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成为全球首富给奢侈品行业带来的8点启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ADYMAX”(ID:lmfashionnews),作者:陈舒,36氪经授权发布。

特斯拉是一个不羁的公司,里面充满着跳出框框的文化,这对目前平庸且失去新鲜感的奢侈品行业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提醒

1 月 7 日特斯拉 CEO 马斯克的个人净资产升至 1850 亿美元,超越亚马逊 CEO 贝佐斯荣登全球首富,引发全球各行业的极大关注。

马斯克在 2020 年开始时身价约 270 亿美元,勉强跻身最富有的 50 人之列,但特斯拉股价如同坐火箭一般,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 9 倍多,使他的净资产增加了 1500 多亿美元。11月,马斯克超越盖茨,成为第二大富豪,他在过去 12 个月里获得的财富超过了盖茨1320亿美元的全部净资产。在周四的交易中特斯拉股价又继续上涨超过 4%,市值飙涨至7376 亿美元,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3倍。

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用科技效率降低成本,执着于让更高更快更强的东西平民化,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每次推新品都能卖爆的原因。

奢侈品时尚行业和特斯拉如此不同,但又似乎殊途同归,特斯拉的一路崛起或许可以给奢侈品时尚行业带来一些启发,仅供业界参考。

1.环保,可持续性发展。现在,很明显人们想要电动汽车。人们想要具备可持续性的交通工具,想要清洁能源。同样,没有可持续发展就没有奢侈品。建立完整的市场链条和生态圈将在长期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可持续发展将成为时尚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对于奢侈品市场和可持续时尚而言,中国消费者并非没有准备好,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更快地去迎合新趋势,这对任何一个奢侈品牌都是一个挑战和机会,毕竟越来越多消费者会为品牌的道德买单。

2.中国造了一个世界首富。押注中国市场后,特斯拉的股价飙涨了20多倍。中国作为最先从疫情中恢复的市场,已成为全球奢侈品行业的中坚力量,中国在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中的份额激增,从2019年的38%至39%猛增到2020年的80%。奢侈品行业应该深刻认识到未来的增长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中国推动。Louis Vuitton、Dior、Chanel等奢侈品牌今年已多次上调产品售价,但中国消费者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得中国消费者得天下,这将会深远地改变奢侈品的市场格局。

3.年轻就没有天花板。 马斯克的种种表现,也和当下的年轻人喜好处在同一条水平线上。非常确定的是,特斯拉的创新方式打动了时下充满想象力的年轻一代,尤其在很多“减法”的设计理念中,特斯拉抓住了真正本质的年轻用户需求。

在奢侈品行业中,Gucci的复兴之路很清晰,就是五年前提早卡位抢占当时的千禧一代年轻人市场。伴随着奢侈品行业格局从稳定走向动荡,创意总监的一轮集体洗牌,奢侈品牌的身份焦虑加剧,未来年轻化的挑战依旧艰难。

4 .全面押注互联网的商业效率。作为一家快速增长的公司,特斯拉每年销售额增长50%到100%。特斯拉对其销售策略进行了重大变革,即只集中注意力于线上销售,仅在部分高人流量区域保留少数实体店,作为“特斯拉信息中心”。在线的趋势不可扭转,技术以及消费习惯的改变,给奢侈品行业的启发就是如何面对整个消费者场景模式带来的颠覆性变革。

奢侈品牌自今年以来加速对线上市场的争夺。目前天猫上已经汇集150多个奢侈品牌,自3月以来奢侈品消费呈现巨大增长。Prada和Miu Miu在今年3月入驻天猫,Balenciaga巴黎世家则于5月正式入驻天猫。位于金字塔顶部的硬奢品牌,它们对于线上市场的态度转变制造了“鲶鱼效应”,倒逼那些仍在犹豫的中部奢侈品牌加速数字化进程。

5.酷感和爆款。特斯拉是一个不羁的公司,里面充满着跳出框框的文化,这对目前平庸且失去新鲜感的奢侈品行业是一个及时的提醒,目前很少有创意总监的作品会引起消费者的兴奋。

马斯克曾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我们认识的人,当一个团队、团体或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赢家,然后他们开始表现出倚老卖老,这是艰难而痛苦的。他们开始认为这些理所当然,并变得自满以及有一些沾沾自喜。”

6.社交媒体的威力。 特斯拉几乎没有更换传统广告,只是依靠口口相传。特斯拉一直深谙社交媒体营销的方式,在国外Twitter和Facebook上,特斯拉不断制造新话题与消费者进行互动,在全球则有超过3位数的车友社群。

在中国市场上,特斯拉很早就开通了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社交媒体平台,在微博上特斯拉超过51万粉丝,在抖音平台有近100万粉丝。此前特斯拉还宣布正式入驻快手平台,在短视频平台上不断更新特斯拉车辆的产品信息,与最新的自动驾驶功能,吸引大量粉丝互动

7.入口增量市场。国内消费者对于特斯拉的狂热很大程度上是源自其品牌定位。刚进入国内市场时推出的Model S以及Model X两款车型,使其在大家心中奠定了特斯拉豪华品牌的形象,现如今将Model 3与Model Y国产化,大幅降低其售价,以品牌效应带动了大批消费者为其买单。

这就好比美妆成为奢侈品触动年轻化市场的敲门砖。从高级定制到成衣系列,到手袋配饰,再到香水美妆,奢侈品牌构建了一个稳定的奢侈品牌金字塔收入结构。

8.依然需要造梦。 马斯克的梦想是有朝一日实现人类火星移民。在这么疯狂的梦想下,SpaceX诞生了,甚至已经成功对接了国际空间站。而“地下高速”、“人脑植入芯片”这样的疯狂想法,也一一走进了现实。马斯克想造电动车,特斯拉成功地冲击了整个汽车行业,也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信仰消费者”。

在奢侈品行业,持续造梦的Chanel的保守态度可能造成与消费者之间的嫌隙,甚至设计风格令消费者皱眉,但是这样的担忧依然为时尚早。在过去的半年中,Chanel已经证明了头部奢侈品牌在动荡年代的抗跌属性,品牌宣布全球调价10%至13%,不仅没有吓退消费者,反而引发各地排队购买。 

马斯克成为全球首富给奢侈品行业带来的8点启示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LADYMAX”(ID:lmfashionnews),作者:陈舒,36氪经授权发布。

特斯拉是一个不羁的公司,里面充满着跳出框框的文化,这对目前平庸且失去新鲜感的奢侈品行业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提醒

1 月 7 日特斯拉 CEO 马斯克的个人净资产升至 1850 亿美元,超越亚马逊 CEO 贝佐斯荣登全球首富,引发全球各行业的极大关注。

马斯克在 2020 年开始时身价约 270 亿美元,勉强跻身最富有的 50 人之列,但特斯拉股价如同坐火箭一般,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 9 倍多,使他的净资产增加了 1500 多亿美元。11月,马斯克超越盖茨,成为第二大富豪,他在过去 12 个月里获得的财富超过了盖茨1320亿美元的全部净资产。在周四的交易中特斯拉股价又继续上涨超过 4%,市值飙涨至7376 亿美元,是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3倍。

像特斯拉这样的公司,用科技效率降低成本,执着于让更高更快更强的东西平民化,这就是为什么特斯拉每次推新品都能卖爆的原因。

奢侈品时尚行业和特斯拉如此不同,但又似乎殊途同归,特斯拉的一路崛起或许可以给奢侈品时尚行业带来一些启发,仅供业界参考。

1.环保,可持续性发展。现在,很明显人们想要电动汽车。人们想要具备可持续性的交通工具,想要清洁能源。同样,没有可持续发展就没有奢侈品。建立完整的市场链条和生态圈将在长期竞争中占据优势地位,可持续发展将成为时尚产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动力。对于奢侈品市场和可持续时尚而言,中国消费者并非没有准备好,他们比任何人都能更快地去迎合新趋势,这对任何一个奢侈品牌都是一个挑战和机会,毕竟越来越多消费者会为品牌的道德买单。

2.中国造了一个世界首富。押注中国市场后,特斯拉的股价飙涨了20多倍。中国作为最先从疫情中恢复的市场,已成为全球奢侈品行业的中坚力量,中国在全球个人奢侈品消费中的份额激增,从2019年的38%至39%猛增到2020年的80%。奢侈品行业应该深刻认识到未来的增长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依赖中国推动。Louis Vuitton、Dior、Chanel等奢侈品牌今年已多次上调产品售价,但中国消费者的热情丝毫没有减弱。得中国消费者得天下,这将会深远地改变奢侈品的市场格局。

3.年轻就没有天花板。 马斯克的种种表现,也和当下的年轻人喜好处在同一条水平线上。非常确定的是,特斯拉的创新方式打动了时下充满想象力的年轻一代,尤其在很多“减法”的设计理念中,特斯拉抓住了真正本质的年轻用户需求。

在奢侈品行业中,Gucci的复兴之路很清晰,就是五年前提早卡位抢占当时的千禧一代年轻人市场。伴随着奢侈品行业格局从稳定走向动荡,创意总监的一轮集体洗牌,奢侈品牌的身份焦虑加剧,未来年轻化的挑战依旧艰难。

4 .全面押注互联网的商业效率。作为一家快速增长的公司,特斯拉每年销售额增长50%到100%。特斯拉对其销售策略进行了重大变革,即只集中注意力于线上销售,仅在部分高人流量区域保留少数实体店,作为“特斯拉信息中心”。在线的趋势不可扭转,技术以及消费习惯的改变,给奢侈品行业的启发就是如何面对整个消费者场景模式带来的颠覆性变革。

奢侈品牌自今年以来加速对线上市场的争夺。目前天猫上已经汇集150多个奢侈品牌,自3月以来奢侈品消费呈现巨大增长。Prada和Miu Miu在今年3月入驻天猫,Balenciaga巴黎世家则于5月正式入驻天猫。位于金字塔顶部的硬奢品牌,它们对于线上市场的态度转变制造了“鲶鱼效应”,倒逼那些仍在犹豫的中部奢侈品牌加速数字化进程。

5.酷感和爆款。特斯拉是一个不羁的公司,里面充满着跳出框框的文化,这对目前平庸且失去新鲜感的奢侈品行业是一个及时的提醒,目前很少有创意总监的作品会引起消费者的兴奋。

马斯克曾接受采访时表示,“当我们认识的人,当一个团队、团体或地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赢家,然后他们开始表现出倚老卖老,这是艰难而痛苦的。他们开始认为这些理所当然,并变得自满以及有一些沾沾自喜。”

6.社交媒体的威力。 特斯拉几乎没有更换传统广告,只是依靠口口相传。特斯拉一直深谙社交媒体营销的方式,在国外Twitter和Facebook上,特斯拉不断制造新话题与消费者进行互动,在全球则有超过3位数的车友社群。

在中国市场上,特斯拉很早就开通了微博、微信、抖音、快手等社交媒体平台,在微博上特斯拉超过51万粉丝,在抖音平台有近100万粉丝。此前特斯拉还宣布正式入驻快手平台,在短视频平台上不断更新特斯拉车辆的产品信息,与最新的自动驾驶功能,吸引大量粉丝互动

7.入口增量市场。国内消费者对于特斯拉的狂热很大程度上是源自其品牌定位。刚进入国内市场时推出的Model S以及Model X两款车型,使其在大家心中奠定了特斯拉豪华品牌的形象,现如今将Model 3与Model Y国产化,大幅降低其售价,以品牌效应带动了大批消费者为其买单。

这就好比美妆成为奢侈品触动年轻化市场的敲门砖。从高级定制到成衣系列,到手袋配饰,再到香水美妆,奢侈品牌构建了一个稳定的奢侈品牌金字塔收入结构。

8.依然需要造梦。 马斯克的梦想是有朝一日实现人类火星移民。在这么疯狂的梦想下,SpaceX诞生了,甚至已经成功对接了国际空间站。而“地下高速”、“人脑植入芯片”这样的疯狂想法,也一一走进了现实。马斯克想造电动车,特斯拉成功地冲击了整个汽车行业,也给他带来了源源不断的“信仰消费者”。

在奢侈品行业,持续造梦的Chanel的保守态度可能造成与消费者之间的嫌隙,甚至设计风格令消费者皱眉,但是这样的担忧依然为时尚早。在过去的半年中,Chanel已经证明了头部奢侈品牌在动荡年代的抗跌属性,品牌宣布全球调价10%至13%,不仅没有吓退消费者,反而引发各地排队购买。 

2020年特斯拉股价上涨689% 马斯克净资产增1290亿美元|资产

原标题:2020年特斯拉股价上涨689% 马斯克净资产增1290亿美元 来源:cnBeta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从净资产增长方面来看,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是比特斯拉和SpaceX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更大的赢家。早在进入2020年的时候,马斯克就已经是亿万富翁,净资产约为300亿美元。而在2020年结束的时候,他的净资产增加了近五倍。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这位特斯拉首席执行官的净资产增长了1290亿美元,增幅达469.9%。

因为由于股价经常波动,许多亿万富翁有时候会在短时间内赚到或损失数十亿美元。对于马斯克来说,这种情况尤为突出,他的净资产膨胀和萎缩几乎与特斯拉的股价同步,而他从特斯拉获得的是法律允许的最低工资。

特斯拉股票是马斯克2020年净资产激增的最大来源,其股价今年飙升至新高。特斯拉已经是世界上市值最高的汽车制造商,最近接近6450亿美元。自2020年1月1日以来,特斯拉股价上涨了689%,这对马斯克来说是个巨大的利好消息,因为他持有18%的股份,轻松使他成为特斯拉的最大股东。

但马斯克只领取微薄的工资,至少在纸面上如此,用马斯克自己的话说,那就是“现金匮乏”。像许多其他富裕的企业高管一样,他的日常生活仍然依赖抵押贷款和信贷。马斯克去年在播客上对主要投资人凯西·伍德(Cathie Wood)说:“有些人认为我有很多现金,但事实并非如此。”

然而,尽管工资很低,马斯克去年仍然是世界上薪酬最高的高管,这要归功于一项非常复杂的薪酬方案。当特斯拉实现越来越困难的股票、收入和盈利业绩指标时,该方案会授予他12批股票期权。

特斯拉没有回应有关马斯克薪酬的置评请求。但监管备案文件显示,2018年股东以压倒性多数批准了授予马斯克的股票期权奖励。截至去年8月份,马斯克已经解锁了其中两批。

马斯克净资产在2020年增长情况马斯克净资产在2020年增长情况

马斯克所持特斯拉的大部分股权以及他在私人太空公司SpaceX的股份,也被质押用于抵押贷款和其他贷款。这使得他在这两家公司的股票估值略低于面值,《福布斯》杂志以及彭博亿万富翁指数都将这个因素纳入其中。

彭博社估计,截至12月15日,马斯克拥有的财富约为1580亿美元,其中约1100亿美元(约占总财富的70%)来自特斯拉股票和期权,另有187亿美元来自SpaceX的股权。彭博社计算的最后70亿美元由现金、房屋、汽车和其他资产组成。

2020年5月,在让特斯拉加州和上海工厂感到头疼的新馆肺炎疫情爆发之际,马斯克表示,他计划出售自己“几乎所有的实物财产”,包括当时拥有的多套房子。到了年底,马斯克兑现了早先的威胁,将家和旗下慈善组织从加州搬到了得克萨斯州。

马斯克在12月初的一次会议上表示:“特斯拉和SpaceX显然在加州有大规模业务。事实上,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是最后一家仍在加州制造汽车的汽车公司,SpaceX是最后一家仍在加州进行重大制造的航空航天公司。加州曾经有十几家汽车工厂,也曾经是航空航天制造的中心。我的公司是最后两家。”

马斯克净资产构成详细情况马斯克净资产构成详细情况

马斯克继续说:“对我自己来说,我已经搬到了得克萨斯州。我们在南得克萨斯州有星际飞船的开发项目,我现在就在这里。然后,我们在奥斯汀郊外也在建设巨型工厂项目。”除了与当地卫生监管机构爆发冲突,此举还可以为马斯克节省一大笔所得税。

目前还不清楚马斯克在得克萨斯州住所的确切所在。搬到那里后,他将加入越来越多的前加州人和硅谷外籍人士的行列,而疫情引发的在家工作只会加剧这一趋势。

不过,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和SpaceX的增长将持续下去。分析师表示,随着中国和美国需求的增加,这家汽车制造商有望在2020年实现销售50万辆的目标,这有助于刺激这一持续的趋势。与此同时,消息人士去年12月份称,SpaceX正在讨论新一轮融资,可能会将其估值提高至920亿美元。

马斯克还曾考虑过将他的各种业务,从大脑工程Neuralink到隧道施工公司Boring Company合并在相同的母公司麾下。

至于特斯拉在2021年的股价变动情况,分析师们意见不一。摩根大通(JPMorgan)分析师瑞安·布林克曼(Ryan Brinkman)等人表示,特斯拉股价可能会大幅下跌。而包括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等看涨人士认为,特斯拉股价还有更大的上涨空间。

蔚来李斌今年净资产增加逾11倍,成全球身价增速最快富豪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编译:无忌,36氪经授权转载。

12月3日消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2020年令人眼花缭乱的攀升在本周迎来巅峰,因为他即将成为一家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的负责人。就在几天前,他以1390亿美元的财富跃升为全球第二大富豪。

不过作为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并不是今年唯一一位身价暴增的电动车企业家。根据彭博社亿万富翁指数,一些竞争对手的净资产增长速度更快。在他们当中,蔚来汽车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李斌通过持有公司股票,其净资产在2020年增长1159%,达到74亿美元,成为今年全球富豪500强中净资产增速最快的富豪。与此同时,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净资产增长了643%,达到98亿美元;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净资产增长了616%,达到60亿美元;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的净资产增长了236%,达到141亿美元。

这还没有考虑到电动车辅助部件制造商的大股东们。举例来说,电池制造商宁德时代大股东们的净资产已达到400亿美元,今年增加了约230亿美元。

电动车制造商Fisker的联合创始人亨里克·菲斯克(Henrik Fisker)在最近指出:“未来汽车最主要的技术不再是谁制造汽车的轴或者谁来冲压金属,而是软件和采用的芯片。”

传统汽车制造商和零部件制造商大多在追赶。福特汽车、大众汽车、大众汽车和丰田汽车今年股价要么有所下降,要么几乎没有上升。这些汽车制造商都在寻求转变业务,以遵守更严格的排放规则。通用汽车是个例外,这家公司到2025年推出30款新电动车的宏伟目标帮助其股价升至三年高点。

新冠肺炎大流行让市场更加关注未来的交通。专家们相信,电动车将主导全球汽车市场。虽然一些电动车厂商尚未实现盈利,而且也有市场观察人士质疑电动车企业股价的暴涨是泡沫,但拜登在美国大选中获胜,以及中国最近宣布继续扶持电动车行业的计划,提高了人们对电动车产业的预期。

“全球主要国家一直鼓励发展电动车,将其作为减少碳排放的主要措施,这在疫情爆发后尤为明显。特斯拉、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最近在自动驾驶方面取得了进步,这也有助于提高它们的估值,”香港资产管理公司LW Asset Management的基金经理安迪·王(Andy Wong)说。

虽然马斯克竞争对手们的净资产增速可能更快,但因为特斯拉股价今年大涨580%,马斯克净资产的净增值在全球富豪中位居榜首。

除了特斯拉及其主要竞争对手之外,投资者还押注于电动车行业中有快速增长潜力的新公司,创造出另一批白手起家的富豪。菲斯克和Lordstown Motors的创始人史蒂夫·伯恩斯(Steve Burns)因为带领着自己的公司在今年通过SPAC上市,身价均超过了10亿美元。受益于特斯拉将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成分股公司的提振,上述两家公司的股价在上月均上涨了85%以上。

截至目前,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和Lordstown Motors的发言人对此报道未予置评。比亚迪发言人表示,中国最近的计划增加了电动车行业的潜力。Fisker发言人则称,该公司目前专注于其第一款电动车汽车the Ocean SUV,计划于2022年投产。

彭博情报分析师史蒂夫·曼(Steve Man)就此表示:“电动车市场的规模似乎变得更大了,甚至为更新、更小的玩家创造了争夺这块蛋糕的机会。”

马斯克超越盖茨,在全球财富榜位居第二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

在特斯拉股价再次飙升的推动下,现年49岁的美国连续创业家马斯克的净资产飙升了72亿美元,涨至1279亿美元。马斯克今年的净资产增加了1003亿美元,是彭博社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上增幅最大的人,跻身全球500富豪前列。而在今年1月份,他仅仅排名第35位。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净资产超越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成为全球第二大超富。在过去一年中,马斯克的财富攀升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顶峰。

在特斯拉股价再次飙升的推动下,现年49岁的美国连续创业家马斯克的净资产飙升了72亿美元,涨至1279亿美元。马斯克今年的净资产增加了1003亿美元,是彭博社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上增幅最大的人,跻身全球500富豪前列。而在今年1月份,他仅仅排名第35位。

马斯克净资产暴增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特斯拉股价上涨推动的,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市值正接近5000亿美元。他约四分之三的净资产由特斯拉股票组成,这些股票价值是他在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所持股份价值的四倍多。

这个里程碑标志着,在彭博社全球亿万富翁排行榜的八年历史中,盖茨的排名第二次被推后。在2017年被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取代之前,盖茨曾多年位居榜首。如果盖茨多年来没有向慈善机构捐赠巨额资金,他的净资产可能远超当前的1277亿美元。自2006年以来,盖茨已经向盖茨基金会捐赠了超过270亿美元资产。

对于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来说,过去一年几乎赚得盆满钵满。尽管新冠肺炎疫情和大范围裁员对普通人造成了更大的负面影响,但自今年年初以来,彭博指数成份股公司总市值共上涨了23%,即1.3万亿美元。

马斯克和盖茨之间偶尔会发生激烈的口头争执,比如对待新冠肺炎疫情和电动汽车方面的态度。盖茨的慈善基金会是支持疫苗研究的最杰出慈善机构之一,而马斯克却多次在社交媒体上发表评论,怀疑疫情数据及其严重性。马斯克还曾嘲弄盖茨,称他对电动汽车卡车一无所知。 

德国一项报告显示:30岁以下德国人平均净资产5000欧元|欧元

原标题:德国一项报告显示:30岁以下德国人平均净资产5000欧元

【环球时报记者 青木】德国《焦点》周刊27日报道称,德国经济研究所近日公布的一份报告让人们大跌眼镜,该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平均净资产仅为5000欧元(约合人民币4万元)。这与美国、瑞士等国家的同龄人相差甚远。

这一研究对德国联邦统计局的统计数据进行分析,计算的资产不仅包括储蓄、证券,还包括房地产、保险。同时,所有贷款和负债均要被扣除。结果显示,很多30岁以下的年轻人并没有什么资产。若拥有7000欧元的净资产就可领先这一年龄层的一半人,如果净资产达到7万欧元,则属于该年龄层最富有的10%。

专家称,相比其他国家,德国年轻人普遍不爱储蓄,多数人把每月收入用于交房租、购物、上餐馆或旅游,投资股票和理财的人很少,购买房产的也不到5%。但随着年龄增长,德国人拥有的净资产与其他国家同龄人的差距逐渐缩小。

上千万人失业 美国家庭净资产为何又创新高?|疫情

原标题:上千万人失业,美国家庭净资产为何又创新高?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田思奇

美联储本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家庭资产于上季度反弹至创纪录高位。然而在数千万人失业或遭遇收入下滑的新冠疫情期间,这些新增资产似乎主要流向最富裕的家庭。

另一项调查显示,即便从更长远的角度来看,美国的贫富差距也在过去40年间持续扩大。针对富人的税收政策或许正是加剧不平等的原因,也是潜在的解决方案。

9月21日,美联储宣布,今年4-6月美国家庭净资产跃升近7%至119万亿美元。这一数字曾在第一季度跌至111.3万亿美元,当时新冠疫情对经济造成重创,美股暴跌。

然而不同岗位的回暖存在明显差异。研究机构Opportunity Insights数据显示,薪酬较高的三分之一工作岗位几乎已经完全从衰退中复苏,而薪酬最低的三分之一岗位数量仍比疫情前少16%。

美国左派智库政策研究所和美国税收公平组织报告称,从3月18日大部分州开始实施限制性措施到9月15日,美国643名亿万富翁的净资产总额从2.95万亿上涨到3.8万亿美元,相当于每天增加47亿美元。

与此同时,截至9月19日的一周,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小幅上升至87万,全美申请失业救济人数约为1300万。虽然新增人数已从3月末的峰值大幅下降,但近几周维持在80万左右,仍是新冠疫情暴发前的4倍,就业市场复苏艰难。

布朗大学经济学家、Opportunity Insights联席主任约翰·弗里德曼指出,资产数据“突显了复苏中的不平等,因为高收入职工不仅拥有大部分已经恢复的工作岗位,他们的储蓄也在持续增长。”

德兰西财富管理公司负责人艾弗里·约翰逊也强调:“大多数人没有股票,他们不在乎纳斯达克指数今年上涨过30%。”

值得警惕的是,类似的趋势事实上在过去四十年间不断得以显现。智库兰德公司9月一项研究指出,美国全职职工的平均年收入因不平等加剧而缩水4.2万美元。

这项分析指出,在1970年代之前,美国人的整体收入与经济增长同步。但从70年代末开始,富人占据了经济增长的较大份额。

兰德公司发现,2018年,美国全职职工平均年收入为5万美元。如果他们的收入可以跟上经济扩张的步伐,这一数字原本可以达到9.2万美元。但事实上,只有5%美国人享受到接近或超过经济扩张速率的收入。

有观点认为,美国工薪阶层的困境应归咎于经济的结构性变化,包括自动化和全球化。过去40年里工资较低是美国企业为了在全球市场中保持竞争力付出的代价。然而兰德公司发现,高达50万亿美元的财富转移完全发生在美国经济内部,而非美国和其贸易伙伴之间。

针对贫富差距的日益扩大,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家伊曼纽尔·赛兹和加布里埃尔·祖克曼做出假设称,不平等部分归咎于有利于富人的税收政策。他们在2019年的著作《不公平的胜利》中指出,美国最富有的400个家庭支付的总税率低于中产阶级,这是百年来首次出现这一情形。

《纽约客》2019年一篇文章则解释称,在“自由、精英管理”的世界里,资本积累的方式是不平等的成因。作为富人的主要收入来源,资本回报的增幅往往高于工资增长的速度。富人的财富也让他们对流动性不足和风险持有更大的容忍度。此外,他们倾向于和其他有资产、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士联姻,并把更多资本传给子孙,使得不平等逐渐固化。

为了弥补鸿沟,美国社会致力于为富人和穷人提供更为相近的就业和教育机会。然而CNN指出,这只能解决部分问题。即使每个人拿着同样的工资,巨大的资产差距在“钱生钱”的过程中不会轻易消失。

该文章认为,最直接的解决方案,就是对富人征收财富税来补偿收入较低者。无差别基本收入(UBI)则是另一种方案,疫情初期美国政府每周发放的600美元失业救济金其实就是UBI的一种形式。然而这有可能打击失业者找工作的积极性。

还有一种解决方案是对富人在疫情期间获得的“意外之财”征收一次性的资本利得税,用于帮助中低收入者购买住房、补充教育基金或养老金等。

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已推出名为“让亿万富翁付钱”的法案,要求政府对亿万富翁从3月18日到今年底之间的财富收益一次性征收60%的税,以支付普通民众的医疗费用。

新泽西州则更进一步,计划年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新泽西居民缴纳的所得税将从目前的8.97%上调到10.75%。此前只有年收入超过500万美元的居民需缴纳10.75%。一旦新法案出炉,新泽西将成为美国首个通过对富人增税来应对疫情打击的州。

不断扩大的贫富差距或对总统特朗普的连任前景造成负面影响,因为其在中西部的工人阶级和蓝领支持者是贫富差距的最大受害者。路透社和益普索一项民调发现,近五分之三受访者表示经济走上了错误的轨道。

民主党也把握住这一机会予以抨击。总统候选人拜登9月初表示:“在本届失败的总统任期内,经济低迷之前就已出现的经济不平等正不断恶化……没有人相信自己会永远找不到工作,或者看到小企业持续倒闭。但这种复苏需要领导力——那是我们过去没有,现在也没有的领导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