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滴滴、顺丰、钉钉、闲鱼并不是一个好名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先说结论:我并不是针对滴滴、闲鱼、钉钉和顺丰,我是说——所有带谐音或者多音的名字都不是好名字。

现在这些名字都已经是知名产品了,但请记住,在它们诞生的早期,人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些名字去搜索的根本不是它们,而更大可能是“嘀嘀”、“咸鱼”、“丁丁”和“顺风”。

而要纠正这些自然的结果,这些产品所付出的成本历来都被忽视。

谐音取名是取名届一个重要流派,很多品牌还为这种“独特”、“双关”的名字沾沾自喜,但从传播和转化效率的角度,这个极其低效的取名方法。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会增加传播成本。

1

一个产品,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实物产品,其被广泛接受的前提是广泛传播,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口头表达和搜索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环节。

在“注意–兴趣–搜索–购买-分享”这一模型中,能够搜索的前提是知道输入什么,而多音字或谐音字直接的缺点就是“听到之后无法搜索”。

忠诚用户兴冲冲地安利你的产品,但被安利的人听到后却并不知道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需要二次确认,传播成本陡然增加。

这种弊端在长期以来很大程度上被业界所忽视。

要知道,即便这个传播成本只增加10%,那就意味着推广费用增加10%,而这本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2

我们来看两个改名的案例——

滴滴打车开始的时候并不叫滴滴,而是叫嘀嘀,2014年5月,滴滴才正式从嘀嘀更名为“滴滴”。

那么,它为什么要更名呢?

直接原因是被一家叫妙影电子杭州公司告了,妙影电子是一家智能交通系统软件开发公司,其核心产品就包括打车软件,该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向商标局申请了“嘀嘀”的商标,并于2012年5月21日注册成功,早于滴滴的诞生。

这本是一个常见的商标案件,但滴滴的改名过程很有意思:

以当时程维的决心和打法,把嘀嘀这个商标买下来肯定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但最后为什么改成滴滴呢?

因为程维从数据的角度发现,约有30%的媒体和70%的用户将嘀嘀写成滴滴,于是程维顺势而为,将嘀嘀改名为“滴滴”。

3

无独有偶,旅游网站马蜂窝也经历过改名过程。

在诞生时,它的名字叫“蚂蜂窝”,而“蚂蜂”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词,或许是“蚂蚁”和“蜜蜂”的合体,总之就是当时创始人头脑发热,就看上这三个字了。

结果这个并不存在的词必然在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都会存在障碍,从广告到SEO、从搜索到ASO。

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输入法里输入“mafengwo”出来的结果必然是“马蜂窝”,而要从“马蜂窝”变成“蚂蜂窝”则意味着要切换两次文字选择。

马蜂窝有多少用户就意味着有多少用户克服了这个成本,而那些没能克服这个障碍的流失用户,并不会告诉公司——“噢,对不起,我因为你的名字太奇葩,流失了”。

终于,2018年2月6日,蚂蜂窝更名为马蜂窝了,而这距离马蜂窝诞生已经12年了,尽管更名的公开信写的非常文艺,但我看下来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以前很傻X,现在我们改了!”

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经历:我2009年念书的时候第一次用顺丰,当时同学强烈推荐说,想要寄的快可以用顺丰,第二天就能到。

彼时PC还是主流平台,我自然地在百度里输入”顺风快递“,百度的结果尽管是经过SEO的”顺丰“排在第一,但我当时一定要给我的同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说的顺风其实就是顺丰。

这就是新用户的获取成本。

顺丰,我当年那个电话费能报了么?

4

多音谐音名字另一个弊端就是在语音场景下的识别率低,即机器并不能识别的你的名字。

而今天的确定性趋势就是:语音平台的重要性在提高——

1.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过去三年以每年超过70%的速度在高速增长,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全球出货量高达1.47亿台,是消费电子行业增长最快的主流细分赛道之一,无论是国际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国内巨头阿里、华为、小米、腾讯、百度等都在重兵投入。

2.另一个快速崛起的语音场景则是智能车载系统,公共场合的语音交互的确存在不少场景问题,但车载语音场景非常人性化的应用赛道,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为2.7亿俩、美国为2.5亿俩,目前车载语音系统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即便渗透率在未来只达到30%,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活跃用户群。

3.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崛起也为语音场景的普及会奠定基础,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2019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为1.2亿台,而Canalys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1年出货量将分别超过3.5亿台。

在这三大因素的推动下,同时随着5G对物联网的推动,海量智能设备将被联入互联网,语音交互的渗透率必然会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不会很快到来,但基本趋势几乎是确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音字、谐音字的新名字在语音场景传播和流通过程中就会遇到明显的阻断感,从而影响增长。

语音时代,取一个让语音助手听得懂的名字很关键。

5

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在起名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从结果的角度上看,字节其他的明星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火山小视频、内涵段子、皮皮虾、番茄小说飞书、多闪…….你听到这些名字,不会想到是其他的汉字。

那么为什么字节跳动能避免这个坑呢?

原因在于,作为一家APP工厂,字节取名也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新应用诞生后一个标准流程就是取多个名字放到应用市场去测试,然后测试各个名字的转化漏斗,挑出转化率最高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数据检验下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多音字、谐音字带来的转化问题。

张一鸣的原话是“即便你有99%的把握一个名字比其他的更好,去测一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案例某种意义上可以验证这个思路——字节旗下曾经有一款股票APP叫“钠镁股票”,最近已经改名为”海豚股票“。

6

有人可能会说:“卫夕你多虑了,现在的输入法都是智能的,我输入’逻辑思维’,它自然就会出来’罗辑思维’,你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这样的说法对吗?

当然不对,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

没错,现在的输入法和语音识别的确非常智能,但这个智能的背后是需要无数数据训练的。

没错,你现在是能直接敲出“罗辑思维”了,这背后的代价是罗胖无数次在视频里强调“是姓罗的那个罗噢”的结果,是无数人已经把这个谐音的错误方法输入之后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罗胖已经为这个名字付出了很多代价。

是滴,今天输入法已经能轻易敲出“滴滴、顺丰、闲鱼和钉钉”了,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成功了,但请记住,在这些产品诞生的时候,输入法敲出的一定是“嘀嘀、顺风、咸鱼和丁丁”。

对于一个冷启动的产品,所有用户都是新用户,这其中的代价是极其大的,如果你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代价,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7

我的公众号“卫夕指北”在2018年底有一篇叫《细思极恐的YouTube可跳过广告》文章被罗振宇罗胖做成了一期音频节目,具体是“罗辑思维”第626期《什么是高级的控制?》。

在那个节目最后,罗胖推荐了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去关注卫夕指北”,罗胖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期播放量超70万的音频节目为我的公众号带来了约1.9万粉丝。(在此感谢罗胖)

那么如何评价这个推荐效率呢?

其实很难评价,因为没有同类数据对比,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的公众号不叫“卫夕指北”这种带多音字的名称,这次推荐的涨粉效率一定会更高。

为什么呢?

现在大伙看到“卫夕指北”这个文字描述是很清楚的,但事实上用户听到的其实是——“大家可以关注weixi的公众号weixi指北”。

听到这个很多用户是懵的,如果他要关注,他必须去翻看音频节目的文稿,确认是”卫夕“而不是”魏西“或”未惜“,才能成功关注。

而去翻节目的音频文稿其实是一件成本极高的动作,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文字稿的存在。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名字,我预计至少可以再增加1万粉丝,要知道,我当时总共也才5万粉丝。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教训。

8

既然谐音多音字有这样的弊端,那么为什么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取谐音名呢?

主要是人们喜欢这种“双关”带来的巧合效应,在经过解释之后,的确会造成一种令人愉悦的感受。

但请注意,这种愉悦感是必须能被识别的前提下——比如在文字阅读场景,文字广告图片广告、配字幕的电视广告都没问题,谐音广告词也是广告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比如“箭牌口香糖,一箭倾心”、“上天猫,就购了!”,“做女人,挺好”,“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些前提都是受众知道你是什么品牌,从而能直接理解这种双关妙处的。

而单纯名字的双关,则会失去这种效应,徒增传播难度。

记住,永远不要为了追求表面的独特而放弃关注本质!

为什么滴滴、顺丰、钉钉、闲鱼并不是一个好名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先说结论:我并不是针对滴滴、闲鱼、钉钉和顺丰,我是说——所有带谐音或者多音的名字都不是好名字。

现在这些名字都已经是知名产品了,但请记住,在它们诞生的早期,人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些名字去搜索的根本不是它们,而更大可能是“嘀嘀”、“咸鱼”、“丁丁”和“顺风”。

而要纠正这些自然的结果,这些产品所付出的成本历来都被忽视。

谐音取名是取名届一个重要流派,很多品牌还为这种“独特”、“双关”的名字沾沾自喜,但从传播和转化效率的角度,这个极其低效的取名方法。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会增加传播成本。

1

一个产品,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实物产品,其被广泛接受的前提是广泛传播,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口头表达和搜索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环节。

在“注意–兴趣–搜索–购买-分享”这一模型中,能够搜索的前提是知道输入什么,而多音字或谐音字直接的缺点就是“听到之后无法搜索”。

忠诚用户兴冲冲地安利你的产品,但被安利的人听到后却并不知道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需要二次确认,传播成本陡然增加。

这种弊端在长期以来很大程度上被业界所忽视。

要知道,即便这个传播成本只增加10%,那就意味着推广费用增加10%,而这本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2

我们来看两个改名的案例——

滴滴打车开始的时候并不叫滴滴,而是叫嘀嘀,2014年5月,滴滴才正式从嘀嘀更名为“滴滴”。

那么,它为什么要更名呢?

直接原因是被一家叫妙影电子杭州公司告了,妙影电子是一家智能交通系统软件开发公司,其核心产品就包括打车软件,该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向商标局申请了“嘀嘀”的商标,并于2012年5月21日注册成功,早于滴滴的诞生。

这本是一个常见的商标案件,但滴滴的改名过程很有意思:

以当时程维的决心和打法,把嘀嘀这个商标买下来肯定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但最后为什么改成滴滴呢?

因为程维从数据的角度发现,约有30%的媒体和70%的用户将嘀嘀写成滴滴,于是程维顺势而为,将嘀嘀改名为“滴滴”。

3

无独有偶,旅游网站马蜂窝也经历过改名过程。

在诞生时,它的名字叫“蚂蜂窝”,而“蚂蜂”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词,或许是“蚂蚁”和“蜜蜂”的合体,总之就是当时创始人头脑发热,就看上这三个字了。

结果这个并不存在的词必然在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都会存在障碍,从广告到SEO、从搜索到ASO。

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输入法里输入“mafengwo”出来的结果必然是“马蜂窝”,而要从“马蜂窝”变成“蚂蜂窝”则意味着要切换两次文字选择。

马蜂窝有多少用户就意味着有多少用户克服了这个成本,而那些没能克服这个障碍的流失用户,并不会告诉公司——“噢,对不起,我因为你的名字太奇葩,流失了”。

终于,2018年2月6日,蚂蜂窝更名为马蜂窝了,而这距离马蜂窝诞生已经12年了,尽管更名的公开信写的非常文艺,但我看下来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以前很傻X,现在我们改了!”

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经历:我2009年念书的时候第一次用顺丰,当时同学强烈推荐说,想要寄的快可以用顺丰,第二天就能到。

彼时PC还是主流平台,我自然地在百度里输入”顺风快递“,百度的结果尽管是经过SEO的”顺丰“排在第一,但我当时一定要给我的同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说的顺风其实就是顺丰。

这就是新用户的获取成本。

顺丰,我当年那个电话费能报了么?

4

多音谐音名字另一个弊端就是在语音场景下的识别率低,即机器并不能识别的你的名字。

而今天的确定性趋势就是:语音平台的重要性在提高——

1.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过去三年以每年超过70%的速度在高速增长,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全球出货量高达1.47亿台,是消费电子行业增长最快的主流细分赛道之一,无论是国际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国内巨头阿里、华为、小米、腾讯、百度等都在重兵投入。

2.另一个快速崛起的语音场景则是智能车载系统,公共场合的语音交互的确存在不少场景问题,但车载语音场景非常人性化的应用赛道,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为2.7亿俩、美国为2.5亿俩,目前车载语音系统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即便渗透率在未来只达到30%,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活跃用户群。

3.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崛起也为语音场景的普及会奠定基础,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2019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为1.2亿台,而Canalys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1年出货量将分别超过3.5亿台。

在这三大因素的推动下,同时随着5G对物联网的推动,海量智能设备将被联入互联网,语音交互的渗透率必然会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不会很快到来,但基本趋势几乎是确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音字、谐音字的新名字在语音场景传播和流通过程中就会遇到明显的阻断感,从而影响增长。

语音时代,取一个让语音助手听得懂的名字很关键。

5

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在起名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从结果的角度上看,字节其他的明星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火山小视频、内涵段子、皮皮虾、番茄小说飞书、多闪…….你听到这些名字,不会想到是其他的汉字。

那么为什么字节跳动能避免这个坑呢?

原因在于,作为一家APP工厂,字节取名也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新应用诞生后一个标准流程就是取多个名字放到应用市场去测试,然后测试各个名字的转化漏斗,挑出转化率最高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数据检验下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多音字、谐音字带来的转化问题。

张一鸣的原话是“即便你有99%的把握一个名字比其他的更好,去测一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案例某种意义上可以验证这个思路——字节旗下曾经有一款股票APP叫“钠镁股票”,最近已经改名为”海豚股票“。

6

有人可能会说:“卫夕你多虑了,现在的输入法都是智能的,我输入’逻辑思维’,它自然就会出来’罗辑思维’,你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这样的说法对吗?

当然不对,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

没错,现在的输入法和语音识别的确非常智能,但这个智能的背后是需要无数数据训练的。

没错,你现在是能直接敲出“罗辑思维”了,这背后的代价是罗胖无数次在视频里强调“是姓罗的那个罗噢”的结果,是无数人已经把这个谐音的错误方法输入之后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罗胖已经为这个名字付出了很多代价。

是滴,今天输入法已经能轻易敲出“滴滴、顺丰、闲鱼和钉钉”了,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成功了,但请记住,在这些产品诞生的时候,输入法敲出的一定是“嘀嘀、顺风、咸鱼和丁丁”。

对于一个冷启动的产品,所有用户都是新用户,这其中的代价是极其大的,如果你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代价,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7

我的公众号“卫夕指北”在2018年底有一篇叫《细思极恐的YouTube可跳过广告》文章被罗振宇罗胖做成了一期音频节目,具体是“罗辑思维”第626期《什么是高级的控制?》。

在那个节目最后,罗胖推荐了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去关注卫夕指北”,罗胖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期播放量超70万的音频节目为我的公众号带来了约1.9万粉丝。(在此感谢罗胖)

那么如何评价这个推荐效率呢?

其实很难评价,因为没有同类数据对比,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的公众号不叫“卫夕指北”这种带多音字的名称,这次推荐的涨粉效率一定会更高。

为什么呢?

现在大伙看到“卫夕指北”这个文字描述是很清楚的,但事实上用户听到的其实是——“大家可以关注weixi的公众号weixi指北”。

听到这个很多用户是懵的,如果他要关注,他必须去翻看音频节目的文稿,确认是”卫夕“而不是”魏西“或”未惜“,才能成功关注。

而去翻节目的音频文稿其实是一件成本极高的动作,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文字稿的存在。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名字,我预计至少可以再增加1万粉丝,要知道,我当时总共也才5万粉丝。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教训。

8

既然谐音多音字有这样的弊端,那么为什么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取谐音名呢?

主要是人们喜欢这种“双关”带来的巧合效应,在经过解释之后,的确会造成一种令人愉悦的感受。

但请注意,这种愉悦感是必须能被识别的前提下——比如在文字阅读场景,文字广告图片广告、配字幕的电视广告都没问题,谐音广告词也是广告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比如“箭牌口香糖,一箭倾心”、“上天猫,就购了!”,“做女人,挺好”,“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些前提都是受众知道你是什么品牌,从而能直接理解这种双关妙处的。

而单纯名字的双关,则会失去这种效应,徒增传播难度。

记住,永远不要为了追求表面的独特而放弃关注本质!

为什么滴滴、顺丰、钉钉、闲鱼并不是一个好名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先说结论:我并不是针对滴滴、闲鱼、钉钉和顺丰,我是说——所有带谐音或者多音的名字都不是好名字。

现在这些名字都已经是知名产品了,但请记住,在它们诞生的早期,人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些名字去搜索的根本不是它们,而更大可能是“嘀嘀”、“咸鱼”、“丁丁”和“顺风”。

而要纠正这些自然的结果,这些产品所付出的成本历来都被忽视。

谐音取名是取名届一个重要流派,很多品牌还为这种“独特”、“双关”的名字沾沾自喜,但从传播和转化效率的角度,这个极其低效的取名方法。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会增加传播成本。

1

一个产品,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实物产品,其被广泛接受的前提是广泛传播,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口头表达和搜索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环节。

在“注意–兴趣–搜索–购买-分享”这一模型中,能够搜索的前提是知道输入什么,而多音字或谐音字直接的缺点就是“听到之后无法搜索”。

忠诚用户兴冲冲地安利你的产品,但被安利的人听到后却并不知道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需要二次确认,传播成本陡然增加。

这种弊端在长期以来很大程度上被业界所忽视。

要知道,即便这个传播成本只增加10%,那就意味着推广费用增加10%,而这本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2

我们来看两个改名的案例——

滴滴打车开始的时候并不叫滴滴,而是叫嘀嘀,2014年5月,滴滴才正式从嘀嘀更名为“滴滴”。

那么,它为什么要更名呢?

直接原因是被一家叫妙影电子杭州公司告了,妙影电子是一家智能交通系统软件开发公司,其核心产品就包括打车软件,该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向商标局申请了“嘀嘀”的商标,并于2012年5月21日注册成功,早于滴滴的诞生。

这本是一个常见的商标案件,但滴滴的改名过程很有意思:

以当时程维的决心和打法,把嘀嘀这个商标买下来肯定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但最后为什么改成滴滴呢?

因为程维从数据的角度发现,约有30%的媒体和70%的用户将嘀嘀写成滴滴,于是程维顺势而为,将嘀嘀改名为“滴滴”。

3

无独有偶,旅游网站马蜂窝也经历过改名过程。

在诞生时,它的名字叫“蚂蜂窝”,而“蚂蜂”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词,或许是“蚂蚁”和“蜜蜂”的合体,总之就是当时创始人头脑发热,就看上这三个字了。

结果这个并不存在的词必然在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都会存在障碍,从广告到SEO、从搜索到ASO。

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输入法里输入“mafengwo”出来的结果必然是“马蜂窝”,而要从“马蜂窝”变成“蚂蜂窝”则意味着要切换两次文字选择。

马蜂窝有多少用户就意味着有多少用户克服了这个成本,而那些没能克服这个障碍的流失用户,并不会告诉公司——“噢,对不起,我因为你的名字太奇葩,流失了”。

终于,2018年2月6日,蚂蜂窝更名为马蜂窝了,而这距离马蜂窝诞生已经12年了,尽管更名的公开信写的非常文艺,但我看下来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以前很傻X,现在我们改了!”

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经历:我2009年念书的时候第一次用顺丰,当时同学强烈推荐说,想要寄的快可以用顺丰,第二天就能到。

彼时PC还是主流平台,我自然地在百度里输入”顺风快递“,百度的结果尽管是经过SEO的”顺丰“排在第一,但我当时一定要给我的同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说的顺风其实就是顺丰。

这就是新用户的获取成本。

顺丰,我当年那个电话费能报了么?

4

多音谐音名字另一个弊端就是在语音场景下的识别率低,即机器并不能识别的你的名字。

而今天的确定性趋势就是:语音平台的重要性在提高——

1.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过去三年以每年超过70%的速度在高速增长,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全球出货量高达1.47亿台,是消费电子行业增长最快的主流细分赛道之一,无论是国际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国内巨头阿里、华为、小米、腾讯、百度等都在重兵投入。

2.另一个快速崛起的语音场景则是智能车载系统,公共场合的语音交互的确存在不少场景问题,但车载语音场景非常人性化的应用赛道,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为2.7亿俩、美国为2.5亿俩,目前车载语音系统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即便渗透率在未来只达到30%,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活跃用户群。

3.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崛起也为语音场景的普及会奠定基础,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2019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为1.2亿台,而Canalys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1年出货量将分别超过3.5亿台。

在这三大因素的推动下,同时随着5G对物联网的推动,海量智能设备将被联入互联网,语音交互的渗透率必然会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不会很快到来,但基本趋势几乎是确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音字、谐音字的新名字在语音场景传播和流通过程中就会遇到明显的阻断感,从而影响增长。

语音时代,取一个让语音助手听得懂的名字很关键。

5

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在起名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从结果的角度上看,字节其他的明星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火山小视频、内涵段子、皮皮虾、番茄小说飞书、多闪…….你听到这些名字,不会想到是其他的汉字。

那么为什么字节跳动能避免这个坑呢?

原因在于,作为一家APP工厂,字节取名也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新应用诞生后一个标准流程就是取多个名字放到应用市场去测试,然后测试各个名字的转化漏斗,挑出转化率最高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数据检验下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多音字、谐音字带来的转化问题。

张一鸣的原话是“即便你有99%的把握一个名字比其他的更好,去测一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案例某种意义上可以验证这个思路——字节旗下曾经有一款股票APP叫“钠镁股票”,最近已经改名为”海豚股票“。

6

有人可能会说:“卫夕你多虑了,现在的输入法都是智能的,我输入’逻辑思维’,它自然就会出来’罗辑思维’,你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这样的说法对吗?

当然不对,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

没错,现在的输入法和语音识别的确非常智能,但这个智能的背后是需要无数数据训练的。

没错,你现在是能直接敲出“罗辑思维”了,这背后的代价是罗胖无数次在视频里强调“是姓罗的那个罗噢”的结果,是无数人已经把这个谐音的错误方法输入之后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罗胖已经为这个名字付出了很多代价。

是滴,今天输入法已经能轻易敲出“滴滴、顺丰、闲鱼和钉钉”了,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成功了,但请记住,在这些产品诞生的时候,输入法敲出的一定是“嘀嘀、顺风、咸鱼和丁丁”。

对于一个冷启动的产品,所有用户都是新用户,这其中的代价是极其大的,如果你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代价,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7

我的公众号“卫夕指北”在2018年底有一篇叫《细思极恐的YouTube可跳过广告》文章被罗振宇罗胖做成了一期音频节目,具体是“罗辑思维”第626期《什么是高级的控制?》。

在那个节目最后,罗胖推荐了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去关注卫夕指北”,罗胖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期播放量超70万的音频节目为我的公众号带来了约1.9万粉丝。(在此感谢罗胖)

那么如何评价这个推荐效率呢?

其实很难评价,因为没有同类数据对比,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的公众号不叫“卫夕指北”这种带多音字的名称,这次推荐的涨粉效率一定会更高。

为什么呢?

现在大伙看到“卫夕指北”这个文字描述是很清楚的,但事实上用户听到的其实是——“大家可以关注weixi的公众号weixi指北”。

听到这个很多用户是懵的,如果他要关注,他必须去翻看音频节目的文稿,确认是”卫夕“而不是”魏西“或”未惜“,才能成功关注。

而去翻节目的音频文稿其实是一件成本极高的动作,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文字稿的存在。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名字,我预计至少可以再增加1万粉丝,要知道,我当时总共也才5万粉丝。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教训。

8

既然谐音多音字有这样的弊端,那么为什么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取谐音名呢?

主要是人们喜欢这种“双关”带来的巧合效应,在经过解释之后,的确会造成一种令人愉悦的感受。

但请注意,这种愉悦感是必须能被识别的前提下——比如在文字阅读场景,文字广告图片广告、配字幕的电视广告都没问题,谐音广告词也是广告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比如“箭牌口香糖,一箭倾心”、“上天猫,就购了!”,“做女人,挺好”,“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些前提都是受众知道你是什么品牌,从而能直接理解这种双关妙处的。

而单纯名字的双关,则会失去这种效应,徒增传播难度。

记住,永远不要为了追求表面的独特而放弃关注本质!

为什么滴滴、顺丰、钉钉、闲鱼并不是一个好名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先说结论:我并不是针对滴滴、闲鱼、钉钉和顺丰,我是说——所有带谐音或者多音的名字都不是好名字。

现在这些名字都已经是知名产品了,但请记住,在它们诞生的早期,人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些名字去搜索的根本不是它们,而更大可能是“嘀嘀”、“咸鱼”、“丁丁”和“顺风”。

而要纠正这些自然的结果,这些产品所付出的成本历来都被忽视。

谐音取名是取名届一个重要流派,很多品牌还为这种“独特”、“双关”的名字沾沾自喜,但从传播和转化效率的角度,这个极其低效的取名方法。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会增加传播成本。

1

一个产品,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实物产品,其被广泛接受的前提是广泛传播,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口头表达和搜索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环节。

在“注意–兴趣–搜索–购买-分享”这一模型中,能够搜索的前提是知道输入什么,而多音字或谐音字直接的缺点就是“听到之后无法搜索”。

忠诚用户兴冲冲地安利你的产品,但被安利的人听到后却并不知道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需要二次确认,传播成本陡然增加。

这种弊端在长期以来很大程度上被业界所忽视。

要知道,即便这个传播成本只增加10%,那就意味着推广费用增加10%,而这本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2

我们来看两个改名的案例——

滴滴打车开始的时候并不叫滴滴,而是叫嘀嘀,2014年5月,滴滴才正式从嘀嘀更名为“滴滴”。

那么,它为什么要更名呢?

直接原因是被一家叫妙影电子杭州公司告了,妙影电子是一家智能交通系统软件开发公司,其核心产品就包括打车软件,该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向商标局申请了“嘀嘀”的商标,并于2012年5月21日注册成功,早于滴滴的诞生。

这本是一个常见的商标案件,但滴滴的改名过程很有意思:

以当时程维的决心和打法,把嘀嘀这个商标买下来肯定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但最后为什么改成滴滴呢?

因为程维从数据的角度发现,约有30%的媒体和70%的用户将嘀嘀写成滴滴,于是程维顺势而为,将嘀嘀改名为“滴滴”。

3

无独有偶,旅游网站马蜂窝也经历过改名过程。

在诞生时,它的名字叫“蚂蜂窝”,而“蚂蜂”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词,或许是“蚂蚁”和“蜜蜂”的合体,总之就是当时创始人头脑发热,就看上这三个字了。

结果这个并不存在的词必然在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都会存在障碍,从广告到SEO、从搜索到ASO。

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输入法里输入“mafengwo”出来的结果必然是“马蜂窝”,而要从“马蜂窝”变成“蚂蜂窝”则意味着要切换两次文字选择。

马蜂窝有多少用户就意味着有多少用户克服了这个成本,而那些没能克服这个障碍的流失用户,并不会告诉公司——“噢,对不起,我因为你的名字太奇葩,流失了”。

终于,2018年2月6日,蚂蜂窝更名为马蜂窝了,而这距离马蜂窝诞生已经12年了,尽管更名的公开信写的非常文艺,但我看下来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以前很傻X,现在我们改了!”

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经历:我2009年念书的时候第一次用顺丰,当时同学强烈推荐说,想要寄的快可以用顺丰,第二天就能到。

彼时PC还是主流平台,我自然地在百度里输入”顺风快递“,百度的结果尽管是经过SEO的”顺丰“排在第一,但我当时一定要给我的同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说的顺风其实就是顺丰。

这就是新用户的获取成本。

顺丰,我当年那个电话费能报了么?

4

多音谐音名字另一个弊端就是在语音场景下的识别率低,即机器并不能识别的你的名字。

而今天的确定性趋势就是:语音平台的重要性在提高——

1.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过去三年以每年超过70%的速度在高速增长,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全球出货量高达1.47亿台,是消费电子行业增长最快的主流细分赛道之一,无论是国际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国内巨头阿里、华为、小米、腾讯、百度等都在重兵投入。

2.另一个快速崛起的语音场景则是智能车载系统,公共场合的语音交互的确存在不少场景问题,但车载语音场景非常人性化的应用赛道,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为2.7亿俩、美国为2.5亿俩,目前车载语音系统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即便渗透率在未来只达到30%,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活跃用户群。

3.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崛起也为语音场景的普及会奠定基础,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2019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为1.2亿台,而Canalys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1年出货量将分别超过3.5亿台。

在这三大因素的推动下,同时随着5G对物联网的推动,海量智能设备将被联入互联网,语音交互的渗透率必然会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不会很快到来,但基本趋势几乎是确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音字、谐音字的新名字在语音场景传播和流通过程中就会遇到明显的阻断感,从而影响增长。

语音时代,取一个让语音助手听得懂的名字很关键。

5

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在起名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从结果的角度上看,字节其他的明星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火山小视频、内涵段子、皮皮虾、番茄小说飞书、多闪…….你听到这些名字,不会想到是其他的汉字。

那么为什么字节跳动能避免这个坑呢?

原因在于,作为一家APP工厂,字节取名也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新应用诞生后一个标准流程就是取多个名字放到应用市场去测试,然后测试各个名字的转化漏斗,挑出转化率最高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数据检验下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多音字、谐音字带来的转化问题。

张一鸣的原话是“即便你有99%的把握一个名字比其他的更好,去测一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案例某种意义上可以验证这个思路——字节旗下曾经有一款股票APP叫“钠镁股票”,最近已经改名为”海豚股票“。

6

有人可能会说:“卫夕你多虑了,现在的输入法都是智能的,我输入’逻辑思维’,它自然就会出来’罗辑思维’,你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这样的说法对吗?

当然不对,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

没错,现在的输入法和语音识别的确非常智能,但这个智能的背后是需要无数数据训练的。

没错,你现在是能直接敲出“罗辑思维”了,这背后的代价是罗胖无数次在视频里强调“是姓罗的那个罗噢”的结果,是无数人已经把这个谐音的错误方法输入之后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罗胖已经为这个名字付出了很多代价。

是滴,今天输入法已经能轻易敲出“滴滴、顺丰、闲鱼和钉钉”了,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成功了,但请记住,在这些产品诞生的时候,输入法敲出的一定是“嘀嘀、顺风、咸鱼和丁丁”。

对于一个冷启动的产品,所有用户都是新用户,这其中的代价是极其大的,如果你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代价,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7

我的公众号“卫夕指北”在2018年底有一篇叫《细思极恐的YouTube可跳过广告》文章被罗振宇罗胖做成了一期音频节目,具体是“罗辑思维”第626期《什么是高级的控制?》。

在那个节目最后,罗胖推荐了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去关注卫夕指北”,罗胖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期播放量超70万的音频节目为我的公众号带来了约1.9万粉丝。(在此感谢罗胖)

那么如何评价这个推荐效率呢?

其实很难评价,因为没有同类数据对比,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的公众号不叫“卫夕指北”这种带多音字的名称,这次推荐的涨粉效率一定会更高。

为什么呢?

现在大伙看到“卫夕指北”这个文字描述是很清楚的,但事实上用户听到的其实是——“大家可以关注weixi的公众号weixi指北”。

听到这个很多用户是懵的,如果他要关注,他必须去翻看音频节目的文稿,确认是”卫夕“而不是”魏西“或”未惜“,才能成功关注。

而去翻节目的音频文稿其实是一件成本极高的动作,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文字稿的存在。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名字,我预计至少可以再增加1万粉丝,要知道,我当时总共也才5万粉丝。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教训。

8

既然谐音多音字有这样的弊端,那么为什么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取谐音名呢?

主要是人们喜欢这种“双关”带来的巧合效应,在经过解释之后,的确会造成一种令人愉悦的感受。

但请注意,这种愉悦感是必须能被识别的前提下——比如在文字阅读场景,文字广告图片广告、配字幕的电视广告都没问题,谐音广告词也是广告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比如“箭牌口香糖,一箭倾心”、“上天猫,就购了!”,“做女人,挺好”,“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些前提都是受众知道你是什么品牌,从而能直接理解这种双关妙处的。

而单纯名字的双关,则会失去这种效应,徒增传播难度。

记住,永远不要为了追求表面的独特而放弃关注本质!

为什么滴滴、顺丰、钉钉、闲鱼并不是一个好名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先说结论:我并不是针对滴滴、闲鱼、钉钉和顺丰,我是说——所有带谐音或者多音的名字都不是好名字。

现在这些名字都已经是知名产品了,但请记住,在它们诞生的早期,人们在一开始听到这些名字去搜索的根本不是它们,而更大可能是“嘀嘀”、“咸鱼”、“丁丁”和“顺风”。

而要纠正这些自然的结果,这些产品所付出的成本历来都被忽视。

谐音取名是取名届一个重要流派,很多品牌还为这种“独特”、“双关”的名字沾沾自喜,但从传播和转化效率的角度,这个极其低效的取名方法。

最核心的原因就是会增加传播成本。

1

一个产品,无论是互联网产品还是实物产品,其被广泛接受的前提是广泛传播,而在传播的过程中口头表达和搜索都是非常关键和重要的环节。

在“注意–兴趣–搜索–购买-分享”这一模型中,能够搜索的前提是知道输入什么,而多音字或谐音字直接的缺点就是“听到之后无法搜索”。

忠诚用户兴冲冲地安利你的产品,但被安利的人听到后却并不知道他说的具体是什么,需要二次确认,传播成本陡然增加。

这种弊端在长期以来很大程度上被业界所忽视。

要知道,即便这个传播成本只增加10%,那就意味着推广费用增加10%,而这本是可以完全避免的。

2

我们来看两个改名的案例——

滴滴打车开始的时候并不叫滴滴,而是叫嘀嘀,2014年5月,滴滴才正式从嘀嘀更名为“滴滴”。

那么,它为什么要更名呢?

直接原因是被一家叫妙影电子杭州公司告了,妙影电子是一家智能交通系统软件开发公司,其核心产品就包括打车软件,该公司早在2011年3月22日就向商标局申请了“嘀嘀”的商标,并于2012年5月21日注册成功,早于滴滴的诞生。

这本是一个常见的商标案件,但滴滴的改名过程很有意思:

以当时程维的决心和打法,把嘀嘀这个商标买下来肯定也是当时的一个选项,但最后为什么改成滴滴呢?

因为程维从数据的角度发现,约有30%的媒体和70%的用户将嘀嘀写成滴滴,于是程维顺势而为,将嘀嘀改名为“滴滴”。

3

无独有偶,旅游网站马蜂窝也经历过改名过程。

在诞生时,它的名字叫“蚂蜂窝”,而“蚂蜂”其实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词,或许是“蚂蚁”和“蜜蜂”的合体,总之就是当时创始人头脑发热,就看上这三个字了。

结果这个并不存在的词必然在产品发展的各个环节都会存在障碍,从广告到SEO、从搜索到ASO。

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人在输入法里输入“mafengwo”出来的结果必然是“马蜂窝”,而要从“马蜂窝”变成“蚂蜂窝”则意味着要切换两次文字选择。

马蜂窝有多少用户就意味着有多少用户克服了这个成本,而那些没能克服这个障碍的流失用户,并不会告诉公司——“噢,对不起,我因为你的名字太奇葩,流失了”。

终于,2018年2月6日,蚂蜂窝更名为马蜂窝了,而这距离马蜂窝诞生已经12年了,尽管更名的公开信写的非常文艺,但我看下来的直观感受就是——“我们以前很傻X,现在我们改了!”

我自己也有切身的经历:我2009年念书的时候第一次用顺丰,当时同学强烈推荐说,想要寄的快可以用顺丰,第二天就能到。

彼时PC还是主流平台,我自然地在百度里输入”顺风快递“,百度的结果尽管是经过SEO的”顺丰“排在第一,但我当时一定要给我的同学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说的顺风其实就是顺丰。

这就是新用户的获取成本。

顺丰,我当年那个电话费能报了么?

4

多音谐音名字另一个弊端就是在语音场景下的识别率低,即机器并不能识别的你的名字。

而今天的确定性趋势就是:语音平台的重要性在提高——

1.智能音箱的出货量在过去三年以每年超过70%的速度在高速增长,根据Strategy Analytics数据,2019年全球出货量高达1.47亿台,是消费电子行业增长最快的主流细分赛道之一,无论是国际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还是国内巨头阿里、华为、小米、腾讯、百度等都在重兵投入。

2.另一个快速崛起的语音场景则是智能车载系统,公共场合的语音交互的确存在不少场景问题,但车载语音场景非常人性化的应用赛道,目前中国汽车保有量为2.7亿俩、美国为2.5亿俩,目前车载语音系统的渗透率还比较低,即便渗透率在未来只达到30%,也是一个极其可观的活跃用户群。

3.TWS(真无线蓝牙耳机)的崛起也为语音场景的普及会奠定基础,根据Counterpoint的数据,2019年全球TWS耳机出货量为1.2亿台,而Canalys的最新预测显示,到2021年出货量将分别超过3.5亿台。

在这三大因素的推动下,同时随着5G对物联网的推动,海量智能设备将被联入互联网,语音交互的渗透率必然会大幅提升。

这个过程或许不会很快到来,但基本趋势几乎是确定的,在这样的背景下,多音字、谐音字的新名字在语音场景传播和流通过程中就会遇到明显的阻断感,从而影响增长。

语音时代,取一个让语音助手听得懂的名字很关键。

5

字节跳动旗下的产品在起名方面就做的非常好。

我们从结果的角度上看,字节其他的明星产品——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懂车帝、火山小视频、内涵段子、皮皮虾、番茄小说飞书、多闪…….你听到这些名字,不会想到是其他的汉字。

那么为什么字节跳动能避免这个坑呢?

原因在于,作为一家APP工厂,字节取名也是数据驱动的:一个新应用诞生后一个标准流程就是取多个名字放到应用市场去测试,然后测试各个名字的转化漏斗,挑出转化率最高的那一个。

在这样的数据检验下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多音字、谐音字带来的转化问题。

张一鸣的原话是“即便你有99%的把握一个名字比其他的更好,去测一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案例某种意义上可以验证这个思路——字节旗下曾经有一款股票APP叫“钠镁股票”,最近已经改名为”海豚股票“。

6

有人可能会说:“卫夕你多虑了,现在的输入法都是智能的,我输入’逻辑思维’,它自然就会出来’罗辑思维’,你担心的问题并不存在。”

这样的说法对吗?

当然不对,这是典型的因果倒置。

没错,现在的输入法和语音识别的确非常智能,但这个智能的背后是需要无数数据训练的。

没错,你现在是能直接敲出“罗辑思维”了,这背后的代价是罗胖无数次在视频里强调“是姓罗的那个罗噢”的结果,是无数人已经把这个谐音的错误方法输入之后的结果,也就意味着罗胖已经为这个名字付出了很多代价。

是滴,今天输入法已经能轻易敲出“滴滴、顺丰、闲鱼和钉钉”了,因为这些产品已经成功了,但请记住,在这些产品诞生的时候,输入法敲出的一定是“嘀嘀、顺风、咸鱼和丁丁”。

对于一个冷启动的产品,所有用户都是新用户,这其中的代价是极其大的,如果你无法理解这其中的代价,我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7

我的公众号“卫夕指北”在2018年底有一篇叫《细思极恐的YouTube可跳过广告》文章被罗振宇罗胖做成了一期音频节目,具体是“罗辑思维”第626期《什么是高级的控制?》。

在那个节目最后,罗胖推荐了我的公众号——“大家可以去关注卫夕指北”,罗胖的影响力还是非常大的,这期播放量超70万的音频节目为我的公众号带来了约1.9万粉丝。(在此感谢罗胖)

那么如何评价这个推荐效率呢?

其实很难评价,因为没有同类数据对比,但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我的公众号不叫“卫夕指北”这种带多音字的名称,这次推荐的涨粉效率一定会更高。

为什么呢?

现在大伙看到“卫夕指北”这个文字描述是很清楚的,但事实上用户听到的其实是——“大家可以关注weixi的公众号weixi指北”。

听到这个很多用户是懵的,如果他要关注,他必须去翻看音频节目的文稿,确认是”卫夕“而不是”魏西“或”未惜“,才能成功关注。

而去翻节目的音频文稿其实是一件成本极高的动作,一些人甚至不知道文字稿的存在。

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名字,我预计至少可以再增加1万粉丝,要知道,我当时总共也才5万粉丝。

这是一个特别生动的教训。

8

既然谐音多音字有这样的弊端,那么为什么依然有相当一部分的人愿意取谐音名呢?

主要是人们喜欢这种“双关”带来的巧合效应,在经过解释之后,的确会造成一种令人愉悦的感受。

但请注意,这种愉悦感是必须能被识别的前提下——比如在文字阅读场景,文字广告图片广告、配字幕的电视广告都没问题,谐音广告词也是广告人最常用的手段之一:

比如“箭牌口香糖,一箭倾心”、“上天猫,就购了!”,“做女人,挺好”,“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这些前提都是受众知道你是什么品牌,从而能直接理解这种双关妙处的。

而单纯名字的双关,则会失去这种效应,徒增传播难度。

记住,永远不要为了追求表面的独特而放弃关注本质!

互联网公司起名套路大赏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网易数读”(ID:datablog163),作者:网易数读,36氪经授权发布。

你相信姓名与运势吗?

公司起名,令无数互联网才俊竞折腰。企业取名难度堪比给自己孩子取名,甚至难度还要升级。

取名的第一步,首先不能触碰底线,只要符合《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 中的 34 条规定,“海口那可是家大影视文化有限公司”等晋级热搜的企业名,只要你想得到就能取。

不过,企业取名还得顾着自家的产品特色和投资人的需求,像沈腾一样随意任性的还是少数。取名的挠头抓耳和犹豫不绝,恐怕只有家里有猫主子或孩子的热心群众才能感同身受。

可是起名真有那么难吗?为了研究中国互联网公司的起名套路,我们通过天眼查调取了 7 万家互联网公司的名字,不管你是想独辟蹊径,还是稳妥揾工,都可以看看以下的总结。

20个字,包揽各家招牌首字

除了公司的名字,我们还通过天眼查获取了这 7 万家公司的工商信息。尽管时代变迁,技术升级,但我们惊讶地发现,互联网公司起名最爱用的第一个字,竟怎么也绕不开:

金信新中华,爱乐网天一

小微易大美,智优聚云海

根据《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只有符合特定条件的少数公司——如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的大型进出口企业等——才能在名称里使用“中国”、“中华”等字样。但只要避开这些明确禁止的词,像“华为”这样的也不失为一条计策。

“金”字通财、“信”即诚信、大“爱”无疆、“海”阔天空……首字的选择反映了创始人的殷切期许及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无怪乎麦当劳也入乡随俗,爽快变身“金拱门”。起名是技术,更是艺术啊。

生活在别处,事业照远方

不管来自超一线城市还是十八线小镇,我们似乎习惯了在楼盘里环游世界,甚至本就住在书香威尼斯海德公园锦绣阳光半山公馆(纯属虚构、如雷实巧)。

和楼盘起名不同,《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里明确指出,公司名字里不得含有外国国家(地区)名称。也许因为这样,光看互联网公司的名字并不能让你一天内环游太多地方,但也有跨境电商企业成功带上了国家名。

既然这样,那就从著名的自然景观中取。天眼查的数据显示,从名山到大川,从美洲到北欧,中国互联网公司事业的辐射范围依然挺远。

江河湖海里,太平洋、尼罗河、太湖、汉江皆在其列;绵延山脉里,阿尔卑斯、喜马拉雅、长白山、苍山等带积雪的山更受欢迎,不由得让人想起著名钢笔品牌 Mont Blanc,便是取自积雪终年不化的勃朗峰。

除此之外,不管是北极、南极,还是北美的波士顿、南非的好望角,都已经有了互联网公司的“身影”。楼兰、丝路、桃花源、巴比伦等词带有文化意向,也成了起名优选。

动物世界,噬元兽大战十二生肖

别处的月亮再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中国互联网公司对动物也是青睐有加,手机一解锁,猫、猪、海豚、狐狸、企鹅等便齐齐朝你微笑,互联网公司的这些名字,可以开个动物园了。

最爱开动物园的,莫过于阿里巴巴,天猫、蚂蚁、菜鸟、盒马、飞猪、闲鱼、虾米、考拉,再加上最近改名的“医鹿”和刚刚推出的“犀牛”,“阿里动物园”实至名归。

那么,从互联网公司的名字来看,哪些动物更受欢迎呢?派系显然较为复杂:有十二生肖属相,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方神兽,当然更少不了猫狗之争。

近年来,噬元兽呼声之高,全网表情包有目共睹。于是在起名量级里,猫派也完胜狗派,票数为其 6 倍还有余。

即便如此,猫并没有战胜位列十二生肖 + 四方神兽的龙,以及,谁让我们都是龙的传人呢?除了龙,十二生肖里的牛和马因其勤恳形象大受欢迎,票数竟然和猫不相上下。鸡和蛇就极为可怜了,得票率还比不上鸭,难以逃脱全网群嘲的命运。

如果把这些动物粗糙地分为水陆空三系,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公司更偏向于“脚踏实地”的陆系动物,凤、凰等文化象征也受到欢迎,不过“其翼若垂天之云”的鹏,票数却很少。

既然选了叠字,不妨叠多一些

除了热爱动物,互联网公司还喜好叠词,滴滴、当当、脉脉钉钉陌陌等识别度都不错。

在天眼查的 7 万条数据里,叠字高峰出现在 2015 年。“全民创业”的这一年,约有 3% 的互联网公司选择在名字里带个叠字;此后,带叠字的公司比例稳定在 2.5-2.7%。

其中最受欢迎的是“多多”“天天”“人人”这样的百搭叠字。的确,谁不希望“稀罕多多”,可以“天天开工”,大步走向“人人时代”呢?

中国人对家庭的重视也显现了出来,既有“好爸爸”公司,也有“好妈妈”公司,谐音 baba 或 mama 的也不在少数。

也有互联网公司聪明地叠了 3-4 个字,例如“冲冲冲”“对对对”“买买买”“六六六”“合合适适”“来来往往”“咿咿呀呀”,识别度极高,让人过目难忘。

给公司起名,最野的还是明星

如果觉得山川大河、动物世界和叠字还不够彰显公司的风采,那不如野一些。而最擅长给公司起个“野”名字的,还得看明星。

沈腾的公司名字上热搜后,关注度暴涨,还让其他娱乐圈明星开的公司也跟着火了一把。通过在天眼查上对明星的名字进行检索,我们发现了一些好玩又很野的公司名字。

对于明星而言,自己就是最大的流量,公司名字当然要强调成名特色。于是,“逍遥哥哥”胡歌的公司叫“逍遥光影(北京)虚拟现实技术有限公司”,爱猫的他还有家“天津橘猫持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九亿少女的梦”林更新的工作室就叫“久亿梦影视文化工作室“;何老师则是把名字拆开,开了“上海人可日火影视文化工作室”。这些可都是起名典范,认不出的粉丝们可以主动开除粉籍了。

当然,也有大佬们肆意放飞自我。例如,黄磊老师的工作室叫“会飞的猪“;张靓颖的公司叫“井姐”;周冬雨开了“臭鼻子(厦门)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郭德纲老师的公司是“北京也行影视文化传媒”;郑钧老师的叫“孩儿们(北京)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看着这些名字里飞舞的自信,孩儿我实在五体投地、望尘莫及。

盘点了这么多,你应该已经掌握了中国互联网公司起名的终极秘密。

如果只想低调挣大钱,常用字词里总有适合贵公司的一款。如果想和业内巨头看齐,留给你们的叠词和动物其实已经不多了,建议平时既要关注流行热词,也要浏览 IUCN 物种名录,更要温习文化典故。

当然,想独树一帜的才俊们可以向明星一样放飞自我,可能会在互联网公司中杀出一条血路。

如果精力、脑力实在有限,不如上天眼查,浏览企业名称,学习下别的企业是怎么取名的,总有一款像“海口那可是家大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这样的奇葩的企业名能入得你法眼,给你灵感。

沈腾公司名火了:炸出一堆取名鬼才 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沈腾

原标题:沈腾公司名火了,炸出一堆取名鬼才……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

吃瓜群众欢乐多,这几天看到大家给公司取名让小编乐坏了~

先有岳云鹏代言老乡鸡,“鸡不可失失不再来”,

又有沈腾公司名字一举冲上热搜:

起个名字能有这么大排面,一举就是热搜第一?点进去一看,破案了,哈哈哈哈哈哈这名字叫:海口那可是家大广告公司 

对你没看错↓↓↓

好家伙,为什么沈腾可以用语音注册公司名,难道这就是西虹市首富的实力?隔着屏幕我都能脑补出沈叔叔的语气、表情和动作,一拍手一跺脚小眉头一皱,“海口那可是家大广告公司啊,这你都不知道???”

有网友还特地脑补了这家公司员工的对话,是马冬梅内味儿了:

还科普了名字的来源:键盘撒米,鸡瞎琢...磨的

沈腾给公司取名上了热搜还有一群没来得及上热搜的明星……

我怀疑明星取名字是流水线作业,要不怎么会一个比一个好笑, 一个比一个有意思。

何炅:上海人可日火影视文化工作室郑爽:新沂好好学习影视文化工作室黄磊:上海会飞的猪影视文化工作室徐峥:海南省洋洋得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汪峰:壮丽峰景(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郭德纲:北京也行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雷佳音:南京雷神影视文化工作室林更新:新沂久亿梦影视文化工作室大张伟:北京开心伟业文化有限公司大张伟:上海来劲文化传播工作室黄景瑜:在京之鱼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友也high起来了……

这波脑洞大开的公司名,除了炸出明星,还炸出了网友的白日梦,谁还不是个起名鬼才了呢?

还有这些猛男才敢取的名字……

北京怕老婆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妈妈说名字太长不容易被别人记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赚他一个亿实业有限公司▼

目前该企业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宝鸡有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相信在牛大叔的带领下会创造生命的奇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卧槽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目前名字已经改了

行了别光看热闹了,问题来了,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

答案是:当然不行了!

给公司取名还得学习学习《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要不然是不能申报成功滴~

小编将《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中值得各位老板们注意的点摘出来了,大家一定要认真看呐!

第九条

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和文字:

(一)有损于国家、社会公共利益的;

(二)可能对公众造成欺骗或者误解的;

(三)外国国家(地区)名称、国际组织名称;

(四)政党名称、党政军机关名称、群众组织名称、社会团体名称及部队番号;

(五)汉语拼音字母(外文名称中使用的除外)、数字;

(六)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

第十一条

企业应当根据其主营业务,依照国家行业分类标准划分的类别,在企业名称中标明所属行业或者经营特点。

第十三条

下列企业,可以申请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中国”、“中华”或者冠以“国际”字词:

(一)全国性公司;

(二)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的大型进出口企业;

(三)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的大型企业集团;

(四)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规定的其他企业。

第二十二条

企业名称经核准登记注册后,无特殊原因在1年内不得申请变更。

另外,今年4月28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大家也要关注一下哦~查看详情,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如果你要开公司
你会取个什么名字呀!

刁静 综合市场监管总局、广告女王

沈腾公司名火了:炸出一堆取名鬼才 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沈腾

原标题:沈腾公司名火了,炸出一堆取名鬼才……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

吃瓜群众欢乐多,这几天看到大家给公司取名让小编乐坏了~

先有岳云鹏代言老乡鸡,“鸡不可失失不再来”,

又有沈腾公司名字一举冲上热搜:

起个名字能有这么大排面,一举就是热搜第一?点进去一看,破案了,哈哈哈哈哈哈这名字叫:海口那可是家大广告公司 

对你没看错↓↓↓

好家伙,为什么沈腾可以用语音注册公司名,难道这就是西虹市首富的实力?隔着屏幕我都能脑补出沈叔叔的语气、表情和动作,一拍手一跺脚小眉头一皱,“海口那可是家大广告公司啊,这你都不知道???”

有网友还特地脑补了这家公司员工的对话,是马冬梅内味儿了:

还科普了名字的来源:键盘撒米,鸡瞎琢...磨的

沈腾给公司取名上了热搜还有一群没来得及上热搜的明星……

我怀疑明星取名字是流水线作业,要不怎么会一个比一个好笑, 一个比一个有意思。

何炅:上海人可日火影视文化工作室郑爽:新沂好好学习影视文化工作室黄磊:上海会飞的猪影视文化工作室徐峥:海南省洋洋得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汪峰:壮丽峰景(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郭德纲:北京也行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雷佳音:南京雷神影视文化工作室林更新:新沂久亿梦影视文化工作室大张伟:北京开心伟业文化有限公司大张伟:上海来劲文化传播工作室黄景瑜:在京之鱼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网友也high起来了……

这波脑洞大开的公司名,除了炸出明星,还炸出了网友的白日梦,谁还不是个起名鬼才了呢?

还有这些猛男才敢取的名字……

北京怕老婆科技有限公司▼

云南妈妈说名字太长不容易被别人记住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赚他一个亿实业有限公司▼

目前该企业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宝鸡有一群怀揣着梦想的少年相信在牛大叔的带领下会创造生命的奇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卧槽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目前名字已经改了

行了别光看热闹了,问题来了,公司名字真的可以随便取吗?

答案是:当然不行了!

给公司取名还得学习学习《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要不然是不能申报成功滴~

小编将《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中值得各位老板们注意的点摘出来了,大家一定要认真看呐!

第九条

企业名称不得含有下列内容和文字:

(一)有损于国家、社会公共利益的;

(二)可能对公众造成欺骗或者误解的;

(三)外国国家(地区)名称、国际组织名称;

(四)政党名称、党政军机关名称、群众组织名称、社会团体名称及部队番号;

(五)汉语拼音字母(外文名称中使用的除外)、数字;

(六)其他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禁止的。

第十一条

企业应当根据其主营业务,依照国家行业分类标准划分的类别,在企业名称中标明所属行业或者经营特点。

第十三条

下列企业,可以申请在企业名称中使用“中国”、“中华”或者冠以“国际”字词:

(一)全国性公司;

(二)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的大型进出口企业;

(三)国务院或其授权的机关批准的大型企业集团;

(四)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规定的其他企业。

第二十二条

企业名称经核准登记注册后,无特殊原因在1年内不得申请变更。

另外,今年4月28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大家也要关注一下哦~查看详情,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如果你要开公司
你会取个什么名字呀!

刁静 综合市场监管总局、广告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