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再上热搜:陆正耀想回归,SEC就会“放行”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编辑: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咖啡从不缺少话题,因高管“逼宫”的传闻再度被刷屏。

2020年1月7日,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瑞幸咖啡24名中高管签署联名信列举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的种种“不端”,要求罢免郭谨一的职务并改组管理层,有内部人士表示这份名单囊括了瑞幸咖啡几乎所有的分公司领导。

郭谨一第一时间发布了全员信:“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事情真相如何,依然扑朔迷离。

从法律角度来看,陆正耀回归瑞幸咖啡董事长可能性有多大?回归的难点在哪儿?当下的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前任回归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网上流传的联名信中,反对者们控诉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

一是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损害公司利益;二是滥用权力,导致士气低落、人才流失;三是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的能力。

面对上述指责,郭谨一予全部予以否定:“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我本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对此,外界普遍猜测瑞幸咖啡的新旧势力博弈白热化,原有的利益格局被打破,一场权力争夺战在所难免。

内部矛盾激化

此背景下,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是否存在回归的可能成为焦点。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暂时来看,SEC(美国证监会)不会成为陆正耀回归的障碍。”

2020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与SEC达成和解,支付1.8亿美元换取后者对其放弃会计的欺诈指控,这意味着陆正耀等时任公司高管可暂时避免被《萨班斯法案》处罚。

如此一来,理论上陆正耀可出任公司董事长。

瑞幸咖啡前董事长陆正耀

这是有先例可依的,譬如高盛被指控在2007年至2009年出售数百亿美元高风险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为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高盛支付了50.6亿美元和解之后,彼时的高盛CEO 劳尔德·贝兰克梵继续留任,直到2018年才辞职离开公司。

不过,实际回归的难度颇大。

一方面,SEC在起诉书中称相关调查“仍在继续”,不排除未来针对陆正耀等前高管进行追责的可能性,一旦追责自然无法再回归执掌大权。

另外一方面,中国证监会2020年11月26日譬如对陆正耀本人进行30万元的处罚,因其涉及神州优车的“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这意味着,陆正耀在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公司都有不端的行为,恐难以取得资本市场的信任,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对瑞幸咖啡而言,陆正耀已是负资产,回归不是一个好选择。”

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其实,陆正耀渴望东山再起已不是秘密。

瑞幸咖啡财报造假、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神州租车“卖身”之后,陆正耀正欲撕下“三连败”的标签。

2021年1月6日,脉脉上有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爆料,陆正耀正率领旧部谋划一个未来市值千亿美金的“共享空间”,该项目已经启动很长时间。

换而言之,陆正耀瞄准的是共享经济赛道。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将达32828亿元,我国共享经济预计在未来三年增速会快速回升,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15%的区间。

共享经济赛道成长性可观

赛道不错,可“共享空间”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共享空间”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 平米左右的智能小房间,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既可以当会客厅,也可以改造成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用户通过扫码进门、按分钟收费的形式,供用户随心使用,目标为一年铺货20万台。

锌刻度调查发现,网上暂无该项目的具体产品模型,咨询专业人士得知,这个智能房间可以想象为放大版的迷你KTV,未来或投放到城市商圈、没有会所的社区等地,满足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

这么来看,陆正耀的“共享空间”面临三个挑战。

首先,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都有传统的固定应用场景,移动应用场景恐难言刚需,此背景下如何拓客就成为一个难题。

其次,陆正耀成也烧钱、败也烧钱,今后还会启用熟悉的打法吗?又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呢?不要忘记了,“共享空间”依然是一个重资产模式,这意味着前期投入颇大,考验着陆正耀的融资能力,而背负“财务造假”负担,陆正耀又如何取得风投圈的信任呢。

再次,“共享空间”与共享办公空间有较大的功能重叠,目前来看共享办公空间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龙头企业WeWork遭遇发展瓶颈,这也是资本市场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来看,陆正耀的创业前景仍不明朗。

活下来的瑞幸咖啡,引人垂涎?

此背景下,外界揣测陆正耀意欲回归也在情理之中。

暴雷叠加疫情,瑞幸咖啡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仅有5.65亿元,同比增长18.1%。

而据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1.45亿元,同比增长35.8%,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

不仅营业收入增速回暖,现金厚度也在增加。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而去年第三季度末为45.14亿元,足以支付1.8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份业绩的背后,是瑞幸咖啡改变了打法。

停止盲目扩张。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65家、378家、448家门店,而新开门店数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店与开店的指挥棒从快速扩张,转变为追求提高盈利能力、现金流,到了11月超60%自营店实现盈利,超70%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降低折扣力度。现金流绷紧之下,瑞幸咖啡放弃了大肆买广告、买流量不再一味追求拉新,1.8折券、3.8折券也踪迹难觅,主要保留了满减券以及4.8折券,这意味着大幅降低了经营成本。

拓展业务线。咖啡主业以外,瑞幸咖啡还涉足果汁、茶饮、烘焙、甜品等细分赛道,以求挖掘更多消费潜能,譬如2020年12月营造了一个“轻乳茶”概念,渴望从奶茶市场切下一块蛋糕。

瑞幸咖啡切入奶茶赛道

尽管瑞幸咖啡已实现断臂求生,但仍有内忧外患。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公开表示:“瑞幸咖啡的日常运营本身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目前面临的问题是瑞幸咖啡的前景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一个不确定性是竞争愈发激烈。

星巴克于2020年11月首次投资11亿元在中国建亚洲最大工厂,加码意图明显;腾讯投资加拿大国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加快中国开店的步伐,从50家扩张为1500家;

喜茶、茶颜悦色、奈雪的茶等纷纷跨界切入咖啡赛道。

这些实力选手各个不容小觑,瑞幸咖啡能否守在咖啡这个主赛道上守住存量、夺取增量,得打一个大大打问号。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内斗加剧。

内斗之下,多数员工或惶惶不安,既怕站错队一失足成千古恨,又怕不站队为新旧势力所不容,更怕引火上身被推至风口浪尖。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一家公司内斗越严重,人心就会越涣散,归属感也会越衰弱,这往往是垮塌的先兆,这对处于逆风中的瑞幸咖啡来说可是雪上加霜。”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瑞幸咖啡高管内斗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为公司治理之锚出了问题,处理不好发展方向或可能偏离航道。

那么,瑞幸咖啡的自我救赎远未结束。

瑞幸再上热搜:陆正耀想回归,SEC就会“放行”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编辑: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咖啡从不缺少话题,因高管“逼宫”的传闻再度被刷屏。

2020年1月7日,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瑞幸咖啡24名中高管签署联名信列举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的种种“不端”,要求罢免郭谨一的职务并改组管理层,有内部人士表示这份名单囊括了瑞幸咖啡几乎所有的分公司领导。

郭谨一第一时间发布了全员信:“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事情真相如何,依然扑朔迷离。

从法律角度来看,陆正耀回归瑞幸咖啡董事长可能性有多大?回归的难点在哪儿?当下的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前任回归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网上流传的联名信中,反对者们控诉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

一是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损害公司利益;二是滥用权力,导致士气低落、人才流失;三是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的能力。

面对上述指责,郭谨一予全部予以否定:“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我本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对此,外界普遍猜测瑞幸咖啡的新旧势力博弈白热化,原有的利益格局被打破,一场权力争夺战在所难免。

内部矛盾激化

此背景下,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是否存在回归的可能成为焦点。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暂时来看,SEC(美国证监会)不会成为陆正耀回归的障碍。”

2020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与SEC达成和解,支付1.8亿美元换取后者对其放弃会计的欺诈指控,这意味着陆正耀等时任公司高管可暂时避免被《萨班斯法案》处罚。

如此一来,理论上陆正耀可出任公司董事长。

瑞幸咖啡前董事长陆正耀

这是有先例可依的,譬如高盛被指控在2007年至2009年出售数百亿美元高风险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为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高盛支付了50.6亿美元和解之后,彼时的高盛CEO 劳尔德·贝兰克梵继续留任,直到2018年才辞职离开公司。

不过,实际回归的难度颇大。

一方面,SEC在起诉书中称相关调查“仍在继续”,不排除未来针对陆正耀等前高管进行追责的可能性,一旦追责自然无法再回归执掌大权。

另外一方面,中国证监会2020年11月26日譬如对陆正耀本人进行30万元的处罚,因其涉及神州优车的“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这意味着,陆正耀在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公司都有不端的行为,恐难以取得资本市场的信任,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对瑞幸咖啡而言,陆正耀已是负资产,回归不是一个好选择。”

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其实,陆正耀渴望东山再起已不是秘密。

瑞幸咖啡财报造假、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神州租车“卖身”之后,陆正耀正欲撕下“三连败”的标签。

2021年1月6日,脉脉上有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爆料,陆正耀正率领旧部谋划一个未来市值千亿美金的“共享空间”,该项目已经启动很长时间。

换而言之,陆正耀瞄准的是共享经济赛道。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将达32828亿元,我国共享经济预计在未来三年增速会快速回升,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15%的区间。

共享经济赛道成长性可观

赛道不错,可“共享空间”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共享空间”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 平米左右的智能小房间,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既可以当会客厅,也可以改造成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用户通过扫码进门、按分钟收费的形式,供用户随心使用,目标为一年铺货20万台。

锌刻度调查发现,网上暂无该项目的具体产品模型,咨询专业人士得知,这个智能房间可以想象为放大版的迷你KTV,未来或投放到城市商圈、没有会所的社区等地,满足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

这么来看,陆正耀的“共享空间”面临三个挑战。

首先,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都有传统的固定应用场景,移动应用场景恐难言刚需,此背景下如何拓客就成为一个难题。

其次,陆正耀成也烧钱、败也烧钱,今后还会启用熟悉的打法吗?又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呢?不要忘记了,“共享空间”依然是一个重资产模式,这意味着前期投入颇大,考验着陆正耀的融资能力,而背负“财务造假”负担,陆正耀又如何取得风投圈的信任呢。

再次,“共享空间”与共享办公空间有较大的功能重叠,目前来看共享办公空间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龙头企业WeWork遭遇发展瓶颈,这也是资本市场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来看,陆正耀的创业前景仍不明朗。

活下来的瑞幸咖啡,引人垂涎?

此背景下,外界揣测陆正耀意欲回归也在情理之中。

暴雷叠加疫情,瑞幸咖啡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仅有5.65亿元,同比增长18.1%。

而据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1.45亿元,同比增长35.8%,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

不仅营业收入增速回暖,现金厚度也在增加。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而去年第三季度末为45.14亿元,足以支付1.8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份业绩的背后,是瑞幸咖啡改变了打法。

停止盲目扩张。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65家、378家、448家门店,而新开门店数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店与开店的指挥棒从快速扩张,转变为追求提高盈利能力、现金流,到了11月超60%自营店实现盈利,超70%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降低折扣力度。现金流绷紧之下,瑞幸咖啡放弃了大肆买广告、买流量不再一味追求拉新,1.8折券、3.8折券也踪迹难觅,主要保留了满减券以及4.8折券,这意味着大幅降低了经营成本。

拓展业务线。咖啡主业以外,瑞幸咖啡还涉足果汁、茶饮、烘焙、甜品等细分赛道,以求挖掘更多消费潜能,譬如2020年12月营造了一个“轻乳茶”概念,渴望从奶茶市场切下一块蛋糕。

瑞幸咖啡切入奶茶赛道

尽管瑞幸咖啡已实现断臂求生,但仍有内忧外患。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公开表示:“瑞幸咖啡的日常运营本身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目前面临的问题是瑞幸咖啡的前景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一个不确定性是竞争愈发激烈。

星巴克于2020年11月首次投资11亿元在中国建亚洲最大工厂,加码意图明显;腾讯投资加拿大国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加快中国开店的步伐,从50家扩张为1500家;

喜茶、茶颜悦色、奈雪的茶等纷纷跨界切入咖啡赛道。

这些实力选手各个不容小觑,瑞幸咖啡能否守在咖啡这个主赛道上守住存量、夺取增量,得打一个大大打问号。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内斗加剧。

内斗之下,多数员工或惶惶不安,既怕站错队一失足成千古恨,又怕不站队为新旧势力所不容,更怕引火上身被推至风口浪尖。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一家公司内斗越严重,人心就会越涣散,归属感也会越衰弱,这往往是垮塌的先兆,这对处于逆风中的瑞幸咖啡来说可是雪上加霜。”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瑞幸咖啡高管内斗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为公司治理之锚出了问题,处理不好发展方向或可能偏离航道。

那么,瑞幸咖啡的自我救赎远未结束。

瑞幸再上热搜:陆正耀想回归,SEC就会“放行”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编辑: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咖啡从不缺少话题,因高管“逼宫”的传闻再度被刷屏。

2020年1月7日,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瑞幸咖啡24名中高管签署联名信列举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的种种“不端”,要求罢免郭谨一的职务并改组管理层,有内部人士表示这份名单囊括了瑞幸咖啡几乎所有的分公司领导。

郭谨一第一时间发布了全员信:“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事情真相如何,依然扑朔迷离。

从法律角度来看,陆正耀回归瑞幸咖啡董事长可能性有多大?回归的难点在哪儿?当下的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前任回归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网上流传的联名信中,反对者们控诉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

一是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损害公司利益;二是滥用权力,导致士气低落、人才流失;三是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的能力。

面对上述指责,郭谨一予全部予以否定:“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我本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对此,外界普遍猜测瑞幸咖啡的新旧势力博弈白热化,原有的利益格局被打破,一场权力争夺战在所难免。

内部矛盾激化

此背景下,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是否存在回归的可能成为焦点。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暂时来看,SEC(美国证监会)不会成为陆正耀回归的障碍。”

2020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与SEC达成和解,支付1.8亿美元换取后者对其放弃会计的欺诈指控,这意味着陆正耀等时任公司高管可暂时避免被《萨班斯法案》处罚。

如此一来,理论上陆正耀可出任公司董事长。

瑞幸咖啡前董事长陆正耀

这是有先例可依的,譬如高盛被指控在2007年至2009年出售数百亿美元高风险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为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高盛支付了50.6亿美元和解之后,彼时的高盛CEO 劳尔德·贝兰克梵继续留任,直到2018年才辞职离开公司。

不过,实际回归的难度颇大。

一方面,SEC在起诉书中称相关调查“仍在继续”,不排除未来针对陆正耀等前高管进行追责的可能性,一旦追责自然无法再回归执掌大权。

另外一方面,中国证监会2020年11月26日譬如对陆正耀本人进行30万元的处罚,因其涉及神州优车的“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这意味着,陆正耀在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公司都有不端的行为,恐难以取得资本市场的信任,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对瑞幸咖啡而言,陆正耀已是负资产,回归不是一个好选择。”

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其实,陆正耀渴望东山再起已不是秘密。

瑞幸咖啡财报造假、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神州租车“卖身”之后,陆正耀正欲撕下“三连败”的标签。

2021年1月6日,脉脉上有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爆料,陆正耀正率领旧部谋划一个未来市值千亿美金的“共享空间”,该项目已经启动很长时间。

换而言之,陆正耀瞄准的是共享经济赛道。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将达32828亿元,我国共享经济预计在未来三年增速会快速回升,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15%的区间。

共享经济赛道成长性可观

赛道不错,可“共享空间”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共享空间”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 平米左右的智能小房间,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既可以当会客厅,也可以改造成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用户通过扫码进门、按分钟收费的形式,供用户随心使用,目标为一年铺货20万台。

锌刻度调查发现,网上暂无该项目的具体产品模型,咨询专业人士得知,这个智能房间可以想象为放大版的迷你KTV,未来或投放到城市商圈、没有会所的社区等地,满足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

这么来看,陆正耀的“共享空间”面临三个挑战。

首先,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都有传统的固定应用场景,移动应用场景恐难言刚需,此背景下如何拓客就成为一个难题。

其次,陆正耀成也烧钱、败也烧钱,今后还会启用熟悉的打法吗?又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呢?不要忘记了,“共享空间”依然是一个重资产模式,这意味着前期投入颇大,考验着陆正耀的融资能力,而背负“财务造假”负担,陆正耀又如何取得风投圈的信任呢。

再次,“共享空间”与共享办公空间有较大的功能重叠,目前来看共享办公空间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龙头企业WeWork遭遇发展瓶颈,这也是资本市场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来看,陆正耀的创业前景仍不明朗。

活下来的瑞幸咖啡,引人垂涎?

此背景下,外界揣测陆正耀意欲回归也在情理之中。

暴雷叠加疫情,瑞幸咖啡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仅有5.65亿元,同比增长18.1%。

而据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1.45亿元,同比增长35.8%,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

不仅营业收入增速回暖,现金厚度也在增加。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而去年第三季度末为45.14亿元,足以支付1.8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份业绩的背后,是瑞幸咖啡改变了打法。

停止盲目扩张。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65家、378家、448家门店,而新开门店数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店与开店的指挥棒从快速扩张,转变为追求提高盈利能力、现金流,到了11月超60%自营店实现盈利,超70%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降低折扣力度。现金流绷紧之下,瑞幸咖啡放弃了大肆买广告、买流量不再一味追求拉新,1.8折券、3.8折券也踪迹难觅,主要保留了满减券以及4.8折券,这意味着大幅降低了经营成本。

拓展业务线。咖啡主业以外,瑞幸咖啡还涉足果汁、茶饮、烘焙、甜品等细分赛道,以求挖掘更多消费潜能,譬如2020年12月营造了一个“轻乳茶”概念,渴望从奶茶市场切下一块蛋糕。

瑞幸咖啡切入奶茶赛道

尽管瑞幸咖啡已实现断臂求生,但仍有内忧外患。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公开表示:“瑞幸咖啡的日常运营本身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目前面临的问题是瑞幸咖啡的前景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一个不确定性是竞争愈发激烈。

星巴克于2020年11月首次投资11亿元在中国建亚洲最大工厂,加码意图明显;腾讯投资加拿大国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加快中国开店的步伐,从50家扩张为1500家;

喜茶、茶颜悦色、奈雪的茶等纷纷跨界切入咖啡赛道。

这些实力选手各个不容小觑,瑞幸咖啡能否守在咖啡这个主赛道上守住存量、夺取增量,得打一个大大打问号。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内斗加剧。

内斗之下,多数员工或惶惶不安,既怕站错队一失足成千古恨,又怕不站队为新旧势力所不容,更怕引火上身被推至风口浪尖。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一家公司内斗越严重,人心就会越涣散,归属感也会越衰弱,这往往是垮塌的先兆,这对处于逆风中的瑞幸咖啡来说可是雪上加霜。”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瑞幸咖啡高管内斗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为公司治理之锚出了问题,处理不好发展方向或可能偏离航道。

那么,瑞幸咖啡的自我救赎远未结束。

瑞幸再上热搜:陆正耀想回归,SEC就会“放行”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作者:陈邓新,编辑:李觐麟,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咖啡从不缺少话题,因高管“逼宫”的传闻再度被刷屏。

2020年1月7日,据多家主流媒体报道,瑞幸咖啡24名中高管签署联名信列举董事长兼CEO郭谨一的种种“不端”,要求罢免郭谨一的职务并改组管理层,有内部人士表示这份名单囊括了瑞幸咖啡几乎所有的分公司领导。

郭谨一第一时间发布了全员信:“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事情真相如何,依然扑朔迷离。

从法律角度来看,陆正耀回归瑞幸咖啡董事长可能性有多大?回归的难点在哪儿?当下的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前任回归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网上流传的联名信中,反对者们控诉郭谨一存在三大问题。

一是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损害公司利益;二是滥用权力,导致士气低落、人才流失;三是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瑞幸咖啡的能力。

面对上述指责,郭谨一予全部予以否定:“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我本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对此,外界普遍猜测瑞幸咖啡的新旧势力博弈白热化,原有的利益格局被打破,一场权力争夺战在所难免。

内部矛盾激化

此背景下,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是否存在回归的可能成为焦点。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不能完全排除这个可能性:“暂时来看,SEC(美国证监会)不会成为陆正耀回归的障碍。”

2020年12月17日,瑞幸咖啡与SEC达成和解,支付1.8亿美元换取后者对其放弃会计的欺诈指控,这意味着陆正耀等时任公司高管可暂时避免被《萨班斯法案》处罚。

如此一来,理论上陆正耀可出任公司董事长。

瑞幸咖啡前董事长陆正耀

这是有先例可依的,譬如高盛被指控在2007年至2009年出售数百亿美元高风险抵押贷款支持债券,为次贷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高盛支付了50.6亿美元和解之后,彼时的高盛CEO 劳尔德·贝兰克梵继续留任,直到2018年才辞职离开公司。

不过,实际回归的难度颇大。

一方面,SEC在起诉书中称相关调查“仍在继续”,不排除未来针对陆正耀等前高管进行追责的可能性,一旦追责自然无法再回归执掌大权。

另外一方面,中国证监会2020年11月26日譬如对陆正耀本人进行30万元的处罚,因其涉及神州优车的“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这意味着,陆正耀在瑞幸咖啡、神州优车等公司都有不端的行为,恐难以取得资本市场的信任,一名私募人士告诉锌刻度:“对瑞幸咖啡而言,陆正耀已是负资产,回归不是一个好选择。”

陆正耀正在谋划什么?

其实,陆正耀渴望东山再起已不是秘密。

瑞幸咖啡财报造假、神州优车被强制摘牌、神州租车“卖身”之后,陆正耀正欲撕下“三连败”的标签。

2021年1月6日,脉脉上有认证为“瑞幸员工”的用户爆料,陆正耀正率领旧部谋划一个未来市值千亿美金的“共享空间”,该项目已经启动很长时间。

换而言之,陆正耀瞄准的是共享经济赛道。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测,2019年中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规模将达32828亿元,我国共享经济预计在未来三年增速会快速回升,年均复合增速将保持在10%-15%的区间。

共享经济赛道成长性可观

赛道不错,可“共享空间”的商业模式,到底是什么?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所谓的“共享空间”是一个占地面积约为5 平米左右的智能小房间,沙发、桌椅、电视、空调、无线网络等一应俱全,既可以当会客厅,也可以改造成自习室、会议室、贵宾洽谈区、茶室等场所,用户通过扫码进门、按分钟收费的形式,供用户随心使用,目标为一年铺货20万台。

锌刻度调查发现,网上暂无该项目的具体产品模型,咨询专业人士得知,这个智能房间可以想象为放大版的迷你KTV,未来或投放到城市商圈、没有会所的社区等地,满足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

这么来看,陆正耀的“共享空间”面临三个挑战。

首先,商务、学习、社交等需求都有传统的固定应用场景,移动应用场景恐难言刚需,此背景下如何拓客就成为一个难题。

其次,陆正耀成也烧钱、败也烧钱,今后还会启用熟悉的打法吗?又如何避免重蹈覆辙呢?不要忘记了,“共享空间”依然是一个重资产模式,这意味着前期投入颇大,考验着陆正耀的融资能力,而背负“财务造假”负担,陆正耀又如何取得风投圈的信任呢。

再次,“共享空间”与共享办公空间有较大的功能重叠,目前来看共享办公空间的商业模式已被证伪,龙头企业WeWork遭遇发展瓶颈,这也是资本市场的共识。

从这个角度来看,陆正耀的创业前景仍不明朗。

活下来的瑞幸咖啡,引人垂涎?

此背景下,外界揣测陆正耀意欲回归也在情理之中。

暴雷叠加疫情,瑞幸咖啡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仅有5.65亿元,同比增长18.1%。

而据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营业收入为11.45亿元,同比增长35.8%,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

不仅营业收入增速回暖,现金厚度也在增加。

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无限制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而去年第三季度末为45.14亿元,足以支付1.8亿美元的和解金。

这份业绩的背后,是瑞幸咖啡改变了打法。

停止盲目扩张。2020年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分别关闭了65家、378家、448家门店,而新开门店数为69家、134家和133家,关店与开店的指挥棒从快速扩张,转变为追求提高盈利能力、现金流,到了11月超60%自营店实现盈利,超70%加盟店接近瑞幸咖啡要求的毛利润水平。

降低折扣力度。现金流绷紧之下,瑞幸咖啡放弃了大肆买广告、买流量不再一味追求拉新,1.8折券、3.8折券也踪迹难觅,主要保留了满减券以及4.8折券,这意味着大幅降低了经营成本。

拓展业务线。咖啡主业以外,瑞幸咖啡还涉足果汁、茶饮、烘焙、甜品等细分赛道,以求挖掘更多消费潜能,譬如2020年12月营造了一个“轻乳茶”概念,渴望从奶茶市场切下一块蛋糕。

瑞幸咖啡切入奶茶赛道

尽管瑞幸咖啡已实现断臂求生,但仍有内忧外患。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公开表示:“瑞幸咖啡的日常运营本身并不会有太大的问题,目前面临的问题是瑞幸咖啡的前景还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一个不确定性是竞争愈发激烈。

星巴克于2020年11月首次投资11亿元在中国建亚洲最大工厂,加码意图明显;腾讯投资加拿大国民咖啡品牌Tim Hortons,也加快中国开店的步伐,从50家扩张为1500家;

喜茶、茶颜悦色、奈雪的茶等纷纷跨界切入咖啡赛道。

这些实力选手各个不容小觑,瑞幸咖啡能否守在咖啡这个主赛道上守住存量、夺取增量,得打一个大大打问号。

另外一个不确定性是内斗加剧。

内斗之下,多数员工或惶惶不安,既怕站错队一失足成千古恨,又怕不站队为新旧势力所不容,更怕引火上身被推至风口浪尖。

一名风投人士告诉锌刻度:“一家公司内斗越严重,人心就会越涣散,归属感也会越衰弱,这往往是垮塌的先兆,这对处于逆风中的瑞幸咖啡来说可是雪上加霜。”

冰冻三尺并非一日之寒,瑞幸咖啡高管内斗的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为公司治理之锚出了问题,处理不好发展方向或可能偏离航道。

那么,瑞幸咖啡的自我救赎远未结束。

瑞幸咖啡:成于资本,败于内斗?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异观财经”(ID:DifferentFin),作者:炫夜白雪,36氪经授权发布。

瑞幸咖啡一直都是舆论的“宠儿”。

瑞幸咖啡创立之初,通过社交分享的裂变方式,大手笔烧钱补贴,以获取用户。通过“碰瓷”星巴克博取眼球,吸引舆论关注。

瑞幸咖啡在资本助推下,在IPO道路上一路开挂,成立一年多就登录美股市场,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耀眼程度甚至超过拼多多,也赢得瑞幸咖啡短暂历史中的“高光时刻”。

然而,好景不长。因为造假事件,瑞幸咖啡从风光无限到跌落神坛,甚至徘徊于生死边缘。

瑞幸咖啡似乎距离“死亡”仅一步之遥。然而,瑞幸咖啡业绩造假事件在8个月后,“剧情”迎来反转。12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款达成和解,并恢复交易。

在外界纷纷议论议论瑞幸咖啡能否起死回生之际,2021年1月6日晚间,瑞幸7位副总裁和分公司经理、业务总监级别的中高层联名签署的一份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社交平台流传。

瑞幸咖啡又上演了一场内部的“宫斗政变”。

前世:瑞幸,陆正耀实控“神州系”的咖啡

瑞幸上市之初,从股权结构看,瑞幸咖啡股权高度集中在陆正耀为核心的“神州系”。

瑞幸咖啡由原神州优车集团COO钱治亚创建,正式运营是在2017年10月,而钱治亚2017年11月8日,才从神州优车离职。据瑞幸早期员工透露,当年面试的地点是在神州租车的办公室,面试官还没有从神州离职。

公开报道显示,瑞幸咖啡对外宣称陆正耀是其天使投资人。瑞幸咖啡早期资金来自于陆正耀、钱治亚、陈敏。

招股书显示,2017年,陆正耀控制的公司、钱治亚、陈敏分别向瑞幸咖啡提供了9470万、5000万、1000万元无息贷款。

2018年,陆正耀家族公司又向瑞幸咖啡提供了1.476亿无息贷款。上述贷款此后均已结清。

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董事长为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持股30.53%,为最大股东;钱治亚持股19.68%;Mayer Investments Funds持股12.4%;黎辉代表的大钲资本为瑞幸咖啡最大机构投资人,持股11.9%;刘二海代表的愉悦资本持股6.75%。

瑞幸咖啡共进行了三轮融资,先后获得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等机构的投资,共融资5.5亿美元。

据悉,瑞幸咖啡公司COO刘剑,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这次被披露造假的刘剑也算是神州老人。

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是陆正耀的长期资本支持者,三人也被称为神州系的“铁三角”。

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和君联资本,此前均与神州优车有不同程度的合作。刘二海曾经是联想投资(现更名为君联资本)的负责人之一,代表联想投资了陆正耀的神州租车。黎辉的大钲资本,更是瑞幸疯狂烧钱补贴背后的资本推手。

2018年7月,大钲资本领投瑞幸咖啡A轮融资,该轮瑞幸咖啡共融了2亿美元。2018年12月,瑞幸咖啡又发起了B轮融资,这一次,大钲资本再度领投,共出资8000万美元。

黎辉任职华平投资集团期间,曾投资神州租车,离开华平后的黎辉来到神州优车,2016年4月,出任副董事长负责公司的战略和资本运作。后帮助神州优车完成融资后就辞去职务转任神州优车战略委员会主席。

由此不难看出,瑞幸咖啡的创始人和投资人,都是当年运作的神州租车的老熟人。运作神州的资本术,在瑞幸咖啡的运作中重现。

今生:内斗夺权多次上演未来风险重重

2020年4月瑞幸造假事件后,瑞幸咖啡董事会陷入分裂,董事会内部“夺权”大战不断上演。

瑞幸咖啡造假事件后,在以陆正耀为代表的公司管理层阵营,和以黎辉、刘二海、邵孝恒为代表的投资人和独立董事阵营中上演,曾经的“铁三角”,陆正耀与投资人黎辉、刘二海“反目”。

郭谨一也可以视作“神州系”的人。在瑞幸咖啡成立之前,郭谨一是神州优车董事长陆正耀的助理。瑞幸成立之初,郭谨一作为创始成员之一,以高级副总裁身份负责产品和供应链。

瑞幸陷入财务造假危机后,郭谨一在陆正耀的力挺下接替钱治亚,任代理CEO,2020年7月14日凌晨,瑞幸咖啡在向SEC提交的文件中宣布,任命郭谨一为新任CEO和董事长,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邵孝恒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处于生死边缘的瑞幸咖啡,一度被外界认为有两种结局:破产或者被收购。

瑞幸咖啡能否起死回生尚不得知,“神州系”内部人的“宫斗政变”已先行上演。

2021年1月6日晚间,一份名为“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在社交平台流传。瑞幸7位副总裁和分公司经理、业务总监级别的中高层联名签署。

请求信中列举了郭谨一的三大“罪证”:第一,贪污腐败;第二,滥用权力铲除异己;第三,能力低下,不具备领导公司所需要的从业背景和经验,也未提出有前瞻性的战略。

对于瑞幸高管的指责,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1月6日深夜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陆正耀这是要收郭谨一的权?

1月7日据钛媒体报道,瑞幸咖啡方面就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事回应,“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

“夺权”大战在“神州系”内部人之间上演已成事实。

“大战”双方孰对孰错,暂不做评价,作为消费者,我们更关心未来还能不能喝到价格便宜的瑞幸咖啡?作为瑞幸咖啡股票投资者,我们更关心还瑞幸咖啡未来还能不能活下来并实现盈利,向好发展?

此前,郭谨一领导的瑞幸咖啡似乎是在自救。

通过压缩各项成本和费用来自救。比如,通过减少补贴、折扣力度来控制营销费用;通过收缩无人咖啡机、小鹿茶等业务,以及关闭部分表现不佳门店等战略扩展计划,以提高盈利和现金流。

2020年12月24日,瑞幸咖啡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披露了瑞幸咖啡2020年未经审计的前三季度财务信息。

信息显示,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同比增长18.1%、49.9%和35.8%。有60%门店实现盈利,预计2020财年,公司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之间。

报告显示,瑞幸咖啡及联合清算人双方于今年7月23日共同制定了新的业务计划草案,并在10月8日进行了进一步修订。根据新方案,瑞幸咖啡的战略重点已经从快速扩展转为有针对性的扩张,以及提高盈利能力和现金流。

根据计划,瑞幸咖啡关闭了部分表现不佳的门店,同时也新开了部分门店,店面总数量较之前减少了609家。

截至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其中包括了894家联营门店。前三季度,瑞幸咖啡单季分别关闭门店65家、378家和448家,新开门店69家、134家和133家。相较于2019年第四季度开店827家,增速明显放缓。

从经营情况来看,目前已有60%的店面实现了盈利。早前瑞幸咖啡曾推出无人零售计划,

目前有150台无人零售设备在运转,这一业务线仍在亏损状态。据瑞幸咖啡管理层预计,公司将在2021年实现整体盈利。

从上面的情况来看,瑞幸咖啡有向好的发展。当下的“内斗”将给瑞幸咖啡带来怎样的“伤害”暂且尚不明了,但未来瑞幸咖啡仍会面临来自监管部门、诉讼等多重风险。

虽然瑞幸咖啡用1.8亿美元与SEC达成和解,但这并不影响其他主体对瑞幸咖啡发起诉讼。比如,瑞幸面临来自股东集体诉讼和美国司法部的诉讼等。

公开资料显示,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爆发,已经引发了美国多家律所对其发起民事集体诉讼。2020年6月,有媒体报道,瑞幸咖啡美国的集体诉讼案已指定首席原告和律师事务所。

其中,瑞典养老基金Sjunde AP-Fonden (简称AP7)和美国路易斯安纳州警察养老和救助基金为首席原告。报道称两家基金表示在瑞幸咖啡的投资上损失了690万美元。

即使未来与投资者能够达成和解,也可能需要大笔的资金。

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非限制性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为51.75亿元(约7.42亿美元)。其中,瑞幸咖啡有49.5亿元(约7.1亿美元)在中国大陆,3110万元(约450万美元)在香港,1.943亿元(约2790万美元)在开曼。

此外,瑞幸咖啡的经营实体在国内,受到中国相关监管部门的管理。

2020年,瑞幸咖啡经营实体就已经连续受到国内有关主管部门的处罚。据媒体报道,昨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5个行政处罚决定书,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根据行政处罚决定书,该五家公司分别被处以罚款200万元人民币。

未来,瑞幸咖啡能否持续稳定经营,实现持续盈利,都将面临不少挑战。

瑞幸回应董事长被请求罢免:情况属实

1月6日,有消息称,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对此,瑞幸咖啡方面7日回应中新网记者,“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另据媒体报道,郭谨一7日发布全员信回应称,举报信是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谢艺观)

瑞幸咖啡上演“宫斗政变”,陆正耀或将王者归来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1月3日,一场“宫斗政变”在瑞幸咖啡内部强势上演。

包括副总裁、分公司经理、事业部总监在内的40位瑞幸咖啡高管,签署了一封《关于罢免郭谨一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和CEO的请求信》,要求瑞幸咖啡董事会和大股东之一大钲资本表态,对现有董事会主席和CEO实施罢免。

从联名信结尾的表述看,本次行动是由副总裁周斌和副总裁李军在主导。

现任瑞幸咖啡董事会主席、CEO郭谨一,当然没有坐以待毙,也立即发布内部信,表示本次“政变”由前董事长陆正耀、前CEO钱治亚幕后指使,试图复辟。

一、火中取栗

瑞幸咖啡于2017年创办,实际控制人是创办过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的福建人陆正耀,CEO是追随陆正耀多年的老部下钱治亚,CMO是曾经以虚假宣传被判刑1年6个月的口碑网络传播公司创始人杨飞。

瑞幸咖啡以疯狂的资金砸盘,通过“广告+优惠券”的组合,仅仅两年时间就实现了纳斯达克上市,并将“继续挑战星巴克”。

遗憾的是,纸里包不住火,诈骗的事情总是不能长久。

2020年4月2日,瑞幸咖啡在无法继续隐瞒的情况下,自行公告承认财务数据作假高达22亿元人民币。

6月29日,瑞幸咖啡停牌,进行退市备案。

一代枭雄,暂时蛰伏。

二、宫斗大戏

瑞幸咖啡的宫斗戏,就是在“自曝造假”之后开始上演。

1、第一回合:李代桃僵

在爆发造假丑闻以后,瑞幸咖啡实际控制人陆正耀并没有束手就擒,而是和CMO杨飞在朋友圈发声明要“元气满满”。

4月23日,瑞幸咖啡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该公司的独立董事托马斯·迈耶已提交辞呈。马斯·迈耶辞职,瑞幸咖啡董事会下属审计委员会的独立董事将只剩3人。

5月12日,瑞幸咖啡宣布调整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CEO钱治亚和COO刘剑被暂停职务,并被要求辞去董事职务。当天,任命联合创始人郭谨一担任代理CEO,曹文宝和吴刚成为公司董事。

瑞幸咖啡还披露,已经将其他6名参与或知情虚假交易的员工停职或休假。

通过这一轮高管任免,陆正耀试图闯关。

2、第二回合:鱼死网破

但是,瑞幸咖啡的造假事件之影响比预想的动静要大。

5月19日,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通知,要求从纳斯达克退市。

仅仅更换CEO和COO来当替罪羊,无法满足相关利益者的诉求,市场层面要求陆正耀直接负责。

6月26日,瑞幸咖啡官网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要求陆正耀辞去董事和董事长职务。董事会将于7月2日召开会议,审议该项提议。

陆正耀随即启动反击自救,7月3日凌晨消息,瑞幸咖啡(Nasdaq:LK)周四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备案文件,瑞幸咖啡董事会表示,免除陆正耀职位的建议未获得多数票通过,陆正耀仍将担任瑞幸咖啡董事和董事长。

7月5日,瑞幸咖啡召开股东特别大会。会议投票通过了对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及Sean Shao的董事罢免议案。

7月14日凌晨,瑞幸咖啡宣布了董事会重组结果:除7月5日股东大会通过的决议以外,郭谨一接替陆正耀成为新一任董事长。

9月2日,瑞幸咖啡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决定,选举邵孝恒(Sean Shao)为董事会独立董事。瑞幸董事会由查扬、庄伟元、刘峰、邵孝恒4名独立董事和郭谨一、曹文宝、吴刚3名管理层董事组成。

当初创办瑞幸咖啡的资本“铁三角”在名义上同时出局。

3、第三回合:暗度陈仓

2020年10月12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行政处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国市监处〔2020〕19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第一款,瑞幸咖啡(中国)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被处以罚款200万元。

12月17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约11.75亿元人民币)达成和解。

至此,瑞幸咖啡和陆正耀在法律层面上已经“顺利过关”。

没有拿钱摆不平的事情,这一点,陆正耀深谙此道。

随着2021年的新年钟声,瑞幸咖啡不仅解决了法律处罚,还实现了多达6成的门店盈利,是时候重回铁王座了。

三、王者归来

瑞幸副总裁周斌、李军发文称,郭谨一“诋毁我们不明真相,污蔑我们是要玷污瑞幸毁掉公司,还居然要求董事会反过来调查我们!更可笑的是还甩锅给陆总和钱总?!”

从“陆总”“钱总”这样的暧昧尊称,可以看出周斌、李军等高管对曾经发生的经营造假事务,完全没有当回事,丝毫不影响陆正耀和钱治亚在他们心中崇高的领袖地位。

“如今的瑞幸也已经面目全非,创业时瑞幸的那种精神风貌荡然无存。”

不知道这些高管所说的“创业精神风貌”,是不是指一边造假一边圈钱,然后大家坐享奖金分红的燃情岁月?

结论:

可以预判的是,陆正耀大概率会如愿以偿。

早在2020年4月6日,就是瑞幸咖啡暴雷的第4天,我就已经写过一篇《瑞幸咖啡会倒闭吗?答案令人失望》,预判结论是“瑞幸咖啡不会倒”。

在保就业的大环境下,瑞幸咖啡涉及上万名员工的生计,数千家门店的营生。

在金融游戏的大背景下,瑞幸咖啡区区22亿的造假,放在国内股市简直不值一提。

最根本的是按照法治精神,财务造假依法依规处理,该罚款也罚了,还要怎样?

食品行业,只要别出安全事故,别死人,其他的事情都是瑕疵。

瑞幸董事长回应被“逼宫”:举报信是陆正耀等起草,部分员工不明真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腾讯新闻一线”,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6日,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及多位高管联名信 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他说,我个人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

郭谨一表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他还称,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

当天,有用户在社交媒体发帖称,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以下为郭谨一全员信:

以下为网 传“逼宫”信截图:

瑞幸董事长回应被“逼宫”:举报信是陆正耀等起草,部分员工不明真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腾讯新闻一线”,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6日,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及多位高管联名信 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他说,我个人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

郭谨一表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他还称,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

当天,有用户在社交媒体发帖称,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以下为郭谨一全员信:

以下为网 传“逼宫”信截图:

瑞幸董事长回应被“逼宫”:举报信是陆正耀等起草,部分员工不明真相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腾讯新闻一线”,36氪经授权发布。

1月6日,瑞幸咖啡董事长郭谨一发布全员信称,举报信是在1月3日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

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及多位高管联名信 要求罢免现任董事长郭谨一

他说,我个人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我已向董事会保证不干预调查组工作,全力配合调查。

郭谨一表示,自任职以来,所作所为问心无愧。同时,也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他还称,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

当天,有用户在社交媒体发帖称,瑞幸咖啡七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以下为郭谨一全员信:

以下为网 传“逼宫”信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