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华纳新决策引起行业批评 大导演们反对称其被挟持

《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沙丘》真的有望保住传统的院线上映吗?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此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批评华纳兄弟“将明年17部电影全部北美院线同步流媒发行”决策的重点之一,是认为华纳就此决策不提前与电影人、演员、参与这些电影的人沟通,而自作主张把这些人的心血低价卖出。而此后有媒体报道也表示:业内很多人认为此决定对电影人和其代理人像是一种侮辱。

《沙丘》导演丹尼斯·维伦纽瓦据称非常坚定地认为该片应该以传统的院线上映优先模式发行。他也直接谴责AT T“挟持”了华纳做出此决定,是“对电影院和观众没有丝毫的爱”和放弃了与电影人的团队合作的表现,指出AT T此举只是为了华尔街。而他认为《沙丘》是自己迄今为止最好的作品,是为影院大银幕和观众而生。

据称《沙丘》片方和创作者的担忧之一是:该片是想继续拍下去、发展成系列的(《沙丘》早已计划拍上下两部,以后可能有更多),而采用院线流媒同步的发行方式,可能会影响续集的前景。

此外,《身在高地》电影曾引起多个下家的激烈竞争,而导演朱浩伟和音乐剧主创林-曼努尔·米兰达选择华纳是基于注重院线发行的考虑,如今得知华纳的决策,朱浩伟“十分震惊”。

华纳兄弟影业主席Toby Emmerich此后安抚朱浩伟,称该片依然“会在全球院线上映”,但报道表示行业内部都知道“只要这些片子在HBO Max上线,很快全世界都会出现画质很好的版本”。

据称所有华纳高层中,只有华纳兄弟制作开发部主席Courtenay Valenti提出做出此决策是否要提前通知重要的创意合作伙伴,但她很快被噤声。

报道表示听说这个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同步流媒决策,是华纳兄弟CCO Carolyn Blackwood的主意,她认为2021年华纳片单相对较弱,为防止票房数字尴尬,也为了迎合对流媒体很执着的更高层,便有了这个想法。

业内认为华纳兄弟的上层华纳传媒集团,以及华纳传媒的母公司AT T的高层不了解电影行业和与电影人的关系,比如他们认为此举会让华纳牺牲掉把电影以多个形式卖给全球多个平台的巨大利润。

在宣布该决定后的周末,Emmerich也打电话给很多2022年有作品由华纳发行的重要电影人,保证不会未经招呼就把他们的片子同步流媒。但一个与华纳有重要合作的制片人称:“就好像有人会相信自己对这件事有控制权似的。Toby那个周末很可能过得很不愉快,但我也不为他难过。”

有一点是:华纳一向被认为是最重视电影创作者的大电影公司,而一名代理跟华纳有合作关系的重要电影人/明星的经纪人表示:华纳如今的决策让人感觉“就像他们在说:‘我们才不管创作者呢。’”

一个“像别人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在应对震惊、愤怒的客户”的顶级经纪人称:“华纳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从没有这么多人因同一个对象而生气。”

此举可能影响到参与影片的人的收益,因此有人希望各工会可以介入。THR表示编剧工会拒绝对此做出评论。

利益当然是很重要的问题,现在业内已经有“Wonder Woman money(神奇女侠酬金)”的说法——电影票房会因为同步流媒而受损,从而可能影响参与的电影人、明星演员的后端利润(与票房相关),因此,华纳就《神奇女侠1984》同步的决定给了主演盖尔·加朵等人数百万美元,因为他们希望系列能有第三部。

但这样,别的电影的重要人员希望得到的补偿标准就高了。比如据称新《自杀小队》导演詹姆斯·古恩就不甚满意,他和别的人因该片得到的补偿的算法不甚丰厚。《纽约时报》称《沙丘》的明星演员们也十分震惊,因为他们有些人为了降低制作成本而答应了降低预付片酬,此后拿票房带来的后端酬劳。这17部电影的重要参与人员与华纳将展开艰难的商谈。

华纳的不少合作方同样愤怒,并有人提出疑问:在有合同的情况下不与合作方商量而决定这样的发行方式,是合法的吗?有消息指《沙丘》《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主要注资方传奇影业已经或将要向华纳发出律师函,这两部电影也在明年将同步登陆院线和流媒的17部华纳发行影片中。

华纳别的合作资方如Village Roadshow和Bron也很生气,可能与华纳对簿公堂。

还有明面上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电影院。流媒同步上线的决策对观众们的观影习惯是否会造成长期的影响,这目前谁都说不好。

华纳传媒集团CEO Jason Kilar告诉媒体,他们是为了影迷而做出此决策:“如果我们从始至终都把注意力放在消费者身上,我们将会引领整个行业。”

但是,华纳的决策是坚定不移的吗?也许不一定,有传言表示:传奇和华纳的矛盾的解决方式可能是《沙丘》保持传统的院线上映策略,即先院线,经过窗口期后再上流媒,不做同步,这样可以保住继续拍的可能性。而且《沙丘》档期是明年10月1日,届时疫苗抑制疫情的可能性相对要更大一些。

而这17部中另一部传奇主要注资的大片《哥斯拉大战金刚》可能保持院线流媒同步(该片档期为明年5月21日),但华纳需要给传奇补偿,毕竟此前传奇是考虑过把该片卖给另一家流媒体Netflix的(据称Netflix提出2亿美元购买《哥斯拉大战金刚》——也有说法是2.5亿美元,deadline用的是2.5亿这个数字,也就是华纳也差不多要给出这个数——但此交易被华纳拒绝)。目前,关于《沙丘》和《哥斯拉大战金刚》的传言还没有确定说法。

(孟卿)

诺兰否认曾干涉华纳决策:《信条》档期不是我定

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近日对华纳兄弟“明年全部17部电影将同步北美院线在流媒体上线”的决策做出批评,而他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也引起讨论。华纳方回应批评时,同时谈到了该片票房的影响;诺兰方则澄清此前报道,表示《信条》的北美档期是华纳的决定,诺兰也没有表达要让该片在北美影院可以复工后马上上映的愿望。

《信条》于9月3日起在美国上映,在新冠疫情下,那时美国许多影院、尤其是大影市城市的影院尚不被允许复工,或者允许的上座率很低(目前仍未全面复工)。信条现在全球票房3.6亿美元,在通常来说诺兰影片的大市场北美、英国,票房数字都不算理想,北美目前报5760万美元。制作成本2亿美元左右,普遍被认为要亏不少。

近日,在诺兰对华纳史无前例的新决策表示批评后,华纳兄弟影业CEO Ann Sarnoff在外媒采访中被问到“对诺兰和别的好莱坞大人物的批评如何回应,是否会让你们以后跟顶级电影人和演员们的谈判十分困难”,她强调华纳一直在与院线合作,明年的17部电影也在改为流媒同步上线的同时保持了院线上映,而不是像别的一些电影一样不上院线、直接卖给流媒体或点播了,也谈到了诺兰的《信条》在北美疫情严峻的9月上映的发行经验:

Sarnoff表示华纳与电影院线一向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包括在夏天让《信条》院线上映,“我们对于该片发行很高兴,这部片子全球拿了3.6亿美元票房,主要是国际票房,美国有6000万美元。所以我们是真的在试着与院线合作,给他们现成供给,而我们现在的决定是给了他们17部2021年的院线新片,他们会有一整波的电影可以上映,所以他们会知道自己的生意能够运作起来。

别的很多电影公司在搞拖延策略,把自家影片推到2021年下半年或2022年,而且实际上有35部电影已经直接数字上线了,卖给了流媒或视频点播,我们不想这么做,我们想让电影以它们该有的方式在大银幕上放映。”

Sarnoff强调在新冠疫情下,这个新发行策略是有创造性的,且能创造双赢:院线有电影可上,还无法去电影院的那些美国观众可以通过HBO Max来看,华纳也可以对这些电影进行更加充分的营销,因为是在多个平台进行。她也强调这仅是2021年的确定策略,因为2021年之后情况未知,而相信那时候已经克服疫情。华纳会继续与院线、电影人和演员及其经纪人们合作,同时观察2022年之前是什么情况。

而诺兰方也对《信条》的北美档期做出回应:有媒体在诺兰对华纳的决策提出批评后刊登了一篇文章,表示如果不考虑《信条》在北美的票房表现,诺兰如今对华纳决策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是诺兰本人在今年3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呼吁不要放弃电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能回归影院,且此后也坚持《信条》应该早日进电影院——该文章援引了今年7月的一篇媒体报道:消息源表示,华纳想推迟该片原定北美档期(7月17日)时,给了诺兰一些档期选项并陈述了经济上的利弊,其中他们认为有利可图的新档期是8月7日,而诺兰一度不太愿意,表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在院线可以开门的时候表现出对电影院的信念。一番讨论后,诺兰和华纳最终达成一致,把《信条》推迟到7月31日。

(但这个新档期没坚持多久,此后美国疫情再度严峻,7月31日又改成了8月12日,最后改为了反常规的发行策略:《信条》从8月26日起首先在美国之外的全球70个市场上映,包括9月4日在中国内地上映,而在当时很多地方的影院还不被允许开门的美国,是从9月3日起在一些选定的城市上映。)

文章上线后,诺兰的代理人对媒体回应称:让《信条》在9月初在北美院线上映是华纳的决定,想要在困难时刻支持电影院线,而非诺兰定的。而THR报道中提到的那次,情况是:华纳在决定推迟该片原定7月17日的北美档期后,给了诺兰多个新档期方案,都不晚于8月中旬。诺兰没有对任何华纳提的档期表达反对,也没有表达过“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的愿望。

其代理人也表示:诺兰是支持《神奇女侠1984》在上北美院线的同天上线流媒体的,因为这个决定是与电影创作团队和发行方协商后做出(有报道称华纳为此决策支付了主演盖尔·加朵和导演帕蒂·詹金斯等人1000万美元+作为补偿,Sarnoff在被问到此事时没有否认),而不是像明年的17部电影一样,是华纳在未告知合作方的情况下宣布同步上线流媒决策。

(孟卿)

诺兰否认曾干涉华纳决策:《信条》档期不是我定

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诺兰执导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被认为影响了多家好莱坞大公司的未来决策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12月31日消息,据外国媒体报道,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近日对华纳兄弟“明年全部17部电影将同步北美院线在流媒体上线”的决策做出批评,而他的《信条》的北美票房表现也引起讨论。华纳方回应批评时,同时谈到了该片票房的影响;诺兰方则澄清此前报道,表示《信条》的北美档期是华纳的决定,诺兰也没有表达要让该片在北美影院可以复工后马上上映的愿望。

《信条》于9月3日起在美国上映,在新冠疫情下,那时美国许多影院、尤其是大影市城市的影院尚不被允许复工,或者允许的上座率很低(目前仍未全面复工)。信条现在全球票房3.6亿美元,在通常来说诺兰影片的大市场北美、英国,票房数字都不算理想,北美目前报5760万美元。制作成本2亿美元左右,普遍被认为要亏不少。

近日,在诺兰对华纳史无前例的新决策表示批评后,华纳兄弟影业CEO Ann Sarnoff在外媒采访中被问到“对诺兰和别的好莱坞大人物的批评如何回应,是否会让你们以后跟顶级电影人和演员们的谈判十分困难”,她强调华纳一直在与院线合作,明年的17部电影也在改为流媒同步上线的同时保持了院线上映,而不是像别的一些电影一样不上院线、直接卖给流媒体或点播了,也谈到了诺兰的《信条》在北美疫情严峻的9月上映的发行经验:

Sarnoff表示华纳与电影院线一向是很好的合作伙伴,包括在夏天让《信条》院线上映,“我们对于该片发行很高兴,这部片子全球拿了3.6亿美元票房,主要是国际票房,美国有6000万美元。所以我们是真的在试着与院线合作,给他们现成供给,而我们现在的决定是给了他们17部2021年的院线新片,他们会有一整波的电影可以上映,所以他们会知道自己的生意能够运作起来。

别的很多电影公司在搞拖延策略,把自家影片推到2021年下半年或2022年,而且实际上有35部电影已经直接数字上线了,卖给了流媒或视频点播,我们不想这么做,我们想让电影以它们该有的方式在大银幕上放映。”

Sarnoff强调在新冠疫情下,这个新发行策略是有创造性的,且能创造双赢:院线有电影可上,还无法去电影院的那些美国观众可以通过HBO Max来看,华纳也可以对这些电影进行更加充分的营销,因为是在多个平台进行。她也强调这仅是2021年的确定策略,因为2021年之后情况未知,而相信那时候已经克服疫情。华纳会继续与院线、电影人和演员及其经纪人们合作,同时观察2022年之前是什么情况。

而诺兰方也对《信条》的北美档期做出回应:有媒体在诺兰对华纳的决策提出批评后刊登了一篇文章,表示如果不考虑《信条》在北美的票房表现,诺兰如今对华纳决策的批评是有道理的,但是是诺兰本人在今年3月在《华盛顿邮报》撰文,呼吁不要放弃电影院,希望观众在疫情结束后能回归影院,且此后也坚持《信条》应该早日进电影院——该文章援引了今年7月的一篇媒体报道:消息源表示,华纳想推迟该片原定北美档期(7月17日)时,给了诺兰一些档期选项并陈述了经济上的利弊,其中他们认为有利可图的新档期是8月7日,而诺兰一度不太愿意,表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在院线可以开门的时候表现出对电影院的信念。一番讨论后,诺兰和华纳最终达成一致,把《信条》推迟到7月31日。

(但这个新档期没坚持多久,此后美国疫情再度严峻,7月31日又改成了8月12日,最后改为了反常规的发行策略:《信条》从8月26日起首先在美国之外的全球70个市场上映,包括9月4日在中国内地上映,而在当时很多地方的影院还不被允许开门的美国,是从9月3日起在一些选定的城市上映。)

文章上线后,诺兰的代理人对媒体回应称:让《信条》在9月初在北美院线上映是华纳的决定,想要在困难时刻支持电影院线,而非诺兰定的。而THR报道中提到的那次,情况是:华纳在决定推迟该片原定7月17日的北美档期后,给了诺兰多个新档期方案,都不晚于8月中旬。诺兰没有对任何华纳提的档期表达反对,也没有表达过“要成为北美影院复工后首先上映的大电影公司影片之一”的愿望。

其代理人也表示:诺兰是支持《神奇女侠1984》在上北美院线的同天上线流媒体的,因为这个决定是与电影创作团队和发行方协商后做出(有报道称华纳为此决策支付了主演盖尔·加朵和导演帕蒂·詹金斯等人1000万美元+作为补偿,Sarnoff在被问到此事时没有否认),而不是像明年的17部电影一样,是华纳在未告知合作方的情况下宣布同步上线流媒决策。

(孟卿)

施奈德自曝《正义联盟》导演剪辑版许是R级

《正义联盟》剧照《正义联盟》剧照

新浪娱乐讯 据外国媒体报道,导演扎克·施奈德表示:他的《正义联盟》导演剪辑版应该会是R级,也可能在流媒上线的同天做院线上映。

此前《正联》导剪版已宣布将于明年在流媒体HBO Max上线,而施奈德如今还透露正在跟华纳商谈让该片在上线同天也在北美院线上映,目前还没有确定结论,华纳也尚未对该报道做出评论。

施奈德称自己非常支持院线观影体验,所以“这就像是把潮流反过来了”——近日华纳宣布将明年全部17部院线片在上映同天上线流媒,即在原本的院线上映基础上增加了流媒首映,而这部电影是原定上流媒,计划追加院线首映。

他也被问到对这个产生了巨大争议的“院线片同步流媒”新决策的看法,表示华纳可能没把该决策的影响彻底考虑清楚,“新冠时期很多人会恐慌”,希望这个决定只是他们对疫情做出的本能反应,而不是会影响到院线观影体验的更重大的改变。他认为本来好莱坞的院线窗口期时间已经接近理想化了,正在磨合达到最佳,但如今这一出又扰乱了进程。(孟卿)

神奇女侠拍第三部 依旧由盖尔·加朵主演

《神奇女侠》剧照《神奇女侠》剧照

新浪娱乐讯 据外媒,华纳正式宣布《神奇女侠3》已在运作中。新作将依旧由盖尔·加朵主演,派蒂·杰金斯执导和编剧。华纳兄弟主席Toby Emmerich也确认《神奇女侠》早计划拍三部曲电影,下一部自然就是这个三部曲的收尾。

系列第二部《神奇女侠1984》12月25日在北美上映,首周收获1670万美元(约人民币1.09亿元)票房。为北美疫情期间最佳开画成绩,高于《信条》首周末三天的935万,当时有70%的影院重新开放,而目前仅有34%,不过处于传统强档圣诞档期间,但今年北美圣诞档可想而知整体比往年惨淡很多。该片也已于上映北美同天上线流媒体HBO Max。

华纳音乐单年签约艺人数翻倍背后,是唱片公司未来的一场数据之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由你音乐研究院”(ID:unichartpro),作者:Curtis,36氪经授权发布。

依靠一家基于AI的A&R平台,华纳音乐今年签约音乐人的数量翻了一倍。

在前不久Q3的财报视频会议上,华纳音乐CEO Steve Cooper肯定了Sodatone平台对于公司的积极作用。

华纳音乐于2018年3月收购Sodatone。该平台可通过分析音乐人的流媒体播放、巡演数据以及社交平台粉丝的活跃度,预测一首歌或者一位音乐人是否有潜质走红。

尽管今年受疫情「黑天鹅」影响,包括华纳音乐在内的几家唱片公司还是在交出不错的财报成绩的同时,持续在与更多新兴音乐人签约。而在这个过程中,基于AI的算法及技术扮演了重要角色。

实际上除了华纳音乐,近几年投资或收购基于AI的A&R平台或数据分析公司的「音乐巨头」并不少。2014年和2015年,Spotify分别收购了数据分析公司Echo Nest和Seed Scientific;2018年10月,苹果为Apple Music收购了音乐分析公司Asaii的技术。

上个月,腾讯控股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投资了A&R监测平台Instrumental,并与其建立了合作关系,而早在2015年,华纳音乐也对其进行过投资。截至目前,该平台与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环球音乐在内的全球诸多唱片公司、独立厂牌,以及演出经纪公司Live Nation等公司均达成了合作关系。

基于AI的A&R平台

是如何帮助唱片公司的?

以先后获得华纳音乐、腾讯控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投资的Instrumental平台为例。2013年,曾在华纳音乐担任总裁的Conrad Withey于2013年创立了该公司。2018年,Instrumental获得由英国风投机构Blenheim Chalcot投资的300万英镑,并在此后快速成长为一家基于AI技术的A&R平台。

具体来看,该平台拥有名为「TalentAI」的拳头技术。该技术可利用公有的API提取30000个有影响力的Spotify歌单、数百个高参与度的YouTube频道数据以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的数十亿个数据点。再通过对数据的监测和分析,每周监测出约5000位热度逐渐飙升的新兴音乐人。在与4000多种细分曲风进行匹配后,整理出一份「趋势情报」,向各家唱片公司、发行公司、演出主办方的A&R和艺人发掘团队提供内容,帮助他们更好地签约和运营这些音乐人。

此外,该平台还推出了以流媒体增长表现(播放量&关注用户等)以及社交热度表现为指标,可以实现每天更新的「监测列表」。任何得分类型的峰值信息都会自动生成电子邮件并发送给各需求方的A&R团队。

2018年,Lil Nas X凭借一首《Old Town Road》从素人状态成功出圈。他在相继攻占Billboard榜单和格莱美奖前,就曾是Instrumental的热门标记对象。2018年12月,Instrumental将Lil Nas X标记为了「热门音乐人」,这比《Old Town Road》成为历史连冠时间最长的HIP-HOP单曲,并帮助Lil Nas X被哥伦比亚厂牌签约的时间早了三个月。

去年底,素人歌手Arizona Zervas凭借《Roxanne》火爆全球,被哥伦比亚唱片以8位数美元签下。他同样早在2017年12月就被Instrumental标记为了「热门」。2019年3月,因单曲《Dance Monkey》在TikTok上爆红的澳洲独立音乐人Tones And I也曾被Instrumental标记。

Instrumental通过以上方法发掘的3首全球热单,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数据」对于唱片公司A&R业务的价值。

为什么音乐巨头

纷纷投资数据科技公司?

作为全球录制音乐行业增速最快的部分,还未签约任何公司的独立音乐人如今已成为流媒体平台和唱片公司竞相追逐的对象。市场研究机构Midia的报告显示,2019年依托Amuse、TuneCore、CD Baby和Ditto等第三方音乐分发平台的音乐人自发行市场份额为8.21亿美元,相比2018年的6.43亿美元增长了25%,约占全球录制音乐市场的3.9%。2020年结束时,这个数字将会突破10亿美元。

如果再算上未被厂牌分走的版税、同步权费用和UGC内容授权费等,独立音乐人在自发行渠道所产生的收益实际上要更加惊人。

截止到2019年3月的18个月,仅自发行平台TuneCore一家就为独立音乐人收取了超过5亿美元的收益。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2019年前三个月,TuneCore就依靠独立音乐人创收8600万美元,平均每天创收100万美元左右。

在音乐人数量上,仅TuneCore、CD Baby和Distrokid三家独立音乐分发平台,就代理了超过110万位独立音乐人。去年4月,Spotify创始人Daniel Ek表示,每天有近4万首新歌上架该流媒体音乐平台,其中大多数是来自这些还未签约公司的独立音乐人群体。

对于唱片公司以及厂牌来讲,独立音乐人群体显然是一块存在巨大价值且对于市场竞争至关重要的「蛋糕」。如何更快速地发现有潜质的独立音乐人,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各个音乐公司和厂牌在市场竞争中的走向。

 此外,昂贵的A&R花销可能也是促使唱片公司寻求合作AI技术为依托的A&R平台的原因之一。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的数据显示,主流唱片公司2017年在A&R上的总支出就已经达到41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环球音乐集团2019年全年营收的近一半。

如此负担下,一款由AI驱动的A&R工具,不仅将有效助力唱片公司发掘出下一位超级巨星,并且还可利用其高效且相对低成本的营销网络,帮助唱片公司更快速地将一位素人打造成「明日之星」。最重要的是,这些A&R工具还将提升传统唱片公司的运作效率,同时降低运营成本。

可以预见的是,AI在音乐行业中的应用会愈发普遍,数据的价值对于在流媒体时代下的唱片公司来说注定将会是一场「新战役」。

参考来源:

《MBW-FOLLOWING TENCENT INVESTMENT, A&R PLATFORM INSTRUMENTAL LAUNCHES $13M FUND TO INVEST IN INDEPENDENT ARTISTS》

《MBW-TENCENT CONFIRMS BUYING MINORITY STAKE IN AI-DRIVEN A&R PLATFORM INSTRUMENTAL》

华纳音乐单年签约艺人数翻倍背后,是唱片公司未来的一场数据之战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由你音乐研究院”(ID:unichartpro),作者:Curtis,36氪经授权发布。

依靠一家基于AI的A&R平台,华纳音乐今年签约音乐人的数量翻了一倍。

在前不久Q3的财报视频会议上,华纳音乐CEO Steve Cooper肯定了Sodatone平台对于公司的积极作用。

华纳音乐于2018年3月收购Sodatone。该平台可通过分析音乐人的流媒体播放、巡演数据以及社交平台粉丝的活跃度,预测一首歌或者一位音乐人是否有潜质走红。

尽管今年受疫情「黑天鹅」影响,包括华纳音乐在内的几家唱片公司还是在交出不错的财报成绩的同时,持续在与更多新兴音乐人签约。而在这个过程中,基于AI的算法及技术扮演了重要角色。

实际上除了华纳音乐,近几年投资或收购基于AI的A&R平台或数据分析公司的「音乐巨头」并不少。2014年和2015年,Spotify分别收购了数据分析公司Echo Nest和Seed Scientific;2018年10月,苹果为Apple Music收购了音乐分析公司Asaii的技术。

上个月,腾讯控股和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投资了A&R监测平台Instrumental,并与其建立了合作关系,而早在2015年,华纳音乐也对其进行过投资。截至目前,该平台与华纳音乐、索尼音乐、环球音乐在内的全球诸多唱片公司、独立厂牌,以及演出经纪公司Live Nation等公司均达成了合作关系。

基于AI的A&R平台

是如何帮助唱片公司的?

以先后获得华纳音乐、腾讯控股&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投资的Instrumental平台为例。2013年,曾在华纳音乐担任总裁的Conrad Withey于2013年创立了该公司。2018年,Instrumental获得由英国风投机构Blenheim Chalcot投资的300万英镑,并在此后快速成长为一家基于AI技术的A&R平台。

具体来看,该平台拥有名为「TalentAI」的拳头技术。该技术可利用公有的API提取30000个有影响力的Spotify歌单、数百个高参与度的YouTube频道数据以及Instagram等社交媒体平台的数十亿个数据点。再通过对数据的监测和分析,每周监测出约5000位热度逐渐飙升的新兴音乐人。在与4000多种细分曲风进行匹配后,整理出一份「趋势情报」,向各家唱片公司、发行公司、演出主办方的A&R和艺人发掘团队提供内容,帮助他们更好地签约和运营这些音乐人。

此外,该平台还推出了以流媒体增长表现(播放量&关注用户等)以及社交热度表现为指标,可以实现每天更新的「监测列表」。任何得分类型的峰值信息都会自动生成电子邮件并发送给各需求方的A&R团队。

2018年,Lil Nas X凭借一首《Old Town Road》从素人状态成功出圈。他在相继攻占Billboard榜单和格莱美奖前,就曾是Instrumental的热门标记对象。2018年12月,Instrumental将Lil Nas X标记为了「热门音乐人」,这比《Old Town Road》成为历史连冠时间最长的HIP-HOP单曲,并帮助Lil Nas X被哥伦比亚厂牌签约的时间早了三个月。

去年底,素人歌手Arizona Zervas凭借《Roxanne》火爆全球,被哥伦比亚唱片以8位数美元签下。他同样早在2017年12月就被Instrumental标记为了「热门」。2019年3月,因单曲《Dance Monkey》在TikTok上爆红的澳洲独立音乐人Tones And I也曾被Instrumental标记。

Instrumental通过以上方法发掘的3首全球热单,很大程度上证实了「数据」对于唱片公司A&R业务的价值。

为什么音乐巨头

纷纷投资数据科技公司?

作为全球录制音乐行业增速最快的部分,还未签约任何公司的独立音乐人如今已成为流媒体平台和唱片公司竞相追逐的对象。市场研究机构Midia的报告显示,2019年依托Amuse、TuneCore、CD Baby和Ditto等第三方音乐分发平台的音乐人自发行市场份额为8.21亿美元,相比2018年的6.43亿美元增长了25%,约占全球录制音乐市场的3.9%。2020年结束时,这个数字将会突破10亿美元。

如果再算上未被厂牌分走的版税、同步权费用和UGC内容授权费等,独立音乐人在自发行渠道所产生的收益实际上要更加惊人。

截止到2019年3月的18个月,仅自发行平台TuneCore一家就为独立音乐人收取了超过5亿美元的收益。更令人刮目相看的是,2019年前三个月,TuneCore就依靠独立音乐人创收8600万美元,平均每天创收100万美元左右。

在音乐人数量上,仅TuneCore、CD Baby和Distrokid三家独立音乐分发平台,就代理了超过110万位独立音乐人。去年4月,Spotify创始人Daniel Ek表示,每天有近4万首新歌上架该流媒体音乐平台,其中大多数是来自这些还未签约公司的独立音乐人群体。

对于唱片公司以及厂牌来讲,独立音乐人群体显然是一块存在巨大价值且对于市场竞争至关重要的「蛋糕」。如何更快速地发现有潜质的独立音乐人,将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各个音乐公司和厂牌在市场竞争中的走向。

 此外,昂贵的A&R花销可能也是促使唱片公司寻求合作AI技术为依托的A&R平台的原因之一。国际唱片业协会IFPI的数据显示,主流唱片公司2017年在A&R上的总支出就已经达到41亿美元。这个数字是环球音乐集团2019年全年营收的近一半。

如此负担下,一款由AI驱动的A&R工具,不仅将有效助力唱片公司发掘出下一位超级巨星,并且还可利用其高效且相对低成本的营销网络,帮助唱片公司更快速地将一位素人打造成「明日之星」。最重要的是,这些A&R工具还将提升传统唱片公司的运作效率,同时降低运营成本。

可以预见的是,AI在音乐行业中的应用会愈发普遍,数据的价值对于在流媒体时代下的唱片公司来说注定将会是一场「新战役」。

参考来源:

《MBW-FOLLOWING TENCENT INVESTMENT, A&R PLATFORM INSTRUMENTAL LAUNCHES $13M FUND TO INVEST IN INDEPENDENT ARTISTS》

《MBW-TENCENT CONFIRMS BUYING MINORITY STAKE IN AI-DRIVEN A&R PLATFORM INSTRUMENTAL》

  • City Bonfire Candles
  • Wax Sealing
  • Antifreeze Candles
  • Anti Frost Candles Factory
  • Beeewax Candle
  • Hanukkah Candle
  • Church Cand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