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奇缘》Steam版本支持中文 扛起国家重担的淑女

由日本工画堂研发的女性向游戏《公主奇缘》在今年 6 月登陆 Steam 平台后,今日正式宣布支持繁体中文。

游侠网1

《公主奇缘》约 10 年前在台由光谱资讯代理,游戏故事描述自古以骑士之国闻名的「塔布伦德」王国正遭逢国王去世,原本应继位的王子也不明失踪,女主角「菲莉雅公主」被臣子拱了出来,却受到野心勃勃的宰相出面阻挠,要求娶公主为妻,以光明正大继任为王。为了不想嫁给宰相,公主开始与各地领主、骑士建立良好关係,一方面要广招各地周游骑士为自己办事,一方面要透过送礼、招待、协助各领地发展,增加支持自己的力量。在互动过程中,公主与骑士或领主可能会发展出超越君臣的感情,最终的结果可能是登上王位,两人一起发展国家,也可能是夜里私奔,从此销声匿迹。

游侠网2

官方公告指出,为了让更多玩家能够拥有《公主奇缘》的完整体验,此次更新追加了繁体中文与简体中文,希望玩家能够借此更加享受游戏带来的体验。

游侠网3

代言人深度植入 桥本环奈将为《公主连结》带来什么

10月16日,是《公主连结Re:Dive》(下称《公主连结》)简中版新角色 环奈 正式上线的日子。对于该游戏的广大玩家来说,这位红发棕眸、身穿过膝袜,性格开朗且特别热爱美食的可爱女孩,显然是近期最值得讨论和入手的游戏角色。

毕竟, 环奈 的原型,正是深受大家喜爱的桥本环奈。

​ 这是为庆祝《公主连结》简中版迎来半周年纪念,由B站游戏所举办的特别企划活动之一。

自今年4月17日上线以来,这款游戏凭借较高的游戏品质,吸引到了大量二次元游戏玩家的关注和认可。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游戏上线半周年这个时间节点,B站游戏竟然能与桥本环奈一道,共同为这款游戏推出 简中限定 系列活动,推出包括定制限定角色、专属CM、剧本杀等等内容,让《公主连结》这款游戏,成为近期不少二次元爱好者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场出乎意料的 简中限定 联动

提及桥本环奈,相信许多中国的二次元爱好者都不会感到陌生。

这位出生于1999年的元气美少女,在2013年还是偶像团体 DVL 成员时,就因被称为 奇迹一枚 的照片爆红网络。而凭借在《水手服与机关枪:毕业》《银魂》《齐木楠雄的灾难》《我是大哥大》等电影、电视剧中的出色演出,桥本环奈在众多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广大二次元爱好者中逐渐积累起了相当高的人气。

​ 所以桥本环奈成为《公主连结》简中版代言人,其实也是B站游戏对年轻玩家群体的喜好和需求,进行深入了解后作出的考量。

从联动内容上看,此次桥本环奈与《公主连结》简中版展开的一系列联动,确实符合 简中限定 的定位。

一方面,桥本环奈为《公主连结》简中版专门拍摄了大量的 公主海报 ,在该游戏的世界观下进行了简中版专属的CM拍摄,制作出了情节有趣且拥有不同结局的互动视频,还产出了大量令人津津乐道的幕后花絮。

​ 另一方面,《公主连结》简中版在游戏内容上更进一步,推出了以桥本环奈为原型,并由这位元气少女进行配音的限定游戏角色 环奈 。她不仅被加入了PICK UP卡池,还成为了游戏中限时开启的 半周年纪念任务 的核心角色,具有相当高的入手价值。

​ 当然最有趣的是,除了一致认为活动内容还是比较充实丰富之外,绝大多数老玩家都进入了 疯狂玩梗 的状态。尤其是10月15日桥本环奈专门为简中版拍摄的互动视频正式上线后,许多玩家都热情高涨地反复尝试互动视频里的所有选项,希望能够以这样一种特别有代入感的形式,与桥本环奈展开互动。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代言人深度植入 桥本环奈将为《公主连结》带来什么

10月16日,是《公主连结Re:Dive》(下称《公主连结》)简中版新角色 环奈 正式上线的日子。对于该游戏的广大玩家来说,这位红发棕眸、身穿过膝袜,性格开朗且特别热爱美食的可爱女孩,显然是近期最值得讨论和入手的游戏角色。

毕竟, 环奈 的原型,正是深受大家喜爱的桥本环奈。

​ 这是为庆祝《公主连结》简中版迎来半周年纪念,由B站游戏所举办的特别企划活动之一。

自今年4月17日上线以来,这款游戏凭借较高的游戏品质,吸引到了大量二次元游戏玩家的关注和认可。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游戏上线半周年这个时间节点,B站游戏竟然能与桥本环奈一道,共同为这款游戏推出 简中限定 系列活动,推出包括定制限定角色、专属CM、剧本杀等等内容,让《公主连结》这款游戏,成为近期不少二次元爱好者所津津乐道的话题。

一场出乎意料的 简中限定 联动

提及桥本环奈,相信许多中国的二次元爱好者都不会感到陌生。

这位出生于1999年的元气美少女,在2013年还是偶像团体 DVL 成员时,就因被称为 奇迹一枚 的照片爆红网络。而凭借在《水手服与机关枪:毕业》《银魂》《齐木楠雄的灾难》《我是大哥大》等电影、电视剧中的出色演出,桥本环奈在众多中国年轻人,尤其是广大二次元爱好者中逐渐积累起了相当高的人气。

​ 所以桥本环奈成为《公主连结》简中版代言人,其实也是B站游戏对年轻玩家群体的喜好和需求,进行深入了解后作出的考量。

从联动内容上看,此次桥本环奈与《公主连结》简中版展开的一系列联动,确实符合 简中限定 的定位。

一方面,桥本环奈为《公主连结》简中版专门拍摄了大量的 公主海报 ,在该游戏的世界观下进行了简中版专属的CM拍摄,制作出了情节有趣且拥有不同结局的互动视频,还产出了大量令人津津乐道的幕后花絮。

​ 另一方面,《公主连结》简中版在游戏内容上更进一步,推出了以桥本环奈为原型,并由这位元气少女进行配音的限定游戏角色 环奈 。她不仅被加入了PICK UP卡池,还成为了游戏中限时开启的 半周年纪念任务 的核心角色,具有相当高的入手价值。

​ 当然最有趣的是,除了一致认为活动内容还是比较充实丰富之外,绝大多数老玩家都进入了 疯狂玩梗 的状态。尤其是10月15日桥本环奈专门为简中版拍摄的互动视频正式上线后,许多玩家都热情高涨地反复尝试互动视频里的所有选项,希望能够以这样一种特别有代入感的形式,与桥本环奈展开互动。

提示:支持键盘“← →”键翻页

现实版恐怖游轮,把新冠病毒带到全球

虎嗅注:“红宝石公主号”,全球疫情蔓延的一个注脚。数百名感染者被允许下船,而被隔离的游客们又像身处“五星级监狱”,这艘游轮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本文原文来自彭博社,新浪科技匀琳编译

数百名感染病毒的红宝石公主号游轮乘客究竟是如何被允许从悉尼下船,然后从塔斯马尼亚回到佛罗里达的呢?

图1:乘客下船后,红宝石公主号于3月19日离开悉尼。

3月19日凌晨6点左右,已退休的澳大利亚抵押贷款经纪人威廉·怀特在醒来时稍感不适。他有点咳嗽,还不停流鼻涕,只不过看上去倒也不是很严重。但不管怎样,现在也没时间赖床了。怀特和他的妻子露西娅刚刚结束了他们的十天新西兰游轮之旅,现在游轮正停靠在悉尼。这是由嘉年华公司旗下的公主邮轮经营的一艘长950英尺、有1542个舱船的游轮,名叫“红宝石公主号”的游轮。怀特夫妇的离船时间是上午8:05。所以,他们很快地收拾好行李,吃了早餐,然后按时来到探险者酒吧,等待与同一时间离船的游客集合,一起下船。

游轮卸客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有延误也很常见。但怀特夫妇只等待了片刻,便被告知可以离开。他们穿过走廊,经过的船员向他们挥手、击掌告别。通过悉尼的海外旅客航站码头仅用了几分钟时间。尽管新冠病毒大流行已经在加速蔓延,但澳大利亚的官员仍未加限制地便允许红宝石公主号上乘客下船。下来的乘客都不需要出示护照,更不用说测量体温了。唯一要求出示的文件就是入境表格。边境工作人员也只是扫一眼表格,就放乘客通过了。

图2:乘客在悉尼离开红宝石公主号游轮。

8:30的时候,怀特夫妇已经走在悉尼大街上。其他2600多名乘客也早已四处散开,有的坐上出租车、有的乘通勤火车、有的上了拥挤的机场巴士。“我经常乘飞机和游轮出国旅行,”怀特之后在给调查人员的一份声明中说,“但没经历过这么短暂的旅行。”

01 恐怖游轮

允许红宝石公主号在悉尼靠岸的决定将产生深远的影响。事实证明,这艘船是澳大利亚冠状病毒的最重要载体,曾有一度占该国确诊病例的10%以上。在塔斯马尼亚,两名游轮乘客或导致严重的疫情爆发,致使一家大医院关闭。其他受感染的乘客则飞往美国,有些人甚至最终不治身亡。与此同时,船上的船员被困在红宝石公主号上,宛如囚犯,有些甚至数月难以回家。

尽管疫情初期,多艘游轮出现大量确诊病例,但红宝石公主号却很不一样。不仅因为船上28人死于新冠病毒病——是所有游轮中最多的。另外两艘臭名昭著的嘉年华游轮——在日本码头封闭数周的钻石公主号和在南美洲西海岸无奈流浪寻找一个国家允许其靠岸的赞丹号,都不曾让乘客下船。但红宝石公主号却恰恰相反。只有当乘客上岸后,人们才发现这是一个毁灭性疫情爆发的孵化器。

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红宝石公主号说:“我们的最高责任和我们的首要任务始终是客人、船员和所到之处社区人员的安全、健康和福祉”,并在旅途中完全遵守公共卫生指南。“全球卫生机构提供了新的信息之后,我们会不断更新调整我们的政策和协议,以反应和新冠疫情有关的最新动态。”当红宝石公主号最初起航时,该公司称:“彼时未见冠状病毒在澳大利亚社区内传播。”

游轮靠岸后,情况发生剧变。那时候,澳大利亚凭借其孤立的地理位置和健全的医疗体系,似乎已经准备好逃离这场最严重的大流行。随后的惨败促使政府采取一系列努力,试图找出问题所在以及该追责的人员。新南威尔士政府组织了一次高调的公开调查,警方也在凶案侦探的带领下开展调查。乘客的诉讼一个接一个。每个人都在试图回答一个核心问题:在世界各地政府都无比警惕的时候,数百名受感染的乘客究竟是如何从游轮上下来又走向悉尼中心地带的?

图3:罗西·基尔与红宝石公众号的合影。

02 提前返港

环形码头可能是世界上开启海上旅行最棒的地方。坐落在悉尼金融区的山脚,一侧是岩石文化区——该大陆最早的欧洲人定居点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海港大桥高耸入云的拱门,以及好似将要扬帆起航的著名悉尼歌剧院。

3月8日,数千名乘客从环形码头的游轮港口登上红宝石公主号。日益严重的新冠病毒疫情似乎未能阻挡乘客们的热情。尽管澳洲人也有恐慌——悉尼的商店里洗手液和罐头食品开始售罄,来自中国、伊朗和韩国的人员也被禁止入境,但澳洲国内确诊数还相当少。在这13天游轮之旅的目的地新西兰,确诊人数更少。

斯蒂芬和罗西·基尔是来自塔斯马尼亚的两名退休人员。他们于下午12:30来到港口,准备用海上之旅来庆祝罗西的七十岁生日。到达航站码头后不久,红宝石公主号宣布:登船将推迟到下午晚些时候。“我们然后去了环形码头,找了一家不错的小酒吧,”斯蒂芬回忆说,“然后我们讨论的都是这个病毒。不幸的是,我们当时老想着‘这不会发生在我们身上,感染率又不高’。”罗西站在游轮前拍了一张照片;斯蒂芬想把船名编辑一下,改成“罗西公主”。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那天凌晨,游轮从上一次航行中归来后,一位名叫凯利-安妮·雷斯勒的政府流行病学家和另外七名工作人员曾登上过船。他们带着装满口罩、手套和测试棉签的手提箱。新南威尔士州卫生局希望可以筛查那些可能携带新冠病毒的抵达乘客,无论是因为他们报告了呼吸道症状还是最近去过疫情国家。雷斯勒对餐厅里聚集的人数感到十分震惊——总数超过300人。她和她的团队分发了口罩,测量体温,又询问大家的旅行史。他们决定对九个人进行病毒检测,然后让其他人离船。一名医生告诉船员,结果出来之前,不能让新乘客上船。

下午5:30,检测结果出来了:都是阴性。红宝石公主号可以为下一次航行出发。登船开始进行,游轮于深夜离开泊位,缓缓驶过歌剧院并驶离港口。有些客人从露台上看着城市的灯光渐渐消失。

来自佛罗里达德拉海滩的旅行代理人黛安·菲什本可以心满意足地在接下来两天前往新西兰的途中美美地睡上一觉。自2月下旬以来,她一直在旅途中奔波,带领一群游客在澳大利亚游玩。但是乘船游览也是旅行的一部分,所以她只好再次肩负起导游和社交负责人的职责,查看船上的娱乐活动、确保每个人都玩得开心。

来自海外的坏消息越来越多。意大利已经从3月9日开始实行全国封锁,很快特朗普总统又发布前所未有的禁令,禁止欧洲来的人员进入美国。菲什还没有那么紧张,觉得自己离这一切都很遥远。“当时还没有意识到其实我们在哪都不安全,”她说。但是她还是让一位同事做好准备,如果游轮停在新西兰的话,就帮她重新安排旅行团的行程。

穿越塔斯曼海的途中,有很多活动可以让乘客消遣。红宝石公主号于2008年下水,虽然不是公主邮轮的最新或最大的游轮,但仍旧十分壮观。红宝石公主号有19个甲板、4个泳池,以及数十家餐厅和娱乐场所,其中大多围绕在被称为“Piazza”的中庭周围。红宝石公主号的船长是一个意大利人,叫乔吉奥·波马塔。

抵达新西兰后,游轮先经过西南端的峡湾地区菲奥德兰,然后停靠在达尼丁。红宝石公主号向北部前进,最后一站是岛屿湾,计划于3月18日到达。

3月15日,游轮停靠在位于北岛的葡萄酒之乡边陲的纳皮尔,成群的游客涌入小镇,走进纪念品商店,坐上旅游巴士。同一天,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宣布,该国正加大力度控制冠状病毒。每个人,无论从何处来,只要来自海外,就需要在抵达后隔离14天。从午夜起,从国外港口驶来的游轮将被禁止靠岸。

在嘉年华公司的地区办事处,没有人知道这个公告对红宝石公主号这些船只意味着什么,这些游轮上载有大量澳洲乘客。但是那天晚上,红宝石公主号的公共广播系统发布了一条公告:游轮将直接返回悉尼。

老水手斯蒂芬·基尔一直在网上跟踪红宝石公主号的行程。他很快发现,驾驶台船员正在加速行驶,以24节或25节的速度、而不是18节的速度,向新西兰航行。继钻石公主号之后,嘉年华公司的经理们都十分清楚,延误对游轮来说意味着什么。“我们不希望你们困在任何地方或在港口遭到抗议,”一位在悉尼的高管写信给船长波马塔说。

与此同时,乘客体验基本保持不变。由于除了中国之外,社交疏离仍是一个相对新颖的概念,船上的餐厅、酒吧和其他娱乐地点仍然正常开放。而且,人挤人的圣帕特里克节庆祝活动也照常进行。

03 三例确诊

在悉尼,官员们正在评估是否以及如何让红宝石公主号靠岸。州政府认定一艘游轮是否携带病毒的标准基于船上乘客的旅行史,当前旅行的地点以及最重要的,他们中有多少人报告了“类似流感的疾病”(ILI)——通常理解就是发热或呼吸道症状。如果报告的人数超过乘客和船员总数的1%,以及船上的流感病毒检测可以证明症状非由流感病毒引起的话,这艘船就会被认为具有较高风险,每个人都需要待在船上,直到测试拭子可以在陆地实验室进行检测。红宝石公主号在3月8日的停靠为中等风险靠岸,部分原因是一些游客曾到过新加坡。而低风险靠岸的话,乘客可以正常下船。

3月18日早上,也就是红宝石公主号即将到岸的前一天,政府流行病学家雷斯勒复制了一封来自游轮上高级医生冯·瓦兹多夫的邮件。邮件回答了一系列问题,关于乘客的旅行史和状况,并指出医务人员已经为“少数几例有发热症状但流感检测为阴性”的个人收集了拭子。冯·瓦兹多夫还附上了要求的表格,列出有流感症状的乘客姓名、状况和体温。

但是如何处理红宝石公主号这件事由不得雷斯勒做主,做决定的是独立的公共卫生专家小组。他们并不觉得这个数字值得警惕。很多患者在归途中前去医务室就诊,但这也可能是因为公告提醒乘客如果有咳嗽或其他呼吸道问题时及时就诊,因为病毒正在传播。没有乘客近期去过高风险国家,ILI的比例也略低于1%,但有相当多人的流感检测为阳性。随后,专家小组认为,红宝石公主号为低风险,但建议对部分有症状的乘客做新冠病毒检测,以防万一。

而在船上,事情变得越发奇怪。当游轮快靠岸时,来自昆士兰州的75岁男子珀西·安德森走进电梯,发现一个穿着连帽衫的强壮男子,衣服拉链拉得紧紧的,严严实实地挡住嘴巴和鼻子。和他一起的女性也带着外科口罩,两人看上去似乎都有点呼吸困难。安德森后来告诉调查人员说,他和妻子艾斯特“交换了一下眼神,但什么都没说”。另一名乘客保罗·里德回忆说,自己因为咳嗽和喉咙痛去了诊所,他说医生擦了擦他的鼻子,然后马上告诉他“你没有感染冠状病毒”。里德以为,这就代表他的冠状病毒检测为阴性,但实际上船上的医疗团队并没有做病毒检测的能力。

菲什仍希望可以放松一下。她预订了一趟水疗护理,打算回到佛罗里达后好好享受一下。之后,她感到有些不对劲——肌肉酸痛、浑身乏力,“第二天都不想下床”。她以为是旅行太劳累才会这样。

3月18日晚些时候,负责管理悉尼港口交通的办公室船舶交通服务(VTS)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国家救护车服务的人,要求了解红宝石公主号的最新情况。一名港口经理卡梅伦·布查特觉得电话有蹊跷。游轮靠岸时,为防止老年人突发不适,救护车通常会被派往港口,但一般不会提前通知。于是,布查特又打了回去,想了解更多。“我们接到嘉年华澳大利亚公司为下午2:30抵港的游轮预订两辆救护车,船上有两名疑似新冠病毒患者,”救护车协调员告诉他,“我们想知道这艘船是否真的会驶进港口,以及乘客是否可以离船。”救护车官员说,他们试图与嘉年华公司取得联系,但没有回应。

警惕之余,布查特挂断了电话,开始联系嘉年华公司。但没有人应答。他给同事发了邮件,告诉他阻止红宝石公主号靠岸。“告诉游轮他们的靠岸被拒绝了,”他写道,“让他们的代理联络人立即联系悉尼船舶交通服务办公室。”

港口工作人员最终联系上了嘉年华工作人员。根据调查文件,嘉年华工作人员称,他们的确为一名患有严重腿疾的乘客和另一位患有心脏病的乘客叫了两辆救护车,但不是因为疑似冠状病毒感染。考虑到这一点以及卫生机构的决定,港口当局同意让红宝石公主号靠岸。凌晨2:30,游轮停靠在环形码头。清晨,乘客将陆续离船。

等到上午九点,航站码头外的人行道上都是刚下船的乘客。安德森和他的妻子当天要赶航班飞回布里斯班,因此他们上了一辆公车去悉尼机场。排队的时候,他们发现身后有骚动:一个女人倒在地上。安德森立即认出她和跪在她身边的男人。他在游轮的电梯里见过这对呼吸略显吃力的夫妇。医护人员很快带着担架出现了。

菲什和其他乘客一起登上了前往机场的巴士。“我坐了下来,留了一些空间,”她说,“然后我听到前面的女士在咳嗽。两秒后,后面的男人也咳嗽了。然后我右边的也开始咳嗽。我跟丈夫说,‘这辆车上的人都生病了。’”

与此同时,雷斯勒正在等待红宝石公主号的病毒检测结果,尽管船上大多数乘客已经四下散开。当天下午,她登录了实验室的网站,查看检测结果有没有出来。但是没有。甚至,样本都没有在系统里注册。她给实验室打了电话,对方说会尽快测试。

第二天早上,她再次登录网站,看到三个拭子的检测结果为阳性。其中一个拭子来自船上的工作人员。另一个来自塔斯马尼亚的乘客。第三个来自一个叫莱斯利·培根的女人,她是那个患有腿疾被救护车带走的人。(冯·瓦兹多夫曾告诉卫生部门,这两位乘客都有呼吸道症状。)

04 一切为时已晚

红宝石公主号压根不是什么低风险,只是雷斯勒知道得太晚。州政府匆忙部署接触追踪人员,同时政府官员也开始召开电话会议试图找出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但时间越来越紧迫。

那一天快结束的时候,雷斯勒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有些接受冠状病毒检测的人并不在3月18日发送的那份有症状的乘客和工作人员名单上。等到这时候,已有四人检测结果为阳性。雷斯勒联系到冯·瓦兹多夫,问:“你有更新后的ARI名单吗?”(ARI:急性呼吸系统疾病)“有些检测过的人不再我拿到的这份名单上。在发送了名单之后,你有没有添加过新的患者?”

六分钟后,冯·瓦兹多夫发来回复。“我现在就发给你。实在抱歉,最新的名单是最后一天早晨的,但我忘记了。这太疯狂了。”更新后的名单人数并没有大幅增加,但这个变化却是非常关键的:更新后的ILI比例达到了1.3%,超过了暗示具有较高风险的阙值1%。红宝石公主号也在另一个政府平台上更新乘客患病信息,一直到3月18日清晨为止。但雷斯勒后来作证说,她并不知道有这些数据。

“我一直在问自己,如果我再多做些什么,是不是就可以更好地保护大家,”冯·瓦兹多夫那晚告诉雷斯勒说。

图4:红宝石公主号停靠在环形码头,3月19日。

船上的乘客此时已经分散在澳大利亚以及世界各地,有些人在国际边境关闭之前赶上了最后一班航班。嘉年华公司向政府官员提供了乘客的联系方式清单,但细节并不准确。有些乘客压根不接电话。等到3月20日,接触追踪人员仅联系到44名国际游客,剩下526名国际游客杳无音信。那个周末,澳洲航空汇报说,有170名“来自红宝石公主号的密切接触者”在3月21日飞往美国。政府又晚了一步。制定第二天晚上,澳洲边境署才将红宝石公主号上的乘客列入特殊名单——在登记时会发出“勿登机”提醒。

3月19日,登上飞往美国的航班时,菲什还不知道确诊病例的事情。她在旧金山转机的时候,才意识情况有变。她的旅行团里有些人接到了接触追踪电话。碰巧的是,她开始感到不舒服,非常地不舒服。机场几乎空无一人,她找了一张空长凳,准备躺下睡一会。“我知道自己在发烧。所以我找了个远离人的地方坐着,我想尽快做检测,”她说。

回家后,菲什一睡就睡了12个小时。醒来后,她找到了附近的一个可以做检测的紧急护理中心。检测结果证实了她的怀疑:阳性。她的丈夫也是阳性。

来自红宝石公主号的确诊病例在澳洲也陆续出现。前抵押贷款经纪人怀特刚回到悉尼南部家中时,还以为自己只是得了感冒。两天后,一个也乘坐同一艘游轮的朋友打电话来说,她的丈夫因新冠病毒并发症被送去了医院。随后,怀特夫妇也去做了检测,都为阳性。如今,他们已经康复。

另外两名乘客——72岁的越南退伍老兵葛莱姆·雷克和妻子卡拉,在布里斯班附近的家中自我隔离。他们在3月20日听说船上有人确诊。虽然没什么特殊症状,夫妇两人还是去医院做了检测。雷克因为没有症状,医生没给他做检测;但他的妻子因为干咳和发热,留在医院等待检测结果。

第二天早晨,卡拉打电话告诉丈夫,自己确诊了。很快,雷克自己也感到不舒服。一周后,一辆救护车把雷克拉去了医院。他也确诊了。他被送到和自己的妻子一个病房。没过多久,卡拉进了重症监护室。雷克也陪在她身旁。3月29日凌晨,他发现卡拉没了呼吸声。他在妻子病床前站了一会,又回到自己病床上,不知道接下来做什么。“看着自己妻子死去,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他说。

在霍巴特,塔斯马尼亚的退休人员基尔的病毒检测也为阳性。回家一天后,他就被送去了医院,进了重症监护室。

在霍巴特,塔斯马尼亚的退休人员基尔的病毒检测也为阳性。回家一天后,他就被送去了医院,进了重症监护室。他的妻子罗西和女儿差点以为他不行了,穿着防护服前往医院见他“最后一面”。幸运的是,11天后,基尔终于恢复了。几个月后,他还是觉得浑身不得劲。“同行的六个人中,我觉得自己是身体最好的那一个,”他说,“但结果却是我生病了。”

05 五星级移动监狱

在红宝石公主号上,只有一群人从一开始就被视为病毒的潜在携带者。那就是船上的1000多名工作人员。他们中多数来自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等国,未被允许在悉尼下船,而是被要求回到始发港。但是对嘉年华这样一家财务上比较复杂的公司而言,这就比较难办。红宝石公主号名义上的母港是百慕大。眼下,在公司还不确定船可以去哪里之前,船员只能继续在船上待着。

乘客离开后,船上工作人员开始了自己的狂欢。3月19日晚,他们在泳池边举办了一个“风帆派对”。但下一次的启程却是一趟没有目的地的航行。而船上的医务人员则发现越来越多人有呼吸道症状。一名要求匿名的菲律宾船员说,越来越多同事被送到客舱隔离。只有病重的人员才被允许回悉尼治疗。

随着持反对意见的政客以及工会对红宝石公主号上的情况感到越来越不安,澳洲官员在4月初终于允许该游轮靠岸——但不是环形码头。游轮最终停靠在偏僻的坎布拉港。在那里,游轮真正成为“一个五星级的移动监狱”。几乎所有人都只能在自己宿舍内活动,只被允许开门领食物或接受治疗。警察和士兵驻守在码头。

州政府迫切希望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让充满新冠病毒患者的船只继续回海上流浪显然也是不合理的。等到4月中旬,已经有超过10%的船员确诊。一直到4月末,人们才想出解决方案。船上每个人都进行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的可以乘飞机离开。

图5:4月23日,红宝石公主号离开坎布拉港。

来自较贫穷国家的船员处境更加艰难。尽管富有同情心的组织认为澳大利亚应该帮助他们归国,但仍有约500多名来自发展中国家(这些国家组织遣返工作的能力有限)的船员滞留在红宝石公主号上,一路航行到菲律宾首都马尼拉。菲律宾船员相对幸运一些,4月23日得以下船;其他船员在海上航行了两周到菲律宾后,仍要再等待数周才能获准上岸。

图6:红宝石公主号(左侧),与其他船只停靠在马尼拉湾,5月7日。

现在,红宝石公主号停靠在马来西亚海岸附近。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有人为船上所发生的一切承担责任。总体上,至少有663名乘客和191名船上工作人员感染新冠病毒。28名逝者中,20人在澳大利亚、8人在美国——所造成的死亡人数是钻石公主号上的两倍。红宝石公主号上也因此酝酿了一场“最致命的海上疫情”。

06 天降灾祸

新南威尔士州警察局仍在进行长期调查,而澳洲和加州的诉讼仍处于早期阶段。悉尼著名律师主导的公开调查于8月14日发布了他们的报告。报告结果显示,嘉年华公司和红宝石公主号上的医务人员均遵守了公共卫生要求。但报告也确实提出,如果冯·瓦兹多夫在发送初次患者名单后,及时告知公共卫生官员船上患病乘客的最新人数的话,结果可能会不一样。

报告对政府允许红宝石公主号靠岸的流程提出了最尖锐的批评,称这是“严重的错误”。报告指出,政府流程将该游轮视为低风险“是极不合理的”。报告发布后,红宝石公主号发布声明,向死者表示“深切哀悼”。新南威尔士州长陈,希望为卫生人员的“错误毫无保留地道歉”。

为此承受了最悲惨后果的塔斯马尼亚州的西北部,这里经济相对落后。游轮抵达悉尼后,很快第一名来自红宝石公主号的患病乘客就被送进伯尼镇的西北区域医院(NWRH)。一周后,又一名患者入院。到4月初,国家卫生部门调查发现,这两名患者中的一人或者两人十分有可能是原始传播者,导致病毒在医院内快速传播。4月12日,塔斯马尼亚政府宣布,医院关闭,要求员工和家人立即隔离14天。军医不得不飞往该地区处理紧急情况。最终,这片地区138人被感染,其中10人死亡。

疫情的残忍是随机的。比尔和艾德丽安·克里斯特夫妇生活在该岛西北部已有四十多年。他们养育着三个女儿,住在海边,面朝大海。他们的家,离伯尼镇大约一小时车程。

4月初,比尔告诉妻子,自己身体不舒服,想去医院看一下。艾德丽安负责开车。路上,她问比尔,往左还是往右——往左去伯尼镇和NWRH,往右去另一个镇上的医院。最后,比尔选择了往左,因为这条路上风景秀丽。

比尔立即住进了医院。起初,医院里“没有采取明显的防疫措施”,艾德丽安回忆说。几天后,比尔病情恶化,艾德丽安被告知必须离开。但艾德丽安拒绝了。

4月10日,比尔去世,就在他们57周年结婚纪念日的次日。直到最后一刻,医生才告诉艾德丽安,比尔感染了新冠病毒。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他是在医院染上病毒的——“也许是来自红宝石公主号上二次或三次传播的病毒,”艾德丽安说。起初,她不理解,病毒究竟是怎么传播到她那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地方。现在,她说:“病毒来自游轮。而我们甚至从没接近过游轮。”                                                        

嫦娥御兔出逃广寒宫 魔域全新玉兔坐骑Q萌登场

最近,网上突然刮起了“迪士尼在逃公主风”,公主们纷纷抛弃自己温婉贤德的人设,突然从“我只负责貌美如花”变成“不顾一切出逃离家”。

公主大家都懂,但为什么要“逃”?不止迪士尼的公主忙着出逃,中秋将至,咱们独居在广寒宫的嫦娥仙子居然也出逃了!而你们一定不相信,帮助仙子出逃的“罪魁祸首”竟然是它!

嫦娥苦困广寒宫多年  今日终借玉兔成功逃离  

清秋夤夜,举首望月,令人每生幽情。除了自然月色的绝美以外,古来嫦娥奔月的凄美传说更是深深打动每一个月下的看客。所以古来咏月之诗,最为动人的肯定离不开“嫦娥奔月”。“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更是成为李商隐的千古名句。嫦娥就这样成为了月中仙子,成为了我们对月亮最浪漫的想象。然而我们所不知的是,尽管有玉兔相陪,但是嫦娥仍然想着要离开那院墙深深的广寒宫。这不,一有机会,一出“逃离广寒宫”的大戏就上演了!

纵使宫墙再高,甬道再长,也挡不住离心似箭的嫦娥。嫦娥怀抱玉兔,辗转腾挪,虽然成功逃脱但是也已触发警报!一切都在瞬息之间,究竟是否出逃成功,敬请大家继续关注~

全新玉兔坐骑即将上线  国庆宠嫦娥属性玩法曝光 

娇小可爱的小玉兔突然“咻”一下变成了软呼呼、白胖胖的大玉兔坐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魔域中秋国庆双节新品——玲珑仙兔(坐骑)即将超萌上线,从目前曝光的形象来看,这只大兔兔堪称兔中极品、武林萌主。一身雪白的绒毛让人爱不释手,不管是和嫦娥同款的眩光飘带还是胸前的闪亮坠饰,都称得上是仙气飘飘,而显眼的中国结更是国风满满,一看就是产自广寒宫的气质兔,在中秋佳节骑上它绝对成为整个卡诺萨城最靓的仔!

萌宠坐骑是否已经让你心动不已了呢?但更重磅的是,此前曝光的全新国庆宠——广寒仙子·嫦娥又有新情报啦!这位卡哇伊的小仙子是可以进行星级传承的哦,只要消耗对应数量的“传承石·嫦娥”,就可以继承指定全能宠的星级、等级以及全部较高属性评分。同时,她还可选择副幻兽的天赋进行复制,让主幻兽拥有副幻兽相同的天赋,复制天赋时需根据天赋等级及天赋类型消耗一定数量的兽灵圣水。值得注意的是,传承后副幻兽的属性评分及等级将回到刚孵化时的状态,并保留自身天赋、法宝及技能养成进度。如果想要了解更加具体的传承玩法及其他惊喜内容,记得来官网看爆料哟。

逃离广寒宫只是第一步,后面可以说还有更惊险的机关陷阱在等待嫦娥,究竟玉兔能不能帮她一一化解,成功逃出生天呢?嫦娥出逃在行动,大家可得持续关注咯。

最强法务部再出手 粉丝自制同人小黄油被警告下架

任天堂已经就版权问题投诉一款粉丝自制游戏,尽管这款游戏与通常上头条的游戏大不相同。

南美洲开发者Lvan Adler开发的《Peach s Untold Tale》是一款免费的成人游戏。主角是蘑菇王国的碧琪公主。从2012年开始,该游戏的视频已经被观看了数百万次。

8年过去了,看上去任天堂终于受够了。该游戏的Github主页被任天堂以版权问题投诉,所以游戏将无法再被下载和游玩。

尽管游戏被标记为 同人成人游戏 ,但任天堂并不同意这个说法。

游戏开发者最近的一次消息是今年五月在Petreon上的一个讨论游戏新更新帖子 为公主增加新的服装、新的场景、新的音乐和音效以及其他各种改进。

以下是开发者去年在一次采访中对游戏的介绍:

这是一个让玩家扮演碧琪公主的游戏。库巴正在入侵,蘑菇王国的居民们正被卡梅克的魔法所控,马里奥也不知所踪。公主该怎么做?践踏敌人,还是开始努力来拯救她的王国。

迪士尼的公主梦如何收割全世界的童年

为什么迪士尼要坚持拍摄动画真人电影?这期内容会以「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发展为主线,来分析迪士尼是如何通过商业运作,来驯化童年,从而收割全球利益的。

其实一直以来迪士尼公主的定义就很迷。普遍来讲担任过系列主角、知名度足够且具备皇室血统,或嫁入皇室的女性角色,就是迪士尼公主。总之,迪士尼公主本身是一个生造的概念,在21世纪前还并不存在这种说法。迪士尼动画向来取材自各地童话和民间传说,公主只不过是安徒生和格林童话中常见形象罢了。

显然重新整合动画角色,打造迪士尼公主这个品牌,是为了更好地售卖周边产品挣钱。

可以看到的是,迪士尼的真人动画电影,在影片外的操作,比如IP运作、选角、宣传等等的用心程度,已经大于创作本身了。我们并没有在这些真人电影中看到什么新鲜事物,只看到迪士尼在掌握财富密码之后,不断套用不败公式,来获取高额票房。

有趣的是,迪士尼面临的几次危机里,公主电影往往能拯救迪士尼。《白雪公主》让迪士尼正式起航,《仙履奇缘》让迪士尼重整旗鼓,《小美人鱼》开启了动画复兴,《冰雪奇缘》将迪士尼动画推向新的高峰。

相比之下,在动画里常被拯救的公主,相反在今天变成了迪士尼的收割工具。只是不知道下次迪士尼面临危机时,又有哪位公主能挺身而出。

迪士尼的公主梦如何收割全世界的童年

为什么迪士尼要坚持拍摄动画真人电影?这期内容会以「迪士尼公主系列」的发展为主线,来分析迪士尼是如何通过商业运作,来驯化童年,从而收割全球利益的。

其实一直以来迪士尼公主的定义就很迷。普遍来讲担任过系列主角、知名度足够且具备皇室血统,或嫁入皇室的女性角色,就是迪士尼公主。总之,迪士尼公主本身是一个生造的概念,在21世纪前还并不存在这种说法。迪士尼动画向来取材自各地童话和民间传说,公主只不过是安徒生和格林童话中常见形象罢了。

显然重新整合动画角色,打造迪士尼公主这个品牌,是为了更好地售卖周边产品挣钱。

可以看到的是,迪士尼的真人动画电影,在影片外的操作,比如IP运作、选角、宣传等等的用心程度,已经大于创作本身了。我们并没有在这些真人电影中看到什么新鲜事物,只看到迪士尼在掌握财富密码之后,不断套用不败公式,来获取高额票房。

有趣的是,迪士尼面临的几次危机里,公主电影往往能拯救迪士尼。《白雪公主》让迪士尼正式起航,《仙履奇缘》让迪士尼重整旗鼓,《小美人鱼》开启了动画复兴,《冰雪奇缘》将迪士尼动画推向新的高峰。

相比之下,在动画里常被拯救的公主,相反在今天变成了迪士尼的收割工具。只是不知道下次迪士尼面临危机时,又有哪位公主能挺身而出。

一款芭比娃娃游戏的曲折开发故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原作者:Ally McLean,编辑:等等,原文标题:《The Incredible Story Behind The Barbie As Rapunzel Video Game》,题图来自:《魔法童话:芭比长发公主》


上世纪90年代末,在一拨新的“女孩游戏”浪潮中,芭比娃娃也“电子化”了。那个时候我只有5岁,喜欢穿着家庭自制的公主长袍和羽毛围巾,显然是史上首款芭比娃娃奇幻电子游戏的目标受众。

《魔法童话:芭比长发公主》(Magic Fairy Tales: Barbie as Rapunzel,下文简称《芭比长发公主》)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与《狮子王》游戏类似,它是一本虚拟的故事书。根据维基百科的介绍,《芭比长发公主》的设计目标是“教孩子学前阅读和如何做决策”,而在我的记忆中,它由一系列迷你游戏组成,你可以装饰蛋糕、打扮自己、与巨魔和龙练习外交,并营救一位王子。

20多年过去了,我也成为了一名游戏开发者,经常回想起童年时玩游戏的经历。有一回,在一段《芭比长发公主》YouTube通关视频中,我发现许多女性曾经参与这款游戏的开发,于是开始尝试联系她们,请她们分享游戏开发的幕后故事。通过这些对话,我了解了《芭比长发公主》开发团队经历过的种种挫折,以及她们最终是怎样克服困难获得成功的。

《魔法童话:芭比长发公主》的画面

杰西卡·德钦(Jesyca Durchin)是我采访的第一位女开发者,她是《芭比长发公主》助理制作人,后来还曾担任芭比娃娃老东家——玩具巨头美泰公司的女孩内容总监、迪士尼创意工程师,目前是环球影业的一位创意制片人。

德钦二十几岁时加入美泰传媒(Mattel Media),美泰传媒是美泰的一家子公司,办公室在美泰总部街对面某个老旧的地毯工厂里,大部分员工都是女性。根据德钦的说法,在1997年,就连美泰的人也没法告诉你这群创作者究竟在制作什么产品。

那是90年代,在一些杂志的文章里,她们得到了许多不雅的称呼:坏女权主义者、实验性游戏设计师、营销骗子……我不明白,芭比娃娃是一个文化偶像,为什么这款芭比娃娃游戏的开发者们的名声却如此糟糕?

实验部门

1997年,丹麦乐队Aqua演唱的《芭比女孩》(Barbie Girl)在音乐榜上排名第一,美泰正准备针对这首歌提起诉讼。芭比娃娃风靡全世界。“在当时,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品牌之一,仅次于可口可乐。”《芭比长发公主》的执行制作人辛西娅·沃尔(Cynthia Woll)说。

电子游戏也即将成为主流文化产品。任天堂N64刚刚在欧洲和澳大利亚发布,游戏市场上也迎来了例如《辐射》《古墓丽影2》和《马力欧赛车64》这样的经典作品。

《芭比长发公主》并非美泰推出的首款游戏。“自从硬件平台Intellivision问世以来,美泰就进入了游戏领域。”90年代末供职于美泰市场营销和产品管理部门的劳伦·凯莉(Lauren Berzins Kelly)说,“那是一次严重失败,所以人们好奇我们打算用芭比娃娃做些什么。同时很多人对我们缺乏信心,不相信我们能做到。”

在和我的对话中,所有前美泰传媒员工都谈到了这种不信任感。就连在美泰内部,其他员工也不看好《芭比长发公主》的前景。“美泰对此感到担心,所以就说,‘千万别告诉任何人你们在做什么’。”德钦在GDC的一次演讲中透露。

2018年的这场GDC演讲上,德钦(蓝衣)和其他几位女性开发者一起回顾了20世纪90年代女孩游戏的情况

“我们是美泰创办的一家小公司,就像一支创业团队,在街尾的另一栋楼里办公。”

沃尔也记得,美泰传媒在刚成立时很不起眼。“团队规模非常小,只有大约十几人。”她回忆道,“当时,《芭比时装设计师》(Barbie Fashion Designer)尚未问世,所以美泰仍然将我们视为一个实验部门。”

和母公司美泰相比,美泰传媒相当不起眼

德钦说:“制作这些游戏真是不可思议。我们不需要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一门心思制作我们认为女孩们会喜欢的游戏。”

转变思路

美泰传媒在经营理念上也很像一家初创公司。南希·马丁(Nancy S. Martin)和安迪·里夫金(Andy Rifkin)是美泰传媒的两位领导,对于产品愿景有很清晰的思路。

“南希·马丁始终是一位锐意创新的思想家,她和里夫金鼓励我们颠覆自我,做一些有创新性的事情。”凯莉说。

除了软件之外,美泰传媒还推出了第一款面向儿童的量产数码相机,即芭比数码相机。“办公楼里有个研究中心,我们邀请一些孩子来摆弄新产品,在玻璃后面观察他们……然后思考该怎么设计芭比数码相机。”凯莉回忆说,“那款产品发布后的需求量很大,我们不得不坐飞机去中国安排生产,最终卖了超过50万台!”

深受女孩们喜爱的芭比数码相机

我们原以为女孩们都想成为模特,却发现她们更希望成为摄影师。这让我激动的想哭!照片本身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将拍照的权利交给女孩,让她们成为发明家。这完全改变了我们的想法。”

这些研究成果影响了美泰研发产品的方式。“设计产品时,我们真的将用户体验放在第一位。”1996年,美泰发行的换装游戏《芭比时装设计师》(其创意最初由一位美泰高管的女儿提出)大获成功,改变了美泰传媒的命运。

“从那年10月份到第二年,芭比娃娃游戏为我们带来的收入从零增长到了1亿美元。这也让美泰总部注意到了我们。”辛西娅·沃尔说。

“我们做过最差劲的游戏”

凭借《芭比时装设计师》打开局面后,美泰传媒决定采用那个年代非常成功的动画故事书风格,面向PC市场制作一款芭比娃娃游戏。

美泰传媒将游戏的开发工作外包给了一家叫做Media Station的团队,委托后者制作《芭比长发公主》。Media Station位于密歇根州安阿伯市,规模不大,此前曾为迪士尼开发动画故事书。团队拥有相当先进的技术,包括可以用来提升动画质量,或者针对教育类游戏研发的专用工具。换句话说,Media Station就是做动画故事书的专家,开发《芭比长发公主》应该不会遇到什么问题。

但Media Station的开发者对那个项目的评价让人大跌眼镜。

亚伦·辛克林(Aaron Hinklin)是当时Media Station的一位制作人。“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但《芭比长发公主》很可能是我们所做的最糟糕游戏!我跟几位前同事聊过,他们都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为《芭比长发公主》写文章。”辛克林说。

根据辛克林的说法,在《芭比长发公主》开发过程中,他的团队遇到了很多困难。首先是资金不足:一部迪士尼动画故事书的预算介于150万到200万美元之间,但《芭比长发公主》的开发预算只有50万美元。

对开发团队来说,灾难才刚刚开始。“我之所以和前同事们谈论《芭比长发公主》,是因为当我接手时,整个项目简直一团糟。”

最大的问题是动画。Media Station与芝加哥的一间动画工作室合作,但对方交付的作品质量非常糟糕。“在芝加哥,我们和一家动画公司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但他们偷偷用故事书为蓝本制作自己的动画电影,远销海外,并试图鱼目混珠,让人误以为那是他们的作品……”辛克林透露。

《芭比长发公主》的主角是美泰的头面人物,所以美泰对动画质量的要求很高。但根据游戏执行制作人沃尔的说法,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款游戏的动画效果堪称灾难。

与任天堂、LucasArts或迪士尼等公司一样,美泰内部也有一个专门的芭比娃娃委员会,负责批准或否决与芭比娃娃品牌相关的任何内容。如果《芭比长发公主》的动画不够好,整个项目都将面临风险。因此,Media Station的动画师们不得不加班修复游戏动画存在的问题。

“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谈论芭比娃娃的眼神。”辛克林笑着回忆道,“辛西娅(沃尔)和我共同努力,完成了这项任务。游戏中的芭比也许能给孩子留下美好的回忆,而不是成为他们童年的梦魇。”

完成游戏的开发后,辛克林需要将游戏的母盘(Gold Master)寄给美泰传媒。如今他仍然拥有《芭比长发公主》的一张CD-ROM母盘。“刻录一张盘需要花大约45分钟,然后我开了40分钟的车前往底特律大都会机场,在那里排队等待,把光盘寄到洛杉矶。到了机场我已经汗流浃背……这事儿非常紧急。”

《芭比长发公主》的开发过程有点折磨人

无论如何,《芭比长发公主》总算发布了,但开发者们的过山车之旅还没有结束。

GDC事件

就整体而言,《芭比长发公主》的发售相当成功,某些媒体赞扬其拥有新颖的叙事。例如,《奥兰多哨兵报》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少女陷入困境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年轻女孩也能成为无所畏惧的女主角,在美泰传媒的幼儿阅读互动故事书游戏《芭比长发公主》中,你也可以扮演芭比娃娃。”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热爱这款游戏,《芝加哥论坛报》就批评它为女孩赋予的力量还不够。

“‘芭比娃娃’一词被用来形容时尚、漂亮但无脑的女性——与坚强或力量无关。然而,一款名为《芭比长发公主》的新游戏声称要实现角色转变,使芭比成为一个独立女性,一位英勇无畏,从邪恶女巫的魔咒中拯救王子的女英雄……它确实讲了些道理,但根本不可能激励女孩成为坚强、独立的女人。”

这并非批评《芭比长发公主》和女孩游戏的唯一论调。1998年,《游戏设计基础》的作者恩内斯特·亚当斯(Ernest Adams)撰文《女孩的游戏?嗯……!》(Games for Girls? Eeeeewwww!),笔调十分辛辣,激怒了Purple Moon创始人、“女孩游戏”运动领袖布伦达·洛勒尔(Brenda Laurel)。在随后的20年里,洛勒尔一直对亚当斯冷眼相待。

我给亚当斯发了封邮件,让我感到惊讶的是,短短几天后,亚当斯同意与我进行一次视频通话。“那些为女孩设计的游戏非常糟糕。”亚当斯这样解释他的想法,“它们让你只能玩几个小时,售价却与提供三四十个小时游戏流程的传统品类大作一样。因此,我真的觉得这是个骗局。制作那些游戏的公司把它们放进粉色盒子里,然后告诉孩子们的父母:‘噢,终于有了适合女孩玩的游戏!’”

在《芭比长发公主》发售后的第二年,杰西卡·德钦在GDC大会上发表了一场演讲,主题是女孩游戏的界面设计。“我发现,女孩对某些东西的反应也许是游戏设计师们并不知道的,所以我想在演讲中谈谈这个。”

然而,那次演讲并没有按她的计划进行。

“在演讲前,我既自豪又兴奋。”德钦回忆道,“我谈到了口红颜色和指甲的重要性,谈到女孩们希望得到更多选择。在《芭比时装设计师》中,你不会真的制作服装,而是要选择选项。所以你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设计师,更像一位造型师。”

“当时我的想法是,对一个小女孩来说,这就够了。她会觉得自己是一位时尚设计师。”

但很多听众并不认同这种说法。“有人站起来,说我正在腐蚀他孩子的思想。我以为他只是开玩笑……但紧接着又有一位女性站了起来,指责我是那些喜欢游戏的女性的最糟糕榜样。太可怕了。我真的非常惊讶。”

GDC的演讲引起了关于“女孩游戏”的争议

亚当斯在现场听了德钦的演讲,还在他的书里提及了那次事件。“在那一连串激烈质问背后,某些人的想法是:‘洋娃娃是女孩喜欢的东西,我们应该尝试压制它们,从而迫使女孩变成工程师。’”亚当斯说,“他们认为,芭比娃娃对女孩来说是有害的,这类玩具就不该存在,所以这类游戏同样不该存在。”

“我的父母是考古学家,我在埃及和苏丹的尼罗河谷地区长大。考古学家时常能发掘出来自古代的玩具娃娃。它们的身体和手臂都是木头做的,并由麻线绑在了一起。”亚当斯回忆道,“大约800到900年前,中世纪苏丹的孩子们提着那些木制的玩具娃娃到处跑,那时候还没有现代消费主义……玩具娃娃将会长期存在,所以将玩具娃娃作为主题的游戏也会继续存在,如果有人完全出于自己的主观想法(认为女孩应该玩什么)而试图压制它们,那毫无意义。”

对于成功的女孩游戏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很多开发商存在误解。1995年,亚当斯曾经向EA Sports提交一款赛马游戏的提案。“我有个很棒的想法,你知道,当时市面上的赛马体育游戏不多。如果我们做出一款这样的游戏,就能够吸引世界上的所有小女孩。但EA告诉我:‘噢不,我们对这没兴趣,因为女孩不玩电子游戏。我们不在乎,没必要费神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那年圣诞前,《芭比骑马冒险》(Barbie Horseriding Adventure)问世,在圣诞节前一周它都是最畅销的PC游戏之一。EA Sports本有机会赚一笔大钱,却自己放弃了。”

《芭比长发公主》的“遗产”

《芭比长发公主》发售至今,游戏行业在许多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至少我们不必再到机场排队寄送游戏的母盘了。不过,美泰传媒的故事和《芭比长发公主》开发者们所经历的挫折都表明,我们仍然没有实现心中的目标。我和辛西娅·沃尔聊了聊这个话题。

作为《芭比长发公主》的执行制作人,辛西娅·沃尔认为这款游戏意义非凡

在加入《芭比长发公主》项目前,沃尔已经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制作人。她热爱芭比娃娃,从小就成了一名“裁缝”,进入职场后曾经为迪士尼制作教育游戏,还曾参与开发网购技术。“当我看到《芭比时装设计师》时,心想:‘它有图案制作,2D和3D画面,采用芭比娃娃主题,简直是最棒的游戏。’”沃尔说,“《芭比时装设计师》将数学、科学和芭比娃娃结合,我知道应该怎么做这些内容。”

沃尔始终认为自己是玩具行业(而非游戏行业)的一员。不过,美泰传媒的迅速发展引起了她的关注。1995年,这家公司在E3上的展位很小,在官方展会地图上几乎看不到。而到1997年,美泰传媒就在Konami《恶魔城:月下狂想曲》旁边展示自己的游戏。

沃尔回忆说,在供职于美泰传媒期间,每当有人对她的工作提出质疑,她就会觉得受伤。“就业影响了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在一个认为你一无是处的行业,你怎样才能找到一份工作?当你得到工作后,怎样才能进步?更糟的是,如果这个行业盯着你说‘在我看来,你连人都不是’或者‘你是一个我可以侮辱的人’,那又该怎么办?”

沃尔后来加入了雅达利,以执行制作人的身份参与开发《龙与地下城Online》,如今则在南加州大学担任兼职助理教授。她以《龙与地下城》为例,解释了人们玩RPG桌游和芭比娃娃之间的相似之处。

“我一直觉得《龙与地下城》和芭比娃娃很像,都提供了让人深受启发的角色扮演玩法,只不过后者还有珠宝配件。芭比娃娃真的让我明白了什么是角色扮演。这也是它既有趣,又吸引了许多粉丝的原因。

在《芭比长发公主》的开发团队,大部分成员都是女性,但如今许多工作室却很难招聘和留住女员工。沃尔怎样看待这种现象?“事实上,很多行业可能并不允许开发者们表达真实的自我。但只有当你充分展现自我时,才能完全投入工作。如果你是真正的自己,就会在工作中展示出来:‘我真的喜欢粉色。’你不会为了得到、留住一份工作或职业晋升而把真我藏起来。”她说。

在《从芭比娃娃到真人快打:性别与电脑游戏》一书中,作者引用了美泰传媒高层南希·马丁的话:“我的使命是,我希望当所有现在六七岁的女孩年龄达到26、36甚至46岁时,仍然会将电脑用作一种工具。请记住这是芭比娃娃的功劳。”

从某种意义上讲,作为一名游戏开发者,我职业生涯也受到了《芭比长发公主》的影响。对我来说,它与《辐射》《最终幻想7》或《猴岛》等游戏同样意义重大。当我了解《芭比长发公主》的开发团队所经历的挣扎和快乐后,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作为创作者的责任。

德钦认为,与二十几年前相比,游戏行业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她不再是房间里的唯一女性,或者整栋办公楼里唯一一名拉丁裔人。虽然这个行业还需要向所有创作者敞开大门,鼓励他们在工作中完全展现自我,但我对德钦所看到的进步感到欣慰。

“你认为这些游戏为后来者留下了什么?”我问德钦。

“我猜,是像你这样的人。”

本文编译自:https://kotaku.com/the-incredible-story-behind-the-barbie-as-rapunzel-vide-1844614261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触乐(ID:chuappgame),原作者:Ally McLean,编辑:等等

《打火机与公主裙》将拍剧 预计明年六月份开拍|《打火机与公主裙》

《打火机与公主裙》备案信息《打火机与公主裙》备案信息
《打火机与公主裙》原著《打火机与公主裙》原著

新浪娱乐讯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布8月份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公示情况。2020年8月,全国电视剧拍摄制作备案公示的剧目剧目共50部、1716集。其中包括Twentine小说《打火机与公主裙》。据悉,该剧预计2021年6月开拍,共36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