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独家|滴滴青桔正寻求五亿美金融资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36氪从多个信源处了解到,目前滴滴青桔单车正在寻求一笔五亿美金的融资,目前滴滴接洽过的投资机构至少有三家。

对此,截止到发稿,滴滴还未给予回应。

从今年开始,滴滴融资的节奏确实加快了,或者说,融资的需求变得旺盛起来。今年4月,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就完成了超过10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随后,有媒体称青桔又完成1.5亿美金的融资,不过这个信息并没有得到滴滴官方确认。

共享单车和电单车确实都是比较烧钱的业务,而且无论是滴滴还是美团,或者哈啰,至今都还无法盈利,所以滴滴试图为青桔单车在资本上不断加码,可能一来业务发展需要资金,同时,如果能持续拿到钱,那么对于确定青桔在行业内的地位,其意义不言而喻。

2018年1月,滴滴接管了原小蓝单车并孵化了自有品牌青桔,通过置换小蓝不断扩大青桔单车的投放。单车业务虽然没有被拆分为独立公司,但在滴滴的布局版图中,其重要意义其实在不断提升。

2019年6月,运营青桔单车的单车事业部与电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由总经理张治东负责,直接向滴滴创始人程维汇报。

今年4月17日,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推进,一条曲线以一站式出行平台为主,包括四轮车(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车(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条曲线则以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汽车全产业链业务为主,同时探索新赛道。

在同时被提出的“0188”目标中,滴滴提出,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有内部人士称,这其中单车业务被安排了不小的“任务”。根据此前媒体报道,去年青桔一直在拓展市场增加投放,峰值的时候能超过1000万单,所以今年备受疫情影响的滴滴,两轮业务承载的增长使命显然不轻。

目前在共享单车的战场上,还剩下美团单车、青桔单车、哈啰单车这三家。经过早期粗旷的投放和价格战后,各家的价格逐渐回归理性,但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以及增加单车的骑行频次,三家均保留了“月卡”模式。其中, 滴滴APP曾推出了“9.9元包月(再续为12.8元)”、“7天10元畅骑”等活动,哈啰出行的月卡为13元,而美团的月卡价格最低,只需要5.8元。

显然,作为颗粒密度最大、单价相对较低的共享单车,依然是最为有效的拉新增活工具。

不过,如果滴滴青桔想在短期之内完成5亿美金融资,难度不小。一名关注出行的投资人称,资本市场已经过了三四年前还在为共享项目狂热的阶段,趋于理性和谨慎,而且对共享单车能否盈利的诉求更大。对于青桔来说,他认为,两轮车业务并不是滴滴的主业,公司对其重视程度和投入相对有限。

另外,上述投资人称,单车业务有一定的政策风险,以违规投放换取增长的情况明显,“青桔今年受到一些地方政府的紧急约谈,这可能也会影响投资人的判断和决心”。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

摩拜正式“下线”,共享单车距离终场不远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耿彪,36氪经授权发布。

近日摩拜单车品牌正式从美团下线,所有单车已经全部替换为了美团单车,这也意味着曾经的共享单车品牌基本上均已告别了市场。现在再打开摩拜的官网,页面已经变成灰色,只剩一行小小的文字“美团相见,陪伴不变”,点击该文字随即跳转到美团单车的广告页“来美团App,免押金骑行”。风靡一时的共享单车品牌,终究还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而现在的共享单车市场中,除了美团单车外,就属滴滴的青桔单车、永安行哈罗单车还具有一定的实力了,其他的共享单车平台几乎全军覆没,没有资金和背景支持的共享单车根本没有可立足之地。而此次摩拜全面接入美团单车后,共享单车行业正式进入稳定发展模式,共享单车距离终局真的不远了?

摩拜ofo们为何都不行了?

其实,共享单车的出现还是受到了网约车的影响,那个时候滴滴们在市场备受欢迎,模仿者也是层出不穷。但其中真正受到资本关注并火起来的,只有共享单车。在市场初具规模之后,无论是此前的公共租车平台,还是摩拜、ofo、小蓝单车、哈罗单车等,为了争夺市场而大搞烧钱大战。也正是因为此,小众平台无力支付高昂的获客成本,资本又不愿意为他们买账,进而使得行业陷入了瓶颈期,行业业务市场的争夺,却是变成了背后资本之间的财力比拼。

后来,资本们发现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发现,市场用户对平台的忠诚度并不高,他们自以为的对手也没有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来,而继续烧钱则意味着白白将钱变成优惠给了用户,自己无法得到半分利益。于是,资本们开始进行谈判,酝酿平台合并。然而,最后的结果是,最大的两个平台摩拜和ofo因为各种因素没有能合并成功,资本大佬开始纷纷选边站队。摩拜卖给了美团,ofo陷入资金危机,共享单车上半场完结。

而如今整个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逐渐演变为美团和滴滴之间的较量,美团收购摩拜单车推出了美团单车,而滴滴则拿下了小蓝单车后,推出了青桔单车,二者开始利用共享单车来提升自家产品业务,形成生态链。随后,二者都推出了电助力单车,以升级产品的方式进一步抢夺用户。行业市场运营规范也逐渐完备起来,这无疑是加速了行业的快速发展的。

摩拜们之所以都消失了,一方面是因为他们并不具备长期稳定的运营状态,前期在资本的加持下,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而迷失了本心,在产品端和运营端难免变得急功近利了些,这些都是商业运营的大忌;另一方面,大平台需要新业务的支撑,将明星企业纳入自家平台,就是最好的选择之一。

共享单车如何发展?

于是,有人就问了,共享单车最后会怎么样?从现在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共享单车很难以单一的业务存在,它必须依托于现有的网约车、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并借助于大平台生态链来不断完善自我,并进一步为用户提供业务补充。所以,共享单车更多的是承担一个辅助角色,就比如以前的阿里是把ofo当作一个支付入口来看待一样。

而造成这种情况最大的原因就是共享单车的市场前景并不足以说服资本,因此在后来的市场盈利预期中并没有能呈现出一个大平台的气象,才导致它们不断出局却没有资本愿意接盘。说白了,就是资本认为它们不挣钱罢了。

如今的共享单车都掌握在大平台的手中,而对于他们来说,共享单车业务已经没有此前那么火爆,他们更希望的是其能作为一个流量入口,展现一定的业务链接功能。即便是在其在绿色出行等方面有很好的噱头,如果不能为平台带来利益,那么将没有任何价值。

共享单车的盈利困局

共享单车项目如果单纯地以细分市场做下去的话,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成问题。但是在资本入局之后,为了抢占市场,各个平台之间大打价格战,用烧钱的方式来拿市场,最后却是落得个多败俱伤。资本是逐利的,当你不能为它带来任何利益的时候,它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抛弃掉。在互联网市场中,资本既扮演着救世主,也是一个无情的刽子手。

共享单车的单次骑行价格在1元左右,这就决定了其可盈利的空间太低了,只能通过大量提升市场占有率来提升其未来的估值,而大多数的共享单车平台又走得太快了,它们还没有等到盈利的时候,就已经倒下了。乃至于使得整个共享单车市场都陷入了异常艰难的境地,所以共享单车在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很难做成大平台。

笔者认为如今的共享单车市场几乎没有独立的平台存在了,大多数的共享单车也是作为大平台附属功能业务的形式而存在。它们将作为巨头平台之间相互竞争的一个手段,继续在行业市场内发挥余热。但共享单车的时代,已经落下了帷幕。

共享单车的时代变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锋科技”(ID:feng_keji),作者:锋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也许习惯了共享单车的存在,也或许早已把它们遗忘,ofo押金至今无法追回,摩拜单车贱卖给美团。当年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企业都逐渐淡出了用户的视野。

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也很简单,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至今一直都是处于重资产运营状态,非良性竞争导致共享单车行业陷入恶性循环,盈利变得遥遥无期,最后的选择便只剩退出市场。

短短几年内,共享单车是怎样爬到巅峰,又是如何快速跌入低谷?

共享单车的诞生

在共享单车正式商用之前,用户的短距离出行一直不是很方便,公共交通不一定能直达目的地,打车的成本又太高,在这种背景下,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其在短距离出行上有着不少优点:等待时间短,足够方便,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情况下,共享单车是用户的出行首选。

2015年,ofo和摩拜各自成立,ofo原本打算建立一个高校学生自行车共享系统,几位创始人苦思冥想,研究出了给自行车上车牌,后台管理数字密码锁的方法,并在北大清华开启共享实验计划。但其实际上还是与传统自行车无异,用户无法掌握单车的位置,车上的锁也十分容易被用户暴力破解,但它还是凭借极低的投入成本和新颖的出行方式迅速成为了市场大头,也算是第一个被用户熟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享单车这一话题开始在街头巷尾传播开来。

摩拜的思路则不相同,它更倾向于打造出一辆“智能”自行车:拥有智能锁、定位等功能,用户一打开app就知道附近是否有空闲的摩拜单车,随时随地都能骑行。另外摩拜还对车辆进行了定制改造,加入了实心胎、铝合金车身、智能锁等特性,使其耐用性更强。受限于技术问题,当时的摩拜单车算不上“好骑”,车身较重、骑行不舒服都是它的缺点,同时由于摩拜单车的押金较贵,为其买单的人数远不如ofo。但作为用户的另一选择,摩拜还是能够积累起自己的用户基础和口碑。

对于消费者来说,两家巨头的入局大大方便了日常生活,极低的价格也让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目睹了ofo、摩拜等企业成功的初试水,2016年开始,诸多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

巅峰过后竟是悬崖

虽然ofo和摩拜从传统角度上来看必然会成为竞争对手,但实则合作多于竞争,为了将共享单车这一理念普及到全国各地,两家公司相互合作共同引导市场及地方政府去接受这一新鲜事物。二者也在这段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商融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顺利,两者的亏损金额也越来越少,有可能短时间内就能够实现盈利。

但交通联合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直接让这些企业的美梦破碎,随着对运营的监管规范化,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随之带来的便是用户骑行成本增加,从原本的“一块钱一小时”增加到“一块钱半小时”,各种花里胡哨的套餐、维护力度不够,让用户渐渐失去了骑行的动力。

其次许多的企业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数量,不顾实际情况地进行疯狂扩张,大量制造并投放车辆,让城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迅速饱和,不少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共享单车的折旧费用甚至比运营费用高,美团在收购摩拜单车的26天时间里,收入1.47亿元,折旧费用3.96亿元,运营费用1.58亿元, 26天内整体折旧率为7.4%,平均每天折旧率为0.27%。再加上各大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骑行费用不断下降,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入不敷出,盈利遥遥无期。

共享单车业务盈利遥遥无期,风投资金也偏向于谨慎,车企融资变得非常困难。融资没了,现金流断了,无法盈利的共享单车企业,自然走向消亡。2018年4月摩拜不得已贱卖给美团,ofo传来资金危机:8月份时创始团队开始垫钱发薪,12月份,又引发1200万用户退押金事件,至今仍有不少用户无法讨回自己的押金。

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共享概念其实已经发展了有一段时间,在共享单车后,共享充电宝、汽车等各类项目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出,小雷个人认为,共享概念这个东西本身并没有错。错误是共享单车在发展阶段就被强行“拔苗助长”,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团队成长跟不上,产品跟不上,运营跟不上,市场跟不上,收入跟不上。当这些数字全面跟不上时,等到手中的资金烧完时便是企业的大限,若是将共享单车放在理想的商业环境下,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

随着摩拜停止服务,初代共享单车两强争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来,共享单车的舞台将交给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为了抢先抢占市场,美团、哈啰和滴滴等行业巨头再次燃起了补贴的战火。

虽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三家单车的体验与摩拜、ofo并无太大差异,但对于滴滴、美团以及哈罗来说,这是在布局它们所需的生态。背靠滴滴的青桔单车可以弥补这类网约车业务所覆盖不到的场景;对于美团而言,在出行业务受阻的情况下,收购摩拜将成为其对抗滴滴等一线车企的重量级砝码;对于阿里来说,哈罗单车所带来的出行业务也是它未来宏图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足鼎立”的态势将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长期的主基调。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钱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青桔单车在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而哈啰单车也表示,现在是哈啰单车最有钱的时候,背后又有阿里撑腰。美团王兴也表示,共享单车将是未来一年的投资重点,自然就不差钱。对于这三家巨头企业来说,钱已不再是重点,现在真正比的就是效率与服务。

在发展初期,共享单车真的只是一辆单车,只是一辆为解决“最后一公里”而衍生出的产品,但未来它很可能成为“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战略意义更为重要。

共享单车竞争已由“交押金、价格战”进入信用免押金新赛道,企业应减少车辆盲目投放,提升价格的同时提升服务,降低车辆损坏率,这样才有利于共享单车良性发展。疯狂烧钱抢夺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通过健康、正确的方式将共享单车融入到生态闭环中,才是这几家巨头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共享单车的时代变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锋科技”(ID:feng_keji),作者:锋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也许习惯了共享单车的存在,也或许早已把它们遗忘,ofo押金至今无法追回,摩拜单车贱卖给美团。当年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企业都逐渐淡出了用户的视野。

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也很简单,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至今一直都是处于重资产运营状态,非良性竞争导致共享单车行业陷入恶性循环,盈利变得遥遥无期,最后的选择便只剩退出市场。

短短几年内,共享单车是怎样爬到巅峰,又是如何快速跌入低谷?

共享单车的诞生

在共享单车正式商用之前,用户的短距离出行一直不是很方便,公共交通不一定能直达目的地,打车的成本又太高,在这种背景下,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其在短距离出行上有着不少优点:等待时间短,足够方便,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情况下,共享单车是用户的出行首选。

2015年,ofo和摩拜各自成立,ofo原本打算建立一个高校学生自行车共享系统,几位创始人苦思冥想,研究出了给自行车上车牌,后台管理数字密码锁的方法,并在北大清华开启共享实验计划。但其实际上还是与传统自行车无异,用户无法掌握单车的位置,车上的锁也十分容易被用户暴力破解,但它还是凭借极低的投入成本和新颖的出行方式迅速成为了市场大头,也算是第一个被用户熟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享单车这一话题开始在街头巷尾传播开来。

摩拜的思路则不相同,它更倾向于打造出一辆“智能”自行车:拥有智能锁、定位等功能,用户一打开app就知道附近是否有空闲的摩拜单车,随时随地都能骑行。另外摩拜还对车辆进行了定制改造,加入了实心胎、铝合金车身、智能锁等特性,使其耐用性更强。受限于技术问题,当时的摩拜单车算不上“好骑”,车身较重、骑行不舒服都是它的缺点,同时由于摩拜单车的押金较贵,为其买单的人数远不如ofo。但作为用户的另一选择,摩拜还是能够积累起自己的用户基础和口碑。

对于消费者来说,两家巨头的入局大大方便了日常生活,极低的价格也让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目睹了ofo、摩拜等企业成功的初试水,2016年开始,诸多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

巅峰过后竟是悬崖

虽然ofo和摩拜从传统角度上来看必然会成为竞争对手,但实则合作多于竞争,为了将共享单车这一理念普及到全国各地,两家公司相互合作共同引导市场及地方政府去接受这一新鲜事物。二者也在这段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商融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顺利,两者的亏损金额也越来越少,有可能短时间内就能够实现盈利。

但交通联合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直接让这些企业的美梦破碎,随着对运营的监管规范化,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随之带来的便是用户骑行成本增加,从原本的“一块钱一小时”增加到“一块钱半小时”,各种花里胡哨的套餐、维护力度不够,让用户渐渐失去了骑行的动力。

其次许多的企业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数量,不顾实际情况地进行疯狂扩张,大量制造并投放车辆,让城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迅速饱和,不少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共享单车的折旧费用甚至比运营费用高,美团在收购摩拜单车的26天时间里,收入1.47亿元,折旧费用3.96亿元,运营费用1.58亿元, 26天内整体折旧率为7.4%,平均每天折旧率为0.27%。再加上各大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骑行费用不断下降,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入不敷出,盈利遥遥无期。

共享单车业务盈利遥遥无期,风投资金也偏向于谨慎,车企融资变得非常困难。融资没了,现金流断了,无法盈利的共享单车企业,自然走向消亡。2018年4月摩拜不得已贱卖给美团,ofo传来资金危机:8月份时创始团队开始垫钱发薪,12月份,又引发1200万用户退押金事件,至今仍有不少用户无法讨回自己的押金。

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共享概念其实已经发展了有一段时间,在共享单车后,共享充电宝、汽车等各类项目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出,小雷个人认为,共享概念这个东西本身并没有错。错误是共享单车在发展阶段就被强行“拔苗助长”,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团队成长跟不上,产品跟不上,运营跟不上,市场跟不上,收入跟不上。当这些数字全面跟不上时,等到手中的资金烧完时便是企业的大限,若是将共享单车放在理想的商业环境下,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

随着摩拜停止服务,初代共享单车两强争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来,共享单车的舞台将交给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为了抢先抢占市场,美团、哈啰和滴滴等行业巨头再次燃起了补贴的战火。

虽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三家单车的体验与摩拜、ofo并无太大差异,但对于滴滴、美团以及哈罗来说,这是在布局它们所需的生态。背靠滴滴的青桔单车可以弥补这类网约车业务所覆盖不到的场景;对于美团而言,在出行业务受阻的情况下,收购摩拜将成为其对抗滴滴等一线车企的重量级砝码;对于阿里来说,哈罗单车所带来的出行业务也是它未来宏图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足鼎立”的态势将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长期的主基调。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钱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青桔单车在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而哈啰单车也表示,现在是哈啰单车最有钱的时候,背后又有阿里撑腰。美团王兴也表示,共享单车将是未来一年的投资重点,自然就不差钱。对于这三家巨头企业来说,钱已不再是重点,现在真正比的就是效率与服务。

在发展初期,共享单车真的只是一辆单车,只是一辆为解决“最后一公里”而衍生出的产品,但未来它很可能成为“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战略意义更为重要。

共享单车竞争已由“交押金、价格战”进入信用免押金新赛道,企业应减少车辆盲目投放,提升价格的同时提升服务,降低车辆损坏率,这样才有利于共享单车良性发展。疯狂烧钱抢夺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通过健康、正确的方式将共享单车融入到生态闭环中,才是这几家巨头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共享单车的时代变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锋科技”(ID:feng_keji),作者:锋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也许习惯了共享单车的存在,也或许早已把它们遗忘,ofo押金至今无法追回,摩拜单车贱卖给美团。当年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企业都逐渐淡出了用户的视野。

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也很简单,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至今一直都是处于重资产运营状态,非良性竞争导致共享单车行业陷入恶性循环,盈利变得遥遥无期,最后的选择便只剩退出市场。

短短几年内,共享单车是怎样爬到巅峰,又是如何快速跌入低谷?

共享单车的诞生

在共享单车正式商用之前,用户的短距离出行一直不是很方便,公共交通不一定能直达目的地,打车的成本又太高,在这种背景下,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其在短距离出行上有着不少优点:等待时间短,足够方便,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情况下,共享单车是用户的出行首选。

2015年,ofo和摩拜各自成立,ofo原本打算建立一个高校学生自行车共享系统,几位创始人苦思冥想,研究出了给自行车上车牌,后台管理数字密码锁的方法,并在北大清华开启共享实验计划。但其实际上还是与传统自行车无异,用户无法掌握单车的位置,车上的锁也十分容易被用户暴力破解,但它还是凭借极低的投入成本和新颖的出行方式迅速成为了市场大头,也算是第一个被用户熟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享单车这一话题开始在街头巷尾传播开来。

摩拜的思路则不相同,它更倾向于打造出一辆“智能”自行车:拥有智能锁、定位等功能,用户一打开app就知道附近是否有空闲的摩拜单车,随时随地都能骑行。另外摩拜还对车辆进行了定制改造,加入了实心胎、铝合金车身、智能锁等特性,使其耐用性更强。受限于技术问题,当时的摩拜单车算不上“好骑”,车身较重、骑行不舒服都是它的缺点,同时由于摩拜单车的押金较贵,为其买单的人数远不如ofo。但作为用户的另一选择,摩拜还是能够积累起自己的用户基础和口碑。

对于消费者来说,两家巨头的入局大大方便了日常生活,极低的价格也让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目睹了ofo、摩拜等企业成功的初试水,2016年开始,诸多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

巅峰过后竟是悬崖

虽然ofo和摩拜从传统角度上来看必然会成为竞争对手,但实则合作多于竞争,为了将共享单车这一理念普及到全国各地,两家公司相互合作共同引导市场及地方政府去接受这一新鲜事物。二者也在这段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商融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顺利,两者的亏损金额也越来越少,有可能短时间内就能够实现盈利。

但交通联合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直接让这些企业的美梦破碎,随着对运营的监管规范化,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随之带来的便是用户骑行成本增加,从原本的“一块钱一小时”增加到“一块钱半小时”,各种花里胡哨的套餐、维护力度不够,让用户渐渐失去了骑行的动力。

其次许多的企业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数量,不顾实际情况地进行疯狂扩张,大量制造并投放车辆,让城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迅速饱和,不少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共享单车的折旧费用甚至比运营费用高,美团在收购摩拜单车的26天时间里,收入1.47亿元,折旧费用3.96亿元,运营费用1.58亿元, 26天内整体折旧率为7.4%,平均每天折旧率为0.27%。再加上各大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骑行费用不断下降,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入不敷出,盈利遥遥无期。

共享单车业务盈利遥遥无期,风投资金也偏向于谨慎,车企融资变得非常困难。融资没了,现金流断了,无法盈利的共享单车企业,自然走向消亡。2018年4月摩拜不得已贱卖给美团,ofo传来资金危机:8月份时创始团队开始垫钱发薪,12月份,又引发1200万用户退押金事件,至今仍有不少用户无法讨回自己的押金。

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共享概念其实已经发展了有一段时间,在共享单车后,共享充电宝、汽车等各类项目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出,小雷个人认为,共享概念这个东西本身并没有错。错误是共享单车在发展阶段就被强行“拔苗助长”,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团队成长跟不上,产品跟不上,运营跟不上,市场跟不上,收入跟不上。当这些数字全面跟不上时,等到手中的资金烧完时便是企业的大限,若是将共享单车放在理想的商业环境下,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

随着摩拜停止服务,初代共享单车两强争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来,共享单车的舞台将交给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为了抢先抢占市场,美团、哈啰和滴滴等行业巨头再次燃起了补贴的战火。

虽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三家单车的体验与摩拜、ofo并无太大差异,但对于滴滴、美团以及哈罗来说,这是在布局它们所需的生态。背靠滴滴的青桔单车可以弥补这类网约车业务所覆盖不到的场景;对于美团而言,在出行业务受阻的情况下,收购摩拜将成为其对抗滴滴等一线车企的重量级砝码;对于阿里来说,哈罗单车所带来的出行业务也是它未来宏图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足鼎立”的态势将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长期的主基调。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钱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青桔单车在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而哈啰单车也表示,现在是哈啰单车最有钱的时候,背后又有阿里撑腰。美团王兴也表示,共享单车将是未来一年的投资重点,自然就不差钱。对于这三家巨头企业来说,钱已不再是重点,现在真正比的就是效率与服务。

在发展初期,共享单车真的只是一辆单车,只是一辆为解决“最后一公里”而衍生出的产品,但未来它很可能成为“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战略意义更为重要。

共享单车竞争已由“交押金、价格战”进入信用免押金新赛道,企业应减少车辆盲目投放,提升价格的同时提升服务,降低车辆损坏率,这样才有利于共享单车良性发展。疯狂烧钱抢夺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通过健康、正确的方式将共享单车融入到生态闭环中,才是这几家巨头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共享单车的时代变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锋科技”(ID:feng_keji),作者:锋科技,36氪经授权发布。

你也许习惯了共享单车的存在,也或许早已把它们遗忘,ofo押金至今无法追回,摩拜单车贱卖给美团。当年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企业都逐渐淡出了用户的视野。

造成这一窘境的原因也很简单,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至今一直都是处于重资产运营状态,非良性竞争导致共享单车行业陷入恶性循环,盈利变得遥遥无期,最后的选择便只剩退出市场。

短短几年内,共享单车是怎样爬到巅峰,又是如何快速跌入低谷?

共享单车的诞生

在共享单车正式商用之前,用户的短距离出行一直不是很方便,公共交通不一定能直达目的地,打车的成本又太高,在这种背景下,共享单车应运而生。其在短距离出行上有着不少优点:等待时间短,足够方便,在距离目的地不远的情况下,共享单车是用户的出行首选。

2015年,ofo和摩拜各自成立,ofo原本打算建立一个高校学生自行车共享系统,几位创始人苦思冥想,研究出了给自行车上车牌,后台管理数字密码锁的方法,并在北大清华开启共享实验计划。但其实际上还是与传统自行车无异,用户无法掌握单车的位置,车上的锁也十分容易被用户暴力破解,但它还是凭借极低的投入成本和新颖的出行方式迅速成为了市场大头,也算是第一个被用户熟知的共享单车企业,共享单车这一话题开始在街头巷尾传播开来。

摩拜的思路则不相同,它更倾向于打造出一辆“智能”自行车:拥有智能锁、定位等功能,用户一打开app就知道附近是否有空闲的摩拜单车,随时随地都能骑行。另外摩拜还对车辆进行了定制改造,加入了实心胎、铝合金车身、智能锁等特性,使其耐用性更强。受限于技术问题,当时的摩拜单车算不上“好骑”,车身较重、骑行不舒服都是它的缺点,同时由于摩拜单车的押金较贵,为其买单的人数远不如ofo。但作为用户的另一选择,摩拜还是能够积累起自己的用户基础和口碑。

对于消费者来说,两家巨头的入局大大方便了日常生活,极低的价格也让共享单车行业迅速升温,目睹了ofo、摩拜等企业成功的初试水,2016年开始,诸多共享单车企业纷纷入场。截至2019年8月底,我国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共有1950万辆,覆盖全国360个城市,注册用户数超过3亿人次,日均订单数达到4700万单。

巅峰过后竟是悬崖

虽然ofo和摩拜从传统角度上来看必然会成为竞争对手,但实则合作多于竞争,为了将共享单车这一理念普及到全国各地,两家公司相互合作共同引导市场及地方政府去接受这一新鲜事物。二者也在这段时间内吸引了大量的投资商融资,一切看起来是如此的顺利,两者的亏损金额也越来越少,有可能短时间内就能够实现盈利。

但交通联合部门发布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指导意见》直接让这些企业的美梦破碎,随着对运营的监管规范化,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越来越高。随之带来的便是用户骑行成本增加,从原本的“一块钱一小时”增加到“一块钱半小时”,各种花里胡哨的套餐、维护力度不够,让用户渐渐失去了骑行的动力。

其次许多的企业为了争夺更多的用户数量,不顾实际情况地进行疯狂扩张,大量制造并投放车辆,让城市内的共享单车数量迅速饱和,不少城市出现了共享单车“坟场”。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共享单车的折旧费用甚至比运营费用高,美团在收购摩拜单车的26天时间里,收入1.47亿元,折旧费用3.96亿元,运营费用1.58亿元, 26天内整体折旧率为7.4%,平均每天折旧率为0.27%。再加上各大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骑行费用不断下降,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入不敷出,盈利遥遥无期。

共享单车业务盈利遥遥无期,风投资金也偏向于谨慎,车企融资变得非常困难。融资没了,现金流断了,无法盈利的共享单车企业,自然走向消亡。2018年4月摩拜不得已贱卖给美团,ofo传来资金危机:8月份时创始团队开始垫钱发薪,12月份,又引发1200万用户退押金事件,至今仍有不少用户无法讨回自己的押金。

共享单车还有未来吗?

共享概念其实已经发展了有一段时间,在共享单车后,共享充电宝、汽车等各类项目也如同雨后春笋般涌出,小雷个人认为,共享概念这个东西本身并没有错。错误是共享单车在发展阶段就被强行“拔苗助长”,最终导致的结果便是:团队成长跟不上,产品跟不上,运营跟不上,市场跟不上,收入跟不上。当这些数字全面跟不上时,等到手中的资金烧完时便是企业的大限,若是将共享单车放在理想的商业环境下,或许还有成功的希望。

随着摩拜停止服务,初代共享单车两强争霸的故事落下帷幕。接下来,共享单车的舞台将交给青桔单车、哈啰出行、美团单车。为了抢先抢占市场,美团、哈啰和滴滴等行业巨头再次燃起了补贴的战火。

虽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这三家单车的体验与摩拜、ofo并无太大差异,但对于滴滴、美团以及哈罗来说,这是在布局它们所需的生态。背靠滴滴的青桔单车可以弥补这类网约车业务所覆盖不到的场景;对于美团而言,在出行业务受阻的情况下,收购摩拜将成为其对抗滴滴等一线车企的重量级砝码;对于阿里来说,哈罗单车所带来的出行业务也是它未来宏图中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三足鼎立”的态势将成为共享单车行业长期的主基调。

对于共享单车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钱反而是最不重要的事情。青桔单车在4月完成两轮融资,总计10.5亿美元。而哈啰单车也表示,现在是哈啰单车最有钱的时候,背后又有阿里撑腰。美团王兴也表示,共享单车将是未来一年的投资重点,自然就不差钱。对于这三家巨头企业来说,钱已不再是重点,现在真正比的就是效率与服务。

在发展初期,共享单车真的只是一辆单车,只是一辆为解决“最后一公里”而衍生出的产品,但未来它很可能成为“吃喝玩乐”的本地生活消费入口,内容包含酒旅、餐饮到店业务,以及金融、车服、地图服务,战略意义更为重要。

共享单车竞争已由“交押金、价格战”进入信用免押金新赛道,企业应减少车辆盲目投放,提升价格的同时提升服务,降低车辆损坏率,这样才有利于共享单车良性发展。疯狂烧钱抢夺市场的时代已经过去,如何通过健康、正确的方式将共享单车融入到生态闭环中,才是这几家巨头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共享电动车遭“急刹车” 专家称商业模式待考

谁最能代表中国经济向上力量?2020十大经济年度人物评选火热进行中,谁是你心中的TOP10商业领袖,[点击投票]


消费之后产品出现故障无处投诉?自己的合法权益受侵害但投诉无门?黑猫投诉平台24小时为您守候,消费无忧尽在黑猫!【点击投诉】

原标题:共享电动车遭“急刹车” 专家称商业模式待考

本报记者 龚梦泽

12月15日,北京市交通委发布消息称,近日北京市交通委会同北京市网信办、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安交管局等部门,共同约谈多家在京运营的共享电动单车企业,提出限期整改要求。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此次被约谈的共享电动单车品牌包括:考拉出行、筋斗云出行、小遛共享、芒果电单车、蜜步出行、骑士出行等。这也意味着,一度站在风口上的共享电动单车,如今却被素有政策风向标的北京拒之门外。

共享电动单车遭遇约谈整改

北京市交通委表示,上述品牌存在违反交通行政管理部门的要求违规投放共享电动单车,且存在未按要求进行电动车登记、未能准确披露服务信息、未建立用户押金预付金专用账户、未按有关主管部门要求提供信息等多项问题,涉嫌严重扰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市场秩序。如果逾期未能整改到位的企业及其运营平台,或将面临行政罚款、扣留车辆、下架APP等多重处罚。

据记者了解,今年以来,共享电动单车违规伤客事件不断。

今年5月份,北京市交通委对“小遛”公司在京违规投放1400余辆电单车行为,约谈相关负责人,责令限期收回车辆并停止在京投放;

7月23日,小蜜电单车漏电导致北京市一市民右手被深二度电弧烧伤;

7月29日,北京蜜步科技有限公司被处以5万元罚款顶格处罚并责令限期收回全部共享电动单车。

为此,北京市交通委年内已针对多家企业的违规行为实施了行政处罚。

据北京市交通委介绍,因多家企业在工商系统预留的联系方式失效,执法人员曾前往失联企业的注册地址实施上门约谈,其中北京蜜蜂出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骑士出行科技有限公司、青鸟快租(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共享电动单车企业注册地址为无效地址或无人办公。

对此,交通委表示,互联网租赁电动自行车往往存在保养维护不及时、配套设施建设不到位、运行安全风险高、电池污染严重等多重隐患,租赁电动自行车的骑行人不固定且多未接受过专业的交通安全教育和技能训练,容易发生交通事故,加之电动车自重大、速度快,一旦发生事故就会带来较大的伤害和损失。

电动单车迎“锂电化+智能化”

据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时我国两轮电动车社会保有量就已突破2.5亿;2018年,国内两轮电动车年产量超过3000万,堪称“国民出行工具”。特别是在中国的三四线城市,电单车续航能力强,成本低,便捷实用,成为居民日常出行的首选。共享单车只解决了1公里-2公里内的出行需求,有专家预计更大的产业机会是两轮交通出行的电单车。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一致看好这门生意。有资深出行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政府监管、偷盗损耗、运营成本都是共享电动单车从业者需要解决的问题。共享出行行业无序管理的规模化运营模式往往都会带来超标投放、无序违规停放,责任事故难以厘清的问题。

在此背景下,近年来,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相继发布文件表示,对共享电动单车“暂不发展”或者“不鼓励发展”,甚至杭州、深圳一些城市直接出手叫停了辖区内的共享电动单车。直到2019年4月份开始执行的《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又重新给市场带来希望,电单车从此有了合法身份,这也让共享电动单车市场迎来了新的投资发展热潮。

今年4月份,互联网巨头纷纷入局电动出行领域,前有滴滴旗下品牌青桔单车完成了10亿美元的A轮融资,后有美团向富士达、新日等电单车生产企业下单百万台共享电动单车订单,独家买断了富士达一款Q8车型。6月份,哈啰出行携手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宣布,首期共同出资10亿元组建合资公司,铺设两轮基础能源网络。

新浪财经专栏作家林示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生态出行领域足够热门,市场需求也足够旺盛,但困难也显而易见。“首先是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政策监管非常严格,难以准入。其次相比于共享单车,电单车在制造成本、维护成本上需要更大的成本。包括安全维护,回收问题以及充电场景的落地都需考虑。”

同时,他亦指出,两轮出行产品本身仍拥有非常广阔的发展前景。受制于成本“傻大笨粗”的铅酸电动两轮车此前是市场主流,在新国标等驱动下,两轮电动车的改变在所难免。由于新国标对整车质量、车辆尺寸、充电参数和里程续航都做出了更为明确的规定,将开启两轮电动车“锂电化+智能化”的新发展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