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条》除了时间线,这些信息点你都看懂了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ID:Guokr42),36氪经授权发布。

作者|矩阵星 阿黄 并不巨 姜波 光光

编辑|麦麦

《信条》上映一周,关于熵和时间逆回的讨论你都捋清了吗?如果觉得这两个问题太难,那以下这些隐藏在电影里的信息点,你一定可以看得懂。

钚-241是什么?

钚贯穿了《信条》全片,这是一种放射性元素。人类的第一次核试验以及在日本长崎投下的原子弹,都使用了钚制作内核部分。

1945年投于日本长崎市的原子弹内含一个钚核 | Charles Levy / U.S. National Archives and Records Administration

影片反复提及的钚-241是钚的一种人造同位素,由钚-240捕获一个中子后生成,具有极强的放射性。钚-241易发生核裂变,原子核在慢速热中子的撞击下会发生链式反应,产生巨大的能量,并释放出伽马射线和电磁辐射,这一核裂变过程被应用在核武器与核反应堆等核技术上。

催眠瓦斯是什么?

在影片开头,音乐厅里被放置了大规模的催眠瓦斯,观众纷纷躺到。如果你是资深柯南迷,催眠瓦斯这一设定一定也不陌生,毕竟连柯南都曾不幸中招。

单从“催眠”的技术角度来讲,催眠瓦斯的实现是有可能的。毕竟,人们已经研制出大量具有麻醉效果的药物,其中的吸入式麻醉剂就是通过呼吸进入人体,从而使人失去意识。临床上使用的吸入式麻醉剂通常是化学性质不活泼的气体或易挥发的液体,包括氧化亚氮、乙醚、短链烃类和氟代烷等。

催眠瓦斯在柯南里也曾出现 |《名侦探柯南》

不过,尽管麻醉剂已在临床上得到广泛应用,现实中催眠瓦斯技术是否成熟依然存在问号。以氟烷为例,它是氟代烷类全身麻醉药中的代表,被列入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但是氟烷在常温下是液体(沸点50.2°C),即便在音乐厅这样的密闭场所,也很难迅速充斥整个空间,进而使所有人陷入昏迷。此外,许多氟代烷类麻醉剂稳定性较差,容易分解,且对人体具有一定程度的副作用,例如地氟醚可能引起心跳过速,七氟醚则可能对婴幼儿具有神经毒性。

2002年的莫斯科歌剧院挟持案件传闻是电影桥段的原型;警方在这个事件中使用了哪种麻醉药物并没有被公布,但不少人猜测,这种麻醉药物是芬太尼[1]。芬太尼是非常经典的麻醉药物,属于阿片类药物,起效迅速。但芬太尼也同时具有抑制呼吸、心动过缓和成瘾性等副作用,因此在临床上被严格控制剂量。芬太尼家族的其他衍生物也具有一定的危险性,可能会引发急性中毒、抑制呼吸中枢从而致死。因而,这样的“催眠瓦斯”,也有可能变成“夺命瓦斯”。

灭火的气体为什么会要命?

在《信条》中,那间储藏文件画作的高级密室,灭火时用的是卤烷气体;密室经理还说,当火灾发生,这些气体喷射之前,“他们给员工预留了10秒钟的逃离时间。”这种灭火的方法,为什么还能要人命呢?

储藏画作的密室,用卤烷气体灭火 | 《信条》

卤烷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类物质:只要将甲烷、乙烷、丙烷等烷烃中的一部分氢原子换成氟、氯、溴等卤族原子,得到的就是卤烷了。常见的卤烷有很多,例如用于冰箱制冷的氟利昂、熏蒸杀虫器中的溴甲烷等。但大部分卤烷都不太适宜用来灭火,它们要么难以气化,要么就是有毒或者破坏环境。七氟丙烷(C3HF7)则是一个例外,它是很好的灭火材料;《信条》中拿来灭火的,很可能就是它。

当液态的七氟丙烷喷出时,它会瞬间气化吸热,让周围环境迅速降温送上清爽的冰凉,使得进来的火苗被活活冻死。随后,气化的七氟丙烷灌满了整个房间,几乎所有的氧气都被驱逐出去了,新的火苗也会立刻在缺氧的环境下窒息而死——但同时,环境缺氧也让室内的人分分钟窒息;因而当灭火程序启动,除非你是主角,否则要尽快逃离。

那么,为什么不能用更便宜的水或干粉来灭火呢?在保存重要文件的地方,水对纸张的杀伤力并不比火小;至于干粉,则难以招架太大的火势。因此,用卤烷灭火是更好的选择。

如何模仿出逼真的倒走?

如果进入了时间逆回的世界,要怎么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格格不入?首先——倒走是你的必修课。

像这样走肯定不行 | SOOGIF

从关节活动度来看,倒走中95%的过程都是正走的回放,两者接近镜像关系,只是时序上的逆转。但实际上,要模仿出完全像正走倒放的姿势并不容易,只有肌肉控制得好的人,走起来才会得心应手。

一方面, 倒走时,主要肌肉的活动情况完全相反。向前走的时候,是由大腿前侧的肌肉提供动力;但是向后走时,大腿后侧的肌肉则变成了主力军。

正步走时的步态周期与主要肌肉活动特征 | D. Casey Kerrigan

另一方面 ,虽然正走和倒走都是由中枢神经系统控制的,但倒走作为一种反常运动,对平衡及运动控制的要求更高。出于自我保护,中枢神经会产生更多的神经冲动,激活更多下肢肌肉。而为了保持平衡,避免自己摔倒,躯干会稍微后仰,拉紧腰部肌肉;你还可能不自觉地走出缓慢的小碎步,这样一来,虽然正走和倒走时足底受到的压力差不多,但倒走时全脚触地时间延长,足底压力也更均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可能是倒走时感觉到的最显著的差异。

奥本海默在担心什么?

罗伯特·奥本海默是美国的理论物理学家,他在二战期间领导建立了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参与实施了研发出人类首批核武器的曼哈顿计划,因此被称为“原子弹之父”。

1945年,人类首次核试验在新墨西哥州宣告成功,奥本海默曾感叹,他想到了《薄伽梵歌》中的一句诗:“现在我成了死神,世界的毁灭者。”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投下两颗原子弹后,曼哈顿计划公之于众,奥本海默成为了家喻户晓的科学人物;然而他与众多计划参与者都对原子弹的使用感到失望与不满,认为自己的手上沾满了无辜者的鲜血。

奥本海默 | Wikipedia

二战后,奥本海默担任了美国原子能委员会主席。他坚决抵制核扩散,反对研制氢弹,号召美国政府实行公开坦诚的核政策,并依靠自己的影响力游说国际社会对核能进行管控,希望避免美苏两国的核军备竞赛。因为在核问题上的和平主义立场,奥本海默遭到了美国总统的厌恶与排挤,在美国第二次红色恐怖期间被剥夺了政治发言权。

除了在核武器研制上的重要角色,奥本海默在物理学领域的贡献还包括分子波函数的玻尔-奥本海默方程、电子正电子理论、首次预言量子隧穿效应等等。奥本海默还是一位杰出的老师,一生致力于培养物理学人才与促进科学传播。他建立了世界顶尖水平的伯克利理论物理学中心,二战后长期担任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院长,包括弗里曼·戴森、杨振宁、李政道等当时最顶尖的物理学家都曾在他的研究院学习与工作。

奥本海默与爱因斯坦 | Wikipedia

当然啦,关于这些隐藏信息的讨论,只是电影的附加。毕竟诺兰在开头就告诉你了:“不要试图理解它,去感受它。” 

参考资料

[1]https://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dn2979-mystery-of-russian-gas-deepens/?ignored=irrelevant

[2] https://en.wikipedia.org/wiki/Plutonium

[3]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全身麻醉药

[4] Eger, Edmond I., James B. Eisenkraft, and Richard B. Weiskopf. The pharmacology of inhaled anesthetics. San Francisco (CA), 2002.

[5] https://zh.wikipedia.org/wiki/地氟醚

[6]https://zh.wikipedia.org/wiki/七氟醚

[7] https://pubchem.ncbi.nlm.nih.gov/compound/Fentanyl

[8] http://news.cctv.com/2019/04/06/ARTIA7mmwKxn2TRifKeydo21190406.shtml

[9] 蒲龙.七氟丙烷灭火系统特点及原理探讨[J].石化技术,2019,26(04):318.

[10] 韩东波,徐冬青.倒走运动的生物力学特性的研究进展[J].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1,26(10):990-993.

[11] Grasso R,Bianchi L,Lacquaniti F. Motor patterns for human gait:backward versus forward locomotion[J]. J Neurophysiology, 1998,80(4):1868—1885.

[12] Winter DA,Pluck N,Yang JF. Backward walking: a simple reversal of forward walking?[J].J Mot Behav,1989,21(3):291—305.

[13] 赵焕彬,霍洪峰,张静,等. 老年人健身背向走的足底压力与步态特征[J]. 中国康复医学杂志,2010,25(5):435—438.

[14] https://en.wikipedia.org/wiki/J._Robert_Oppenheimer

历史上 10 位后悔自己发明的天才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发明家和科研工作者对他们的发明感到后悔的情形,其实并不罕见。虽然爱因斯坦并未直接参与原子弹的研制,但他认为自己是始作俑者,并对此深感后悔。许多科技诞生之初是为了造福人类,然而,让发明者痛心不已的是,这些技术会慢慢变质,没有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甚至可能让世界变得更糟糕,本文的10个发明人就十分后悔自己的发明。原文标题《10 Inventors Who Came to Regret Their Creations

1、 J. 罗伯特-奥本海默:原子弹

J. 罗伯特·奥本海默作为二战期间洛斯阿拉莫斯实验室的主任,被认为是原子弹的创造者。

尽管过去与左翼组织有联系,但奥本海默还是接受了在战争中发挥作用的机会。但后来,他对这枚炸弹的感情很复杂。”我对制造原子弹没有任何悔意……至于我们如何使用它,我理解它为什么会发生,并赞赏那些与我共事过的人以多么高尚的态度作出了决定。但我不认为这是正确的。对日本的最后通牒[要求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充满了陈词滥调。他说:”……我们的政府应该更有远见,更明确地告诉世界和日本原子弹的意义。”他说。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他的理论使原子弹成为可能,但他在开发实际武器方面没有发挥作用,他不那么模棱两可。他认为德国正试图制造原子弹,以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用来对付盟军,他签署了一封给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信,鼓励他支持美国研究生产原子弹。多年后,他后悔了。”如果我知道德国人不会成功地生产出原子弹,”他说,”我绝不会动一根手指头。”

2、米哈伊尔·卡拉什尼科夫:AK-47

卡拉什尼科夫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在目睹了可怕的战斗伤亡和自己受伤后,为俄罗斯军队设计了以他名字命名的步枪。2014年去世的卡拉什尼科夫设计了一种简单的自动步枪,可以利用当时的大规模生产方法很廉价的制造,他活了足够长的时间,看到他的创造枪支比任何其他突击步枪造成更多的死亡。

“我一直在问自己同一个问题,如果我发明的枪夺去了人们的生命,那么我作为东正教信徒,是否应该为他们的死亡负责,即使他们是我的敌人?”他在2010年给俄罗斯东正教教会负责人的信中写道。

3、蒂姆·伯纳斯·李:双斜线

鉴于Tim爵士在开发HTML和创建万维网时为我们所有人所做的事情,他的功劳是相当大的。如果他对网络有什么重大的遗憾,我们也不会觉得不能原谅他,但他的歉意只与两个字符有关,即每个网址开头的”//”。”真的,如果你仔细想想,根本不需要两个斜杠。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他说:”我可以设计成没有这个//。”

4、Ethan Zuckerman:弹窗广告

如果你曾经对着电脑屏幕沮丧地大喊大叫,因为又一个弹窗广告跳了出来,遮住了后面的内容,那么Zuckerman就是该被指责的人。

Zuckerman现在是麻省理工学院公民媒体中心的负责人,他曾经为《大西洋》写了一篇题为《互联网的原罪》的文章,在文章中,他为这些讨厌的牛皮癣承担了全部责任。Zuckerman当时是网络主机Tripod的员工,他解释说,这家为消费者提供免费网页的公司花了5年时间寻找创收途径。

“到最后,让我们获得资金的商业模式是广告。最终让我们被收购的模式是分析用户的个人主页,这样我们就可以更好地针对他们投放广告。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最终创造了臭名昭著的工具:弹出式广告。”

Zuckerman解释说,我们的目的是让广告在用户访问页面时出现,而不一定要将广告与页面内容联系起来,”当一家大型汽车公司发现他们购买的广告出现在成人网站时,我们想出了这个办法。我写了代码来启动窗口并在其中运行广告。我很抱歉,我们的意图是好的。”

5、Dong Nguyen:Flappy Bird

2013年,《Flappy Bird》这款手机游戏曾轰动一时。这款看似粗糙简单的游戏却让人非常容易上瘾的,这要归功于它在高难度和可玩性之间找到了结合点,让你每次结束之后都会觉得下一次你会玩得更好。下载量飙升,争议不断,直到在5000万次下载和广告收入达到每天4.5万美元左右后,来自越南的游戏开发者阮先生受够了,宣布要从应用商店中撤下这个游戏。他在推特上写道:”我不能再忍受了”。显然,这款游戏所引发的宣传已经引起了世界媒体的关注,Nguyen受到了电话、推特和电子邮件的轰炸骚扰。

从应用商店中下架,并没有平息热度,Nguyen收到了死亡威胁,而已经安装了该游戏的手机在eBay上再次出售,应用商店里充斥着山寨版本。

6、Bob Propst:办公室隔间

在20世纪60年代为赫曼米勒(HERMAN MILLER)公司担任顾问时,Bob Propst在美国引入了开放式办公室,随之而来的是办公室隔间。他在1997年告诉《纽约时报》,目的是 “给脑力工作者提供一个更灵活、更流畅的工作环境”。

企业把他的发明看作是一种省钱的方法,取消了单独的办公室,取而代之的是开放式的空间和隔间。Propst感叹他的发明。”现代企业中人的隔间让个人的发疯。”他说。

7、 Vincent Connare:Comic Sans字体

“如果你喜欢Comic Sans,你就不太懂字体和排版。”这句话不是某个匿名的字体Comic Sans批评者说的,因为这是Comic Sans的设计者Vincent Connare在与《华尔街日报》交谈时说的话。不过,Connare在这句话之后又说了这样一句话。”如果你恨它,那你对排版设计也不太了解,你应该换个爱好。”

Connare的观点,也是很多人的观点,Comic Sans的问题不在于字体本身,而在于它的过度使用和滥用。Connare是为微软的一个面向儿童的应用程序设计的这个字体,用来替代Times New Roman的语音气泡(文字加在气泡里来表达想法或要说的话),但Connare从未想过它会被如此广泛地使用和被嘲笑。

8、Tom Karen:罗利自行车

在20世纪70年代末BMX(自行车越野)出现之前,如果你想要一辆不是下把式的自行车,Raleigh的Chopper(上图)是为数不多的选择之一。它因其舒适的座垫、悠闲的坐姿和那些巨大的哈雷戴维森式车把而受到数百万人的喜爱,它是Raleigh在70年代最畅销的自行车之一。

然而,它的设计师Tom Karen在去年提出Chopper的复出时并不热心。他对《电讯报》说,”Chopper不是很好的自行车。”Chopper不是一辆很好的自行车,它非常重,所以不适合长时间骑。有一个人为了慈善,从Land’s End骑到John O’Groats,最后他都在诅咒这辆自行车。”

9、Kamran Loghman:防身喷雾

Kamran Loghman在1980年代为联邦调查局工作,他帮助将胡椒喷雾变成武器级材料。他还为警察部门撰写了关于如何使用的指南。在美国,警方曾多次使用这种喷雾剂,但在2011年加州大学发生事件后,警方向《纽约时报》所说的 “温和的抗议者 “喷洒了这种亮橙色的化学物质,Loghman对此发表了看法。他对《纽约时报》说:”我从未见过如此不恰当、不适当地使用化学制剂的情况”。

10、John Sylvan:咖啡胶囊

当约翰·西尔万发明了胶囊咖啡时,他并不知道自己创造了一个怪物。Sylvan的发明催生了胶囊咖啡机和Tassimo胶囊咖啡机这样的系统,并使数百万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获得咖啡因。”我有时会觉得我曾经这样做很糟糕,”他几年前说。”这就让咖啡像香烟一样,成为一个单次保存的成瘾物质的传递机制。”

(译者:蒂克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