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绚烂耀眼的街道敲响了圣诞钟声,女孩儿们期待收到什么样的礼物呢?是富有文艺气息的手工制作,还是Bling Bling 的限量版?礼物固然惊喜,但成功搭配应景又独特的珠宝不亚于甄选一件精致的礼物。当珍贵的心意在那一瞬间被开启,谁不会感叹一句:All I want forChristmas is you !

职场通勤也能气场全开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白领上班族的最爱当然是各种各样的包袋啦!圣诞前后聚会如此密集,包袋、服装、珠宝样样都不能输。珠串点缀的设计和华丽的钻石珠宝Double 闪耀,再搭配上气场十足的毛领皮草绝对让你成为整场焦点!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TIPS:

1. 飘逸顺滑的长发和不经意的卷翘自然又不做作,散发干练气场的同时也能不失性感。

2. 飞扬流畅的眼线打造摩登女郎的精致干练。

3. 选择含有金属元素的包袋无论是逛街还是派对都能沉稳应对。

推荐单品: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1、Pinko 人造拼毛拼接大衣 RMB 4,934

2、Area 晶饰流苏边凉鞋 RMB 7,541

3、Tasaki 塔思琦 Wild Bouquet 系列钻石项链

4、Dior 迪奥顶级珠宝 Gem Dior 系列 白金、钻石耳环

5、Chanel 香奈儿 Tweed De Chanel 臻品 珠宝系列 Tweed Brode 白K 金、钻石胸针

6、De Beers 戴比尔斯 Phenomena Frost Flower 戒指

7、Bottega Veneta The Chain Pouch 单肩包 RMB 28,800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绚烂耀眼的街道敲响了圣诞钟声,女孩儿们期待收到什么样的礼物呢?是富有文艺气息的手工制作,还是Bling Bling 的限量版?礼物固然惊喜,但成功搭配应景又独特的珠宝不亚于甄选一件精致的礼物。当珍贵的心意在那一瞬间被开启,谁不会感叹一句:All I want forChristmas is you !

职场通勤也能气场全开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白领上班族的最爱当然是各种各样的包袋啦!圣诞前后聚会如此密集,包袋、服装、珠宝样样都不能输。珠串点缀的设计和华丽的钻石珠宝Double 闪耀,再搭配上气场十足的毛领皮草绝对让你成为整场焦点!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TIPS:

1. 飘逸顺滑的长发和不经意的卷翘自然又不做作,散发干练气场的同时也能不失性感。

2. 飞扬流畅的眼线打造摩登女郎的精致干练。

3. 选择含有金属元素的包袋无论是逛街还是派对都能沉稳应对。

推荐单品:

珠宝猜透她的心 选对礼物并不难

1、Pinko 人造拼毛拼接大衣 RMB 4,934

2、Area 晶饰流苏边凉鞋 RMB 7,541

3、Tasaki 塔思琦 Wild Bouquet 系列钻石项链

4、Dior 迪奥顶级珠宝 Gem Dior 系列 白金、钻石耳环

5、Chanel 香奈儿 Tweed De Chanel 臻品 珠宝系列 Tweed Brode 白K 金、钻石胸针

6、De Beers 戴比尔斯 Phenomena Frost Flower 戒指

7、Bottega Veneta The Chain Pouch 单肩包 RMB 28,800

我在三里屯卖二手包:5个人抢一只LV 一场直播销售40万

文|创业最前线  冯羽

三里屯一向是北京最潮的商业圈,不过在3.3大厦,仍然有一些供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隐秘角落”——成百上千个二手包袋经过流转、养护、鉴定,最终完成交易。

在这里,“二手”不再是一个羞于启齿的词汇,甚至有一些店主会显得过分坦诚,“这几款是翻新过的包。”

人流并不是二手奢侈品交易达成的唯一标准。从3.3大厦沿工体北路向西走1公里,在一栋不起眼的公寓,还隐藏着一家四海中古店。这家在大众点评箱包品类排名第一的二手奢侈品店,几十平的店面竟然蕴藏着月销200万的潜能。

“中古”一次来源于日本,普遍指二手,但在部分行内人眼中,中古和二手还存在着细微差别:二手的范围更广,而一些年代更久远、款式特别的包袋则被视为“中古”,或是“vintage(古着)”。

在四海中古店里,LV的各种爆款挤满了一个包架,裹着塑胶包装的则是香奈儿leboy等一只难求的包袋。

“人最多的时候,店里总共挤满了40个人,基本上都是几个人抢一款包。”四海中古店的店主郭智慧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郭智慧曾亲眼目睹二手奢侈品交易是如何攀爬到巨浪巅峰的。

中国消费者早已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争相讨好的客群。早在3年前,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三分之一都被中国人收入囊中。到2025年,中国奢侈品一手市场预计将达到万亿级别,而二手奢侈品存量也将水涨船高至3000亿元。

草莽江湖可以造就英雄,但英雄所到之处通常都会踩着普通人上位。

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门槛到底有多高?当你以1-2折价钱买到的二手奢侈品,究竟是真是假?这个行当的“水”到底有多深?

1、“菜鸟”变“老鸟”

在后疫情时代,如果一线奢侈品牌还期望以涨价来维持格调、吸引老客户复购的话,这套如意算盘可能打错了。

传统奢侈品销售在和二手交易的博弈中,显然已经落于下风。

“今年从4月初算起,平台交易额增长了250-300%。”奢侈品服务平台优奢易拍创始人张琛对‘创业最前线’表示。

由于疫情,线下流量骤减,郭智慧开始“转战”朋友圈,同时也在小红书直播,“店内包袋均价在2000-3000元,也有香奈儿、爱马仕等高单价包款,最高一场直播卖到了40万销售额。”他说。

在张琛看来,作为卖方,疫情后收入减少,卖掉包袋可能是出于防范风险和变现的考虑;而买方更多对奢侈品有所向往但预算不足,购买二手奢侈品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

影视作品往往是现实的投射——电视剧集中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在家庭生意失败或是周转不灵时,富豪太太往往会拿出相对保值的包袋和首饰进行变卖,来解一时之急。

“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最近就有一位客人在我们的平台上卖掉了20多只爱马仕。”张琛透露。

北京一栋房产的首付,不过是某些富豪家中一个衣帽间的价值。

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中国人曾经历过井喷式购买奢侈品的消费阶段。

与中国十分相似的是,早在1995年,日本奢侈品消费就一度达到全球份额的68%。不过随着日本经济进入调整期,过度消费过后的存量奢侈品也逐渐流向中古市场,到2015年日本消奢侈品消费仅占全球份额的10%。

中国二手奢侈品爆发的拐点则是在2015年前后。彼时,一些二手交易平台比如闲鱼、转转、心上等已经开始兴起,其中奢侈品是一个重要品类。

(图/ 四海中古店 摄 /冯羽)

尤其是当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时,奢侈品行业的消费风向也终于变了。

罗德传播发布的《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显示,有10%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20%的中国香港消费者计划未来12个月将减少支出,相较去年的6%和12%,未来计划减少支出的消费者明显增加。

张琛说,二手奢侈品的价格基本在一手官价的五折左右,像香奈儿CF和流浪包等热门款式价格可能上浮到7至8折。

“买二手奢侈品图的不是便宜,而是性价比。”他强调,“二手奢侈品主要消费群体是月薪6000元以上的白领,因为2000、3000的包她们基本都能买得起。”

他还打了一个比方,消费者第一天买新包可能需要1万元,但拆封后用过一次这只包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就降为5000元,“为什么不能从第二天开始用?产品质量和成色方面并没有太大差距。”他说,消费者刚入行时相对“菜鸟”,更愿意消费一手奢侈品。

但“菜鸟”终将成为“老鸟”。

当消费者深谙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定价规则后,这场交易也就变得高频起来——比如这个月花3000元购得一款二手包,下个月可以卖出去再换回一只新的二手包。

2、亏大了还是赚翻了?

但你买来的二手包到底真假如何、低价入手是否仍然买贵了?恐怕是一个谜。

“二手和中古品本身就缺乏标准化,同一款包不同年份和新旧价格有浮动很正常。”郭智慧说,行业信息不对称现象长期存在,虽然顾客也会提前上网查资料、“做功课”,但基本做不到对行业的深度研究,“店大欺客”“买贵了”的情况时有发生。

防不胜防的还有“翻新”套路。

部分商家会从市面上收购品相较差的二手包,随后拆包换皮更换五金件,可以将包袋的成色完全翻新。翻新成本并不高,但转售价格远比原包价格要高不少。

“翻新包已经能够让他们赚到70%的利润,而这些商家也不愿意花费更多成本来牺牲交易利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创业最前线’。

更关键的还是货源。

线下店面的货源渠道基本来自于用户寄卖、拍卖行、日本中古店渠道以及同行“串货”。

“串货”指商家或公司将彼此的资源货品进行交换,如果是经营私域流量的商家,别家的滞销款可能会成为自家粉丝群里的爆款。

而据公开报道,在国内二手奢侈品交易中,同行之间调货、收货的交易比例几乎高达65%。

单独来看,其实个体商家的资源有限,店铺里能够陈列出来的货品其实并不算多。

“如果将品控标准放低一些,我们的货会非常多。”郭智慧坦言,“串货”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是“站着挣钱的方式”。

事实是,疏于对货源渠道的把控,正是造成二手奢侈品市场假货泛滥的根本原因。

此外,在奢侈品交易整套流程中,还有一道鉴定环节。如果鉴定体系足够标准化,外界对于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顾虑也会相对减少。只可惜,二手奢侈品鉴定市场更是鱼龙混杂。

奢侈品鉴定师这个职业已经不再神秘了——过去在奢侈品电商平台普遍会配备鉴定师,而如今,更多鉴定师正在逐渐摆脱平台,开始寻找独立身份。

比如在抖音、微博上以“奢侈品鉴定师”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发现市面上存在大量不同水平的鉴定师。抖音上的一些鉴定账号内容虽为鉴定,但为了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难免有演绎创作的成分。而微博上的鉴定师有些自带“国字头”证书,有些已经在行业里积累了足够影响力。

(图/ 抖音)

张琛说,在鉴定奢侈品时,首先会从材质入手。比如奢侈品牌基本会使用小牛皮和小羊皮,而很多假货会用牛皮和羊皮试图蒙混过关,这一点鉴定师从皮质上就能够辨别真伪。其次是工艺特征上的鉴别,比如品牌的缝线、金属件的抛光工艺、甚至防尘袋等,都需要和品牌的工艺水准进行比对。

“目前市面上的鉴定机构很多都是以次充好。”前述业内人士说,“某‘国字头’检验机构号称国内第一检验认证机构,但实际上该机构不同城市分部出具的认证书其它城市根本不认可。”

“鉴定师的水平看的不是证书,而是他本人的‘实物阅历’。”张琛补充道,衡量鉴定能力的关键是这个鉴定师每天能看到多少东西,比如一天鉴定1000只包,总体来说会比一个月看1000只包的鉴定师水平更高。

3、你买的二手包从哪儿来?

虽然有分析认为,二手奢侈品有90%的交易都在线下完成,但线上卖二手奢侈品已经成为一股风潮。

二手奢侈品电商是线上交易的主要玩家,比如只二、红布林、心上、胖虎、妃鱼等。

大多数平台主要是寄卖为主,即有转手需求的卖家将商品放在平台寄卖,平台会对商品进行鉴定,并向消费者承诺保真,再经由平台定价后销售,平台一般会从中抽取20%的佣金。

如果说过去获客成本高、用户留存低普遍被认为是二手奢侈品电商的痛点,那么现在还有更加棘手的问题困扰着它们。

“二手奢侈品电商的进货渠道一般有两个,一个是从B端商家手里收货,另一个是从C端用户手里收货。”张琛说,平台的本质上其实更像直接卖货的商家。

“电商平台不靠B端的小商家供货,他们是‘玩不转’的。”郭智慧也表示,商家把商品放在平台上,在价格上也失去了一部分竞争优势,“供货前商家肯定会适当加价。”

其关键还在于,这些第三方商家往往是不可控的。

“平台对于入驻商家有一定资质要求,但是货源是否纯正其实无法准确衡量。”张琛说,每个二手商家的鉴定能力参差不齐,不过目前行业的整体水平一直在持续上升。

换言之,假货一直是二手奢侈品电商的沉疴,虽然平台具备一定鉴定能力,但在货源渠道上掌控力仍然相对较弱。

那么直播带货可以改善行业的不可控性吗?

有部分观点认为,二手奢侈品这样的品类非常适合直播。一般而言,某型号的商品只有一个,且商品的所有细节和瑕疵都可以在直播间内展示。

今年以来,直播带货成了最热风口,一个主播的销售业绩堪比一家上市公司,明星直播一夜赚上百万等造富故事传播甚广,但不过月余,大家开始注意到疯狂背后的“疮痍”——主播刷单、产品和描述不符、商家坑新主播、MCN坑“萌新”品牌......直播风口冷下来了。

在张琛看来,直播的优势在于可以吸引“小白”用户。这部分用户没有接触过二手奢侈品行业,更不清楚市价,他们会拿直播间的价格和专柜进行对比,如果感觉便宜可能会买单。“但是这群用户终究会长大。”他说。

“直播卖非标品的成本高、效率低。”张琛补充道,“直播的本质是流量,而这些买流量的钱最终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本质上,二手奢侈品交易仍然讲的是生意经——消费小白容易收割,但这些小白终将走向成熟。

二手奢侈品行业的非标准化或许让投机者钻了空子,但是一味逐利的草寇终究成不了英雄。

我在三里屯卖二手包:一只LV五人抢,一场直播40万

本文来自公众号:创业最前线,作者:冯羽,编辑:蛋总,题图:IC photo。

三里屯一向是北京最潮的商业圈,不过在3.3大厦,仍然有一些供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隐秘角落”——成百上千个二手包袋经过流转、养护、鉴定,最终完成交易。在这里,“二手”不再是一个羞于启齿的词汇,甚至有一些店主会显得过分坦诚,“这几款是翻新过的包。”

人流并不是二手奢侈品交易达成的唯一标准。从3.3大厦沿工体北路向西走1公里,在一栋不起眼的公寓,还隐藏着一家四海中古店。这家在大众点评箱包品类排名第一的二手奢侈品店,几十平的店面竟然蕴藏着月销200万的潜能。

“中古”一次来源于日本,普遍指二手,但在部分行内人眼中,中古和二手还存在着细微差别:二手的范围更广,而一些年代更久远、款式特别的包袋则被视为“中古”,或是“vintage(古着)”。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在四海中古店里,LV的各种爆款挤满了一个包架,裹着塑胶包装的则是香奈儿leboy等一只难求的包袋。

“人最多的时候,店里总共挤满了40个人,基本上都是几个人抢一款包。”四海中古店的店主郭智慧对「创业最前线」说道。

郭智慧曾亲眼目睹二手奢侈品交易是如何攀爬到巨浪巅峰的。

中国消费者早已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争相讨好的客群。早在3年前,全球奢侈品市场的三分之一都被中国人收入囊中。到2025年,中国奢侈品一手市场预计将达到万亿级别,而二手奢侈品存量也将水涨船高至3000亿元。

草莽江湖可以造就英雄,但英雄所到之处通常都会踩着普通人上位。

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门槛到底有多高?当你以1-2折价钱买到的二手奢侈品,究竟是真是假?这个行当的“水”到底有多深?


1、“菜鸟”变“老鸟”

在后疫情时代,如果一线奢侈品牌还期望以涨价来维持格调、吸引老客户复购的话,这套如意算盘可能打错了。传统奢侈品销售在和二手交易的博弈中,显然已经落于下风。

“今年从4月初算起,平台交易额增长了250-300%。”奢侈品服务平台优奢易拍创始人张琛对「创业最前线」表示。由于疫情,线下流量骤减,郭智慧开始“转战”朋友圈,同时也在小红书直播,“店内包袋均价在2000-3000元,也有香奈儿、爱马仕等高单价包款,最高一场直播卖到了40万销售额。”他说。

在张琛看来,作为卖方,疫情后收入减少,卖掉包袋可能是出于防范风险和变现的考虑;而买方更多对奢侈品有所向往但预算不足,购买二手奢侈品是性价比很高的选择。

影视作品往往是现实的投射——电视剧集中经常有这样的情节:在家庭生意失败或是周转不灵时,富豪太太往往会拿出相对保值的包袋和首饰进行变卖,来解一时之急。“这种情况时有发生,最近就有一位客人在我们的平台上卖掉了20多只爱马仕。”张琛透露。

北京一栋房产的首付,不过是某些富豪家中一个衣帽间的价值。

这也从侧面反应了,中国人曾经历过井喷式购买奢侈品的消费阶段。

与中国十分相似的是,早在1995年,日本奢侈品消费就一度达到全球份额的68%。不过随着日本经济进入调整期,过度消费过后的存量奢侈品也逐渐流向中古市场,到2015年日本消奢侈品消费仅占全球份额的10%。

中国二手奢侈品爆发的拐点则是在2015年前后。彼时,一些二手交易平台比如闲鱼、转转、心上等已经开始兴起,其中奢侈品是一个重要品类。

(图 / 四海中古店 摄 /冯羽)

尤其是当经济进入新常态,全球市场不确定因素增多时,奢侈品行业的消费风向也终于变了。罗德传播发布的《2020中国奢华品报告》显示,有10%的中国内地消费者和20%的中国香港消费者计划未来12个月将减少支出,相较去年的6%和12%,未来计划减少支出的消费者明显增加。

张琛说,二手奢侈品的价格基本在一手官价的五折左右,像香奈儿CF和流浪包等热门款式价格可能上浮到7至8折。“买二手奢侈品图的不是便宜,而是性价比。”他强调,“二手奢侈品主要消费群体是月薪6000元以上的白领,因为2000、3000的包她们基本都能买得起。”

他还打了一个比方,消费者第一天买新包可能需要1万元,但拆封后用过一次这只包在二手市场上的价格就降为5000元,“为什么不能从第二天开始用?产品质量和成色方面并没有太大差距。”他说,消费者刚入行时相对“菜鸟”,更愿意消费一手奢侈品。

但“菜鸟”终将成为“老鸟”。

当消费者深谙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定价规则后,这场交易也就变得高频起来——比如这个月花3000元购得一款二手包,下个月可以卖出去再换回一只新的二手包。


2、亏大了还是赚翻了?

但你买来的二手包到底真假如何、低价入手是否仍然买贵了?恐怕是一个谜。

“二手和中古品本身就缺乏标准化,同一款包不同年份和新旧价格有浮动很正常。”郭智慧说,行业信息不对称现象长期存在,虽然顾客也会提前上网查资料、“做功课”,但基本做不到对行业的深度研究,“店大欺客”“买贵了”的情况时有发生。

防不胜防的还有“翻新”套路。

部分商家会从市面上收购品相较差的二手包,随后拆包换皮更换五金件,可以将包袋的成色完全翻新。翻新成本并不高,但转售价格远比原包价格要高不少。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翻新包已经能够让他们赚到70%的利润,而这些商家也不愿意花费更多成本来牺牲交易利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创业最前线」。

更关键的还是货源。线下店面的货源渠道基本来自于用户寄卖、拍卖行、日本中古店渠道以及同行“串货”。“串货”指商家或公司将彼此的资源货品进行交换,如果是经营私域流量的商家,别家的滞销款可能会成为自家粉丝群里的爆款。

而据公开报道,在国内二手奢侈品交易中,同行之间调货、收货的交易比例几乎高达65%。单独来看,其实个体商家的资源有限,店铺里能够陈列出来的货品其实并不算多。“如果将品控标准放低一些,我们的货会非常多。”郭智慧坦言,“串货”对他来说似乎并不是“站着挣钱的方式”。

事实是,疏于对货源渠道的把控,正是造成二手奢侈品市场假货泛滥的根本原因。

此外,在奢侈品交易整套流程中,还有一道鉴定环节。如果鉴定体系足够标准化,外界对于二手奢侈品交易的顾虑也会相对减少。只可惜,二手奢侈品鉴定市场更是鱼龙混杂。

奢侈品鉴定师这个职业已经不再神秘了——过去在奢侈品电商平台普遍会配备鉴定师,而如今,更多鉴定师正在逐渐摆脱平台,开始寻找独立身份。

比如在抖音、微博上以“奢侈品鉴定师”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可以发现市面上存在大量不同水平的鉴定师。抖音上的一些鉴定账号内容虽为鉴定,但为了满足观众的猎奇心理,难免有演绎创作的成分。而微博上的鉴定师有些自带“国字头”证书,有些已经在行业里积累了足够影响力。

(图 / 抖音)

张琛说,在鉴定奢侈品时,首先会从材质入手。比如奢侈品牌基本会使用小牛皮和小羊皮,而很多假货会用牛皮和羊皮试图蒙混过关,这一点鉴定师从皮质上就能够辨别真伪。其次是工艺特征上的鉴别,比如品牌的缝线、金属件的抛光工艺、甚至防尘袋等,都需要和品牌的工艺水准进行比对。

“目前市面上的鉴定机构很多都是以次充好。”前述业内人士说,“某‘国字头’检验机构号称国内第一检验认证机构,但实际上该机构不同城市分部出具的认证书其它城市根本不认可。”

“鉴定师的水平看的不是证书,而是他本人的‘实物阅历’。”张琛补充道,衡量鉴定能力的关键是这个鉴定师每天能看到多少东西,比如一天鉴定1000只包,总体来说会比一个月看1000只包的鉴定师水平更高。


3、你买的二手包从哪儿来?

虽然有分析认为,二手奢侈品有90%的交易都在线下完成,但线上卖二手奢侈品已经成为一股风潮。

二手奢侈品电商是线上交易的主要玩家,比如只二、红布林、心上、胖虎、妃鱼等。

大多数平台主要是寄卖为主,即有转手需求的卖家将商品放在平台寄卖,平台会对商品进行鉴定,并向消费者承诺保真,再经由平台定价后销售,平台一般会从中抽取20%的佣金。

如果说过去获客成本高、用户留存低普遍被认为是二手奢侈品电商的痛点,那么现在还有更加棘手的问题困扰着它们。“二手奢侈品电商的进货渠道一般有两个,一个是从B端商家手里收货,另一个是从C端用户手里收货。”张琛说,平台的本质上其实更像直接卖货的商家。

(图 / 摄图网,基于VRF协议)

“电商平台不靠B端的小商家供货,他们是‘玩不转’的。”郭智慧也表示,商家把商品放在平台上,在价格上也失去了一部分竞争优势,“供货前商家肯定会适当加价。”

其关键还在于,这些第三方商家往往是不可控的。

“平台对于入驻商家有一定资质要求,但是货源是否纯正其实无法准确衡量。”张琛说,每个二手商家的鉴定能力参差不齐,不过目前行业的整体水平一直在持续上升。

换言之,假货一直是二手奢侈品电商的沉疴,虽然平台具备一定鉴定能力,但在货源渠道上掌控力仍然相对较弱。

那么直播带货可以改善行业的不可控性吗?

有部分观点认为,二手奢侈品这样的品类非常适合直播。一般而言,某型号的商品只有一个,且商品的所有细节和瑕疵都可以在直播间内展示。

今年以来,直播带货成了最热风口,一个主播的销售业绩堪比一家上市公司,明星直播一夜赚上百万等造富故事传播甚广,但不过月余,大家开始注意到疯狂背后的“疮痍”——主播刷单、产品和描述不符、商家坑新主播、MCN坑“萌新”品牌……直播风口冷下来了。

在张琛看来,直播的优势在于可以吸引“小白”用户。这部分用户没有接触过二手奢侈品行业,更不清楚市价,他们会拿直播间的价格和专柜进行对比,如果感觉便宜可能会买单。“但是这群用户终究会长大。”他说。

“直播卖非标品的成本高、效率低。”张琛补充道,“直播的本质是流量,而这些买流量的钱最终都会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本质上,二手奢侈品交易仍然讲的是生意经——消费小白容易收割,但这些小白终将走向成熟。

二手奢侈品行业的非标准化或许让投机者钻了空子,但是一味逐利的草寇终究成不了英雄。

*文中题图来自:摄图网,基于VRF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