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出道20年,至今在演戏上仍保持不低的产量。除此以外,她还去唱歌、主持、直播,最近又当起了电商平台的“官方直播合伙人”。每一样都做得比很多人早,成绩还总是响当当。但在各种报道里,她似乎永远脱不开“坚强”“贤妻”“养家”“御姐”这些形容词,仿佛永远负重前行、被迫坚强担当。我们试图替她撕一撕这些标签,让人看看刘涛的柔软一面。然而她却毫不犹豫地说:我就是个非常刚强的人,特别“铁血”,而且生来就很拼。个性就如此,这就是刘涛。不是因为谁才变成了这样。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采访是在晚上11 点进行的。彼时刘涛刚拍完一天戏、又去录了一首歌,刚刚回到住地。

工作人员说,我们可能得控制一下时间,免得她过于疲倦。

但刘涛看起来神采飞扬,言笑间甚至听不出丝毫倦意,叫人几乎忘记她已连续工作15 小时,和之前的好几天一样。

“她很Enjoy。”这句话凭空跳进脑中。

与行程是否满档无关,一个人的状态总会透露出蛛丝马迹,显示出他对自我的现状是否足够满足。

满足感越足,匮乏感越弱。而匮乏产生焦灼,并带来一种轻微的游移感。有时即使掩饰得再好,这种游移感也会化作某种隐秘的振荡频率,由言谈举止的无数个隙缝间泄露出来。

但在此刻的刘涛身上,这种频率微不可见。她看起来充实、享受,而且干劲十足。

不是狂热,也不激进,就是,充满了劲头。

工作啊,生活啊,明天后天要做的事儿啊,都让她乐此不疲,还跃跃欲试。

“我就特别‘舍不得’睡觉。昨晚看剧本看到凌晨两三点,明明已经能睡了,我还是想着:‘还有什么东西要看吗?’‘还能再做点儿什么事吗?’”

案头工作什么的,在她身上是不存在的。

“你不要把什么都想成工作,你可以把它当成一种乐趣。就像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拉着闺密一起去吃个火锅、一聊聊到半夜,不也一点儿都不累?”

跟刘涛聊天,确实有种跟朋友约了个火锅、边吃边聊天的感觉。不累,踏实,不怕冷场,但也不打鸡血,也不会处处暗藏机锋。

就这么踏踏实实聊个天,挺好。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刘一刀语录

直播带货就像是,第一次带结婚对象回家

5 月的时候,刘涛多了一个“分身”:刘一刀。

作为聚划算平台的“官方优选官”,刘涛出现在了阿里员工的钉钉系统内,花名“刘一刀”。

此后,刘一刀至少每周都会做一场电商直播,每场持续四五个钟头。

5 月14 日,刘一刀首次直播,该场观看人数超过2100 万人次,成交额高达1.48 亿元,此后三场直播场场过亿元。6 月6 日的第四场直播,成交更是冲到2.2 亿元。

更令平台和行业观察者惊喜的是,刘一刀直播间的“新客成交比例”高达九成。要知道在今天激烈厮杀的电商江湖里,“新客成交”是一个无比金贵的指标。新客意味着新血、活血,意味着动能。

从这个意义上,新员工刘一刀的入职表现,开门红,满堂彩。

刘一刀直播间很快就成了产业媒体关注的分析案例。虎嗅网对此作出的一个描述是:刘涛做到了本应理所当然、但在实践中很少有人实现的事情:认真。

不只是说她认认真真进行直播,更重要的是,她认真去理解了电商直播这件事的本质规律:

“它不是我刘涛的个人秀,我不能把它当成一场演出或一场相声、一场脱口秀,没有用的,因为大家会对你个人的节目产生疲劳。现在大家要的是一种效率,他们想听你快速分享一些好东西,好东西和生活经验是不容易让大家疲劳的。”

摸清规律、沉浸其中、快速上手。只要曾身处职场你就一定会相信,刘涛真能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任何事,只要我敢干,我就一定能把这事干漂亮。”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Q A:

做刘一刀跟之前的工作相比,感受有何不同吗?

刘涛:这比参加一个真人秀还要真实。一切都是自己在cue,也没人在掌控你、要求你,最真心地在跟看直播的人沟通,我觉得责任心更重,我要非常严谨,真的要去了解很多很细的东西,我才知道怎么形容每个商品。

想听听刘一刀对电商直播的第一手经验分享。

刘涛:我觉得电商直播就很像:你喜欢上了一个女孩,想跟她结婚,所以你要带她去家里,介绍给你的爸妈,你为什么会爱上她?有什么好?你也要很了解家人的期待,希望你找到什么样的人。现在你找到了,她是来自哪个地方,有什么特点,你要把她所有的东西都跟家人说得非常细,让家人理解你对她的喜爱,因此接受她,甚至欢迎她。主播跟商品的关系就像是这样。常有朋友看了我直播之后问我,为什么你都能背得出来,你怎么记得这么多?我说就像你了解了一个人,你都知道他好在哪儿,所以你张口就来。

每场直播差不多四五个小时,要达到这样一个了解程度,花在每场直播商品上的准备时间要有多长?

刘涛:我都是利用零碎时间在做这些功课,比如每场直播有300 个产品报名,最后只能选30 个,那么这300 个产品我都得先去它们的(线上)店铺看看销量、评论,也要看品牌的属性适不适合我来直播,再反馈给平台去评估它的物流分、各种各样的分数够不够。筛了又筛,最后一步我才播。我有个体会是,比起知道“我想选什么”,我应该更明白的是我不选什么、我不要什么。

所以你会直接参与直播货品的筛选?这非常非常琐碎啊!

刘涛:这里面的方方面面真的都必须亲身参与,因为有时他们选的东西未必是我喜欢或能代表我的生活理念的。所有的货品都是跟生活息息相关的,那我生活中会不会用得到,性价比合不合适?如果很贵的话,为什么我会愿意推荐给大家去尝试?我觉得这些东西都得非常明白吧!

刘涛 | 我骨子里就没有“软弱”这个词

刘涛

电商带货的直播非常挑战体力、耐力甚至肺活量,刘一刀还吃得消吗?

刘涛:就像拍戏,一喊开始,你的马达就要开始运转了,那时候不会考虑太多。我始终觉得很多时候不要自己心疼自己,你得相信自己能做到这件事情,既然选择了就要尊重自己的选择吧,也是对其他人负责。而且我不只把它当成一个工作,也把它当成一种乐趣。就像好不容易休息的那天,你去跟闺密吃个火锅、一聊聊到半夜,每一次直播也可以当成跟闺密一聊聊到半夜,也是一样的。任何事都取决于你怎么看待它。就像上一堂课一样,有时候你会觉得是一种消耗,但为什么不觉得这完全就是在帮你长知识?

直播间的布置、直播的风格这些细节,你也会深度参与意见吗?

刘涛:实际做了之后我觉得在这方面“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我可能原本想做得更轻松、“松散”一点,但看直播的人已经有个习惯,就是只想知道你要推荐什么好东西、几点上链接,看完你今天的货他可能就要睡觉去了,他真的没有那么多耐心来跟你喝茶聊天。理想化的话,我本想以一个流动的方式,带着大家逛完整个房子,不是坐定不动的。但是一这样做,镜头一跟着走,我就看到屏幕上有留言:“不要一直走”“不要一直在动”“看不清很闹心”……后来才知道,其实不用多走动,也不用说那么多,把重点说清楚就可以了。

刘一刀的工作有KPI 或业绩目标吗?

刘涛:没有人给我这种压力,我当然希望成绩能更好,但我最不喜欢那种一味要卖多少钱的感觉。直播的目的是卖货,其实更多的是分享,比如之前不会想到要买的东西,但我们发现这东西挺好的,你再一用,原来真的挺好的。我应该给大家带来信息:原来现在日子是这么过的,原来还可以这样!或者这东西原来挺贵的,今天能这么便宜、还送别的东西,让大家过一个小节庆一样。我希望,第一是买得划算,第二是用得也要开心。

好像你对于时下最新的一些玩法,一直都跟得蛮紧,比如之前一开始玩明星直播,现在又有带货直播。这是因为你好奇心强,还是为了工作必须要跟上趋势?

刘涛:我始终觉得我们必须跟上时代。时代是在潮流当中,我想作为一个引领者,而不仅仅是个跟随者。更新换代永远不会停止。现在我们会回想过去那些经典的戏、以前我们生活的方式。若干年后大家再去想,原来我们还做过直播,还通过直播买过东西,一想到直播又能想到原来还有过一个刘一刀,我还成为了一个代表性的人物,我就觉得很骄傲。

你希望在每个阶段都留下一个自己的印记?

刘涛:我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没必要去抗拒,有一种参与感,你会乐在其中。我是一个特别好学也特别勤奋的人,也是个相对还挺敏锐的人。

刘涛绿洲晒自拍纪念新剧 穿白衬衫比耶眼中带泪花

刘涛在绿洲分享自拍,说道:“虽然今天只有一场,但却是词最少最动情的一场,导演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背,很满意,值得纪念一下”。


新浪娱乐讯 12月28日,刘涛[微博]在绿洲分享了两张自拍,说道:“虽然今天只有一场,但却是词最少最动情的一场,导演站起来拍了拍我的背,很满意,值得纪念一下”。照片中刘涛穿着白衬衫,对着镜头微笑比耶,眼中似乎还有泪花。据悉,刘涛正在拍摄电视剧《星辰大海》,她在剧中饰演简小爱。粉丝评论:“姐姐今天真好看”,“演员刘涛闪闪发光”,“小爱同学值得期待!”

刘涛穿正装再现内八字 骄傲称“跟着我一辈子”

刘涛在绿洲发文:“骄傲的内八字,跟着我一辈子”,并附上一张她在拍摄现场微微内八字的照片。


新浪娱乐讯 12月4日,刘涛[微博]在绿洲发文:“骄傲的内八字,跟着我一辈子”,并附上一张她在拍摄现场微微内八字的照片。只见她身穿黑色职业西服套装干练十足,一只手抱两个工作文件夹一只手拎白色大号购物袋,却面带微笑丝毫没有感到一丝疲惫。有粉丝评论调侃:“大家好 我叫内八字”,还有粉丝夸赞道:“宝的小内八超级可爱啊”。

刘涛穿正装再现内八字 骄傲称“跟着我一辈子”

刘涛在绿洲发文:“骄傲的内八字,跟着我一辈子”,并附上一张她在拍摄现场微微内八字的照片。


新浪娱乐讯 12月4日,刘涛[微博]在绿洲发文:“骄傲的内八字,跟着我一辈子”,并附上一张她在拍摄现场微微内八字的照片。只见她身穿黑色职业西服套装干练十足,一只手抱两个工作文件夹一只手拎白色大号购物袋,却面带微笑丝毫没有感到一丝疲惫。有粉丝评论调侃:“大家好 我叫内八字”,还有粉丝夸赞道:“宝的小内八超级可爱啊”。

刘涛双十一直播11小时后赶早班机 绿洲甜笑状态好

新浪娱乐讯  11月12日,刘涛[微博]在绿洲晒出了自己的自拍照,还配文发了一个“V”字。晒出的照片中,刘涛身穿紫色外衣,对着镜头比V,妆容精致,状态相当好。她还翻牌多位粉丝,与粉丝互动。

据悉,刘涛在双十一直播战斗中,连续直播了11个小时,今日还早起赶飞机,拼命的态度引得网友纷纷表白,“表扬刘小刀昨天的专业和敬业”“刘涛追着梦,我追着刘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呀!”


刘涛蒋欣发文为杨紫庆生 《欢乐颂》姐妹感情深

11月6日是杨紫的生日,她在微博上晒出了手捧生日蛋糕的照片。好友刘涛、蒋欣纷纷发文为她送上生日祝福。


新浪娱乐讯 11月6日是杨紫[微博]的生日,她在微博上晒出了手捧生日蛋糕的照片。刘涛[微博]为她送来祝福:“生日快乐宝贝。”蒋欣[微博]也发文为她庆生:“全宇宙最可爱的小猴紫,生日快乐鸭!掐指一算,你那个愿望很快实现! 姐姐爱你哟!”

之前,刘涛、蒋欣曾和杨紫一起主演《欢乐颂》,此后关系一直很好,每年都会为杨紫送上生日祝福。网友纷纷留言:”友谊天长地久呀!”

在街上,我看到了很多重复的人生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席(ID:yixiclub),作者:刘涛,原标题《在街上,我看到了很多重复的人生,在这种无尽的重复中我也找到了自己 | 刘涛 一席第810位讲者》,头图来自:作者供图

刘涛,摄影师。

我拍照本不是为了记录生活和历史,但整理照片的时候,我感觉我确实记录下了很多人,他们的变与不变。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变得更加不好了。我跟他们产生了一种亲切感,我知道他们,或者是我以一个旁观的角度去观看他们,街头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教育。

大家好,我叫刘涛,我是来自安徽合肥的街头摄影师,今天跟大家分享的题目叫“走来走去”。

我是从2011年的1月份开始拍照的,每天在街头的时间大约有四五个小时。2014年,我的一组照片被《三联生活周刊》转发,让更多人知道了。

我从21岁开始在合肥供水公司工作,当时是抄表员。网络上很多人知道我以后,我就被单位调到了一个小镇上,送水费单,在那工作了两年。这里都是每个工厂的保安,我觉得最出其不意的就是我把水费单递给他们,他们去拿这个单子的时候,我拿手机拍一张。

现在我变成了水表复核员,别人抄完表,我再去检查一下,看他抄得准不准。生活好像也没什么变化。

我所有照片几乎都是在合肥的这片区域拍的,就是我以前抄水表的地方。这一圈走下来有二十公里,第一天顺着走一圈,第二天再逆着走一圈,这样我可以看到它白天到夜晚,不同的样子。

我每次拍照都有点仪式感,走到一个商场门口后才把相机挂起来,设置时间,戴上耳机,然后出发。

这张照片就是商场的员工在表演各种动作,给上面的无人机拍摄。那个女的的后背露了出来,后面的人把它拉下来。

到了夜晚,有工人在给乐高玩具店施工,里面戴着红色安全帽的乐高也在施工,这个工人回头看了看我。

这张照片是合肥的雾霾,冬天非常严重,拍到的天空都是灰色的。有一次我路过一个十字路口,这个老人在放风筝。

风筝飞到了雾霾里面,旁边三个老人很好奇,问你这个到底是什么形状?什么颜色?我当时在旁边看他们讨论,放风筝的老头就是不说。

再往前走没多远有个学校,学校总是有家长逆向行驶送孩子,因为比较近,其实是一个道路设计的问题。交警有时候在,有时候不在。有一次他说家长逆向行驶,要罚他车。这个小朋友竟然给交警递了一颗糖,我看了很感动。其实我当时还在想,他要是拿个水枪一开枪,就有点像黑色电影了。

他们后面就是这个地方,我管它叫老人俱乐部。很多老人每天下午聚集在这里,以前他们经常跳各种舞,后来被人说扰民,就停止了。

平时会有一些年轻人,他们身体素质很好,但他们找不到观众,就在老人俱乐部做各种单杠双杠的动作,吸引别人的注意力。后面的高楼大厦,和近处的老人,我觉得这种对比很有意思。

到冬天,这里会坐着很多人下棋,我照片没有拍得很完整,其实有很多很多人。这个黑人小伙子他拿着自拍杆在自拍,跟里面介绍说,我到了这个地方。

旁边的老人就说,你会说中国话?他说,会。又问,你来自哪里?他说,我来自安哥拉。老人说,安哥拉很乱,安哥拉很穷,还是我们这好吧。这个黑人就把自拍杆收起来说,我们安哥拉不乱、不穷。

其实我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想到了我18岁在上海当兵,在提篮桥监狱岗楼上站岗。狱警会问,你哪来的?我说,我安徽的。他就说哎呀,安徽好穷,到这来有得吃有得喝。当时我心里面就是这种滋味。

再往路口走。那两个小女孩吃着冰棒,冰棒纸扔在地上,旁边的男生哭得,因为他拿个冰棒纸,冰棒掉下来了。

这张我本来准备拍一个模特的头,结果突然出来一个人去捡瓶子,就好像她的头从垃圾箱这里出来了一样。我其实没有想到会有个人,要不然构图会更好一点。

还有这个空调钻孔的,那天我在那欣赏了很久。因为他打孔会震动,向外弹出来,下面那个人这样子扶着他,我就一个人偷着乐。

路过抱小孩的人,后面的墙上有翅膀,上面写着“小E,要快乐一点”,好有希望感。

这个地上的线少了一点,好像画到了狗的脖子上。街上有很多狗在各种商店门口徘徊的,其实不是宠物狗。因为很多卖卤菜的,下班后会扔一点东西给它们吃,它们就经常在那里出现。

有的时候出现在这里。

再往前走,有一个我经常去的小巷子,那个巷子也很有趣,叫梨花巷。

一开始开了一个理发店,开业的时候大家在门口吃西瓜。它现在已经倒闭了,变成了一个汤包店。但是这个画面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他们当时在一起开心的样子。

我在拍照的过程中,不断地有很多店开门,很多店倒闭,很多店又在选址,又在装修。

巷子里面有一个聋哑老人,他养的鸡就在路边。这个鸡很好奇这把刀,它左看看,右看看,我想它一定不知道它很危险。

我在那观察了很久,要是别人看到我,绝对会觉得我这个人不是很正常,怎么会盯着一个鸡这么长时间呢?

好像,有的时候遇到危险反而不知道身在其中。

这张是总算想通了的感觉。

再走到前面,有很多小孩在那玩,“垃圾扔在此处死全家”,那个牌子特别刺眼,旁边小孩玩得很开心。我经常路过拍照,之后就有一个人说,这个我写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然后就把它拿掉了。

再后来,这个墙面变成了“保护未成年人成长,托起明天的太阳”。

但我不是拍这个牌子,我是拍老人晒的裤子,它跟航车很像,一个好坚硬,一个软飘飘。我路过的时候,就在那一直等风吹,等着风来。

它边上靠了两个闲置的镜子,我路过在那自拍了一张。我感觉我就是从这个城市黑色的裂缝里向外看,所以我就露了半个身子,相机的部分在黑的杆里面。

路过商店,他们换模特,手掉到地上,还有路过的人。

我就是在看城市的每个细节,穿梭,去观察,希望能够发现什么。有一个人他就站在那,我立马就意识到了,我就拍了一下。我这次来在广州也看到这个球了。

这个小朋友在打排球,他父母要录下来,远处有一个居民区的牌子,正好像个抛物线一样。

快递员,午后他们自己在玩游戏,有的时候很严肃,有的时候又笑得很自然。我就在旁边,其实下午四点过后,我基本上也没什么事做,就一直在街上。看他笑,我自己也很被感染。

这个城市后来出现了小黄车。因为我对城市非常了解,我知道后面那堵墙是黄色的,正好这个电动车的后视镜可以把那个黄色投射上去。这个人骑个黄色的单车,它的前轮和后视镜就重合了。

其实我就是在街上自己想着办法找乐趣,又思考自己,又思考周围,反复地去想,反复地去看。

之后会路过一个地方叫小小小公园,在这个小小公园里面我也拍了很多照片。

两只狗一见面就吵架,一个老人和一个女的,她们也在吵架。那个老人说,我今天看你再敢拿鞭子碰我家狗。那个女的说,你赶快把它拉走。那个老人就拿个小鞭子,就这样挥。

偶尔也有快乐的一幕。这是平时好多小朋友玩的滑梯,没有人的时候,狗狗也来玩。

其实这个小公园很小,范围只有100米不到。有三个老人固定在那里健身,这个小朋友打枪,她们就好像要举手投降了一样。

她们有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就是刚才那三个人里面的两个,她们在这扭腰。远处的女生跟另一个女生说,这花园真漂亮,你到那个石头那蹲下来,我给你拍一张。她说,好。

然后就是这个画面了。

夜晚的时候,我一个人跟报刊亭的海报合个影。用自己的影子,露半个脸,让自己和这个城市结合在一起。

有的时候他们换门把,插销就直接放在海报上。

过马路,那个女的给自己的狗狗打个伞。其实雨很大,那个男的没有伞,从旁边路过。

抬头看看上面,这个阿姨抱着狗跟楼下的狗打招呼,楼下的狗也知道回应。

走到那头就到了三孝口。说起为什么叫三孝口也蛮悲伤的,说是合肥以前有一个母亲去世了,她的三个儿子在守着母亲,突然来了一场大火,三个儿子不愿走,就烧死了。人们很感动,就在上面刻名字叫三孝口,很匪夷所思。

三孝口以前有一个很大的天桥,我经常到天桥上面拍这个城市。这个人的头秃了一块,他看着远方,我觉得城市好像也秃了一块。

到冬天下雪了,这个天桥就剩这么点,旁边都拆了。再后来,这个天桥全都没了。

以前天桥边上有看电动车、自行车的,跟旁边的咖啡店他们都穿差不多的围裙。这个咖啡店和看电动车的,他们现在也都离开了。

这个妈妈使劲地打她的小孩说,300块钱一节课你给我考成这样,看我回家怎么整你。

虽然我只是在街上拍照,但我也有责任,有时候看到事了要管一管。我劝了一下,我说你不能这样,这个阿姨还以为我在帮她说话,就说,看到了吧,这个叔叔都说了,你不能这样。她说了很多很恶毒的话。

旁边还有她的另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就在旁边这样看着,我觉得特别不可思议。

到了这里我就往回走了,我经常在这买瓶啤酒,喝一口。有一天我看到了这个水管,像喷泉一样。

我是供水公司的,但是我没有打电话。我看到这个觉得非常精彩,就跟它干了一杯,我说,耶!那天我一个人在这看了很长时间。

我也会去那些菜市场,虽然我从来不在菜市场买菜,就是去看看。

菜市场的流浪狗,它们会走成一条直线,很整齐的样子,但是边上都很乱。

这个小孩,有一阵我每天都能看到他。这张他还很小,家人让他在盆里面游泳,他一下滑倒了,四脚朝天。

馒头店的门口,每个人都是匆匆下来要几个馒头,只有两个狗狗忙着拥抱。

这个馒头店对面,卖牛羊肉的。后来这张照片在德国获了一个奖,他后来知道了,他说,你给我拍张正脸。

我很难跟人解释我在干什么,我希望跟他们有一种距离感,用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因为我经常重复出现在一个地方,今天来,明天来、后天还来,跟人“Hello”、“Hello”的话,我会有点担心,很难独自去思考。

这张是我在边上吃豆浆,这只狗要去舔咸菜,它的主人把狗头夹在我面前。

菜市场的故事很多。暑假的时候,小朋友就跟奶奶一起卖菜。他觉得这里挺无聊的,但小朋友能找到各种玩的地方,从这慢慢爬上去,然后马上滑下来,跟着菜一起。

这个小孩睡得太笔直,把我吓一跳,要不是看他爸爸在扇扇子我真的以为怎么了。

后来终于换地方睡了,他们俩睡在一起了,不知道是从哪来的这种床。

再过段时间就只看到他爸爸,我把他拍到这个笼子里面去了。我觉得他可能一直都是在这里,我也是一直在合肥,感觉我们两个都像被关起来了一样。

还有卖鸡蛋的,这张照片做了很大的一张,贴在重庆的江边。我觉得鸡蛋是一种梦想、一种新生的感觉。

他在这休息,隔壁的人在看电视。

两个人一起睡觉。

然后两个人一起醒来。

我不是刻意去拍他们的,我都是路过拍一张,路过拍一张,路过时我觉得不是很合适的就走过去了。

夜晚过后,厨师下班,他好像从这个锅里面出来了一样。

这个是卖烧饼的,小孩子的爸爸要亲他,他不愿意,打他的手,打他的脸。

旁边做饼的是他妈妈,小朋友犯错的时候,打得很惨。

有的时候又把孩子抛在空中,“啊,宝贝”。

洗衣机水流出来的泡沫,像个笑脸。

塑料袋,折射得像个鱼的影子。

我在街上都在干吗?有时候我自己都会怀疑自己。有一次在街上拍照被我家亲戚看到了,我的亲戚全在本地,没有一个出去的。当时我在垃圾箱边上拍,亲戚回去跟我妈讲,你儿子这么大年纪,怎么在垃圾箱门口拍照?这有什么好拍的。

晚上走回来,有时候会看到三个老人在这下棋,穿的全都是白背心,只要到夏天就是统一的白背心,绝对不会错。我觉得这不是给我摆的模特吗?我在想用什么角度让它连在一起。

有的时候是这个造型,高低起伏的。

有一次他烟拿反了。

我拍照本不是为了记录生活和历史,但整理照片的时候,我感觉我确实记录下了很多人,他们的变与不变。有的人离开了,有的人变得更加不好了。我跟他们产生了一种亲切感,我知道他们,或者是我以一个旁观的角度去观看他们,街头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教育。

我拍过一对菜市的夫妻,他们有对双胞胎。他们以前卖蔬菜、饼子,后来不在那做了,换了一个大爷。

有一天,我快走到三孝口,看到一个网红煎饼店,结果发现是他们夫妻俩开的。好多生意,我在心里面就挺为他们祝福的。

这个老人是夜晚看车的,白天非常悠闲,就到那个老人俱乐部跳舞,跟人拥抱。周围人都看他,但他自己根本不在意。他喜欢把很多装饰、项链挂在身上,这些都是他捡来的。

他看车的时候,我路过,他还朝我笑。

到了夏天,他啃个西瓜。耳朵上面戴个闪闪发光的耳钉,都是他捡的。

冬天我递给他一根香烟,我问他什么时候结束?他说要看到十一点。就在后面那雪里面,帮人家指挥倒车子。

有时候他自己躺着。

疫情过后,他的工作没了,变成捡瓶子的了,但头上还是戴着各种装饰。

再过一段时间,变成在地铁站门口乞讨了。

其实我拍了很多重复的人,这次去整理才觉得有一种不同的感受。这个人是在超市门口专门看手机的人,他一直在这个横杠边坐着。

到冬天了,他还坐在这里。

有的时候我正好跟他相遇了,他要往那个位置走。

看到这个奶茶我就知道他已经走了,但我知道他是在这坐过的。因为他跟我说过,奶茶健康。

疫情来的时候,街上都没有人了。那时候我们那边也封城了,一周只能出去三次,买菜。我经常拎着菜,一直到晚上保安都睡了才拎回来。后来参加了执行防务,走在街上还是没有人。这地方是我以前每天都去的,有一种失落感,也不知道怎么去拍。

但是我想试着去寻找,试着去发现还能看到什么。夜晚,很多老人在围栏里面,他们还在健身。

这个写着“发烧不说的人都是潜伏在人民群众中的阶级敌人”,我看着这个小狗路过说,“反正我没这种感觉”。

有的人会挖个小孔,露个头出来。

疫情期还下了一场大雪,把这整个都吹倒了。

到了夜晚,能看到老人去遛狗。那个狗跑到一个禁止通行的地方,上了个厕所,然后跟着老人一起走了。通过足迹能感受到,没有人的夜晚就是狗的世界了。

平时这个高速路上,车都开得很快的。好多宠物狗也回不去了,跟着路边的野狗一起鬼混,在大马路上来回穿梭,一点都不怕。封城大约一个多月,动物们很快就适应这个城市了。

刚刚解封,我就看到好多人都出来了。好吧,店一开门,人全都挤在一块。我很无奈,也不至于刚解封就挤爆了人,这么快就忘了吗?我就拍了这张照片。

还有这种彩票店,挤着好多人买彩票。

这个人我以前拍过好几次,就是路过的那个菜市场里。这张是我去年拍的,在黑暗中,我戴个耳机,他在远处搬菜。他说,你这电视剧拍第几部了?我没听清楚,他跑过来讲,你这电视剧都拍第几部了?他以为我在拍电视剧,因为老看到我,一直在拍。

我不是一个经常在菜市场,在学校的人,我是去那拍照,去那走来走去。听他们聊天,讲他们怎么度过一些乏味的时光,很多时候给了我非常大的感触。

我觉得自己其实跟网络相处得有点远,这些照片就是一种现实感,那些瞬间是在街头很长时间才能拍到的。它们真实发生,但是很快过去,永远不会出现在新闻上,就这么消失在时间里。

拍照的过程中,我有时候产生了自我的思考,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我会跟一些朋友说要实现自己的价值,因为我看到了很多重复的人生,可能在现实的生活中,人要去寻找一点自己真正的乐趣。

好的,我的分享结束。谢谢。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一席(ID:yixiclub),作者:刘涛

何炅刘涛主持金鹰奖后互相表白 约定要继续做搭档

10月18日晚,主持完金鹰奖颁奖典礼后,何炅和刘涛微博发文互相表白对方,并约定继续做搭档。


      新浪娱乐讯 10月18日晚,主持完金鹰奖颁奖典礼后,何炅[微博]在微博晒出和刘涛[微博]的比心合影,写道:“感谢我的好搭档刘涛,那大气明亮稳稳的光沐浴着我,让我也踏踏实实不紧张。这个搭档好,要不要定下来呀?”

      刘涛随后转发表白道:“感谢我的好朋友何炅 ,那温柔真切暖暖的心感染着我,让我也安安心心不慌张。这个约定好,随时点名随时到啊!”

王珂发长文回应投资亏损谣言 深情告白老婆刘涛

9月16日,王珂在微博发长文谈近期有关他炒货币亏损12亿的传闻。他指责营销号瞎编,表示自己发声是因为刘涛,并对老婆深情告白。


新浪娱乐讯 9月16日,王珂在微博发长文谈近期有关他炒货币亏损12亿的传闻。他表示自己很少考虑正面回应谣言,此次发声是因为刘涛,“因为想到你,这个乐观,勤奋,持家,充满勇气的中国女人,每每取得一点点小小成绩,定会有铺天盖地的造谣和抹黑迎面而来。”他也谈到不久前刘涛父亲离世时他们夫妻俩的心灰意冷,指责营销号“瞎编乱造出的流量再一次夺走了人性的光茫”。最后他写道,“无论风雨苍黄,我们都会一起”,并在文末落款“爱你的王”,深情告白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