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条屋救不了光线传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莓财经”(ID:ITparty),作者:蓝莓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姜子牙》的“翻车”是光线传媒意想不到的,本以为通过短视频营销的方式可以为《姜子牙》铺好路,却不想路却偏了原来的轨迹。上映前的营销视频中呈现的本是阖家欢乐的过年场景,特别符合原定在年后播出的时机,奈何疫情防控拉长了原定的计划。

但不管什么时间播出,都无法改变《姜子牙》是一个“中年危机解救天下苍生”的故事,与宣传片呈现的“阖家欢乐”的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古语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姜子牙》营销定位的偏差更是给光线传媒带来了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的噩耗。本想靠着《哪吒》的余晖再上一层楼的光线传媒,就此被资本无情地打趴下,“无辜”的带上口碑差的帽子。

天眼查APP显示,光线传媒曾获得阿里巴巴、美团等资本方的融资,那么“一路下滑”的光线传媒,会靠什么在未来重获资本青睐呢?

封神第一作,《哪吒》之国漫峥嵘初现

彩条屋是光线传媒旗下以高品质动画电影为核心的影视公司。

2015年,彩条屋一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下文以<大圣归来>相称)让国人热血沸腾,承载着被无数人幻想的“大圣”,一举拿下当时超过10亿的电影票房,被很多人尊称为国漫崛起的征兆。不负众望的是在后来确实出现了几部破圈的作品,但真要说得上是国漫崛起,仍是漫漫长路。

自《大圣归来》之后,《大鱼海棠》、《白蛇·缘起》的相继破圈,国漫有着不错的走势,而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拿下年冠,攻破超50亿的票房,曾一度给圈内人造成国漫崛起的错觉。

彩条屋的《哪吒》为何如此出众?

哪吒作为神话故事的人物本就充满神秘,无论是《封神榜》、《西游记》还是《哪吒传奇》中,都有哪吒的传奇故事,也是国人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下来的经典。哪吒的商业变现能力早在之前的作品中得以证明,这或许是光线传媒“封神三部曲”会以《哪吒》打头阵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哪吒》打破惯有思维,不单单是适合低龄儿童观看,对于成人也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老少皆宜扩大了受众范围,因此票房才不会低。

而在电影结束后,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哪吒仿妆,为短视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热点流量,成为哪吒破圈的关键,紧接着就是关于哪吒的服装、饰品、手工艺品等等,形成了系列的产业线,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有人说,为什么《哪吒》如此出众却不能说明国漫崛起?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指出:“我们每年需要5部到10部‘大圣’或‘大鱼’,占全年票房15%左右,才能形成所谓的产业链。”也就是说,仅依靠每年一部两部作品,很难成为国漫崛起的依据。

2019年全年票房642.66亿,《哪吒》仅占全年票房的7.78%,就算加上华纳兄弟的《白蛇·缘起》带来的4.4亿票房,也仅占全年票房的8.46%,距离参考王长田的15%大关还相距甚远。

况且在疫情封闭的2020年,出众的作品更少,《哪吒》更像是昙花一现,再无第二部国漫将其超越。

封神第二作,《姜子牙》的失利

本被彩条屋寄予厚望的《姜子牙》没想到在冬季栽了跟头,就连十一黄金档期都没把它扶起来。

老天爷不赏饭吃

没有盼来年后大紫大红的彩条屋,恰巧碰到疫情防控将国内市场封闭了大半年,此时国内市场还有些萧瑟。

据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20年初冬档调查结果显示,此次调查满意度为82.9分,居近四年中排名第二,分别高出了同期2017年、2018年满意度2.6分、3.0分,但是相较去年却下降了一分。

其中档期传播度得分79.4分,较去年同期下滑了8.6分,或许评分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外界因素的影响,电影院毕竟是属于聚集性、封闭性的环境,在疫情防控的管理下,更是给电影院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虽说在7月份之后各地影院陆续开放,但不成想《八佰》成了今年第一部现象级作品,到目前为止仍牢牢占据今年国内电影票房榜首的位置。有八佰先入为主,《姜子牙》反而很难占据天时地利的先机。

贴错了招牌

除去没有吃上市场的第一口蛋糕,《姜子牙》最大的失误就是与《哪吒》关联。

有人说成也《哪吒》,败也哪吒。成是因为《姜子牙》借助《哪吒》的流量大肆宣传营销,使其上映52天后票房达到了16亿,超越了同期大部分作品。败的是依靠“哪吒”与“姜子牙”的关联营销,却没有与《姜子牙》本身内容的定位关联,造成了口碑失利。

在《姜子牙》播出之前,我们了解到哪吒吃饺子的那一片段,其实只是电影结束后的彩蛋。很多观众都是冲着阖家团圆的剧情来看电影,奈何这种“关联营销”只是吸引观众观看的一大噱头,整部影片与此毫无关联,所以给人造成大失所望的感觉。

而《姜子牙》票房低,其中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小于内在因素的影响。不难看出,《姜子牙》的定位是成年人,属于小众群体作品,而其内容呈现的对于“天理不公”“斩断世间不平事”等深刻含义,已经脱离了低龄儿童的理解范畴。

因此这一场营销下来,不仅没有达到超越《哪吒》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姜子牙》口碑不佳的结果。这一结果给光线传媒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股价在姜子牙上映前一天大幅上涨,在姜子牙上映之后一落千丈,目前股价跌落至12元左右徘徊。

跌落的股价打破了光线传媒更上一层楼的幻想,无疑是为光线传媒在国漫崛起的道路上设下了一道巨大的坎,坎的这边是资本市场的不看好,另一边则是《凤凰》之后,光线传媒在国漫上如何走下一步。

封神第三作,《凤凰》之“火”涅槃

重获资本市场青睐的重要因素就是要具有增长价值,那么光线传媒的增长从何而来?

《凤凰》与《姜子牙》和《哪吒》相比更为“古老”,它的优势体现在中国的部落文明上,故事以古老的“凤凰”为导向,重在体现“女性成长”,女性经济是资本市场非常重视的板块,而光线传媒的突破口或许就是《凤凰》与女性经济的关联。

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她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4.8万亿元,女性已经车各位消费领域中不可忽视的主力军。《凤凰》的意义无疑为女性地位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有利市场中“她经济”的增长。

马云曾认为:女性正是消费的主力军,也是时代的主力军,抓住女性就抓住了消费。而“她经济”主要体现也是在电商板块,比如各大电商展开以女装、化妆品为主的促销大战,连带着,原本的“三八妇女节”也变成了如今电商中的“女神节”,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女性经济不容忽视的重要性。

如果光线传媒想要依靠《凤凰》重获资本市场青睐,打破现在处于资本低谷的处境。不管是从电商寻找突破还是在实体经济产业线上另辟捷径,必然是《凤凰》能够引起“她经济”的增长,或者是能够在女性经济上画上影响深远的一笔,才能引得资本重视。

动画电影是彩条屋的主线,依靠《凤凰》或许能够救活彩条屋,但是对于业务综合的光线传媒来说,在《大闹天竺》、《三生三世之十里桃花》和《煎饼侠》一系列“烂片”的冲击下,市场也对其有心无力。或许只有蛰伏养伤,再等一部《泰囧》或者《我不是药神》出现,才能挽救它落失的口碑。

《哪吒》之后的光线传媒更像是一个壮士,“力大无脑”,本想依靠彩条屋再创系列爆款IP作品,奈何《姜子牙》营销策略出现问题,导致影片的口碑分化。不得已,光线传媒才要做老骥伏枥,希望通过未来的爆款来挽救声名。

光线传媒本来对《姜子牙》就抱有挽救营收、拯救二级资本市场的期望。2019年光线传媒利润率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哪吒》虽然稍有起色,但是今年一场疫情使其营收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7.86%,其净利润也下降80.46%,让本就不富裕的光线传媒更是雪上加霜。

想要填补《姜子牙》的不足,必然要手握“利器”,如果《凤凰》不能打破常理摆脱《姜子牙》口碑的影响,或许就不能超越同期电影,达不到破圈成名的效果,那么光线传媒也许会一直处在“影视寒冬期”。

总结:

想要通过国漫崛起来自救的光线传媒,不可能通过“封神三部曲”就简单完成,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打磨好的IP需要时间,制作、摸清市场、给出好的营销方式,每一步都不能错过,如果企业做不到步步精细,必然要提前做好失利的打算。

彩条屋救不了光线传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莓财经”(ID:ITparty),作者:蓝莓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姜子牙》的“翻车”是光线传媒意想不到的,本以为通过短视频营销的方式可以为《姜子牙》铺好路,却不想路却偏了原来的轨迹。上映前的营销视频中呈现的本是阖家欢乐的过年场景,特别符合原定在年后播出的时机,奈何疫情防控拉长了原定的计划。

但不管什么时间播出,都无法改变《姜子牙》是一个“中年危机解救天下苍生”的故事,与宣传片呈现的“阖家欢乐”的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古语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姜子牙》营销定位的偏差更是给光线传媒带来了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的噩耗。本想靠着《哪吒》的余晖再上一层楼的光线传媒,就此被资本无情地打趴下,“无辜”的带上口碑差的帽子。

天眼查APP显示,光线传媒曾获得阿里巴巴、美团等资本方的融资,那么“一路下滑”的光线传媒,会靠什么在未来重获资本青睐呢?

封神第一作,《哪吒》之国漫峥嵘初现

彩条屋是光线传媒旗下以高品质动画电影为核心的影视公司。

2015年,彩条屋一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下文以<大圣归来>相称)让国人热血沸腾,承载着被无数人幻想的“大圣”,一举拿下当时超过10亿的电影票房,被很多人尊称为国漫崛起的征兆。不负众望的是在后来确实出现了几部破圈的作品,但真要说得上是国漫崛起,仍是漫漫长路。

自《大圣归来》之后,《大鱼海棠》、《白蛇·缘起》的相继破圈,国漫有着不错的走势,而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拿下年冠,攻破超50亿的票房,曾一度给圈内人造成国漫崛起的错觉。

彩条屋的《哪吒》为何如此出众?

哪吒作为神话故事的人物本就充满神秘,无论是《封神榜》、《西游记》还是《哪吒传奇》中,都有哪吒的传奇故事,也是国人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下来的经典。哪吒的商业变现能力早在之前的作品中得以证明,这或许是光线传媒“封神三部曲”会以《哪吒》打头阵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哪吒》打破惯有思维,不单单是适合低龄儿童观看,对于成人也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老少皆宜扩大了受众范围,因此票房才不会低。

而在电影结束后,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哪吒仿妆,为短视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热点流量,成为哪吒破圈的关键,紧接着就是关于哪吒的服装、饰品、手工艺品等等,形成了系列的产业线,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有人说,为什么《哪吒》如此出众却不能说明国漫崛起?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指出:“我们每年需要5部到10部‘大圣’或‘大鱼’,占全年票房15%左右,才能形成所谓的产业链。”也就是说,仅依靠每年一部两部作品,很难成为国漫崛起的依据。

2019年全年票房642.66亿,《哪吒》仅占全年票房的7.78%,就算加上华纳兄弟的《白蛇·缘起》带来的4.4亿票房,也仅占全年票房的8.46%,距离参考王长田的15%大关还相距甚远。

况且在疫情封闭的2020年,出众的作品更少,《哪吒》更像是昙花一现,再无第二部国漫将其超越。

封神第二作,《姜子牙》的失利

本被彩条屋寄予厚望的《姜子牙》没想到在冬季栽了跟头,就连十一黄金档期都没把它扶起来。

老天爷不赏饭吃

没有盼来年后大紫大红的彩条屋,恰巧碰到疫情防控将国内市场封闭了大半年,此时国内市场还有些萧瑟。

据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20年初冬档调查结果显示,此次调查满意度为82.9分,居近四年中排名第二,分别高出了同期2017年、2018年满意度2.6分、3.0分,但是相较去年却下降了一分。

其中档期传播度得分79.4分,较去年同期下滑了8.6分,或许评分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外界因素的影响,电影院毕竟是属于聚集性、封闭性的环境,在疫情防控的管理下,更是给电影院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虽说在7月份之后各地影院陆续开放,但不成想《八佰》成了今年第一部现象级作品,到目前为止仍牢牢占据今年国内电影票房榜首的位置。有八佰先入为主,《姜子牙》反而很难占据天时地利的先机。

贴错了招牌

除去没有吃上市场的第一口蛋糕,《姜子牙》最大的失误就是与《哪吒》关联。

有人说成也《哪吒》,败也哪吒。成是因为《姜子牙》借助《哪吒》的流量大肆宣传营销,使其上映52天后票房达到了16亿,超越了同期大部分作品。败的是依靠“哪吒”与“姜子牙”的关联营销,却没有与《姜子牙》本身内容的定位关联,造成了口碑失利。

在《姜子牙》播出之前,我们了解到哪吒吃饺子的那一片段,其实只是电影结束后的彩蛋。很多观众都是冲着阖家团圆的剧情来看电影,奈何这种“关联营销”只是吸引观众观看的一大噱头,整部影片与此毫无关联,所以给人造成大失所望的感觉。

而《姜子牙》票房低,其中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小于内在因素的影响。不难看出,《姜子牙》的定位是成年人,属于小众群体作品,而其内容呈现的对于“天理不公”“斩断世间不平事”等深刻含义,已经脱离了低龄儿童的理解范畴。

因此这一场营销下来,不仅没有达到超越《哪吒》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姜子牙》口碑不佳的结果。这一结果给光线传媒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股价在姜子牙上映前一天大幅上涨,在姜子牙上映之后一落千丈,目前股价跌落至12元左右徘徊。

跌落的股价打破了光线传媒更上一层楼的幻想,无疑是为光线传媒在国漫崛起的道路上设下了一道巨大的坎,坎的这边是资本市场的不看好,另一边则是《凤凰》之后,光线传媒在国漫上如何走下一步。

封神第三作,《凤凰》之“火”涅槃

重获资本市场青睐的重要因素就是要具有增长价值,那么光线传媒的增长从何而来?

《凤凰》与《姜子牙》和《哪吒》相比更为“古老”,它的优势体现在中国的部落文明上,故事以古老的“凤凰”为导向,重在体现“女性成长”,女性经济是资本市场非常重视的板块,而光线传媒的突破口或许就是《凤凰》与女性经济的关联。

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她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4.8万亿元,女性已经车各位消费领域中不可忽视的主力军。《凤凰》的意义无疑为女性地位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有利市场中“她经济”的增长。

马云曾认为:女性正是消费的主力军,也是时代的主力军,抓住女性就抓住了消费。而“她经济”主要体现也是在电商板块,比如各大电商展开以女装、化妆品为主的促销大战,连带着,原本的“三八妇女节”也变成了如今电商中的“女神节”,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女性经济不容忽视的重要性。

如果光线传媒想要依靠《凤凰》重获资本市场青睐,打破现在处于资本低谷的处境。不管是从电商寻找突破还是在实体经济产业线上另辟捷径,必然是《凤凰》能够引起“她经济”的增长,或者是能够在女性经济上画上影响深远的一笔,才能引得资本重视。

动画电影是彩条屋的主线,依靠《凤凰》或许能够救活彩条屋,但是对于业务综合的光线传媒来说,在《大闹天竺》、《三生三世之十里桃花》和《煎饼侠》一系列“烂片”的冲击下,市场也对其有心无力。或许只有蛰伏养伤,再等一部《泰囧》或者《我不是药神》出现,才能挽救它落失的口碑。

《哪吒》之后的光线传媒更像是一个壮士,“力大无脑”,本想依靠彩条屋再创系列爆款IP作品,奈何《姜子牙》营销策略出现问题,导致影片的口碑分化。不得已,光线传媒才要做老骥伏枥,希望通过未来的爆款来挽救声名。

光线传媒本来对《姜子牙》就抱有挽救营收、拯救二级资本市场的期望。2019年光线传媒利润率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哪吒》虽然稍有起色,但是今年一场疫情使其营收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7.86%,其净利润也下降80.46%,让本就不富裕的光线传媒更是雪上加霜。

想要填补《姜子牙》的不足,必然要手握“利器”,如果《凤凰》不能打破常理摆脱《姜子牙》口碑的影响,或许就不能超越同期电影,达不到破圈成名的效果,那么光线传媒也许会一直处在“影视寒冬期”。

总结:

想要通过国漫崛起来自救的光线传媒,不可能通过“封神三部曲”就简单完成,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打磨好的IP需要时间,制作、摸清市场、给出好的营销方式,每一步都不能错过,如果企业做不到步步精细,必然要提前做好失利的打算。

彩条屋救不了光线传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莓财经”(ID:ITparty),作者:蓝莓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姜子牙》的“翻车”是光线传媒意想不到的,本以为通过短视频营销的方式可以为《姜子牙》铺好路,却不想路却偏了原来的轨迹。上映前的营销视频中呈现的本是阖家欢乐的过年场景,特别符合原定在年后播出的时机,奈何疫情防控拉长了原定的计划。

但不管什么时间播出,都无法改变《姜子牙》是一个“中年危机解救天下苍生”的故事,与宣传片呈现的“阖家欢乐”的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古语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姜子牙》营销定位的偏差更是给光线传媒带来了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的噩耗。本想靠着《哪吒》的余晖再上一层楼的光线传媒,就此被资本无情地打趴下,“无辜”的带上口碑差的帽子。

天眼查APP显示,光线传媒曾获得阿里巴巴、美团等资本方的融资,那么“一路下滑”的光线传媒,会靠什么在未来重获资本青睐呢?

封神第一作,《哪吒》之国漫峥嵘初现

彩条屋是光线传媒旗下以高品质动画电影为核心的影视公司。

2015年,彩条屋一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下文以<大圣归来>相称)让国人热血沸腾,承载着被无数人幻想的“大圣”,一举拿下当时超过10亿的电影票房,被很多人尊称为国漫崛起的征兆。不负众望的是在后来确实出现了几部破圈的作品,但真要说得上是国漫崛起,仍是漫漫长路。

自《大圣归来》之后,《大鱼海棠》、《白蛇·缘起》的相继破圈,国漫有着不错的走势,而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拿下年冠,攻破超50亿的票房,曾一度给圈内人造成国漫崛起的错觉。

彩条屋的《哪吒》为何如此出众?

哪吒作为神话故事的人物本就充满神秘,无论是《封神榜》、《西游记》还是《哪吒传奇》中,都有哪吒的传奇故事,也是国人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下来的经典。哪吒的商业变现能力早在之前的作品中得以证明,这或许是光线传媒“封神三部曲”会以《哪吒》打头阵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哪吒》打破惯有思维,不单单是适合低龄儿童观看,对于成人也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老少皆宜扩大了受众范围,因此票房才不会低。

而在电影结束后,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哪吒仿妆,为短视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热点流量,成为哪吒破圈的关键,紧接着就是关于哪吒的服装、饰品、手工艺品等等,形成了系列的产业线,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有人说,为什么《哪吒》如此出众却不能说明国漫崛起?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指出:“我们每年需要5部到10部‘大圣’或‘大鱼’,占全年票房15%左右,才能形成所谓的产业链。”也就是说,仅依靠每年一部两部作品,很难成为国漫崛起的依据。

2019年全年票房642.66亿,《哪吒》仅占全年票房的7.78%,就算加上华纳兄弟的《白蛇·缘起》带来的4.4亿票房,也仅占全年票房的8.46%,距离参考王长田的15%大关还相距甚远。

况且在疫情封闭的2020年,出众的作品更少,《哪吒》更像是昙花一现,再无第二部国漫将其超越。

封神第二作,《姜子牙》的失利

本被彩条屋寄予厚望的《姜子牙》没想到在冬季栽了跟头,就连十一黄金档期都没把它扶起来。

老天爷不赏饭吃

没有盼来年后大紫大红的彩条屋,恰巧碰到疫情防控将国内市场封闭了大半年,此时国内市场还有些萧瑟。

据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20年初冬档调查结果显示,此次调查满意度为82.9分,居近四年中排名第二,分别高出了同期2017年、2018年满意度2.6分、3.0分,但是相较去年却下降了一分。

其中档期传播度得分79.4分,较去年同期下滑了8.6分,或许评分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外界因素的影响,电影院毕竟是属于聚集性、封闭性的环境,在疫情防控的管理下,更是给电影院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虽说在7月份之后各地影院陆续开放,但不成想《八佰》成了今年第一部现象级作品,到目前为止仍牢牢占据今年国内电影票房榜首的位置。有八佰先入为主,《姜子牙》反而很难占据天时地利的先机。

贴错了招牌

除去没有吃上市场的第一口蛋糕,《姜子牙》最大的失误就是与《哪吒》关联。

有人说成也《哪吒》,败也哪吒。成是因为《姜子牙》借助《哪吒》的流量大肆宣传营销,使其上映52天后票房达到了16亿,超越了同期大部分作品。败的是依靠“哪吒”与“姜子牙”的关联营销,却没有与《姜子牙》本身内容的定位关联,造成了口碑失利。

在《姜子牙》播出之前,我们了解到哪吒吃饺子的那一片段,其实只是电影结束后的彩蛋。很多观众都是冲着阖家团圆的剧情来看电影,奈何这种“关联营销”只是吸引观众观看的一大噱头,整部影片与此毫无关联,所以给人造成大失所望的感觉。

而《姜子牙》票房低,其中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小于内在因素的影响。不难看出,《姜子牙》的定位是成年人,属于小众群体作品,而其内容呈现的对于“天理不公”“斩断世间不平事”等深刻含义,已经脱离了低龄儿童的理解范畴。

因此这一场营销下来,不仅没有达到超越《哪吒》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姜子牙》口碑不佳的结果。这一结果给光线传媒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股价在姜子牙上映前一天大幅上涨,在姜子牙上映之后一落千丈,目前股价跌落至12元左右徘徊。

跌落的股价打破了光线传媒更上一层楼的幻想,无疑是为光线传媒在国漫崛起的道路上设下了一道巨大的坎,坎的这边是资本市场的不看好,另一边则是《凤凰》之后,光线传媒在国漫上如何走下一步。

封神第三作,《凤凰》之“火”涅槃

重获资本市场青睐的重要因素就是要具有增长价值,那么光线传媒的增长从何而来?

《凤凰》与《姜子牙》和《哪吒》相比更为“古老”,它的优势体现在中国的部落文明上,故事以古老的“凤凰”为导向,重在体现“女性成长”,女性经济是资本市场非常重视的板块,而光线传媒的突破口或许就是《凤凰》与女性经济的关联。

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她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4.8万亿元,女性已经车各位消费领域中不可忽视的主力军。《凤凰》的意义无疑为女性地位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有利市场中“她经济”的增长。

马云曾认为:女性正是消费的主力军,也是时代的主力军,抓住女性就抓住了消费。而“她经济”主要体现也是在电商板块,比如各大电商展开以女装、化妆品为主的促销大战,连带着,原本的“三八妇女节”也变成了如今电商中的“女神节”,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女性经济不容忽视的重要性。

如果光线传媒想要依靠《凤凰》重获资本市场青睐,打破现在处于资本低谷的处境。不管是从电商寻找突破还是在实体经济产业线上另辟捷径,必然是《凤凰》能够引起“她经济”的增长,或者是能够在女性经济上画上影响深远的一笔,才能引得资本重视。

动画电影是彩条屋的主线,依靠《凤凰》或许能够救活彩条屋,但是对于业务综合的光线传媒来说,在《大闹天竺》、《三生三世之十里桃花》和《煎饼侠》一系列“烂片”的冲击下,市场也对其有心无力。或许只有蛰伏养伤,再等一部《泰囧》或者《我不是药神》出现,才能挽救它落失的口碑。

《哪吒》之后的光线传媒更像是一个壮士,“力大无脑”,本想依靠彩条屋再创系列爆款IP作品,奈何《姜子牙》营销策略出现问题,导致影片的口碑分化。不得已,光线传媒才要做老骥伏枥,希望通过未来的爆款来挽救声名。

光线传媒本来对《姜子牙》就抱有挽救营收、拯救二级资本市场的期望。2019年光线传媒利润率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哪吒》虽然稍有起色,但是今年一场疫情使其营收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7.86%,其净利润也下降80.46%,让本就不富裕的光线传媒更是雪上加霜。

想要填补《姜子牙》的不足,必然要手握“利器”,如果《凤凰》不能打破常理摆脱《姜子牙》口碑的影响,或许就不能超越同期电影,达不到破圈成名的效果,那么光线传媒也许会一直处在“影视寒冬期”。

总结:

想要通过国漫崛起来自救的光线传媒,不可能通过“封神三部曲”就简单完成,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打磨好的IP需要时间,制作、摸清市场、给出好的营销方式,每一步都不能错过,如果企业做不到步步精细,必然要提前做好失利的打算。

彩条屋救不了光线传媒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蓝莓财经”(ID:ITparty),作者:蓝莓君,36氪经授权发布。

《姜子牙》的“翻车”是光线传媒意想不到的,本以为通过短视频营销的方式可以为《姜子牙》铺好路,却不想路却偏了原来的轨迹。上映前的营销视频中呈现的本是阖家欢乐的过年场景,特别符合原定在年后播出的时机,奈何疫情防控拉长了原定的计划。

但不管什么时间播出,都无法改变《姜子牙》是一个“中年危机解救天下苍生”的故事,与宣传片呈现的“阖家欢乐”的内容相差十万八千里还要远。

古语说,“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姜子牙》营销定位的偏差更是给光线传媒带来了股价单日暴跌幅度超过17%的噩耗。本想靠着《哪吒》的余晖再上一层楼的光线传媒,就此被资本无情地打趴下,“无辜”的带上口碑差的帽子。

天眼查APP显示,光线传媒曾获得阿里巴巴、美团等资本方的融资,那么“一路下滑”的光线传媒,会靠什么在未来重获资本青睐呢?

封神第一作,《哪吒》之国漫峥嵘初现

彩条屋是光线传媒旗下以高品质动画电影为核心的影视公司。

2015年,彩条屋一部《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下文以<大圣归来>相称)让国人热血沸腾,承载着被无数人幻想的“大圣”,一举拿下当时超过10亿的电影票房,被很多人尊称为国漫崛起的征兆。不负众望的是在后来确实出现了几部破圈的作品,但真要说得上是国漫崛起,仍是漫漫长路。

自《大圣归来》之后,《大鱼海棠》、《白蛇·缘起》的相继破圈,国漫有着不错的走势,而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拿下年冠,攻破超50亿的票房,曾一度给圈内人造成国漫崛起的错觉。

彩条屋的《哪吒》为何如此出众?

哪吒作为神话故事的人物本就充满神秘,无论是《封神榜》、《西游记》还是《哪吒传奇》中,都有哪吒的传奇故事,也是国人在历史长河中口口相传下来的经典。哪吒的商业变现能力早在之前的作品中得以证明,这或许是光线传媒“封神三部曲”会以《哪吒》打头阵的主要原因。

另一方面,《哪吒》打破惯有思维,不单单是适合低龄儿童观看,对于成人也有着不可抗拒的吸引力,老少皆宜扩大了受众范围,因此票房才不会低。

而在电影结束后,出现在短视频平台上的哪吒仿妆,为短视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热点流量,成为哪吒破圈的关键,紧接着就是关于哪吒的服装、饰品、手工艺品等等,形成了系列的产业线,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

有人说,为什么《哪吒》如此出众却不能说明国漫崛起?

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曾指出:“我们每年需要5部到10部‘大圣’或‘大鱼’,占全年票房15%左右,才能形成所谓的产业链。”也就是说,仅依靠每年一部两部作品,很难成为国漫崛起的依据。

2019年全年票房642.66亿,《哪吒》仅占全年票房的7.78%,就算加上华纳兄弟的《白蛇·缘起》带来的4.4亿票房,也仅占全年票房的8.46%,距离参考王长田的15%大关还相距甚远。

况且在疫情封闭的2020年,出众的作品更少,《哪吒》更像是昙花一现,再无第二部国漫将其超越。

封神第二作,《姜子牙》的失利

本被彩条屋寄予厚望的《姜子牙》没想到在冬季栽了跟头,就连十一黄金档期都没把它扶起来。

老天爷不赏饭吃

没有盼来年后大紫大红的彩条屋,恰巧碰到疫情防控将国内市场封闭了大半年,此时国内市场还有些萧瑟。

据中国电影观众满意度调查2020年初冬档调查结果显示,此次调查满意度为82.9分,居近四年中排名第二,分别高出了同期2017年、2018年满意度2.6分、3.0分,但是相较去年却下降了一分。

其中档期传播度得分79.4分,较去年同期下滑了8.6分,或许评分不可避免的受到了外界因素的影响,电影院毕竟是属于聚集性、封闭性的环境,在疫情防控的管理下,更是给电影院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虽说在7月份之后各地影院陆续开放,但不成想《八佰》成了今年第一部现象级作品,到目前为止仍牢牢占据今年国内电影票房榜首的位置。有八佰先入为主,《姜子牙》反而很难占据天时地利的先机。

贴错了招牌

除去没有吃上市场的第一口蛋糕,《姜子牙》最大的失误就是与《哪吒》关联。

有人说成也《哪吒》,败也哪吒。成是因为《姜子牙》借助《哪吒》的流量大肆宣传营销,使其上映52天后票房达到了16亿,超越了同期大部分作品。败的是依靠“哪吒”与“姜子牙”的关联营销,却没有与《姜子牙》本身内容的定位关联,造成了口碑失利。

在《姜子牙》播出之前,我们了解到哪吒吃饺子的那一片段,其实只是电影结束后的彩蛋。很多观众都是冲着阖家团圆的剧情来看电影,奈何这种“关联营销”只是吸引观众观看的一大噱头,整部影片与此毫无关联,所以给人造成大失所望的感觉。

而《姜子牙》票房低,其中受到外界因素影响小于内在因素的影响。不难看出,《姜子牙》的定位是成年人,属于小众群体作品,而其内容呈现的对于“天理不公”“斩断世间不平事”等深刻含义,已经脱离了低龄儿童的理解范畴。

因此这一场营销下来,不仅没有达到超越《哪吒》的效果,反而造成了《姜子牙》口碑不佳的结果。这一结果给光线传媒带来了极大的影响,股价在姜子牙上映前一天大幅上涨,在姜子牙上映之后一落千丈,目前股价跌落至12元左右徘徊。

跌落的股价打破了光线传媒更上一层楼的幻想,无疑是为光线传媒在国漫崛起的道路上设下了一道巨大的坎,坎的这边是资本市场的不看好,另一边则是《凤凰》之后,光线传媒在国漫上如何走下一步。

封神第三作,《凤凰》之“火”涅槃

重获资本市场青睐的重要因素就是要具有增长价值,那么光线传媒的增长从何而来?

《凤凰》与《姜子牙》和《哪吒》相比更为“古老”,它的优势体现在中国的部落文明上,故事以古老的“凤凰”为导向,重在体现“女性成长”,女性经济是资本市场非常重视的板块,而光线传媒的突破口或许就是《凤凰》与女性经济的关联。

据艾媒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她经济市场规模将达到4.8万亿元,女性已经车各位消费领域中不可忽视的主力军。《凤凰》的意义无疑为女性地位上添加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或许有利市场中“她经济”的增长。

马云曾认为:女性正是消费的主力军,也是时代的主力军,抓住女性就抓住了消费。而“她经济”主要体现也是在电商板块,比如各大电商展开以女装、化妆品为主的促销大战,连带着,原本的“三八妇女节”也变成了如今电商中的“女神节”,从这里我们也能看出女性经济不容忽视的重要性。

如果光线传媒想要依靠《凤凰》重获资本市场青睐,打破现在处于资本低谷的处境。不管是从电商寻找突破还是在实体经济产业线上另辟捷径,必然是《凤凰》能够引起“她经济”的增长,或者是能够在女性经济上画上影响深远的一笔,才能引得资本重视。

动画电影是彩条屋的主线,依靠《凤凰》或许能够救活彩条屋,但是对于业务综合的光线传媒来说,在《大闹天竺》、《三生三世之十里桃花》和《煎饼侠》一系列“烂片”的冲击下,市场也对其有心无力。或许只有蛰伏养伤,再等一部《泰囧》或者《我不是药神》出现,才能挽救它落失的口碑。

《哪吒》之后的光线传媒更像是一个壮士,“力大无脑”,本想依靠彩条屋再创系列爆款IP作品,奈何《姜子牙》营销策略出现问题,导致影片的口碑分化。不得已,光线传媒才要做老骥伏枥,希望通过未来的爆款来挽救声名。

光线传媒本来对《姜子牙》就抱有挽救营收、拯救二级资本市场的期望。2019年光线传媒利润率已经连续三年下滑,《哪吒》虽然稍有起色,但是今年一场疫情使其营收较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7.86%,其净利润也下降80.46%,让本就不富裕的光线传媒更是雪上加霜。

想要填补《姜子牙》的不足,必然要手握“利器”,如果《凤凰》不能打破常理摆脱《姜子牙》口碑的影响,或许就不能超越同期电影,达不到破圈成名的效果,那么光线传媒也许会一直处在“影视寒冬期”。

总结:

想要通过国漫崛起来自救的光线传媒,不可能通过“封神三部曲”就简单完成,正所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打磨好的IP需要时间,制作、摸清市场、给出好的营销方式,每一步都不能错过,如果企业做不到步步精细,必然要提前做好失利的打算。

《赛博朋克2077》光追性能测试:DLSS 2.0才是黑科技

《赛博朋克2077》终于发售,PC版支持光线追踪,对此,外媒DSOGaming对《赛博朋克2077》光线追踪和DLSS 2.0性能进行测试,同时分享了《赛博朋克2077》4K/最高画质的游戏截图,我们一起看看吧!

游侠网1

此次测试,Dsogaming采用的PC配置为Intel i9 9900K/16GB DDR4内存(3600Mhz),显卡方面使用的显卡为NVIDIA RTX 2080Ti。软件方面使用的是Windows 10 64位系统。

正如CDPR所说,《赛博朋克2077》使用光线追踪可以改善游戏的漫反射、反射、环境光遮挡和阴影等效果。简而言之,《赛博朋克2077》在使用光线追踪功能后可以改善不少视觉效果,是光线追踪技术的最佳展示游戏。而且和其他游戏相反,玩家可以轻松就注意到《赛博朋克2077》普通版和光线追踪版的差异。

游侠网2

在进行《赛博朋克2077》基准测试中,外媒选择 救援 认为进行测试。开启光线追踪后(不开启DLSS 2.0),外媒的RTX 2080Ti甚至无法提供解禁60帧的游戏体验。测试结果显示,在1080p/最高画质/开启光线追踪后,游戏帧数最低为37帧,平均41帧。光线追踪对性能的影响很大,在关闭光线追踪后,RTX 2080Ti在1080p和1440p下均可以提供60帧的游戏体验。

游侠网3

游侠网4

更多内容:

《赛博朋克2077》光追性能测试:DLSS 2.0才是黑科技

《赛博朋克2077》终于发售,PC版支持光线追踪,对此,外媒DSOGaming对《赛博朋克2077》光线追踪和DLSS 2.0性能进行测试,同时分享了《赛博朋克2077》4K/最高画质的游戏截图,我们一起看看吧!

游侠网1

此次测试,Dsogaming采用的PC配置为Intel i9 9900K/16GB DDR4内存(3600Mhz),显卡方面使用的显卡为NVIDIA RTX 2080Ti。软件方面使用的是Windows 10 64位系统。

正如CDPR所说,《赛博朋克2077》使用光线追踪可以改善游戏的漫反射、反射、环境光遮挡和阴影等效果。简而言之,《赛博朋克2077》在使用光线追踪功能后可以改善不少视觉效果,是光线追踪技术的最佳展示游戏。而且和其他游戏相反,玩家可以轻松就注意到《赛博朋克2077》普通版和光线追踪版的差异。

游侠网2

在进行《赛博朋克2077》基准测试中,外媒选择 救援 认为进行测试。开启光线追踪后(不开启DLSS 2.0),外媒的RTX 2080Ti甚至无法提供解禁60帧的游戏体验。测试结果显示,在1080p/最高画质/开启光线追踪后,游戏帧数最低为37帧,平均41帧。光线追踪对性能的影响很大,在关闭光线追踪后,RTX 2080Ti在1080p和1440p下均可以提供60帧的游戏体验。

游侠网3

游侠网4

更多内容:

《姜子牙》的“热”与光线传媒的“冷”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财经无忌”(ID:caijwj),作者:萧田,36氪经授权发布。

上映23天,电影《姜子牙》的票房已经突破15.48亿。

作为光线传媒“神话三部曲”之一,《姜子牙》以3.62亿票房成为单日冠军,并刷新中国电影市场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2020年单片单日票房纪录。

在电影上映的11天里,光线传媒就曾预计来自于该影片的营业收入约为3.6亿元至4亿元,无疑《姜子牙》的成功“出圈”能给光线传媒带来巨大收入。

然而,在投资影片大火的背景下,票房数据如此漂亮的《姜子牙》却没有阻止这家老牌传媒公司创纪录暴跌。

影片上映前一天,9月30日收盘后光线传媒总市值高达488亿元,而截至10月23日收盘,市值仅有约362亿元,直接蒸发了126亿元。

这场投资者用脚投票的“惨剧”背后,或许是光线传媒历经22年发展后迎来的中年危机。

造成大跌的“元凶”

过去的三周是光线传媒的“至暗时刻”,股民的心情也跌入了谷底。这一切都源自于《姜子牙》。

作为一部历时4年打磨的动画片,在豆瓣上《姜子牙》的评分已由开分7.5一度降至6.9,这是近年热门国漫作品中排在末尾的分数。

“本来以为是哪吒那种合家欢动画片,带着孩子来看,结果故事讲的原来是‘中年危机拯救苍生’这种宏大议题,感觉被预告片欺骗了。”一位年轻家长在豆瓣下面写下了这样的观影感受。

同为光线传媒的“孙公司”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制作,去年的《哪吒》是一部现象级的制作,票房突破50亿元。

当《哪吒》冠绝2019后,光线传媒决定“趁热打铁”,在《姜子牙》的宣发过程中与《哪吒》深度绑定。

于是就有了接下来的一幕,上映前淘票票想看人数超过200万、热度曾远高于同档期竞争对手,一度被看成是“国庆档最具冠军相的种子选手”。

然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观众一直以为两部电影在IP上的联动自然在故事或者情节上一脉相承。可纵观整个影片,前作哪吒的角色只出现在了片尾彩蛋里,而那却是许多观众全场唯一发出笑声的桥段。

诚然,无论是题材画风还是制作,《姜子牙》都和去年大爆的《哪吒》为同一标准。但从整个封神宇宙角度来看,《姜子牙》的叙事能力较《哪吒》是大幅的倒退,甚至是崩塌式的毁灭。

《姜子牙》试图立意在文艺片方向上,期望去探讨一些更为深刻的话题。可当观众带着合家欢的心境走入影院,没想到收获的却是一个纯粹成年人的视角与故事后,自然不会买单。

最终,《姜子牙》只在国庆档冠军宝座坐了3天,就被同档期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反超。而此时,光线传媒的“噩梦”也开始了。

作为出品方,光线传媒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在今年上半年的业绩面临一定压力,原定于春节档、情人节档上映的热门影片《姜子牙》一再撤档,直到8月16日,《姜子牙》宣布定档国庆假期。

由于有了此前《哪吒》的惊艳表现,上映时间一拖再拖,资本市场的期望被拉满,再加上叠加了报复性观影的预期,第二天光线传媒开盘暴涨;9月7日光线传媒的盘中股价最高涨至18.04元,创下2015年7月以来新高。

捧得有多高,摔的就有多疼。

满怀期待的消费者观影后却只收获了“就这”和满脸的问号,当越来越多的人打出了低分,口碑下滑的《姜子牙》接下来的几天票房收入也走向了“抛物线”。

这与“保守20亿”的票房预测相距甚远,反应在股价上,光线传媒也收获了2015年上市以来的最大跌幅。

短短两个月,光线传媒历经了“冰火两重天”。这次崩盘与其说光线传媒做得不够好,倒不如说之前做的太好。

影片之外的中年危机

《姜子牙》主要讲述了封神大战后姜子牙因一时之过被贬下凡间,失去神力,被世人唾弃,之后姜子牙踏上旅途寻回自我的故事。

面对外界的“差评”,《姜子牙》导演程腾、联合导演李夏打起了圆场,“故事情节设计确实存在一种冒险的精神,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呈现完全不同的一个姜子牙。”

市场今年之所以对光线传媒如此厚待,很大原因就是对《姜子牙》给予了厚望。

把《姜子牙》的失利描述成一次冒险行为,显然难以服众。

不过《姜子牙》影片的确是讲述了一个中年人的失意和挣扎,而在影片之外光线传媒也恰恰迎来了自己的中年危机。

表面上看,《哪吒》收获的高票房对光线传媒是个巨大的压力,存在盈利天花板的嫌疑,从而引起这次不受市场待见。

实际上,从光线传媒近几年的财报来看,其经营情况也并不如人意。2015年至2019年,光线传媒营收分别为15.23亿元、17.31亿元、18.43亿元、14.92亿元、28.29亿元。

有意思的是,光线传媒营收增速在连续4年下滑甚至出现负增长的情况下,于2019年猛然上扬。

根据光线传媒2019年7月底发布的公告,当时《哪吒》的9亿票房,公司预计实现营收2.03亿—2.43亿元。按此推算,以《哪吒》最后的票房总计是50亿(中国影史排名第二,第一是《战狼》),光线传媒的营收应该可以达到11亿—14亿元。

换而言之,一部《哪吒》的票房扛起了光线传媒全年近50%的营收大旗。2019年若非有《哪吒》,善于“以小博大,制造爆款”的光线传媒难言翻身。

此前,光线传媒陆续上映了《妙先生》《荞麦疯长》等影片,但票房效果不尽人意;虽参与出品了《八佰》,但凭该片挣钱的主力军却是华谊兄弟。

对于光线传媒来说,由于内容制作周期等方面的原因,在内容储备上不仅有大小年,加上盈利模式相对单一,故时常面临着因单一爆款被资本市场追捧后,因无法持续输出优质内容,而又被资本市场“冷落”。《姜子牙》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之一。

如同《哪吒》片尾的《姜子牙》彩蛋一般,《姜子牙》的片尾彩蛋又将“接力棒”交接给了《深海》。

据出品方彩条屋方面的口径,《姜子牙》和《哪吒》是平行开发的两个项目,导演、团队和制作上彼此独立。

作为接下来光线传媒最重点的动画项目,这部由《大圣归来》团队打造的科幻悬疑动画,似乎又有了更多的不定数。

所有这一切都只是个开始

光线传媒这家影视传媒公司由王长田在1998年创立,以电视娱乐节目制作起家,《音乐风云榜》、《娱乐现场》等就是光线传媒制作的。

随着光线在娱乐圈积累的大量人脉,也在全国各个层级的电视台积累了广泛的宣发网络和广告主资源。由此,2004年光线由电影发行起步,尝试切入电影行业,并一度成为国内第二大民营电影发行公司。

凭借着在电影发行积累的经验和资金,2009年光线传媒又由电影发行转向了电影的制片和投资,《画皮》、《伤城》就是这一时代背景下的产物。

总体而言,光线传媒前期在项目选择比较保守,主要以投资小成本电影为主,并着重扶持新导演。

意料之外的是,2012-2013年投资的徐峥处女作《泰囧》、赵薇处女座《致青春》均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如此一来,光线在电影制作领域名声大噪,开始跻身国内制片公司的第一梯队。

彼时,尝到甜头的光线改变了发展策略,开始从保守向激进转变,在此期间同时进军电视剧行业和动画电影制作。

2015年,光线传媒成立孙公司彩条屋,在动画电影领域发力。

也是在这一年前后,市场上出现了捆绑明星的收购成风,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在内多家上市公司都发布了不同捆绑计划。

然而艺人作品的不稳定输出对上市公司市值造成了极大影响,2018年以查税风波为起点,华谊兄弟、唐德影视等不断“暴雷”,整个影视行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

这种情况下,动漫形象的IP无法被创作者带走,其商业价值始终归公司所有,光线传媒在动画电影的布局对于市场而言犹如一股清流。

2019年,光线传媒凭借《哪吒》稳坐“动画电影一哥”的宝座,这也让市场在光线传媒身上看到了希望。但“还没学会走就想着跑”很快成了光线传媒身上最大的问题。

试图打造“中国神话封神宇宙”的光线传媒和IP帝国迪士尼相比,后者拥有众多独立于观众认知之外的IP,从中国神话中攫取一段或人名来进行故事的重新汇编,尽管这可以规避风险,但终究两者不是一个东西。所以长远来看,光线传媒很难打造出像漫威IP这样的经典。

爆品不成,那就打造爆款。自从吃到过几次爆款的红利之后,光线传媒一发不可收拾,致力于打造爆款。而过于依赖一部电影撑起利润,显然一旦失手,企业将面临一种尴尬的局面。

电影《姜子牙》中,被颠覆了原著的申公豹成了姜子牙的灯塔,一路追随、一路保护姜子牙,然而他没料到姜子牙在封神大战中未能封神。

电影之外,本想借助《姜子牙》打个漂亮翻身仗的出品方光线传媒,却被资本市场打了一巴掌。

如今《姜子牙》口碑失利正给动画电影上狂奔的光线传媒敲响警钟。但对于整个行业而言,下一个国漫爆款终究会来临,中国国漫的崛起或许才刚刚开始。

《姜子牙》未能“封神”,光线传媒股价持续走低:市值蒸发逾100亿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时间财经”(ID:caijingbtime),作者 向雨,36氪经授权发布。

《哪吒》之后,光线传媒再难“封神”?

自10月8日以来,仅仅10天时间里,光线传媒的股价从16.66元/股跌至12.49元/股,跌幅达到25%,市值蒸发100多亿元。

部分市场人士猜测,光线传媒近期股价持续走低,或与10月1日上映的电影《姜子牙》不及预期有关。猫眼App显示,截至10月22日18:00,电影《姜子牙》累计票房为15.46亿元,逊于《哪吒》的同期表现。

事实上,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电影,上述票房成绩并不算差。不过,去年“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哪吒》50亿票房,让观众和市场对《姜子牙》及其光线传媒所布局的“中国神话封神宇宙”充满极大期待。

光线传媒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时间财经,股价波动是正常的市场反应,会有一些《姜子牙》票房不及预期的影响。具体来看,不是特别好判断,因为影响股价的因素很多。

该人士还表示,“对一家上市公司来说,做好主营业务是最重要的支撑业绩发展的因素,我们会把主要精力放在做好公司业务上。”

来源:东方财富网

截至10月22日A股收盘,光线传媒最新市值为366.4亿元,仍高于万达电影的332.96亿元以及华谊兄弟的158.91亿元。

《姜子牙》与《哪吒之魔童降世》同属“封神宇宙”,电影上映前即吸引大量市场关注。猫眼专业版显示,截至9月30日累计“想看人数”达208万人,观众期待值较高。但是最终票房数据,却与《哪吒》相去甚远。

2015年,光线传媒成立专注于动画的彩条屋影业,随后陆续投资多家动画公司覆盖全产业链,其中大多有丰富动画制作经验,帮助公司打通从IP创作到后期制作的全流程。彩条屋发挥制片公司的统筹能力,帮助各被投制作方对接行业资源,并为其提供资金与宣发资源,相继出品《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等多部动画电影。

此前,光线传媒2020年中报披露,公司电影项目储备丰富,已经或预计于2020 年下半年上映的电影作品有12部,其中真人电影有《坚如磐石》;动漫电影包括《姜子牙》、《妙先生》等。此外,《深海》《大鱼海棠2》《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等动画电影的相关制作也在进行,将为公司后续业绩提供有力支撑。

光线传媒近日公告称,截至2020年10月11日,公司来源于《姜子牙》影片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3.60亿元至4.00亿元(最终结算数据可能存在误差)。目前,该影片还在上映中,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票房收入以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的数据为准;同时,该影片在中国大陆地区的版权销售收入及海外地区的发行收入等尚未最终结算。

《哪吒》票房达到50亿元,反观《姜子牙》票房仅有15亿元,光线传媒下一步在电影布局上是否会作出改变?前述工作人员称,“会让我们更加重视电影作品质量,因为市场买单的都是内容质量过关的作品。”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光线传媒实现营收2.59亿元,同比下降77.86%;归母净利润为2057.2万元,同比减少80.46%;扣非归母净利润则亏损1318.76万元,同比降119.22%。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光线传媒在财报中解释称,今年上半年,公司在电影、电视剧等多个业务上不同程度的受到疫情影响。公司原定于春节档、情人节档上映的热门影片《姜子牙》、《荞麦疯长》等影片均撤档,择机再上映,公司电影票房收入受到较大影响。

光线传媒还表示,电视剧业务上的利润较上年同期也有所减少;尤其在产业投资业务上,今年上半年公司投资的公司均不同程度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仍在努力恢复正常经营的过程中,根据投资比例确认的按权益法核算的参股公司的投资亏损较多,严重影响了公司利润。

《姜子牙》难封神 光线传媒动漫投资亏多赚少

原标题:《姜子牙》难封神 光线传媒动漫投资亏多赚少

时代周报记者 范文茜 发自广州

《姜子牙》没能延续《哪吒之魔童降世》(下称《哪吒》)的票房神话,其出品方光线传媒(300251.SZ)及其旗下的彩条屋影业,也似乎离“中国的皮克斯”“中国的迪士尼”的奋斗目标,又远了一些。

据灯塔专业版数据,截至10月12日,《姜子牙》票房为15亿元左右,与50亿元票房的《哪吒》差距较大。

比票房落差更尴尬的是,曾被寄予厚望的《姜子牙》,口碑也遭遇滑铁卢。在豆瓣评分上,《哪吒》评分高达8.4分,《姜子牙》只有7.0分。

国庆长假结束的首个交易日,10月9日,光线传媒被资本市场泼了一盆“冷水”,单天股价一度暴跌17%、市值一天蒸发66亿元。

针对股价跳水等问题,光线传媒相关负责人婉拒时代周报记者采访。

10月12日,光线传媒股价仍处于低位,收盘跌0.69%。同日晚间,光线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来源于《姜子牙》的营业收入区间约为3.6亿元—4亿元。可以对比的是,虽然光线传媒此前未直接披露《哪吒》的具体营收,但业内结合其2019Q3财报普遍保守估算,《哪吒》营收约为12亿元左右。

一部电影的口碑及股价的震荡或许只是暂时,但光线传媒的动漫产业链布局,亦受一定影响。

“封神宇宙”预设崩塌?

走进影院后,感觉自己被欺骗了,这是《姜子牙》最令观众诟病之处。

只因在宣发阶段,《姜子牙》与《哪吒》、《大圣归来》IP频繁联动,几个经典人物常常“同框”,打出了“封神宇宙”的口号。

“从故事线看,《姜子牙》和《哪吒》之间无任何联系,甚至连申公豹的形象和设定在两部影片中也大相径庭,两者的割裂导致宇宙联动成为一个伪命题。”10月11日,深圳非凡动漫电影导演覃智波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虽然两部影片都出自彩条屋影业,但据彩条屋方面的口径是,《姜子牙》和《哪吒》是平行开发的两个项目,在导演、团队和制作上彼此独立。

《姜子牙》的主创核心团队被称为学院派+海归派,导演程腾曾任职于美国梦工厂,联合导演王昕曾任暴雪电影项目总监。而《哪吒》导演饺子则是非科班出身的本土派。

“虽然对‘中国神话系列’早有规划,但‘封神宇宙’的说法并不是官方提出的。这两个项目是《大圣归来》大获成功之后,在2016年几乎同时启动的,当时谁都没有必胜的信心,更没想到几年后可以形成‘宇宙’。”11日,熟悉彩条屋影业的文娱投资人贾珂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从最后成片可以看出,《姜子牙》与《哪吒》是独立的两个故事,受众年龄也不一样。哪吒的角色只出现在片尾两分钟的彩蛋里,观众大呼失望。

覃智波表示,封神宇宙更多是一种宣传口号和手法,真正要构建一个宇宙概念,需要核心团队牵头,投入持续的人力和时间,而不是彩条屋目前的项目制。

以美国漫威影业打造的“漫威宇宙”为例,该系列从2008年的《钢铁侠》开始,用11年时间、拍摄制作了21部电影,构建了一个故事线完整、具有逻辑闭环的的系列电影。

从其他电影的情况来看,彩条屋影业各项目独立运营的痕迹明显。

譬如,今年8月,其出品的另一部国漫作品《妙先生》在院线上映,但短短7天后,就迅速“转网”(在互联网平台播放),没有溅起太大水花。

业内看来,彩条屋今年接连失利,是过度依赖导演个人风格、制作水准不稳定、工业化程度薄弱的表现。

贾珂表示,内容制作过程可控且工业化,才能保证可观的投资回报。“目前整个国产动画影视行业的工业化程度都还不成熟,在制作标准、人才、流程协作等方面与欧美还有较大差距。”贾珂补充道。

投资动漫公司亏损

2019年,得益于《哪吒》的成功,光线传媒一度扭转了经营数据下滑的局面,营收同比增长89.70%,净利润大增404%。

但其在产业链上参投的公司经营状况却不太乐观。

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光线传媒近年来在动漫产业链广泛布局,投资了超过20家动漫公司,涵盖IP研发、动画制作、衍生品等各个细分领域。但据2019年财报,在公开投资损益数据的16家公司中,有12家出现投资亏损,仅有4家投资收益为正。

上海红鲤动画公司参与了《哪吒》《精灵王国》《姜子牙》等影片三维动画制作,光线传媒持股57%。近3年来,其营收虽保持在千万元以上,净利润却始终为负数。2019年,红鲤动画营收2408万元,亏损745万元。

中传合道获得光线传媒900万元投资。据上市公司财报,2017—2019年,中传合道对光线造成的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益均为负数,且亏损逐年扩大。2020年上半年,中传合道再度陷入巨额亏损,累计未确认的损失达669.58万元。

覃智波表示,创收能力差是国内动画公司普遍面临的局面,同时,动画业务垫款多、资金周转压力大,更让许多动画公司难以为继。

从公开信息来看,光线传媒铺设的动漫版图,渗透到《姜子牙》落地过程中的各个环节,至少有8家公司参与了电影的制作和出品。《姜子牙》票房的不尽如人意,实则是一损俱损,不可小觑。

据光线传媒公告披露,除了《姜子牙》外,《深海》《大鱼海棠2》《西游记之大圣闹天宫》等动漫电影项目也正在筹备当中。

在贾珂看来,相比起另一家国内动漫企业奥飞娱乐,光线的IP矩阵相对零散、不成体系。“奥飞有超级飞侠、喜羊羊、巴啦啦小魔仙,都是成熟的IP,光线旗下作品似乎都是单兵作战。在衍生品和线下娱乐方面,也还非常薄弱。”

光线目前的发力重点是在IP积累上,2020年1月,号称“重品质、精品化”的漫画APP—一本漫画正式上线,有望成为IP“蓄水池”,目标是从动画产业的源头开始创造内容,对原创内容进行扶持,将漫画IP影视化。

“希望在公司的动漫IP矩阵具备一定规模之时,动漫衍生品板块能成为公司新的业务增长点。”光线传媒在公告中透露。

在《哪吒》意外爆红之前,彩条屋和光线经历了3年的低谷期。如今《姜子牙》口碑失利,“国漫崛起”依然道阻且长。

《姜子牙》滑铁卢 王长田老了吗?|姜子牙

来源:锦缎研究院

图片来源:《姜子牙》剧照图片来源:《姜子牙》剧照

10月9日,国庆假期后的第一个交易日,光线传媒(SZ:300251)大跌近14%,市值缩水66亿。

这是因为《姜子牙》这部原本被市场赋予高期望值的国产动画电影,高开低走、口碑中落之下,投资者选择用脚投票的结果。而这也与去年《哪吒》大超预期后,光线传媒股价的高歌猛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图1:《哪吒》和《姜子牙》上映窗口光线传媒的股价表现,资料来源:wind图1:《哪吒》和《姜子牙》上映窗口光线传媒的股价表现,资料来源:wind

成者为王败者寇,“中国漫威”的“封神宇宙”就这样梦碎了吗?光线传媒的企业价值就此被颠覆了吗?

01、《姜子牙》回报率堪忧

因疫情被迫从春节档撤出的国产动画电影《姜子牙》,最终登陆了今年的国庆档。

《姜子牙》的全国产制作团队由上千名中国动画人历时四年打造,从入行28年的元老到入行仅1年的新人均参与其中,这对于人才孵化和团队打磨是一次十分难得的机遇。

同时,作者也在尝试进行更深刻的世界观和价值观的探讨,诸多细节展现了对于神和人界线的思考。尽管作品的呈现显得较为稚嫩,但仍然可见创作团队在立意上的野心。

《姜子牙》和《哪吒之魔童降世》(简称《哪吒》)均为光线传媒(SZ:300251)出品的动画电影,后者在19年暑期档创造的50亿元票房神话和8.4的超高豆瓣评分,让观众和资本市场都对《姜子牙》满怀期待。

10月1日上映,《姜子牙》即斩获3.6亿票房,刷新了我国动画电影首日票房纪录;票房破10亿元,仅用时3天17时31分,同样刷新了我国动画电影10亿大关的最短时长。

然而,火爆的开局过后是口碑的逐步走低。豆瓣评分从上映首日的7.5分逐步下滑至10月9日的7.0分,世界观暗黑、剧情牵强、笑点不足成为观众最为诟病的槽点。

与此相伴的是票房的高开低走。从目前的票房颓势不难推演,《姜子牙》很难在票房上与《哪吒》比肩。

猫眼预测《姜子牙》的总票房将达到15.05亿元,假设制片方分账比例为35%,则制片方将分得5.27亿元。据悉影片的总制作成本为5亿元,那么意味着以光线传媒为首的制片方的投资回报率仅为5%。

图2:《姜子牙》和《哪吒》单日票房对比(单位:亿元),资料来源:猫眼专业版图2:《姜子牙》和《哪吒》单日票房对比(单位:亿元),资料来源:猫眼专业版

02、王长田老了吗?

光线传媒由王长田创立于1998年。创立早期,光线的主营业务为电视节目的制作和发行。公司擅长娱乐节目的制作,代表性节目包括《娱乐现场》、《音乐风云榜》、《是真的吗?》等,主要通过制作收入和广告分成的方式变现。

图3:光线传媒早期代表性电视节目,资料来源:中金公司图3:光线传媒早期代表性电视节目,资料来源:中金公司

娱乐节目制作和销售一方面为公司聚集了大量娱乐圈人脉,另一方面帮助公司在全国各个层级的电视台积累了广泛的宣发网络和广告主资源。由此,公司由电影发行起步,尝试切入电影行业,并一度成为国内第二大民营电影发行公司。

凭借电影发行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和资金,公司于2009年开始进入电影的制片和投资行业。公司在项目选择较为谨慎稳健,以投资小成本电影为主,并着重扶持新导演。

2012-2013年投资的徐峥处女座《泰囧》、赵薇处女座《致青春》均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使得光线在电影制作领域名声大噪,开始跻身国内制片公司的第一梯队。

然而,接下来的几年,光线的谨小慎微成为市场诟病的焦点。

一边是电影市场如红炉之火,《战狼2》、《红海行动》、《流浪地球》等叫好又叫座的爆款影片频出;另一边却是光线始终不温不火,很难在爆款影片中找到光线的身影,而不少早期扶持过的新导演也在羽翼丰满后不再和光线合作。

市场开始担心王长田老了,甚至有投资人因为不满光线的业绩在投资者交流活动中愤然离场。

终于,2018年下半年开始,以某女星查税风波为起点,影视行业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寒冬”。不少以“高举高打”、“赌爆款”为策略的影视公司开始面临巨大的资金压力。

事实上,内容制作行业的特性,天然决定了业绩的巨大波动性和难以预测性。

一方面,相对于下游影院等渠道端,上游的内容创作行业进入门槛更低,创作的灵感加上少量的资金,也可以进行影片拍摄,甚至有逆袭大制作影片的机会;

另一方面,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和观影口味的多元化,爆款影片在上映之前通常难以预测。因此,对于制片公司来说,花费巨量资金意图打造爆款,是一项风险极高的投资。

而王长田在行业疯狂时依然保持清醒,继续贯彻回报率优先的谨慎战略,帮助光线在行业“寒冬”中活了下来。

03、“以小博大”的意外收获

事实上,行业寒冬期,光线不仅活下来,甚至活的更好。

2019年暑期,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横空出世,让市场重新对光线刮目相看。大幅度刷新国产动画多项记录的超高票房,不仅远超市场预期,甚至是王长田自己也没有想到的。

然而,了解光线的战略后,就会发现《哪吒》的成功是偶然中的必然。当行业还在为争夺流量明星、打造爆款大片激烈角逐时,光线已经在动画电影领域“蓄谋已久”。

自2013年前后,光线即开始投资动画公司。2015年,光线高调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集团,专注打造高品质的动画电影。目前,彩条屋投资的动画公司多达20余家,横跨3D、2D、漫画等制作领域。

图4:2015年彩条屋成立时已经投资的13家动画公司,资料来源:中银国际证券图4:2015年彩条屋成立时已经投资的13家动画公司,资料来源:中银国际证券

相比于真人电影,动画电影的商业模式优越性是显而易见的。

在我国,明星片酬一直是影视行业的最大成本,天价片酬甚至一度成为了阻碍影片质量的顽疾。尽管18年以来,监管层有意对明星片酬提出限制,但是考虑到头部明星依旧是稀缺资源,且明星本身的票房号召力是投资人预判票房回报的重要抓手,因此明星主演的片酬仍然难以大幅降温,从而持续压制制片公司的盈利能力。

而动画电影则无需受此制约。毕竟米老鼠和唐老鸭再火,也无法要求“涨价”。另外,动漫形象的创作者,即便后期离开公司,也无法带走已经成熟的IP和商业价值,这在漫威的曲折发展史中已经得到验证。

光线传媒参与运作的动画电影,通常总制作成本不超过1亿元。且彩条屋对动画公司的投资不谋求控股,通常仅参股20-40%,并在剧本、创意、宣发等方面给予全方位的扶持。

动画电影的布局,实际上也是管理层一直以来贯彻审慎战略的结果,并在《哪吒》上产生了“以小博大”的意外收获。

03、“封神宇宙”的梦想还是要有

《哪吒》爆火之后,投资人一度很关注IP的多元化运作,也有不少影视、游戏、玩具行业的企业找上门来寻求光线的IP授权。

以迪士尼(NYSE:DIS)为例,目前其主题公园和度假村占总收入的36%,消费品和互动媒体收入占总收入的13%,上述衍生品的销售收入已经远远超过影视娱乐本身带来的收入。

然而光线似乎并不着急,对《哪吒》的IP授权表现地相当克制。

图5:2019年迪士尼营业收入分部构成,资料来源:wind图5:2019年迪士尼营业收入分部构成,资料来源:wind

实际上,IP胡乱授权一直是我国IP运营过程中的问题所在。

例如很多网文的原创方,因为急于变现,把电视剧、电影、游戏、手办等不同形态产品的开发权分别授予不同的合作方,最终导致人物形象不统一,世界观混乱,最终给IP本身带来不可逆的损伤。

《哪吒》成功后,光线实际上是在下一盘“封神宇宙”的大棋。

公司首先推出《哪吒》、《姜子牙》等一系列单体神话形象,并在远期意图实现众多人物形象的打通,建立统一的利益格局,形成类似“漫威宇宙”的大型动漫矩阵。在动漫形象数量尚少的早期,公司克制IP授权,等待时机成熟后着眼全局进行规划,也再次体现了管理层的稳健和成熟。

《姜子牙》没能再现《哪吒》的辉煌,但庆幸的是,光线传媒的管理层目前依然保持清醒和理智。正如前文所说,内容创作的路途从来都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到目前为止,光线传媒一直行驶在正确的方向上。

“封神宇宙”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