大数据来调整房价,避免出现夸张性涨价的行为。

04

回头再来聊,“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必须承认,的确存在部分民宿价格虚高的情况,但整个民宿行业的价格体系是稳定并根据市场规律良性波动的。

我们鼓励舆论对扰乱民宿市场正常价格体系的行为进行曝光,也鼓励相关执法机构对涉嫌违法的民宿运营者进行处罚,以示正听。

我们更加鼓励,民宿行业能够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能够让不同档次的民宿找到适合自己的价格空间,让消费者能够更好的选择民宿。

当一家民宿利用“照骗”吸引消费者,定价奇高无比,卫生、服务均不达标。这个时候,消费者的大量的点评就能够戳破谎言,平台也不再给予流量支持,民宿价格自然而然被迫价值本身,倒逼民宿整改或者退出,肃清行业环境,这才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真正的力量。

微博上,很多消费者也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客观与公正的评价:

期待民宿行业在运营者、平台、消费者、执法部门的共同促进下,能够少走弯路,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

民宿价格虚高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劲旅网”(ID:ctcnn1),作者:陈杰tigereat,编辑 :壮壮,36氪经授权发布。

#民宿价格虚高吗?#

2021年元旦,以这样的方式喜提“热搜”,恐怕是所有民宿人都意料之外的。客观来说,一两个“价格虚高”的案例,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好与坏。但是这些个案背后所代表的消费者情绪,却需要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高度注意。

01 

这次舆论事件源于一个案例。

元旦期间,孙女士一家四口前往海南三亚跨年旅游,没想到在平台上搜索的多家民宿价格破万元/间夜,引发吐槽。

该案例被工人日报率先发布,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多家官媒相继转发与评论,随即冲上热搜。

实际上,每年春节前,作为国内最热门过冬目的地,海南总会曝出类似的新闻,只不过,往年“价格虚高”的板子,都是打在酒店屁股上,今年则是民宿。

民宿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原因有三:

其一,疫情导致出境游停摆,海南今年承载着全国消费者过冬度的期待,很多往年不起眼的问题今年都有可能被放大。

其二,民宿作为大住宿的一部分,和酒店一样,价格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自然难逃“价格虚高”等行业通病。

其三,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民宿在疫情催化下发展更加快速,因为对消费者越来越重要,才会受到更多关注与争议。

从这一事件本身来看,并不具备太大的争议性,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具有争议性的案例”引爆了舆论,说明背后消费者的情绪由来已久,这个案例只是充当了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人日报的报道中,还披露了另一个案例:

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老故事客栈在2020年10月3日至4日单价最低的普通观景阳台房价格为8383元,最贵的精致观景标准间价格为9863元,而这一客栈日常价格仅为150~300元,最终被当地相关部门处罚。

两个案例联系起来看,我们就更加清楚,此番舆论风暴本质上是一场消费者针对民宿,积累已久各种负面情绪的总发泄。

这并非坏事,只有当负面情绪能够被引爆出来,我们才能够更加了解这个行业。

02

“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背后,消费者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仔细浏览微博上消费者的海量评论,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关键词:

“高性价比”。

准确的说,是对于民宿“高性价比”的期待,站在消费者角度,可以从两方面进行解读: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特色要更鲜明、服务要更周到、体验要更当地。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高端民宿,通俗解释就是,消费者用五星级酒店间夜的价格,住到在软硬件不属于前者的民宿里。例如,海南三亚,一家高端民宿,软硬件堪比五星酒店,拥有观海大阳台,步行三五分钟就到海边,院子里有个大大的泳池,老板娘负责烹饪一日三餐,老板还亲自带你玩遍当地。

这种秒杀五星级酒店的高端民宿体验,就是消费者心里的“高性价比”。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住得人更多、住得环境更好,享受的服务更多。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经济型民宿。同样在海南三亚,消费者用经济连锁酒店标间的价格,却住到一个软硬件尚可的两室一厅,一家四口连带宠物入住,还能做饭、洗衣、家庭party。尽管民宿离海边不近,尽管周边环境略有嘈杂,但消费者同样认为是“高性价比 ”。

相较于酒店,消费者认为民宿应该更具性价比,甚至要“高性价比”。

一旦这种“性价比”消失,给予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大幅下降,民宿很容易被吐槽。在微博上,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是真正在抱怨民宿价格太高,而是在集体吐槽民宿“基本功不过关”,导致性价比偏低。

新华网一项针对民宿住宿体验的调查,超过10万人投票,6.2万人投票“一般”,2.5万人投票“不好”,只有1.4万人投票“很好”,由此可见消费者对民宿真正的情绪所在。

我们也可以梳理一些关键词:

卫生不达标;

服务不周到;

照片变“照骗”;

特色不明显;

……

这些行业通病,透过个例不断放大,成为消费者发泄情绪的槽点。想要解决这些槽点,行业需要如何行动?

03

从目前来看,民宿行业在三个方面已经在积极行动:

民宿房源等级体系建立。

消费者之所以在预订民宿时频繁踩雷,很大一个问题在于,在平台上预订民宿时,无法准确判断一家民宿到底值多少钱。这方面酒店行业就成熟多了,至少有三个维度帮助消费者甄选:酒店星级、用户点评和平台等级。

尴尬的是,民宿恰恰在这三个维度上都处于初级阶段。好在行业积极行动,这方面的进展一直在加速,尤其在民宿等级体系方面:

线下以各地民宿协会和地方主管部门为主,相应的评级体系正在逐步建立,这些官方认可和评定的等级标准,能够成为消费者选择民宿的重要依据。一家被当地评为最初级的民宿,一旦标价超过当地最高级别民宿,这时候消费者就要斟酌,具体原因是什么了。正如文章开头的贵州民宿案例,有对比之后,消费者自然会用脚投票。

线上以民宿预订平台为主,平台会对海量房源进行等级评定与划分。1.0阶段,途家、爱彼迎、美团民宿为代表的三大平台,相继推出了优中选优的PRO房源和PLUS房源,这些从百万房源中甄选出来的优质房源,就是解决消费者初步的选择难题。2.0阶段,平台所有房源都按照一定标准,划分进入不同等级。

如此一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稳定民宿价格体系,防止乱定价现象。

民宿基础标准体系升级。

消费者对民宿绝大多数吐槽都集中在基础问题上,尤其是卫生、安全和服务。

这些年,民宿行业已经从强调自己住宿特色上的“非标准化”向强调基础服务的“标准化”过渡,即民宿首先回归住宿属性,卫生、安全和服务做到足够标准,和酒店看齐,甚至要高于酒店,然后再去强调“非标准化”的住宿特色。

基础服务的“标准化”包含多项内容,例如布草绝对的干净整洁、一客一换;保洁打扫快速到位、洁净到位;门窗安全充分保障、公安联网与身份登记流程完备;照片展示客观真实、杜绝夸大虚假……

数据显示,疫情之下,消费者对卫生、消毒、清洁相关关键词的关注度、咨询量比疫情之前增加了470%,说明这些基础问题已经成为消费者预订民宿的痛点。

只有基础服务不断提升与完善,才会让消费者的吐槽大幅度减少,也会让优质民宿房源更容易脱颖而出,与更高定价匹配。

民宿房源定价体系建立。

民宿到底应该卖多少钱?

民宿经营分散、小业主居多、线上化率相对较低等特性,导致民宿房源定价更多依赖于个人经验,容易导致很多民宿经营者在调节房源价格时过于主观。依然以海南为例,冬季旅游旺季到来,很多民宿运营者只知道涨价,但是涨多少、怎么涨却没有头绪,导致出现文章开头孙女士一家人的惊呼。

房源价格体系应该随着经营波动调整。现阶段的海南民宿,间夜价格上浮源于季节性因素,但是不能一味猛涨,而是应该根据大数据调整,平时与周末,白天与黑夜,甚至每个小时价格都应该是变动的,这符合市场规律。与此同时,民宿同样要有涨幅上限,超过这条红线就要自觉回撤。海南监管部门每年都会针对住宿行业价格予以指导,很多酒店被罚过,这方面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都要留意,不要撞到枪口,被树立成反面典型才知道后悔。

民宿预订平台正在积极帮助民宿运营者熟悉并使用这些基于大数据的价格工具,让他们能够根据大数据来调整房价,避免出现夸张性涨价的行为。

04

回头再来聊,“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必须承认,的确存在部分民宿价格虚高的情况,但整个民宿行业的价格体系是稳定并根据市场规律良性波动的。

我们鼓励舆论对扰乱民宿市场正常价格体系的行为进行曝光,也鼓励相关执法机构对涉嫌违法的民宿运营者进行处罚,以示正听。

我们更加鼓励,民宿行业能够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能够让不同档次的民宿找到适合自己的价格空间,让消费者能够更好的选择民宿。

当一家民宿利用“照骗”吸引消费者,定价奇高无比,卫生、服务均不达标。这个时候,消费者的大量的点评就能够戳破谎言,平台也不再给予流量支持,民宿价格自然而然被迫价值本身,倒逼民宿整改或者退出,肃清行业环境,这才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真正的力量。

微博上,很多消费者也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客观与公正的评价:

期待民宿行业在运营者、平台、消费者、执法部门的共同促进下,能够少走弯路,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

民宿价格虚高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劲旅网”(ID:ctcnn1),作者:陈杰tigereat,编辑 :壮壮,36氪经授权发布。

#民宿价格虚高吗?#

2021年元旦,以这样的方式喜提“热搜”,恐怕是所有民宿人都意料之外的。客观来说,一两个“价格虚高”的案例,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好与坏。但是这些个案背后所代表的消费者情绪,却需要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高度注意。

01 

这次舆论事件源于一个案例。

元旦期间,孙女士一家四口前往海南三亚跨年旅游,没想到在平台上搜索的多家民宿价格破万元/间夜,引发吐槽。

该案例被工人日报率先发布,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多家官媒相继转发与评论,随即冲上热搜。

实际上,每年春节前,作为国内最热门过冬目的地,海南总会曝出类似的新闻,只不过,往年“价格虚高”的板子,都是打在酒店屁股上,今年则是民宿。

民宿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原因有三:

其一,疫情导致出境游停摆,海南今年承载着全国消费者过冬度的期待,很多往年不起眼的问题今年都有可能被放大。

其二,民宿作为大住宿的一部分,和酒店一样,价格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自然难逃“价格虚高”等行业通病。

其三,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民宿在疫情催化下发展更加快速,因为对消费者越来越重要,才会受到更多关注与争议。

从这一事件本身来看,并不具备太大的争议性,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具有争议性的案例”引爆了舆论,说明背后消费者的情绪由来已久,这个案例只是充当了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人日报的报道中,还披露了另一个案例:

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老故事客栈在2020年10月3日至4日单价最低的普通观景阳台房价格为8383元,最贵的精致观景标准间价格为9863元,而这一客栈日常价格仅为150~300元,最终被当地相关部门处罚。

两个案例联系起来看,我们就更加清楚,此番舆论风暴本质上是一场消费者针对民宿,积累已久各种负面情绪的总发泄。

这并非坏事,只有当负面情绪能够被引爆出来,我们才能够更加了解这个行业。

02

“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背后,消费者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仔细浏览微博上消费者的海量评论,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关键词:

“高性价比”。

准确的说,是对于民宿“高性价比”的期待,站在消费者角度,可以从两方面进行解读: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特色要更鲜明、服务要更周到、体验要更当地。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高端民宿,通俗解释就是,消费者用五星级酒店间夜的价格,住到在软硬件不属于前者的民宿里。例如,海南三亚,一家高端民宿,软硬件堪比五星酒店,拥有观海大阳台,步行三五分钟就到海边,院子里有个大大的泳池,老板娘负责烹饪一日三餐,老板还亲自带你玩遍当地。

这种秒杀五星级酒店的高端民宿体验,就是消费者心里的“高性价比”。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住得人更多、住得环境更好,享受的服务更多。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经济型民宿。同样在海南三亚,消费者用经济连锁酒店标间的价格,却住到一个软硬件尚可的两室一厅,一家四口连带宠物入住,还能做饭、洗衣、家庭party。尽管民宿离海边不近,尽管周边环境略有嘈杂,但消费者同样认为是“高性价比 ”。

相较于酒店,消费者认为民宿应该更具性价比,甚至要“高性价比”。

一旦这种“性价比”消失,给予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大幅下降,民宿很容易被吐槽。在微博上,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是真正在抱怨民宿价格太高,而是在集体吐槽民宿“基本功不过关”,导致性价比偏低。

新华网一项针对民宿住宿体验的调查,超过10万人投票,6.2万人投票“一般”,2.5万人投票“不好”,只有1.4万人投票“很好”,由此可见消费者对民宿真正的情绪所在。

我们也可以梳理一些关键词:

卫生不达标;

服务不周到;

照片变“照骗”;

特色不明显;

……

这些行业通病,透过个例不断放大,成为消费者发泄情绪的槽点。想要解决这些槽点,行业需要如何行动?

03

从目前来看,民宿行业在三个方面已经在积极行动:

民宿房源等级体系建立。

消费者之所以在预订民宿时频繁踩雷,很大一个问题在于,在平台上预订民宿时,无法准确判断一家民宿到底值多少钱。这方面酒店行业就成熟多了,至少有三个维度帮助消费者甄选:酒店星级、用户点评和平台等级。

尴尬的是,民宿恰恰在这三个维度上都处于初级阶段。好在行业积极行动,这方面的进展一直在加速,尤其在民宿等级体系方面:

线下以各地民宿协会和地方主管部门为主,相应的评级体系正在逐步建立,这些官方认可和评定的等级标准,能够成为消费者选择民宿的重要依据。一家被当地评为最初级的民宿,一旦标价超过当地最高级别民宿,这时候消费者就要斟酌,具体原因是什么了。正如文章开头的贵州民宿案例,有对比之后,消费者自然会用脚投票。

线上以民宿预订平台为主,平台会对海量房源进行等级评定与划分。1.0阶段,途家、爱彼迎、美团民宿为代表的三大平台,相继推出了优中选优的PRO房源和PLUS房源,这些从百万房源中甄选出来的优质房源,就是解决消费者初步的选择难题。2.0阶段,平台所有房源都按照一定标准,划分进入不同等级。

如此一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稳定民宿价格体系,防止乱定价现象。

民宿基础标准体系升级。

消费者对民宿绝大多数吐槽都集中在基础问题上,尤其是卫生、安全和服务。

这些年,民宿行业已经从强调自己住宿特色上的“非标准化”向强调基础服务的“标准化”过渡,即民宿首先回归住宿属性,卫生、安全和服务做到足够标准,和酒店看齐,甚至要高于酒店,然后再去强调“非标准化”的住宿特色。

基础服务的“标准化”包含多项内容,例如布草绝对的干净整洁、一客一换;保洁打扫快速到位、洁净到位;门窗安全充分保障、公安联网与身份登记流程完备;照片展示客观真实、杜绝夸大虚假……

数据显示,疫情之下,消费者对卫生、消毒、清洁相关关键词的关注度、咨询量比疫情之前增加了470%,说明这些基础问题已经成为消费者预订民宿的痛点。

只有基础服务不断提升与完善,才会让消费者的吐槽大幅度减少,也会让优质民宿房源更容易脱颖而出,与更高定价匹配。

民宿房源定价体系建立。

民宿到底应该卖多少钱?

民宿经营分散、小业主居多、线上化率相对较低等特性,导致民宿房源定价更多依赖于个人经验,容易导致很多民宿经营者在调节房源价格时过于主观。依然以海南为例,冬季旅游旺季到来,很多民宿运营者只知道涨价,但是涨多少、怎么涨却没有头绪,导致出现文章开头孙女士一家人的惊呼。

房源价格体系应该随着经营波动调整。现阶段的海南民宿,间夜价格上浮源于季节性因素,但是不能一味猛涨,而是应该根据大数据调整,平时与周末,白天与黑夜,甚至每个小时价格都应该是变动的,这符合市场规律。与此同时,民宿同样要有涨幅上限,超过这条红线就要自觉回撤。海南监管部门每年都会针对住宿行业价格予以指导,很多酒店被罚过,这方面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都要留意,不要撞到枪口,被树立成反面典型才知道后悔。

民宿预订平台正在积极帮助民宿运营者熟悉并使用这些基于大数据的价格工具,让他们能够根据大数据来调整房价,避免出现夸张性涨价的行为。

04

回头再来聊,“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必须承认,的确存在部分民宿价格虚高的情况,但整个民宿行业的价格体系是稳定并根据市场规律良性波动的。

我们鼓励舆论对扰乱民宿市场正常价格体系的行为进行曝光,也鼓励相关执法机构对涉嫌违法的民宿运营者进行处罚,以示正听。

我们更加鼓励,民宿行业能够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能够让不同档次的民宿找到适合自己的价格空间,让消费者能够更好的选择民宿。

当一家民宿利用“照骗”吸引消费者,定价奇高无比,卫生、服务均不达标。这个时候,消费者的大量的点评就能够戳破谎言,平台也不再给予流量支持,民宿价格自然而然被迫价值本身,倒逼民宿整改或者退出,肃清行业环境,这才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真正的力量。

微博上,很多消费者也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客观与公正的评价:

期待民宿行业在运营者、平台、消费者、执法部门的共同促进下,能够少走弯路,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

民宿价格虚高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劲旅网”(ID:ctcnn1),作者:陈杰tigereat,编辑 :壮壮,36氪经授权发布。

#民宿价格虚高吗?#

2021年元旦,以这样的方式喜提“热搜”,恐怕是所有民宿人都意料之外的。客观来说,一两个“价格虚高”的案例,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的好与坏。但是这些个案背后所代表的消费者情绪,却需要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高度注意。

01 

这次舆论事件源于一个案例。

元旦期间,孙女士一家四口前往海南三亚跨年旅游,没想到在平台上搜索的多家民宿价格破万元/间夜,引发吐槽。

该案例被工人日报率先发布,人民日报、新华网等多家官媒相继转发与评论,随即冲上热搜。

实际上,每年春节前,作为国内最热门过冬目的地,海南总会曝出类似的新闻,只不过,往年“价格虚高”的板子,都是打在酒店屁股上,今年则是民宿。

民宿之所以成为众矢之的,原因有三:

其一,疫情导致出境游停摆,海南今年承载着全国消费者过冬度的期待,很多往年不起眼的问题今年都有可能被放大。

其二,民宿作为大住宿的一部分,和酒店一样,价格受到多种因素影响,自然难逃“价格虚高”等行业通病。

其三,作为一个新兴行业,民宿在疫情催化下发展更加快速,因为对消费者越来越重要,才会受到更多关注与争议。

从这一事件本身来看,并不具备太大的争议性,但就是这么一个“不太具有争议性的案例”引爆了舆论,说明背后消费者的情绪由来已久,这个案例只是充当了导火索。

值得注意的是,在工人日报的报道中,还披露了另一个案例:

贵州省雷山县的西江老故事客栈在2020年10月3日至4日单价最低的普通观景阳台房价格为8383元,最贵的精致观景标准间价格为9863元,而这一客栈日常价格仅为150~300元,最终被当地相关部门处罚。

两个案例联系起来看,我们就更加清楚,此番舆论风暴本质上是一场消费者针对民宿,积累已久各种负面情绪的总发泄。

这并非坏事,只有当负面情绪能够被引爆出来,我们才能够更加了解这个行业。

02

“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先来分析一下,这个问题背后,消费者真正关心的是什么。仔细浏览微博上消费者的海量评论,我们可以总结出一个关键词:

“高性价比”。

准确的说,是对于民宿“高性价比”的期待,站在消费者角度,可以从两方面进行解读: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特色要更鲜明、服务要更周到、体验要更当地。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高端民宿,通俗解释就是,消费者用五星级酒店间夜的价格,住到在软硬件不属于前者的民宿里。例如,海南三亚,一家高端民宿,软硬件堪比五星酒店,拥有观海大阳台,步行三五分钟就到海边,院子里有个大大的泳池,老板娘负责烹饪一日三餐,老板还亲自带你玩遍当地。

这种秒杀五星级酒店的高端民宿体验,就是消费者心里的“高性价比”。

用住酒店的钱住民宿,住得人更多、住得环境更好,享受的服务更多。

这一类型主要适用于经济型民宿。同样在海南三亚,消费者用经济连锁酒店标间的价格,却住到一个软硬件尚可的两室一厅,一家四口连带宠物入住,还能做饭、洗衣、家庭party。尽管民宿离海边不近,尽管周边环境略有嘈杂,但消费者同样认为是“高性价比 ”。

相较于酒店,消费者认为民宿应该更具性价比,甚至要“高性价比”。

一旦这种“性价比”消失,给予消费者带来的体验大幅下降,民宿很容易被吐槽。在微博上,绝大多数消费者并不是真正在抱怨民宿价格太高,而是在集体吐槽民宿“基本功不过关”,导致性价比偏低。

新华网一项针对民宿住宿体验的调查,超过10万人投票,6.2万人投票“一般”,2.5万人投票“不好”,只有1.4万人投票“很好”,由此可见消费者对民宿真正的情绪所在。

我们也可以梳理一些关键词:

卫生不达标;

服务不周到;

照片变“照骗”;

特色不明显;

……

这些行业通病,透过个例不断放大,成为消费者发泄情绪的槽点。想要解决这些槽点,行业需要如何行动?

03

从目前来看,民宿行业在三个方面已经在积极行动:

民宿房源等级体系建立。

消费者之所以在预订民宿时频繁踩雷,很大一个问题在于,在平台上预订民宿时,无法准确判断一家民宿到底值多少钱。这方面酒店行业就成熟多了,至少有三个维度帮助消费者甄选:酒店星级、用户点评和平台等级。

尴尬的是,民宿恰恰在这三个维度上都处于初级阶段。好在行业积极行动,这方面的进展一直在加速,尤其在民宿等级体系方面:

线下以各地民宿协会和地方主管部门为主,相应的评级体系正在逐步建立,这些官方认可和评定的等级标准,能够成为消费者选择民宿的重要依据。一家被当地评为最初级的民宿,一旦标价超过当地最高级别民宿,这时候消费者就要斟酌,具体原因是什么了。正如文章开头的贵州民宿案例,有对比之后,消费者自然会用脚投票。

线上以民宿预订平台为主,平台会对海量房源进行等级评定与划分。1.0阶段,途家、爱彼迎、美团民宿为代表的三大平台,相继推出了优中选优的PRO房源和PLUS房源,这些从百万房源中甄选出来的优质房源,就是解决消费者初步的选择难题。2.0阶段,平台所有房源都按照一定标准,划分进入不同等级。

如此一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起到稳定民宿价格体系,防止乱定价现象。

民宿基础标准体系升级。

消费者对民宿绝大多数吐槽都集中在基础问题上,尤其是卫生、安全和服务。

这些年,民宿行业已经从强调自己住宿特色上的“非标准化”向强调基础服务的“标准化”过渡,即民宿首先回归住宿属性,卫生、安全和服务做到足够标准,和酒店看齐,甚至要高于酒店,然后再去强调“非标准化”的住宿特色。

基础服务的“标准化”包含多项内容,例如布草绝对的干净整洁、一客一换;保洁打扫快速到位、洁净到位;门窗安全充分保障、公安联网与身份登记流程完备;照片展示客观真实、杜绝夸大虚假……

数据显示,疫情之下,消费者对卫生、消毒、清洁相关关键词的关注度、咨询量比疫情之前增加了470%,说明这些基础问题已经成为消费者预订民宿的痛点。

只有基础服务不断提升与完善,才会让消费者的吐槽大幅度减少,也会让优质民宿房源更容易脱颖而出,与更高定价匹配。

民宿房源定价体系建立。

民宿到底应该卖多少钱?

民宿经营分散、小业主居多、线上化率相对较低等特性,导致民宿房源定价更多依赖于个人经验,容易导致很多民宿经营者在调节房源价格时过于主观。依然以海南为例,冬季旅游旺季到来,很多民宿运营者只知道涨价,但是涨多少、怎么涨却没有头绪,导致出现文章开头孙女士一家人的惊呼。

房源价格体系应该随着经营波动调整。现阶段的海南民宿,间夜价格上浮源于季节性因素,但是不能一味猛涨,而是应该根据大数据调整,平时与周末,白天与黑夜,甚至每个小时价格都应该是变动的,这符合市场规律。与此同时,民宿同样要有涨幅上限,超过这条红线就要自觉回撤。海南监管部门每年都会针对住宿行业价格予以指导,很多酒店被罚过,这方面民宿经营者和平台都要留意,不要撞到枪口,被树立成反面典型才知道后悔。

民宿预订平台正在积极帮助民宿运营者熟悉并使用这些基于大数据的价格工具,让他们能够根据大数据来调整房价,避免出现夸张性涨价的行为。

04

回头再来聊,“民宿价格虚高吗?”

我们必须承认,的确存在部分民宿价格虚高的情况,但整个民宿行业的价格体系是稳定并根据市场规律良性波动的。

我们鼓励舆论对扰乱民宿市场正常价格体系的行为进行曝光,也鼓励相关执法机构对涉嫌违法的民宿运营者进行处罚,以示正听。

我们更加鼓励,民宿行业能够建立起一套成熟的市场机制,能够让不同档次的民宿找到适合自己的价格空间,让消费者能够更好的选择民宿。

当一家民宿利用“照骗”吸引消费者,定价奇高无比,卫生、服务均不达标。这个时候,消费者的大量的点评就能够戳破谎言,平台也不再给予流量支持,民宿价格自然而然被迫价值本身,倒逼民宿整改或者退出,肃清行业环境,这才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真正的力量。

微博上,很多消费者也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客观与公正的评价:

期待民宿行业在运营者、平台、消费者、执法部门的共同促进下,能够少走弯路,获得更好、更快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