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料 | Arm“换帅门”持续 2 个月,安谋中国掌门人仍是吴雄昂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安谋中国的夺权大戏发展到了新的阶段。

7 月 28 日下午,软银旗下芯片设计公司 Arm 在中国建立的合资公司“安谋(Arm)中国”通过官方微信发布公开信,以“普通员工”的口吻,指控厚朴投资和 Arm 英国的部分董事,“派人频繁接触合资公司的客户;并威胁修改、取消与合资公司的现有合同;更甚者,还有董事致电合资公司团队进行针对员工个人的威胁和骚扰。”

从 6 月开始,Arm 总部就在与子公司安谋中国公开拉锯,混战直到今天仍未有定局,反而战况愈演愈烈。

Arm 总部想罢免安谋中国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 CEO 吴雄昂,但安谋中国一直保留着吴雄昂的职位,并认为董事会决议有争议。

直到今天,吴雄昂也没有离开。而且,在安谋中国最新的这封呼吁股东“不要直接干预公司正常经营”的公开信中,还附上了 176 名员工的亲笔签名,战线似乎是从高管内斗拉大到了“群众斗争”。

公开信签名页面截图

Arm 是全球知名的芯片架构企业,本身并不生产芯片,而是做 IP 授权,收取一次性技术授权费用和版税提成。

全球 95% 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都在使用 Arm 架构的芯片。根据 IHS 的数据,Arm 架构的芯片占整个半导体市场销售额的 30%,是英特尔的两倍。而且,现在有可靠消息称,苹果将于 2020 年末推出采用 ARM 芯片平台的 MacBook 机型,抛弃英特尔。

同时,在 Arm 庞大的芯片帝国之中,中国业务又是不可或缺的一块。2019 年,安谋中国的营收年增长近 50%,占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27% 和营收增长的 100%。因此,换掉安谋中国掌门人是一件大事——而且这件事看起来正变得越来越大。

“换帅门”始末

据财新报道,最早在 2020 年 6 月 1 日,Arm 总部就曾以《公司章程》和《合资合同》为依据,谋求内部解除吴雄昂在安谋中国的董事和董事长身份,但并没有谈拢。

由吴雄昂执掌的 Arm 中国子公司成立于 2016 年 4 月,同年,软银以 3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Arm。2018 年,软银又以 7.75 亿美元的价格将 Arm 中国子公司 51% 的股权出售给了由厚朴投资和 Arm 共同管理的厚安创新基金,该基金的发起成员还包括了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深圳深业集团等众多投资者。

安谋中国这一合资公司由中方控股 51%,外方持股 49%。虽然中方投资人持有多数股权,但股权比较分散,持股最多的股东仍是英国的 Arm。

首次内部沟通失败后,6 月 4 日,安谋中国召开了一场没有吴雄昂参加的董事会,以 7:1 的投票比例罢免了吴雄昂在公司内的 CEO 和总经理职务,会议全程在中伦律师事务所指导下进行。

6 月 10 日凌晨,美国媒体率先报道出了吴雄昂被董事会免职的消息,并称董事会已任命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公司联席 CEO,接替吴雄昂。 

几个小时后,安谋中国发布了第一份官方声明,拒不承认董事会决议,并称吴雄昂将继续履行董事长兼 CEO 职责,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又 4 个小时后,董事会发起了反击战。Arm 英国总部与大股东厚朴投资发表联合声明,称已经达成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 CEO 的决定

11 日上午,安谋中国又发回一击,再次发文称对 CEO 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且 6 月 4 日的那场董事会会议“违反程序进行”,不具有合法性,其结论也不应获得支持,还称 Arm 公司指定的 CEO 接手人唐效麒早就被解雇了。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声明盖了公章,而此前 Arm 公司与厚朴发布的联合声明没有盖章,证明公章仍在吴雄昂手中。西方国家通常使用亲笔签名证明公信力,这一点与中国不同。按照相关法律法规,由于 Arm 公司没有公章,因此不能独立更改注册地在中国的安谋中国公司的法人。

在这之后,换帅门进入了一段时间的“间歇期”。7 月 8 日下午,吴雄昂以安谋中国董事长兼 CEO 的身份,出现在“自研星辰处理器”产品媒体分享会上,以示公司仍然在他的管控之中。

直到 7 月 28 日下午,安谋中国突然发出这份 176 名员工亲笔签名的公开信,指责董事骚扰员工。

彭博社报道称,因为 Arm 总部方面没有中国公司的印章,所以要解决这一问题可能需要走上法庭,而这个过程可能会长达数年。现在,Arm 总部正在拿着 CEO 西蒙·塞加斯(Simon Segars)和软银集团创始人孙正义签署的文件,向深圳政府申请中国合资公司的新公章。

为什么一定要罢免吴雄昂?最坏可能会有什么结果?

Arm 总部一定要吴雄昂走人,不太可能是因为中国区成绩不好。去年,安谋中国实现了 50% 的营收增长,占据了 Arm 全球 IP 业务的 1/4 以上,发挥稳定。

Arm 与厚朴在联合声明中给出的官方理由是,因接到举报人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构成的利益冲突,有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因此将他罢免。“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芯片行业媒体芯智讯此前曾爆料,吴雄昂遭到罢免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建立了一家与 ARM 公司及安谋中国自有业务存在竞争关系的投资公司——Alphatecture 基金。去年 11 月,吴雄昂曾向董事会提出批准成立 Alphatecture 基金,但未能获得支持。可是后来,吴雄昂仍然擅自成立了这个基金。

另外,安谋中国在一些大事上“先斩后奏”,也表现出吴雄昂似乎“不太好管控”的一面。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在对待华为的问题上,Arm 总部与安谋中国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华为海思是安谋中国的最大客户之一,华为麒麟芯片的 CPU 与 GPU 采用的都是 Arm 公版架构。脱离 Arm 后,未来麒麟芯片可能会无法顺利更新迭代。

去年 5 月,美国开始对华为实施更严格的贸易管制,BBC 报道称,Arm 英国总部因此暂停了与华为的关系。但安谋中国却立刻对媒体表示,安谋与华为是长期合作伙伴,“从没有断供,一直在支持华为,寻求妥善解决方案”。

吴雄昂显然是希望稳住华为这个大客户,而 Arm 总部却保持沉默,似乎更担心触碰政策红线引来大麻烦。这种别别扭扭的姿态一直维持到去年 9 月,Arm 负责全球芯片授权的 IP 产品事业群总裁热内·哈斯(Rene Haas)来到深圳,当着海思首席信息官刁焱秋的面明确表示,华为和海思是 Arm 的长期合作伙伴,后续的芯片架构都可以授权给华为海思。

“换帅门”事件发生后,Arm 一直否认罢免吴雄昂与华为业务有关,但吴雄昂“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做法却是事实。

而且,在过去的两年里,吴雄昂安排的一些投资业务与 Arm 总部存在冲突,甚至安谋中国“自主开发”的周易平台(AI 芯片)还与总部团队间存在争功纠纷。

7 月底,吴雄昂与 Arm 总部之间的冲突仍在继续。如果 ARM 认为彻底失去了对安谋中国的控制,停止对后者的 IP 和技术支持,Arm 总部可能会失去 1/4 的 IP 授权收入,而安谋中国更可能完全没办法独立存活,中国的 IC 设计厂商将无法获得 ARM 最新的 IP,最终落一个三败俱伤的结局。

目前来说,ARM 可能仍然是国产计算架构的最优选择。除了生态成熟、态度开放、性能优越外,更重要的是,无论是目前 Arm 的 V8 架构,还是后续新的芯片架构,都是基于英国技术开发,不会受美国出口管制影响,对包括华为在内的中国科技公司来说会更安全一些。

从任何角度来说,吴雄昂、安谋中国与 Arm 总部取得和解都至关重要,但这场斗争显然仍没有摆脱它荒诞的外壳。

ARM中国陷换帅风波:董事长拿公章拒绝下台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摩财经”(ID:damofinance),作者:海星,36氪经授权发布。

芯片设计公司Arm与中外合资公司Arm中国(安谋中国)的“夺权”风波持续发酵,目前因安谋中国董事长吴雄昂拒交公章、拒绝离职而僵持不下。

安谋中国夺权换帅的闹剧始于今年六月,当时Arm以存在未披露的违规行为为由,宣布免去安谋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的相关职务。但时至今日,吴雄昂仍实际控制安谋中国。双方双方就此发布多份回应拉扯。

7月28日,安谋中国团队发布公开信表示,厚朴投资及Arm英国的部分董事于近期派人频繁接触安谋中国的客户、威胁修改或取消现有合同,并威胁骚扰中国团队员工。

安谋中国团队在公开信中表示,希望各方股东和董事会能以合法合规的方式参与公司战略决策,不直接干预正常经营,不伤害员工的合法权益。

此后一天,Arm英国总部再发声明,称安谋中国于6月4日的董事会合法、有效的罢免了吴雄昂CEO的职务。但直至今日,吴雄昂拒不执行董事会决议,拒交公司公章,并散播虚假信息,给安谋中国公司内部造成了恐惧和困扰。

Arm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上游企业之一,成立于1990年,总部位于英国,2016年被日本软银集团收购。Arm拥有自己的芯片架构,苹果、华为、三星等手机都是在Arm架构上设计芯片,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地位举足轻重。

安谋中国是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由软银和厚朴投资、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深圳深业集团等中方投资人等共同成立,其中软银持股49%,厚朴投资为首的中方投资人控股51%。

根据工商资料,安谋中国股权结构为,Arm持股49%;Amber Leading (Hong Kong)持股36%;剩余15%股权主要在管理层、各类投资机构、Arm合作伙伴等手中,其中安创成长基金持有13.3%,吴雄昂控制的蔻森信息通过入股安创成长,及管理的安谋投资,直接加间接持有部分安谋中国的股份。

厚朴投资和安创基金作为中方的投资人代表,以一致行动人身份进入安谋中国董事会,共同管理和指导51%的中方股东之多数表决权。在Arm工作多年的吴雄昂出任合资公司董事长兼CEO。

吴雄昂是Arm老将,2004年加入Arm团队,2009年成为Arm中国区总经理,2014年升职为Arm大中华区总裁,并加入了Arm最高决策层的全球执行委员会。

安谋中国目前是Arm在中国市场唯一授权运营平台,独家、永久拥有Arm产品销售权利,和基于Arm技术架构的自主研发权利。目前,安谋中国的客户主要包括华为海思、紫光展锐、大唐电信等。

据安谋中国公开信,安谋中国在吴雄昂掌舵下,两年内发布并量产了周易(人工智能)、星辰(物联网CPU内核)、山海(IoT平台)等自主研发产品。2019年安谋中国营收年增长近50%,占Arm全球IP(知识产权)业务的27%和营收增长的100%。

Arm与吴雄昂关系决裂源于2019年底一次关于吴雄昂的举报和投诉。该举报称吴雄昂在安谋中国体外私设美元基金Alphatecture,该基金主要投资一些使用ARM 技术架构的公司,其中的客户之一恒玄科技正在冲刺科创板上市。

今年六月,Arm免去了吴雄昂在安谋中国董事长和CEO等职务,并与厚朴投资共同任命了潘镇元(Ken Phua)和唐效麒(Phil Tang)担任过渡时期的联席CEO。

不过,吴雄昂并不承认罢免决议。7月8日,吴雄昂仍以安谋中国董事长兼CEO的身份出现在安谋中国召开“自研星辰处理器”产品媒体分享会上。

因吴雄昂掌握安谋中国的公章和营业执照等材料,Arm与吴雄昂至今仍处于僵局:安谋中国想要变更法人代表等信息,需要加盖公章的申请文件;而若安谋中国重刻公章,需要公司现法人代表出面,并出具营业执照原件。

不过有外媒曝料,软银和厚朴已经向监管机构申请补办新的公司印章,并出示了Arm和软银CEO孙正义签署的支持信,希望获得监管部门支持。

Arm总公司发声明:中国业务负责人吴雄昂拒绝离职,并四处传播虚假消息

钛媒体7月29日消息,据悉,在经历了“换帅门”事件后,针对ARM中国公开信:有董事派人接触客户并威胁改合同,甚至骚扰员工,Arm英国方发表声明:

Arm公司秉承信念与承诺,支持安谋中国公司以及其员工,持续推动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创新与发展。2020年6月4日安谋中国公司董事会通过了合法、有效的决议,罢免了吴雄昂首席执行官的职务。 不幸的是,直至今日,吴雄昂仍拒不执行公司董事会决议,拒绝交出公司的公章,并四处散播虚假信息,给安谋中国公司内部造成了巨大的恐惧和困扰。吴雄昂甚至试图阻止中国半导体芯片设计公司与Arm公司进行必要的关键技术沟通与支持。 他的这种为一己私利的行为,会给目前中国半导体产业的创新与发展带来风险。

目前,安谋中国董事会正与有关部门保持积极沟通,力争以和平方式解决当前问题,阻止吴雄昂对公司员工、合作伙伴关系进一步施加伤害与破坏。虽然遭遇了吴雄昂个人事件的挫折, Arm公司仍要真诚地感谢来自中国合作伙伴以及安谋中国全体员工的持续支持。

Arm中国上演内斗戏:CEO吴雄昂被董事会罢免 管理层连发声明有反转

Arm中国上演内斗戏:CEO吴雄昂被董事会罢免 管理层连发声明有反转

自6月10日起,围绕“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即“安谋中国”,下文简称为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是否被免职”一事,ARM中国管理层与董事会接连发出声明,在两股势力对垒背后,ARM中国内斗戏的大幕随即拉开。

两股势力接连发声明“互撕”

“未发生人事变动,吴雄昂继续领导公司。”6月10日上午,ARM中国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对传闻加以回应。

然而,时隔几个小时后,作为安谋中国的大股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联合发布声明称:罢免吴雄昂先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该决议于2020年6月4日举行的安谋中国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中国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正当业内认为ARM中国的管理层变动尘埃落定时,戏剧性的一幕再次发生。

6月11日上午11点左右,ARM中国再次发出了一封针对“ARM公司媒体声明稿”的声明。

ARM中国称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对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先生的指控完全莫须有。

在第二份声明中,ARM中国还指出,“安谋中国前雇员唐效麒 (PhilTang)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他不再代表安谋中国履行任何职能。”

经济观察报记者注意到,这位被ARM中国称之为“前雇员”的唐效麒,在ARM公司发出的声明中却是吴雄昂的继任人选。“安谋中国董事会在推进公司管理层的遴选工作,在过渡期由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ARM公司在声明中强调,经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多个渠道获得的证据表明,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

当然,从ARM中国今天发出的声明中,对于董事会的决议再次予以否认。

ARM中国的经营权在谁手里?

实际上,对于ARM公司的做法,ARM中国似乎早有预判。

早在6月4日,ARM中国就曾发出一份落款盖有“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公章的声明,其中称“本公司并未在2020年6月4日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召开的董事会因程序不合法应属无效会议,本公司不会认可和执行无效董事会产生的无效决议”。

记者在ARM中国官网上看到这样的介绍,“安谋中国依托ARM世界领先的生态系统资源与技术优势,立足本土创新并与中国合作伙伴共同成长,致力于成为中国领先的集成电路相关产品的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支持并推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高速发展。”

总部在英国的ARM公司,是芯片架构(IP)供应商,全球有超95%的智能手机都是基于其研发生产的芯片。ARM于2002年进驻中国设立在华子公司ARMTechnologyChina。

谈及ARM,一位半导体行业人士对记者说,华为、高通、紫光展锐、联发科,甚至苹果的处理器都是基于ARM的架构设计,他将ARM称之为“手机处理器IP大佬”。

记者了解到,在2016年,ARM被日本软银集团出资310亿美元收购,一年后,软银宣布将ARMTechnologyChina51%股份做价7.752亿美元出售给厚安创新基金领导的财团。

而从公开信息可知,成立于2017年的厚安创新基金,其股权投资基金的管理机构为厚朴投资,出资方分别是中国投资公司、丝绸之路基金、国新公司、新加坡淡马锡控股以及深业集团等。

而ARM中国则从2018年作为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开始独立运营,并作为ARM在中国的IP业务授权运营平台,ARM中国主要负责向中国的合作伙伴开展集成电路知识产权(IP)的授权与服务。

从企信宝平台查询可知,ARM公司是ARM中国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47.33%。

尽管从股权占比看,ARM公司是ARM中国的实控人,但在6月4日发出的“盖章”声明中,ARM中国强调,“本公司法本公司是经合法注册的独立法人实体,具有独立的法人人格,依法独立存续,自主经营。”

罢免CEO,究竟谁说了算?

公开资料显示,自ARM中国2018年独立经营以来,第一任董事长兼CEO便由ARM老员工吴雄昂担任。

经济观察报记者从吴雄昂的个人履历看到,他于2004年加入ARM,于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并于2009年被任命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从2018年4月担任ARM中国董事长兼CEO,一直至今。

ARM公司虽然是大股东,是否有权罢免吴雄昂在ARM中国的管理职位?律师林华告诉记者,“会要求董事会决议,即便是大股东直接通知也不符合法律正规流程。”

法律专家李俊慧也表示,“要看公司章程,关于CEO任免的规则,一般是董事会或股东会决议。”他也说到了另外一种可能性,“如果董事会或股东会此前有决议,授权第一大股东可以任免。”

在ARM中国发出的那份落款加盖了公章的声明中,记者看到,其不仅对董事会及相关决议予以否认,并强调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总经理始终是吴雄昂。

就在记者发稿前,通过企业信息查询平台企信宝看到,吴雄昂担任的职务并未发生变动。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ARM中国的董事会和管理层接连几封声明,让“吴雄昂被罢免”的事件几经反转,尽管真正原因还未清晰,却让上述半导体行业人士觉得“这背后是ARM公司对ARM中国控制权的争夺问题”。

4份声明3次反转,Arm中国上演夺权大战,华为或被全面断供?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BT财经”(ID:btcjv1),作者:梓淇,36氪经授权发布。

华为因芯片开发遭美国蛮横制裁的事情还没过去,国内芯片业又出大事了。

4份声明、3次反转

6月10日上午,有消息传出,英国半导体设计厂商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安谋科技(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Xionang Wu)已被董事会免职,董事会已任命公司副总裁潘镇元(Ken Phua)和唐效麒(Phil Tang)担任公司联席CEO,接替吴雄昂。 

还没等吃瓜群众反应过来,事情很快就发生了反转。

10日中午,Arm中国发布官方声明,称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公司运营一切正常。

更蹊跷的是,Arm中国声明发布4个小时后,Arm英国总部与合资公司大股东厚朴投资又发表联合声明,称已经达成罢免Arm中国吴雄昂董事长兼CEO的决定:

“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罢免他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事情还没完。

11日上午,Arm中国再发声明,称对CEO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并再度质疑此前董事会罢免工作的程序合法性,指责Arm公司声明稿中对吴雄昂的指控给他个人和公司声誉造成了极大影响,还称Arm公司指定的暂时代理Arm中国管理职责的接手人唐效麒(Phil Tang)早就被解雇了。

短短两天,4份声明3次反转,让Arm总部与中国合资公司之间的对立彻底暴露,也让很多往事浮出水面。

Arm中国是家什么公司

u英国Arm公司是全球知名的芯片架构企业,在移动处理器核心“Core”的设计信息领域,握有全球9成份额。

过去十几年,Arm架构更是几乎垄断了整个智能手机行业,苹果、高通、联发科、华为的手机CPU全都基于Arm架构设计。

2016年7月,日本软银集团以三万亿日元(约310亿美元)的价格将Arm收入囊中,作为它在物联网和人工智能领域布局的重要棋子。

Arm中国最早曾是Arm的全资子公司,它掌握着Arm在中国的半导体知识产权授权,主要负责中国市场日常的知识产权授权、本地服务和本地技术专利开发。

它的一个最大客户就是华为海思,海思正是利用ARM的技术开发CPU(中央处理器)。

在截至2018年3月的2017财年中,Arm中国的业务约占Arm全球营收的20%。

2018年4月,Arm以7.75亿美元的价格将子公司51%的股权出售给了由厚朴投资和Arm共同管理的厚安创新基金,而该基金的发起成员还包括了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深圳深业集团等众多中方投资者,安谋中国也由此成为合资公司。

不过,虽然中方投资人持有Arm中国51%的股权,但股权分散,持股49%的英国Arm才是真正的实控人。

有行业人士称,Arm的研发基本都放在英国,Arm中国实际上做的就是销售Arm IP的工作,外加一些技术支持和培训工作。

但Arm中国并不甘于只是做Arm在中国的“独家代理商”,也在寻求做本土化IP,将基于Arm的IP量身定制适应中国市场的解决方案,打造中国标准的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专利技术。

天眼查数据显示,Arm中国名下有215项专利。

矛盾的由来

有报道称,无论是Arm英国总部还是厚朴投资,都对吴雄昂不满意,认为其权力不受约束,经常擅自做主。

比如在未充分告知股东的情况下,就以Arm品牌跟外部合作,包括在成都落地Arm西部研发中心、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在南京落户Arm开源人工智能系统研发及应用中心。

而股东们为Arm中国落地,曾和深圳市政府达成建立总部等承诺,吴雄昂也未执行。

此外,吴雄昂被发现在未获董事会批准的情况下,私自在外设立基金,涉及利益冲突。

但是,Arm中国官方断然否认这些指责,强调自己是完全独立运营的实体,公司为加大在国内的生态建设和投资所开展的相关业务,也一直是合规有序的。

一位与英国Arm、Arm中国两方都十分熟识的人士透露,这次激烈冲突,可归咎于两个深层原因。

第一,吴雄昂领导下的Arm中国与英国Arm文化很不相同。

总部位于英国剑桥的Arm,受英国文化影响,行事像传统的英国绅士,温文儒雅但缺乏效率。而吴雄昂为人强势,决策明快且执行力强,“狼性”作风鲜明,在商场上是典型的美式作风。

有人举个例子,要做一个小决定,中国公司不用三分钟就拍板,Arm总部要来来回回想足三个月才能决定。

这与吴雄昂的个人经历也有很大关系。

吴雄昂是南京人,在美国求学、创业,是一个有学历、有能力的人。

2004年加入Arm,最初从销售干起,2009年起升为Arm中国区总经理,2013年升任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成为Arm全球最高决策层的一员。

吴雄昂的美式牛仔风格,与Arm总部的“英国绅士”风格完全不同,双方自然冲突不断。据说,在合资公司成立前,Arm总部已经有些忌惮吴雄昂了。

▲ 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

第二个原因,也是更重要的,在英国Arm眼中,Arm中国已经不受管控成为了“脱缰野马”,因此要换个听话的人。

Arm中国成立以来,一直想要独立自主的控制权,对外也总是强调:Arm中国是一家未来要独立上市运营的公司,不能被任何单一公司所控制,唯有如此,它才能成为一家真正独立自主的中国公司。

吴雄昂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Arm中国是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中国。”

可对英国Arm而言,Arm中国就是自己的孩子,并不想放手Arm中国“独立自主”。

随着中美关系的恶化,英国ARM对于ARM中国的立场变得非常保守,对吴雄昂凡事还想着冲刺、特别是想极力保住华为这个重要客户的做法很不满,双方之间的裂痕不可避免进一步扩大,最终彻底撕破脸。

何去何从

业界人士多认为,在罢免吴雄昂的提议获得绝大多数股东一致认可的情况下,吴雄昂很难继续呆在现在的位子,只不过他现在仍掌握着Arm中国的公章,因此后续法人变更等手续,目前仍无法完成。

而“亲华”的吴雄昂下台后,Arm中国势必换上一个更服从英国总部的负责人。不少人担忧这会对华为很不利,以后华为海思恐无法再使用最新的ARM架构。

要知道,Arm A系列公版CPU、GPU的架构研发团队主要位于美国奥斯汀,A76之后的几代也都来自这个团队,因此,美国的封锁禁令并非对Arm完全无效。

而且去年5月,Arm英国总部就曾因为美国禁令表示暂停与华为的关系。有专业分析人士还指出,Arm总部虽然在英国,但在美国的生态中有大量牵扯。如果美国开始向Arm施压,要求其关闭中国子公司,会让局面变得异常混乱。

尽管如此,Arm中国曾对媒体表示,与华为是长期合作伙伴,“从没有断供,会一直在支持华为”。

华为麒麟芯片的CPU与GPU采用的是Arm公版架构,也就是说,目前华为尚不能完全脱离Arm,未来麒麟芯片可能会无法顺利更新迭代。

尽管华为对外表示已获得V8架构的永久授权,而且还有一个达芬奇架构的NPU备胎,但这对华为来说,无疑仍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而Arm在中国的业务前景也将面临更多不确定性,如果失去华为这个大客户,市场地位或将面临重创。

安谋中国回应吴雄昂被罢免:指控莫须有 追究法律责任|Arm|安谋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安谋中国回应吴雄昂被罢免安谋中国回应吴雄昂被罢免

相关阅读:

Arm中国陷入换帅风波 前后两份声明内容截然不同

新浪科技讯 6月11日上午消息,针对“Arm公司声明罢免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一事,安谋中国给新浪科技发来声明,声明中指出Arm对吴雄昂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公司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并再次强调公司没有人事变动。

此前,有消息称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已被罢免,随后安谋中国(也就是ARM中国)官微声明称,没有人事变动,吴雄昂继续领导公司。就在这份声明发出后几个小时,Arm公司发出了一份声明,声明中以大股东的身份联合厚朴投资罢免吴雄昂。

今天安谋中国的这份声明则否定了Arm公司的罢免声明,同时安谋中国的声明指出,公司并未召开符合程序的董事会会议,也并未产生有效的导致人事变动的法律文件。

在安谋中国的这份声明中,有一点值得注意,“安谋中国前雇员唐效麒 (Phil Tang) 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而在昨天Arm公司发给媒体的声明中,“吴雄昂被罢免后”,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将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安谋中国的大股东即为Arm公司,持股47.33%,其次为Amber Leading(香港),持股36%,再次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13.3%。(苏航)

以下为安谋中国声明文:

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关于“Arm公司媒体声明稿”的严正声明

1、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向媒体发布的“Arm公司媒体声明稿”对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CEO吴雄昂先生的指控完全莫须有,对吴雄昂先生及安谋中国的声誉造成了极大的负面影响。我司已委托律师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2、安谋中国董事会有其确定的召集程序和议事规则,违反程序进行的董事会会议不具有合法性,其结论也不应获得支持。公司并未召开符合程序的董事会会议,也并未产生有效的导致人事变动的法律文件。

3、安谋中国前雇员唐效麒 (Phil Tang) 因严重违规行为,已经于2020年5月26日被安谋中国解职,他不再代表安谋中国履行任何职能。

4、安谋中国的相关运营一切正常,我们将一如既往地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2020年6月11日

曾表态“从未断供华为” Arm中国突传夺权大战

原标题:曾表态“从未断供华为”,Arm中国突传夺权大战

(文/观察者网 吕栋)彭博社6月10日早间报道,软银集团旗下芯片设计公司Arm透露,其在中国的合资公司“Arm中国”首席执行官吴雄昂(Allen Wu)已被董事会投票免职。

随即,观察者网就此事联系了Arm中国上海办公室,对方表示:尚未接到通知。

耐人寻味的是,到了今天中午,Arm中国突然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发布声明:该公司未发生人事变动,其董事长兼CEO吴雄昂将继续领导Arm中国。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上述声明发布前,网上曾流传一份签署日期为6月4日的“Arm中国声明”。其中提到:该公司法人、董事长以及总经理始终是吴雄昂,Arm中国并未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

更令人惊讶的是,认证为“电子创新网CEO张国斌”的微信公众号在今天同时发文称:某国际IP大厂发生激烈的夺权大战,这个国际IP大厂就是Arm公司,而夺权大战就发生在Arm中国。

事实上,目前世界上绝大多数智能手机都依赖于Arm架构。去年在美国禁令下,其“断供”华为的消息甚嚣尘上,吴雄昂当年9月在面对媒体时指出,Arm从未断供华为,与海思合作正在紧密进行。

Arm中国区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资料图)Arm中国区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资料图)

被曝发生“夺权大战”

彭博社6月10日早上报道,Arm透露,Arm中国董事会多数董事投票决定解除吴雄昂职务,来自英国剑桥总部的两位联合CEO将会接任这一职务。而彭博社向吴雄昂发送的邮件和信息,均未得到回复。

“Arm中国董事会已任命Ken Phua和Phil Tang作为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以取代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和CEO。”Arm声明指出,“我们对Arm中国作为一家独立运营公司的发展和愿景仍然保持坚定的承诺。”

彭博社报道截图彭博社报道截图

令人惊讶的是,6月10日中午,Arm中国突然在官方微博和微信发布声明:该公司未发生人事变动,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Wu)继续领导Arm中国。

“Arm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声明称。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事实上,在Arm中国发布上述声明之前,观察者网曾注意到,网络上在流传一份签发日期为6月4日的Arm中国声明,并盖有该公司公章。

其中提到:“本公司法人、董事长以及总经理始终是吴雄昂,Arm中国并未在6月4日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召开的董事会因程序不合法应属无效会议,无效会议产生的决议也是无效决议,本公司不认可和执行无效董事会产生的无效决议。”

不过,Arm中国上海办公室并未向观察者网证实这份声明的真实性。

网传声明截图网传声明截图

对于上述消息,观察者网进一步查询发现,认证为“电子创新网CEO、深圳市意创达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国斌”的微信公众号曾在今天早上发布消息:“上周五,其爆料过某国际IP大厂发生激烈的夺权大战,这个国际IP大厂就是大名鼎鼎的Arm公司,夺权大战发生在Arm中国。”

微信截图微信截图

就在5天前,张国斌还在个人微博发文:“某国际IP大厂中国区高管和董事会公开对撕扯,夺权多(夺)公章,各自召开会议宣布对公司的领导权,宣称对方下台。”

“今天,这个大战似乎有了结果。”张国斌6月10日早上在微信公众号引述媒体消息:“据媒体报道,6月10日,Arm中国区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被免职。”

微博截图微博截图

观察者网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吴雄昂于2004年加入ARM,3年后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并于2009年晋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

在加入ARM之前,吴雄昂曾是美国硅谷Accelerate Mobile公司创始人,并曾在明导国际(MentorGraphics)、LSI 逻辑(LSI Logic)和英特尔(Intel)担任过管理、市场、销售与工程等职务。

而前文提到的Ken Phua(潘镇元)为新加坡籍,拥有20年半导体技术行业经验,曾在美光科技短暂工作1年,2005年9月加入ARM,曾任ARM发展战略与规划副总裁、战略业务发展总监、全球技术策略与收购副总裁,以及担任Arm中国生态系统加速器投资委员会成员等。

至于Phil Tang,观察者网查询Linkedin,并未发现有详细信息。

Ken Phua Linkedin信息截图Ken Phua Linkedin信息截图

“一直在支持华为”

去年5月,因设计中包含“源自美国的技术”,Arm将要“断供”华为的消息在外媒报道中甚嚣尘上。这家芯片设计公司甚至还在声明中称,正在“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

不过,在去年9月的ARM中国媒体沟通会上,该公司态度发生转变:华为和海思是其长期的合作伙伴,经过实体名单之后,已经理清,其与华为和海思的合作不会受到目前形势的影响。

“第一,我们从没有断供,一直在支持华为,包括华为产品的发布和持续的出货。第二,我们Arm中国的产品是源于英国的架构。可以看到,我们V8架构以及后续架构也已经明确,这两个产品在合法合规的情况下可以继续向中国的客户包括华为进行供货。”吴雄昂当时向媒体指出。

Arm中国市场部负责人梁泉同时指出,该公司是一个完全独立运营的实体。Arm中国的目标是做本土的芯片IP公司。其使命是逐步地推动本土研发,目标是全球标准、本土创新。

吴雄昂(左)资料图吴雄昂(左)资料图

2017年5月,为加速Arm的全球战略并支持中国IC产业进一步发展和自主创新,Arm与厚安创新基金签署合作备忘录,拟在中国深圳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企业,前者将为合资企业提供芯片设计所需的核心知识产权、技术支持和培训。

而厚安创新基金由中国投资公司、丝绸之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控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和ARM于当年1月共同发起设立,规模为8亿美元,专注投资移动互联、物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

备忘录签署11个月后,2018年4月,Arm中国作为中方控股合资公司开始独立运营。当时,软银将该子公司51%的股份出售给包括中国投资公司、丝绸之路基金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在内的一批投资者。

事实上,ARM本身并不生产计算机处理器,而是将其半导体技术授权给其他公司。在被软银收购之前,ARM一直被称为英国最大的科技公司,拥有6000名员工,在美国设有8个办事处。

2016年7月,Arm宣布接受日本软银集团提出的320亿美元收购邀约,后者希望通过这家英国芯片制造商公开上市获得丰厚的投资回报。孙正义曾透露,其把Arm交易视为“一生中最重要的交易”。

而ARM的设计产品也构成了全球大多数移动设备处理器的基础。

三星Exynos处理器、高通骁龙处理器、苹果A系列处理器等,均采用ARM的架构。软银曾在2018年透露,中国设计的所有先进芯片中,约有95%是基于Arm技术,中国部门贡献了Arm总销售额的20%。

启信宝股权关系显示,Arm中国注册资本约6610.49万美元,一共有六位股东。其中,Arm Limited为第一大股东,持股47.3285%;第二大股东是Amber Leading (Hong Kong) Limited,持股比例约为36%;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第三大股东,持股13.3%。

融资信息显示,2018年Arm中国获得安创科技投资的注资。启信宝受益股功能显示,安谋科技背后有一家上市公司持股,为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Arm中国股权结构 启信宝截图Arm中国股权结构 启信宝截图
启信宝截图启信宝截图

谁在抢夺Arm中国帅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芯东西(ID:aichip001),作者:心缘

6月10日,多家媒体报道Arm在华合资公司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决定罢免原董事长兼CEO吴雄昂,中午安谋科技发布声明:“安谋中国未发生人事变动,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Wu)继续领导公司。”

此前安谋中国也曾于6月4日发表声明,称决议无效,不会认可和执行。此前有传闻称,这是吴雄昂在当日将公章抢走后发出的声明。

从表面看,似乎是安谋中国管理层与董事会之间产生纠纷,致使上演董事会罢免“罗生门”,今日安谋中国的声明强调“依照有关法律法规”,或许暗示Arm内部并未真正达成一致。

在中美贸易摩擦氛围持续紧张,技术封锁迷雾笼罩的世界大局中,Arm这家英国芯片IP公司早已不能独善其身。加之2017年被软银全资收购、2018年Arm在中国成立合资公司安谋中国、2019年被传中止和华为的芯片IP授权合作等一系列发展和变化,更是将其推向了风口浪尖,这次“罢免董事长”的风波,应该是多方博弈的一次爆发,到底是哪几方力量在背后博弈呢?

一、安谋中国撤职风波

今日凌晨,外媒报道称,软银集团公司旗下芯片公司Arm表示,安谋中国董事会的多数董事投票决定罢免原董事长兼CEO吴雄昂,已任命Ken Phua和Phil Tang担任安谋中国的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并表示仍致力于将安谋中国作为独立公司运营。

据一名消息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上一周一直在焦灼状态,还涉及到法人的替换等法律手续。暂时还没有对外公布。”

根据公开信息,接任吴雄昂的Ken Phua(潘镇元)为新加坡籍,拥有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电子工程学士、设计哲学博士学位,拥有20年半导体和技术行业经验。Ken Phua于2014年加入Arm,曾就职于Arm全球技术策略与收购副总裁,开发并执行无线、计算机视觉、AI和中国区域战略,以及担任安谋中国生态系统加速器投资委员会成员。暂未找到关于Phil Tang的确切资料。

Ken Phua

而就吴雄昂任免问题,安谋中国今日发声明称:“安谋中国未发生人事变动,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Wu)继续领导公司。安谋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此前安谋中国已于2020年6月4日声明:

1. 本公司是经合法注册的独立法人实体,具有独立的法人资格,依法独立存续,自主经营。本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总经理始终是吴雄昂先生。

2. 据称,公司于2020年6月4日召开董事会免除吴雄昂先生一切职务,本公司并未在2020年6月4日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召开的董事会因程序不合法属无效会议,无效会议产生的决议也是无效决议, 本公司不会认可和执行无效董事会产生的无效决议。

3. 本公司将一如既往地依法运营,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二、谁在抢夺Arm中国帅位?

从两封时隔两周,来自安谋中国的对外声明中,可以依稀看到,公司董事会一定发生了某种分歧,进而产生了对现任董事长吴雄昂执掌安谋中国帅印不一样的态度。

到底是哪几方势力在其中博弈,目前还没有真相,但我们可以通过安谋中国目前的董事会成员,股权结构来看下主要的控制人都是谁。

首先在股权结构上,Arm公司是单一最大股东,持股份额达47.33%,第二位的Amber Leading(Hong Kong)Limited持股36%,Amber Leading这家香港实体是2018年成立的实体。

再来看从公开信息中,芯东西查到的安谋中国目前九大董事的背景,除董事长吴雄昂之外,另外8名董事中,有三人是厚朴投资的代表,即Lau Tech Sien(刘德贤)、张红力、Gunther Sebastian hamm,包含董事总经理到消费/科技领域投资Leader等三名;另外有两名是Arm公司全资子公司瑞阁思的两名高管,瑞阁思(上海)商贸有限公司是Arm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主要实体;还有两位则是软银方面的代表,Chauncey Shey薛村禾是软银中国资本的创始人,Alex Bernard Clavel是软银集团投资管理合伙人,再有一位是中科创达创始人/CEO 赵鸿飞。

这几位是如何站位的,显得十分关键,目前看,瑞阁思和软银两方肯定是娘家人,厚朴则是合资公司中中方的主要代表。

截至发稿,这几方都没有公开对此事进行表态,所以,谁在撬动吴雄昂的帅位,仍然存疑。

三、吴雄昂曾帮Arm大中华区业务十年增百倍

吴雄昂为研发出身,2004年加入Arm,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2009年升任为Arm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Arm大中华区总裁,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2018年任安谋中国法定代表人、董事长、总经理、首席执行官。

安谋中国董事长及总经理吴雄昂

在加入Arm之前,吴雄昂是美国Accelerate Mobile公司创始人,曾在Mentor Graphics、LSI Logic和英特尔担任过管理、市场、销售与工程等职务。自加入Arm任职以来,吴雄昂带领大中华区团队致力于打造本土创新的生态系统,帮助大中华区的业务在十年中实现了百倍成长。

同时,他还积极推动了ARM对大中华区的战略投资,包括在两岸建立研发中心、主导了厚朴—Arm创新基金和安创创新生态加速器的创建、促成了与政府合作的产业创新联盟的成立。

四、安谋中国自研IP已商用

Arm公司不生产芯片,主要商业模式为IP授权。受益于移动设备的崛起、大型家电和汽车系统的普及,基于Arm指令集生产的芯片几乎垄断了嵌入式和移动端的市场。中国作为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是Arm的重要收入来源。

Arm总部位于英国,2016年被日本软银收购,是少有的非美国计算平台,在中国有超过200个合作伙伴,95%的国产SoC是基于Arm的技术。

从2015年开始,Arm已在中国开启其孵化器、投资管理平台和产业基金的发展进程,包括成立安创空间加速器等。

到2017年,Arm开始在中国寻求设立合资公司,以形成更深度的合作模式。这一年1月,Arm、中投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共同发起设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企业厚安创新基金,基金规模为8亿美元,由Arm公司及厚朴投资负责管理。

同年5月,Arm与厚安创新基金签署合作备忘录,计划在中国深圳成立合资企业(JV),拟建设成为国内重要的、由中方控股的集成电路核心IP开发与服务平台。

2018年4月,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作为中方控股的合资公司正式开始独立运营。当时Arm以约7.752亿美元的价格向将向中国的财务投资者及合作伙伴出售其子公司安谋中国51%的股份。到6月底,Arm的341名员工已经转移到安谋中国的名下。

根据安谋中国的合资协议,安谋中国除了接手所有IP销售业务外,也将从事芯片IP的开发与技术支援

合资子公司的好处很多,比如强化在中国市场的技术知识产权法律维权和授权费代征、防反垄断的围剿等,中国企业在使用Arm新架构时也会更容易拿到授权。

在规划本土IP创新的道路上,安谋中国已于2018年底成功自研并发布了一个名为“周易”的AI计算平台,包含Tengine软件框架和AI处理单元(AIPU)。该平台不仅支持Arm CPU、Mali GPU以及第三方硬件,还支持边缘推理,进一步提高AI应用开发的生产效率。

今年4月,安谋中国首款自主研发IP“周易”AIPU宣告商用落地,搭载于全志科技AI语音专用芯片R329中。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芯东西(ID:aichip001),作者:心缘

Arm中国陷入换帅风波 前后两份声明内容截然不同|Arm|安谋中国|吴雄昂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快来新浪众测,体验各领域最前沿、最有趣、最好玩的产品吧~!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


Arm中国(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谋中国”)陷入了换帅风波。

此前,有报道称,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被免职,Arm中国董事会已任命Ken Phua(新加坡籍)和Phil Tang(中国籍)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合首席执行官,接替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该报道还引援了知情人士的消息:“上一周一直在焦灼状态,还涉及到法人的替换等法律手续。暂时还没有对外公布”。

而今日早些时候,Arm在中国的合资公司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通过官微发布声明,表示安谋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午间的声明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午间的声明

而就在这份声明发布会后不久,Arm公司与厚朴投资联合声明就来了。这次的声明中,Arm明确表示已经达成罢免Arm中国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声明指出,作为安谋中国的大股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最近共同在安谋中国董事会决定,罢免吴雄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决定符合安谋中国的最大利益。

这份声明还指出,该决议于2020年6月4日举行的安谋中国董事会上达成,全程由位于中国上海的中伦律师事务所的指导下进行。

Arm公司给媒体的声明Arm公司给媒体的声明

据澎湃新闻报道,6月4日安谋中国确实召开了一次董事会,就是在这次董事会上吴雄昂被罢免了公司董事长和CEO的职务。但是这次董事会吴雄昂本人并没有参加。随后,吴雄昂拒绝接受董事会的罢免决定。

在今天的第二份声明中,Arm表示,基于举报人以及数位在职、离职员工的投诉,经过调查发现,美国公民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从多个渠道获得的证据表明,吴雄昂未对公司披露他已经构成的利益冲突,以及违反公司准则的行为。董事会认为,罢免吴雄昂是一个负责任的决定,符合道德标准,能够确保安谋中国长期稳定和业务发展。

目前,安谋中国董事会正在推进公司管理层的遴选工作,过渡时期由公司副总裁潘镇元和唐效麒担任联席首席执行官。

Arm公司表态,将与厚朴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支持安谋中国的发展,致力于深耕中国市场、促进安谋中国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成功,确保Arm IP平台继续成为支持中国半导体产业发展的最佳选择。

天眼查信息天眼查信息

根据天眼查信息显示,安谋中国的大股东即为Arm公司,持股47.33%,其次为Amber Leading(香港),持股36%,再次是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成长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持股13.3%。

声明中提到的厚朴投资,资料显示,它不是一家“典型”的PE机构。其成立于2007年,首期基金募集完成于2008年。首期基金规模25亿美元,淡马锡、高盛是主要的LP。

在安谋中国官网的公司介绍显示,这家公司依托Arm世界领先的生态系统资源与技术优势,立足本土创新并与中国合作伙伴共同成长, 致力于成为中国领先的集成电路相关产品的核心知识产权(IP)开发与服务平台,支持并推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高速发展。

作为Arm在中国IP业务的唯一授权运营平台,安谋中国将向中国的合作伙伴开展集成电路知识产权(IP)的授权与服务;并结合中国市场需求自主研发半导体相关的IP产品,赋能中国智能科技创新。

Arm中国深陷控制权之争,或与华为有关?

6月10日上午,机器之心收到安谋科技(Arm中国)有限公司就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以及CEO任免问题的声明,内容称:


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简称“安谋中国”)作为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此前,业内多处传出消息,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突然被ARM剑桥总部董事会“免职”。

对于这场Arm中国与ARM总部董事会的“争夺硝烟”,有业内人士分析,Arm中国CEO吴雄昂被免职,看似是公司内部个人与董事会的利益矛盾,但是背后或许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或与华为有关。

美国的全面限制政策将对ARM以及其中国区业务带来何种影响,目前尚为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市场对于ARM至关重要,并且总部正在试图收拢更多控制权。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作者:四月,题图来自:IC photo


一、突如其来的免职?

周三一早,一场国际IP大厂的“争夺大战”就在圈内传得沸沸扬扬——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突然被ARM剑桥总部董事会“免职”。

机器之心6月10日消息,据南华早报报道,日本软银集团公司(SoftBank Group Corp.)旗下的芯片技术公司ARM表示,其中国合资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已被替换。

报道称,董事会中的大多数中国区董事投票表决将吴雄昂(Allen Wu)免职。据位于英国剑桥的公司总部称,两位联合首席执行官将接管公司。截止发稿前,向吴雄昂求证的邮件和LinkedIn消息未收到回复。

同期,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Arm中国区执行董事长兼CEO吴雄昂被免职。“上一周一直在胶着状态,还涉及到法人的替换等法律手续。暂时还没有对外公布。”

资料显示,2017年5月14日,ARM与厚安基金宣布拟在中国深圳成立由中方控股的合资企业——Arm中国。一年后,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 作为中方控股的ARM合资公司正式开始独立运营,服务国内芯片企业,由ARM为其提供芯片设计所需的核心知识产权、技术支持和培训。

ARM公司成立于1990年,总部在英国剑桥,全球超过95%的智能手机使用的是基于其架构的芯片,包括苹果和三星等。2016年7月,日本软银以240亿英镑(约合320亿美元)将其收购,ARM公司剑桥总部继续运营,员工数量则将计划在未来5年内至少翻一番。

厚安创新基金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由厚朴投资和ARM共同管理的私募基金,其发起成员包括中投公司(中国国有独资公司)、丝路基金、新加坡淡马锡公司、深圳深业集团、厚朴投资与ARM等。 

从股权架构来看,Arm中国合资企业由ARM持股49%,中方则持股51%,为控股方。“Arm中国已经是一家中国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欢迎大家加入Arm中国!”在首次对外宣讲的活动上,Arm中国CEO吴雄昂曾介绍。 

吴雄昂于2004年加入ARM,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并于2009年被擢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为大中华区总裁,吴雄昂于2014年1月加入ARM全球执行委员会。2018年出任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

加入ARM之前,吴雄昂是美国硅谷AccelerateMobile公司创始人,并曾在明导国际(Mentor Graphics)、LSI 逻辑(LSI Logic)和英特尔(Intel)担任过管理、市场、销售与工程等职务。

截止发稿前,吴雄昂的LinkedIn页面信息并未变动

现在看起来,ARM总部对于中国区的管理似乎另有一套算盘。

据报道,ARM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说:“中国区董事会已任命Ken Phua和Phil Tang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以取代Allen Wu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我们仍然致力于作为独立公司运营Arm China,为中国的进步和愿景服务。”

Ken Phua

Ken Phua(潘镇元),新加坡籍,拥有20年半导体和技术行业经验,曾就职于ARM全球技术策略与收购副总裁 – 开发并执行无线,计算机视觉,AI和中国区域战略,以及担任Arm中国生态系统加速器投资委员会成员,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理工大学工程学士、博士。


二、Arm中国公司的两份“声明”

随后,一份署名安谋科技(Arm中国)的声明传出,内容称安谋公司并未在6月4日召开董事会,因此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召开董事会因程序不合法应属无效,无效会议产生的决议也是无效决议。

声明落款处显示盖有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的公章,日期为6月4日。

声明称:

1. 本公司是经合法注册的独立法人实体,具有独立的法人人格,依法独立存续,自主经营。本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及总经理始终是 Allen Xionang Wu(吴雄昂)先生。 

2. 据称,公司于2020年6月4日召开董事会免除吴雄昂先生一切职务。本公司并未在2020年6月4日通过合法召集程序召开董事会,未经法定程序擅自召开的董事会因程序不合法应属无效会议,无效会议产生的决议也是无效决议,本公司不会认可和执行无效董事会产生的无效决议。 

3. 本公司将一如既往地依法运营,向客户提供优质产品与服务。 

机器之心特向Arm中国求证该消息及声明真实性,其第三方公关转发了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于今日发表的声明。

内容称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也一如既往。

三、美国“实体清单”升级后的影响 

正处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敏感时期,西方半导体公司正在寻求一种尽可能平和的方式来降低影响和波及面,而此时,Arm中国区高管发生“改组”。

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Arm中国CEO吴雄昂被“免职”,看似是公司内部个人与董事会的利益矛盾,但是背后或许有更深层次的原因,或与华为有关。

华为是目前中美贸易摩擦问题的中心眼。与此同时,华为也是中国最大的技术公司,ARM在中国区的最重要客户。 

2019年5月,美国政府宣布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 

据当时BBC News 报道称,英国半导体 IP 提供商 ARM 将和华为及其附属公司停止业务往来。ARM 指示员工不得向华为、海思或其他任何相关实体“提供支持,供应技术(软件、代码或其他更新)和进行技术讨论”。

ARM在一份内部文件中,提到了公司的相关产品设计包含了“美国原产技术”(US origin technology)所以,ARM 的决定是遵从特朗普政府发布的贸易禁令的结果。 

而2019年1月华为已经获得了ARMv8架构的永久授权。ARMv8是ARM公司的32/64位指令集,目前的处理器都是这一指令集的产物。华为提到已经可以完全自主设计ARM处理器,掌握核心技术和完整知识产权。 

同年9月,在华为与Arm中国的会议活动上,Arm IP产品事业群总裁 Rene Haas首次对华为与ARM的合作关系作出回应。

他表示:“虽然今年5月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但现在我们厘清了之后,有一个明确的结论,不论是之前的V8架构,还是后续新的架构,从架构的角度来说,Arm是英国的技术,所以不会受到目前一些相关法规的影响。”

事实上,自2018年Arm中国合资公司成立之后,Arm中国区业务的确获得了较大的自主权。

Arm(安谋)中国成立时,中国给予了极其高规格的待遇。据报道,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科技部、国资委等有要员参加出席,日本软银集团董事长兼总裁孙正义,英国ARM公司首席执行官西蒙·赛格斯、厚朴投资董事长方风雷等也出席签约仪式。

ARM原本中国的业务都将划入Arm中国合资公司,ARM将提供其IP产品,通过Arm中国服务中国市场,同时Arm中国也可以提供其自身的IP产品和新的标准、新的服务给到中国市场。而Arm中国自身研发的新的IP产权将归Arm中国所有,不仅可以向中国市场销售,也可通过Arm向中国以外的全球市场销售。 

不过,据天眼查最新数据显示,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最大股东为ARM Limited,占股为47.33%。ARM Limited是Arm在中国的专利注册主体,拥有的核心专利数超过3307项,而安谋中国名下并无实质技术专利。

今年5月,美国政府通过禁令升级,以全面限制华为购买采用美国软件和技术生产的半导体,这意味着全世界所有采用美国技术和设备的公司,只要帮助华为生产产品,就必须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

美国是全球许多主要芯片商的所在地,其中也包括ARM的部分业务。当然,ARM本质仍是一家英国的全球化企业(日本人掌权),ARM在中国深圳,北京和上海同时也设有办事处。

不过,美国的全面限制政策将对ARM以及Arm中国区业务带来何种影响,目前尚为未知数。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市场对于ARM而言至关重要,并且总部正在试图收拢更多控制权。

ARM是全球第一大移动芯片IP供应商,并且正试图将其扩展到服务器和个人计算机中。全球95%的智能手机都依赖于ARM的技术,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市场,ARM有25%的营收是来自于中国,且中国市场的生态极其丰富,增长极其迅速,潜力巨大。 

据2018年的数据显示,ARM在中国市场已拥有超过200家芯片设计类客户,95%的中国芯片设计公司都有推出基于ARM架构的芯片,而来自中国合作伙伴的ARM架构芯片出货量也已经达到了110亿颗。

2006年~2017年12年间,ARM在中国的合作伙伴的销售额增长了170倍。显然,中国市场已经成为了推动Arm增长的最为强大的引擎。 

今年5月,Arm中国公布了成立两年以来的成绩单:本土研发IP实现三条产品线从0到1的重大进步,并通过更贴合本土客户需求的服务,助力加速产品研发速度,其中包括人工智能计算平台“周易”以及相关芯片IP。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机器之能(ID:almosthuman2017),作者:四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