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二公主」出道,谁来捧红姚安娜?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作者:王慧莹,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14日上午,天浩盛世娱乐公司官宣姚安娜加入其公司,正式出道。随后,姚安娜本人转发了这条微博,并称这是一份特殊的生日礼物。

此消息一出,头顶华为“二公主”光环的姚安娜,迅速登上了热搜第一的位置。

华为“二公主”出道之路

作为任正非的二女儿,华为的二“公主”,17岁时,姚安娜以ACT(美国大学入学考试)满分的成绩,提前被哈佛大学本科录取,学习计算机科学与统计学专业,这些履历看似与娱乐圈毫无关联。

但另一方面,她与艺术也有不解之缘。

姚安娜从5岁开始学习芭蕾舞,15岁便成为了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获得者。20岁,受邀参加每年只邀请20人的巴黎成人礼晚会,与比利时王子共舞。

“我不想屈从于命运的安排,不论这个安排是什么样的”,姚安娜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2020年8月,姚安娜与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欣,穿上百褶裙跳起了女团舞,在社交平台上自称“创造营103”,网友将三位千金组成的女团称为“千亿女团”,姚安娜位居C位。

在冬至当天,姚安娜本人空降微博,仅一条微博便引来10万粉丝。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6月时尚芭莎的珠宝大片中也有姚安娜的身影。

如今回过头来看,这些都是在为姚安娜23岁生日这一天官宣出道做铺垫。

为什么是天浩盛世?

纵观中国娱乐市场产业,不乏各种知名的娱乐公司。比如,“老牌大哥”华谊兄弟传媒、“选秀鼻祖”天娱传媒、“香港神坛”英皇娱乐;新晋的经济公司也有杨天真的壹心娱乐、杜华的乐华娱乐、周冬雨的老东家泰洋川禾。前三者是中国娱乐市场的三大巨头,后三者则是新生代艺人的造梦工厂。

而此次成功签约姚安娜的公司——天浩盛世,论造星的能力或许略微逊色。

天眼查显示,天浩盛世的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企业策划、接受委托代售门票、文艺创作、经营演出及经纪业务、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电影发行等。

大股东周浩持股55.69%,并出任法定代表人, 第二大股东为北京乐华圆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此外,金牌制片人陈红也持股10%。

值得注意的是,姚安娜和陈红的长子陈宇昂私交甚好,再加上天浩盛世此前已经签约了陈红的次子陈飞宇。所以,姚安娜此次签约陈红持股的天浩盛世,也是有迹可循。

近年来,在《中国好声音》后签约吉克隽逸,《我是歌手》后签约谭维维,这些都让天浩盛世赢得了更多的曝光量和关注度。而在话题度颇高的角色竞演真人秀《演员请就位》中,第一季最终的冠军,也是由天浩盛世旗下艺人牛骏峰获得。

作为一个“发现型”公司,天浩盛世一直都在做选秀团体。去年,天浩盛世筹备参加了《创造营2020》的女团,因缺少vocal担当,便以艺人“分享经济约”的新模式签约了唱功卓越的陈卓璇。如今,陈卓璇顺利通过“硬糖少女303”出道。去年7月,有消息传出天浩盛世将和乐华娱乐共同打造4+3女团。

与此同时,“品牌中心”也是天浩盛世的一大特色。天浩盛世的CEO周浩在此前公开表示,“如今的娱乐行业是一个大圈层,每一个‘艺人产品’的推出,都不只靠一股力量,而需要来自多方位的助力。”举例来说,陈飞宇的“新时代新青年”形象,便是天浩盛世根据其身上的“正能量”特性所打造的。

天浩盛世从1月10日开始,分别以“新生·当行”、“打破适从·由我思存”、“打破谬论·褪翼无惧”、“打破界限·既生不凡 未来新生·蓄势待发”等主题发布倒计时剪影海报,为这位新艺人造势。

破格“公主”:艺人对我不仅是职业,会当作事业

天浩盛世品牌中心总监大越介绍,为姚安娜定义的“破格公主”形象,也是在帮助姚安娜寻找自己,不断定位的过程,而这里的关键,叫做“破格”。

姚安娜在最近的一期视频中说道,“在网上,人们会给我很多标签,芭蕾舞者、哈佛毕业、名媛、富二代,我不想被这些定义所束缚住,我想去尝试一些没有做过的事情,去做一些打破常规的事情,做艺人可以说是我人生中一个比较重大的决定。”

从姚安娜的成长经历来看,拥有这些标签的她,也是一个有实力的“破格公主”。

但由于一方面,姚安娜头顶华为“二公主”的光环,家庭背景雄厚;另一方面,姐姐孟晚舟尚在国外居家监禁,高调出道的她备受质疑。

姚安娜在一期视频中也首次公开回应了这些问题,“我经常也在网上看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一开始,我会很难过,觉得不公平,为什么大家要这样骂我,为什么大家喜欢姐姐不喜欢我,但后来我就想通了,每个人都会得到肯定,也会面临质疑,这世界上总会有不喜欢我的人,我不能一个一个的去改变他们的想法,我能做的,只是做好自己”。

“艺人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我会把它当作一个事业”,姚安娜表示,“我不想活着别人的评论和定义中,我相信可以靠自己的努力,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出道后,姚安娜的艺人之路将会如何?能否通过自己的演艺事业,摆脱华为二“公主”的光环?且拭目以待。

3分钟试玩实录:《魔王与公主》手游1月5日开测

《魔王与公主》三分钟试玩实录

游戏简介:魔幻社交ARPG手游《魔王与公主》萌动降临。 起点白金作家宅猪全程监制剧情,带来独家宏大故事背景。丰富的社交内容,恋爱结婚、双人坐骑、语音聊天、百变时装等诸多互动玩法,带来轻松愉快的交友体验。

测试时间:2021年1月5日 10:00

平台:安卓

是否需要激活码:否

开发商: 好悦网络科技

运营商: 金刚游戏科技

游戏截图:

W}%E{RIB5GF_$F`KIDG2EJA.png

@ZGQJCI7(%DQ7G`_B2@03%8.png

8FT140{C(4T)]`I1HM3(LWP.png

%40ZORGH0FPEW27ITHIP(3G.png

《猎龙战记》12.10“魔灵公主”奇迹降临

有谁规定公主一定要住在水晶宫殿,扮个精致的洋娃娃?

故事的开头,和所有公主童话一样,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名叫玛茵兰的大陆。遥远的国度饱受恶龙的侵害,勇敢的猎龙人奋起反抗,开启了一次次冒险之旅。

故事的中间,有你,还有伙伴们,也有恶龙,每一次冒险都独一无二,由你来谱写。被称为“王的女儿”的公主,肩负着凝聚整个团队的重任。她们既有治疗和辅助队友的魔法,也有控制与攻击的手段,因此她们往往成为团队核心。用爱心与魅力征服队友,同时也征服敌人,这就是公主的力量。

故事的结局依然没有王子,只有并肩作战的骑士、魔法师、影舞者、机械师,一次次的暂停休息只是为下一次战斗沉淀累积。2020年12月10日(周四)14:00点,新的旅途即将开启,【魔灵公主】期待你的加入!

“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 自曝身体已亮红灯

女星郑家榆当年主演《怀玉公主》而爆红,近日她在新剧开播记者会上,吐露当年息影真相。


“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
早年郑家榆和孙耀威因戏生情早年郑家榆和孙耀威曾因戏生情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女星郑家榆当年主演《怀玉公主》而爆红,演艺发展算是顺遂,但相较于事业,感情路可谓跌跌撞撞。当年她跟同为《怀玉公主》主演的孙耀威陷入爱河,交往了1年却无预警“被分手”,外界疯传她息影5年是因情伤所致,近日她在新剧开播记者会上,吐露当年息影真相。

据媒体报道,郑家榆当年跟孙耀威从戏里爱到戏外,但男方使终不愿承认恋情,更糟的是,两人秘恋1年后,男方无预警提分手。外传郑家榆伤透心所以才在当红时息影,花5年时间才走出情伤,2012年复出拍戏。但郑家榆澄清自己当时没得抑郁症,息影也并非情伤:“我是因为烧伤才休息”,但基于对男方的尊重,她不愿多谈跟孙耀威分手的原因,只说祝福对方。

如今已49岁的郑家榆还没结婚,但感情观已改变很多。过去会觉得男友是自己的,所以生活中各种事、各种情绪都会跟对方分享,也期待对方有回应,例如生病了跟男友说,就会期待被关爱,如果男友没反应就会生气,但后来觉得这种想法不对:“连亲人都无法承受这些,现在我尽量做到不带负面东西给另一半。”

她提到这次在戏里,发现自己的角色跟母亲的个性有些相像,郑家榆坦言过去对妈妈的严厉管教是有不满的,如今看剧中角色,觉得她生活很可怜,也才谅解了妈妈对待自己的方式,而其实郑妈妈7年前已离世。

如今的郑家榆,比起感情,健康更为堪虑,她膝盖髌骨外翻、半月软骨撕裂,医生建议她真的痛到不行了再来开刀,如今她靠冥想安稳心神,希望能跟膝盖伤势和平共处。

“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 自曝身体已亮红灯

女星郑家榆当年主演《怀玉公主》而爆红,近日她在新剧开播记者会上,吐露当年息影真相。


“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怀玉公主”郑家榆谈息影真相
早年郑家榆和孙耀威因戏生情早年郑家榆和孙耀威曾因戏生情

新浪娱乐讯 ,据台湾媒体报道,女星郑家榆当年主演《怀玉公主》而爆红,演艺发展算是顺遂,但相较于事业,感情路可谓跌跌撞撞。当年她跟同为《怀玉公主》主演的孙耀威陷入爱河,交往了1年却无预警“被分手”,外界疯传她息影5年是因情伤所致,近日她在新剧开播记者会上,吐露当年息影真相。

据媒体报道,郑家榆当年跟孙耀威从戏里爱到戏外,但男方使终不愿承认恋情,更糟的是,两人秘恋1年后,男方无预警提分手。外传郑家榆伤透心所以才在当红时息影,花5年时间才走出情伤,2012年复出拍戏。但郑家榆澄清自己当时没得抑郁症,息影也并非情伤:“我是因为烧伤才休息”,但基于对男方的尊重,她不愿多谈跟孙耀威分手的原因,只说祝福对方。

如今已49岁的郑家榆还没结婚,但感情观已改变很多。过去会觉得男友是自己的,所以生活中各种事、各种情绪都会跟对方分享,也期待对方有回应,例如生病了跟男友说,就会期待被关爱,如果男友没反应就会生气,但后来觉得这种想法不对:“连亲人都无法承受这些,现在我尽量做到不带负面东西给另一半。”

她提到这次在戏里,发现自己的角色跟母亲的个性有些相像,郑家榆坦言过去对妈妈的严厉管教是有不满的,如今看剧中角色,觉得她生活很可怜,也才谅解了妈妈对待自己的方式,而其实郑妈妈7年前已离世。

如今的郑家榆,比起感情,健康更为堪虑,她膝盖髌骨外翻、半月软骨撕裂,医生建议她真的痛到不行了再来开刀,如今她靠冥想安稳心神,希望能跟膝盖伤势和平共处。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

“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曹公主的这句话?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原文标题:《“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怎么解读工地炫富翻车的“曹公主”这句话?》,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关于炫富这个话题,我最近已写了两篇文章,不曾想,这么快又有新“热点”。

上海某“集团大小姐”工地炫富视频翻车的事儿,已发酵多日,最新的消息是:

这个有着1500万零花钱、自称“顶级名媛”、最爱晒“百万衣橱”和“百万鞋柜”、人称“曹公主”的曹译文IRIS,  已清空了她在B站、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媒体的所有内容。

曹译文的B站已清空内容

而她父亲曹栋胜担任法人的公司,注册资金达1.2亿元的上海弘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据今日天眼查曝光,“再成被执行人,执行标的超143万”,立案日期为11月18日。

此前,今年10月15日,弘韬建设已因欠债31万,被曲周县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而根据天眼查司法风险数据显示,该公司有过百条法律诉讼,案由涉及施工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据天眼查微博

在曹译文尚未清空其各种浮夸炫富的视频前(现仅余发布在微信公号、youtube上的少量视频),我选看了一些,也做了一些截图,因为当时就已经预感到:可能很快,这些内容就将消失。

果然。曹译文的视频,曹译文类现象,乃至今次的曹译文翻车事件,是观察当下中国社会的一个很好切入口。

“累吗?累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有钱人的。”

除了曹译文这句直接引发此次翻车事件的“导火索”,在她种种自相矛盾、浅薄愚蠢又可笑的话语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哪句呢:“我的第一职业是富二代。”

一叶知秋,一言知时。就从这句话说起吧。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生而为富二代这事儿,被拿来炫耀、被众人羡慕,都不会令我惊讶,因为,人性大抵如此。

不炫耀自己比他人优越之处(不论是权力、财富还是知识),不慕强(尤其是权力与财富),都是反人类的社会基因的,需要后天深厚的修养,才能做到,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分寸感。

我没想到的是什么呢,今日的富二代,已经会公然说:当富二代是自己的职业,且是第一职业。

这背后有几层意思可以剖析。

过去,只有帝王、贵族的爵位是可以世袭的;今日,财富传承,形成了一种新的“世袭制”。

从基于血统的世袭,到基于财富的世袭。

诚然,后种社会形态为社会保留了一定的阶层流动空间,然而,在全世界范围内,阶层固化的现象都越来越严重。

尤其,在人口金字塔结构中,最顶尖和最底层的部分,流动性几乎不存在。

1967年出版的《谁统治美国》,著名社会学家G. William Domhoff 已经指出:人群中,最上层的5%,最底层的20%,阶层变动的可能性都极小。

而在今日中国,这恐怕也正在成为现实。阶层固化和担心阶层滑落所引发的焦虑,是社会主要焦虑之一。

当一个富二代如此心安理得、毫不犹疑地把“当富二代”看成自己的“第一职业”时,这背后是一种强烈的“世袭自信”:我,一定是会永久地处于这个阶层的。

试问,一个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随时要提防阶层滑落的富二代,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

那么,曹译文的这种自信完全没有根基吗?并不是。

财富之所以可以成为新的“世袭”,它远不止意味着优质教育的保障,更意味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传承”。

《尚流》中国版,之前将有名的几位富二代“打包”合照,正说明这一点。通常情况下,有钱人的确只和有钱人玩(做生意)

中产如《三十而已》中的顾佳,她费尽心血想搭上的“线”,不过是有钱人日常的社交圈。

同样是创业,有钱人之间的资源交换与整合,所产生的效能是完全不同的。

如何打破“财富世袭”所造成的新不平等,已经是当下中国和全世界都需要面对的命题。

说到“财富世袭”,想到工地炫富视频中一个荒诞感十足又无比真实残酷的对比:

日工资200元的建筑工人,辛苦一辈子也不可能供得起自己在上海盖的房;而“微服私访”的“集团大小姐”,给爸爸打个电话,就可以轻松要来一套房,因为她曾在此钉过几个钉子。

当富二代成为一种职业。

我们界定一个“工作/劳作”是份职业,通常基于一点:它能够创造财富,并且收入足以依仗来养活自己。

不得不承认,仅仅是“当富二代”就可以成为一项职业,在真人秀文化、金钱崇拜、消费主义泛滥的今天,的确是现实。

“曹公主”不用干别的,仅仅是“直播”自己的富二代生活,就可以吸引来全网300万+的粉丝,变身知名lifestyle网红。

她吃的是粉丝围观的饭,而让粉丝围观,在今日,也只需要她直播生活真人秀即可。

这个“曹公主”又做的比一般此类网红都更直接、赤裸一些,她喜欢直接把价签打到标题上,百万衣橱、百万衣柜,以及多少万一晚的酒店。

而且,为了展示财富的强冲击,她非常喜欢连用很多个“0”,总之,是普通人数不过来的钱数,就对了。

她所彰显的所谓名媛公主生活,只有一杆标尺,那就是金钱。

也许你很不屑于这样赤裸炫富的网红,可市场上有的是匹配ta的粉丝,他们互相豢养、互相“成全”。她有她的流量池。

而今天,流量即意味着财富,她就可以轻松地再拿流量变现。

说到这,我不得不再感慨一句,暴发户式的炫富,之所以凑效,大概是因为,整个“市场”本身,也散发着强烈的暴发户气质。

一样产品有市场,通常只是因为,市场需求原本就在那儿。

改革开放之后,整个中国在短短几十年里,以人类前所未有的速率迅速积累了庞然财富,书写了史无前例的经济神话。它一方面,是令人惊叹的成就,但另一方面,也让我们的时代,整体透着一种暴发户气质。

太多人想要短平快地书写自己的神话,太多人都渴望成为“暴发户”。

这是一个“暴发户”不再贬义的时代。

渴望成为“暴发户”的人愈多,“暴发户”的优越感就愈盛。高调展示自己的“暴发户”身份,不止当事人自己感到“刺激”,也更容易吸引旁观者的追捧。老钱将藏富视作教养的做派,虽然更优雅,但毕竟,“暴发户”或者说新贵的“速成性”,才更具有现实的可效仿性。

所以,如果说曹公主式的炫富是病态的,不妨再问一句,为什么如此病态的炫富,如此地有市场?

这次,如果不是曹公主冒犯到了建筑工人的情感,激化了社会中的阶级矛盾;又如果不是她以消费打工人的辛苦作为博取流量的卖点实在太恶劣,这种“名媛养成式”的炫富,恐怕不会掀起什么波澜,会照例地圈粉圈地。

正如我在“中国炫富风十年流变”一文里表达的,我们的社会,正笼罩在强效的财富滤镜之下;我们社会的主流,正在全面移情“富人”,从阶级立场到道德立场、情感立场。

是的,如果不是“富人”冒犯到了“打工人”,炫富并不会被批判。人们嘲讽拼单名媛、凡尔赛文学,也不是因为他们炫富,而是因为他们不是富人却在装富。本质上,人们笑话的,还是贫穷。

富人当然有权力展示他们被N个0所标价的生活,但是我们对炫富持有什么样的态度,显示了我们是怎样的人,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在英国一个心理学网站的文章中,看到他们有这样的研究结果,不妨一读:

大千世界中,总有人支持炫富,也有人反对,行为的差异主要源于不同的文化价值观。

比如西方社会中自由派分子支持社会应该是平等的(value equlity),他们通常都会反感炫富;

但亚洲文化和西方的一些富有的保守派,却支持社会是应该有阶层秩序的(value social order),那么他们也就更容易选择购买奢侈品,以展示自己的财富,并且正当化这种行为。

在西方国家中,瑞典和丹麦买奢侈品的消费者最少;而整体而言,奢侈品在亚洲国家的销量要远高于西方国家。

所以,曹译文这朵奇葩的诞生,不过是因为有适宜奇葩生长的土壤。

对于我而言,这样一个把“当富二代”当作自己第一职业、穷得只剩下“富”可以炫,以为“名媛”就是“吃一千块的早餐”,穿价值百万的礼服,知道桌上的刀叉怎么用,餐巾怎么放——我丝毫不想掩饰自己对这种“名媛”的鄙夷。不论,她是否冒犯了“打工人”。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非非马FM(ID:feifeima-uk),作者:非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