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盲盒算什么?它才是真的财富密码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运营研究社”(ID:U_quan),作者:彤彤,设计:瓜瓜,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刷抖音,刷到了一个自称“中国商标第一人”的网红,号称自己在知识产权领域“富可敌国”。

他是怎么“富可敌国”的呢?

根据这位大佬的口述,他手握 4000+ 件商标,其中还不包括注册中的数量。

哦?商标这东西这么值钱的嘛?

联想到最近「饿了么」状告「饿了吗」、「茶颜悦色」起诉「茶颜观色」,我赶快去查了一下,发现这些商标纠纷的金额至少百万……

原来,“商标注册”这个产业,早已经成了灰产们的“吸金宝地”……

01 商标是怎么变“贵”的?

果然,深挖之后,我发现“商标变贵”并不简单。

一般来说,注册商标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个人注册,需要自己前往窗口办理,商标局统一收取 300 元费用;另外一种是委托给代理机构注册,要价从几百到几千不等。

其中价格的差异,主要是因为“流程”太太太繁琐了。

(图源:官网)

毕竟这九曲十八弯的流程图,光看着就让人头大,更别说一项项去实操了。

况且每个成功注册下来的商标,大概率都要经历驳回-复审的过程。

而代理机构的出现,就承担了“资料整理+跑腿”的角色。

虽然说不是所有代理机构都是坑钱的,但是,其中一些不良机构不仅骚操作多,坑起钱来也够狠。

1)敢说“包过”的代理注册

因为入行门槛较低,代理机构的水平通常也都是参差不齐。

随便在万能的某宝上一搜,几乎每家代理机构都要喊一喊“包过”的口号。

有的机构嫌“包过”不够霸气,搬出了更厉害的噱头。

商标局前员工,包过;

演员XXX站台,不过送“R 标”

更有商家,假借加急办理的噱头,私下添加买家微信额外收费,但实际的效果却并没有因为收费多而得到提升。

这时候,客服又是另一套说辞:只帮忙查询大概的通过率……

2)利用审查期卷钱跑路

完成一件商标的注册,除了要扛得过繁琐的流程,还要顶得住商标注册失败率的考验。

据统计,2020 年我国商标局受理新申请总量为 910w+ 件,商标注册失败率为 39% 。

加上商标注册申请平均审查周期在 8 个月左右,也就是说企业苦苦等待半年多,有 近 4 成的概率可能会收到一张驳回通知书。

(图源:官网)

而一些不正规的机构为了赚钱,把商标审查的等待期,变成了自己的“圈钱”期。

① 盲目承诺

对于第一次注册商标的小白,代理机构空口白牙的承诺,就像是披着糖衣外皮的骗局。

比如说有的代理机构,在用户咨询的时候,先强调自己通过率高、等待周期短的噱头,不过最后总绕不开一点:要先交钱后办事。

一旦用户真的交了钱,商家就把之前的承诺抛至脑后。

因为按照商标注册的流程来看,只要你的申请材料已提交,商标局就会显示审核中。审核结果需要等 5 个月左右才出来,所以一时半会儿商家的把戏也不会露馅。

在这种情况下,用户拿到了驳回通知书之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更糟糕的是,一部分用户会继续被代理机构忽悠,借着提交复审的名义,成为被持续收割的“韭菜”。

② 诱导注册

当然,代理机构也有帮用户顺利拿到注册证书的案例,只不过与用户的实际诉求差了十万八千里。

比如说用户申请的指定类别商标很难通过审查,代理机构就会“诱导”他们把商标注册在金融物管等不相关或偏门的领域。

(「王者荣耀」被注册为“酒”类商标)

这样一来,虽然通过率是提高了,但商标适用的领域完全不一样了。

等到用户最后发现,自己费劲注册的商标完全用不了时,只能另寻他法重新注册,打碎的牙往肚子里咽,被迫花钱买教训。

③ “仙人跳”

更过分的是,在商家咨询完相关商标后,代理机构通过另一家子公司,把用户想要注册的商标提前申请了。

然后,再告诉商家“你这个被别人抢先注册了,但我可以帮你联系购买”。这时不少商家都只能选择无奈妥协,出高价买下原本就属于自己原创商标。

这一套操作,堪称商标界的“仙人跳”。

面对这种商标界的“仙人跳”,用户最后不管是否选择某家代理机构注册,都少不了被抬价讹钱,拿回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原创商标。

3)抢注套路防不胜防

如果说世界上还有比自媒体人更会追热点的话,那一定是抢注商标的代理机构。

因为商标注册适用“申请在先”和“使用在先”原则,简单来说,就是越早提出申请,越可能被核准。

这本来是国家出于“保护商标持有者正当权利”的规定,却被一心谋利的商家钻了空子;需要拼手速“抢注”的商标,也自然成了代理机构赚差价的香饽饽。

①手速超快

首先,被“恶意抢注”盯上的商标,社会关注度非热即爆。

前段时间理塘小伙丁真火遍全网,多家与之无关的个人和公司,提交了整整 270 件“丁真”商标注册申请。

(图源 企查查)

更被曝出,一些人还没拿到“丁真”的商标证,就迫不及待地叫上价了。

24 小时内价格 18.8 万

如果再出爆炸新闻这个价不卖了

(图源:澎湃新闻)

类似的还有“火神山”、“李文亮”、“钟南山”等热门词汇、名人商标等,都遭到过恶意注册。

如果是没有做好商标保护的媒体人,知识产权纠纷不仅会导致个人全部内容下架,还要面临“抢注”贩子的天价欺诈。

(被商标诈骗的B站up主“敬汉卿”)

②专业分工

代理机构为什么总能“抢注”到新商标呢?因为他们是有“专业分工”的。

一方面,他们会专门混迹于各大行业群,360 度无死角地对热词进行监控。

社会新闻一出,媒体文章还没发布,商标注册的申请书已经蠢蠢欲动了。

另一方面,为了顺利地拿到抢注商标,这些代理机构在申请过程中,还会使用各种变体,比如增加热词元素、调整顺序,或者注册为偏门类别,甚至转换成图片形式进行注册……

当然,上面的这一切操作都是为了提高注册通过率、逃避商标局的监管。

像上文提到的「丁真」商标,其中就不少是这种伎俩。就算文字商标被驳回,但多项图形商标、偏门类别商标仍旧处于申请中状态。

(图源 企查查)

也正是这样的“高效率”,「丁真」商标才会在短短 4 个月里被注册了 270 件,平均下来也要每月注册近 70 个!

02 商标买卖,到底有多暴利?

商标注册为什么能让个体和代理机构疯狂入局呢?

归根到底,还是因为这门生意非常暴利。

1)混淆视听,骗“加盟”费

不良商机山寨餐饮业大牌商标最直观的好处,就是可以混淆视听,打出“加盟大牌”的幌子,利用信息差割韭菜。

以「茶颜悦色」为例,随着这个牌子越来越火,不少人都想跟风加盟一家。但由于茶颜悦色不开放加盟形式,许多人都是“投资”无门。

这个时候,盯上这块肥肉的不良商家,就抢先开始了骚操作——注册和「茶颜悦色」相近似的商标。

茶|颜|悦|色

茶顏說色

拿到山寨商标后,不良商家便开始铺天盖地宣传自己的虚假加盟和代理信息,信息断层的加盟买家面对浏览器上一搜一大片的信息,受骗几率也是直线上升。

值得一提的是,本来是冲着原品牌加盟的用户,不仅要为偷梁换柱的商标买单,还要面临被原品牌起诉的风险。

不少受害者加盟了一个假品牌商标,后来真品牌维权后要求关店,加盟费被坑几十万不说,由于合同也没有明确违约责任,不知道怎么维权,最后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除了茶颜悦色,各种大火的品牌包括喜茶、奈雪的茶,都成了不良商家的加盟幌子。

随手搜索到一家声称“喜茶加盟”的代理商,刚跟客服聊几句就发现不对劲:“喜茶”咋还变成了“饮朵拉大杯茶”?

再往深问,客服就开始各种问你要联系方式,假借资料看不懂的名字,让所谓的项目经理跟你介绍加盟流程。

(图源 网络)

2)至少赚 10 倍的“碰瓷”商标

除了赚加盟费,山寨商标的转卖交易也是暴利。

注册商标按照一个 500 的平均费用,在不良商家的手里一转手,身价就翻了 10 倍,还声称是“特价”。

「六个核桃」变身「六脑核桃」、「六补核桃」

「雀巢」变身「雀宝」、「雀纯」

「红牛」变身「奖牛」、「沪牛」

(图源 某论坛微信推文)

当我假装买家去问商标价格,结果又被告知:2 个 10W ,这涨价涨得,称得上是“神速”。

光是这篇商标转卖广告中的 60+ 件商标,就够商家们赚上300W,可想而知这行到底多暴利……

3)「天价」卖给大牌

在这个灰色行业,只要能够抓对一个词,就能成功讹到成百上千倍的利润,直接咸鱼翻身。

一些商标贩子“碰瓷”某些知名企业的纠纷案,最终几乎以企业天价买下商标告终。

哪怕是作为全球首屈一指的科技公司苹果,都曾因iPad商标争夺,最后交了 3.8 亿的天价学费。

2000 年,当时苹果并未推出 iPad 平板电脑,某公司就在多个国家与地区分别注册了 iPad 商标。

等到 iPad 产品即将上架时,苹果公司才发现了这个致命漏洞,并果最终以 6000 万美元(约3.8亿人民币)从这家公司手中买了回来。

03 结语

在商标纠纷越来越多的同时,大品牌们也纷纷构建起了自己的“商标防御护城河”。

老干妈注册的“牛干妈、老舅妈、老盐妈”系列,海底捞注册的“河底捞、池底捞、锅底捞”系列,都是品牌“山寨自己,让别人无可山寨”的防御操作。

(图源:红餐网)

但对于很多小企业来说,商标骗局不仅防不胜防,还足以让他们从高速发展的状态被打回原形。

一件商标从注册到交易的黑幕暴利,也让人思考:

如果不法商家在赚得盆满钵盈后,最后却只是被处以一点对于它而言并不多的罚款,那这种愈演愈烈的恶意竞争,又该如何从根源得到解决?

最前线丨乔丹体育更名为中乔体育,商标纠纷9年后终尘埃落定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36氪获悉,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原乔丹体育股份有限公司发生工商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为中乔体育股份有限公司。

“天眼查”截图

2020年12月30日,上海二中院对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诉乔丹体育公司、百仞贸易公司姓名权纠纷案作出一审宣判,判决乔丹体育终止使用其企业名称中的“乔丹”商号。

除此之外,上海二中院依法判决乔丹体育公司公开在报纸和网络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澄清两者关系;乔丹体育公司应停止使用涉及“乔丹”的商标,但对于超过5年争议期的涉及“乔丹”的商标,应采用包括区别性标识等在内的合理方式,注明其与前美国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Michael Jordan)不存在任何关联;乔丹体育公司应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万元;乔丹体育公司赔偿原告因本案诉讼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5万元;驳回了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乔丹体育(时名)商标

早在2012年,迈克尔·乔丹就已向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申请,撤销乔丹体育的78个相关注册商标。不过,当时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裁定是维持乔丹体育的一系列商标注册。

直到201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提审后,对乔丹体育公司注册商标涉嫌侵权系列案件公开宣判,判定中文“乔丹”商标的注册损害了迈克尔·乔丹享有的在先姓名权,认定乔丹公司的“乔丹”商标应予撤销,并判令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重新作出裁定。

9年后,“乔丹体育”终于改名为“中乔体育”,对于前美国篮球运动员迈克尔·乔丹而言,这桩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终尘埃落定。而对于“中乔体育”品牌而言,现阶段最要紧的问题是如何重头再来。

靠着打擦边球的方式,乔丹体育(时名)曾经风头正盛,据悉,乔丹体育(时名)公布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08年到2010年,公司千年营收分别是11.58亿元、23.16亿元和29.27亿元。

2011年10月,乔丹体育(时名)曾于A股递交IPO招股书的申报稿,开始为上市做准备。而商标纠纷事件,让乔丹体育(时名)的上市之路就此搁浅。直至今日,乔丹体育(时名)的上市之路已历时9个年头,目前仍然处于排队状态。

商标纠纷给不仅中断了乔丹体育(时名)的上市扩张之路,更为重要的是使品牌形象大打折扣。而在乔丹体育(时名)深陷商标纠纷泥沼之时,安踏、李宁等国产运动品牌发展迅猛,继续抢占国内运动品牌市场。

2020年3月24日安踏体育发布了其2019年业绩报告。财报数据显示,安踏体育2019年全年总营收为339.3亿元,同比增长40.8%;股东应占利润53.4亿元,同比增长30.3%;基本每股收益198.70分。近年来以李宁为首的国产运动品牌更是开始向高端市场进军。有人调侃,“以前没钱买李宁,现在没钱买李宁”。

2019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促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推动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意见》指出,体育产业在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建明曾表示表示,预计到2035年我国的体育产业总量占GDP的比重将达到4%左右,体育产业将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之一。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随着体育用品行业市场规模不断扩大,进驻体育用品行业企业数量也呈现递增趋势,2016年中国经营体育用品企业数量已突破上千家,企业之间竞争激烈。

可以说还未走出商标纠纷阴影的“中乔体育”面临的不仅仅是严重受损的品牌形象,还有较以往更为激烈的市场竞争和更加较真的消费人群。

“饭小圈”意在社交?支付宝美团本地生活战事未了_详细解读_最新资讯_热点事件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作者:互联网江湖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今天的互联网,其实是一个肇始于古罗马的社交媒体传统的延续。”Craig Newmark,craigslist创始人克雷格•纽马克曾经评论到。

从古罗马政治家用来交换信息的莎草纸信,到今天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的演进,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形式在不断随着科技进步而衍化,并逐诞生出以社交为主题的新的商业形态。

如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社交、商业的衍化仍在继续。

天眼查App信息显示,近日,美团关联公司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个商标,其中包括“饭小圈”、“美团饭小圈”等商标,国际分类涉及通讯服务、社会服务等,商标状态均为“商标申请中”。

与此同时,1月7日,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在拉勾网发布了一则资深产品经理招聘信息,并在岗位职责中要求:“负责休闲娱乐业务玩乐场景的社交化产品创新、构建年轻群体在密室、剧本杀、桌游、新奇潮玩等场景的社交分享、拼场等产品和运营体系,为社交化方向的业务增长指标负责。”

种种迹象表明,美团从未停止在社交化产品方向上的探索。一方面带有“圈”字的商标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朋友圈、生活圈、人际关系圈”等关键词,另一方面,从外卖红包到团节社,再到拼好饭,美团社交化业务方面的尝试从未停止。

因而,“饭小圈”及一系列的新动作,可能是美团在社交化方面探索的新信号。而回归社交之于互联网的原始价值,隐约可看到美团支付宝本地生活服务战场“小男孩”原子弹的轮廓。

白热化的存量争夺战,本地生活赛道需要一支“奇兵”

去年3月,支付宝升级为数智生活平台,被外界视为本地生活赛道竞争加剧的一个信号。实际上,这也标志着日趋白热化本地生活赛道竞争,不再是单一维度的竞争。

△日渐相似的美团与支付宝APP

支付宝平台的战略升级,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打通阿里生态内部的流量、服务通道,提高流量于本地服务融合的效率。最终改变的形态,得到的评价是“美团与支付宝越来越像了”。

在组织架构上,口碑和饿了么在新一轮的组织架构调整中合并为三个事业群和三个事业部: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创新事业群;物流、新零售和生活服务事业。

总结起来一句话,饿了么以支付宝为阵地,有了流量、内容、技术等源源不断的资源支持。由此不难看出,阿里在本地生活领域正在准备打一场多维度立体化的本地生活战役。

不过,面对本地生活赛道白热化的存量争夺,无论是阿里还是美团,都经不起旷日持久的资源消耗,因此,更需要用“奇兵”给未来本地生活的增长打出更多的想象空间。

广为人知的是,社交对于阿里而言一直都是难以割舍之痛。从早年间折戟沉沙的“来往”到2019年推出“Real如我”,阿里从来都没有彻底放弃社交业务。微信每天都在提醒互联网人,掌握了社交,就掌握了这个时代的流量金矿。

美团虽市值与现金储备都不如阿里,但其链接可在微信中畅通无阻。在本地生活社交这个领域,如果美团能拿出一款不错的社交产品,可能将会是一个独家竞争优势。

一方面,从团节社到拼好饭,美团实际上已经积累了一些的社交化的本地生活运营经验。另一方面,大众点评中,用户点评本身其实就是一种互动,而C端与C端的评论互动本质上是一种轻社交。最后,所谓本地生活服务,对于C端的年轻人来说其实就是吃喝玩乐,本身就带有很强的社交属性,也有很强的场景属性。

在外卖领域,饿了么与美团面临的一个共同的挑战,是私域流量。

疫情期间,流量获客成本高昂,私域流量热度再起。很多小商家通过私下拉微信群的方式,绕开平台在线上交易。品牌商家则是对餐饮saas服务的青睐。

一方面,餐饮SaaS的服务群体与本地生活的B端餐饮商家重叠度高,另一方面B端私域流量形成一定规模后,便会逐渐摆脱对于平台流量的依赖。虽然阿里、美团也都有在做餐饮SaaS服务,但微信支付的入场,则带来了更多变数。

变数的增多,让社交化的本地生活流量有了用武之地。

首先,社交化的流量成本更低,粘性更高,对于B端商家来说更有吸引力。平台也可通过社交流量对B端商家进行深度赋能。

其次,单独的吃喝玩乐,是浅层次的服务交互,深层次的服务交互还需要温度感。比如热衷于去星巴克消费的人可能不在意咖啡本身的口感,而更需要是对安静公共空间环境的需求。

浅层次的服务满足基本诉求,而深层次的服务满足的是心理上的认同感。在满足深层次服务的过程中,社交是催化剂,也是粘黏剂。基于社交的联系,服务交互的温度感更强,复购也会增加。

Z世代中逐渐成熟的“社交新土壤”,或成本地生活商业“变量”

互联网产品讲天时、地利、人和。

元旦回到老家后,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下沉市场的用户,把快手当微信来用。这其实是说明一个问题,多样化的社交需求始终存在,用户的社交行为也在不断分化。

从BBS时代,到微信群再到各种各样的社区出现,分化的社交需求被不断出现的新产品满足。比如荷尔蒙社交催生陌陌探探、soul等成功的陌生人社交产品,话题社交催生知乎、贴吧等社区。

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分化的社交需求不能被很好解决,比如同城社区等场景下的轻社交等。

在国外,这样的轻社交产品已经出现并取得了初创阶段的成功。

比如在海外市场,本地生活信息加邻里社交平台nextdoor,以同城社区社交化内容+本地生活服务,估值达到五十亿美元。Facebook也看到了社交+本地生活蕴藏的价值。

据媒体报道,Facebook正在测试推出一个Neighborhoods(邻里)的功能,意在布局本地生活信息加邻里社交这一新兴领域。

在国内,随着Z世代的逐渐成为消费主流人群,新的社交土壤也在不断成熟。

作为互联网“原住民”,当下Z世代年轻人更加接受陌生人社交,年轻人喜欢的密室、剧本杀、桌游、新奇潮玩等,不仅仅是种场景游戏,更是强互动下的社交。比如最近很火的一款游戏太空人狼人杀,游戏外表之下其实也是陌生人社交的内核。

对于本地生活赛道来说,更加年轻的社交流量,可能是流量商业未来增长的关键。

一方面,Z世代年轻人的消费行为是一种生活方式的具象化,是打造社交人设的一种重要方式,在获取足够的社交货币动机下,年轻人消费行为本身带有一定的社交属性。

比如,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B站、小红书等平台上做消费产品、消费体验的分享,打造符合自身圈层的社交人设等,背后实际上也是一种消费社交需求的释放。

其次,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更愿意去尝试新的社交产品,这意味着,如果能够很好的满足年轻人社交需求的痛点,在本地生活领域,打造一款本地生活分享社区类型的新产品,也是有可能成功的。

当年支付宝几度尝试社交产品未果,如今时代发生变化,或许也是美团将社交放上议程的原因之一。

王兴的“社交执念”与美团社交流量的棋局

2004年,王兴的团队就做出第一个社交网站——主打泛人群的SNS“多多友”,此后也尝试过很多社交项目,比如“电邀”、“游子图”等。但王兴做社交最广为人知的,还是后来的校内网和饭否。可以说,做社交是王兴互联网创业的“原点”。

最能体现出王兴“社交执念”的一点,在于他对饭否的“偏爱”。

相比饭否创始人的身份,王兴更像是饭否的形象代言人。如今每次饭否被大众所提及,十有八九是因为王兴言论,还有一次是因为张小龙。

“丘吉尔有一句话对我影响很大,他说:如果你有一个重要观点需要表达,不必委婉,直击目标,像打桩机一样直接准确、反复打击这个目标,打一次再打一次,直到击中为止。”早年间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说。

从当年不得已卖掉校内网,再到后来在饭否的坚持,信奉丘吉尔“直到击中为止”的王兴会不会再度进入社交领域犹未可知。但要说王兴有没有做社交的情怀,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大佬的个人情怀之外,在商业上,美团没有边界。

流量是互联网商业的基石。流量是水,商业场景就像是容器,不同的水被不同的容器塑造,形成不同的流量商业形态。

做科技自媒体很有意思的一点在于,你所观察到的现实总比故事更精彩。商业常识推理之外,还要有些许想象力。

我在团队内部,经常给新入职的同事讲一个写科技新闻评论的技巧:99%的商业逻辑推理+1%的想象力。没有1%的想象力,商业逻辑推理也暗淡不少。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为什么需要1%的想象力,因为“下半场”中增量太少,需要源源不断的开源,1%的想象力有可能就是珍贵的增量所在。

王兴曾给一本名为《有限与无限的游戏》的书籍写过一个腰封:“实际上只有一个无限游戏,那就是你的人生,死亡是不可逾越的边界。与之相比,其他的边界并不是那么重要了。”

实际上无边界也是美团的基因,对于美团来说,本地生活流量生态的延展没有边界,社交也不是不可逾越的“天堑”。

王兴曾经说过,美团更像是亚马逊。亚马逊的壁垒是N+1的生态效率,达成更高的生态流量效率,关键在于在流量覆盖上做到N+1的流量拓展。

N是指已有业务,比如美团已有的团节社到拼好饭等社交流量业务的尝试,+1是指需要进一步拓展的社交化产品。比如,未来可能会推出的社交属性、流量属性更强的产品,通过内容社交种草,本地生活服务拔草的链条,形成社交化流量到转化的闭环。

流量存量时代,大的红利虽然已经消失了,但一些更精细化流量红利还在,这也是私域流量兴起的原因。深挖本地生活的社交流量价值,也能够发现更多的精细化的流量红利。

无论是美团还是阿里,只需要拼上同城、社区本地生活社交内容这块最后的版图,就能以弱关系链条为关键节点,串起本地生活服务社交内容、流量、变现的流量生态闭环,从而进一步提升整体生态流量效率。

这也符合阿里、美团的商业逻辑内核:找到不同业务上之间的在流量、用户等维度的关联性,在规模效应和协同效应下达成更高的“生态流量效率”。

不过,如果要做社交化的本地生活产品,社交属性与服务属性的权衡可能是一个颇为关键的问题。

另外,如果要做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社交化产品,那么,很可能天然就带有商业化基因,而社交内容与商业化本身就是一枚硬币的正反面。

写在最后:

互联网商业的发展,是一个从增量到存量再到精细化增长的过程。在本地生活领域,存量的增长需要更多的“想象力”。而社交作为一个充满想象力的赛道,自然也就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当然,以上种种关于本地生活“社交化”的分析,均为个人的观察与猜想,权当是一次思维和观点的交流碰撞。至于本地生活领域是否会有“社交化”的产品出现,最终也需要时间去验证。

致命的商标、失算的生意、不断的变数……中国红牛还能挺多久?

来源:斑马消费

25年前,严彬将红牛饮料引进中国,开启了中国功能性饮料时代,中国红牛赢得高速发展。

然而,伴随着红牛创始人许书标去世、泰国天丝权力转移,红牛系列商标争端甚嚣尘上。

日前,最高院终审认定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国天丝。

这意味着未经授权,中国红牛不能使用红牛商标,严彬耗时20多年构建的中国红牛资本版图或将毁于一旦。

66岁的严彬哪肯就此认输。和加多宝与王老吉的戏码一样,这场耗费巨大财力、物力的诉讼大战还将持续。

未来,中国红牛还能挺多久?

致命的商标

日前,一份最高院终审判决,让中国红牛、泰国天丝硝烟再起。

这次终审判决在司法层面认定,红遍中国的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国天丝。

作为红牛品牌在中国的实际操盘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简称:中国红牛)显然不愿将自己养大的“孩子”拱手于人。

说收回就收回,双方的50年合资协议难道成了一张废纸?中国红牛已向深圳仲裁院提请红牛商标归属权仲裁。

华彬集团及中国红牛实控人严彬是山东人,早年赴泰国打工,靠卖血、做苦力养活自己。后来,他在泰国炒房掘得第一桶金,从此逐步搭建起自己的商业帝国。

上世纪90年代,泰国红牛饮料经20多年发展,已经遍布大街小巷,提神、解乏的功效,让严彬看到了商机。

他说服红牛创始人许书标,将红牛饮料引入中国,开启了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格局,严彬也成为公认的“中国功能饮料之父”。

2003年,中国红牛销售突破10亿,2012年销售规模突破百亿,2014年之后,年销售保持200亿元左右,成为中国饮料市场上,除可口可乐之外,唯一一个连续多年年销售200亿元的大单品。

巅峰时期,中国红牛占据中国功能饮料罐装市场80%以上份额。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当初红牛进入中国市场前,中泰双方对品牌名曾有过争执。

泰国天丝建议使用“瑞德步”作为中文名称,严彬认为本土化的“红牛”才易被中国消费者接受,甚至还亲自书写红牛商标中的“红”字。

如果不是红牛创始人许书标在2012年去世,中国红牛可能会一直“红”下去。

随着泰国天丝被许书标小儿子许馨雄掌权,双方的“摩擦”渐起。

2014年,泰国天丝单方面停供香精、香料等物料,2016年泰国天丝宣布中国红牛商标到期,双方开启商标所有权之争。

长达4年,泰国天丝方面紧咬不放,中国红牛的市场受到较大影响,销售业绩跌宕起伏。2016年销售实现210亿元,同比下降20多亿元;2017年跌至196亿元,直到最近几年才重回200亿元年销售规模。

2020年12月底,华彬集团宣布中国红牛年销售实现228.15亿元,距离巅峰时期2015年的230亿仅2亿元之差。

中国红牛一直是华彬集团的“现金奶牛”,年销售收入占华彬集团收入9成以上,红牛系列商标一旦不被允许使用,中国红牛及华彬集团将遭遇灭顶之灾。

失算的生意

是严彬独到的商业眼光和惊人魄力,开启中国红牛发展的黄金时代。

不过在这25年里,严彬始终悬着一颗心。

上世纪90年代,严彬与泰国天丝的合作、商标使用等方面,给后来的企业发展留下一个巨大的漏洞。

当时,出于商业利益考虑,需要在泰国成立合资公司泰国红牛,作为中国红牛的持股主体。

在设立泰国红牛时,红牛创始人许书标提出其仅名义持股,不承担实际出资这人,也不承担损失、不参与日常经营管理,并全权由华彬集团负责中国红牛的运营。泰国天丝的收益来自于收取香精费用等销售提成。

启信宝显示,中国红牛控股股东目前仍为泰国红牛,持股比例为88%;许氏家族独资公司英特生物占7%;严彬所属的独资公司环球市场控股持股4%;北京怀柔乡镇企业总公司占1%。

然而,这只是一个口头承诺,更大的纰漏来自于红牛系列商标。

根据界面报道,1994年,泰国天丝就在中国申请注册红牛系列商标,但未获核准。为了顺利注册,严彬及中国红牛买断浙江金华斗牛游乐中心注册的“斗牛”商标,为泰国天丝在中国顺利通过商标核准扫清障碍。

红牛系列商标顺利注册之后,泰国天丝并未按照双方《合资合同》约定将红牛商标转入合资公司(中国红牛)名下。

不得已,中国红牛与泰国天丝签署一份40年期限的商标许可协议,以满足合资公司生产和销售红牛饮料产品的基本需求。

当时正值中国红牛艰难起步期,不仅销售惨淡,而且经营资金短缺,严彬及中国红牛无暇顾及红牛商标归属。

经过“困了累了喝红牛”洗脑式投放,红牛产品形象逐渐被终端消费者所认知和接纳。

1999年至2005年,红牛产品销售稳步提升,不过资金缺口依然巨大,靠自身融资短期内满足不了资金需求。2003年前后,严彬还曾向许书标提出注资请求遭拒。

彼时,许书标对严彬说,“中国红牛的事情既然交给你,那之后怎么搞就由你自己负责。”

通过抵押融资等手段,2005年至2015年,华彬集团对中国红牛投入运营资金从不足10亿元增至近80亿元。

眼见中国红牛越做越大,2016年,泰国天丝单方面提出红牛商标禁用、2018年直接提出中国红牛清算、散伙。

泰国天丝步步紧逼、严彬的失算,最终导致中泰红牛双方诉讼大战。

在一家杂志媒体采访报道中,严彬说:“我一直提倡一个理念,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这个理念在开拓中国市场时非常适用,结束这场拉锯战、回归正常或许尚需时日。

及时摆脱经年不休的纠缠,也是66岁的严彬为女儿严丹骅接班扫清的最大障碍。启信宝显示,90后严丹骅已于2018年执掌华彬集团。

不断的变数

稳住中国红牛,对华彬集团生死攸关。

虽说中国红牛在全国有60万家核心终端,市场地位一时难以撼动,但来自泰国天丝的“变数”越来越多,诉讼的同时,通过在市场端不断渗透,逐渐动摇中国红牛的市场根基。

如今的泰国天丝,早已没有当年创始人许书标不屑于进入中国市场的傲慢,在庞大的中国消费市场,一直处于主动进攻状态。

2019年,泰国天丝在中国本土市场推出红牛安奈吉饮料和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

泰国天丝通过收购广州曜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为红牛安奈吉饮料间接取得保健食品证书,也就是行业俗称的“蓝帽子”。红牛安奈吉的运营则交给深圳普盛负责。

红牛安奈吉的操盘方是华彬系系老班底。

深圳普盛董事长王睿曾任华彬集团总裁、红牛维他命总经理,她曾在华彬集团CEO位置任职12年;副董事长王东辉曾任红牛维他命副总裁。王睿不仅和泰国天丝合作,还通过启丰食品代理李嘉诚旗下企业的功能饮料燃力士(Celsius),同时代理金嗓子饮料。

启信宝显示,深圳普盛食品注册成立于2019年2月,普盛食品科技(外资股东)、北京普盛食品销售分别持股70%、30%。

在泰国天丝看来,华彬系原班人马运营红牛安奈吉的“效果”并不好,2019年底,泰国天丝进原装红牛维生素风味饮料再次入华。

在市场监管层面,泰国天丝继续狙击,已在全国100多个地区开展针对合资公司“违法产品”的维权行动。

2020年,泰国天丝调整打法,通过捆绑本土企业,快速抢占市场。

养元饮品(603156.SH)蹚水入局,其孙公司鹰潭智慧健获得泰国天丝方面授权,负责长江以北市场。另外,泰国天丝此前亦未否认“福建、浙江及广东”三省市场运营权交由百威中国的消息。

泰国天丝对外称,“我们正在建立一个完整的、覆盖整个中国的生产、销售和分销的生态系统,分销网络还在不断完善。”

2020年5月,泰国天丝宣布未来3年将对在华业务投资10.6亿元,深化在华合作伙伴战略关系、组建国内团队、扩建新的生产基地。

中泰红牛旷日持久的争端,给中国本土市场功能性饮料带来市场机遇,东鹏特饮、乐虎、尖叫等品牌逐渐崛起。

神仙打架,平民遭殃。中国红牛最大包装提供商奥瑞金(002701.SZ)、红牛安奈吉包装提供商昇兴股份(002752.SZ),深陷这场大战难以自拔。

奥瑞金认为,如果华彬集团诉讼失利,保守估计将失去近60%的产销量;昇兴股份此前亦被中国红牛等企业诉至法院。

禾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申请“晴雅集”商标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禾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申请“晴雅集”商标,类别涉及日化用品、材料加工、乐器等,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000.png

禾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7月,法定代表人为杨巍,注册资本约4285.7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发行;电影发行,影视文化艺术活动交流策划,影视投资等。

天眼查App股东信息显示,该公司的股东包括浙江东阳阿里巴巴影业有限公司、陈坤等。

据蓝鲸财经报道,电影《晴雅集》下架,购票平台已无法购票。1月4日晚间,晴雅集官博也发文道:“晴雅之约,感恩相守。此生无悔,侍奉为荣。”公开资料显示,《晴雅集》,是由禾和(上海)影业有限公司、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新经典影业有限公司、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出品的古装玄幻片,由郭敬明执导兼编剧。此前,郭敬明因抄袭风波遭到百位编剧联合抵制,12月31日零点整,郭敬明发布微博,为自己15年前的抄袭行为道歉。有观点认为此次电影下架与郭敬明遭抵制事件有关。

红牛系列商标终审被判归泰国天丝 红牛中国或申请再审|中国

每经记者 李诗琪 每经编辑 魏官红

2021年伊始,国内饮料市场传出重磅消息,围绕红牛耗时多年的纷争,终于有了更加明确的法律进展。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得的一份来自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的民事判决书,2020年12月21日,最高法作出终审判决,对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中国)有关红牛系列商标权利归属权主张的相关上诉请求予以驳回,维持了一审原判中,针对红牛中国依法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者的合法权益,“不予支持”的判决结果,并认定红牛系列商标归属于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T。C。Phanna-ceutical Industries Co.,Ltd.,以下简称泰国天丝)的事实。

对于上述终审判决,红牛中国回应记者称,其审慎研判二审判决,并将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途径,包括申请再审及提请抗诉,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对此,法律界人士却表达了一定担忧。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荣宽律师分析称,最高法判决在我国民事诉讼体例中本身即具有示范效果,同时基于数据统计,对最高法的再审和抗诉,成功率非常低。此外,基于本案系二审判決,在认定事实和证据方面,以及法律逻辑严谨性层面,具有相当坚实的基础,基于司法实践,被推翻的可能性并不大。

最高法终审判决:红牛商标归泰国天丝

源于股东分红异议,演化至商标授权期限、合资公司经营合法性等多个方面法律纠纷,围绕红牛维生素功能性饮料的这场股东“世纪大战”已持续五年有余。而在本轮诉讼中,核心争议指向了红牛系列商标的权属问题。

按照红牛中国方面的起诉和上诉理由,其请求法院确认其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若不能对此予以确认,则确认“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中国和泰国天丝共同所有。

但在泰国天丝方面看来,其作为红牛饮料的创始发明方,始终独立掌握着对红牛系列商标的所有权,红牛中国仅在过往合同期内被授权使用。

2018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初审((2018)京民初166号)时驳回了红牛中国的相关请求后,红牛中国不服并向最高法提起上诉。2020年4月,最高法对此立案,并依法组成了合议庭公开审理。

最终,最高法在终审中驳回了红牛中国的上诉请求,认定红牛系列商标归泰国天丝所有的事实。

判决书显示,泰国天丝对红牛饮料配方、工艺、商标的提供是有期限的提供,系“许可使用”,而非“转让”。此外,因商标是与配方、技术工艺等知识产权一并提供,故宜按照相同原则和标准来解释——技术配方的提供者即泰国天丝仍然保有对技术和配方的控制权,同理其亦保有对商标的控制权。

而从双方当事人履行行为来看,由于泰国天丝与中国红牛自1996年起至2016年,就涉案商标签订有多份商标许可使用合同,合同中有明确条款确认泰国天丝对注册商标的权属,并且红牛中国依约按时支付了商标许可费,上述证据足以证明许可合同得到了充分有效地履行。

判决书亦提到,在红牛中国与泰国天丝长达二十年之久的商标许可使用关系中,红牛中国并未对商标权利归属提出异议,反而一再作出尊重泰国天丝商标权的保证。此外,红牛中国不仅曾以商标使用人的名义进行维权,还曾以泰国天丝为被告向人民法院提起商标许可使用合同诉讼。

对此,最高法认定,泰国天丝与红牛中国之间就涉案商标曾经存在过长期的许可使用关系。因此,红牛中国主张的相关商标归属于红牛中国,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最高法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认定双方就涉案商标存在许可使用关系,并无不当。

而在一审程序方面,最高法认定,红牛中国的诉讼请求既没有发生数量上的变化,也不存在法律关系的实质变化,不构成民事诉讼法变更诉讼请求情形。故红牛中国有关上诉主张不能成立,最高法同样不予支持,并给予驳回。

律师:再审和抗诉成功率非常低

对于这一终审判决,红牛中国随即表达了强烈“抗议”,其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道,“在一审判决的错误基础上,二审法院仍然未能厘清泰国天丝与中国红牛在缔约、合作过程中约定的权利义务关系以及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商标等权益关系,维持了一审判决。红牛中国将审慎研判二审判决,并将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途径,包括申请再审及提请抗诉,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而对于红牛中国口中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途径和其推翻现存判决的可行性,杨荣宽律师表示,民事再审与抗诉是民事诉讼二审生效判决送达后,法律赋予的两种救济路径。基于本案,二审为最高法终审,最高法判决在我国民事诉讼体例中本身即具有示范效果,同时基于数据统计,对最高法的再审和抗诉,成功率非常低。

杨荣宽补充道,按照法律规定,再审和抗诉后的救济路径,还包括申诉及法律监督等,但基于本案二审判決,在认定事实和证据方面,以及法律逻辑严谨性层面,具有相当坚实的基础。基于司法实践,其认为本案被推翻的可能性并不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红牛中国的起诉和上诉理由中,一份“95年合资合同”和多方签订的“50年有效期的协议书”(以下简称50年协议)成为其主要依据。记者梳理双方其他核心案件发现,这两份文件同样是红牛中国自证有权继续在国内合法生产经营红牛饮料的主要理由。

按照红牛中国在诉讼中的辩论口径,1995年,为在中国生产经营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泰国天丝与中国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及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牛泰国)签订了“95年合资合同”,约定共同投资设立红牛中国,且红牛中国应当享有“红牛系列商标”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而经历企业变迁,1998年8月31日,泰国天丝、泰国华彬国际集团公司、红牛泰国及北京市怀柔县乡镇企业总公司共同签订了一份“98年合资合同”,依法成立了如今的红牛中国。

对于两份合同的关系和适用性,一审法院曾作出认定,称“98年合资合同”不是“95年合资合同”的延续或补充,“98年合资合同”未约定事项不能直接以“95年合资合同”为准。一方面,两份合同的主体、各股东之间的出资比例、出资方式,以及各股东之间的责任范畴等事项均不相同;另一方面,“98年合资合同”中并未约定将“95年合资合同”作为补充,或者二者之间具有延续关系。

在终审判决中,最高法则表明,红牛中国所提交的”50年协议”并未被采纳,红牛中国提起的与该协议有关的其他诉讼,与本案无关。

但同样,有关上述合同和协议的有效性等,亦需等待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国际商事法庭的最终审理结果。

快手关联公司申请“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相关商标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快手关联企业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多个“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快手电商116”等相关商标,国际分类为广告销售,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image.png

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20亿美元,法定代表人杨远熙,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通信技术的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该公司由福永环球有限公司100%持股。

快手关联公司申请“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相关商标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快手关联企业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多个“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快手电商116”等相关商标,国际分类为广告销售,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image.png

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20亿美元,法定代表人杨远熙,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通信技术的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该公司由福永环球有限公司100%持股。

快手关联公司申请“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相关商标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快手关联企业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申请多个“116快手电商购物狂欢节”“快手电商116”等相关商标,国际分类为广告销售,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

image.png

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注册资本20亿美元,法定代表人杨远熙,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通信技术的技术开发、技术推广、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等,该公司由福永环球有限公司100%持股。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哈弗单身狗”、“哈弗奶狗”、“哈弗溜狗”等商标

111.png

天眼查App显示,近日,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多个商标,其中包含“哈弗单身狗”、“哈弗霹雳狗”、“哈弗溜狗”、“哈弗奶狗”等商标,国际分类涉及运输工具、广告销售,商标状态均为“商标申请中”。

长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6月,法定代表人魏建军,注册资本91.8亿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汽车整车及汽车零部件、配件、切削工具的生产制造、开发、设计、研发和技术服务、委托加工、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的销售、安装、售后服务等。