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要吃蛋糕和冰淇淋?糖比可卡因更容易上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科学研究表明,糖能够使人上瘾,甚至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其上瘾程度是可卡因的8倍。吃糖额时候,每次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同样的“快感”,越吃越想吃。但摄入糖分过多对身体和精神都会造成明显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要发挥个人的力量,克服糖瘾,每次想吃糖的时候,都告诉自己,这是上瘾行为在作祟,我并不需要吃糖。本文作者Isaiah McCall,原标题为” More Addictive Than Cocaine: The Shocking Research on Sugar Addiction”,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今天的心理学将成瘾(addiction)定义为:“个体强烈地或不可自制地反复渴求滥用某种物质或进行某种活动,尽管知道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各种不良后果,但仍然无法控制。其回报效应提供了一种强迫的动机,促使他们重复这种行为。成瘾行为可能涉及酒精、吸入剂、阿片类药物、可卡因和尼古丁等物质的使用,或者赌博等行为。”

日常生活中,我们所谓的“上瘾”通常指的是沉迷于某件事,比如刷剧,或者吃冰淇淋。

然而,对科学家来说,上瘾是把一种行为上升到了一个更广的范围。上瘾意味着这个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种刺激对他们的大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个体对它产生了依赖。你可能不会因为沉迷赌博而出现戒断症状,然而,伤害已经造成,而且有时是永久性的。

糖也是一种可以让人“上瘾”的东西,如果你突然戒掉糖,就会出现戒断症状。但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将其定义为一种“上瘾”呢?

1.  我们消耗了多少糖?

美国人吃糖特别凶,每人平均每天摄入17茶匙的糖(71.14克)。也就是说,每年要消耗大约57磅的添加糖。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的说法,男性每天摄入的添加糖不应超过9茶匙(36克或150卡路里),女性不应超过6茶匙(24克或100卡路里)。大多数美国人的糖摄入量超了一倍。

糖摄入量过多的问题一直存在,但我们能说这是上瘾了吗?

在《一部关于糖的电影》中,澳大利亚演员达蒙·加莫(Damon Gameau)进行了一项实验,他将60天的饮食改为低脂肪、高糖的饮食。他每天会吃40茶匙的糖,而且不会改变他摄入的热量。

结果令人震惊,尽管30多岁的他是一名健康的男性,但他患上了脂肪肝,在2个月内体重增加了20磅,并朝着2型糖尿病发展。

2.  糖对大脑的巨大影响

糖对身体的影响虽然是毁灭性的,但与它对精神的影响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当我们摄入糖时,大脑会向体内释放内源性阿片类物质(天然止痛药)和多巴胺。这些化学物质让我们确信,无论我们服用的是什么,它都让我们感到快乐。

多巴胺在成瘾问题上很成问题。我们对多巴胺能效应的适应程度越高,我们需要的刺激就越多,这样才能达到同样的快感水平。今天早上,当我拿起第五杯咖啡时,我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达到那种“兴奋”程度。这种状况被称为多巴胺脱敏。

曾经从小剂量或小行为中获得的快感,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获得同样的快感。

一种上瘾的物质或行为可能仍然会产生身体上的反应,但对我们的多巴胺受体来说并不是这样。我们非但没有感到更快乐,反而感到不满足,去寻找更多的刺激。但现在,我们必须付出更多才能得到同样多的快乐。

就像BB King曾经唱的那样:“激情已逝。”

更可怕的是,研究人员发现,糖会“点亮”大脑的伏隔核,即大脑中对海洛因和可卡因反应活跃的区域。2019年的一项研究试图测量糖对哥廷根迷你猪(其大脑与人类大脑相似)大脑的影响。他们想看看,糖的上瘾行为是否与毒品上瘾相似。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大脑对含糖食物确实会产生类似阿片类物质的反应,与药物成瘾的反应类似。随着研究的进行,猪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情绪稳定,这点和瘾君子一样。

这项研究和其他几项研究使一些研究人员能够假定:糖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

糖就像是一种“毒品”,会让人上瘾。我们不能再忽视它对我们的强大影响。

当我们在想深夜突袭冰箱寻找蛋糕和冰淇淋时,要意识到是大脑和身体被“勾住”了,这是上瘾行为。个人的力量对于克服糖瘾是至关重要的。这并不容易做到,但管住自己是克服糖瘾唯一的出路。

译者:Jane

忍不住要吃蛋糕和冰淇淋?糖比可卡因更容易上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科学研究表明,糖能够使人上瘾,甚至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其上瘾程度是可卡因的8倍。吃糖额时候,每次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同样的“快感”,越吃越想吃。但摄入糖分过多对身体和精神都会造成明显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要发挥个人的力量,克服糖瘾,每次想吃糖的时候,都告诉自己,这是上瘾行为在作祟,我并不需要吃糖。本文作者Isaiah McCall,原标题为” More Addictive Than Cocaine: The Shocking Research on Sugar Addiction”,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今天的心理学将成瘾(addiction)定义为:“个体强烈地或不可自制地反复渴求滥用某种物质或进行某种活动,尽管知道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各种不良后果,但仍然无法控制。其回报效应提供了一种强迫的动机,促使他们重复这种行为。成瘾行为可能涉及酒精、吸入剂、阿片类药物、可卡因和尼古丁等物质的使用,或者赌博等行为。”

日常生活中,我们所谓的“上瘾”通常指的是沉迷于某件事,比如刷剧,或者吃冰淇淋。

然而,对科学家来说,上瘾是把一种行为上升到了一个更广的范围。上瘾意味着这个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种刺激对他们的大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个体对它产生了依赖。你可能不会因为沉迷赌博而出现戒断症状,然而,伤害已经造成,而且有时是永久性的。

糖也是一种可以让人“上瘾”的东西,如果你突然戒掉糖,就会出现戒断症状。但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将其定义为一种“上瘾”呢?

1.  我们消耗了多少糖?

美国人吃糖特别凶,每人平均每天摄入17茶匙的糖(71.14克)。也就是说,每年要消耗大约57磅的添加糖。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的说法,男性每天摄入的添加糖不应超过9茶匙(36克或150卡路里),女性不应超过6茶匙(24克或100卡路里)。大多数美国人的糖摄入量超了一倍。

糖摄入量过多的问题一直存在,但我们能说这是上瘾了吗?

在《一部关于糖的电影》中,澳大利亚演员达蒙·加莫(Damon Gameau)进行了一项实验,他将60天的饮食改为低脂肪、高糖的饮食。他每天会吃40茶匙的糖,而且不会改变他摄入的热量。

结果令人震惊,尽管30多岁的他是一名健康的男性,但他患上了脂肪肝,在2个月内体重增加了20磅,并朝着2型糖尿病发展。

2.  糖对大脑的巨大影响

糖对身体的影响虽然是毁灭性的,但与它对精神的影响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当我们摄入糖时,大脑会向体内释放内源性阿片类物质(天然止痛药)和多巴胺。这些化学物质让我们确信,无论我们服用的是什么,它都让我们感到快乐。

多巴胺在成瘾问题上很成问题。我们对多巴胺能效应的适应程度越高,我们需要的刺激就越多,这样才能达到同样的快感水平。今天早上,当我拿起第五杯咖啡时,我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达到那种“兴奋”程度。这种状况被称为多巴胺脱敏。

曾经从小剂量或小行为中获得的快感,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获得同样的快感。

一种上瘾的物质或行为可能仍然会产生身体上的反应,但对我们的多巴胺受体来说并不是这样。我们非但没有感到更快乐,反而感到不满足,去寻找更多的刺激。但现在,我们必须付出更多才能得到同样多的快乐。

就像BB King曾经唱的那样:“激情已逝。”

更可怕的是,研究人员发现,糖会“点亮”大脑的伏隔核,即大脑中对海洛因和可卡因反应活跃的区域。2019年的一项研究试图测量糖对哥廷根迷你猪(其大脑与人类大脑相似)大脑的影响。他们想看看,糖的上瘾行为是否与毒品上瘾相似。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大脑对含糖食物确实会产生类似阿片类物质的反应,与药物成瘾的反应类似。随着研究的进行,猪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情绪稳定,这点和瘾君子一样。

这项研究和其他几项研究使一些研究人员能够假定:糖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

糖就像是一种“毒品”,会让人上瘾。我们不能再忽视它对我们的强大影响。

当我们在想深夜突袭冰箱寻找蛋糕和冰淇淋时,要意识到是大脑和身体被“勾住”了,这是上瘾行为。个人的力量对于克服糖瘾是至关重要的。这并不容易做到,但管住自己是克服糖瘾唯一的出路。

译者:Jane

忍不住要吃蛋糕和冰淇淋?糖比可卡因更容易上瘾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科学研究表明,糖能够使人上瘾,甚至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其上瘾程度是可卡因的8倍。吃糖额时候,每次我们都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同样的“快感”,越吃越想吃。但摄入糖分过多对身体和精神都会造成明显负面的影响,所以我们要发挥个人的力量,克服糖瘾,每次想吃糖的时候,都告诉自己,这是上瘾行为在作祟,我并不需要吃糖。本文作者Isaiah McCall,原标题为” More Addictive Than Cocaine: The Shocking Research on Sugar Addiction”,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今天的心理学将成瘾(addiction)定义为:“个体强烈地或不可自制地反复渴求滥用某种物质或进行某种活动,尽管知道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各种不良后果,但仍然无法控制。其回报效应提供了一种强迫的动机,促使他们重复这种行为。成瘾行为可能涉及酒精、吸入剂、阿片类药物、可卡因和尼古丁等物质的使用,或者赌博等行为。”

日常生活中,我们所谓的“上瘾”通常指的是沉迷于某件事,比如刷剧,或者吃冰淇淋。

然而,对科学家来说,上瘾是把一种行为上升到了一个更广的范围。上瘾意味着这个人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这种刺激对他们的大脑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以至于个体对它产生了依赖。你可能不会因为沉迷赌博而出现戒断症状,然而,伤害已经造成,而且有时是永久性的。

糖也是一种可以让人“上瘾”的东西,如果你突然戒掉糖,就会出现戒断症状。但是否有足够的证据将其定义为一种“上瘾”呢?

1.  我们消耗了多少糖?

美国人吃糖特别凶,每人平均每天摄入17茶匙的糖(71.14克)。也就是说,每年要消耗大约57磅的添加糖。

根据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的说法,男性每天摄入的添加糖不应超过9茶匙(36克或150卡路里),女性不应超过6茶匙(24克或100卡路里)。大多数美国人的糖摄入量超了一倍。

糖摄入量过多的问题一直存在,但我们能说这是上瘾了吗?

在《一部关于糖的电影》中,澳大利亚演员达蒙·加莫(Damon Gameau)进行了一项实验,他将60天的饮食改为低脂肪、高糖的饮食。他每天会吃40茶匙的糖,而且不会改变他摄入的热量。

结果令人震惊,尽管30多岁的他是一名健康的男性,但他患上了脂肪肝,在2个月内体重增加了20磅,并朝着2型糖尿病发展。

2.  糖对大脑的巨大影响

糖对身体的影响虽然是毁灭性的,但与它对精神的影响相比,就不值一提了。当我们摄入糖时,大脑会向体内释放内源性阿片类物质(天然止痛药)和多巴胺。这些化学物质让我们确信,无论我们服用的是什么,它都让我们感到快乐。

多巴胺在成瘾问题上很成问题。我们对多巴胺能效应的适应程度越高,我们需要的刺激就越多,这样才能达到同样的快感水平。今天早上,当我拿起第五杯咖啡时,我知道自己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达到那种“兴奋”程度。这种状况被称为多巴胺脱敏。

曾经从小剂量或小行为中获得的快感,现在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获得同样的快感。

一种上瘾的物质或行为可能仍然会产生身体上的反应,但对我们的多巴胺受体来说并不是这样。我们非但没有感到更快乐,反而感到不满足,去寻找更多的刺激。但现在,我们必须付出更多才能得到同样多的快乐。

就像BB King曾经唱的那样:“激情已逝。”

更可怕的是,研究人员发现,糖会“点亮”大脑的伏隔核,即大脑中对海洛因和可卡因反应活跃的区域。2019年的一项研究试图测量糖对哥廷根迷你猪(其大脑与人类大脑相似)大脑的影响。他们想看看,糖的上瘾行为是否与毒品上瘾相似。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大脑对含糖食物确实会产生类似阿片类物质的反应,与药物成瘾的反应类似。随着研究的进行,猪需要更多的糖才能保持情绪稳定,这点和瘾君子一样。

这项研究和其他几项研究使一些研究人员能够假定:糖比可卡因更容易让人上瘾。

糖就像是一种“毒品”,会让人上瘾。我们不能再忽视它对我们的强大影响。

当我们在想深夜突袭冰箱寻找蛋糕和冰淇淋时,要意识到是大脑和身体被“勾住”了,这是上瘾行为。个人的力量对于克服糖瘾是至关重要的。这并不容易做到,但管住自己是克服糖瘾唯一的出路。

译者:Jane

孤独可以被量化?神经学家发现控制孤独的神经元|神经元|大脑

来源: 生辉

“我身处人群,却如此孤独”。从青年到白发,都深感困扰,孤独病症如同“时代的眼泪”,该怎么让自己走出去?

很久以前,神经学家 Kay M.Tye 就回答了一个在社会疏离时代引起共鸣的问题:当人们感到孤独时,他们是否像饥饿的人渴望食物一样渴望社交互动?她和她的同事们能否检测和测量大脑神经回路中的这种“饥饿”?

麻省理工学院(MIT)的 Gillian Matthews 在伦敦帝国理工学院读研时开始研究可卡因对小鼠背缝神经核区域 (DRN) 的影响,该区域能够分泌多巴胺。她给小鼠注射一定剂量的可卡因,然后单独关笼,第二天检查一组特定的神经元。对照组的小鼠也是如此,只不过将可卡因换成了盐水。

Matthews 预计,在给药 24h 后,小鼠的神经元连接会增强,从而解释可卡因的成瘾性。但令她惊讶的是,实验组和对照组小鼠的神经元连接产生了相同的变化。

于是,她把小鼠放进新的笼子,再测试 DRN 区域的改变与否。但她发现,并不是笼子的问题。最终,Matthews 意识到,改变这些脑细胞的并非药物,而是 24h 的独处经历。

“也许,这些神经元传递的是这种孤独的经历。” Matthews 说。

进入 MIT 之后,Matthews 和她的同事 Kay Tye 继续研究 “孤独神经元”,发现这些“孤独神经元” 可以对孤独感产生反应,当让动物们住在一起时其大脑中 DRN 区域并不会特别活跃,然而当孤立一段时间后,这些神经元就会对社交活动变得异常敏感,而且当动物们之间相互接触后,DRN 区域的活性就会激增。相比那些没有被孤立的小鼠而言,这些小鼠会变得乐于交际。当研究人员利用光遗传学技术抑制 DRN 区域后,发现当孤立的小鼠再次被引入到小鼠群中后,不会表现出社交反应。

图 | Tye(左)和 Matthews(右)(来源:TYE LAB 官网)图 | Tye(左)和 Matthews(右)(来源:TYE LAB 官网)

Tye 和 Matthews 似乎已经找到了触发啮齿动物社会接触需求的开关。下一个问题:这些发现对人们意味着什么?

为了回答上面的问题。Tye 与麻省理工学院认知神经科学教授 Rebecca Saxe 及其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合作,他们专门研究人类社会认知和情感。

因为不能选择光遗传学所需的脑部手术,人体试验要困难的多。但是可以使孤独的人置身于贴满人类微笑照片的房间中,然后使用 fMRI 成像监控并记录流向大脑不同部位的血流的变化。

Saxe 实验室负责研究工作的博士后 Livia Tomova 招募了 40 名自称具有大型社交网络和非常低的孤独感的志愿者。Tomova 请她的受试者待在实验室的一个房间里,禁止与他人接触 10 个小时。为了进行比较,Tomova 要求相同参与者再次参加为时 10 小时的试验,其中包含很多社交互动,但没有食物。

每次试验后,都要用 fMRI 扫描仪扫描受试者,同时处于不同的环境中:有些显示非语言社交线索,另一些则是食物图片。

与 Tye 和 Matthews 不同,Tomova 虽然无法进行单个神经元的研究试验,但是她能够在较大的扫描区域中追踪血流的变化。每个区域都显示了数千个神经元的变化活动。

结果表明:在社交孤立之后,当受试者看到社交线索的图片时,他们的大脑扫描中显示脑活动大大增加。当受试者饿了但没有被社交孤立时,他们对食物线索表现出类似的强烈反应,但对社会线索却没有反应。

 图 | 禁食和隔离后大脑的变化(来源:The need to connect: Acute social isolation causes neural craving responses similar to hunger) 图 | 禁食和隔离后大脑的变化(来源:The need to connect: Acute social isolation causes neural craving responses similar to hunger)

Tomova 和 Tye 在 论文预印本 中写道: “对于未来的研究而言,至关重要的问题是,什么程度的社会互动可以满足基本的需求,从而消除‘神经渴望’,当前的研究仅仅是为该方向迈出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