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从小就遵循一个原则,输赢很重要,但更关键的是过程。他一直在等待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一点点展露自己更多的侧面——那是他尽力而为的结果,不一定完美,但一定是让他真正开心和享受的东西。

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

如今的王嘉尔已经无须用他17 岁之前的辉煌来定义:12 岁参加全运会时他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枚击剑金牌,17 岁摘下亚青赛男子17 岁组佩剑个人金牌,击剑生涯里,他总共拿下过3 枚亚洲冠军、3 枚全国冠军、9 枚国际和香港冠军。那些是美好的回忆,但已经打包好安放在过去,他不断用新的成绩来完成自己的下一块拼图。

多年的击剑训练教会他两件事。首先,不管身处哪个领域,做任何事都要主动。“对我来说还有个前提,就是摸清底牌、知道玩法、了解整个状况、适应整个环境。”这样不仅不会被意外震到手足无措,还可以摸索自己的规则。“我刚开始学击剑时就在观察周围人的想法,可能大家聊这个规则是这样的,可我想的规则是那样的——但没人说不可以啊?可能最开始我的想法没有人在意,但渐渐就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我。”

其次,时机至关重要。击剑被喻为“能动的象棋”,对判断力和即时反应都有很高的要求。“你要了解自己。对自己的定位要想得很清楚,要明确目标,还要知道在这个目标的前提下自己需要具备怎样的能力、团队、机会。”

赛场上,所有这些判断会凝聚成一瞬的决定,放大到人生,许多原则其实大同小异。“就是要懂得策划,分步骤地去接近目标。不能总是找理由为自己的失败搪塞,要做成一件事的终极原因只有一个:你喜欢。”

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

“动力不是靠别人逼出来的”

前往国外受训成为练习生是他人生的一道分水岭:往前是体育世家、少年冠军,往后是站在变幻莫测的娱乐圈门口白纸一张的异乡人。刚到国外的时候,他发现身边有人因为舞蹈出色入选,有人因为样貌突出入选,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基于哪种优势,此刻才会站在这些人中间。“特别心慌,但我既然来了就不要让自己后悔,而且希望可以把痛苦和辛苦转变成经历,让自己不虚此行。”

他去海外是为了做音乐,一腔奋勇之下还有被抛下的其他选择:斯坦福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冒一点险和稳妥之间,他选择了前者。“进了大学、毕了业、拿到学位,然后呢?我真的快乐吗?不一定。大家往往会被社交媒体、被其他人的看法、被其他一些东西锁定了一些概念,‘哦那个才是开心’,‘哦那个才重要’。我还是希望了解自己要什么,让我快乐的又是什么。”

简而言之,他人的固有框架无用,他把自己的快乐放在第一位。“真心喜欢,努力的时候是不会感到累的,至少是幸福的累。如果你希望在这个领域里做到尽善尽美,动力不是靠别人逼出来的,我很相信这种能量。”

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

他是可以对自己下狠心的人。下决心控制体重,他在好几年里都恪守严格的菜谱,与天性斗争。“自控能力要很强。一开始会很不习惯,但一定要给自己洗脑:这是你唯一可以吃的东西。规则很简单,吃,还是死。”当练习生的时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从早上十点一直练习到凌晨四五点,一个人。练习,吃饭,练习,偶尔打个盹。“只能这样。”

持续了两年半后他顺利出道,他甚至没有过哪怕一瞬的恐慌,担心自己的努力会付诸东流。“我觉得我肯定会做到。”刚开始他被称为“上电视的人”,泛指那些常常出现在综艺节目中有趣的人,他并不介意,“任何贴在我身上的标签也都是我的一部分。”那时他就毫不怀疑,终有一天自己的“音乐面”会转到被看见的位置。

“要保持积极的态度,这样你整个状态、整个信心都会不一样,如果你都觉得自己不行了,那是真的不行了,因为没有人能帮到你。”

访问开始前我让王嘉尔选一种表达最顺畅的语言:他的普通话里带着粤语口音,卡壳时就冒英语,又会在某个奇妙的地方转为上海方言。这是他在多种文化背景里不间断穿梭的痕迹,不由自主,情不自禁。

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

就语言来说,被王嘉尔列入“学习”行列的只有韩语:“也只有头一年有学习的感觉,之后连做梦都用韩语。”然后他又忙不迭补充解释:“就是学的时候不怕错。我比较好胜,但也没怕过输、没怕过失败,既然开始就一无所有,就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我抱着一种顺其自然的态度,但是该拼的时候要拼,不怕错,也不会害羞。”

不害羞,是因为他认定如果一开始错的越多,之后就能对这件事有足够的了解,“有时一上来就成功了,可能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功了。”他不信“捷径”,也十分警惕一蹴而就的成就下隐藏的脆弱浮冰。“比如说这条路长500米,你再怎么取巧都还是这些距离。可能你走了100 米就以为完成了500 米的过程,这些都是要还的,还不如一开始就好好走。”

王嘉尔 | 疲倦、焦虑 这是有成就感的苦

王嘉尔

今年夏天他担任《这!就是街舞》第三季的队长,第一次上去现场battle,毫无经验,但十分过瘾。“其实不管你怎么准备,那个阶段都会有一个极限,如果我能做到80 分,我不会只交79 分出去。”

高手过招,他只求尽兴,无谓输赢。“想那么多干吗,本来就不知道下一刻或是明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重要的是享受眼下的这一刻,就像我在节目里说的,只要你的灵魂、你的身体喜欢跳舞,我们就是一家人。”节目本身是一个比赛,有自身的游戏规则,但那种规则不应该被上升到社会的高度,或成为统领一切的标准。

“太注重竞争的时候,你会忽略掉这件事本身的美。该battle 的时候battle,但退一步看,这就是艺术,没有完美的答案。”也就是,每个人大可追寻自己认同的标准,人各有志,不需要委曲求全、千篇一律。“我说的‘了解自己’不是指‘我要成为百万富翁’这种具象的目标,而是清楚让我真正开心和享受的东西。”

美华裔商人被控行贿击剑教练150万美元 让两个儿子考入哈佛大学

原标题:150万美元!美国一华裔商人被控行贿击剑教练 让两个儿子考入哈佛大学

据CNN11月16日报道,美国联邦检察官在周一公布的刑事起诉书中说,美国马里兰州的一名华裔商人曾向哈佛大学的前击剑教练行贿至少150万美元,让他的两个儿子考入哈佛大学。行贿方式包括高价购买教练的一套郊区的房子,为其购买一辆汽车,帮其支付装修费用以及为其儿子支付学费等。

现年61岁的赵杰是马里兰州波托马克市的电信公司iTalk Global Communications的首席执行官。67岁的皮特•布兰德(Peter Brand)是哈佛大学的前击剑教练。去年,他因《波士顿环球报》对他涉嫌高价出售房屋的报道引发了调查,被哈佛大学解雇。

▲皮特•布兰德▲皮特•布兰德

两人于周一被捕,他们被控合谋实施联邦项目贿赂。这次的逮捕只是针对这起行贿事件的最新举措。该事件最早于2019年3月被曝光,大学申请者的有钱父母利用他们的财富在标准化考试中作弊,贿赂体育教练。

美国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Andrew E. Lelling)表示:“该案件是我们揭露和遏制大学招生腐败的长期努力的一部分。每年有数百万青少年争取进入大学,我们将尽自己所能创造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赵杰的律师周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否认了这些指控。律师比尔•温雷布(Bill Weinre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赵杰的孩子在高中学习成绩优异,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击剑运动员,他们凭借自己的实力被哈佛大学录取。”“赵先生坚决否认这些指控,并将在法庭上积极抗辩。”

布兰德的律师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布兰德在2019年被解雇时,一名律师表示,他的当事人没有做错任何事。

共谋指控可能会导致最高5年的监禁。其他被控犯有类似罪名并已认罪的家长一般都被判处监禁数月,如女演员洛丽•洛芙琳(Lori Loughlin)。

行贿具体是怎么进行的?

大学教练不能决定谁能被大学录取,但他们向招生办公室推荐某些运动员的建议具有巨大的影响力。起诉书称,赵杰向布兰德支付了总价为150万美元的一系列款项,作为交换,布兰德招募赵杰的两个儿子进入击剑队,从而帮助他们被这所哈佛大学录取。

起诉书称,布兰德在2012年5月对一名同谋说:“杰克不需要带我去任何地方,他的孩子们也不需要成为伟大的击剑手。我需要的只是一个良好的激励来录取他们。你可以告诉他……”

检方称,2013年2月,赵杰向一家同谋经营的击剑慈善机构捐赠了100万美元。赵杰的长子于2013年12月以击剑专业学生的身份被哈佛大学录取,并于2014年秋季被哈佛大学正式录取入读。此后不久,该击剑慈善机构向布兰德的慈善基金会支付了10万美元。据《波士顿环球报》报道,大儿子于2018年毕业。

赵杰为了让小儿子也入读哈佛,向布兰德支付一系列款项。检方称,赵杰被控为布兰德买车,为布兰德的儿子支付大学学费,为布兰德在马萨诸塞州尼德姆的房子支付抵押贷款,然后以远远高于市场价的价格买下了这所房子。起诉书称,这笔钱让布兰德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更昂贵的住宅,赵杰随后又为其支付翻修费用。赵杰的小儿子于2017年进入哈佛大学就读,起诉书称布兰德在招收的时候没有将报酬告知哈佛大学。

▲皮特•布兰德于2016年出售了他在马萨诸塞州尼达姆的房屋▲皮特•布兰德于2016年出售了他在马萨诸塞州尼达姆的房屋

但是,布兰德位于马萨诸塞州尼德姆的房屋交易金额引起了哈佛大学和联邦调查人员的特别关注。据房契显示,布兰德以98.95万美元的价格将这套房子卖给了赵杰,几乎是税单上标价的两倍。大约17个月后,赵杰卖掉了这处房产,损失了30多万美元。

布兰德出售了他在尼德姆的房屋后,在学校附近购买了一套公寓。CNN获得的文件显示,这处房产最初标价为98.9万美元,只比赵杰买下尼德姆的房屋价格少500美元。最终,布兰德以比要价高出3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学校附近的这套公寓。

上游新闻 杨若辰 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